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朋友们的文学艺术活动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3:27:04 点击:1073 回复:23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先来一张登平度紫荆山谈艺图片,2020年3月28日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35次 发图:288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3:32:36
  2020年4月14日携太太与朋友登平度紫荆山:
  
  • 负堂于成我: 举报  2020-09-27 15:19:20  评论

    朋友们,本贴账号因被投诉有广告现象而被封一月,相关帖子图片均呈现已删除状态。最新图片见第3页以后。
我要评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3:34:45
  【四言诗】携太太约兰凯帅刘喜章登紫荆山,自微信群与王开印互动(语感韵)

  浩浩青山,荡荡吾子。对此人间,仿佛何世。山风猎猎,其上无极。山花烂漫,却未有思。更高之上,宇宙壮丽。更远之外,万物参差。上摩乎古,人孰无憾。今踞未来,但嗟将迟!青松蔚郁,其中多气。巨石皎古,可卧可立。对面快谈,风来不止。分姿弥望,各寄所拟。网络即讯,共相谈艺。虽或未偕,犹然至矣!青天展卷,大地为纸。奋以作书,酣墨淋漓。情怀浩瀚,焉能无诗?文华所到,唯颂己志!荒坟累累,鸟尚不栖。世道盘盘,人胡无耻。山花开时,我献朱颜。山花不开,我看青山。山花开前,我磨蝴蝶。山花开后,我磨岁月。
  注:诸君喜余《天下第一山平度笔架山赞》一诗末四句,各书之以兴,遂又戏仿。
  庚子三月廿四登山后二日(2020.4.16)山东于沧海作于万物与我为一斋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3:38:23
  山东青岛平度市城北紫荆山风光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3:45:27
  从山水画发展的角度来看,对于当代山水画的开拓创新具有极其重要意义的天下第一山平度笔架山图片。今年春天三月初九,几个朋友到天柱山和笔架山看山写生,约我同去,我虽为平度人,但确实首次去。其中的一个画家朋友介绍说,笔架山乃是平度最美的山,引起了我的重视,看后立刻觉得从绘画的角度来说此山堪称天下第一山,归来后撰写了《游天下第一山平度笔架山记》,首次以文章的形式明确了笔架山的意义和价值,是大大超过平度天柱山的——天柱山上有郑文公魏碑,驰名海内外。
  下面这张图片,就是我拍的笔架山最北端西南望方向的样态:

  
我要评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3:45:45
  《游紫荆山记》

  紫荆山者,僻处平度城北,然距家才不过十里,而未尝以登。数年以来,终日望见青山之色,未尝不惘惘然也。数询诸亲友,皆不知路径所在。今春二月廿八日,遂决意独往探焉。晨起,妻送过于高铁高架桥北,逡巡北进,经墓园,即至。归而大誉之于诸友,若平生未尝登山者,而不知我所登临之山众矣。小女于如意生十三四年,未尝一登临故乡之山,今日遂携之再上,并约王开印、兰凯帅、刘喜章与俱,得王、兰二生。四人驱车前往,未言数语之间,山色已在面前。王、兰两人亦未尝登临,到而大嗟叹之,若不胜焉。游平度紫荆山记

  山不甚高,而松石层叠茂蔚,石皆平净少尘,松咸挺立多态。顷刻登顶,甚狭长而阔,南北均可去。北向而望,皆山而相连。松涛阵阵,山花或偶见,而鸟无迹。三人趣南向高顶石上,稍盘桓围坐,纵论谈艺。仍以气为题,我敷之,王生衍之,兰生和之。久之,并叩气之阴阳清浊、物我,顿觉胸中之气勃勃如,若与天地之同化。王生诵余《终二十四诗品》“浩然独坐,往往有思。青山之上,与谁围棋”之句,叹而赏之。远望云海茫茫,城在其中,迥然得出世之致。游平度紫荆山记

  山下佳处,皆辟为墓园,甚奢华,极碍眼,然后感慨:生之不足以厌其欲者,死后而乃仍贪之如此,彼岂知生之所以为生者,固死亦难真得其所矣。生死之事,必以生死之外,乃能得之。君子固穷,故生不得其生也;世俗多累,故死亦不得其死也。是所谓生死之间者,是生不如死者矣。然则生死之间何在?则忘情尽兴之际,世界浑然若为吾等呈现,乃或停住,恍然如梦,而不欲挣扎,亦若如是而已矣!游平度紫荆山记

  归来,作《与王开印兰凯帅登紫荆山(语感韵)》诗:“青山论道顿成期,一路行来醉马蹄。遥想那年蝶破梦,逍遥两翼涨松枝。”不入《否庵旧体诗集》,但遣一时之兴耳。
  庚子三月初五(2020年3月28日)山东于沧海作于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斋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3:48:10
  《游天下第一山平度笔架山记》

  
  (笔架山近最北端自东西望图)

  昨既游紫荆山,今日兰凯帅、王开印复邀游大泽山,以伴王春生先生写生也;刘喜章仍未与俱,小女于如意则居家在线课学。余虽平度人,然境内山川,迄今未多游历。昔大泽山虽偶一二过,然未游。或欲往游,而终未行;今则真成游矣。天下之事,皆类乎此:情之可通者,理未必通;理之可通者,情未必通。情理皆通者,而未必能行。能行之者,则又或在情理之外。然能行之者,则必有其情其理在。易者犹然若此,则难者可知矣。然后知天下之事,纷纷扰扰,在其内者纠缠,在其外者游离,不易言也。

  既集,驱车以行,渐北渐入佳境。遍地春花,而柳色初黄,其嫩甚宜人。先至天柱山,其上之郑文公碑,闻名海内外,不赘述矣。远观其山,若抉人目,群山掩映之间,唯此山孤峰秀峙,挺然直上云霄,风采不凡。形若济南华不注山,而海拔高过百米,相对高度则不及。近之,山形稍散落,其攒天状亦不如,而山石累累,已然若怒。碑刻在山颈,怒之冲要之间隙也,以亭嵌入,沿路咸石以栏杆,若练然。余与王生俱初来,然不上,但沿路环之以观其势。余远仰天柱,觉虽在山下,而气势过之,不知何故。正沉吟间,王先生指点其东侧山,为二生言作山水画之要,偶悠然云:“此笔架山,吾平度境内山之最美者也。”撞入耳内,余乃大惊,移目注之。其山连绵狭长,未若天柱孤峰秀出,故未先被吸引。今细审之,果与周遭群山大异。后者若奔,若驰,若偃,若伏,然皆山势雄莽,而貌则殊无多足观。笔架、天柱二山东西呼应,突兀群山间,俱攒石负势以上,而又不同:天柱石更怒突攒集,纯乎阳刚之质也,然山形较小,若志之不能尽申者。碑穴其颈,以泄其愤,可谓恰到好处,故得其佳处;亭之,则尽其佳妙矣。虽然,犹然为怒也,以不得知音故邪?余既窥其势而气更过之,故此山而后遂可安于兹土矣!笔架则异其势:其若独立缩微之群山也,自东南而趋西北。《列子·汤问》云:“共工氏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折天柱,绝地维,故天倾西北,日月辰星就焉;地不满东南,故百川水潦归焉。”当时此山其或以避东南之海而奔来此地者,故诸山皆攒力注乎西北,奔突拥挤之态栩栩然也。然其危急莽突而奔也,曾不知前路之何若,至于吾平度,其首已觉渤海之气息,遂顿然而欲止步。于是为止其势,其后半身或顿或挫,或牵或旋,以掣肘之;前爪连带颈、怀,急护其首,奋力而拒其首之势,以坚其止。故其首而外之全身诸山,无不歪歪斜斜,各有姿态,各见力度,群力以令其首端正,此此山第一重之姿态也。其势虽止,其止突然,故大有余力,窜入体内,各因其外在之态,而成此山第二重之姿态,错落乱密,大异寻常,非偶然矣。附皮之毛,窘于一时之急,然其复也速,或散落一二巨石,后又生草木以掩之,其下则田土。故山根迂缓而多层次,此此山第三重之姿态也。因此变故,山腰以上所攒诸石,态乃极丰富,连带山根,若斧劈皴,若披麻皴,若乱麻皴,若折带皴,若乱柴皴,若米点皴,疏密有致,真天然自然具足、质素繁富之山水画也!

