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期间日记(3月20日~6月17日)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17 14:45:00 点击:5611 回复:3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20年3月20日,武汉,晴天



  居家两个月,形成了早上七点多醒来,窝在床上看手机里咨询和新闻的习惯,看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后,起来到阳台,阳光下抽一根香烟,一根还不够,抽完一根再抽一根。



  烟灰弹进烟缸,白森森如骨,烟雾在空气中转圈圈,继而消失不见。窗外人迹罕至,绿树成荫,鲜花满地,吱吱有鸟声。阳光选择性照耀在墙壁上,老实的墙壁半黄半灰。



  手机已经成了我形影不离的伙伴。上周我平均每天使用手机的时间是13小时,这个数据太恐怖了。我有意识地在这周进行了调整,比如开会我尽量使用电脑,写文字也使用电脑。在使用电脑的时候,手机在一旁充电,同时传来淡淡的钢琴曲,和室外的宁静配合的天衣无缝。



  这些,都是在兜兜没有起床前的情景。



  兜兜起床后,家里的安静被击碎。他趿拉着拖鞋,四处走动,手里握着乐高的玩具,不知疲倦地无限组合,总能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一会,玩具失手掉在地上,啪啦一声响。去捡的时候,拖鞋碰到玩具,又传来玩具滚动的声音。



  家里的声音渐次增多,我的烦躁也偷偷来临。要说这些声音都是日常的,偏偏在这些日子里显得多余。我很想有一个安静的小屋子,远离人的世界。王阳明说,越是艰难时,越是修心时。武汉这两个月,可谓史上艰难,这艰难是沉闷的艰难,有力无处使的艰难,看不见敌人的艰难。如果敌人来了,我愿意拿起菜刀,去砍死几个,然而此时此刻,我只想做个医生。



  我在高中的时候,做过医生梦,起因是我看到了我叔叔的离去。他生病了,长期在很远地方的一个老中医那里抓药吃,在我高二的时候,他去世了,父亲说他给叔叔换衣服的时候,看到叔叔的脊背上一道黑色的印痕,他怀疑是长时间服药而中毒。所以我想学医,做一个医生。我在高三填报志愿的时候,父亲交代我说,尽量填报偏远地区的大学,这样以后或许可以帮助更多的农村老百姓。我其时听了父亲的话,我甚至翻到了西藏大学,发现不招收山西的学生。然而天不遂人愿,我也没有学医药,也没有到偏远地方去,来到了武汉。



  武汉1月23日封城以来,我在家中看花开花落,柳芽由黄变绿,工作之余,读了一些书。一方面我要努力工作,因为的失业的波及面远不止影响我一个人;一方面我要试着排泄我的负面情绪,因为我发现我有厌世的倾向,我甚至通过小酌喝完了一瓶白酒,这在平时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我在家滴酒不沾。我还通过手机软件开始唱歌,这个在平时被我鄙视的行为,现在给我解了无数的压力。我把上善若水试着重新理解,复读了莫泊桑胡适塞林格,和卡尔维诺曹植曾国藩尝试了隔空对话......


  这个时候,兜兜起来了,来到我身边,告诉我去刷牙洗脸。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26次 发图:19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17 14:54:15



  2020年3月21日,武汉,略晴



  看的电子屏幕时间长了,眼睛疲惫,精神乏力。昨天下午在暖阳中择了一把韭菜,准备做韭菜盒子。淡蓝色的篮子,码了择后的韭菜,像站在绿茵下看蓝色的天空。韭菜清洗干净,刀切小段,放油防止出水,炒三个鸡蛋,碎末,炒肉末若干,放入韭菜中,加盐,蚝油酱油鸡精随自己喜好选择。面和的不软不硬,擀开,包韭菜鸡蛋馅儿,油入锅,煎两面黄即可。



  昨天晚上加班,我习惯把事情提前做完,周末便可以好好地享受,哪知道事情是做不完的。爬在沙发上,看新冠肺炎的数据,意大利一天新增5986例,累计确诊47021例,死亡累计4032例,西班牙后来者居上,确诊累计21510例,德国19848例,伊朗19644例,美国19469例,法国12612例。而且每天还在大量新增,国内输入性病例每天都有百把例。



