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姜、嬴、戎间的族群政治(转载)

楼主:伟大的铎尔衮 时间:2010-02-18 13:06:00 点击:419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楼
  
  从传统先秦文献中,我们对于西周时期的渭水流域所知不多,而且有许多误解。主要原因是,这些先秦文献大多是春秋战国时东方诸国人追述其先祖之作。此时由于华夏形成使得一些历史记忆被改变,西周渭水流域的族群与政治背景也因此被失忆。譬如,先秦文献所见,克殷之后周人在商代原有的政治秩序上,以封建与宗法为骨干对新征服的东土作了些政治安排。在封建制度下,周王与各级诸侯形成严格的阶层化政治结构。
  
   但金文学者早已指出,西周金文中有一不寻常的现象,那就是有不少诸侯自称“王”的辞例。特别是,这些称王的诸侯大多住在王畿所在的渭水流域。学者认为他们是“同周天子并无受封和统属关系的他邦君长,即包括某些以姬姜为姓者的氐羌首领”王世民:
  (《西周春秋金文中的诸侯爵称》,《历史研究》1983年第3期)或者,由某些铭文看来,他们中至少有些是周人克商前后的西方盟友(王明珂:《西周夨国考》,《大陆杂志》1987年 75卷第2期)无论如何,西周金文中渭水流域诸侯称王,说明在西周时当地
  或有不同于东方的政治环境。
  这些称王的例子中,最多也最常被提及的便是“夨王”。夨国遗址已出土于宝鸡汧县一带,根据有关出土与传世器物铭文,许多学者都认为夨为姜姓国王明珂:《西周夨国考》;黄盛璋:《铜器铭文宜、虞、夨的地望及其与吴国的关系》,《考古学报》1983年第3期;尹盛平、任周芳:《先周文化的初步研究》,《文物》1984年第7期。。这又证实了西周时姜姓之族的确在渭水流域有相当的地位。姜姓族的卓越地位,以及他们与姬姓、嬴姓与戎的关系,也表现在一条文献史料上。这条史料见于《史记·秦本纪》,其内容为:大骆(戎人某部首领)的一个儿子“非子”,为周孝王牧马有功,孝王想安排“非子”作为大骆嫡嗣,取代原来的嫡子“成”。“成”为姜姓申侯之女与大骆所生,因此申侯反对这改嫡的事。他对孝王说:
  
  昔我先郦山之女为戎胥轩妻,生中潏,以亲故归周,保西垂,西垂以其故和睦。今我复与大骆妻,生嫡子成。申骆重婚,西戎皆服,所以为王,王其图之。《史记》卷五《秦本纪》。这个史料说明,姜姓申侯与属于戎的秦人之祖累世通婚,如此使得西戎与周王及西方诸侯能够和平相处。如前所述,姬姓与姜姓之族原来可能都出于“戎”,那么这条史料也说明,当姬姓周人与其他类似背景的西方诸侯已完全“东方化”时,他们靠着姜姓与戎人中大骆之族的婚姻,来维持他们与戎之间危弱的联系,渭水流域的政治安定由此得到保障。
  非子一族替周王养马,迁到宝鸡的汧水一带。他们在政治与文化上可能都相当受周人影响。周孝王培植他成为大骆族戎人的首领,显然希望以此控制戎人并抑制姜姓申侯的势力。非子虽然没能成为大骆戎人的继承者,但周王另作了政治安排。他赐给非子“秦”邑的土地,使之成为周的附庸国,并让他继承并恢复对嬴姓之族的祖先祭祀。嬴姓是东方以善畜牧著称的古老氏族。从此,非子一族开始自称“嬴秦”,并假借了所有嬴姓的祖源记忆以及东方的嬴姓近亲远亲,借此遗忘他们的戎人出身《史记》中称:“秦之先帝颛顼之苗裔孙,曰女修,女修织,玄鸟坠卵,女修吞之,生子大业。大业取少典之子,曰女华。女华生大费,与禹平水土(大费)佐舜调驯鸟兽,鸟兽多驯服,是为伯翳,舜赐姓嬴氏。大费生子二人:一曰大廉,实鸟俗氏;一曰若木,实费氏。
  其玄孙曰费昌,子孙或在中国或在夷狄自太戊以下,中衍之后,遂世有功,以佐殷国,故嬴姓多显,遂为诸侯。”这个史料中所称的嬴姓,显然在殷代是相当有势力的家族。其族源传说中“吞玄鸟卵而生子”的说法,也与商人的族源传说相同,这证明他们是与商族有密切关联的东方之族。在西周时,可能这一族人早已没落,因此才有周孝王要非子“复续嬴氏祠”。无论如何,非子出于西戎的大骆一族,该族在渭水流域戎人中有举足轻重的力量,他们应该是西方土著。中国自古有赐姓的制度。由社会记忆的观点,赐姓也表示受赐者得到新的家族起源记忆,因此改变其本身的族群本质。非子从周王那儿得到的赏赐,最重要的可能便是一个东方的、尊贵的家族记忆,以提高本族群的地位。后来,秦人便借着此家族历史记忆,来强调其华夏身份。身为华夏的司马迁采纳这说法,将秦人纳入华夏的大家庭中。。因此,在这华夏西部族群边界形成的关键时期,“华夏”(严格地说是还未完全形成的华夏)与戎的族群边界尚未完全封闭,或者说至少有两个族群,姜姓之申与嬴姓之秦,处于华夏与戎的族群边缘上。
  这种姬、姜、嬴、戎间的族群政治,一直延续到西周末。在周幽王时,又发生改嫡政争。这一次,周王要改的是自己的嫡子——又是姜姓申侯的外孙。结果造成申侯勾结犬戎倾覆西周。周孝王企图更大骆之嫡,以及周幽王改自己的嫡子,所涉及的“受害者”都是姜姓的申侯,这或许显示两代周王皆有意抑制姜姓申侯的势力。再者,在前一例中,申侯以他与戎的关系来威胁周王改变主意;在后一例中,申侯直接联合戎人倾覆周室在渭水流域的基业。这都说明姜姓之族对周王的威胁,来自他们与戎人的良好关系。更重要的是,周孝王希望以秦人的祖先非子来取代申侯的外孙。周幽王被杀,周人退出渭水流域时,秦人又受周王委任收复渭水流域失土。这似乎也说明,至少从孝王开始,周人便有计划地培植秦人的势力,以对抗姜姓与归附姜姓的戎人。因此至少自西周中期起,姬、姜、嬴与戎之间便存在一种发展的、持续的族群政治关系。
  5楼
  
