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公元年——“《春秋》三传”详释之一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1 20:14:00 点击:112638 回复:704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71 下页  到页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3 14:38:20
  正在下,多谢多谢~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3 14:42:52
  作者:残阳下的菊花 回复日期:2007-7-2 16:00:14 
    熊兄为人厚道,又很帅,文采飘扬。才识过人。
    
    不过“夸张些来说,一部经学史就是一部误读史。”
    我持有强烈的反对意见。历来对经学的研究,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点和内涵。这么说,就是熊兄《春秋三传》的才是正确解读?
    
    最近在啃《日知录》,爱不释手,我想问问莫非连顾亭林也是误读了先秦三传,小弟实在是不敢苟同。
    
    不过也许是语不惊人誓不休,熊兄有自己的出发点。
    
    持续关注中
  =======================================
  谢谢~
  不过我可没正解哦,多数内容我都是看不懂的~
  经这东西,我感觉是,读的越多,懂的越少,呵呵~
  顾亭林很快就会说到,很巧哦~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3 14:46:11
  作者:坏熊出没哦 回复日期:2007-7-3 12:24:55 
    好熊收到我的信了没?
    我发了一个很大很大的文件给你,在一头大好熊的邮箱里面?
    收到请回答
  =========================================
  正在下,多谢多谢~ ^-^
作者:hechang123 时间:2007-07-03 14:46:44
  【【元年春王正月。
      
      三月,公及邾仪父盟于蔑。
      
      夏五月,郑伯克段于鄢。
      
      秋七月,天王使宰咺来归惠公、仲子之赗。
      
      九月,及宋人盟于宿。
      
      冬十有二月,祭伯来。公子益师卒。】】
  --------------------------------------------------
  完了,熊熊洋洋千言,"元年"这两个字还没说清楚,额地神啊,还有61个字,我先踹口气先:)
作者:伊祁放勋 时间:2007-07-03 15:02:22
  板凳....
作者:宁静__淡泊 时间:2007-07-03 15:24:04
  熊,老朋友来了。
作者:爬牙牙 时间:2007-07-03 15:28:14
  如此熊文,焉能不顶??!!
  这里给好熊提个建议,希望好熊以后能多来群里看看大伙儿,我和玫瑰都很想你啊。
作者:传媒骄子 时间:2007-07-03 15:42:13
  好熊,我代表群里的美女集体想念你,YY你。。。。
作者:love_dawn 时间:2007-07-03 15:58:17
  出场人物一句话简介
  隐公(鲁国老大)
  邾仪父(邾国老大)
  郑伯(庄公,郑国老大)
  段(郑国老大的弟弟)
  周天王(周老大,名义上最大的老大)
  宰咺(周老大的小弟,宰是官职)
  惠公、仲子(鲁国老大的老爸,老妈)
  宋人某某(鄙视他,没名字)
  祭伯(祭国老大,归周老大管)
  公子益师(鲁国老大的爷爷的儿子)
作者:煮酒醉青莲 时间:2007-07-03 16:11:05
  作者:love_dawn 回复日期:2007-7-3 15:58:17 
    出场人物一句话简介
    隐公(鲁国老大)
    邾仪父(邾国老大)
    郑伯(庄公,郑国老大)
    段(郑国老大的弟弟)
    周天王(周老大,名义上最大的老大)
    宰咺(周老大的小弟,宰是官职)
    惠公、仲子(鲁国老大的老爸,老妈)
    宋人某某(鄙视他,没名字)
    祭伯(祭国老大,归周老大管)
    公子益师(鲁国老大的爷爷的儿子)
  
  *********************************************
  love_dawn你好可爱.....
  
  公子益师(鲁国老大的爷爷的儿子)^Q^
作者:jimkangyi 时间:2007-07-03 16:35:05
  康氏记号1978.
作者:坏熊出没哦 时间:2007-07-03 16:55:18
  发扬八卦精神,先说说好熊本帖笔触下出场人物:
  隐公(鲁国老大)
  惠公小老婆的生的,桓公同父异母的哥哥,桓公的子以母贵宋粽子的儿子,不过还是幼齿不能当公务员,隐公代摄一下。有点点背,挂掉。
  
  邾仪父(邾国老大)
  邾仪父,即邾子克也。名克,字仪父。本为拟姓,颟顼为黄帝之孙,在位78年,生子鲧,鲧生大禹。大禹治水有功而有天下,在位27年,生子启。启生太康,其后子孙经商及周,随周王姓姬。传至姬友,受封为郑国公爵,官拜桓侯,遂改姓郑。友生掘突,掘突生仪父。仪父受封鲁国子爵,镇守山东邾娄,于是又改姓邾。后面落难王孙到了楚国,被赐姓为倪,出了很多历史上鼎鼎大名的人物,到了清末后裔一个名叫桂珍的女士在清末盛怀宣的府上作丫鬟,适了一个宋姓神父,最不争气的女婿都是孔子的七十五代裔孙唤作祥熙的人,算是还了孔子春秋里面让邾仪父当2号超级男生的人情。
作者:坏熊出没哦 时间:2007-07-03 17:27:22
  郑伯(庄公,郑国老大)
  
  郑,姬姓,伯爵。周厉王之子,宣王同母弟桓姬公友之后。后裔很繁盛,天涯曹三公子(又一个邾仪父后裔)在天涯第一猛帖流血的仕途里面里面安排的一个无间就叫郑国。另外一个也叫郑国的(字子徒)孔子门生,有个后人叫作郑玄是经学大师,注《周易》、《尚书》、《毛诗》、《仪礼》、《礼记》、《论语》、《孝经》……凡百余万言,60多种,郑玄同志在颠沛流离临死之前还在注《周易》,直到好熊熊逸版的《周易江湖》横空出世后才可告慰这位东汉的经学大师。
作者:坏熊出没哦 时间:2007-07-03 17:46:41
  郑伯(庄公,郑国老大)
  忘记了另外一个很重要郑伯的人后裔,说来复杂,西晋中原板荡,衣冠始入闽者八族的时候一支去了福建,至于明末,有个后裔名叫做Nicholas Iquan·郑天主教徒的迎娶了日本九州肥前平户岛主田川昱皇的女儿田川松。生下四子.......
作者:老刁民 时间:2007-07-03 18:20:29
  没有后人的诠释与解释,熊大人这批文人可能就没有饭吃了。
  熊大人真的以为西方的《理想国》、两约全书就有那么牛逼吗?
  即便是现在西方的一些学者,不论是自由主义、社群主义还是共和主义,还不照样是把自己的理论追溯到古希腊,打造自己一派学说的历史渊源?这种正常的事情,到了中国当今学界,就成了“旧瓶装新酒”。
作者:猎人老张 时间:2007-07-03 18:38:14
  作者:残阳下的菊花 回复日期:2007-7-2 16:23:51 
  中国的儒家经典,甚至是诸子百家的学说。我个人认为,还是不要做多解。最多就是一些史实的互证辩误而已。我反正就是坚持看善本的正体
  