  形势令人担忧。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今年的经济形势,各种渠道表达了各自的担忧。我在年前想卖房子,房子挂出去了,却没有交易成功,现在只好搁浅了,我在想,等疫情结束日子平稳,房产税肯定如期而至,房子依然不好卖,但是还是要卖。个人的经济压力很大,如果单位效益不好,工资肯定是发不出来或者大打折扣的,周边很多人都已经是这样的状态了,物价上涨,股票大跌,对未来的短期预测和长期预测,我对短期悲观,对长期乐观,短期能否挺过去,我不知道。第四次工业革命,自己能否搭顺风车,我不确定。



  物业说有湖北秭归的橙子,一箱子60元,我便买了一箱,戴口罩去物业拿橙子,路过草坪,青草依依,稚嫩地随风舞蹈。海棠花开的正美,洁白如缟,绿色叶子拥抱着花,仿佛是新婚的夫妻。大朵的玉兰,博物馆的瓷器一般洁净白皙,玉琢在高高的树枝上。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我没有准备好迎接,提着橙子,在海棠花前徘徊了很久,实在忍不住,狠心摘了一朵海棠花,带回屋子里,洗完手狠嗅一下,清淡的芬芳,沁人心脾。想起来一句话,久居兰室,不闻其香,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意在说明环境对人的侵蚀性。此时我想反过来用,久不碰花,见花痴痴,久不吃鱼,闻鱼不动。







  武汉下雨了,正是农历春分时节。春雷闷闷的,像一个肥胖的男人在咳嗽。闪电划破黑黢黢的夜,明光袭击长空。雨在灯光下,珍珠一样,争先恐后,纷纷下落。



  来吧!不要这么闷!撕开你的喉咙,像摇滚的摆动 !



  来吧!武汉需要春雷滚滚,需要震耳欲聋的响动!



  来吧!像个战士一样地来吧,让天空如白昼一样!



  来吧!大雨倾盆吧!让江河灌满,让湖泊荡漾,让水草茁壮!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17 15:10:02



  2020年3月22日,武汉,阴天,烟雾迷蒙,三公里之外看不清晰,一公里之内如女披白纱,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伴随着今年开始的,不光是肺炎疫情,还有全球经济,不光全球经济,还有东西方意识形态和文化传统的剧烈冲突,随着中国的崛起,无法避免,无法躲避,必须要解决,这种冲突不亚于一场大的战争,甚至更甚。



  这是最近看新闻得到的一些感悟。



  那我们可以做什么呢?作为沧海之一粟。







  吃完午饭,已经是下午两点半,把兜兜拽到床上,一起午休。



  兜兜说:我睡不着,爸爸。



  我伸展我的双臂和双腿,成一个大字,说:你想象一下,现在的你正在蓝天上,身体下面没有床,你试试是什么感觉?



  他闭上眼睛,一会,说:我想不出来。我给你出个脑筋急转弯吧,爸爸。



  我闭着眼睛 : 你说。



  他说:每个人写字,用左手还是右手?



  我说:两只手都用吧,但是大多数用右手。



  他突然得意起来,说:不对。



  我说:那答案是什么?



  他突然变的严肃,像宣布国家成立一样庄严,说:两只手都不用,因为手写字太累,都用笔。



  我被闪了一下,身体在蓝天中突然失重下坠,坠入了梦里。


  
作者:棒槌鸟456 时间:2020-06-17 22:15:43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18 08:50:32



  2020年3月23日,周一,武汉阴天



  半夜醒来好几次,忧虑的睡不着。



  两点醒来,我拿起手机,迷糊中看到新闻推送,如果美国总统感染新冠肺炎死亡,军方将接管美国。放下继续睡,却发现媳妇眨眼间睡着了。



  早上起来,洗漱完毕,坐在窗前,看床边的绿叶是不是又生长了一点儿,果然是变宽阔了一些。烟灰缸里,烟头三五个,几盒拜服乐和阿比多尔摞成一叠,几本文学书籍还没醒。摸摸自己的脸,胡子长的像春草一般,脸上残留的洗面奶味道通过手送到鼻腔,略略优柔。想,今天有几个大事,我得稍微准备一下。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18 08:58:44



