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毅为何狠批粟裕(转载)

楼主:杜镛 时间:2008-07-14 17:51:00 点击:7377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党内的对错误路线和犯了错误的人的批评一般分作两种,一个是狠批,一个则是真批。狠批往往要说过头话,但是,触及的是皮肉,真批不见得有什么恶狠狠的副词,不过却是触及灵魂,直接打到骨头上。这里面的奥妙研究起来也是满有意思的,我试着来解读一下吧,也是一家之言。
  
   先说陈毅和粟裕之间的那次狠批,陈粟是公认的最好的搭档之一,比之林罗、刘邓、彭习丝毫不逊色,粟裕崭露头角的是在新四军北渡之后,那次号称是“哀军北渡”,是新四军最有名的战略转移,没有那次北渡,就没有后来华中那样一片大的根据地,党内的新四军的山头也就不会成事了。到了泰州城下,韩德勤、李明杨、陈泰运三股势力,哪一个都比陈毅的大,陈毅他们去江南被老百姓称作四将军,陈毅就自我解嘲的说从哪个方面算都是老四,日本人老大,占着南京,韩德勤老二,占着兴化,李明杨老三,占着泰州,日寇有十一万驻屯军,韩德勤有七万精锐,李明杨也有五万,新四军一共七千人,郭村战役开始时,陈毅暗中写好了给叶飞、管文蔚的悼词(也是一首诗,后来失传了),连刘少奇都被陈毅给骂到里面去了,然而这一战打败了李明扬、李长江兄弟,几乎拿了泰州,这时候粟裕还没有露面,等到和韩德勤交手的黄桥决战时,粟裕的威风打出来了,韩部两大主力都出动了,一个八十九军,两万多人,一个独立第六旅,号称梅兰芳部队,清一色的花机关,旅长居然是中将,三千多人,韩德勤要七天进驻黄桥,粟裕受陈毅全权委托,下了最后的决心,用叶飞单打独六旅,陶勇坚守黄桥,陈毅说粟裕:“你是风险越大,胆子越大,干劲越足。”结果呢,独六旅旅长翁达中将自杀,八十九军军长中将李守维中将淹死。
  
   陈粟的黄桥战役其实是日后孟良崮等多次战役的基础,粟裕从这时候开始逐渐走向名将行列,在他上升的阶段里,陈毅所起的作用无疑是积极的,可以说没有陈毅的大胆使用和放手任用,粟裕没有后来那么显赫的战功,至少不会那么得心应手,陈粟二人的肝胆相照赢得了他们战争生涯中的一个辉煌接着一个辉煌。
  
   然而到了一九五八年,风云突变,这个履立奇勋的大将粟裕走了麦城了,这也是陈粟历史关系遭到最严重的一次考验。这件事表面上看是国防部和总参的工作上的隶属关系的不明确和粟裕在工作中的“失误”所致,其实是毛泽东带头整顿新四军系统的一次有计划的斗争,毛泽东曾经说过这样的评价:“新四军,人不多,功不大,毛病不少,尾巴时不时的就翘起来,不整一整不行呢。”毛泽东对新四军系统出身的干部的敏感是党内素来有名的,具体的也可以看我的旧作《毛泽东整理新四军内幕》一文,这次出面的一年后被打倒的黄克诚大将以及彭德怀、聂荣臻,毛泽东给会议定的调子就是要烧一烧粟裕等人身上的“骄气”,在这个基础上团结起来。于是,大家就可以想见会议应该是如何开展的了,作为新四军的军长、华中根据地的创建者陈毅,粟裕的一直的老上级,他能不知道毛泽东的用心吗?
  
