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木堡之变后明代皇权的衰弱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1-15 18:44:00 点击:12617 回复:8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明朝在土木堡之变前,皇权很强大,但在土木堡之变后,皇权开始衰微了,例如景帝的儿子死了,有官员反而上疏叫好,正德皇帝几次想出关而不可得,嘉靖为了认自己的父亲为父亲,竟然向大臣行贿,被一口回绝,万历想换太子,和文官们对峙了20多年,(个人认为万历换太子和唐高宗换皇后一样,本质是为了重振皇权,所不同的是,万历没有看到支持自己的“李义府、许敬宗”),最后不得不妥协。


明朝时,吏部掌管全国文职官吏的任免、考课、勋封等事。低级官员任免根本不需要向皇帝报告。就连高级文官任免,也是由吏部拟好,交给皇帝签字而已。如果皇帝提出任免官员,必须要内阁、六部附署才能生效。否则视为无效中旨,六部有权拒不奉诏。明前期,皇帝还能决定内阁人员。但是到了明中后期,内阁人员完全由大臣们庭推选出,皇帝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看到这些,就会明白文官们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曾经强大的皇权在他们的面前低下了头。权力是需要实力作支撑的,皇权衰微的背后是皇权实力的衰弱,这一切从哪里开始的呢?个人认为,就是从土木堡之变开始的,土木堡之变改变了皇权和文官们的力量对比。


在土木堡之变前,文官们尽管已经很有势力,但在朝堂中,依然有一股强大的政治势力,那就是武将勋贵集团,明成祖留了不少军事人才给他的子孙。土木堡之变可以说是葬送了那时候的大明精锐和一大批勋贵里的精英人物。当时不但大批的勋贵从军,而且他们家族中精英子弟也有不少人是军中的直属军官随军出征。可以说他们一死,代表大明的武将勋贵集团立即崩溃了。


能够制衡文官集团的武将勋贵集团在土木堡之变中损失殆尽,文官们迅速接管了他们势力真空的地带,得到了帝国权力中最重要的权力:兵权!从此,皇权面对文官集团开始力不从心了(明朝前期的朱元璋、朱棣和后来的满清为什么可以皇权强大,无他,有刀尔!)

而造成这一切的土木堡之变本身就很可疑,当时随军出征有大批武将,其中有三征越南的名将张浦,他要是对战事不看好,不劝阻也就罢了,还亲自随军出征,简直不可思议!文官们说英宗是受王振盅惑,而且大军出征从头到尾也是由王振瞎指挥完全是说不通的。即使是英宗在幕后替王振撑腰,王振想指挥军队,不依靠武将也是不可能的。

王振一个太监,威信可以靠皇权。但带兵打仗却不得不依靠那些军中武将们,所以这场战事事实上肯定还是由武将集团指挥领导,王振不过是名义上号施令者。当时也先实际上实力并不强,不过是蒙古的一个部落联盟领罢了。与以前的匈奴,突厥甚至契丹根本没法比。这次战争不过是一次中等规模的游牧民族打草谷而已。但明朝在土木堡居然会失败的那么惨,大批精锐武将在土木堡被杀,朝堂从此文官集团一头独大


土木堡之败,其中有武将不团结的问题,但武将的不团结是老问题,即使是开国战争,武将也经常不团结,只是当时皇帝能力强,能够镇得住他们。明英宗和王振明显镇不住那些武将勋臣,而朝庭内部和边军将帅中有一些人不希望看到胜利 ,暗中不配合和使绊子。

土木堡之变使得武将勋贵集团解体了,全国大部分的兵权落到了文官集团的手中,皇帝直接控制的军队只有锦衣卫和御马监了,调用其他军队需要得到文官们的认可和配合,这使得明朝以后的权力斗争中,皇帝即使联合内廷势力,在与文官集团的斗争中也经常处于下风,不得不说这与军权旁落关系重大