  字版,坚决不看任何翻译,实在有不懂的字和词,查查《尔雅》和《说文解字》,《辞源》,问题基本可以迎刃而解。
      
  道可道,非常道。老子不愧是一个伟大的哲学家。误读是必然的,只要你想要解读经典。
  
  -------------------猎人专用警戒线------------------ 
   
  猎人老张与熊粉花花的对话
  
  老张:花花你好!
  花花:你谁呀?
  老张:我是猎人老张.我想向你请教问题,可以吗?
  花花:嗯...说吧.长话短说啊,我很忙!
  老张:好的.谢谢.请问:你是如何得出"误读是必然的,只要你想要解读经典。"之结论的?
  花花:哦?你没看见前面那句话吗?"道可道,非常道。老子不愧是一个伟大的哲学家。"可以说得出的道,就不是永恒的道。能够被正确解读出来的"经典"就不能称其为"经典"了.你明白了吗?
  老张:噢.那么,请问:那句著名的"道可道非常道"可以断读为"道可,道非,常道"吗?
  花花:当然可以啊.原本活得好好的,你非要哭着喊着要自杀,有什么不可以的?赫赫.
  老张:如果可以象我那样断读的话,其含义与你说的意思便迥然不同了.
  花花:你是来请教问题的还是来抬杠的?别的先不说,老子道德经五千言,就没有你这种二字一句的生硬表达方式!老子的语言讲求诗意韵律,被你这么一断读,不仅把老子要憋死,儿子们也会被憋死!
  老张:你凭什么如此肯定呢?
  花花:我反正就是坚持看善本的正体字版,坚决不看任何翻译,实在有不懂的字和词,查查《尔雅》和《说文解字》,《辞源》,问题基本可以迎刃而解。
  老张:如何能够确定你读的"善本的正体字版"、"查查《尔雅》和《说文解字》,《辞源》"就是正确的呢?
  花花:你的确是来找茬抬杠的!按照你的说法,岂不是陷入"不可知论"了吗?
  老张:噢?是吗?"误读是必然的,只要你想要解读经典。"算不算是"不可知论"呢?
  花花:你...你这个人很无聊!我泡妞很忙!恕不奉陪!再见!
  老张:花花再见.唉,熊粉的逻辑能力怎么都这么差呢?
  
  
  打猎的季节又到了.记号:070703.老张.
  
