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地方,魂牵梦绕!(来天涯发的第一帖,希望不要沉,我会写下去)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5 17:43:36 点击:607 回复:2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有一个地方,魂牵梦绕!
  最近天气特别闷热,听说台风也要来了。晚上睡不着,在离家二千多公里外异乡的凉席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家乡的夜晚凉快的很,基本不用风扇和空调,只在最热的伏天偶尔用用。想想目前的状态,真是难受,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感觉未来一片黑暗,丧这个字用在我身上再贴切不过了。还好有个地方让我能在烦躁的时候获得心灵上的片刻安宁,话不多说,上图给大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5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一片寒雪 时间:2019-07-06 03:56:45
  坐等更新
作者:即使1我知道2019 时间:2019-07-06 16:16:43
  。。。。
作者:地球云中君 时间:2019-07-06 16:35:46
  这样很容易沉下去
作者:苟中2012 时间:2019-07-06 17:04:05
作者:fei5H 时间:2019-07-06 20:12:12
  坐等更新
作者:fei5H 时间:2019-07-06 20:14:41
  这是啥地方?
我要评论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7 19:13:14
  断壁残垣,村里破败的土坯墙曾是我孩童时捉迷藏的圣地,仍记得当初无忧无虑的笑声,仿佛就回荡在这个不起眼的角落。立在原地,睹物思人,岁月的车轮向前进,把昔日的快乐都轧在深深的车辙印里。我们都已经长大,为生活而奔忙在各个行业,峥嵘岁月,想必才是人生本来的样子。

  
  二舅家的两头驴,悠闲的在吃草。村子里的人大都是随着进城的潮流而远离了自己的家乡,他们认为城里的日子舒服的多。殊不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他们再也回不去的生活。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而今,村里仅剩二舅和二姨两家人了,村里的夜晚不复往日的热闹,再没了什么生气,剩下的房子大都成了储存粮食的仓库,泛滥老鼠成了一家之主,时过境迁,山不转水转,水不转路转,兜兜转转,得到与失去,都在人的衡量之间。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7 20:03:21
  希望各位朋友们多多支持,小弟初来乍到。。回去翻翻图片,再附上故事。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8 09:44:15
  @一片寒雪 2019-07-06 03:56:45
  坐等更新
  -----------------------------
  请多多支持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8 09:45:19
  @地球云中君 2019-07-06 16:35:46
  这样很容易沉下去
  -----------------------------
  多多支持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8 09:45:38
  @苟中2012 2019-07-06 17:04:05
  ∵
  -----------------------------
  多多支持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8 09:45:56
  @fei5H 2019-07-06 20:12:12
  坐等更新
  -----------------------------
  多多支持
作者:地球云中君 时间:2019-07-08 11:01:18
  支持
作者:憨憨WY 时间:2019-07-08 15:34:39
  期待更新!加油!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8 17:15:46
  今日暂且不写那个小村子发生的故事,还在构思和整理。先给各位朋友上一组家乡野山的秋日风光吧。

  
  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秋日的南天门别有一番韵味,不似春日的朝气蓬勃,更不像夏天的热情似火,此时的花草树木多姿多彩,倒像个成熟的妇人一般了。青翠挺拔的松柏屹立在茂密浓郁的映山红丛中,青黄相间的各色花草点缀其中,仿佛世间所有好看的颜色都集中在在了一起,美不胜收,让人超然物外,流连忘返。

  
  也许你没有多么巍峨,但你的宽广的胸襟像极了马背上的汉子,包容、潇洒、威武、雄壮!不爱一年四季常青的山,虽秀美,总觉少些什么;独爱你四季分明,色彩斑斓,却不失威武大气,像神笔马良遗落在此的一幅画卷,鲜活灵动。

  
  我爱你,无论我身在何方,正经历着什么磨难,每当快要坚持不住地时候,总想被你拥在怀里,给我像母亲般的温暖慰藉,给我振作起来的力量,给我向前奔跑的希望!群山回响,总不及你的那一句:“奔跑吧,骄傲的少年!”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8 17:19:34
  附图一张,朋友们猜猜我是哪里人。
  