  其尤为难得者,则更有两端:其一,气韵雅逸,吾国文人、士大夫所钟之山水画以雅为尚之逸韵,此山乃天然具足。其石之色古朴厚重,略黄而苍,又增其韵。叩之天下,余未见其能过于此者。其二,此山所攒之石虽层累拥挤,以得蓄大气力,故多态,态皆生动无限。然山势并不以奇巧取胜,若黄山者。因其以层累拥挤之石为主体也,故乃典型之北派山,大见巍然壮蔚之气。石虽怒突而皆圆其棱角,山根势较迂缓之石与草木,又增其秀茂,而稍掩其阳刚,不以尖刻雕琢为态,故又具南派山之韵味。若天柱山,则阳刚有余,而秀蔚、繁富、曲折、生动或逊。余恒以为,吾国之文化以兼有南北文化之长而又以北方文化为主之境界为其最高境界,山亦然也。然南山长于韵,多秀丽而乏气,其能雄浑壮蔚者,则韵转逊;北山长于气,多雄浑壮蔚,虽其或有大秀丽茂郁者,而韵皆不胜。俗云:“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如泰山虽雄伟而乏韵,黄山虽奇秀多韵,然乏雄浑、苍莽、朴秀、厚重,前者之俗勿论,即后者,久观之亦俗矣厌矣。笔架山则合气与韵,最为佳美。虽然,仍以阳刚雄蔚为主也。其为细节之丰富、复杂、密丽,亦可谓天下无俦。由上述两点可见,余心目中最为理想之山水画,乃兼有南北之长而又以北为主者,则此山岂非造化自然绝佳之典范邪!故黄山不足道也;余昔往来陕甘宁间,最爱终南山,朴厚茂蔚,山势绝佳,然多草木则不见山,少草木则多黄土,皆阳刚不足,韵亦减焉。百看不厌、冠绝天下、足以代表文人、士大夫所推崇之山水画之最佳气韵者,其唯吾平度之笔架山乎!

  沿路及山下,皆葡萄种植园,即吾平度又一闻名海内外之特产,曰大泽山葡萄。粪土绕株,臭气熏天,而吾人指点江山如画,置身天下第一美山之下,可谓最为奇特之对照矣。大泽山葡萄亦冠绝天下,其美绚异,余昔有作《大泽山葡萄赞》四言长诗以论之矣,然后知若无此臭与辛劳,则葡萄焉能如此香甜?而今之年少,生长于优裕之中,唯好此香甜,恶此恶臭、辛劳,而不知农人之辛劳有若此者!余务农多年,乃最后一代不及机械化大规模作业者,故感慨尤深。虽然,佳美之物产各地均有,而笔架山则天下绝无二致,故大泽山葡萄较之笔架山,不值一提矣!

  乃叹曰:嗟夫!是行也,虽未登诸山,而真游矣。登临而奄有其气,不登而游,则独赏其势韵,无不可也。然奄有其气,不必专在此山,而此山之势韵,则非游而不可。然则何不并游而登临邪?曰:虽未登临,而不乏气,气能以过之,则犹然登临矣,不亦可乎!

  天柱、笔架二山既得余之真赏,然后知游人虽众,未尝游也。来吾平度游者,多趋天柱山,极誉郑文公碑而去。然犹有莱州云峰山上碑为之劲敌,置之魏碑之林,不能独美。而笔架山之美与经典,则无所匹敌者,度其价值,过于天柱山及其魏碑远矣!然后知趣天柱山而游者,今日犹然买椟还珠故事也。

  复叹曰:天柱山之次峰,昔已为采石所坏,若秃疮然。大泽深处,甚或若揭山然。而不幸中之大幸者,则笔架山尚保存完好。今采石之业虽息,然以天下独一无二最美之山位吾平度,政府岂可仍无保护之策,如立碑以警,环山划出保护线,并设篱笆之类以为象征邪?事之不预,或悔之无及,我为言矣!

  歌曰:“茫茫者水,苍苍者山。苍茫不尽,余生世间。群小沸腾,斯文大贱。贱不自贱,唯气浩然!”近午,过泽山湖,尽兴,西行绕店子而归,饭于南宋家庄。道逢岳父,略尽数言。既归,又歌曰:“踏青山兮三四子,论大道兮六七时。水澹澹兮酿烟波,嗟世人兮犹梦里!” 嗟乎,如梦之世,而余乃发现天下最美之山!

  注:笔架山,又名笔山、三山顶(泉子东坡顶、红苇顶、庙顶)、三山、御驾山,位于平度市大泽山镇三山东头村西1公里处,海拔307.4米。山上原有玉皇庙、娘娘庙、勃齐庙等遗迹。

  庚子春三月初六(2020.3.29)山东于沧海作于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斋,初七至初八日修定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3:53:44

  
  (平度笔架山局部图)

  简单来说,笔架山至少有如下三个特点:兼有南北山之长;气韵兼具,雄浑秀逸兼具;细节邃密,丰富复杂而不单调。能够兼有上述三个特点的山,除了平度笔架山再无其他山。此山的一大好处是山不高大,但山形山势极佳,而且山根层次丰富,这就不同于黄山的一些山峰,山根不够完整且不够好。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受到文人思维的影响,宋元以后偏于南宗一派及以南方山水为主,丧失了北派山水雄浑苍莽的优长,因此绘画中极少有兼具南北山之长的作品,更不用说在现实中有什么山能够兼具南北山之长了。从绘画的这个意义上及平度笔架山的独特特色来说,笔架山堪称天下第一山是毫无疑问的。大家不信,可以将自己看过找到的山的图片贴出来,一一对比上述三个特点即可确知。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6:39:06
  《天下第一山平度笔架山赞(语感韵)》

  忆昔洪荒,宇宙忘机。茫茫大泽,天柱攒立。女娲补天,偶然无事。泼墨为画,却不擅诗。千古之下,命我追悔。询天下山,以谁为最。乃思吾国,最好山水。名山济济,多入图籍。秀而未浑,南山其靡;雄而不韵,北山徒丽。嗟乎世人,偏嗜雅逸。园林为格,但宜栖迟。魏晋南朝,遂伤乎似。柔而不振,以何立志。大唐鼎盛,壮蔚多气。迅以中衰,道渐以裂。各逞狭隘,南北悬隔。迨及元季,南韵已极。为荒为淡,气韵游离。物极遂反,其反也歧。或奇或怪,仍称附骥。大用性情,笔墨淋漓。分已卓绝,究未合成。于子念此,意每不胜。足履游观,皆察其境。苦思冥想,神味焉生。其态虽殊,黄山泰山;百加玩味,终不免憾。山不在高,以态为瞻;峰不在奇,得韵为难。不兼南北,山岂能冠。庚子三月,春花烂漫。循女娲迹,天柱如椽。天柱已废,笔架蹁跹。既偶成游,乃大惊叹。雄浑逸秀,其品绝罕。细节邃密,无或能先!纷繁复杂,更益奇观。错杂以动,雄以浑散。丛草茂本,青松悠然。气凝为雄,不羡飞仙。意态自足,罔恃云烟。众美辐辏,气韵超远。自然如画,纯乎天然。由之可悟,新写实焉。天下第一,名岂虚传!女娲闻报,如梦忽寤。此时何世?人大逐逐。山花若开,我来看花。山花不开,我看天涯。

  


  庚子三月十九至廿三日(2020.4.11-15)山东于沧海撰于我见青山多妩媚斋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6:40:54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6:42:07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6:42:48
  陶印:我看天涯
  