   陈毅和毛泽东的渊源很深,和朱德、林彪的渊源也很深,对于井冈山的革命,陈毅有一半发言权,他作为旁观者不是不知道历史上的毛泽东是怎么回事的,也因为自己和毛泽东的矛盾一度激化更使得他对毛泽东的手段、思想看的很清楚,至少比之刘少奇、彭德怀等人清楚,这在文革中陈毅的怀仁堂的著名“黑话”中就可以看到了。没有哪一个人敢说延安整风的事情,唯独陈毅点了出来,也没有人敢对毛林结盟说三道四,也是陈毅点了出来,不说不等于不知道,但是说了则表示一定知道的很清楚。这次批判粟也是陈毅号准了毛泽东的脉搏。
  
   陈毅外号“陈爽子”,内里的心机却并不是一般人可以窥测到的,陈毅如果不狠狠的出面抨击粟,那么粟只有更惨,正因为作为他的最了解的上级出马了,人们对粟才稍可放过,假设陈毅为粟评功摆好,或者为粟鸣不平,那不是帮了粟,而是害了粟。毛为何选择黄克诚作为主持人?不惟黄是秘书长,黄也在新四军工作过,一个山头分裂才是最高喜欢看到的,假如团结的紧紧的,那么下场可想而知。陈毅不说狠话,不说过头话,不显得他和粟当时的绝情,斗争是不会结束的,只要陈有左袒的动作,马上就会升格为路线斗争。所以,陈那时候说的那些话粟显然是非常理解的,陈毅在毛泽东做了可以的表示后,为粟排解了一番,讲了粟的功劳,粟在六十年代初期曾经对张震说过:“陈老总关键的时候还是陈军长。”请注意这两个用词,一个是老总,一个是军长,显然粟还把陈毅看作当年那个荣辱与共的新四军军长了。另外一个佐证就是陈粟后来结成了亲家,如果真的是触及的灵魂或者骨头,两家就是再虚伪再做作也没必要演出这么一出戏给大家看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狂欢的马甲 时间:2008-07-14 18:53:45
  保命
作者:万水千山2008 时间:2008-07-14 19:19:24
  【搜Q军情网讯】:  陈毅要求“淡化粟裕”,并让粟裕“吃屎”的事可是广为人知了。另,有的网友说了下面的事:会议组织者称粟裕是饶漱石的帮凶,1943年在淮南黄花塘批斗陈毅,赶走陈毅。事实上,当时粟裕根本就不在黄花塘,由于苏南地区在“反清乡”斗争中吃了亏,日伪便能集中全力扑向粟裕所领导的苏中地区。因此斗争形势十分严峻,在1942年到1943年间,苏中军民与日伪打仗有一千余次,平均一天要打三仗。粟裕是在取得“反清乡”斗争胜利之后,去看望生病住院的刘炎同志时,才知道黄花塘曾发生一场“整陈毅”事件。但是,扩大会议的组织者仍不放过粟裕,认为粟在前方,屡打胜仗,给饶漱石提供了一个“安全稳定”的“批斗陈毅的环境”,“间接地支持”了饶漱石。
  
    邓小平、彭德怀、聂荣臻、叶飞批斗粟裕,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恩怨”。而上面的恩怨明显是陈毅的“专利”。所以我想,这里所说的“会议组织者”是陈毅。
  
    陈饶有不共戴天之仇,除上面的“黄花塘事件”外,再一件就是1948年5月陈毅被排挤出三野,可名之为“城南庄事件”。这里面有刘少奇和饶漱石捣鬼。刘饶对陈毅的评价都不高,都是主张把陈毅调走的。
  
    饶漱石曾表扬粟裕是模范布尔什维克,在工作中也全力支持粟裕。
  
    刘少奇则说过:“陈毅在山东,很多有能力的干部他没有充分用起来,很多事情他揽在自己一个人身上,结果这些事情没有做好。”
  
    这时陈毅被调走,在给中央的电报中说过:毫无企图留部队之意并望将来能随军入川。后来打完渡江战役,陈毅遂向中央提出率三野“入川”,二野留华东。表面上的说法是“二野以前吃的苦太多,这次就照顾一下二野,让他们留在繁华的华东吧”,实际上是为自己打算,避开饶漱石。
  