武将勋贵集团没有了,朝堂原来的平衡被打破,明朝皇帝面对掌握了兵权的文官集团,不得不启用内廷势力,来制衡文官集团,但产生了严重的后果


土木堡之变以前,是武将领兵作战,文官监督和制衡武将,土木堡之变后,变成了文官领兵作战,太监监督,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后果。大多数的文官没有学过军事,更没有军事才干,后来的名将如戚继光、俞大猷都是武将世家出身。

不谙军事的文官担任武将的职责,军队的战斗力可想而之(当然也出了极少数能打仗的文官,如王守仁、杨一清)而太监监军问题更大,除了郑和、汪直等极少数懂军事的太监,大多数太监对军事一窍不通,对明军的祸害作用比文官尤大


土木堡之变以后,明朝本身的将官机制被打破,这也导致了明朝开始真正的文武不等的局面。


明朝的武将制度其实和欧洲的骑士制度差不多,都是家族形式的世代承传。所以武将的地位虽然不会怎么高,但实际上身份大多是贵族。这些家族的子弟从小就会接触军事方面的培养,无论是个人技能乃至兵法策略都是从小就开始培养的。所以当时的武将独立性是非常强的。到了之后土木堡之变,明朝当时的兵将苗子和人才几乎都在那一战死的七七八八,特别是贵族身份的武将大量死伤。这也为后来文官一举上位提供了基础。


  正德和万历都曾经想过提拔一批新贵武将上去,以抗衡文官集团,但都以失败告终。
  
  
  这个情况到了明末之后就演变成了一个更加畸形的模式。大把非贵戚武官为了套升迁而都去主动投靠党人势力,而这些人的掘起又大量的挤压了贵戚家族出生的专业军人的位置。而且因为好控制,所以党人对他们也是大加扶持。但这样的将领本身就没什么文化水平,更别说在行为上讲究什么道德理念的问题。最好的例子就是明末的“平贼将军”左良玉,老百姓习惯称他“贼将军”,因为这斯军队军纪败坏是出了名的。至于怎么个坏法,我只能说比之满清也差不多了。
  
  
  最后对比一下唐代皇权和明代皇权的差异
  
  
  明代内阁实际上是集皇权和相权于一身的机构。如果以唐制为标准,便殿面议相当于延英奏对,然而明成化以后,面议已经是非常遥远的历史了,此时内阁相当于唐翰林+枢密+中书门下(门下封驳权移到六科给事中,其实唐代政事堂合署办公,门下省根本就起不到封驳的作用。相比下,明制的给事中群体权力几乎不受制约),翰林枢密都是内朝,也即是皇权的一部分。按唐制,皇帝处于整个决策的中心位置,而明制下,皇帝则日趋象征化了。
  
  简单说就是,唐制是,延英奏对-皇帝决策-翰林草诏-枢密颁旨-中书签发,而明制是,内阁议事-内阁拟诏-皇帝批红-内阁重拟签发-六科封驳. 对比唐制,明代批红前后都需要经过内阁,皇帝仅剩下可与不可的选择了,如果在内阁没有自己人,几乎寸步难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神魔聚首 时间:2011-01-15 22:14:34
  好
  
作者:socata 时间:2011-01-16 00:53:25
  此贴甚好,可是关于土木堡之变考据似有不足,削弱了全帖的说服力
作者:里斯商船大副 时间:2011-01-17 13:52:44
  土木堡的确是个大大的耻辱。
  
  王振是个sb,英宗是个大孩子,都把战争当成一场远游。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1-20 13:19:17
  经历仁宣时期,文官掌握实权,并开始逐渐府化。仁宗、宣宗感到明显被架空,于是让司礼监分内阁之权,对文官集团进行监督约束,因此朝政还比较清明。但到了英宗初期,因为皇帝年幼,“三杨”完全凌驾皇帝之上,内阁彻底失去了监督,“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府拜”,在正统初年,明朝官场出现了一个贪府横行的小高潮,而这显然是来自社会下层的王振和他的学生明英宗无法忍受的。
    