作者:灵利的家 时间:2019-07-09 09:43:33
作者:灵利的家 时间:2019-07-09 09:43:38
作者:多一个爱好 时间:2019-07-09 10:46:18
  @流年醉了谁的城 2019-07-07 20:03:21
  希望各位朋友们多多支持,小弟初来乍到。。回去翻翻图片,再附上故事。
  -----------------------------
  不错,关注中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9 10:46:43
  @灵利的家 2019-07-09 09:43:33
  [d:赞]
  -----------------------------
  谢谢你 请多多关注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9 11:01:03
  再给大家补几张南天门原始森林的照片。

  
  
  
  秀美,壮阔!美哉美哉!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9 11:02:18
  @流年醉了谁的城 2019-07-07 20:03:21
  希望各位朋友们多多支持,小弟初来乍到。。回去翻翻图片,再附上故事。
  -----------------------------
  @多一个爱好 2019-07-09 10:46:18
  不错,关注中
  -----------------------------
  持续关注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9 21:30:50
  这山里到处是在城里所见不到的奇怪物件,叫不上名字来。大家可以看看,这东西在你们家乡叫什么名字。

  

  老爸和姑父站在山巅,头顶着白云蓝天,仿佛触手可得。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09 21:39:01
  由于之前拍的照片较为久远,搜集起来比较费时间,所以故事要晚一点给大家发,希望各位看官见谅,先欣赏上面的图吧,慢慢带你们入境,不要吝啬你们的赞,顶起来。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11 18:24:05

  
  凉城县永兴水库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11 18:31:01

  
  
  
  
  凉城县岱海掠影,风光无限好。
作者:绝对好人 时间:2019-07-12 09:39:34
  好帖顶上!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15 15:26:04
  坐落在山西省朔州市右玉县的杀虎口,是雁北外长城最重要的关隘之一。《朔平府志》记载:杀虎口"其地内拱神京,外控大漠,实三晋之要冲,北门之扃钥也","扼三关而控五原,自古倚为要塞"。杀虎口在战略上的重要地位源于它所在的地理位置:杀虎口位于晋北与内蒙古的边缘,是内蒙古南下山西中部或下太行山所必经的地段,自古便是南北重要通道,至今大同至呼和浩特的公路,仍经由此地;且杀虎口东依塘子山,西傍大堡山,在两山夹峙之中,有苍头河纵贯南北,形成约有三华里宽的河谷开阔地。
  早在战国赵孝成元年(公元前265年),赵国就派重兵驻守雁门一带,著名大将李牧曾多次从这里出击,攻败匈奴的进犯。汉代大将李广、卫青、霍去病也曾从这里挺进大漠,驰骋疆场。更有北宋杨门虎将杨延昭(六郎)镇守雁门关时在此留下佳话,为杀虎口关内外的百姓所传颂,后续将详细讲述一些民俗故事,在此作为引子。下面是杀虎口关隘的一些图片,部分引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15 15:27:58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15 16:00:47
  这里曾经是晋蒙通商的必经之路,日进斗金斗银之地。虽而今不复当时之繁荣,但留给我们的是他们诚实守信,艰苦创业的精神。西口古道今犹在,不见当年好风采。踏在这片土地上,感觉到历史的厚重,我的祖辈也是踏着西口古道拖家带口冒着被杀头的危险走到内蒙来的,连年的战乱和饥荒使得走西口成了唯一的活路。"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难留,手拉着那哥哥的手,送你出到家门口",西口一曲多哀愁,至今仍思故人情。晋蒙一家亲,一关连着两头心。

  
  
  通顺桥及西口古道。通顺,取通达顺畅之意,寓意了古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未来的憧憬。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走西口的情景虽逾百年,至今思之,仍觉气势浩大,气氛悲凉。
  
  两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坐在矮矮的房檐下闲谈,多年前,他们风华正茂之时,想必也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许多悲欢离合的故事。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20 14:46:35
  大家多支持, 多交流, 最近在写东西 ,没更新。多多关注。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22 14:56:27
  斑驳的城墙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部分已成断壁残垣,只剩轮廓依稀可见,想当初它也曾雄伟辽阔,抵御匈奴,守卫国家疆土。而今国家科技飞速发展,抵御外敌也许早已用不到这样的屏障,但它所留给我们的历史的厚重感却是其他东西所无法比拟的。立在城墙下,风不时吹过,仿佛仍能感受到惊天动地的战场厮杀声,波澜壮阔,声势浩荡。
  
  
  
  烽火台狼烟四起,保家国男儿自强;
  何惧外敌千千万,雄关万里家自安。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24 18:19:06