我要评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6:48:43
  陶印“浩然独坐”出自拙著《诸二十四诗品》。我的《诸二十四诗品》2014年已经出版,先后续作唐人《二十四诗品》7次,2019年秋冬之间,又续作了第8次《衍二十四诗品》。朋友们作书法创作,经常喜欢其中的句子,比如“青山之上,与谁围棋”“浩然独坐”之类,后来我又把“浩然独坐”一句写入了喜欢它的、为朋友作的书赞四言诗之中。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6:53:47
  朋友所书“浩然独坐”: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6:54:09
  朋友所书“浩然独坐”: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6:54:46
  朋友所书为其所作书赞中的一句: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6:55:45
  朋友书《携太太约兰凯帅刘喜章登紫荆山,自微信群与王开印互动(语感韵)》中的几句诗: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6:57:37
  朋友书拙作《诸二十四诗品》中的诗句: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6:58:36
  朋友陶印,文字录自拙作《诸二十四诗品》中的诗句: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6:59:07
  朋友陶印,文字录自拙作《诸二十四诗品》中的诗句: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7:00:23
  朋友书法作品: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7:00:54
  朋友书法作品: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7:04:18
  朋友书法作品: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7:08:13
  单纯从书法绘画和其他艺术形态来说,我从2002年之后就陆续认识了不少朋友,其中有一些是国家级的高水平的。最近几年来又认识了几个非常有才气和发展潜力的年轻朋友,比如上面的两位,都在二三十岁左右。寒暑假没事的时候,经常在一起谈艺。也经常现场看他们创作,比如下面这一幅作品,就是寒假里创作的,疫情有所缓解了之后,是一幅尺寸巨大之作: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7:16:03
  有时候也邀请朋友创作相关题材内容的书法作品,放到我出版的著作之中,比如2018年出版的《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研究》一书,就邀请朋友创作了《春江花月夜》书法长卷,放到了目录之前: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7:20:01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7:21:09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7:21:22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7:21:34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7:21:45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7:36:57
  从绘画和绘画理论及其历史的角度发现天下第一山在平度,即笔架山,乃是2020年春天和朋友交流过程中我的最大收获。后面又与朋友们进行了多次考察,并开始以笔架山为核心进行多向度的文化产业的创意或文化产业链的延伸活动,比如邀请国内画家写真笔架山,积累到一百幅作品的时候,即可正式出版出来,目前这一活动已经完成筹划,正在进展之中。如有其它画家朋友有意写真此山,可贴作品图片于此,将来收入书中。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17:45:19
  【文化产业创意】百品平度笔架山写真序


  余既撰《游天下第一山平度笔架山记》一文,又作《天下第一山平度笔架山赞》四言诗,首次拔出此山之于吾国绘画史及传统山水画未来路向之意义,令世人以知此山之价值也;即于吾平度之文化史,亦足以改易格局,而成最具代表性之文化符号、系统,远胜天柱山魏碑也。简以言之,则兼有南北山之长而雄浑逸秀,气韵兼具,形态丰富复杂而细节邃密之罕见于天下,山形山势整体完美之程度,及其上述特色之足以启示、拓展吾国山水画臻致更高更上之境界,乃此山独具之优长,而为他山所未尝见者,自然天然如画而能大见上述诸长也。

  平度翰林艺术空间刘喜章氏,雅好艺文之士也,余既述之于《百书翰林序》一文矣。庚子春三月初六日,余初赴笔架山,王春生、王开印、兰凯帅数子与俱,而刘氏以事未偕行。其后多聚于翰林,或谈艺,或论此山,皆以拙论为中肯,为前人之所未见未发者。赖乎文章之力,一时友朋间颇注目此山,或多有欲越千里而来观者。刘氏与共沸论其义,又见其文,乃悠然神往,三月十九日,因复邀余再赴往观之;途未及半,余又邀于涛驱车前来,会于店子,北行而东,直指山下。初至来观也,山花尚未盛,再至则大烂漫矣,尤其樱桃花尽放,香气馥郁,若为笔架山之踵事增华者。咸赞叹之,流连之,远而观之,近以察之,又叩其义,至暮,始尽兴而归。三月廿一日,又与刘、兰共论此山,因及写真此山事,咸曰百书翰林而外,可为百品笔架山写真,两相比并,前者之意义、价值为迥然非俦矣。因推刘主其事,仍如百书翰林故事,遍邀海内外擅为绘事者,写真此山,略成百数,即可正式梓行。刘更欲赁房屋城中,稍加经营、布置,则凡前来写生者,均可得居、食之便。议遂定,辄以行之,而余之此文,即其启矣。

  夫迄于今日,吾国经济已稍有成,而文化未兴。文化乃真千秋万世之事,岂有疑邪!以某一事、物为文化基点而延展之,为链条式、网状趋向思维,此即文化产业、事业发展之根本思维、精神,今人或仍不知以此思维、精神为行动之原则,故或不知文化基点之在链条式、网状发展格局中之价值,或虽延展产业链而浅尝辄止,此大可惜者。“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以世界为山,则其义何尝不可广为仿佛邪?然后知拘于事物之本身,而乏更高更远更为恢弘之视野者,虽能诵苏东坡此诗而仍不善作为者,比比也。为文以估值之,以写真之,以百规模之,以梓行之,以此系统之作为为更高更大之文化基点而更延展其产业链,则何愁地方文化之不兴?如笔架山之周遭,即驰名海内外之大泽山葡萄主产区,丙子秋余尝有撰《大泽山葡萄赞》一诗矣,有如是之地乃产如是之葡萄,有如此之地而能有如此之山,山与葡萄产业相牵连,则两者之互利共赢,岂空谈邪!又如以笔架山为文化基点,则非独可改易吾国传统山水画之境界,且亦必将因其理论之价值,而影响吾国之绘画史、艺术史及其理论史,则一山之价值,何尝小哉。此山之文化经营若成,则非但吾平度可增其价,胶东、山东、中国,价皆可增也。若此者,举一反三,则天下之事,何尝难哉!然后以开放性、多系统建构成功之后之态势以反观此山,则天下第一山,洵然非虚誉者,而写真诸子,为力甚要,即仅于吾平度文化之贡献而言,亦大可赞也!

  虽曰写真,而作者无不可就笔墨、性情、意想、境界以入之,或因之而别有作,以与此山之形胜、气韵相往来,然后必知与天下之山之反复相往来,尽得辛稼轩“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之神味,其往来之神味愈入愈烂漫、愈出愈缠绵者,而不可尽,事与情之非虚,此山当尤妙也。夫济南之鹊山、华山,鹊山秃其顶,华山之姿甚或不若天柱山,而元人赵孟頫乃能作《鹊华秋色图》,妙绝天下,启发有元一代之山水画,终臻致乎无上超逸之境界,则因笔架山而制作者,吾知其或更不能限之矣!若其无限之何若,举在诸君也!

  庚子春三月廿一至廿二(2020.4.13-14)山东于沧海作于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斋

  
  (我命名、朋友书写的“翰林艺文馆”,设于“翰林艺文民俗”,百品笔架山写真只需要画家提供图片即可,不需邮寄作品,如有作品赠送者,即装裱后悬挂收藏于“翰林艺文馆”中)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21:39:07
  国画大师史春堂先生为我题写的“复北堂”: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21:40:34
  这幅作品是我的收藏: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5 21:43:09
  聊城的田吉坤先生为我所治澄泥印:负堂。我俩相遇于一个微信群,彼此不熟悉,去年有一天我写了一首诗发在群里,田先生读了之后给我治成此印,但尚未交给我,就从群里消失了,因此我手里只有此印的照片。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08:38
  刚过去的这个寒假因为疫情变得漫长了,直到现在还没有入学。我采用在线教学授课,本学期三门课,没有相关的网络视频资源,只能自己录制视频,所以非常累。有时候干累了身体吃不消了,就只能休息为主,就去和朋友们一起谈艺。因为待在老家的时间比较长,一直到4月19号才返回外地的学校,所以长达三个月的时间与几个朋友进行了比较深入的交流,为其中的多个朋友撰写了多篇诗歌或文章(一般是文言的)。进入三月中旬之后,大约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写了十来篇,有的是长达一万五六千字的诗歌评论文章。文字涉及书法绘画诗词和游记,采用文言文形式的居多。本人写作文言文的时间已经长达25年,1997年撰写第一部学术专著的时候就采用的文言文形式。后来给书画界朋友撰写评论文章,他们也都喜欢文言文的隽永,所以陆陆续续写了几十篇。这个春天写的数量和频率有点高,因此累得不轻。中间朋友们也赠送给我一些书法篆刻作品,其中有名章,如:

