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张财库的生活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8-11-06 10:33:17 点击:1144496 回复:1425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70 71 72 73 74 下页  到页 
作者:三十七计1971 时间:2019-10-06 20:49:20
  沙发
我要评论
作者:三十七计1971 时间:2019-10-06 20:49:28
  哦了
作者:zbtyl2007 时间:2019-10-07 08:02:59
  顶
我要评论
作者:红花狼A 时间:2019-10-07 08:50:01
  顶
作者:红花狼A 时间:2019-10-07 08:50:14
  顶
我要评论
作者:红花狼A 时间:2019-10-07 08:50:49
  顶翻页为止
作者:红花狼A 时间:2019-10-07 08:51:04
  顶翻页为止
作者:红花狼A 时间:2019-10-07 08:51:24
  还不翻页
作者:红花狼A 时间:2019-10-07 08:51:40
  还不翻页
我要评论
作者:红花狼A 时间:2019-10-07 08:52:04
  陡陡还不更新
作者:红花狼A 时间:2019-10-07 08:52:15
  陡陡还不更新
作者:红花狼A 时间:2019-10-07 08:52:52
  还不翻
作者:红花狼A 时间:2019-10-07 08:52:58
  还不翻
作者:三十七计1971 时间:2019-10-07 15:28:32
  例顶
作者:冰冰冷冷冰冰 时间:2019-10-07 17:03:20
  记号
作者:冰冰冷冷冰冰 时间:2019-10-07 17:03:35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08 08:55:07
  此后的两年,我过得清心寡淡。举村搬迁的事,没有占据我的心灵,我的身心全部放在了巧儿身上,只有她的咯咯咯的笑,才能焕发我的倾心的爽朗的笑。我照镜子,发现自己似乎是年轻了,脸上黑黑的,但是泛着幽幽的光芒,仿佛我是刚刚新婚的那个人。身上皱皱的衣服,根本没有办法阻挡我的精神面貌。巧儿长大了,她会走路,走的还不足够稳当,从院子里赶母鸡,可以咯咯笑着走到院子外面,看着母鸡蹒跚跑不动了,她嘴里发出“呜呜”的吓唬声。
  我说:巧儿,你对母鸡好一点,母鸡要给你下鸡蛋吃呢!你去拿玉米喂它。
  巧儿便去拿几颗玉米,使尽全身力气,扔了出去。母鸡返回来,啄一口玉米,看一眼巧儿。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08 08:55:22
  村里都搬迁的差不多了,只留下几个老人。我舍不得搬走,想能多住一段时间算一段时间。富贵也舍不得搬走,他还想在柳湾村喂猪。煤矿上多次来催促,说再不搬走,就要拆房子啦!煤矿吃村子下面的煤炭,到时候下陷,房子塌了压死人,谁负这个责任呢?
  我舍不得呀!这里有我的父母,有浓厚的土地的芬芳,有榆树杨树葛针窝。搬到乡里,虽然是水泥地,但是哪有这么自在?车来车往的,也不安全,巧儿跑出去玩都得紧紧跟着。
  我心里舍不得,便拖延着。
  姨妈对说:财库,你快点搬过来住呀!到时候隔的近了,串门也方便。
  我想,搬迁是迟早的事,再过一段时间,收秋完了就搬吧!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08 09:07:24