  浑河不言不语,哺育了西口两岸的百姓。曲折蜿蜒,汇入三十二村外的前夭子水库,上游还有永兴水库的支流和马艮河的干流汇入。我的故乡便坐落在水库的上游,前石门村。

  
  
  
  

  流经我们村的河是我们儿时的天堂,游泳,捕鱼,打旱泥,好不热闹。十几年前的库区移民,将整个村子变成一片废墟,乡亲们都被迫迁到了城里,拿着政府给的经过层层剥削的补贴,在小县城里勉强度日。失去了地的农民,没有了战场。不得不为了生计而在城市里奔忙着,上了年纪的老人,只能坐吃山空。偶尔听爸妈谈论,村里的谁谁谁没了,我惊讶一番,曾经,那老人多么硬朗,离了故土没几年,便与世长辞。今日且不说这些腐败的事,他日娓娓道来,若得昭雪,也算为我的父老乡亲们讨回公道。上图为前夭子水库照片。

  
  此图为永兴水库,风景秀美。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7-24 18:21:20
  浑河流经的地方很广,也留下了很多故事,待整理好之后挨个更新。各位多支持,多关注。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8-01 12:04:00
  浑河是黄河支流,发源于山西省平鲁县,在长城的杀虎口附近流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境内后,先自东向西流,然后又折向西南进入清水河县,于岔河口附近汇入黄河。主要支流有古力半吉河、清水河等。河流全长约200公里,内蒙古境内长约119公里,流域面积约2500平方公里。浑河的河谷时宽时窄,最宽处为4000米,平均宽度为2000米,河道则又宽又浅,河水含沙量大,河岸不稳定,经常在洪水冲淘下使河岸崩坍,至使河流改道频繁,是一条典型的多泥沙山溪性河流。

  
  洪河上游为沧头河(苍头河),发源于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郭家窑、大破石(清水河县志称料八山),向东流至郑家营,在右玉县境内东西两岸接纳马营河、欧家村河、牛心河、李洪河、大沙河等支流后,经杀虎口出境。
  沧头河(苍头河)经杀虎口至内蒙古和林格尔县境内,称浑河。向西北至三十二村,再转西南经店子、大红城入清水河县境,和林格尔境内长72公里。至王桂窑乡于岔河口汇入黄河。
  浑河谷位于和林格尔县境内浑河的上游,得名于百里长的山地丘陵大峡谷,浑河穿其而过,形成几百里的冲积平原。“敕勒川, 阴山下;天似穹庐 ,笼盖四野;天苍苍 ,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8-01 12:49:25
  
  浑河流经三面环山的故乡,养育了我们的祖祖辈辈。记得听爷爷讲过,几十年前闹饥荒的时候,“外甥不登舅舅门”(怕被吃掉)成了那时候人们互相之间的调侃。
  我爸和他的小伙伴们在地里挖野菜,有一种名叫狼破的野菜,吃起来略有点涩,但是嚼起来味道甘甜,生长在田间地头,我小时候也常和小伙伴们在地头寻找,那滋味想起来至今难忘。我爸他们饿急眼了,有一种叫闹闹糖的野菜根和郎破长得极为相似,稍不注意就会挖错。那时候饿,哪还管那么多,胡乱往嘴里塞。吃起来也跟狼破滋味差不多,但是一会儿我爸嘴里就有些麻,而且感觉头晕恶心。五六个人孩子,数他吃的多,也中毒最深,躺在炕上天旋地转,冷汗直流。把我爷爷奶奶可吓了个够呛,跑了六七里地把前村的赤脚医生找来,谢天谢地可算救了条命。此图为狼破(不知学名叫什么,有知道的朋友踊跃留言)