  
  (兰凯帅篆刻:于沧海)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14:50
  我20多年来的主业是治学,撰写文艺评论算是副业,属于边角料性质。写作的目的,也主要是支持朋友们的创作和追求。下面插入我多年来出版的一些学术著作:

  
  (我的首部专著,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3月出版,“神味”说新审美理想理论体系开始建构于此书)
  • 负堂于成我: 举报  2020-04-28 11:20:07  评论

    这本文言12万字左右
  • 负堂于成我: 举报  2020-04-28 11:38:07  评论

    “神味”说理论体系是王国维“境界”说之后唯一呈现为“本土化”品性的新审美理想理论体系,旨在超越中国传统文艺的旧审美理想“意境”理论,后者不能很好涵盖和阐释小说等叙事性品性强的作品文本及其艺术境界。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15:57

  

  
  (《红禅室诗词丛话》最初打印稿,曾命名为《梅斋词话》《梅斋诗词丛话》等)
我要评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17:57

  
  这本是齐鲁书社2011年出版,此前追溯到2001年出版的第一本书《红禅室诗词丛话》,十多年间经过了自学考试和读研读博,所以期间未出版相关著作。
我要评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18:50

  
  这本2012年出版,系聂绀弩旧体诗研究的首部专著。
我要评论
作者:芊若 时间:2020-04-28 11:20:56
  久违,问好老朋友
我要评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21:40

  
  这本文言15万字,出版于2013年。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23:59

  
  这本文言30万字,2014年出版,上卷我的续作《二十四诗品》的7次,及“神味”说理论体系要义萃论的前三个版本;中卷为司空图诗学理论与诗歌研究;下卷为《二十四诗品》历代续作评点。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25:04

  
  这本文言26万字,2015年出版,用我的“神味”说理论来阐释稼轩词。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26:50
  因为经济条件有限,所以在这个出版社出了两本书:《论豪放》和《元曲正义》,全是免费的。
  
  这本是博士论文,白话56万字,台北花木兰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18年出版。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29:36

  
  这本是文言26万字,实际上是我撰写的第三本书,“神味”说理论在元曲领域的阐释,但一直没出版。台北花木兰文化事业有限公司2018年版。这本和《论豪放》都署名“于成我”,2018年出版的四本书,还有两本也署名“于成我”:《张若虚春江花月夜研究》《“神味”说新审美理想理论体系要义萃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30:33

  
  这本是张若虚《春江花月夜》一诗研究的首部专著,白话27万字,2018年出版。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32:10

  
  这本文言12万字,是“神味”说理论体系要义此论的第六个也是最终版本,即理论大纲,悟性好的看这本书就可以理解“神味”说理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35:16
  这本白话25万字,2019年12月刚出版,因疫情刚拿到书。为王之涣诗歌研究的首部专著,结束了唐代尚有大诗人没有研究专著的历史。王之涣传世诗歌短诗6首,本书主要围绕其《登鹳雀楼》和《凉州词》其一这两首诗的研究分析写成。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44:20
  我的学术著作在2011年以前主要是文言文写成,其后开始文言文和白话文并用,后来慢慢改为白话文。目前还有十来本书没出版,学术类文字总量超过600万字,所以说上述书画雕塑等艺术领域的评论文字,是副业而非主业。去年5月份以后,国家控制书号,导致出版社书号紧张,出版费大幅增长,现在一般出版社出版一本20万字的著作要5万元左右。剩下未出版的还有三部大部头:《论神味》《论意境》《王国维人间词话评说》,这三部书总字数就有260万字,所以按照目前的出版费用,是出不起书了。我这种治学的方式和思维及追求,很难申请到科研项目,目前只有张若虚那本书在宁夏期间申请了一个高校项目,此书即为结题成果,目前已经结题。
  继续回来说书画篆刻,于沧海名章,还有这一个:

  
  两个于沧海名章都是今年春天朋友们新治的。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1:50:48
  这是《诸二十四诗品》一书出版的时候,请隋守训兄写了附在书中的书法作品,2011年和2014年先后写了两次,但可惜的是书印出来了,作品也印了,但却在装订的时候拉下了,印刷厂有时候真是粗心得可以,大遗憾: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07:04
  为朋友撰写的艺术简介,制作成木刻:
  

  这个朋友是擅长铜刻的,手工刻铜,十多年前为其撰写过艺术评论:

  《李金城雕刻艺术小言》

  世之为艺者,有以为道之所寄托者,有以技而至道者,昔庖丁之游刃有余于牛体也,王者见之大叹,而不知民间之类此技之境界者,原非鲜见,故是大人者高高在上,所谓食肉者鄙,谓天下无马耳。吾邑李金城先生,字一石,号澄石斋主人,擅雕刻,凡玉、石、竹、木之属,咸能作为,而尤以铜木之刻为上,余有睹而深叹赏者焉!

  夫刻者,根本论之,迹之也,与书同也。故古之为书者,墨池笔冢,然后姿态尽出,略可尽其心意。然以笔欺纸,乃可力透纸背。又有以金刻石者,铿然而见性情。原之,石刻殆大先于书,故石鼓文之鬼斧神工,虽书之圣者不能过。然以金欺石,乃可随意任意,刀凿所至,风韵独出,力有所暇也。以金刻金,殆其又难者,然以金欺金,非力之至刚而足以摧之,又有使如绕指柔之控驭圆转,不能有所成。金城勇武大方,筋骨健强,又尝从武事,其力足以至,其气足以豪,故其所为刻铜也,其深若入其里,而与铜之交也邃,其意到而致到,其风姿也传神,其纵横也自如,其姿态也横逸而左出,纵宕而右见,或潇洒,或洒落,或摇曳,或浑朴,或醇劲,不一其面目也。力大、心诚、念一,闲而有思,思而能得,惟如是者,乃能如是也。若铜之质也坚,而断之亦易为利,若木者,则迹之其难在韧,断而丝连,昔人苦之,惯为双钩法,金城则创为直刻法,刻而琢磨之功毕竟于一,盖又进之,洵能悟者也。惟悟,乃能进于创新之境,入其境而又以艺术性为要,金城甚能得斯旨也。

  进而论之,则铜木之刻之为迹之也,是追笔墨之痕也,故须传其神,而后乃论于创境。无前者,或是书画之达者,而不可为好作手;无后者,是艺匠而非艺术家。合两者之美而臻其最佳,其亦难矣哉!然能致之者,犹然其次者也,其最尚者何邪?境界神味也。昔人之所作为,皆以气韵、意境、格调为上,未能出王静安所论“无我之境”范围,故多小景致,为闲雅情趣之风神,金城擅作巨幅,而能穷其细微之致,若能以大手笔为小景致,而令出趣味于中,多得世俗之趣,以事见心,则此道也,又将有进矣,非其一人之责也。世之为此艺者,倘亦于此有所得欤?