  对周王室而言,这种西方的族群政治关系,对于王室在东方所继承、建立的权威是有损害的。因为以婚姻关系为主要媒介的政治结盟关系,是一种部落联盟式的结合Marshall D Sahlins, Tribesmen (Englewood Cliffs, New Jersey: PrenticeHall, 1968), 56,与“国家”所赖的阶层化、中央化政治结构基本上是相冲突的。当周王逐渐不能忍受这种关系时,直接结合大骆族中的非子一系以对抗姜姓与其他戎人,可能为因应手段之一。最后,虽然周王室在渭水流域的势力,被申侯与犬戎发动的政变铲除,但周人全力栽培的非子支秦人崛起,将渭水流域纳入其势力范围,并完全 “华夏化”。
  室的东迁,以及秦人的华夏化与驱戎,消除了华夏与戎之间最后的模糊界线。“戎”完全成为野蛮人的代名词,华夏西方族群边界也至此完全建立。春秋战国时,戎不但在西方,而且也广泛分布到中原各地。传统的看法多以为这是戎人东窜的结果,我们无法否定这个说法。但另一个可能是:戎的广泛分布,或许是华夏的形成在春秋时达到一新阶段的讯号。在这新阶段,华夏族群自我意识的出现,也使他们意识到许多必须排除在华夏之外的人群(戎)的存在。
  
  虽然在一段时间内,有时华夏诸国仍不愿承认秦人为华夏,但由春秋到战国时期,秦人的族源传说中逐渐加入华夏的成分,而使他们成为毫无疑问的华夏。秦自认为是华夏,西方的华夏开始称更西方的人为氐羌,于是氐羌或氐、羌成为华夏的新族群边界。由战国到汉代,以此为代表的华夏族群边界,又在华夏的扩张下向西推移到河湟地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伟大的铎尔衮 时间:2010-02-18 13:08:06
  甲骨文中没有“周”,但有“戎”,“戎”就是周人最初的称呼,但诸戎不仅仅只有周戎。
  
  请管周人叫“周戎”,用他们原来的名字称呼他们。
作者:Gustaf 时间:2010-02-18 13:28:49
  写了一大堆,可惜有个大BUG。
  
  非子是随造父氏赵的。
  
  嬴秦在恢复祭祀嬴姓祖先之前一直依附拥有相同父系祖先的造父一族。
  
  首先周天子让非子恢复祭祀并不是赐姓,而是将其区分出造父的赵氏一族使其单独具有祭祀祖先的权利,因为非子本就姓嬴氏赵,而在依附造父一族的时候他们是小支,造父一支是大宗嫡流。从此就分出嬴姓的秦赵氏和赵赵氏。
  
  其次造父一支的先祖东来仕周是有案可查的。
  
  现在的墓葬考古报告支持秦赵有不同于战国周戎系诸侯国的相同的丧葬习俗。
  
  综上嬴秦根本就不可能是戎人,而是如史载是彻彻底底的夷人。
  
  
  
作者:旬奈很盲目 时间:2010-02-18 13:32:42
  中国近代史可是从清开始的。
作者:耿家强 时间:2010-02-18 19:58:24
  
  作者:伟大的铎尔衮 回复日期:2010-02-18 09:32:53 
  
  哈哈,昭君被匈奴玩的真爽,匈奴的性观念很开放,经常几人共御一女。可能玩过之后还赏赐给有有功的匈奴勇士一起玩呢!
      
      所以说我们汉族奉若神明的四大美女,其实只是个军妓,虽然历史比较残酷,但我们也应该客观对待嘛!
  ---------------------------------------------------------------------------
  与“伟大的铎尔衮”研究“杂议‘性’观念”,一定很有意思的。
  我也喜欢研究上古史,望常联系,我们会有很多共同语言的
  
作者:麦子05 时间:2010-02-18 20:17:54
  关于性观念,需要更新——
  一,一夫一妻制,有利于和谐,但不一定幸福
  二,几男共御一女,看来是淫乱,实际上,只要女的同意,女人是不伤身体,而且是幸福的
  三,几女共御一男,即一夫多妻,似乎不以为奇,实际上,对男人来说,是很伤身体,并不幸福的
作者:微风拂过青田 时间:2013-12-19 14:23:13
  @Gustaf 2楼 2010-02-18 13:28:49
  写了一大堆,可惜有个大BUG。

  非子是随造父氏赵的。

  嬴秦在恢复祭祀嬴姓祖先之前一直依附拥有相同父系祖先的造父一族。

  首先周天子让非子恢复祭祀并不是赐姓,而是将其区分出造父的赵氏一族使其单独具有祭祀祖先的权利,因为非子本就姓嬴氏赵,而在依附造父一族的时候他们是小支,造父一支是大宗嫡流。从此就分出嬴姓的秦赵氏和赵赵氏。

  其次造父......
  -----------------------------
  这个说法靠谱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