  收秋的时候,村里人都从乡里回来了,到各家的地里,忙着掰玉米,割豆子。中午,根民和松林到我家来舀水喝。松林问我啥时候搬家。我说收完秋。
  松林说:我还想搬回来柳湾村,乡里住的不自在。
  我说:那怎么可能搬回来?
  松林说:我就说说,搬回来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你也得赶紧搬呀!哪天房子塌了,别把你压住了。
  根民说:你说的怕的很!哪那么容易塌?煤矿上吃煤也没有那么快。
  我说:我是要搬了,村长得带头,结果我拖了后腿。
  松林说:财库,你闺女真好看呀!这么可人呢!水灵的很,以后真是一表人才!幸亏不是你的,是你的不一定长这么好看!
  我嘘了一声,说:孩子慢慢大了,不要说这个,让她听到不好。
  松林笑着,露出黑黄的牙齿,眼睛看着榆树外面的高耸的黄土高坡,黄土一叠一叠的,像错开了的一沓纸,说:走了,掰玉米去了,掰完回去。
作者:tom77918 时间:2019-10-08 09:15:20
  陡陡,早啊。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08 09:16:36
  我家的谷子,今年种了十亩,石碾成米,有一点点糠,坐月子和养胃的首选。
  十元一斤,五斤包邮,有需要的请和我联系。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棒棒的鱼 时间:2019-10-08 10:04:49
  @石阶陡陡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netfly119 时间:2019-10-08 12:46:12
  更新了,顶。
我要评论
作者:英国宾利菲998 时间:2019-10-08 14:43:39
  黄灿灿的优质小米
我要评论
作者:虫虫猫ABC 时间:2019-10-08 16:38:40
  财库的生活趋于平静,命运能让他这么平静下去吗?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三十七计1971 时间:2019-10-08 19:32:30
  例顶
作者:清明河放牛 时间:2019-10-09 09:51:33
  文章图文并茂,人物跃然纸上,故事引人入胜,好文才!
我要评论
作者:醒醒喽 时间:2019-10-09 09:56:52
  继续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09 10:39:09
  我喊巧儿:巧儿,巧儿,别去地上捡鸡屎,那是粑粑,脏死了!我的妈,手上脏脏的,要生病哟!洗一洗,擦一擦。
  我又喊巧儿:巧儿,巧儿,跑慢点,摔跤了,疼疼疼。
  巧儿跑的急,一屁股坐在了黄土地上,也不哭,转个头,看着我,怔了一下,然后咯咯咯笑起来,双手撑在地上,撅着大屁股,挣扎着站了起来,继续跑。一只秋天的蝴蝶飞过来,她便去追赶蝴蝶,一边追赶,一边花花,花花地叫着。蝴蝶一闪一闪地飞着,不快不慢,不高不低,飞到院墙附近,突然拔高,越过院墙,飞的不见了。巧儿脸上蒙了一下,看着我,说:爸爸,爸爸,花花,不了,花花不了。
  我笑着说:花花去哪了?
  巧儿严肃地说:花花归家了。
我要评论
作者:shamohu743312 时间:2019-10-09 11:28:26
  没看过瘾就没了!
作者:三十七计1971 时间:2019-10-09 13:18:13
  例顶
作者:ty_Awara 时间:2019-10-09 13:34:48
  小米的黄色很诱人
我要评论
作者:三十七计1971 时间:2019-10-09 21:20:01
  例顶
我要评论
作者:你的同名同姓 时间:2019-10-10 07:16:14
  假后首顶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0 08:54:36
  我对巧儿说:巧儿,巧儿,你饿不饿?
  巧儿咯咯笑,说:肚肚空了。
  我说:我去给你做好吃的,你想吃什么呀?
  巧儿说:香蕉。
  我说:家里哪有香蕉?香蕉我得去买。吃面面好不好?
  巧儿皮实地说:好。
  吃完面条,她哈欠连天,红嫩的嘴唇张的大大的,舌头缩进去,露出粉红的上颚。我便抱着她,悠悠地摆动着,给她唱催眠曲,柳湾村的催眠曲:嗷嗷嗷~嗷嗷嗷~我家巧儿睡觉觉,嗷嗷嗷~嗷嗷嗷~巧儿睡到了一大早,嗷嗷嗷~嗷嗷嗷~
  巧儿睡着了。
  长长的睫毛,狭长的眼睛,额头有毛茸茸的头发,脸上有毛茸茸的几乎看不见的绒毛,嘴唇一努一努的,仿佛含着一个奶嘴。这个小吃嘴!我把她抱回屋子里,秋天些许凉,盖了被子,让她甜美地睡吧!我轻轻地洗了碗,刷了锅,坐在门墩上,发着呆。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0 09:25:31
  是该搬走了,带巧儿去乡里住新家,宽敞明亮的新家,水泥打的路,没有一点土,爬地上玩也脏不了衣服。巧儿想吃香蕉,走几步就能买到,不像柳湾村,什么也没有。
  院子里的一切,和空气,天际一起搭配成固定的图章,谱出和谐的美好的乐曲。在我心里是这样的。多少年了,一直是这样的。杨树,鸡窝,锄头,瓦罐,木棍,箩筐,砖头,石头,仿佛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搬走就搬走吧!财来已经搬走了,又去煤矿上上了班,他和我说了几次让我快点搬。我搬走了,就只留下地下的父母守候这房子了。
  其他村的人无限羡慕我们村。南山村的有麻就十分羡慕我,说我这村长当的不错,解决了柳湾村的大问题。我心想和我也没多大的关系。有麻还逗我,问我要不要把芬芬的儿子带到乡里去读书,乡里的条件可比山旮旯好多了,南山村很多孩子想去乡里读书,可是没有那个条件。
作者:流浪的老猪2012 时间:2019-10-10 19:13:22
  中凯这是又喝上了。。。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0 19:47:41
作者:三十七计1971 时间:2019-10-10 21:36:24
  例顶
作者:你的同名同姓 时间:2019-10-11 06:58:36
  例顶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1 09:01:47