  己丑秋八月初二(2009、9、20)胶东于沧海(永森)作于济南之嫁笛聘箫楼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07:35
  手工刻铜: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09:04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10:09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11:34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12:37
  我的摄影:平度荷花湾,2019年寒假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20:33
  朋友所刻铜印:碧禅居、否庵。不过这是机器雕刻的:
  


  

  顺便说说我的书斋名,比较多,目前仍在用的有十几个,如下:

  “超我”斋、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斋、独与天地精神往来斋、复北堂、磅礴万物以为一斋、八百里分麾下炙斋、予无所用天下为斋、天地与我并生斋、不求诸外斋、嫁笛聘箫楼、贵为人子居、晚生王静安一百年斋、碧禅居、北于南无斋、青碧莹红阁、红禅室、美人如玉剑如虹斋、我见青山多妩媚斋、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斋、只有香如故斋、小楼一夜听春雨斋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22:27
  “超我”斋,王俊平刊,不过没把引号刻上。书斋名带引号,也是前无古人的形式: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23:43
  碧禅居,王俊平篆刻。当时是从网上定制购买的,现在老王已经是中国书协会员,升值大了: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24:59
  有些作品可以衍生为文化产品,比如制作的帆布包,限量版: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30:16
  第二次定做的帆布包: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42:56
  朋友为我所刊肖像印(形象有限,请忽略),边款我的两首诗中的12句: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2:44:29
  贴张老家赶集的图片,我是最爱赶集的了,这是疫情缓解重新开集后的场景: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6:43:04
  好多年春天没在老家了: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6:52:55
  岳父家的菜地: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6:53:20
  韭菜,不是麦子:
  
我要评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16:54:44
  县城的街道: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02:07
  史春堂先生绘画: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04:06
  史春堂先生我2014年才认识,然后用两年时间写了一篇七千字的文言文艺术评论,发表在了《中国美学研究》第七辑上: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04:34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04:47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05:42
  这些都是几年前的作品了。史春堂先生的山水画更好,有时间再发吧: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08:15
  发一组朋友今天写的取自我的《诸二十四诗品》中的诗句的书法作品: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08:27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08:37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08:48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08:57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09:08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09:18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13:25
  我记得下一句是:青云欲下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16:47
  发几张2020年3月29日第一次去平度笔架山考察的图片:这是望见天柱山了
  
我要评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18:55
  天下第一山平度笔架山:自东西望图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20:35
  王春生先生领着我们看山,讲了一路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22:01
  在天下第一山平度笔架山最北段留影:西南望图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23:09
  笔架山最北部局部与远处周围的山,样态之对比一目了然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25:10
  2020年4月23日再次考察天下第一山平度笔架山照片,自东西望图,近最北山峰之一
  
  • 负堂于成我: 举报  2020-04-28 22:34:04  评论

    更正:这张和下一张都是从网上找的图片,看样子是夏天景色。我再次考察笔架山是2020年4月11日,后来截止到今天其他朋友又去考察两次。
我要评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26:35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40:11
  笔架山周围是驰名中外的平度大泽山葡萄主产区,以下是笔架山在葡萄产区的展示图片: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42:00
  平度大泽山葡萄为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享有“西有吐鲁番,东有大泽山”的盛誉,可谓名不虚传: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42:54
  2010年我去宁夏工作期间,曾写过一首四言诗:

  【四言诗】平度大泽山葡萄赞(语感韵)

  庚寅七月,余举家西迁至固原,任教于宁夏师范学院。忙于杂事,岁月恍惚。今中秋将至,忽忆及故乡平度之大泽山葡萄,天下第一也,不禁涎流齿间。望穿秋水,曷能释怀!乃为之赞,聊解念想也。

  苍苍大泽,群峰相连。绘诸简端,如到江南。石逸水秀,孕育膏田。中植葡萄,誉满人寰。紫如明玉,玫瑰香冠。其穗勿密,结体椭圆。缀枝青碧,弥月仍全。如东海珠,乍出深渊;如美人目,静亦生电!姿态既美,风韵复扇。粒粒饱涨,品之甘甜。甘而不腻,甜而未咸。皮薄见肉,食若无焉。随口将化,入喉爽先。如品佳酿,如饮仙泉。体贴肺腑,滋润肝胆。天风泠泠,清而不寒。海气浮浮,荡而能远。香奋九霄,帝羡人间。蟠桃自落,诸神下凡。王母恐后,炫其蹁跹。神人俱乐,农家小院。食之已足,各不思还。仅知荔枝,伤哉玉环。幸不知此,民可息肩。造化神奇,难以寓言。食之不足,尚以为憾;今不得食,徒然浩叹!

  2010.9.16作于固原之嫁笛聘箫楼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43:52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46:12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47:51
  平度大泽山葡萄,尤其是玫瑰香这一品种,熟透了的葡萄甜度好香味馥郁,口感极好,这种绝佳口感不亲自吃,是没法形容的: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8 22:51:36
  这种绿莹莹的葡萄枝的葡萄,才是正宗的: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9 11:55:20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9 12:03:22
  今天把《诸二十四诗品》的内容贴一下。此书文言30万字,2014年出版,上卷我的续作《二十四诗品》的7次,及“神味”说理论体系要义萃论的前三个版本;中卷为司空图诗学理论与诗歌研究;下卷为《二十四诗品》历代续作评点。

  先贴个目录图片:

  