作者:eastime 时间:2007-07-03 18:52:53
  作者:黯淡的温暖 回复日期:2007-7-3 13:11:48 
    啊~~~~~~~~~~,小e! 你来的真是时候!
    实证经济学为什么用positive 这个词?
  ~~~~~~~~~~~~~~~~~~~~~~~~~~~~~~~~~~~~~~~~~`
  温暖在苦读经济学?^_^~
  
  我一直以为这是积极的意思~~~
  美国传统词典,positive解释:
  adj.
  8.Concerned with practical rather than theoretical matters.
  实证的:与实际而不是理论事物有关的
  n.
  1.An affirmative element or characteristic.
  明确的要素:被证实的因素或特点
  2.Philosophy Something perceptible to the senses.
  【哲学】 可实证物:感觉器官能察觉到的事物
  
  相对的是规范经济学,nornative E
  两者区别大体为“是什么样”与“应该是什么样”
  可以参阅
  http://zhidao.baidu.com/question/4787968.html
  提到了休谟的铡刀:在他的《论人的本质》中有“一个人不能从是中推论出应该是”的命题。~
  http://www.chinavalue.net/wiki/showcontent.aspx?titleid=144756
  http://www.law-economics.cn/list.asp?unid=1108
  最后一个是法经济学的网站,似乎不太完善~
  
  谢谢爱-黎明同学,坏熊同学的人物介绍~
  春秋战国人物的名字真是不拘一格啊~好像还有人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的~
  
作者:猫眼里的天堂 时间:2007-07-03 19:03:59
  历史风云网高级群,群号:38103419
  大家都来一起讨论历史吧。
作者:yang1216 时间:2007-07-03 19:21:38
  谢谢坏熊的人物简介。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3 19:20:08
  谢谢小e和温暖妹妹, positive这个问题以前我也奇怪过,但一直没查~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3 19:27:47
  作者:老刁民 回复日期:2007-7-3 18:20:29 
    没有后人的诠释与解释,熊大人这批文人可能就没有饭吃了。
  ======================================
  有“后人的诠释与解释”,我也一样没饭吃~ :)
  
  
    熊大人真的以为西方的《理想国》、两约全书就有那么牛逼吗?
  =============================================
  哦?我说过?
  
   
   即便是现在西方的一些学者,不论是自由主义、社群主义还是共和主义,还不照样是把自己的理论追溯到古希腊,打造自己一派学说的历史渊源?这种正常的事情,到了中国当今学界,就成了“旧瓶装新酒”。
  ===========================================
  我没说不正常呀~ ^-^
作者:天机难窥 时间:2007-07-03 19:46:44
  熊先生又挖新坑
  
  占个座听课^-^
  
  孟子他说买了1、2,还买了周易江湖,好看哪!
  
  打听一下,新书啥时候出啊?
  
作者:陕西一条龙 时间:2007-07-03 19:52:15
  这头熊让大家等来等去.:(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3 21:13:14
  更新总也发不上?!
作者:木鱼之木 时间:2007-07-03 21:13:07
  沙髮,好熊的小沙髮
作者:骑车赶火车 时间:2007-07-03 21:17:52
  above the sofa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3 21:22:32
  怎么回事?!总也发不上?!
作者:aktor 时间:2007-07-03 21:26:51
  终于又有新的了,半年来一直在反复地看好熊的书,对别的书都没有兴趣了
作者:木鱼之木 时间:2007-07-03 21:27:15
  等待着好熊,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3 21:27:51
  还是发不上,我崩溃了~~~
作者:eastime 时间:2007-07-03 21:29:38
  ?zenme huishi ?
作者:翰西春虎 时间:2007-07-03 21:32:07
  难道我能坐上传说中的沙发?
作者:翰西春虎 时间:2007-07-03 21:33:54
  会不会是敏感词?
  看来我等熊粉应小范围编撰一个天涯敏感词辞典~
作者:木鱼之木 时间:2007-07-03 21:34:23
  要么,好熊把這一章先傳到群裏,由群裏的熊絲門再貼在這裏
作者:翰西春虎 时间:2007-07-03 21:35:59
  讲到天涯的敏感词,有一个我觉得还是蛮搞笑的。就是越~狱
  难道说现在号子里的兄弟都能上网了,生怕在天涯密谋越狱?
作者:翰西春虎 时间:2007-07-03 21:37:53
  嗯?上回我在天涯回帖就是因为越狱不能发出去,现在怎么就可以了?
  顺便看看有没有好熊的更新沙发
作者:南山逸士 时间:2007-07-03 21:40:33
  青莲不愿意与我作伴,难过~~~
作者:南山逸士 时间:2007-07-03 21:42:16
  悔过~~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3 21:40:23
   [手忙脚乱,焦头烂额,来更新。分开发试试] 
  
  
  
  
  无论如何,这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不当不正的开始。如果《春秋经》是我写的,估计大家早就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态度了:“什么什么嘛,乱搞一气,编年史哪有这么写的呀!”但问题是,历来都说这书出自孔圣人的手笔(无论是他的原创还是编著),圣人自然不会胡搞,我们之所以看不懂,绝对不会是因为圣人笔误,而是因为我们太笨,领会不了圣人的真谛。杜预虽然给出了一个权威而貌似合理的解释,但深究起来依然难以令人信服。王树民就曾针对杜预的理由一一提出过质疑,大意是:如果说时代接近吧,可鲁隐公的爸爸鲁惠公和周平王的时代更为接近;如果说鲁隐公是大圣人周公的后代吧,可鲁国所有的国君全都是周公之后;说鲁隐公是位让国贤君吧,可他老人家只是有让国之意却未成事实,最后还被人杀了,此事原本就不足为训,以此来作为《春秋经》托始于鲁隐公的深意所在也太不着调了,杜预此论“牵强附会,无待深辨”。i
    
    杜预的解释这就变得站不住脚了,但是,对于历代那些认真的学者来讲,《春秋经》既是天下第一大经,这开宗明义之处无论多么费解,也是一定要搞明白的。
    