  有麻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嘛!旧事重提。不过,以后烁烁的姥姥姥爷年纪再大,硕硕怎么办还真是个问题,指望他那吊儿郎当的舅舅陈楚风吗?
  这些在我脑袋里闪了一下,也就过去了。如果现在把烁烁给我带,让我供他读书,我也没什么不乐意的。毕竟他是芬芬的儿子。可是话又说回来,一家人操心一家人的事,不到万不得已,谁会把自己的亲亲的外孙子给旁人带呢?
  自从张春雷没有插手我们柳湾村搬迁的事,他从来没理过我,大队开会都不喊我,重要的事,就让刘会计转达会议主题给我,不重要的事,理都不会理。我也无所谓,都搬乡里去了,村子都要消失了,还能怎么样?现在这村长当与不当,也没什么差别了。我只要安心守护巧儿,让她在幸福中美好地长大。
  夜深人静的晚上,巧儿入睡之后,我有时候还是会想起崔岩岩,她仿佛一个梦。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我的老丈人,就像这个事情没有发生一样,从来也不会问我,仿佛崔岩岩这个抱养的女儿就不是他亲手抚养大的,没有一点关心的感情。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1 09:15:29
  世界上的很多事情,我还是没有弄明白。可能到死的那一天,我也明白不了。如若要说明白和不明白之间的差异,我想了一下,也就是被人骂不骂你是个傻逼。我经常被人骂是个傻逼,他们不会当着我的面骂,而是偷偷的,被我听到了。
  尹森骂了我,松林骂过我,亮亮和根民也骂过我。尹森以前经常过来逗巧儿玩,后来搬乡里去了,闲的没事,给我打打电话,让我去乡里他家喝酒。我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有了巧儿,走不开。喝酒误事,还是不喝的好。这样拒绝了尹森几次,他后来喝酒不叫我了。
  我像一个老头子,被孤立在柳湾村。
  但是我并没有悲伤,也没有绝望和失望,反而有了天伦之乐的感觉,仿佛这陈旧的家里不只是有我和巧儿,还有一个勤劳能干的女主人。她把家里照顾的井井有条,我看着他们娘俩笑。
  许仙来的也少了,这两年,他很多时候,都不亲自出马了,他带了两个徒弟,一个腿脚和他一样,走路一拐一拐,一个没有胳膊,文弱书生一般。他这俩徒弟我都见过,话语不多,静静地看着许仙延绵不绝地表演,端茶倒水,盛饭递烟,像是两个贴身的魁梧丫鬟。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1 09:55:58
  我还偷偷地问过许仙,我说你当初给我算命,说我是鸳鸯的鸳,现在你看,连一只麻雀也没有呀!
  许仙说我胡诌八扯,你去派出所查一查,你也是已婚状态。
  口惠而实不至嘛!
  许仙没有过多的时间和我多说,见到他,他显出来无尽的匆匆,仿佛全球的大事都需要他来决断一般。我准备还想问他胡帆帆算命的事,他一溜烟已经走了,脑袋从捷达小车的玻璃窗户里伸出来,粲然一笑,挥挥手,和我再见。
  许仙都有卧车了,他的瘸腿徒弟开的不错,平稳而匀速。许仙最后补充说,财库,有空了去我那里坐一坐,散散心,你看你这几年,老了不少呀!
  我回家里就照镜子去看,确实是额头的皱纹越来越深了,我用力摸了几下,想把皱纹抹平。巧儿凑过来,也照镜子,两个巧儿,一起笑,一起做鬼脸,一起张嘴,一起摸鼻子。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1 10:43:46
  我抚摸着巧儿的柔软的略微枯黄的头发,怜爱不已。我弄不清楚,对她来说,跟着我是获得了幸福还是尝尽了苦楚。我想到那时候从陵川抱着她离开她自己的家,她母亲哭泣的瞬间,就如同现在有人从我身边抱走巧儿一般。无声无息,比嚎啕大哭更令人心碎。
  人世间最大的痛苦,是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自己很不喜欢的事情。
  我对巧儿说,巧儿呀,你可不能离开爹,至少你还没有长大成人的时候,不能离开爹,以后就随你啦,你要是像刘中凯或者张小雪那么厉害,读上了大学,我砸锅卖铁也会把你送到远方。你想去北京,咱们就去北京,想去上海就去上海,想去美国英国咱也去。等我死了,你就去找你的亲生父母,他们很不容易,你不能怪罪他们,要像孝顺我一样孝顺他们。你还有个名字,叫腊梅,是你亲生父母给你取的,我嫌不好听,就给你改成张巧巧了,你要是觉得腊梅好听,也可以改回去。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虫虫猫ABC 时间:2019-10-11 11:12:18
  