  
  • 负堂于成我: 举报  2020-04-29 12:06:34  评论

    此书收录了我7次续作《二十四诗品》的四言诗内容,第7次只写了12品,名之为《半二十四诗品》,以为后面就不会再续了,所以2014年出版了此书。但没想到2019年秋冬又续作了一次,名为《衍二十四诗品》,因为尚未发表,暂不贴出。后面贴出的是前面7词的续作。
我要评论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9 12:04:19
  一、新二十四诗品
  序曰:司空图《二十四诗品》,颍秀别致,清之袁枚有继响焉。今余不嫌续貂而再三之者,期与拙著《诗词曲学谈艺录》所倡“神味”说相表里,系统其说以示天下诗人,使知“意境”理论而外,别有新天也。诸所范畴,或独造,或撷取古之佳者,以示继承创新之义。率尔之作,未有心争美于前贤也。[ 另许自强先生撰有《新二十四诗品——古典诗歌风格鉴赏》(文化艺术出版社1990年版)一书,其中上编为风格研究,下编为所选24诗品之研究阐释。其《后记》云:“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在我国古典诗歌的风格研究中具有划时代的里程碑作用。它第一次全面系统地对诗歌风格做了细致的归纳和赅要的阐释,其中大多数诗品的解释是符合古典诗歌实际的,是切中肯綮的。长期以来,在评析古典诗歌风格时,往往成为经典性的理论依据。然而,司空图囿于他的世界观、艺术观的局限,所论的二十四诗品中难免有偏颇和谬误之处,有些不从属于风格范畴的概念,如流动、形容、精神、实境等也混杂其间。在阐述各品内容时,大多采用了形容和比喻的迂回手法,缺乏正面直接的理论概括。加上作者浓厚的道家思想影响,论述中时而蒙上了一层神秘虚无的色彩。”(第281页)此论错误有二:《二十四诗品》本未明标为风格诗论,今以风格衡之,而谓其中或有不属风格之范畴者,则无异于削足适履;《二十四诗品》之佳处正在于其理论阐释之歌诗之形式、境界,今乃以此谓之“迂回”、“缺乏正面直接的理论概括”,则无异于隋珠弹雀、买椟还珠也。其所选24诗品为:“雄浑”、“典雅”、“疏野”、“诡怪”、“豪放”、“沉郁”、“飘逸”、“寒涩”、“绮丽”、“清空”、“朦胧”、“纤秾”、“俚俗”、“诙谐”、“平淡”、“拙朴”、“工巧”、“含蓄”、“委婉”、“率直”、“自然”、“劲健”、“轻靡”、“雕琢”,大体沿袭《二十四诗品》之格局而有所增减,若审美理想之更新、重建则无其想,且所阐释未出于吾国古代文论、诗学、美学意蕴范围之外而有所突破,故是研究而非理论创造、创新之性质也。]
  泼 辣
  天真烂漫,左家娇女。未浸世俗,大美莫贮。譬如相思,唯予与汝。灵犀所至,坏笑无语。红颜之怒,何其可沮。所遇非人,拂袖以去![ 笔者尝作散文《泼辣女人是我思》,前后凡三篇。]
  淋 漓
  有酒即饮,何妨微醺。惊艳美人,放荡其心。闻乐则舞,激剑龙吟。看花所至,形骸不禁。以狂以痴,亦古亦今。元气流布,自响鸣琴。
  烂 漫
  唯人所有,质有余也。如花逼丽,其态如泄。内全性情,外倩世冶。真金之色,难以掺假。浩然沛然,形神俱野。一旦识之,不可暂舍。
  本 色
  不惯虚套,老未失真。与花独语,以竹为邻。物我一体,何贵其身。避恶不及,锄草成频。我行我素,任舌纷纶。其为则也,无损于人。
  蕴 秀
  室无长物,幽兰缱绻。红尘世俗,斯人多蹇。虽曰逢艰,其秀难掩。譬如灵光,时时而显。自信若是,何须有辩。笑煞世人,看人每扁。
  灵 动
  山青欲滴,流水溅溅。长蛇吐信,天地色变。老僧袒怀,大荒参禅。美女如花,如露如电。芳心之动,秋波乍转。深幽之媚,微妙处显。
  性 情
  性好酌酒,对花每痴。时倚竹立,窈窕无思。客至登堂,议论参差。不枉物情,岂与人随。中心烂漫,唯有自知。吟啸所及,碧窗苔滋。
  传 神
  肴待者盐,蛹化生蝶。秋波妩媚,春风猎猎。若不胜焉,泪沾于睫。期于会心,若将魂摄。妙哉其味,妻不如妾。点睛龙飞,神将形挟。
  豪 放
  浑超物我,自臻至美。郁乎深情,行不由己。儒道取长,庸俗曷拟。气蕴于中,神无渣滓。荆卿无秦,纫针有技。其道朴素,圆滑赘耳。
  天 真
  得天之全,不因俗失。性情纯澈,皎皎其质。譬如日流,譬若月出。一举一动,情以为率。想象所至,安可自律。内力周流,贞正诚实。
  恣 肆
  酒须痛饮,情亦淋漓。兴来不禁,兴去犹痴。力透纸背,而后饶姿。静若处子,动不拒奇。月夜吹笛,忽然生悲。心狂神似,芳草离离。
  无 复
  蛹化为蝶,蜜可返花?其人云亡,其技永赊。创造之境,巅峰之奢。同一人也,时过亦差。吉光片羽,因是用夸。青出于蓝,日新为嘉。
  细 节
  不复其境,细节是尚。苟一得此,神为之漾。体之世俗,其美万状。主之以情,艺超于匠。熔铸一味,灿焉独创。凤凰涅槃,死灰之上。
  深 情
  情之深也,植根于俗。以雅为调,其叶未沃。罔事功计,无凭喜辱。心心之应,情情之笃。惜哉世人,离情何酷。人归于兽,唯其两足。
  虚 实
  以虚为蕴,实以为期。若不经虚,实亦有疵。譬如男女,其欲也饥。半推半就,情调方滋。虚实变换,乃出奇姿。翼以想象,可大兴之。
  动 静
  寓我则动,无我暂静。万物纷然,中心澈永。波谲云诡,花枝月影。神为之动,其态内逞。静常悟美,动观其境。美人不来,无须延颈。
  写 意
  壶觞独酌,素琴自挥。白云有态,水绕翠微。佳人调笑,青春胜衣。与物俯仰,情畅神归。每一刹那,转瞬已非。大匠之作,随处见机。
  诙 谐
  道貌岸然,秦汉衣冠。世道圆滑,严肃艰难。为人以正,作文以酸。譬如在众,戏谑遂欢。此中真义,笔底波澜。五色斑驳,流美盘桓。
  大 俗
  活水所自,莫坐枯禅。红尘世俗,大美存焉。有人有人,孰知其妍。熙熙攘攘,大道趋圆。万法归一,独得其全。与流与迁,肯为周旋。
  意 趣
  佳人端严,亦泥塑耳。必得其意,趣随以俟。苍苍者山,茫茫者水。动静殊态,两致并轨。广庭情隘,深闺趣始。鱼水和谐,中心自喜。
  朴 素
  唯人最美,难得朴素。本自楚楚,原自难喻。拈花粲然,门外不悟。白衣淡淡,而丽花树。裸裎惊艳,天地合趣。朴之为义,今其谁付?
  夸 张
  虽或变形,妙得神似。难会其微,苟不如此。情之所钟,西施莫比。潇潇碧竹,闲狂谁倚。为讽为刺,以反其美。非炫屠龙,无逞其技。
  野 性
  性情朴野,源于内心。水势所向,情不可禁。戴枷而舞,迹非外寻。淤泥弗染,其美愈深。勃发浩如,对面似侵。山势虽逼,不过萧森。
  最 佳
  茫茫大野,有一红颜。若无人也,景可全删。艳逸之女,秋水娇蛮。不知其白,挥墨亦艰。小节不拘,曷解连环。箭在弦上,不中为悭!