    最早捉摸这个问题的大概要算《公羊传》了。《公羊传》在鲁哀公十四年,也就是《春秋经》编年的最后一年里庄严问道:“《春秋》何以始乎隐?”随即自问自答说:“祖之所逮闻也。”根据一些专家们的注解和发挥,这句话的意思大约是说:鲁隐公时代的历史是祖父辈的人所能了解的历史上限,由祖父讲给父亲,父亲讲给作者自己,再由作者自己记录下来。ii这个解释似也有理,而且推想一下,《春秋经》开始于鲁隐公不过是孔子“力所能及”罢了,此中似乎并无深意。iii不过,想想一部编年史竟是这样的主要依靠“听老人讲过去的故事”而成书,难免让人感觉怪怪的。
    
    不知道孔子有没有想到,他这《春秋经》的开篇第一义竟成了开篇第一大难题,研究者越多,答案也就越多,很多答案都可以自圆其说却难以证伪其他说法,更让人心生恐惧的是:随着研究的深入,这类答案竟大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汉人相信孔子的《春秋经》是预先为汉朝制订宪法,对之犹为推重,加上谶纬流行,大家恨不得把经书的每一个犄角旮旯都挖掘出无限深意才好。《春秋经》上启鲁隐公,下迄鲁哀公,共历鲁国十二君,二百四十二年,在一些汉代经师眼里,这些数字显然是不可小觑的。王充在《论衡·正说》里给我们展示了当时的这一典型学风:有人讲《春秋经》,说鲁国十二君,这个数字和一年十二个月相当,这是效法天数呀,总共二百四十二年,有人解释《春秋》记载的二百四十二年,说上寿九十年,中寿八十年,下寿七十年,孔子是根据中寿年数的三代而作《春秋》的,三八二十四,所以是二百四十年。王充很较真,问:“就算三八二十四,可是,242-240=2,这还差着两年呢?”——是呀,如果说这些数字当真含有什么深意的话,这两年之差肯定不该被忽略过去。
    
    当然,这问题在当时也是存在解释的,王充介绍说:“那些经师认为,如果非要死卡着二百四十二年的话,《春秋经》就该从鲁隐公三年开始了,可这么搞实在说不过去,圣人就往前挪了两年,总不能搞得不当不正呀。”王充然后又罗列几种当时的流行说法,一番分析比较之后,认为大家都求之过深了。iv
    
    这种在数字上大动脑筋之处,在所多有,毕竟也是一脉学风使然。唐人陆淳《春秋集传纂例》引啖助的一番话很是说明问题:孔子到底为什么要修《春秋》,“三传”并无详说。讲《左传》的老师认为孔子修《春秋》是秉承周公之志——孔子之时周德依然衰微,典制礼仪不复旧观,孔子这才根据鲁史修成《春秋》,匡正周礼,继往开来;讲《公羊传》的专家却说:孔子作《春秋》,贬低周朝,尊鲁国以为王室(“黜周王鲁”),把周朝的“文”的风格变回“质”的风格;讲《榖梁传》的老师又说:周平王东迁之后,周室衰落,天下动荡,王道已经完蛋了,孔子很伤心,这才作了《春秋》,为的是表扬好人好事,批评坏人坏事,“成天下之事业,定天下之邪正”,使好人上进,使坏人害怕。v——这一说法的源头算来应是孟子,他老人家曾说:“王者之迹熄而《诗》亡,《诗》亡然后《春秋》作。”vi啖助也好,他人也罢,许多解析《春秋经》缘起的想法都是从孟子之言生发而来的。
    
    在啖助这番话里,公羊学家的“黜周王鲁”是个纲领性的思想,稍后细表,单看这“三传”专家们各执一词,也确实不容易弄清个所以然来——其中一些分歧已经不能说是细节上的龃龉,而是原则上的对立了。
    
    及至宋代,《春秋经》在群经之中更被特别尊崇,“尊王攘夷”和“借古喻今”是时代的主旋律,“北宋治《春秋》者好论内政,南宋治《春秋》者好论外侮”,vii孙复则是北宋《春秋》学的一代开山祖师,他的《春秋尊王发微》正是诸论中的佼佼者。该书论及《春秋经》为什么开始于鲁隐公,说道:孔子作《春秋》是因为感叹当时天下无王,和鲁隐公并没有多大关系。《春秋经》开始于鲁隐公,只是因为鲁隐公当政的时候正值周平王的末年。周平王已经算不上一个货真价实的国王了,周朝到了周平王这一代实质上已经结束了。我们看周平王东迁之后,王室越来越衰弱,诸侯越来越强大,尊卑无序,赏罚无凭,有人变乱礼乐,有人弑君杀父,有人窃国僭号。周平王是个昏庸之主,从鲁国的视角来看,他经历了鲁孝公和鲁惠公两代也没能搞成中兴之治,到鲁隐公的时候终于呜乎哀哉,这一来周朝王室再无复兴之望了。正是因此,《诗经》自《黍离》之后,天下不再有“雅”了(本来该在风、雅、颂里属于雅的那部分诗歌被降格为国风了),《尚书》自《文侯之命》而绝,天下不再有中央下发的红头文件了,《春秋》自鲁隐公开始,天下不再有王了。——孙复认为这才是孔子深意之所在,是谓“夫欲治其末者,必先端其本,严其终者,必先正其始”。viii
    
    孙复此说也算言之成理,其中论及周平王“到鲁隐公的时候终于呜乎哀哉,这一来周朝王室再无复兴之望了”,于是始有《春秋》。这一说法被明人徐树丕在《识小录》中表达得更加清晰:鲁隐公的始年大致相当于周平王的终年,周朝走下坡路正是从周平王开始的,周王室的基业原本基于西边的丰镐,而东迁洛邑之后,“宗周之重失矣”。那么,为什么《春秋经》不开始于周平王元年呢?因为周王室虽然东迁,但君子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够西归的,就这么等呀等的,一直等到周平王死了,王室还在东边缩着呢。大家心里一凉,知道从此算是没希望了,于是才有了《春秋经》。ix
    
    但无论孙复说还是徐树丕说,和上述诸说一样的问题是:禁不起较真,难道周平王一死,以后就绝对不可能出现中兴之主了不成?再者,如果非要把周平王东迁和鲁隐公即位拉扯在一起的话,显然最恰当的情形应该是:周平王东迁和鲁隐公上台全在同一年。——但这种巧合就如同买彩票中大奖一样,那么,退而求其次,那就是:在周平王东迁之后,鲁国第一个新上台的国君就是鲁隐公。
    
    ——但是很遗憾,符合这个条件的却是鲁隐公的爸爸鲁惠公。
    
    不知道那些古代经师们有没有这样暗自感叹过:如果把鲁惠公换成鲁隐公,那该省去多少麻烦啊!
    
    ——先别指斥这个想法的荒诞,因为它还真曾被人当真过的,比如清人何焯在《义门读书记》里就很认真地阐释过:《春秋经》为什么不始于惠公而始于隐公呢?答案很简单:《春秋经》是一部讨伐乱臣贼子之书,而隐公后来正是被乱臣贼子给害死的。x
    
    何焯之论虽也在理,但毕竟属于主观臆测,而对于这同一个问题,《梦溪笔谈》的作者沈括还真就曾“接近客观”地看到了一线曙光。他写道:按照《史记》的记载,周平王东迁二年,鲁惠公即位,所以《春秋》应该始于鲁惠公而不是鲁隐公才对,这是《春秋》的“开卷第一义”,当然很重要,专家们都对此议论纷纷,当年啖助、赵匡这两位早期的经学名家对此毫无解释,搞得后来的学者们大惑不解,只是《纂例》里边有八个字的小注:“惠公二年,平王东迁”,如果此言属实,《春秋》毫无疑问该从鲁隐公开始,也许啖助、赵匡就是以为这是理所当然之事才不作解释的吧。但是,这八个字的说法和《史记》不同,也不知道啖、赵两位是从何得知的?我又曾见士人石端编过一本纪年书,很是周详,其中记载平王东迁也在鲁惠公二年。这可把我高兴坏了,赶紧找石先生去问出处,石先生说这是一本史传里记载的,一时却找不到那本史传,后来也再没见着。xi
    
    沈括这一线曙光就这样一闪即逝,没了下文。他提到的啖助、赵匡两位都是唐代的《春秋》学名家,可惜著作都已失传,好在其主要见解大多保存在《纂例》之中,这部《纂例》也就是我在前文已经引述过的唐人陆淳的《春秋集传纂例》。
    
    《春秋集传纂例》卷二《鲁十二公谱并世绪第九》介绍鲁国国君的世系传承,提到鲁孝公死后,儿子鲁惠公即位,然后就是那八个字的小注:“惠公二年,平王东迁”,但这笔账究竟是怎么算出来的,当真很难说了。
    
    
    
    
  
作者:木鱼之木 时间:2007-07-03 21:41:24