  于是史书上记载,英宗逐渐掌权后,任命王振为司礼太监,屡兴大狱,屡用重典,抓了很多高官。文官集团称这些高官都是冤枉的。但英宗又不是傻子,如果不是这些高官确实不法,残害百姓,恐怕王振是没有权力逮捕他们的。所以王振实际上是在恢复明太祖时期的重典治贪,整顿吏治,而其背后的支持者,便是英宗这个愤青皇帝。
    
  因此整个文官集团便和王振结下了非常大的仇恨,到了瓦剌进犯,文官们无法劝阻英宗亲征,于是千方百计开始搞破坏。因为一旦战争胜利,王振就建立了不世武功,政治地位将更加巩固,这显然是被整得很惨的文官们无法接受的,于是明军失败的命运,在还没有出发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战争的细节我们今天很难考证,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在明军行动中,文官们和王振一直不断地争吵,一些勋臣宿将也因为希望王振倒霉而冷眼旁观。在这种内部极混乱,不断制肘的情况之下,即使是孙吴再世,肯怕也很难获得战争的胜利,何况王振并没有多少军事经验。土木堡之变,实际数字大约20万的明军败于数万蒙古军队,是内部原因造成的,这证明了《战争论》的伟大论断:战争,是政治的延续。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2-03 21:14:08
  明朝从北京到宣府一路,有七个大型粮仓,储备着明朝的“作战军粮”,这七个大型粮仓皆是由兵部直接调度,但是在北伐期间,七个粮仓居然没有一颗粮食增援“缺粮”的北征军,而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土木堡惨案后,代理兵部尚书于谦仅用六天时间,便将七个粮仓里所有粮食尽数运至京城,效率之反差耐人寻味。
作者:日月重开 时间:2011-02-03 23:15:50
  整个中国历史的主线就是文官政府不断强化,皇权不断虚化。并不是明朝一个朝代的问题。何况如果要玩阴谋,也不至于玩儿出土木堡这么大的事来,如果真让瓦剌打进北京,文官们自己不是也很危险么?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2-05 13:35:58
  作者:日月重开 回复日期:2011-02-03 23:15:50 
  
    整个中国历史的主线就是文官政府不断强化,皇权不断虚化。并不是明朝一个朝代的问题。何况如果要玩阴谋,也不至于玩儿出土木堡这么大的事来,如果真让瓦剌打进北京,文官们自己不是也很危险么?
  -----------------------
  
  凭借也先的几万骑兵就想打进坚固的北京城?
作者:日月重开 时间:2011-02-05 16:31:03
  作者:不要二分法 回复日期:2011-02-05 13:35:58 
  
    作者:日月重开 回复日期:2011-02-03 23:15:50 
    
      整个中国历史的主线就是文官政府不断强化,皇权不断虚化。并不是明朝一个朝代的问题。何况如果要玩阴谋,也不至于玩儿出土木堡这么大的事来,如果真让瓦剌打进北京,文官们自己不是也很危险么?
    -----------------------
    
    凭借也先的几万骑兵就想打进坚固的北京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可能性不大,但并不是不可能,不至于冒这么大的风险。
作者:archeologist_001 时间:2011-02-06 11:45:29
  作者:日月重开 回复日期:2011-02-05 16:31:03 
  
    作者:不要二分法 回复日期:2011-02-05 13:35:58 
    
      作者:日月重开 回复日期:2011-02-03 23:15:50 
      
        整个中国历史的主线就是文官政府不断强化,皇权不断虚化。并不是明朝一个朝代的问题。何况如果要玩阴谋,也不至于玩儿出土木堡这么大的事来,如果真让瓦剌打进北京,文官们自己不是也很危险么?
      -----------------------
      
      凭借也先的几万骑兵就想打进坚固的北京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可能性不大,但并不是不可能,不至于冒这么大的风险
  ==============================
  
  你实在太小看人的贪欲和疯狂了,想想明末后金打到北京城的经过,以及袁对毛的动作,风险什么的在真正发生以前,总是可以找到借口来安慰自己的.
  