  3月24日,武汉,阴天



  车在车库里,一个多月没有吭声了。看到小区21日成为无疫情小区,我计划去发动一下,问兜兜去不去,他雀跃了起来,急忙换鞋,问我换凉鞋可不可以,我说可以。这小子两个月没有出去了。我们戴了口罩,来到地下室,车子顺利发动起来。兜兜翻了一下车里的碟片,想看巧虎,看到小小的巧虎,他笑了,说: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武汉连续5天0新增后,昨天新增了1例。



  透过窗户,看到街上的人明显比以往多了,骑电动车的飞速穿梭,走路的妇女大摇大摆,小汽车徐徐而行。几株樱花谢了春红,叶子不再朦胧,草地上的蒲公英,自在伶仃,小鸟飞来飞去,忙着筑巢下蛋,培养下一代。街边的店铺,铁门成了墙壁,保持着往年春节时候的模样。



  手机推送来信息:武汉市无疫情小区占比94.7%。



  海棠开花柳枝翠,



  年年相同不看谁。



  墙外笑声何处寻,



  闭门无声望酒杯。







  我在山西的弟弟通过微信,给我发来了杏树发芽的照片。去年从树上落下的杏子,土中度过了严寒的冬季,冰雪融化的春季,冒出来嫩绿的芽。一把把我拉回到孩提时代。



  平民四美:烛光下的美人脸,喝酒完了微微熏,大难来时不沾身,以为春去花两支。


作者:盐沫大海 时间:2020-06-18 09:48:25
  抽完一根再抽一根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18 11:15:31
  @盐沫大海 2020-06-18 09:48:25
  抽完一根再抽一根
  -----------------------------
  哈哈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18 17:04:02



  3月25日,武汉,雷雨



  雷雨中,我和小区的邻居买了一条烟,冒雨去拿,衣服略湿,绿叶刺眼。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18 17:10:39



  3月26日,阴天



  武汉封城两个多月,近期疫情明显好转,我在网上第一次买到了两条活鲫鱼。



  两条鱼装在塑料袋里,一动不动,拿回家后,放入水盆中,二位立马竖了起来,在大盆里摆动着尾巴,翻起一阵浪花。



  兜兜开心的不得了,挽起袖子,用手摸鲫鱼的脊背。鲫鱼任他抚摸,兜兜越发喜欢,嘴里念念有声:鲫鱼啊,鲫鱼啊,我现在陪你们玩哦,你们是不是饿了呢?



  米饭装在玩具盘里,青菜叶子撕碎,飘在自己的牙杯中,兜兜蹲在鱼盆边,小心地喂两条鲫鱼,米粒沉落,青菜漂浮,盆里乱成一锅。



  兜兜对着鱼儿自言自语:我陪你们说说话,可以吗?鱼儿啊,鱼儿啊,我可喜欢你们呀!



  一会跑过来,对我说:鲫鱼还活着呢,他们可不能死啊。说完又跑去看他的鲫鱼去了,仿佛已经是多年的好友。



  第二天早上,我看到盆上面漂浮着一些塑料玩具:乌龟,鱼,牛排,玉米,菜花。有一条鲫鱼似乎是氧气不足,有点翻身了,我触摸了一下,它立马机灵起来,旋而安静。黑色的背像冬日的山脉,嘴巴一动一动,亲吻着盆壁。米饭在盆底泡成了透明样,青菜依然翠绿。



  我悄悄对睁开眼睛的兜兜说:你的鲫鱼死了。



  他立马从被窝里站了起来,不穿裤子跑下床,踢着拖鞋往门外走。



  我说:你干嘛去?