  沙髮,真正的沙髮
作者:煮酒醉青莲 时间:2007-07-03 21:44:12
  沙发么?....
作者:南山逸士 时间:2007-07-03 21:44:40
  青莲的沙发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3 21:47:13
  [难道有敏感词?!]
  
  ===============================================
  注释:  
    
    i 王树民:《〈春秋经〉何以托始于鲁隐公》,《曙庵文史续录》(中华书局2004年第1版),第120页。
    ii [清]孔广森《春秋公羊经传通义·哀公十四年》释“祖之所逮闻也”:隐公以来之事,祖虽不及见,犹及闻而知之。过是以往,文献不足,恐失其实,故断自隐始。
    iii [汉]何休/解诂,[唐]徐彦/疏《春秋公羊传注疏·哀公十四年》释“祖之所逮闻也”:解云:假托云道,我记高祖以来事者,谓因己问父得闻昭、定、哀之事,因父问祖得闻文、宣、成、襄之事,因祖问高祖得闻隐、桓、庄、闵、僖之事,故曰托记高祖以来事,可及问闻知者。以此言之,则无制作之义,故曰我但记先人所闻,辟制作之害也。
    iv [汉]王充《论衡·正说》:或说《春秋》二百四十二年者,上寿九十,中寿八十,下寿七十,孔子据中寿三世而作,三八二十四,故二百四十年也。又说为赤制之中数。又说二百四十二年,人道浃,王道备。夫据三世,则浃备之说非;言浃备之说为是,则据三世之论误。二者相伐而立其义,圣人之意何定哉?凡纪事言年月日者,详悉重之也。《洪范》五纪,岁月日星,纪事之文,非法象之言也。纪十二公享国之年,凡有二百四十二,凡此以立三世之说矣。实孔子纪十二公者,以为十二公事足以见王义邪。据三世,三世之数适得十二公而足也。如据十二公,则二百四十二年不为三世见也。如据三世,取三八之数,二百四十年而已,何必取二?说者又曰:“欲合隐公之元也。不取二年,隐公元年不载于经。”夫《春秋》自据三世之数而作,何用隐公元年之事为始?须隐公元年之事为始,是竟以备足为义,据三世之说不复用矣。说隐公享国五十年,将尽纪元年以来邪?中断以备三八之数也?如尽纪元年以来,三八之数则中断;如中断以备三世之数,则隐公之元不合,何如?且年与月日,小大异耳,其所记载,同一实也。二百四十二年谓之据三世,二百四十二年中之日月必有数矣。年据三世,月日多少何据哉?夫《春秋》之有年也,犹《尚书》之有章。章以首义,年以纪事。谓《春秋》之年有据,是谓《尚书》之章亦有据也。
    v [唐]陆淳《春秋集传纂例》:啖子曰:夫子所以修《春秋》之意,三传无文。说《左氏》者以为《春秋》者周公之志也,暨乎周徳衰、典礼丧,诸所记注多违旧章,宣父因鲁史成文,考其行事而正其典礼,上以遵周公之遗制,下以明将来之法。言《公羊》者则曰:夫子之作《春秋》将以黜周王鲁,变周之文从先代之质。解《榖梁》者则曰:平王东迁,周室微弱,天下板荡,王道尽矣。夫子伤之乃作《春秋》,所以明黜陟、著劝戒、成天下之事业,定天下之邪正,使夫善人劝焉,淫人惧焉。
    vi 《孟子·离娄下》:孟子曰:“王者之迹熄而《诗》亡,《诗》亡然后《春秋》作。晋之《乘》,楚之《梼杌》,鲁之《春秋》,一也。其事则齐桓、晋文,其文则史。孔子曰:‘其义则丘窃取之矣。’”
    vii 牟润孙:《注史斋丛稿》(中华书局1987年第1版),第141页:两宋解说春秋之书虽众,笃守汉唐矩镬,专言一传,而不影射时事者,几可谓无之。北宋治春秋者好论内政,南宋治春秋者好论外侮,其言多为当时而发。无论与孙复胡安国二氏有出入否,固无不受二氏之影响者,亦可谓发明尊王攘夷之义为宋人春秋学之主流,余事皆其枝节耳。孙胡二氏之说明,宋儒所倡之春秋大义,可知而概略矣。
    viii[宋]孙复《春秋尊王发微·隐公元年》:孔子之作《春秋》也,以天下无王而作也,非为隐公而作也,然则《春秋》之始于隐公者非他,以平王之所终也。昔者幽王遇祸,平王东迁,平既不王,周道绝矣。观夫东迁之后,周室微弱,诸侯强大,朝觐之礼不修,贡赋之职不奉,号令之无所束,赏罚之无所加,坏法易纪者有之,变礼乱乐者有之,弑君戕父者有之,攘国窃号者有之,征伐四出,荡然莫禁,天下之政,中国之事,皆诸侯分裂之。平王庸暗,历孝逾惠莫能中兴,播荡陵迟,逮隐而死。夫生犹有可待也,死则何所为哉。故《诗》自《黍离》而降,《书》自《文侯之命》而绝,《春秋》自隐公而始也。《诗》自《黍离》而降者,天下无复有雅也,《书》自《文侯之命》而绝者,天下无复有诰命也,《春秋》自隐公而始者,天下无复有王也。夫欲治其末者,必先端其本,严其终者,必先正其始。
    ix[明] 徐树丕《识小录》“春王正月说”条:或曰:“何以始鲁隐也?”曰:“鲁隐之始,平王之终也。周之不兢自平王始也,宗周之业基于丰镐,而东迁雒邑,宗周之重失矣。”“然则何以不始于平王之初年也?”曰:“周虽东而君子尚冀其反于西也,故迟之以岁时至平王之终,曰:无冀矣。故《春秋》于是作也。
    x [清]何焯《义门读书记》第九卷:《春秋》之作,曷为不托始于惠公而始于隐公?曰:《春秋》,诛乱臣贼子之书也。隐公,被弑之君也。
    xi [宋]沈括《梦溪笔谈》卷十四:按《史记年表》:“周平王东迁二年,鲁惠公方即位。”则《春秋》当始惠公而始隐,故诸懦之论纷然,乃《春秋》开卷第一义也。唯啖、赵都不解始隐之义,学者常疑之。唯于《纂例》隐公下注八字云:“惠公二年,平王东迁。”若尔,则《春秋》自合始隐,更无可论,此啖、赵所以不论也。然与《史记》不同,不知啖、赵得于何书?又尝见士人石端集一纪年书,考论诸家年统,极为详密。其叙平王东迁,亦在惠公二年,予得之甚喜,亟问石君,云“出一史传中,遽检未得。”终未见的。据《史记年表》注:“东迁在平王元年辛未岁。”本纪中都无说,诸侯世家言东迁却尽在庚午岁,《史记》亦自差谬,莫知其所的。
作者:翰西春虎 时间:2007-07-03 21:50:51
  那就是应该还有咯
作者:木鱼之木 时间:2007-07-03 21:53:10
  補完沙髮,貼近好熊
作者:翰西春虎 时间:2007-07-03 21:53:30
  还有这等沙发,嘿嘿
作者:eastime 时间:2007-07-03 21:57:07
  好熊,这些书你是读纸质的还是电子版的?
作者:煮酒醉青莲 时间:2007-07-03 21:57:38
  破天涯,半天打不开帖子...:(
  害得我熊皮沙发米有了,还好剩下个虎皮滴沙发....
作者:骑车赶火车 时间:2007-07-03 22:00:15
  学习中
作者:煮酒醉青莲 时间:2007-07-03 22:01:12
  天呐!!!!!
  服了这个天涯了........
作者:南山逸士 时间:2007-07-03 22:03:21
  与青莲互坐沙发~~
作者:馒头馅儿 时间:2007-07-03 22:06:16
  其实把,我觉得,最简单的答案往往是最接近正确的答案,从这个角度说,我认同公羊的说法,春秋之所以从隐公元年开始,就是因为孔子做书时能找到的资料的上限在此,再往上的因为各种原因没看到,仅此而已。
作者:翰西春虎 时间:2007-07-03 22:09:08
  只是《纂例》里边有八个字的小注:“惠公二年,平王东迁”,如果此言属实,《春秋》毫无疑问该从鲁隐公开始
  
  ===========================
  我怎么就没明白为什么是毫无疑问的?
作者:煮酒醉青莲 时间:2007-07-03 22:10:05
  
  
  
  
  
作者:煮酒醉青莲 时间:2007-07-03 22:12:51
  服了...文章不用看了...折腾吧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3 22:16:02