  何况,文官集团一开始的目的可能仅仅是让王振他们受到失败和羞辱,以便找借口弹劾敲打,只不过兵败如山倒,局势完全失控了.因为对军事一窍不通,所以无法预料兵败的严重后果,对于生活相对安逸的文官来说,做出这样的计划也不是不可能的.
作者:日月重开 时间:2011-02-06 12:56:46
  作者:archeologist_001 回复日期:2011-02-06 11:45:29 
  
    作者:日月重开 回复日期:2011-02-05 16:31:03 
    
      作者:不要二分法 回复日期:2011-02-05 13:35:58 
      
        作者:日月重开 回复日期:2011-02-03 23:15:50 
        
          整个中国历史的主线就是文官政府不断强化,皇权不断虚化。并不是明朝一个朝代的问题。何况如果要玩阴谋,也不至于玩儿出土木堡这么大的事来,如果真让瓦剌打进北京,文官们自己不是也很危险么?
        -----------------------
        
        凭借也先的几万骑兵就想打进坚固的北京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可能性不大,但并不是不可能,不至于冒这么大的风险
    ==============================
    
    你实在太小看人的贪欲和疯狂了,想想明末后金打到北京城的经过,以及袁对毛的动作,风险什么的在真正发生以前,总是可以找到借口来安慰自己的.
    
    何况,文官集团一开始的目的可能仅仅是让王振他们受到失败和羞辱,以便找借口弹劾敲打,只不过兵败如山倒,局势完全失控了.因为对军事一窍不通,所以无法预料兵败的严重后果,对于生活相对安逸的文官来说,做出这样的计划也不是不可能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呵呵,你这阴谋论太高深了。袁崇焕那是个人行为,某一个人失心疯了又可能,整个文官集团都这么疯狂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作者:萌萌的老子 时间:2011-02-06 19:32:17
  文官集团是不是东西,但宦官连东西也算不上!高度集权的政治制度决定了无论文官还是宦官一担掌权就彻底腐朽
作者:我祖嬴康 时间:2011-02-06 21:43:13
  就是因为土木堡 明军的军事人才几乎彻底覆灭。皇帝直辖的中央军队(三大营)成了猪圈里的猪,九边地方戍守军队实力上升,武举不振,都是文官作祟所致。一旦,武举兴盛 武将集团必将人才辈出。能学习军事知识,练习战场技术的,训练军队的人才,一般都是军事世家子弟。这是因为这个军事学习的成本高昂,不是普通士子家庭能承担的起的。书香门第世家由于起家和家风以及传承,绝不会放弃自己长项去和军事世家子弟去竞争。既然,我不能和你在校军场同台竞技,那就在制度上让你没前途,让你投入和收获成反比。最终,文官通过在制度上做手脚彻底战胜了武将集团。
作者:archeologist_001 时间:2011-02-07 10:22:14
  作者:日月重开 回复日期:2011-02-06 12:56:46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呵呵,你这阴谋论太高深了。袁崇焕那是个人行为,某一个人失心疯了又可能,整个文官集团都这么疯狂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
  
  要造成土木堡并不需要整个文官集团疯狂,就像后金侵袭北京一样,只要某一个意见的人群造成了足够的影响力,就会让整个趋势往那个方向发展.
  一个人失心风一般来说确实影响不大,但是一旦在关键时刻出现,很可能会打破平衡,让所有人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所以,造成土木堡的,并不能完全说是某个当事人失心风,而是发展到了关键点.而铸成关键点的,是明朝皇权和官僚的激烈斗争,矛盾的积累,才是土木堡的根本原因.
  
  这个不是阴谋论,我感觉是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所以才会看上去好像大家都有错,又好像大家都没错.
  