  
  讲起来那个闹饥荒的年代,都是因为饥饿引发的故事,想想那个贫苦的年代,虽然自己没有经历过,但却一直告诫自己勤俭节约,一切来之不易。还有几段故事待整理后再叙。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8-01 15:49:58
  浑河在落日的余晖下,显得安静祥和。穿行在一望无际的绿野中,宛如天仙散落在人间的一条丝带,多少漂泊在外的游子内心被她涤荡。她不言不语,像个娇羞的少女,却总让人心里热血澎湃。想起儿时在河里摸鱼,游泳,漂流,心里仍旧激动不已,可惜人长大了就不能再像小孩子那般无忧无虑了,为了生活,为了生存,把自己内心的东西丢到一边,任尘世的喧嚣鞭笞着,东奔西跑,遥遥无期。可只要一想到那方热土,纵然外界浮躁不堪,我的内心却澄澈透明。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8-01 18:30:31
  上世纪八十年代,是我的父辈们出生的年代。我奶奶四个孩子,听奶奶说第一个是女孩,也就是我未曾谋面的姑姑,大人没吃的,小孩没奶吃,夭折了。因此我爸后来出生便成了长子,后来我姑姑,我二叔相继出生。正赶上了闹灾荒,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干旱的地里蝗虫肆虐,庄稼面临绝收,天上的太阳像一颗大火球,无情的炙烤这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冻土豆,不知道有没有朋友有吃过的,冬天把土豆放在外面冻,然后烘干,土豆会变黑,变干瘪,吃起来略带一股子泥土味,但嚼起来清香甘甜。土豆在那个年代算是产量最高的了,人们变着法的把土豆做成干粮,以备不时之需。我二叔小时候大概七八岁的时候,有一次兜里偷偷揣了两个冻土豆,准备独自享用。碰巧遇见了我姑,怕我姑抢他的,手里攥了一个比鸡蛋大一些的土豆就往嘴里塞,这一塞可出事儿了,土豆硬是卡在了喉咙里。片刻功夫,我二叔憋得脸红脖子粗。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8-05 13:32:11
  此图为农村儿时常玩的撞拐。由于当时80年代的农村照相很奢侈,更不会有孩子玩耍时的照片留存,故引用百度“百家号/吾爱兵哥”的图片,来反映当时的情景。
  
  上回说到我二叔霎时间憋得脸红脖子粗,把我姑吓坏了,反身蹲下把二叔背上便往家里跑。我奶正在灶台边烧火,看到我姑着急慌忙的跑进屋,边哭边说着奎子(二叔小名)让冻土豆噎住了,我奶奶是过来人,见的多,她知道此情此景容不得她再慌张。奶奶把二叔扶到炕沿边儿坐下,在他后背上不停地敲打,试图用日常方法解决此事。敲打了半天情况也不见好转,眼看我二叔眼睛就要翻白,奶奶也顾不上许多,叫我姑看着二叔,她转身朝大门外跑去,我家住在半山腰,我奶奶出了名的嗓门大,她开口喊着我爷爷的名字,村子方圆不过二里地,在村里串门的我爷爷听到了呼喊便回应了一声,奶奶喊着说奎子让噎住了,快上不来气了,赶紧寻医生。刚巧那天前村的医生在我们村子给一位大爷看病,我爷爷听闻此事,跑去房后进屋寻见了张大夫,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张医生也是我爷爷辈儿的人,我见面都喊爷爷。张爷爷放下手里的听诊器,拎着药箱随我爷爷便朝家里奔去。俩人一进门看见我二叔躺在炕上两眼已经上翻,我姑和我奶奶在边山都哭着喊我二叔的小名,我二叔哪还能出声,吭吭哧哧的出气比进气多。见此情景,张爷爷让我奶奶掐二叔的人中,他则打开药箱从一个小木盒子里取出了一根比缝衣针略粗的针,让我姑把二叔的鞋脱了两手抓着他的脚防止乱踢,张爷爷看准了穴位朝着二叔脚底心扎了进去。这一针下去,只听着“哇”的一声,众人都惊了,再看我二叔死里逃生,也是吃了针刺的疼,大声的哭了起来,卡在喉咙里的冻土豆也随着他的哭声下了肚。看着没事的二叔,我奶奶和姑姑也破涕为笑,众人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我爷爷握着张爷爷的手摇着连声说着谢谢,并嘱咐我奶奶赶紧张罗饭菜,他要陪张爷爷喝酒谢谢人家。那天家里宰了两只下蛋母鸡中的一只,我二叔看见炖老母鸡虽然馋,但从此再也不敢大口吃饭,都是细嚼慢咽的。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后来我才明白,小孩子嚎啕大哭的时候,嘴张的大大的,喉咙也张大了,冻土豆才落了肚。不得不感叹那个时候的人们为了一口吃的闹出的故事,既可笑又可怜,也不得不敬佩张爷爷医术的高明。
  在那个贫苦的年代,我们乡风淳朴的村子里,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后续再为大家更新。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8-07 17:50:57
  夏季的炎热让人怀念冬天的寒冷。在这个没有空调难以续命的地方,冷饮是不错的选择。在小卖铺的冰箱里忽然发现多了种雪糕,纸包的那种,和小时候吃的那种差不多。果断拿了一支,大快朵颐。小时候吃个雪糕可不容易,现在倒是容易了,却再也吃不出童年的味道。