  作者:eastime 回复日期:2007-7-3 21:57:07 
    好熊,这些书你是读纸质的还是电子版的?
  ==========================================
  都有~
作者:伊祁放勋 时间:2007-07-03 22:18:14
  沙发~
作者:conan007 时间:2007-07-03 22:22:52
  伊祁,我来坐你的沙发:)
作者:骑车赶火车 时间:2007-07-03 22:31:54
  莫非这个是好熊专家版
  天下第一大经
作者:南山逸士 时间:2007-07-03 22:53:51
  发一个和三套车老兄的对话,言不及义,见笑:
   南山逸士:我看老熊没有更新
   三套车 :是啊,好熊大概是要慢慢帖,帖他若干年那,哈哈
  南山逸士:这家伙历来做事不彻底
  南山逸士 : 周易、孟子都没完
  三套车 :为什么好熊说不喜欢“孟子他说”了?
  南山逸士 :相比春秋来说的吧 。孟子比较恶搞 。但是我欢。
  三套车:但我以为,其“颠覆”之态,一脉相承啊,哈哈
  南山逸士:我从来没见过有人把枯燥的经典解读得如此妙趣生
  三套车 :没办法,读好熊,只一眼就喜欢了
  三套车:这是一个将经书读破了的家伙
  南山逸士:读破
  三套车:是的,呵呵
  南山逸士:真正读通
  南山逸士 :不二遇之奇人
  三套车:古往今来,在经书里皓首穷经多矣,似好熊者寡!
  三套车:同时欣赏熊对西方思想史的了解
  南山逸士:不通诸经,难通一经。不通西方,难通东方
  三套车 :认同 三套车:为国学而国学,可怜可悲
   南山逸士 :对经典的误读如何理解? 夸张些说,汤一介提出的解读古典要具有时代精神也是误读 。
  三套车:认同熊说的,经典本身就不是为史学、为史实的,为政治正确!所以,可以为一时的需要而“误读”
  南山逸士:对经典的误读其实就是其“时代精神'
  三套车 :是的 今人又如何可以准确地抓住那“一瞬间”的历史? 南山逸士:论语所谓举一反三,应该是提倡悟性,而不需要说的太直白 。也是传统的神秘性
  三套车:其实,熊也只是在努力接近历史“事实”
  南山逸士:这点熊有感慨 。大概叫做历史学家的责任,大众的逆鳞 。对好熊本人来讲就是知音难觅吧
  三套车 :“举一反三”,是中西学统的最大差异之一
作者:黯淡的温暖 时间:2007-07-03 22:55:14
  作者:南山逸士 回复日期:2007-7-3 22:53:51 
    发一个和三套车老兄的对话,言不及义,见笑:
  ——————————————————————————
  好熊该美得睡不着觉了~:)
作者:santaoju 时间:2007-07-03 23:00:18
  
  哈哈,南山兄弟,似不完整哈~~~~
  
作者:黯淡的温暖 时间:2007-07-03 23:04:57
  《春秋经》开始于鲁隐公不过是孔子“力所能及”罢了,此中似乎并无深意。iii
  ——————————————————————
  哈哈,我同意这个观点~
  
  
  不过,想想一部编年史竟是这样的主要依靠“听老人讲过去的故事”而成书,难免让人感觉怪怪的。
  ——————————————————————
  很正常吧,有什么怪的?孔子写春秋没想到后来成为经吧?
  
  我是来捣乱的~:)
作者:黯淡的温暖 时间:2007-07-03 23:07:33
  作者:eastime 回复日期:2007-7-3 18:52:53 
    作者:黯淡的温暖 回复日期:2007-7-3 13:11:48 
      啊~~~~~~~~~~,小e! 你来的真是时候!
      实证经济学为什么用positive 这个词?
    ~~~~~~~~~~~~~~~~~~~~~~~~~~~~~~~~~~~~~~~~~`
    温暖在苦读经济学?^_^~
    
    我一直以为这是积极的意思~~~
  ——————————————————————
  皑皑,我也是这么以为所以不明白呀~~~~~~~~
  
  唉唉,你手头若有萨的经济学,就知道我才看了几页了...:(
作者:黯淡的温暖 时间:2007-07-03 23:09:50
  小e真好啊~
  回答问题都附带赠品的:)
  谢谢啦!
楼主好熊熊逸 时间:2007-07-03 23:17:25
  作者:黯淡的温暖 回复日期:2007-7-3 22:55:14 
    作者:南山逸士 回复日期:2007-7-3 22:53:51 
      发一个和三套车老兄的对话,言不及义,见笑:
    ——————————————————————————
    好熊该美得睡不着觉了~:)
  =================================================
  恩,果真美得睡不着呢~
  还好这些表扬不是温暖妹妹和conan妹妹说的,否则我就至少会一连失眠一个月了~ ^-^
作者:santaoju 时间:2007-07-03 23:20:13
  好熊曰:好熊有疾,好熊好色!
作者:南山逸士 时间:2007-07-03 23:35:54
  作者:santaoju 回复日期:2007-7-3 23:00:18 
    
    哈哈,南山兄弟,似不完整哈~~~~
  =============================================
  发后半段:
  三套车:很好奇好熊的经历 。
  南山逸士:神秘人物。
  南山逸士:更新了,看完讨论好不好?
  三套车:好
  南山逸士:看完了。
  三套车:似距正题还远。
  南山逸士:好像几种说法都难以自圆其说 。
  三套车:哈,等好熊给答案:)
  三套车:刚开始看杜车别的:明朝的灭亡原因和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的超前发展 。
  南山逸士:我没看 。
   南山逸士:好熊不会给答案的。
  三套车:但好熊会给一个逻辑关系。
  南山逸士:我看就是翻译了许多古书 。
  三套车:哈哈,罗列疑问,然后进行逻辑梳理?
  南山逸士:存而不论,述而不作。一贯如此。
  三套车:但“大义”已在其中 。
  
作者:eastime 时间:2007-07-03 23:49:33
  作者:黯淡的温暖 回复日期:2007-7-3 23:07:33 
    作者:eastime 回复日期:2007-7-3 18:52:53 
      作者:黯淡的温暖 回复日期:2007-7-3 13:11:48 
        啊~~~~~~~~~~,小e! 你来的真是时候!
        实证经济学为什么用positive 这个词?
      ~~~~~~~~~~~~~~~~~~~~~~~~~~~~~~~~~~~~~~~~~`
      温暖在苦读经济学?^_^~
      
      我一直以为这是积极的意思~~~
    ——————————————————————
    皑皑,我也是这么以为所以不明白呀~~~~~~~~
    
    唉唉,你手头若有萨的经济学,就知道我才看了几页了...:(
  ~~~~~~~~~~~~~~~~~~~~~~~~~~~~~~~~~~~~
  萨是新古典主义经济学,现在经济学的重点似乎转到行为经济学的方向上去了~
  ps,我觉得温暖应该问好熊,他的经济学功力决不在春秋之下~~~^_^
作者:坏熊出没哦 时间:2007-07-04 01:23:21
  负重的沙发,小e的板凳~
  