我要评论
作者:沙漠狐123 时间:2019-10-11 11:39:18
  哑女岩岩的处境特想知道!
作者:沙漠狐123 时间:2019-10-11 11:43:49
  人世间最大的痛苦,是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自己很不喜欢的事情
我要评论
作者:虚晓竹 时间:2019-10-11 16:26:35
  崔岩岩的事,得有个交代啊,不然老是放不下。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1 19:05:26
  山西晋城,小米最美。
  需要的请私信我,10元1斤,5斤包邮。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三十七计1971 时间:2019-10-11 20:04:30
  例顶
作者:你的同名同姓 时间:2019-10-12 07:12:12
  人世间最大的痛苦,是无可奈何地接受了自己很不喜欢的事情。
作者:一邳县众好汉 时间:2019-10-12 09:06:09

  
作者:阳光可乐2012 时间:2019-10-12 09:07:46
  记号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2 10:08:50
  今天有事,财库停更一天。
  
作者:清_弘 时间:2019-10-12 20:48:41
  追上了,追上了
作者:三十七计1971 时间:2019-10-12 20:57:57
  例顶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3 09:21:44
  我又怕我以后老年痴呆,忘记了什么,便拿出一本书,书的背面翻开一页,在空白处,歪歪斜斜地写了巧儿的亲生父母家的地址: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杨村镇。括号:巧儿。
  金秋毕竟是收获的季节。柿子树上结了柿子,苹果树上满目红色,鬼针刺又黑又长,苍耳子挺着大肚子,益母草炸裂着,黄梨的树梢无穷无尽地炫耀着。微凉的黄土高坡气息,并不能冷却我拉着巧儿的手。我带着巧儿去地里,收那最后一抹阳光一样的玉米。巧儿的手小小的,抓的我紧紧的,她像我小时候一样,用脚踢着路上顽强的白草,白草倒下又起来,巧儿便用力踩。盯着路边一片枯枝上的蛛网,网上有一只纹身的蜘蛛,对我说:爸爸,那是什么?
  我说:那是蜘蛛,有个圆溜溜的大肚子,肚子里都是白色的丝,嘴巴丝把丝吐出来,就把树缠住了。虫子啊什么的,飞过去,会粘在它的网上,给它一口就吃了!
  巧儿听到我说最后一句,脸上凛过一丝波纹,缩了一下脖子,眼睛睁大,嘴里吐成圆形,说:哇!一口!
作者:zbtyl2007 时间:2019-10-13 10:26:23
  顶
作者:gdczczy 时间:2019-10-13 12:35:14
  楼主莫非最近刚添了孩子,字里行间,满满都是父爱。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3 19:42:26
  红薯迎接秋天。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4 08:00:29