  兜兜说:我去看看鲫鱼。



  一会跑了回来,说:爸爸是个骗子,鲫鱼明明没有死,活的好好的,正在吃青菜呢。



  中午,杀了其中一条鲫鱼做菜。兜兜得知后,跑到厨房,伤心了大半天,说不该杀了他的鱼。




  鲫鱼红烧,鲜嫩无比,去掉密刺,给兜兜吃一点,增加营养。他头直摆 : 我不要吃鱼,永远不要吃鱼,鱼不能吃。爸爸,你给我再买一条鱼吧,剩下的一条鱼太孤单了。



  我答应了他。



  另外一条鲫鱼,我们不吃了,计划一直养着,直到它寿终正寝。







  今天是农历三月初三,上午物业免费送地菜(荠菜),回家煮鸡蛋,发现家里只有2个鸡蛋了,连忙又买了60个;下午天黑如墨,狂风大作,雷雨倾盆;弟弟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母亲皮肤过敏,去市人民医院看了一下,测量血压190/110,血压太高,医生说需要换降压药。我说遵循医嘱,血压太高,和母亲身体肥胖,吃饭味道重,嗜油嗜重有关系,一定要多给她日常交代,趁此机会,做个体检也是好事。千里迢迢,干着急,却帮不上实质性的忙,辛苦在家乡的弟弟了。

  
作者:豆豆的小保姆 时间:2020-06-19 10:35:41
  武汉下雨了,正是农历春分时节。春雷闷闷的,像一个肥胖的男人在咳嗽。闪电划破黑黢黢的夜,明光袭击长空。雨在灯光下,珍珠一样,争先恐后,纷纷下落。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19 11:59:26



  3月27日,狂风细雨,武汉



  昨晚一夜,大风狂吻墙壁,故意让全世界倾听。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19 12:02:20



  3月28日,阴天



  今天,武汉的公交车开通了,地铁也开通了。从乘坐人发来的视频和图片看,地铁上的人寥寥无几,有工作人员戴着口罩,举着蓝色的牌子,白色的字体,提醒大家出门戴口罩,坐车扫健康码,配合量体温,距离不要太近等。公交车门口贴了“上下车时请扫码登记”的提醒,每个上车的人员都要进行提问检查。



  小区门今天开始对外开放,每家可以去物业领取一个业主临时通行证,证上盖了两个章,一个是红色的居委会的公章,一个是蓝色的小区服务中心的章。凭这个通行证,每家每天可以出去一个人进行采购必需品,时间限定2个小时。



  下午,我和兜兜一起去领了临时通行证,到了小区唯一开着的门口,门口稠人广众,嫂子们穿着睡衣就跑出来了,排着长队,间隔一米多,都不出门,在门口拿快递人员递进来的快递。保安站立两边,拿着体温枪,出去的人一看通行证,二要量体温,三要登记,登记的要素包括:门牌,出去的时间等。我们顺利出了门,兜兜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开始一路狂奔,沿着小区周边行走了百米。街道上红绿灯依然,进出小区的车道上,停满了机动车,物业人员正在联系车主挪车,为车辆出行辟路,人不多,也不少,所有人戴着口罩,互不认识。良品铺子开了门,里面亮堂堂的,宛如年前,几个工作人员正在里面打扫卫生;可多超市开着半扇门,里面黑咕隆咚,隐约可以看到货架上有啤酒矿泉水,还有部分货架空空如也;鲜花的铺子,老板正在撅着屁股,用拖布拖地,地上水漫漫可见倒影,发财树,散尾葵,金钱树,虎尾兰,也门铁,凌乱着;房地产中介冷冷的,没有人迹;中百超市门口,一张棕色的桌子,桌子上平铺三张纸,两张相同,是社区健康同行登记,上面有二维码,纸上放了一把体温枪,另一张纸是购买人员登记表,日期,姓名,身份证号,电话,购买金额,体温值,一应俱全。黑色的铁夹子像干燥的蝙蝠,中性笔搁在纸上。



  我刚要进去,有个绿色衣服的瘦瘦的工作人员跑出来,让我出示健康码,我打开手机给他看,他举起体温枪,对着我的额头,说:可以进去了。



  超市里的人并不多,水果架上,品种稀少,蔬菜有一些,豆角,青椒,苦瓜,莴苣,胡萝卜,豌豆,蒜苗,花菜,土豆,红薯,番茄,菠菜,南瓜等;活鱼也有,但是鲜有人问津;冻鸡肉,冻鸭肉,带皮里脊肉;零食之类比较齐全,和年前一样了。