  顺便多谢小e有关积极经济学的解释,Postitive我学过,就是积极....
作者:坏熊出没哦 时间:2007-07-04 01:38:24
  作者:黯淡的温暖 回复日期:2007-7-3 23:04:57 
  ........
    我是来捣乱的~:)
  ----------------------------------------
  熊掌努力握一下温暖妹妹的素手,抹去泪水:找个知音不易啊~
  
作者:形胜在吴头楚尾 时间:2007-07-04 05:30:14
  好熊文风有改进.少了一些调侃,多了几分严谨.
  
  文章内容本身尚待研读.
作者:形胜在吴头楚尾 时间:2007-07-04 05:32:48
  ...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代表90%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左派则一定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将右派打倒。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认真的演习。有些地区(例如北京市),根深蒂固,一朝覆亡。有些机关(例如北大、清华),盘根错节,顷刻瓦解。凡是右派越嚣张的地方,他们失败就越惨,左派就越起劲。这是一次全国性的演习,左派、右派和动摇不定的中间派,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结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还是这两句老话...
  
  -------- 毛泽东给江青的一封信(1966)
作者:形胜在吴头楚尾 时间:2007-07-04 05:38:52
  我最近看了一点吴思的东西,发觉好熊在借鉴吴思的一些治学方法.
  
  但是我个人认为吴思的东西基本都是伪学.这个说来话长.
  
  而所谓"潜规则"的发现,决不是吴思的什么创见吧...一部儒林外史,不是把这个现象发掘的非常明白么?
作者:形胜在吴头楚尾 时间:2007-07-04 06:00:48
     当初,一代代的经学家与政治家们不断在以虚构的历史来影响时下的政治,他们对经籍的探微求玄往往求之越深则失之越远。在“惟一正确”的意识形态指引之下去研究这种意识形态本身,这一工作在中国历史上持续了两千年之久,于是,一片片的玉石与金线在无数人的精心打磨与织造之下成就出一袭精美绝伦的金缕玉衣,夸张地包裹起了圣人的尸体——那是一具存在于所有人信念中的圣人的尸体。可以联想一下实际发生的事情:我们对出土的那件金缕玉衣的关注和赞叹不是大大超过了对中山靖王本人的热情吗?
  
  ==========
  这段比喻我觉得很难得贴切.
  -- 金缕玉衣是一件艺术品,人们欣赏它是从艺术史的角度,当然金缕玉衣还具有文物价值;刘靖的尸体具有法医考古学的价值.这根本是两样东西. 换言之, 衣服和死人的关系 跟 经与传(包括历代注疏)的关系 并不吻合.
  -- 用死尸来类比经,其感情色彩过于偏激.
  -- etc
  
  其实我觉得好熊可以从"文化生命"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以"春秋"为代表的"中国儒家文化"在人类进化过程中已经失去了生存上的合理性,不具备先进性,该象大熊猫,白暨豚那样走入"文化博物馆"了.
  
  进化的观点,来看这个问题,比较生动形象,且反映问题实质.有哪一个文化不是在变化,发展?西方对经典的解读何尝不是常读常新?何尝不是"六经注我"?何尝不是曲折,反复?
  
  如果好熊能够做出一个中西文化比较的研究,把中国文化在发展中的特别历程揭示出来,并且把西方文化的发展中的必然的先进性揭示出来,那这本书一定会大有可观.
  
  
  ======
  
  另外好熊所指的“惟一正确”的意识形态,似乎十分相信皇帝老子就是从出生到死,从来就不犯迷糊,知道自己要持有什么意识形态.
  
  当然你要把这意识形态定义为"维护统治阶级的根本利益",那我恭喜你,你跟吴思先生殊途同归了.
  
  ======
  祝好熊写出好东西.能够经得起涵咏,能够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著作.
作者:形胜在吴头楚尾 时间:2007-07-04 06:20:31
  更正: 刘胜的尸体具有法医考古学的价值
  
  ======
  
  好熊这段话,我觉得很有意思.
  
  因为去年看中医书籍,里面很多都是注重"数".中国人以前也象希腊人一样把"数"给神秘化.比如有一种中药的服用剂量,是每次55丸.尽管这个丸子重量总会小有参差,但是医家强调这55乃1+2+...+10的所谓大衍之数,所以服用丸子的重量不重要,这个数目才是重要的.这是不是把数神秘化,我不敢轻易下结论.但是在汉朝,未必没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把这种"术数"的技术拿来泛化.这样一泛化,可能正确的东西就成为谬误了,还坏了中国"术数"的名声.人的思维往往有以偏概全的倾向,总希望把自己的知识的使用范围推广一点,有的时候,这种迷雾往往会掩盖事物本身中合理的成分.
  
  其实希腊人把数神秘化,偶像化的程度要超过中国人.有一派希腊哲人认为,"万物皆数",不知好熊对此如何评述.
  
  或许咱们今天的国学衰微,责任不光要死尸来负担,而且也要我们这些开棺掘墓的后人,不要光把眼光放在金缕玉衣的光怪陆离或者现实价值上.
  
  =========
  
     不知道孔子有没有想到,他这《春秋经》的开篇第一义竟成了开篇第一大难题,研究者越多,答案也就越多,很多答案都可以自圆其说却难以证伪其他说法,更让人心生恐惧的是:随着研究的深入,这类答案竟大有越来越多的趋势。汉人相信孔子的《春秋经》是预先为汉朝制订宪法,对之犹为推重,加上谶纬流行,大家恨不得把经书的每一个犄角旮旯都挖掘出无限深意才好。《春秋经》上启鲁隐公,下迄鲁哀公,共历鲁国十二君,二百四十二年,在一些汉代经师眼里,这些数字显然是不可小觑的。王充在《论衡·正说》里给我们展示了当时的这一典型学风:有人讲《春秋经》,说鲁国十二君,这个数字和一年十二个月相当,这是效法天数呀,总共二百四十二年,有人解释《春秋》记载的二百四十二年,说上寿九十年,中寿八十年,下寿七十年,孔子是根据中寿年数的三代而作《春秋》的,三八二十四,所以是二百四十年。王充很较真,问:“就算三八二十四,可是,242-240=2,这还差着两年呢?”——是呀,如果说这些数字当真含有什么深意的话,这两年之差肯定不该被忽略过去。
作者:形胜在吴头楚尾 时间:2007-07-04 06:23:53
  我声明一下哈,本人不是来砸场子的,也没这个功力.就是瞎发几句议论.
  
  希望熊先生,各位爱护熊先生的读者不要误解.
作者:形胜在吴头楚尾 时间:2007-07-04 06:26:18
  熊先生的意思是不是可以这么来类比一下.
  