  我说:对呀!只要一口,不吃亏不上当,你要不也试一试?
  巧儿说:什么?
  我说:巧儿,你就在爸爸身边玩,爸爸掰玉米,玉米收了去卖钱,卖了钱给巧儿买好吃的,买新衣服,好不好呀?
  巧儿便在我身边玩土。
  我挑着玉米回家,巧儿走在我前面,她一摆一摆的姿势,给我前行的力量。吃了午饭,巧儿在院子里一个人玩土,我得空收拾一下家里的东西,把家里的东西略略归类,过几天,和财来说一声,让他帮忙运一下,我准备搬家到乡里去。
  翻出来很多以前的照片。黑白照片上,我爸妈正值青春年华,恩爱有加,他们依偎在一起,以花丛为背景,笑的那么甜。还有我和母亲一起的照片,那时候我还小,母亲抱着我,我早已经不记得被人抱是什么感觉。还有我们一家三口的照片,我在襁褓里,被父母二十根手指花团锦簇着,接着又有我们一家四口的照片,我已经有一米多高,财来也会走了,母亲抱着财来,和父亲一起坐在板凳上,我站在父亲旁边,不苟言笑。
作者:沙漠狐123 时间:2019-10-14 08:30:27
  徒徒早上好!今天更的好早呀,是把前天有事耽搁的补回来嘛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4 08:51:28

  一个布包袱里,都是我小时候的衣服。我妈曾经和我说过,舍不得扔,专门给我留着,做个纪念。
  衣服陈旧,贴身的居多,有的只比我的巴掌大一点点。除了衣服,还有手帕,一块一块叠的齐齐整整。
  一把银锁掉了出来。椭圆形的银锁,上面有个胖娃娃,微笑着,双手捧了一条大鲤鱼。一根筷子般粗细的绳子和银锁一起围成一个圈圈,我提了起来,左看右看,怎么都无法和自己联系起来。
  柜子的角落里,有一个铁盒子。盒子里,几团彩线,几个锈针,一个顶针,还有几个银元,袁大头胖乎乎的,霸占了银元面积的四分之三。
  几本旧书,是我当年和老祝一起在大山里花十块钱买的。《上党梆子精选》,《三侠五义》,《镜花缘传奇》,《岳飞传》
  ,黄色的纸张,翻开一本,里面有几张已经不流通的纸币。
我要评论
作者:寂寞老道 时间:2019-10-14 09:49:01
  早!
我要评论
作者:blakeeliu 时间:2019-10-14 10:08:43
  马克
作者:沙漠狐123 时间:2019-10-14 10:45:46
  徒徒早上好!今天更的好早呀,是把前天有事耽搁的补回来嘛
  
作者:憩园里的猫 时间:2019-10-14 12:01:55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流浪的老猪2012 时间:2019-10-14 12:11:01
  中午好
作者:zbtyl2007 时间:2019-10-14 13:54:56
  中午好
作者:龙城无聊老生 时间:2019-10-14 16:03:02
  顶!!
作者:331971047 时间:2019-10-14 16:26:55

  
  
  
  
作者:金四郎666 时间:2019-10-14 18:14:14
  大赞好文!
我要评论
作者:流浪的老猪2012 时间:2019-10-14 20:40:08
  夜里好
我要评论
作者:三十七计1971 时间:2019-10-14 21:25:44
  例顶
作者:LD_9567 时间:2019-10-15 00:47:34
  顶,追了一星期终于追上了。就是芬芬他爸不是早就脑梗不在了,后来文中两次提到都还在世?
我要评论
作者:醒醒喽 时间:2019-10-15 09:28:12
  财库乡上的新生活就要开始了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5 09:37:16