  于沧海,2004年12月作于济南之红禅室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9 12:07:00
  二、后二十四诗品[《后二十四诗品》一作,发表于《山东文学》2009年第8期,然所载内容颇误数字,以本书所载者为是。当时所用《小序》为白话,如下:唐代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清代袁枚虽有过续作,但并未有意识地突破其以阴柔为特色而偏于消极的美学、诗学思想。笔者有感于此,又进行了六次续作(总名《诸二十四诗品》,本篇乃其中之一),而提倡以壮美为主、刚柔并济的新的时代审美理想。其中“豪放”一品贯穿六作,是其核心精神所在。笔者在《红禅室诗词丛话》(笔者按:即《诗词曲学谈艺录》初稿)提出了“神味”说,总体构思是“意境过时论”,以“无我之上之有我之境”突破了《人间词话》“无我之境”仍以优美为主的美学境界,又将这种境界落实到了元曲,写成《嫁笛聘箫楼曲话》,最终将“神味”说发展完善;而《诸二十四诗品》则是这种新的审美理想境界的集中诠释。和意境重视情景而偏重于抒情不同,“神味”说重视叙事,以“意”、“事”、“细节”为三要素,主张从“豪放”精神出发确立人的主体性姿态,为关注社会现实民生、建立新的审美理想提供根本支持动力。本篇在《新二十四诗品》大力提倡“豪放”、“泼辣”、“烂漫”、“细节”、“大俗”、“野性”诸品的基础上,以这种新的审美理想为视角,重点对传统美学、诗学中的一些重要范畴作了重新解释和评价。只有以重建以壮美为特色的新的民族审美理想为目标,当代诗歌、文学才有可能摆脱低迷的态势。
  ]
  序云:余既作《新二十四诗品》,越两年,忽然又有兴也,乃复为《后二十四诗品》。诸语多仍前作,亦有相异者,参差互补,非所谓晚出者定能新前作之论也。其撷古语者,如“气韵”、“兴象”、“诗画”、“道技”之属,皆别有阐发、强调,非尽随意阑入充数而已。论之氛围,仍为“意境过时论”,而意在突破“意境”理论以创新吾国美学、诗学之境界,而大期望于后之作者也,有识之士,或能鉴焉。丙戌秋九月廿六日胶东于永森识于济南红禅室之抱书而眠斋。
  泼 辣
  气所自本,灿烂为根。美之极矣,态不长存。平居所养,一旦若喧。尤其女子,美不可言!内慧外秀,虽静犹奔。非犹泼妇,当街不尊。
  淋 漓
  美若有味,必尽其致。中气沛然,久长其媚。物色勃郁,天人同肆。挥洒若琴,颓然如醉。美不胜收,制之以志。大江苍茫,泥沙不避。
  烂 漫
  性本自然,心向天真。烂漫之极,其唯在人!锦上添花,却与为邻。花瓣香生,丽乃纷沦。超乎功利,其态自醇。不赖外物,色无点尘。
  本 色
  性好饮酒,腰悬丽剑。临波照影,波色潋滟。攘攘以利,心实深厌!情衷世俗,必用针砭。微鳞出水,蛟龙或潜。人乎人乎,最第一念!
  蕴 秀
  静女其姝,妖娆于内。分际拿捏,自以为妹。非涎其容,恋恋心肺!两美合一,以俗为淬。养情与气,其美能耐。动静所维,人所以粹。
  灵 动
  女子之眸,流美情热。盼倩淑姿,妙非言说。若有思焉,忽然如泄!琴声泠泠,箫音呜咽。姿态恍惚,韵味独绝。秀色可餐,有人口拙!
  性 情
  性为其质,情实人有。种菜灌园,为爱其韭。唯情损人,物不过偶。随分安性,动静无咎。惜乎世俗,法度掣肘。忘怀深情,唯其有酒!
  传 神
  姿态之异,实仅仅耳。事以写人,其良可矣!细节磅礴,性情为始。无我之上,有我乃髓。神魂之间,超乎道技。酒饮微醺,何足去滓!
  豪 放
  豪气郁内,外见冲天。将不可遏,发之自然。深情超逸,蔑仰于玄。锻炼世俗,与人为缘。琴剑风流,诗酒缠绵。所谓惊丽,豪兼婉焉!
  天 真
  天真为本,物之极也。人以为始,终焉不假!活力由来,姿态俗雅。大雅大俗,藉此为冶。老子婆娑,童心如泻。瞥瞥世俗,自去来者。
  气 韵
  气为生机,韵偏静美。得韵必气,问君知否?雪里芭蕉,特是韵旨。以韵为至,逸乃尊耳!卧游老死,经行身履。风味不差,仅得貌似!
  兴 象
  兴之以起,象寄旨微。以活以灵,有始无归。若其归矣,象泥有违。内外虚实,庶其见几。兴兴不绝,象象发挥。兴其绝矣,象亦依稀!
  细 节
  意境之造,情景是维。神味淋漓,细节系之。情景空中,细节兼时。空中易静,兼时动滋。譬如旷野,人为之奇。超唐越宋,念之在兹!
  诗 画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在画为极,在诗尚亏。同为取长,分为雄雌。不可以妻,画中蛾眉。情为憔悴,之子云痴。纵横世俗,非画能持。
  含 蓄
  含蓄不足,情爱喻之。心之焦矣,牵手为迟。情有所急,甚于画眉!爱则同体,孰善相思!扭扭捏捏,情爱尚疑。浑忘你我,含蓄何为!
  神 味
  神是性情,味为世俗。大我豪放,中心如玉。神不可剔,味经荣辱。两者合美,龙飞莫赎!精神澡雪,深情沐浴。积极进取,于焉乃足!
  道 技
  经俗曰道,空谈为技。修饰琢磨,愈不免鄙!大我云道,小我技耳。挥洒自如,道如流水。此之谓道,亦技一旨。最高之道,其唯志已!
  离 即
  不离不即,神韵所高。周遭经行,终有分毫。不离以意,不即为韬。一针见血,神味乃绸!徒慕窈窕,梦而为谣。传之佳人,笑亦滔滔!
  平 淡
  平淡在心,非止貌参。貌为淡者,其心已滥。心貌两淡,犹然为憾。绚烂之极,乃即平淡。淡为中途,成事为三。利欲萦中,其淡也暂!
  妙 悟
  妙悟本色,止堪入门。进焉独造,犹然再论。悟者其内,尚须俗蕴。知而后行,要言不烦。妙悟玲珑,世俗为魂。大我绚丽,人间道存!
  逼 丽
  丽之极也,忽焉若逼。秀不可掩,人弗能克。为眩为晕,目为之黑!中心烂漫,不恃外饰。情其溶溶,灼灼其色。销魂之际,佳人粲织。
  风 味
  佳人风味,偶然后知。深情为我,故故相思!兴趣之来,心念为谁?或有恍惚,奈何貌欺。越女燕姬,各有所宜。独嗜境界,安能兼之!
  意 境
  意境云者,以意为主。情景管家,境乃为愈。境界少意,静多为苦。自矜身份,赁女为乳。情景多复,久而成腐。无我无我,何用为怙!
  心 术
  才不妨高,气不妨肆。唯心所用,乃有其术。谬以分毫,差之日积。诗人诗人,唯心所施。正诚刚健,先贤所遗。杜子伟大,赖此为始!
  于沧海,2006.10.17作于千佛山下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9 12:07:25
  三、续二十四诗品
  小序:丁亥之春三月,花开正盛,而余甚怅怅者,有所未达其志者焉。不解之中,百无聊赖,乃复续《二十四诗品》之作——前已两续矣,所拈范畴,或径撷旧作而稍加改定,移花接木,境庶几也。此作无多干系“神味”说,韵亦不甚拘,但随意之流露而取心境之所到耳。大雅君子,或有责也。丁亥清明次日红禅室主人于沧海记于济南之嫁笛聘箫楼。
  性 情
  剑胆琴心,刚健婀娜。天地壮观,不足喻我。花开花落,不问因果。思如流水,颓然箕坐。有垂钓意,而结网惰。仰看青天,深情如火。
  气 势
  一剑未到,阴阳已昏。美人如玉,恐将销魂。铁马秋风,狂沙雁门。侠客动情,一怒越樊!如日之升,大河雄浑。如月之恒,大江浪奔!
  幽 秀
  林深苍莽,山石崚嶒。泉流涧外,野花云蒸。山人采药,都无一朋。不袜踏波,歌诗以兴。时发长啸,偶倚缠藤。虽知且暮,系日乏绳。
  风 味
  有酒必饮,无花定愁。佳人不来,烦烦白眸。篱畔追思,水际划筹。忽然忘我,与世沉浮。酒香溢巷,非人不售。饮酒如虹,怅惘夷犹。
  姿 态
  倚竹听箫,指点流云。逍遥法外,落花纷纷。美人来去,爱着碧裙。悠然自得,中气氤氲。秉心怀素,亦不拒荤。时临巨川,苍茫中分。
  洒 脱
  渊然而清,山海傲啸。临波弄笛,淡然一笑。情深怅惘,其介孤峭。大巧若拙,朴美乃妙。性违世俗,不乐人召。气发浩然,目极隼鹞。
  朴 野
  红尘世俗,亦牛亦马。独去往来,是真达者。拾柴煮肉,饮酒以瓦。精神醇野,俗中之雅。神情无极,姿态潇洒。莫强以情,吾其去也!