  
  
  小时候吃的那种雪糕和图中的差不多。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8-07 18:26:37
  记得小时候守在老母鸡的鸡窝旁悄悄地躲起来,不是为了听它咯咯咯的叫个不停,而是为了它快点把蛋下在窝里,好让我拿去换雪糕。村里唯一的小卖铺是我一个发小家开的,那时候他的日子过得让我们都羡慕,吃不完的零食,舔不完的雪糕。我和其他几个伙伴都得去他家买或者用鸡蛋换,大部分都是用鸡蛋换,一支雪糕五角钱,一个鸡蛋顶一支雪糕。

  

  

  放现在社会来说,我那发小家里有矿!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8-13 17:31:35
  农村的土鸡蛋想必大家都吃过,现在生活在城市里的人看到土鸡蛋都格外亲切,因为他们觉得那是纯绿色食品,无公害无污染。确实,农村的土鸡大部分都是散养的,吃些小虫子,玉米和谷物。以前生活在农村,除了粮食,牲畜可以换钱以外,鸡蛋也是一笔收入。那年大准铁路穿村而过,兴修运煤线路,村里人高兴坏了,不是农忙时节,人们可以去线路上干些零活赚些钱。年轻点儿的更是跃跃欲试,亟不可待。我二叔和他的发小们更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都早早的去工地上报了名。人们看到了钞票,都干的热火朝天,生怕比别人干的少,挣得少。那工头可是乐开了花,村里人到底没见过啥世面,一个个傻的很。
  这处三个月工期的工程,愣是提前了半个多月。工头给大家算了工钱,还大发慈悲的要请工人们吃饭,清水煮鸡蛋。鸡蛋也是从各家各户买的,对于工头来说,这点儿钱算不了什么,人们还得打心眼里感激他是个好人,工头心里偷着乐。别看家家户户都有鸡蛋,可那鸡蛋都是留着待客或者拿去还钱应急用的,平时哪里舍得吃。看着一筐筐鸡蛋下了锅,人们个个垂涎欲滴,工头放话今儿的鸡蛋管饱。担水的桶里都打了半桶泉水,等着煮熟的鸡蛋往里搁。我二叔和他的发小几个人要比比谁吃的多,十六七的后生彼此谁都不服。约么着半个小时,鸡蛋从锅里一笊篱一笊篱的捞到了凉水桶里,四五个人围着一桶鸡蛋,争先恐后的吃了起来。噎住了就喝口凉水顺顺,嘴淡了吃口酱菜调和调和,也不知道是水喝多了还是酱菜咸着了,我二叔站起来蹦跶了几下,又硬着头皮吃下了第十三个鸡蛋,感觉胃已经撑满了,肚子滚圆。二叔看了看利平、俊元、二猴、成斌,几个人也都吃下了最后一个,分别是14、13、15、14个。几个人的目光一起聚集到了瑞红叔的身上,这家伙吃下了第16个鸡蛋,嚼了口酱菜,喝了口水,意犹未尽的从桶里又抓了几个蛋,在木板上揉搓了几下熟练地把蛋皮剥掉,边吃边还冲二叔几个人得意的说你们都输了吧!就这样,瑞红叔不声不响地又吃了四个蛋,整整二十个,这个成绩不光在二叔他们中间是佼佼者,全工地的人没一个比得过他。
  瑞红叔就坐在地上,摸着肚子,想站却站不起来,肚子撑得要命,我二叔他们几个把瑞红叔从地上扶起来,看样子他已经走不了路了。瑞红叔的脸色很是难看,蜡黄的脸上不断地冒出虚汗。上年纪的人都看出了端倪,知道这是被撑坏了,得赶紧想办法,不然这么下去会要了命。着急忙慌的去寻瑞红叔的大,一会儿,兰生爷爷骑着骡子跑上来了,面对眼下瑞红叔撑得走不动的情况,让骡子驮着他不停地走动是最好的办法,不然就没命了。就这样,众人把瑞红叔扶上了骡子,兰生爷爷拉着骡子朝不远处的谷场走去,边走边骂骂咧咧。后来听二叔说,那天晚上兰生爷爷拉着骡子在谷场溜了一夜才把瑞红叔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从那以后,瑞红叔对鸡蛋便再没了食欲。
  