  要避免土木堡根本的办法只能像朱元璋那样从底子还是抓,不然的话修修补补,却总是避免不了问题.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2-07 20:17:51
  作者:日月重开 回复日期:2011-02-06 12:56:46 
  你这阴谋论太高深了。袁崇焕那是个人行为,某一个人失心疯了又可能,整个文官集团都这么疯狂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
  
  看看文官们在明朝“土木堡之变”后的非常时期,明朝的金銮殿上上演过一曲全武行,其激烈程度远甚于台湾地区议会的群殴,就知道文官们到底有多疯狂!!!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2-07 21:01:38
  正统十四年(1449年)八月二十二日,英宗被俘后的第七天,尚未登基的代宗作为摄政王上朝理事,当时王振也跟着英宗出征,死在乱军中了。受够了这个大太监鸟气的官员们,这下可以放开嗓门一诉委屈了。右都御史陈镒(都察院主官,正二品)联合大臣提议:王振危害社稷,陷害皇上,请诛杀其族来安抚人心。
  
  这时候其他大臣哭声震动大殿。——中国文官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确实是个值得研究的有趣现象。这时候一个没有眼力的王振同党马顺站出来呵斥陈镒,一帮大臣本来就恨王振恨得想寝其皮食其肉,这下一个王党“余孽”如此不知趣地站出来维护老大的利益,岂不是送上门来?
  
  给事中王竑愤怒了,他和刑科给事中(给事中是派驻在六部的监察官,类似今天监察部驻各部委的监察官员)曹凯,看到陈镒被王党的人斥骂,两人揪住马顺的头发,用牙咬他的肉,大叫:“你以前帮助王振作恶,狐假虎威,现在事情这样了,谁还怕你呀。”其他大臣一哄而上,活生生地将这马顺打死在金銮殿上。
  
  反正已经出了人命,这些大臣心想一不做二不休,索要王振另外的同党毛、王二人。这时候有个太监金英,脑瓜子比马顺活络多了,关键时刻以实际行动来立功,争取这些失去理智的文官的原谅,便主动把这两人揪出来,一阵乱拳两人被当场打死。大伙儿还不解恨,把三具尸体拖到东安门陈列。不一会儿,又有人把王振的侄子王山(就是霸占某死去指挥的小妾,陷害薛瑄,后来做了锦衣卫高级官员的那位)抓过来,反绑双手让他跪在庭上,让众人唾骂。刚刚摄政的朱祁钰哪见过这架势,吓呆了,想走,于谦拉着他的衣服就是不让他走,他扶住朱祁钰坐下,在请示摄政王后,向百官宣谕:“马顺等几人罪当死,其他参加殴打的人不以杀人罪论处。”
  
  这样一下大家就安静了。群众暴力经过事后追认,合法化了,打架的人成了锄奸的勇士。王山被拖出去“磔之”(将尸体一刀刀割碎),王振也被抄家灭族。
  
  这场金銮殿上的武斗余波未平,代宗登基后的景泰元年(1450年),镇守浙江的宫中宦官李德上书道:诸臣擅自杀死马顺,等于侵犯朝廷。这样的贼臣不能再用。——同样是宦官,他和王振有共同的利益,这样的上表不足为奇。而且他说得很有道理,颇有点依法办事的味道,这马顺等三人即使罪该万事,也得由朝廷下令逮捕,交由三法司审理,再判处相应的刑罚。大臣自己动手将人打死,当然是犯罪行为。我想从古至今,这是个一般人都能明白的常识。
  
  各位发现什么问题没有? 先说说我的个人发现:
  
  1.这些文官居然在金銮殿、在即将登基,当时身为摄政王朱祁钰眼前聚众打死朝廷命官、锦衣卫指挥使马顺!之后还不罢休,索要王振另外的同党毛、王二人,又将其二人打死!
  
  2.这是什么性质的行为?文官们应该非常清楚,那文官们为什么敢这么做?
  
  3.那么多官员,他们历经官场几十年,都是官场的老油条了,如果说一两个官员疯狂还有可能,但那么多的官员同时疯狂绝不可能,而且之后文官们不但没有请罪,反而逼朱祁钰赦他们无罪,在金銮殿打死朝廷命官的人居然成了锄奸的勇士?!
  
  4.马顺等人的靠山明英宗和王振已经不在了,想要除掉马顺等人完全可以走正常的司法程序,为什么要在金銮殿、朱祁钰的眼前冒大不敬的风险打死他们?
  