  童 心
  号为顽童,其实真人。形极戏谑,神存古淳。唯其羲皇,乃畜斯民。若遇李耳,合卜诸邻。天地万物,无不与亲。高不可及,追攀已尘。
  情 爱
  花之窈窕,玉之玲珑。饮酒微醺,箫横颜红。有夫朴拙,而气如虹。心心相映,何必狡童。真美而慧,岂逊天工。美之为物,尤非朦胧。
  坚 贞
  天生丽质,迥若天人。如花未放,不染一尘。以石为床,以竹为邻。若有所思,若无所珍。淡然无求,其心以纯。邈若遗世,仰之伤神。
  豪 放
  笑傲江湖,舞剑吹箫。内在之美,独领妖娆。悠然长啸,衣袖飘飘。筑室云根,有时而樵。佳人相伴,其魂欲消。无怨无悔,沧海生潮。
  惊 丽
  独至妖娆,不可方物。如观良琴,莹光淡月。可饮以酒,不让豪杰。幽然深谷,红梅初发。非恍非惚,忽然如泄。气为之主,否焉遂绝。
  芳 洁
  女有豪杰,天资颖性。空潭映竹,沓然波冷。折枝惜花,浮蘋无梗。不事粉黛,中心宁静。世俗圆滑,何必耿耿。情伤有无,回望隽永。
  豪 雄
  浩气如虹,忧烦如捣。快意恩仇,雄风若扫。时一纵酒,顾佳人笑。览之伤神,世俗莫疗。人生快意,正当年少!但余豪情,一襟晚照。
  荒 寂
  敢爱敢恨,人中之英。爱之非人,熬煎平生。既以绝俗,何顾声名。宁守活水,草木自荣。时光若流,牛斗任倾。对花独语,其谁坚贞。
  深 情
  酷寒难掩,梅竹之秀。江湖风雨,春山靡皱。超脱物外,见云出岫。只为情深,因那人瘦。眷恋何其,蓦然回首。微风渐渐,猎猎翠袖。
  惆 怅
  人间龙凤,惺惺相惜。蓦然回首,热血化碧。独在世俗,譬足适屐。为情所困,如心已摘。犹喜归来,幽兰倚栅。中夜饮酒,抚剑终夕。
  无 求
  不著形迹,成竹在胸。欲以物追,吾其何从。世事玲珑,人其凡庸。山川大泽,处处遗踪。俯仰吐纳,流水淙淙。无私无欲,渊然道冲。
  书 生
  才具儒雅,性乎书生。困顿浊世,怅惘莫名。大志成灰,不惯逢迎。长歌当哭,举世欲倾。想落天外,气象峥嵘。不求于外,物何可婴。
  自 得
  圆则无物,方而能朴。其淡而清,绮丽罔补。气凌霄壤,象瞻今古。不入世俗,焉得取辱。闲则读书,忙偶食肉。在天在地,谁其为轴。
  风 韵
  可以象见,意味难传。弦上微语,虽指靡宣。冰之清也,玉之莹焉。佳人巧笑,乃无限妍。内发之外,双袖可怜。搔首莫喻,此事非玄。
  慷 慨
  貂裘换酒,歌其何悲。宁为玉碎,问我其谁。幽潜者梅,向阳者葵。来者犹早,往者难追。美人恋花,壮士择时。风过怒号,涕泗何辞!
  苍 凉
  山之苍苍,水之凉凉。茫然四顾,周彼朔方。朔方之北,苍狼彷徨。陟之高冈,拟彼鹰翔。销愁与忧,惟有琼浆。徘徊流连,极北大荒。
  感 激
  志在九霄,心悬日月。人间攘攘,天生奇骨。肝胆相照,意气风发。情无所寄,中心兀兀。性非所宜,羌有所伐。苍茫之间,神魂飞越!
  于沧海,2007.4.6作于济南红禅室之嫁笛聘箫楼
楼主负堂于成我 时间:2020-04-29 12:07:54
  四、补二十四诗品
  小序:丁亥春日,余心境凡数迁焉。或惘惘者,其身之不能永邪?而精神风味则可寿逾金石,况人间深情,初非文字之所能喻拟也。仿佛而乐之,其在象乎,是诗可为吾人之上宾而乐之无限之故也。用是援毫复续司空图之《二十四诗品》,反复之间,可谓有缘,司空氏之在地下,亦当悦余之若是之追随者矣;而韵已不拘矣。拙论“神味”说之精神,多在《新二十四诗品》、《后二十四诗品》,多为我所极尚者,若《续二十四诗品》《补二十四诗品》,不过敷衍情境,为客观之评鉴耳。红禅室主人于沧海丁亥春三月初四(谷雨)记于济南之嫁笛聘箫楼。
  高 情
  林壑含碧,幽花凝芳。天地无极,追焉情伤!水畔依依,巅峰浩荡。酌彼琼浆,逸此神想。微风拂袖,襟怀飞扬。玉笛呜咽,美人何方。
  伤 情
  临风洒涕,情不自禁。彼何人者,于是逡巡。曾以物喜,亦为人欣。精之逝也,孰能抚君!静目流思,动辄驰神。缠绵悱恻,性乃夭斤。
  悲 情
  遗世独立,忽然而悲。纷纷俗世,焉执著为!如蚌怀珠,如玉掩灰。情之至也,锁锁横眉。箫成竹殁,恋恋者谁。苍茫流感,风尘漫滋。
  郁 闷
  郁郁孤抱,有所忧闷。情挚所钟,乃尔深沉!气郁则结,物郁难存。秋露晶莹,象其亦真。剑悲徒观,瑟伤冷纶。宇宙自运,一切俱尘。
  钟 情
  邈然独坐,自饮无思。水流花开,真境如诗。玲珑窈窕,世事如棋。任情磅礴,澹焉若痴。红尘何事,醉可由人!醉则倚竹,天籁浑奇。
  灵 异
  苞涵幽冥,苍茫异类。用物润心,挑剔风味。物本无心,人实有会。灵秀所滋,是为真魅。玉人皎皎,秋波蛾眉。相看无言,衣衫欲碧。
  豪 放
  气之所聚,凝乎世俗。气之所放,其态也殊。情可损人,伊谁能度。聚散收弛,自如自足。情气之发,曷用含蓄。光之达之,其唯酒乎!
  婉 约
  帘后佳人,绰约玲珑。名马衔辔,羡羡骄龙。思与缠绵,留恋芳丛。佳人有态,品之莫名。俗子难会,未胎之蒙。相思一点,愈抑无穷!
  情 韵
  竹性坚贞,梅韵独绝。春风荡漾,深山泉活。落花层积,安步当车。或访或探,时啸时歌。人生有情,岁月蹉跎。若问情味,之子偏颇。
  独 立
  独立窈窕,若人者谁。江湖寂寞,天地无私。横云亘岭,高风难追。世人庸俗,巧笑不支。如菊在篱,骄龙出姿。中气如虹,担待无辞。
  销 魂
  气可铄骨,情能销魂。个中滋味,有人伤神。望望不来,佳人倚门。杏菊烂漫,鹅鸭乱陈。短栅疏篱,迥然出尘。问何由致,黯然无痕。
  奇 谲
  奇异诡谲,乃追艳丽。自斟自饮,问子风味。如夜星灿,如美人翳。姿态窈窕,在所难避。奇者殊俗,谲实不媚。异音天际,不知谁吹。
  朦 胧
  雾里看花,水中望月。内含深素,外示以拙。氤氲阴阳,周章七色。凝不欲流,动而集合。惺忪美人,韵味独绝。不求诸外,中自持我。
  高 古
  采药幽涧,歇履巨川。以杖扶地,秋风莽原。素巾漉酒,余香娇蛮。种菜溪下,白云安闲。或诗或书,夜星灿烂。俯仰苍穹,眸子清焉!
  玲 珑
  奇石之胜,妙在玲珑。人力所加,或愈天工。物可若然,心仿则穷。外见为物,灵犀所通。肇源混沌,其道本同。用之不正,堕落凡庸。
  窈 窕
  别有其致,亦其极矣!追之以内,愈得不似。外而能神,兼兼情意。微妙不传,用心乃拟。衣袖动人,惟缘人兮!测其态势,靡不在体。
  奇 媚
  媚不可解,非在乎奇。思之喻之,寤寐唯其!心所向往,欲知其迟。一颦一顾,特特生姿。譬如大星,烂漫独滋。譬若春葱,纤手凝脂。
  秾 丽
  玉人何在,春阴采茶。翠袖黄巾,纤腰一把。泥尘上妆,美玉之瑕。白齿红唇,笑靥如花。情郎之来,暂不记家。缠绵藤下,却不欲话。
  清 澈
  无欲则刚,其目清澈。云自卷舒,水来去若。游鱼比比,知人不屑。肉骨凡胎,用是超越。有酒则饮,无酒则歌。钢经百炼,期于一折!
  闲 静
  日长消茶,围棋树下。不求巨富,人或揣假。意态自如,不俗不雅。从容抚笛,闻之者马。远望流瀑,一势如泻。生机孕育,天然陶冶。
  江 湖
  一剑在腰,云水因缘。拍拍铿锵,跃跃气完。英雄儿女,奇骨热肝。如浮萍生,如白虹贯。以酒为媒,不惯倚阑。惊天动地,究自在妍。
  野 逸
  大漠垂野,枯壁悬花。泉流涧底,趣趣天涯。钓竿拂处,夕阳晚霞。孤舟澹荡,无人不嗟。狂笑震霄,豪不可赊。月桂清辉,夜半还家。
  消 沉
  英雄气短,儿女情长。沉迷顽艳,周彼四方。酒以解忧,半为猖狂。往事如梦,不如暂忘!抚瑟弹琴,调亦凄凉。弃置彷徨,无何有乡。
  落 花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落臻极美,携与飘零。茫茫者风,烂漫者虹。飘飘竹西,悠悠楼东。萍尚有根,花落仍红!酌酒一卮,不枉相从。
  于沧海,2007.4.20~21作于济南之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斋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