    虽然粟裕“二让司令”,但陈毅是决不会“感恩戴德”的。因为粟裕再“让”,也是陈被调走的受益者,这一事实无法改变。甚至就算粟裕坚决主张“留下陈毅”而毛泽东最终同意,陈毅仍然会是恨粟裕的。因为陈毅如果写个战役计划,事先未与粟裕商量过,在毛那里就通不过,这一事实也无法改变。二淮失守后,陈粟会师,陈毅曾以个人名义给中央写电报,结果中央不放心,竟然来电询问陈毅是否跟粟裕商量过,待陈毅回电说“与粟商量过了”,中央才复电“计划很好”,这就很能说明问题。
  
    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流凸于岸,流必湍之”。只要粟裕强过陈毅,只要中央重用粟裕,那么无论粟裕怎么“二让司令”,怎么尊重“陈军长”,怨恨都是无法避免的。要避免,只有一个办法:把陈毅压下去。一名人才,只有把庸才压下去才能永除后患。否则,无论你是如何的“谦让”,如何的“尊重”,都是治标不治本,都是无济于事的。
  
    粟裕在这种人际关系的处理上,显得过于忠厚了:在我党内部,真正的生存法则是“做不成朋友,就做敌人”。既然陈粟矛盾无法化解,那就别再步步退让,相反,应该直接把他压下去。
  
    一如林彪对陈光的毫不留情一样:将二人昔日的情谊丢个干干净净!为此不惜采用批斗的手法,陈光也成为我军史上的一个冤案。林彪并非如林派所说,解放后才做政客的,冰冻三尽,非一日之寒。就如同毛不是解放后才“权术太重、独裁专制、瞎指挥”一样。解放前后的林彪,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别。就如同解放前后的毛泽东并无本质差别一样。
  
    这就是中国的国情,中国的军事是很难做“纯粹的军事”的。一将功成万骨枯,而这里的“枯骨”不光包括敌人的,也包括我内部于己不利之人。
  
    古人讲:骐骥之局促,不如驽马之安步;孟贲之狐疑,不如庸夫之必至;虽有尧、舜之智,吟而不言,不如喑哑之指挥。
  
    这也算是“厚黑学”吧!林彪是此间高手。而粟裕在“陈粟裂痕”无法修复的条件下,仍然“二让司令”,实是养虎为患、自取灭亡之举。这与以前与张鼎丞的互相谦让是有本质区分的,当时的谦让令二人更加友好。
  
    其实这不是“智商”问题,并不是说“粟裕对于自己这样做会留下后患”毫无思想准备。而是说“性格即命运”。不同的人,在面对相同的事件时,所做出的反应不同。
  
    -----------------
  
  
作者:万水千山2008 时间:2008-07-14 19:21:48
    附:陈毅在1958的表演
  
    1、对于粟裕以前的战功,自然也是能抹则抹。若干军史出版物把解放战争中明明是粟裕提的重要建议和他指挥的重搜Q军事行动,笼而统之地改写成“华东野战军”、“华野首长”。解放战争中粟裕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代理华野司令员兼政委职务,有些正式出版物根本不提。1958年原华东军区和华野的主要负责人,在苏中有的县提及粟裕和“七战七捷”的信件上正式批示:“这并不好,也无必要”。也就是说,粟裕指挥的,曾经得到毛泽东高度评价的“七战七捷”,由于粟裕有了“错误”,也就被从历史上抹去了。
  
    2、1958年,粟裕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被批判,做了多次检查均不能过关,在被威胁如果再不检讨过关就要按敌我矛盾处理的情况下,粟裕屈服了,被迫把别人扣到他头上的屎(比如资产阶级野心家)都统统含着眼泪吃下去。陈毅看到此情此景,居然大声叫好:“粟裕同志勇敢吃屎的态度很好。以前我对粟裕同志不肯吃屎的态度很不满意。现在他已经当着大家的面吃屎了,我表示欢迎。我现在对粟裕同志没有意见了”。
  
作者:林中无语 时间:2008-07-14 19:27:09
  一如林彪对陈光的毫不留情一样:将二人昔日的情谊丢个干干净净!为此不惜采用批斗的手法,陈光也成为我军史上的一个冤案。
  