  晚上阅读了一篇关于自律的文章,里面引用了海明威一句话:优于过去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己。吓的我端着啤酒的手颤抖了一下,9块钱的火鸡面也不知道是该吃不该吃了。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19 12:02:17



  3月28日,阴天



  今天,武汉的公交车开通了,地铁也开通了。从乘坐人发来的视频和图片看,地铁上的人寥寥无几,有工作人员戴着口罩,举着蓝色的牌子,白色的字体,提醒大家出门戴口罩,坐车扫健康码,配合量体温,距离不要太近等。公交车门口贴了“上下车时请扫码登记”的提醒,每个上车的人员都要进行提问检查。



  小区门今天开始对外开放,每家可以去物业领取一个业主临时通行证,证上盖了两个章,一个是红色的居委会的公章,一个是蓝色的小区服务中心的章。凭这个通行证,每家每天可以出去一个人进行采购必需品,时间限定2个小时。



  下午,我和兜兜一起去领了临时通行证,到了小区唯一开着的门口,门口稠人广众,嫂子们穿着睡衣就跑出来了,排着长队,间隔一米多,都不出门,在门口拿快递人员递进来的快递。保安站立两边,拿着体温枪,出去的人一看通行证,二要量体温,三要登记,登记的要素包括:门牌,出去的时间等。我们顺利出了门,兜兜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开始一路狂奔,沿着小区周边行走了百米。街道上红绿灯依然,进出小区的车道上,停满了机动车,物业人员正在联系车主挪车,为车辆出行辟路,人不多,也不少,所有人戴着口罩,互不认识。良品铺子开了门,里面亮堂堂的,宛如年前,几个工作人员正在里面打扫卫生;可多超市开着半扇门,里面黑咕隆咚,隐约可以看到货架上有啤酒矿泉水,还有部分货架空空如也;鲜花的铺子,老板正在撅着屁股,用拖布拖地,地上水漫漫可见倒影,发财树,散尾葵,金钱树,虎尾兰,也门铁,凌乱着;房地产中介冷冷的,没有人迹;中百超市门口,一张棕色的桌子,桌子上平铺三张纸,两张相同,是社区健康同行登记,上面有二维码,纸上放了一把体温枪,另一张纸是购买人员登记表,日期,姓名,身份证号,电话,购买金额,体温值,一应俱全。黑色的铁夹子像干燥的蝙蝠,中性笔搁在纸上。



  我刚要进去,有个绿色衣服的瘦瘦的工作人员跑出来,让我出示健康码,我打开手机给他看,他举起体温枪,对着我的额头,说:可以进去了。



  超市里的人并不多,水果架上,品种稀少,蔬菜有一些,豆角,青椒,苦瓜,莴苣,胡萝卜,豌豆,蒜苗,花菜,土豆,红薯,番茄,菠菜,南瓜等;活鱼也有,但是鲜有人问津;冻鸡肉,冻鸭肉,带皮里脊肉;零食之类比较齐全,和年前一样了。







  晚上阅读了一篇关于自律的文章,里面引用了海明威一句话:优于过去并不高贵,真正的高贵应该是优于过去的自己。吓的我端着啤酒的手颤抖了一下,9块钱的火鸡面也不知道是该吃不该吃了。


  
作者:tom77918 时间:2020-06-20 10:27:28
  烂尾了啊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21 20:36:38



  3月29日,武汉,天阴,雨霏霏



  全球疫情蔓延后,不少国家都关闭了粮食出口,我便开始有些担心粮食问题,大概是受电视剧《天下粮仓》和上次国家粮食普查的影响。马上有专家发声,粮食没有问题,本土可以供应98%,自给自足没有任何问题。翻开历史查看,新疆天山西南的伊利河谷,被称为塞外江南,孙中山先生眼中的大亚洲中心地带,巴尔喀什湖像地球的精灵一般,造就了哈萨克斯坦的粮仓,清朝乾隆时候,伊犁将军左宗棠从沙俄侵略者手中收复新疆,但是包括巴尔喀什湖在内的5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永远留在了国外,曾经的新疆中心惠远城,如今是一个小镇。