  又一摞照片,一张一张看去,竟然发现了我和胡帆帆,尹森在一起的合影。那时候我们都还年轻,脸型瘦小,眼光犀利,精神饱满。胡帆帆坐在三轮车的司机位置上,我和尹森站在三轮车旁边,记得那是在富贵家旁边,富贵正在卖猪,我们过去看热闹,三轮车是收猪人的。看热闹的时候,正好南山村照相的大庆路过,便给我们拍了一张照片。
  照片是无意的,却冥冥之中仿佛成了有意。人只有在回顾的时候,才会让命运变成定数。
我要评论
作者:漫川秋许 时间:2019-10-15 10:24:36
  我是财库表哥,好久不见,大家都还好吗?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5 10:41:26
  屋子外面传来了一阵声响,我赶紧去看巧儿,透过模糊的窗户,我看到巧儿局促地站立着,盯着院子门口看,一动也不动。院子门口站立了一个女人,头发穿着淡黄色的丝袜,衣服是红色的针织,黑色的裤子。旁边一个小男孩,比巧儿高一个头,紧紧攥着女人的手。女人嘴里在和巧儿说着什么,巧儿盯着女人,一动也不动。
  我赶紧出来,掀开帘子,来到院子里。我也像巧儿一样,一动不动地盯着院子门口,看着那个站立的女人,看了好几分钟,心里一阵阵涟漪,说不出的五味陈杂。女人脸上红红的,啊啊啊啊地和我说话,说了很大一段,可惜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说完话,女人便双腿弯曲,跪在了院子里的土地上,眼睛里噙着泪,像一杯令人沉醉的酒。
  男孩看着巧儿,又看着我,他双腿僵硬地并拢,直直地站立着,模样里显出一些冷酷,看得出他有些怕生。
  巧儿转身看到我,向我扑了过来,喊了一声爸爸,双手抱住我的腿,又目不转睛地看着小男孩。
  我走了过去,双手把女人扶起来,我看着她,眼睛湿润了,两行眼泪忍耐不住,徐徐流下。我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挣扎了半天,终于说出来一句话:岩岩,你,去哪里了?
  崔岩岩流泪不止,嚎啕了起来,早已顾不得两个孩子的目光,略微犹豫了一下,脸贴在我的胸口,紧紧地抱住了我。(完)
我要评论
作者:ty_飞564 时间:2019-10-15 10:45:51
  还好,老库圆满了,儿女双全,尽管都不是自己的。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19-10-15 10:48:14
  《光棍张财库》从2018年11月6日写起,到今天历时接近一年。在此对支持和关注本书的各位朋友致以最诚挚的感谢!
  我在武汉求学和工作之余,每年都会回一趟山西老家。许多年了,家乡的景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变化的是村里的人。熟悉的人们渐次老去,陌生的孩童次第增多。村里的几个老光棍,见面便会扯淡,说一些不咸不淡,不轻不重,不油不腻的村里往事。这些事都是不足挂齿的小事,却是他们一辈子生活的痕迹。
  世界上的事都是花好月圆吗?人的生活只有上班下班和周末躺着吗?对每个人来说他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没有嫁娶的人群和我们相同之处是什么?
  干涸的河流,焦黄的土地,累累的硕果,傻笑的村人,都在展现着为我们所没有细腻捕获的各种不同故事。一年前的冬天,我想了一下,便写了开头一句话:昨天张富贵家的闺女出嫁。我很高兴,又不是很高兴。
  祝大家心想事成!

  陡陡2019年10月15日于武汉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北国之春2019 时间:2019-10-15 10:50:18
  啊,居然完 了~
我要评论
作者:老树发新芽2012 时间:2019-10-15 10:52:04
  张才库!你他妈真的是太悲催了!两孩子都不是你的!
我要评论
作者:zbtyl2007 时间:2019-10-15 10:54:14
  顶
作者:bqjtlxm888 时间:2019-10-15 10:58:18
  这就完了,崔岩岩究竟发生什么?没有交代,崔岩岩回来虽然也在情理之中,但是有必要交代一下崔岩岩的失踪经过,哪怕是简单叙述也应该有个交代。
我要评论
作者:ty_Awara 时间:2019-10-15 10:58:25
  结束的有点突然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70 71 72 73 7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