[崂山之行434]闲花落地听无声——崂山。将军槽府宴

楼主:文娜_感情在左 时间:2014-05-29 19:00:00 点击:543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点击参加>>>出行正当时——贴图专区第一届"春夏之行"摄影大赛


 近来诸事繁芜,难得一静,脚伤未愈,又添暑症,深叹神为行役,一遭恨上心来,撇了些劳什子顾忌,打马上山去。

  大半夜临时起义,少不得收拾一番,早晨挣扎起来,粮草全无,只将现有的金针五花肉炮制打包,接一瓶水,急忙出门,险险上车。行至沙子口,换公交前行,满车厢同行人,叽叽呱呱,笑语不绝。海王星本是五零二司机,上车自动帮忙维持秩序,众人又是佩服,又是打趣儿。旁边坐位大叔,六七十岁年纪,一手扶登山包,一手执杖,那木杖细长,通身枣红,看得出是经年打磨出来的,堪比历代帮中信物,看着不禁技痒,刚开相机,老人眉眼一动,缓缓睁目,目中无悲无喜,无形一种肃然之气,不怒自威,不言而示,心里吃了一惊,忙收了手。到底羡慕不足,趁其闭目养神,小心摩挲了一下杆头,老人只作浑然不觉,潇然下车去。


  

  往前几站到停车场,老随已带人候那里,猛不丁瞅大尾巴狼和幸福站在人后,多日不见,甚是惊喜,忙上前厮相问候。扫了一圈,独不见我看行和海叔,看来是落了单。点检一番出发,先沿海边公路走一段,海上影影憧憧,雾中几只海船,带几分看不到尽头的恐慌。昨日落了一天雨,水气还有些浓的化不开,路边花茎上坠满了水珠子,颗颗晶莹剔透,金盏菊明艳,蔷薇花娇弱,正是二八年华,青葱得意时候。

  走一段入山,赶几步便有些大气不接,眼看几个孩子从眼前轻松越过,不由汗颜。好在老随走走停停,我等乐得跟在后面,边走边拍。脚边多紫槐花,着了雨珠儿,幽兰泣露一般,淡雅芬芳。最奇妙是蛛网凝露,微距下银丝轻絮,如雾如幻,大尾巴狼看了便拔不动脚。行至一大石,旁有野樱桃,一树嫣红黑紫,大尾巴狼采摘不迭,吃几颗酸得呲牙咧嘴。后边逍遥上来,人手一枚柿子,尝着十分甘甜,同行还有一小伙,笑语晏晏,好生模样,后边跟着一串筱涛、赶赶、饼子、超哥,连带海王星、勇敢收队。

  往前一垛大石,沟沟坎坎,手脚并用翻将过去。雾岚中只见松树比肩而上,山石因势而下,不知山高壑深。无意间一瞥,林深处赫现一八卦璇玑图,一惊下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大蛛结的网,密密挂了雨珠儿,又好似一珍珠衫,当年二师兄好色,唐突了菩萨,便是被这衫子挂在树上的,远望去都有那么大,可见那蛛子的个头了。


  

  走一段歇息补给,将起身,一姑娘走岔了气,握腰喊 “哎呀”,旁边尽是些青年,不好搭手,只站着出主意。正熙攘间,一人越众而出,扶住女孩,边按压腹部边询问什么,手法十分专业。女孩矜持,被一帮人围着,颇有些羞赧,半是就医半是挣扎,看来是无大碍了。难得那医师年纪轻轻,却严肃方正、淡定自若,远远打听,竟是位中医,意念中中医都是和银发老者相关的,这位,实在年轻了些!定睛看,正是那生得很端正的男孩,人称“杨顺”,走进了看,带点少年老成的持重,又不乏年轻人的轻曼,谈笑风生、轻歌漫语,十分赏心悦目,听人放《大悲咒》,亦能跟诵,实在有些意思。

  往上走,有绿树粉红花儿,叫不出名字,雪茉莉一派锦绣。转个弯子,却见草丛中几只瓶子,看上去扔了好些日子了,喜子哥抖出垃圾袋,众人边走边拾捡,不几时便收了大半袋,那扔垃圾的人实在可恶!

  走到一岔路口,刚踌躇,听上边有人声,抬头看,幸福端坐云端,品相庄严,为人指点迷津。向前转有一平林,听着人声鼎沸,看看前队只余一尾,正逶迤入林。旁边一条垂花枝小径,清雅幽静,空翠沁凉,有“清辉玉臂寒”之感。走一段听流水潺潺,又见落花满地,应了一句“时有落花至,远随流水香”,那花是茉莉,洁白晶莹,落地无声,恰好“空翠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一时间看住了,再拔不动脚,前边人只催促“快走”,只好离了这里,继续往前去。

  一路汩汩潺潺,或暗泉叮咚,或小瀑飘泠,出了空林,叫一声苦。太阳底下昏昏然,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听见人声,下一条斜径,眼前碧清一袭浣纱溪,那清凉,一看便沁到人心里。溪边人们坐卧自由,或汲水,或嬉戏,或膳食,或高卧,观之如羲皇上人。思念腆雄赳赳奇伟肚子,临水而坐,边濯足边淘洗红桃青杏,远望去,如捧了一掬鲜亮水色,下边人们不知,都喝了伊的洗脚水了。


  

  越过清溪走几步,前有一木桥,桥上一群人,正踞在人家门前酒肉,却无人来扰。也不知什么人家,选了这般府邸,后倚青山前挽溪,夏夜铺竹簟、设靠枕凉几,流觞曲水、浮瓜沉李,宜风、宜月、宜把酒、宜清谈。眼前却是一番热闹,桥上一帮人团团围住,稳坐钓鱼台,桥头两拨各据一端。那头豪奢,请出俩套高的锅灶,煮面下海鲜,又设了浅盘烤肉,红酒肉酱自不必说,那色泽先是醉人的,观之垂涎。这头简约,却不亏吃货头面,一盒香辣金针菇,一锅热荞麦面,麻酥酥、火辣辣,一激吃下去,毛孔灸热,出一头清凉汗,无比舒畅,其他便都成了摆设。

  正热火朝天吃着,见一人赶上来,好庞大身躯,想来一路十分辛苦,便知是浪浪。浪浪不知因何而得名,一路只听呼声不断,如今一见,不似多么放浪,相反,却是极孤独的,坐在水边一言不发,如一头受伤的狼,不绝望悲伤,不自怨自艾,只是挥之不去落寞阴郁,大约,他只是累极了!

  这边用罢了饭,又取水烧茶,不知谁带的正山小种,吃着缠缠绵绵,后音里带一丝甜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3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BOY-1984 时间:2014-05-29 19:39:51
  继续撒
作者:黄山阿新 时间:2014-05-29 20:18:14


  恩,不错呢,继续^_^

作者:sxwjhui 时间:2014-05-29 21:58:57
  不错,继续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