  历史总是令人遗憾和嘘嘘,也许现实更让人清晰。如今农村的土地没有人播种,荒芜丛生,曾经的退耕还林政策不需要宣传,自动执行。我每次回去老家,都会去山上走走看看,曾经的阡陌光滑小路,如今已很难走人,蜘蛛网搭在路两旁的马骝枝条上,绿色的大肚子蜘蛛躺着睡大觉。大约在他看来,如今有着像收复了新疆伊犁一样的壮举。靠近山的地,杂草漫漫,野鸡冷不防扑棱飞起,兔子疾驰而过,有人说,以前灭绝的狼现在也出现了。昨天看一个美食节目,浙江地区的一个制作豆衣的年轻人,坚持在老家按照传统做,背后的原因是,他去了上海做,上海的自来水消毒剂较多,做出来的豆衣不完整,厚薄不均,窟窿很多,又容易断裂,于是他只好回到了家乡。大城市的机会很多,赚钱途径也多,但是有的东西却做不出来了。



  我们都远离了家乡,家乡回归了他的宁静。我们为了更好的生活,更好的生活是什么?我们赚了一些钱,城里买了昂贵的房子,继续努力还贷款;衣服光鲜亮丽,不会沾染一点黄土,只有偶尔红亮色的饭店的油渍;节假日匆匆回去又匆匆回来,回去带着漂亮盒子装的小精致,回来的时候后备箱是满满当当的尼龙袋子,油壶装着的鸡蛋;我们感叹公园里的春花开放,樱花烂漫,却不大喜欢田野里的泥淖沾鞋,碎叶碎花;我们说着书本上的语言,学着电视上的拥抱和接吻,我们生日的时候去KTV狂欢,蛋糕弄在脸上嘻嘻哈哈大笑,却不敢对父母亲说一声我爱你,给他们一个拥抱。


  
  • 螺旋藻A: 举报  2020-07-24 22:50:53  评论

    大城市的机会很多,赚钱途径也多,但是有的东西却做不出来了。文字组织的z很好!!!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21 20:36:52



  3月29日,武汉,天阴,雨霏霏



  全球疫情蔓延后,不少国家都关闭了粮食出口,我便开始有些担心粮食问题,大概是受电视剧《天下粮仓》和上次国家粮食普查的影响。马上有专家发声,粮食没有问题,本土可以供应98%,自给自足没有任何问题。翻开历史查看,新疆天山西南的伊利河谷,被称为塞外江南,孙中山先生眼中的大亚洲中心地带,巴尔喀什湖像地球的精灵一般,造就了哈萨克斯坦的粮仓,清朝乾隆时候,伊犁将军左宗棠从沙俄侵略者手中收复新疆,但是包括巴尔喀什湖在内的5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永远留在了国外,曾经的新疆中心惠远城,如今是一个小镇。



  历史总是令人遗憾和嘘嘘,也许现实更让人清晰。如今农村的土地没有人播种,荒芜丛生,曾经的退耕还林政策不需要宣传,自动执行。我每次回去老家,都会去山上走走看看,曾经的阡陌光滑小路,如今已很难走人,蜘蛛网搭在路两旁的马骝枝条上,绿色的大肚子蜘蛛躺着睡大觉。大约在他看来,如今有着像收复了新疆伊犁一样的壮举。靠近山的地,杂草漫漫,野鸡冷不防扑棱飞起,兔子疾驰而过,有人说,以前灭绝的狼现在也出现了。昨天看一个美食节目,浙江地区的一个制作豆衣的年轻人,坚持在老家按照传统做,背后的原因是,他去了上海做,上海的自来水消毒剂较多,做出来的豆衣不完整,厚薄不均,窟窿很多,又容易断裂,于是他只好回到了家乡。大城市的机会很多,赚钱途径也多,但是有的东西却做不出来了。