  
  现在人们不必再忍受那样的饥寒交迫了,生活也富裕了起来。人们却慢慢忘了那个年代的淳朴,变得浮躁,把利益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社会在进步,我却感觉,人心在退步。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8-21 16:47:45

  
  
  这种鱼在我们村的河里有很多,我们叫它蛇鱼,也不知他的学名是什么。每到夏天来的时候,我们都会去河里抓个几次解馋,后湾的窄河那里水草较多,有泉眼,酷暑天往往河边的水较为凉快,因此,那里的鱼最多,密密麻麻的在岸边铺了一层,黑压压的。我们都是用筛子去捞鱼,筛子就是农民用来筛去粮食中的砂子的工具。几筛子下去,拎着的小桶就装满了。处理这鱼比较麻烦,只因体积小还五脏俱全,大的也就成年人的一根手指粗细,胆一定要小心去除,挤破了吃起来就会苦。那时我也就十二三岁,一桶鱼几个人弄了一下午,才处理干净。做法极其简单,鱼裹着鸡蛋清和面打成的面糊,下到炽手的胡麻油锅里,油温要控制好,只消三十秒,便可起锅,此时的鱼一定是色泽金黄的,不加佐料吃一条,酥脆的口感加上胡麻油香,那滋味想想就流口水。刚出锅再撒上些许盐,更是美味至极。不过这鱼也不能吃多了,油炸的缘故,油性大,吃多了会拉肚子。众人你争我抢的把一盘盘的炸鱼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吃光了,炸鱼剩下的油只能用来烩菜,有鱼腥味,但是庄户人是不会浪费粮食的,尤其还是粮食榨的油,更金贵了。吃一次炸鱼差不多要用三升胡麻油,很是奢侈,所以炸鱼是不常吃的。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9-09 16:17:59

  
  这种野果子不知道有没有涯友有吃过的,可以尽情来讲讲在你们哪里这东西叫什么。
  这是儿时不能忘记的味道,一是因为它比较稀少,二是因为它味道独特。初春时节,万物复苏,处处是一片繁忙的景象。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我亲爱的父老乡亲们,又开始了一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东湾的田地被羊肠小道整齐的分割成一块一块,人们在各自的地里埋头苦干着,也不时抬起头直一直由于长时间劳动而酸痛的腰,平日里爱唱的此时也会扯开嗓子来上一段信天游之类的民歌,其他人也会吆喝着叫好,农村里就是这样,看似枯燥艰苦的劳作和生活,在劳动人民的演绎下,也变得生动而精彩了起来。三爷爷坐在马车的前头,挥舞着手里的鞭子轻轻抽打着小骡驹,人们舍不得在牲口身上使劲抽打,因为牲口的力气都用在了土地上,用在了人们身上。我盘腿坐在车里,四处打量着有什么可以玩的东西。”吁~”三爷爷扯住了前进的小马驹,指着路边的一丛草说:“明明,你看那是什!”顺着三爷爷的手指,我仿佛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少年吉姆发现了海盗的宝藏。我迫不及待的跳下了车,扒拉开四周的杂草,赫然在几颗有着细长叶片的植物上发现了“沙奶奶”这种宝贝,也不管大小,一股脑全摘下来揣进了兜里。三爷爷在前头笑着赶起了车,我从兜里抓出一把,数完数又放到另一个兜。乖乖,足足有十二颗,我用手搓了搓其中的一颗,咬了一口,看着断口处流下的如牛奶般的液体,嘴里甜丝丝的,略有一丝丝涩,但全被它的甘甜和清香覆盖了。我也不忘给三爷爷一颗大的,三爷爷笑着摸摸我的头,小娃子还记得你三爷爷咧!。其实我知道三爷爷是不舍得要的,童年时,三爷爷的几个孩子,也就是我的叔叔都还没结婚。唯独就我一个侄孙子,所以他和我的爷爷奶奶一样疼我。而今,三爷爷年岁大了,脑梗和其他的并发症把他折磨的掉光了头发,真是岁月不饶人啊。他们变老了,我们长大了,时间的车轮就这样在一代代的更迭中前进着。怀念儿时的小吃食,野果子,更多的是怀念当时的那种感觉,无忧无虑。
  上图为儿时吃的野果子,我们那里叫“沙奶奶”,有吃过的老铁可以尽情交流交流儿时的生活,或者一些新奇的故事。
作者:华瑞凯琳素颜新生 时间:2019-09-14 20:27:21
  这是一个能让心灵安静的地方 还是一个有历史的地方 希望它永远这么宁静 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待久了 真的需要在这样的地方来沉淀 可是这样的地方 真的不多了 看的出来 你爱你的母亲 爱你母亲出生的地方 .........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9-16 17:02:03
  @华瑞凯琳素颜新生 2019-09-14 20:27:21
  这是一个能让心灵安静的地方 还是一个有历史的地方 希望它永远这么宁静 在钢筋混凝土的城市里待久了 真的需要在这样的地方来沉淀 可是这样的地方 真的不多了 看的出来 你爱你的母亲 爱你母亲出生的地方 .........
  -----------------------------
  谢谢。我的眼里满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楼主流年醉了谁的城 时间:2019-09-17 17:17:58
  说吃之:地皮菜炒鸡蛋
  说起地皮菜,想必生活在乡下的人耳熟能详。地皮菜也叫地耳、地衣、地瓜皮及雷公菌等,因地域差异叫法不同,在我的故乡习惯称之为地皮菜。