  孔子给后世知识分子造了一只饭碗,而后代知识分子呢,包括历代帝王,其实关注的并不是这个碗,而是按照帝王的脾胃,按照知识分子与统治阶级双赢的原则,来制造合适的菜肴,放在这个碗里面。帝王们当然是尽情享用,而知识分子也能吃点残羹冷炙。但是台下的老百姓看到的却只是这只年代久远的神圣的碗,他们却没有饭碗,只能在土里面刨食。
作者:santaoju 时间:2007-07-04 08:11:28
  每天这里报一到
作者:conan007 时间:2007-07-04 08:17:30
  啊~形胜终于到这里来啦,不用到周易江湖那个坛子里去找啦:)
作者:土豆也有理想 时间:2007-07-04 08:18:20
  哈哈,形胜的沙发。
  
  又见形胜,倒是有了几分亲切感
作者:conan007 时间:2007-07-04 08:25:48
  土豆豆,你不但没坐上形胜的沙发,你连他的板凳都没坐上:)
作者:伊祁放勋 时间:2007-07-04 08:49:39
  我滴妈呀~这下没得看了,牛人来了……
  就等着看原创思想拷贝内容吧
作者:conan007 时间:2007-07-04 09:01:10
  TO:伊祁
  伊祁你怎么这么不友好呢!想我昨天寻寻觅觅好久才在周易江湖里找到了形胜一点点痕迹,你今天想把他气走吗~
  
  TO:好熊
  清晨来又把这几天你更新的内容通读了一遍,唉,都是读书,好熊你怎么能发现那么多问题呢?差距啊~好熊,我代表月亮嫉妒你~
作者:伊祁放勋 时间:2007-07-04 09:10:19
  我错了,我犯了先入为主的错误:(
  只是一进来看到一长串,我心里就突突直跳,怕没有文章看。这毕竟是连载中啊,找正文找不到多痛苦。
  给形胜兄道歉……
  坐conan mm沙发~
作者:稼轩之友 时间:2007-07-04 09:52:18
  形胜兄如果是持这样的态度来讨论问题,我们倒真是应该热烈欢迎的。
作者:坏熊出没哦 时间:2007-07-04 10:01:42
  Conan妹妹在周易江湖里面喊魂似的终于收到了实效,无限景仰ING
  
  唯一不见玫瑰熟悉的身影
  
  如果我们能忘记Carol Cheng的话~
作者:土豆也有理想 时间:2007-07-04 10:13:25
  作者:conan007 回复日期:2007-7-4 8:25:48 
    土豆豆,你不但没坐上形胜的沙发,你连他的板凳都没坐上:)
  
  ==========================================================
  啊呀呀,被抢了。
  不过conanMM的沙发更好啊。
作者:Yangk2005 时间:2007-07-04 10:11:35
  看我有没有土豆的沙发
作者:conan007 时间:2007-07-04 10:19:18
  作者:坏熊出没哦 回复日期:2007-7-4 10:01:42 
    Conan妹妹在周易江湖里面喊魂似的终于收到了实效,无限景仰ING
  ```````````````````````````````````````````````````````````````````````
  坏熊,你以为光是我那几声喊魂就有用吗,我昨晚包了专机赶到少林寺去找了释永信,做了一晚上的法啊~所以大家一定要珍惜形胜这次重出江湖,谁把他气走了我跟谁急!
作者:土豆也有理想 时间:2007-07-04 10:50:25
  不过,想想一部编年史竟是这样的主要依靠“听老人讲过去的故事”而成书,难免让人感觉怪怪的。
  
  ==========================================================
  口述历史的很多啦。让我想起《根》里面,亚历克斯最后找到祖先也是根据一个老黑人讲了很长的故事。
作者:坏熊出没哦 时间:2007-07-04 11:04:48
  土豆的沙发
  Conan的板等
  .......
  谁的楼上?
作者:Yangk2005 时间:2007-07-04 11:05:34
  问题是那个老黑人不是圣人,所以没有人去和他计较真假,孔子可是做了几千年的圣人啊,当然后学们猜测他的每一句话都别有深意啦
作者:棒子粗大 时间:2007-07-04 11:09:29
  要不有人说中国文坛最能耍流氓的是北京,湖南和陕西了!
  
  刚说完,北京的楼主就出来证明.
  
  下面有三个故事,来说明他们是怎么流氓的:
  1,一个北京流氓进了茶馆,发现有个烟袋不错.临走的时候就随手拿了,而旁边烟袋的主人看见了,很不高兴,又不敢发火,"先生,您拿的烟袋是我的啊!"
  北京流氓看见了,一瞪眼,"烟袋是你的?有什么证明呢?"
  "是我拿来的,别人都看见了啊!"
  "你拿来的?你叫它一声,它答应吗?"
  "这个烟袋确实是我的,对了,您看上面还有我刻的名字呢?"
  "哎?你这个人怎么不讲理,我的烟袋你怎么能刻上你的名字?"
  
  北京人就是这样讲歪理的,例子还有对高考分数的辩解,对自己不劳而获得更是如法炮制地讲歪理!
  
  2,湖南人
  一个湖南流氓进了茶馆,发现一个水烟袋不错,临走的时候就准备顺手牵羊,结果被烟袋的主人看见,"你怎么拿我的水烟袋呢?"
  湖南流氓一瞪眼,抡起拳头"烟袋就是我的."
  "可别人都看见是我带来的啊!"
  "混帐,你看这个烟袋在我的手里拿着多顺手,就说明是我的,你找死吗?"
  于是,湖南人得到烟袋.
  湖南人讲蛮理.
  
  3,有个陕西流氓带着自己的老婆进了茶馆,发现一个烟袋不错,临走的时候就准备顺手牵羊,被物主发现.
  烟袋的主人很胆怯地说:"老大,这个烟袋是我的."
  "是你的?不可能"流氓说,"你问我老婆,我是不是拿着烟袋来的?"
  流氓的老婆在一边,"对对对,这个烟袋是我们带来的"
  流氓挽起袖子,瞪着眼,"还是你的吗?"
  物主就再没敢声张.
  
  陕西就这样讲霸理,不信的话,你们谁敢去陕西看足球和篮球.
  
  发个帖子给楼主北京人助兴啊!
  
作者:坏熊出没哦 时间:2007-07-04 11:19:34
  看不出来北京人楼主居然有强占别人烟袋的癖好啊
  
  楼上的继续爆料,继续助兴
作者:伊祁放勋 时间:2007-07-04 11:24:53
  忽然发现已经红脸了,大家鼓掌!
作者:一头母熊 时间:2007-07-04 11:31:00
  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件事情是比读书更快乐的话,那一定就是读熊逸的书了。^_^
作者:conan007 时间:2007-07-04 11:39:11
  熊嫂又来啦:)
作者:一头母熊 时间:2007-07-04 11:42:46
  拿板凳,过来学习学习~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71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