  我们都远离了家乡,家乡回归了他的宁静。我们为了更好的生活,更好的生活是什么?我们赚了一些钱,城里买了昂贵的房子,继续努力还贷款;衣服光鲜亮丽,不会沾染一点黄土,只有偶尔红亮色的饭店的油渍;节假日匆匆回去又匆匆回来,回去带着漂亮盒子装的小精致,回来的时候后备箱是满满当当的尼龙袋子,油壶装着的鸡蛋;我们感叹公园里的春花开放,樱花烂漫,却不大喜欢田野里的泥淖沾鞋,碎叶碎花;我们说着书本上的语言,学着电视上的拥抱和接吻,我们生日的时候去KTV狂欢,蛋糕弄在脸上嘻嘻哈哈大笑,却不敢对父母亲说一声我爱你,给他们一个拥抱。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21 20:38:16



  3月31日,武汉,阴天



  昨天吃了不少辣椒,先是贪图小米辣的刺激,然后是绝味酱板鸭的咸香,再是剁椒鱼的美味,结果早上起来去厕所,菊花残,满地伤,笑容泛黄。一天的工作下来,人都蔫了,坐在沙发上,想起包里有一瓶眼药水,拿出来看看日期,接近过期,便狠狠地滴很多入眼睛,眼睛眨了几下,泪珠滴落,世界模糊一片,就像屋子外面氤氲的天际。不想言语,可是手机偏偏响个不停,兜兜趴在桌子上,喊我给他写书法范文,又着急忙慌地给我背今天学的古诗《江南逢李龟年》。不禁木木地想,如若李龟年此时在身边,吟唱弹奏,也许可以缓解我的疲劳。



  有人发信息给我,视频点开一看,是汉阳一户人家,开车到加油站,警察例行查体温,38.8摄氏度,整车人员隔离。录视频的人大喊发烧的害人,连累一车人。看完自己望着这个一刻不停呆了两个多月的家,禁不住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连感冒也感冒不起了。隔离并不可怕,查明发烧原因,如果是普通感冒,不至于一棍子打死,如果是新冠肺炎,那还得感谢检查。隔离不可怕,只是略微麻烦,然而有病去治疗,天经地义,何况特殊时期,所以不存在害人的说法。事情得想明白,想不明白就会天地悲怆,顾影自怜。事情的好与坏,皆在个人的一念之差。今年经济形势不好,也有赚钱了的,比如口罩商人,股市持续不佳,也有既得利益的。谋定而后动,不能急于事成,不能过早盖棺定论,不能见好眉开眼笑,见差气急败坏,事情发展有时期,做好一切准备,时机一到,不要错过,倘若准备都没有做好,时机来了,你又只有嗟叹的份。



  很多人有回去种田的想法了,当然肯定不会回去,只是疫情在跟前,突然的灵光一现。我们都喜欢如果,譬如说,如果当初我努力学习,我可能考上北京大学;如果我当初狠狠心,绝对不会嫁给眼前这个死鬼,当初不晓得多少人追我呢;如果我去年养1000头猪,现在也开上奔驰了;如果那时候我去外企,不比现在好多了? 是啊,如果都是真的,该有多好!很多穿越小说的主人公喜欢回到过去更改祖上的轨迹,导致没有了现在的他。



  昨天和明天,永远没有固定的一天。


  
作者:虫虫猫ABC 时间:2020-06-22 20:32:18
  写得真好,拜读了。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23 12:02:48



  2020年4月1日,太阳犹抱琵琶半遮面



  两个多月的在线办公经历,让我产生了一个幻想:未来可以在农村做个房子,有网络有电脑,远程办公,闲的时候摆弄一下花草和鸡鸭,读一点书,写一点字,工资减少一些都可以的。小院子里栽一棵苹果树,深秋见红,栽一棵葡萄树,夏日有阴,放一口大水缸,让鱼畅游。微风吹来,折起写字的白纸,夏雨惊雷,屋檐下望滴滴答答。春来爬山看日,秋至托手望月。



  老年的生活,不过如此,我还年轻呢。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23 12:03:35