  LZ,读读历史再说,陈光是谁害的?
  肯定不是林总,是另一位元帅,
作者:扛着鸟枪打太阳 时间:2008-07-14 19:53:10
  呵呵
作者:95层口罩 时间:2008-07-14 19:55:55
  万水千山2008说得好啊
  陈粟的关系绝对没有杜镛说得那样好
  而且饶开小姚同志谈陈粟,根本就没意义
  
  黄花塘事件是陈粟命运的第一个转折点
  事后陈一直被饶压着,而粟逐渐开始走上坡路
  而高饶事件是陈粟命运的第二个转折点
  事后陈扬眉吐气,日益受宠,而粟的日子是一天不如一天
作者:Mach5 时间:2008-07-14 20:21:37
  粟裕指挥的,曾经得到毛泽东高度评价的“七战七捷”
  --------------------------
  陈毅当时有这么大能量吗?陈毅当时在军队一个实职都没有-这也是粟迷们认为陈不该授帅的原因之一--粟裕可是军科院的头头,军科院对于评价战史还是很有发言权的。
  
  还有一点,陈去世后, 他的夫人想出他的诗集都不能够,最后还是自己找人打印了若干本送人。陈要是能操纵宣传机器的,何至于此?
  
  
  1958年原华东军区和华野的主要负责人,在苏中有的县提及粟裕和“七战七捷”的信件上正式批示:“这并不好,也无必要”。
  -----------------------------
  这个好像是《粟裕传》上的说法,首先那个“主要负责人”是不是陈毅?其次那些信件里面写了一些什么东西根本就没有交代,让人如何评论“这并不好,也无必要”的对错?
作者:飞过海吻你 时间:2008-10-12 02:41:54
  lz 不厚道啊 写一点就没影了
  应该展开 拿出 证据 或者 分析啊
  听凭那么多质疑就不管了啊
作者:千山骨 时间:2019-02-10 23:08:47
  不懂政治,不知历史事实的人,在这里瞎说。
  ——————
  1、谁在整粟裕?是老彭整的粟裕!一群人竟都不知道!
  彭整粟,其矛盾点在总参与国防部的权力之争!
  2、整粟的背景是什么?
  也就是说,整粟总得有理由——哪怕是编的。
  没有毛的支持,单靠彭,最多穿小鞋,整不倒粟。这个背景是中苏关系,及粟全面学习苏联的参谋制度、主张参谋工作正规化,这从业务上来说是不错的,但粟过头了。因为当时苏联想在中国驻军,中国没同意,苏联就说向中国派干部,从1954年开始,粟接收了不少苏联的参谋人员到军队任副参谋长。开始关系好、苏联来的副参谋长少,这事没突出出来,后来规模大了,与苏联关系恶化,粟的错误被提出来了。
  今天谁也不知道粟当时是怎么想的,为尊者讳,正式出版物中要么一笔带过、要么根本不写;粟本人则含糊其词,不提这茬。
  3、彭借粟的这个缺点,要把粟打成叛国的反革命,毛是有批有保的态度,没有明确方向,要求先在内部进行思想斗争,而且批斗会不让彭主持。
  在那样的背景下,陈这样的政治老手,避重就轻,压根没提粟在总参搞的那些事、粟和苏联人的关系、总参与国防部的关系,而是专门批粟的人品问题,这明显是在保粟。

  4、无脑的人,可能连党员都不是,连个主任科员级别都没混上。
  哪怕有一丁点政治经验,也不会瞎说。
  就连基层政治圈,也会弄个什么“批评与自我批评”活动,写入党申请书的时候、都会写对自己的认识、包括对自我缺点的批评,在这些场合与文件中,你不自我批评不行,可是,你要是自我批评到实质问题、你那是自寻死路;因此,大多数聪明人的自我批评,说的都是工作经验不足、性格有些急躁之类关系个人性格、品质方面不重要的问题。
作者:龙在天2019 时间:2019-10-20 14:58:08
  栗裕在华野打的如鱼得水,如果说与第一主帅陈毅合作不好,茅盾重重,能这么大成就打死我都不信。二让司令我宁愿相信是粟裕是打心里尊重陈毅,结成亲家,肯定是对陈毅假批真保心领神会,某中原政委才是真忌妒要整粟抢淮海战功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