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如其名的黄奇逸和他的《历史的荒原》

楼主:shanghoo 时间:2009-05-17 09:25:00 点击:966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想聊聊黄奇逸先生的《历史的荒原:古文化的哲学结构》(初版:巴蜀书社,1995年;修订版:巴蜀书社,2008年)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时间。这些天工作上事情太多,以至于连业余看书的时间也几乎没有。趁着坐班车的空隙,我抽空看了一本北京学者张岩的《审核古文尚书案》。在赞叹张先生直指阎若璩判断古文《尚书》为伪书的论述失当的精彩辩驳时,我想起了黄奇逸和他的《历史的荒原:古文化的哲学结构》。正好该书的修订本出版,赶忙在网上购了一本先睹为快。
  
   黄奇逸先生是我在川大历史系读书时的老师。很可惜的是我们读书时的十几年前,他没有给我们开课。记得那年大四,一位个子不高的戴眼镜的中年老师来到我们寝室,找我们那几位工作有了去处的同学饮茶摆龙门去了。这位老师就是黄奇逸老师。我因为考研失败工作无着落而心情不佳,和其他几位落榜同学喝闷酒去了。因此我也就无缘得识黄老师,聆听他的独特见解。那时我就听同学说,黄老师是当时川大的老讲师,他声称不申请高级职称,他觉得自己的学问完全可以做教授。据说他从不参加系里的会议,甚至一度也不上课,系里也找不到他人。他喜欢每天拿着本书到九眼桥附近的茶馆,或看上半天,或找同学朋友聊。他的一本大作因为找不到赞助而无法出版。从此,黄老师特立独行的形象深印在我脑海里。
  
   毕业后,我从同学那里知道他的那本大作——《历史的荒原》终于得以出版了。因为书写的是先秦的历史与文化,我当时正准备着再次考研,关注的重点是唐宋以后的历史,因此也没很在意他这本书。等1996年到了复旦读硕士,上了有关古文字和先秦典籍的课程,想起大学同学说过黄的书有推翻旧体系的能量,于是向出版社邮购了一本(当时书店没有卖,图书馆也找不到)。细读之下,才发觉黄老师的大作新创见的确很震撼人。
  
   黄老师从古文字的起源说起,对中国的文字、经典古籍、诸子的起源、上古的宗教、社会文化等问题进行了很精辟的论述。黄老师最大的创见是关于中国文字学的研究,特别是他关于古文字的起源新说。以前的说法是文字是随着生产生活的发展而产生的,但是黄老师认为中国文字的起源是和宗教密不可分的。他受教于古文字学家徐中舒先生,对文字学有很深的造诣。在该书以及他的《商周研究之批判》中,他对以甲骨四堂为代表的旧甲骨文文字研究体系进行了彻底的否定。据说有人讲:如果他的批判的体系成立,甲骨学就没什么研究的了。这方面我不是专家,但是看了他的相关论述,的确有很大的启示,中国的甲骨学还能有这样的考察角度。可惜,学界对于他的如此大胆的颠覆,却一直保持沉默。
  
   黄老师的大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对先秦典籍的成书过程的新解。他认为,古人并不是像我们现在理解那样有很强的版权意识。古书的形成是有一个不断累加和增减的,各人根据自己的需要而形成不同的古书版本。他对清代以来的古史辨派进行了批判。认为他们对历史的看法过于简单。我当年曾研读《尚书》,受黄老师的启发,对古文《尚书》是否伪书进行了一番分析,初步看法是:古文《尚书》不伪。其实,这个问题,黄老师完全可以再进一步展开论述,可惜他这十多年并未就古文《尚书》问题再发表新的研究。如果像张岩先生那样,对尚书学史的发展会有更大的促进的。
  
   《历史的荒原》涉及的问题太多,黄老师的很多见解充满了新意。因此可以深入讨论的东西也很多。可惜,黄老师没有花太多的精力进行有关的探讨,而是急于构建起理论的大体系。我想,他这么做,大概也是因为之前受马克思等的影响过深而致吧。如果说该书的缺点,这就是它的较大的缺点了。毕竟已经21世纪了,19世纪那种建构大体系的想法似乎已经过时了。然而,就该书提出的许多小问题进行深入探讨,还是可以有相当多的学术创见的。
  
   《商周研究之批判》也是黄老师的一本大作,一直没有出版。他只是在川大学报发表过其提要。这次巴蜀书社将《批判》连同《历史的荒原》一道出版,对于先秦史的研究将是很有益处的。我期望着学界能够好好关注一下这位行如其名的四川学者的创见。
  
  
  
   附:黄奇逸的自我介绍
  
   黄奇逸,1950年7月生子四川井研县,1980年硕士毕业于四川大学历史系徐中舒先生处,现供职于本系。黄某质简寒,奸清谈,枯肠荒肚也能敬陪大羹玄酒早下肚皮的朋友,毕露着锋颖,兴味浓快地侃到月半三更天。黄某发有一定学术影响的论文多篇:《古国族名前“有”字新解》、《甲金文中王号生称与谥法问题的研究》、《诗王风、二南地望辨》、《释沃》、《商周研究之批判提要》、《商周研究之批判辨疑》、《甲骨卜字解》等。后三篇,作者意在建立一个全新的甲金文认识体系,海内外学界已动关注。除本书上、下卷外,黄某还自悲自喜地撰有专著《艺术的平衡》。据说,他还有一部上百万字的社会伦理学著作,但他还不愿宣露书名与内容,怕在专专剪浊除晦的人际关系、社会舆论中又被说成一场是非,故黃某常常稚头拙脑地提醒朋友的一句话是:“我讲的这件事,千万不要给外人说”。虽如此,黄某落入褒贬的闲是闲非偏生最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聊公 时间:2009-05-17 12:16:20
  
  要去找了看看。本文很见风骨。
  
作者:天声人语 时间:2010-05-01 14:59:20
  好文章为什么没有人顶!
作者:秀色天然 时间:2011-06-04 19:25:10
  黄老的另一部分著作更见风骨;商周批判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