  

  清代王磐编撰的《野菜谱》中收录了一首《地踏菜》曰:“地踏菜,生雨中,晴日
  一照郊原空。庄前阿婆呼阿翁,相携儿女去匆匆。 须臾采得青满笼,还家饱食忘岁凶”这首歌谣记述了地皮菜生长、充饥救荒的情景。可见,地皮菜自古以来就是饥年渡荒的重要天然野蔬。在饥荒席卷大地,民不聊生的时候,它不知拯救了多少劳苦大众,是大自然恩赐之宝。
  地皮菜平常少见,但在大雨过后经常出现在不受污染的山地草原上,常常成片的出现,所以其量还是相当可观的。地皮菜炒鸡蛋是地地道道的农家菜,老天不常下雨,勤劳的农妇会在大雨过后多捡拾一些地皮菜,晒干后放在阴凉的地方储存起来,待到家里来客人的时候,地皮菜炒鸡蛋就成了一道待客的佳肴,丝毫不比食肉的滋味差。

  

  

  新鲜的地皮菜略带一丝泥土的腥味,晶莹剔透的墨绿色,像极了果冻。在清水中反复淘洗几遍,洗去上附的泥沙,此时的地皮菜更加鲜亮,手感Q弹。锅中倒入胡麻油(胡麻籽榨的油),等到油温七成热的时候把搅好的鸡蛋液倒入锅中,霎时间香味便充满了整间屋子。只需在大铁锅中翻炒几下,鸡蛋就炒好了,放在一边备用。锅里再倒些许油,油温炽手时把葱花和蒜末下入锅中炒香,然后把洗好的地皮菜倒入锅中,翻炒至锅内只有少许汤汁时把炒好的鸡蛋倒入锅内,用锅铲把鸡蛋分开与地皮菜均匀的混合在一起,此时的锅里黄的是鸡蛋,黑的是地皮菜,绿的是葱花点缀其间。农家炒菜没什么多余的调料,尤其是面对如此新鲜的食材,只消一撮盐便可充分将食材原本的滋味挥发的淋漓尽致。均匀的翻炒几下,再撒上些葱花便可出锅了,配上两面焦黄的油烙饼,裹上一张,咬上一口,那滋味真是给个皇上也不当!浓郁地香味弥漫在房前屋后,路过的乡亲便知,这家来客人了,吃好饭啦!
  乡下的生活很简单,简单的让人流连忘返。身在钢筋混凝土的牢笼里,多想再回到那个小村落,呼朋引伴,一起徜徉在山间河谷,任欢声笑语回荡在各个角落。永远忘不了那个佝偻着背的妇人,在灶火边拉着风箱,用一双粗糙的手烹制出一道道可口佳肴,养育了我的父辈,也让我的味觉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定格。多想再回到那时候,不那么顽皮,而是静静地蹲在你的旁边,一起望着灶膛里的火苗,红彤彤的把我们的生活照亮。而今,我只能凭着记忆,学着你的样子,复制你往日平平常常的一个菜,却怎么也做不出那种味道。我眼眶湿润,知道今生再不能尝到那种味道!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