  4月2日,略晴



  开车出去,需要复工证明;个人公共交通出行,需要健康码。



  绿色的健康码,我打开支付宝就自动形成了。第一次我去门口的中百超市,出示给工作人员,他让我进去了。后来看新闻,才知道健康码的真正含义。如果和你同行的人之中,有人确诊,那么你就是密切接触者,你的健康码自然不会再绿,扫码的地方登记了你个人信息,随时可以联系你去隔离,保护别人,保护自己,防微杜渐。所以健康码也不要随意乱用,毕竟,个人的安全是非常重要的。



  昨天罗永浩直播带货,卖了20多个品种,总计1.25亿,其中小龙虾有2000万,让我大吃一惊。有媒体宣传老罗带货,说放下面子赚钱,才是成年人最大的体面。有人对老罗情怀卖成钱的做法深恶痛绝,认为他破坏了情怀的内涵。表面一套,做法一套,是个双面人。我对这个人的认识,源自于锤子手机,之前并不知道他成名于新东方的金牌讲师。不关心,所以不在乎。有本领,请尽情挥霍。一个人有利用价值,本身就说明了他的价值。直播带货并没有什么,直播带不了货才是广大人民的症结所在。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23 12:05:05



  4月3日,没看窗外,不知道阴晴。



  明天是清明节。


  
作者:金四郎666 时间:2020-06-23 15:28:13
  先顶再慢慢欣赏阅读!
我要评论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6-24 12:36:16



  4月6日,晴天



  冰箱里的豆腐放了两天,已经稍微有味,切开其中,豆味十足,便抢救性炒菜吃。



  新媳妇色的小米辣,深褐色的红薯粉条,皎洁的蒜头,菊花色的生姜,偏粗糙的老豆腐,赭红色的猪肉,冰清玉洁的芹菜嫩叶。



  粉条热水浸泡,不久便松弛;豆腐去掉四面,只留中间质地较好部分,段为薄片;小米辣切段,蒜头切片,生姜切末和肉一起剁成碎星。热油放肉末,变色后加小米辣和蒜片,生抽,老抽,蚝油,盐,粉条依次入锅,翻炒二十秒,加开水,放豆腐,盖锅盖焖两分钟即可。



  说起豆腐,自从淮南王发明以来,飞入寻常百姓家。我记得小时候的山西老家,每当过年,村里松林他爹便在妇女们的催促下做豆腐。黄豆泡一个晚上,磨成稀糊糊,加水粗孔箩过滤,杂质再过磨,再滤。大铁锅耸立,松木为火,拼命熬煮。点卤是个技术活,非松林的爹不能完成。卤水用的是腌萝卜的酸水,缸中舀来半桶。松林的爹眯缝着眼睛,右手拿着马勺,舀起一马勺卤水,云雾缭绕中,马勺沿着大铁锅的边缘转圈圈,圈圈两转,一马勺的卤水便洒完了,颇有润物细无声的神韵。卤水点着点着,絮状物开始显现,且逐渐增多,什么时候截至,全看松林爹的判断,围观的人默默点着香烟,聊着过去一年的收入和轶闻趣事。



  松林爹的马勺一停,纱布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铺在事先准备好的木头盒子中。絮状物舀进木头盒子中,水滴滴下落,落入下面的缸中,漏的差不多了,便把纱布覆盖起来,上面压光滑的石板,等待成型。



  酸水点出来的豆腐,水分相对较少,所以质地比较硬,俗称老豆腐。韧性十足,厚重如黄土,豆腐味浓郁,适合炸豆腐片,炖菜,久煮不烂。



  南方点豆腐常用石膏,继承了淮南王遗志,含水量丰富,质地滑嫩,适合凉拌,皮蛋拌豆腐是餐厅常见的凉菜。



  至于日本豆腐,则是另外一种点法,细丝如绢,细腻如少女皮肤,更是嫩的如春风佛面。


  
作者:我来这走一走 时间:2020-07-01 16:04:46
  不准烂尾,先收藏了。
楼主石阶陡陡 时间:2020-07-04 10:44:49
  正式宣布一下,此帖要烂尾。还有几万字没公开,可是不想公开了。
  
作者:豌豆大叔叔 时间:2020-07-14 15:15:44
  陡陡,你怎么可以这样
作者:风雨下江州 时间:2020-10-11 07:29:05
  过来支持一下陡陡。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