  
作者:为雨愁谋 时间:2011-02-07 21:32:08
  我顶你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2-12 19:31:48
  明军六师从大同往怀来走的一路上,蒙古人尾随追击,为啥这一路驻扎的明军,比如大同的郭登、宣府的杨洪,都没有出来阻挡,而是眼睁睁看着蒙古军队追着皇帝打
    
    
    结合前面说的明朝从北京到宣府一路,有七个大型粮仓,储备着明朝的“作战军粮”,这七个大型粮仓皆是由兵部直接调度,但是在北伐期间,七个粮仓居然没有一颗粮食增援“缺粮”的北征军,而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土木堡惨案后,代理兵部尚书于谦仅用六天时间,便将七个粮仓里所有粮食尽数运至京城,效率反差太大
    
    各位发现了什么?
  
作者:jxyeyu 时间:2011-02-14 10:46:15
  我不能楼主的看法,按楼主的说法,皇权衰落了,那么嘉靖皇帝凭什么赢得大礼议了?土木堡之役的最大意义就是明王朝对于蒙古的攻势根本性的丢失。
作者:宇宙大大爆炸 时间:2011-02-15 05:47:17
  lz你有点微慢…
作者:frizwtly 时间:2011-02-15 06:50:08
  为何李自成攻进北京,明最后一个大太监说有忠贤在何至于此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2-18 20:46:18
  作者:jxyeyu 回复日期:2011-02-14 10:46:15 
  
    我不能楼主的看法,按楼主的说法,皇权衰落了,那么嘉靖皇帝凭什么赢得大礼议了?土木堡之役的最大意义就是明王朝对于蒙古的攻势根本性的丢失。
  -------------
  
  嘉靖大礼仪斗了十几年,才获得了名义上的胜利。这还是建立在嘉靖非常聪明,利用了文官集团的矛盾之上
  
  明朝开国时的勋贵子弟和永乐靖难时的勋贵子弟在那时候在朝堂都有话语权,那时候在朝堂并不是文官独大,武将一样有地位,而且也不低,是可以和文官平起平坐的存在,而且这些开国勋贵和靖难时的勋贵子弟代表的就是武将集团,但是土木堡之变把那些勋贵子弟都葬送了,特别是那些在朝堂有话语权的勋贵子弟,关键是这一死就给蒙古人一窝端了,剩下的传人要不是那些年龄还小的就是一些没权力没才识的。才造成朝堂上逐渐给文官打压得永不翻身,要知道那些勋贵子弟都是朱元璋和朱棣时的有军事常识和有才华的老人后代,而且那些人因为立功多,地位也高,在朝堂上说话也硬气
    
    成国公朱能是“靖难”武臣之首,朱棣藩封燕王时,与张玉共为王府指挥使,自东昌之役中张玉阵亡以来,朱能一直是朱棣的头号股肱之臣。朱勇为朱能子。张玉死于靖难中,朱棣即位后称其为靖难第一功臣。长子张辅册封为英国公,世袭罔替。曾率数万军队平定安南叛乱,功勋彪炳。土木堡事变中死于乱军。
    
    张、朱两门,自永乐以来,深受皇室信任,又有其他靖难功臣子弟,互相联姻,尽掌都督府,而此时“初间以公、侯、伯为之,兵部掌兵政,而军旅征伐则归五军都督府”,文官根本不掌军事,正统(明英宗年号)后,勋贵散尽,则兵权归于兵部文官之手(类似现代国防部,兵部堂官均为文职),五军都督府不过守空名与虚数而已。
    
    他们那些勋贵子弟可都是家景富实的人,子孙都是要读书的。他们一死武将集团就跨了,这些也是后面造成文官独大的一个重大原因。当然文官独大也有明朝的政策问题,但不可否认,勋贵子弟的集体死亡给文官做大留了个大空子,造成朝堂没有有地位和才学的武将领导武将集团抗衡文官,有才识的没地位,有地位的没才识,而且文官也不是什么武将都可以抗衡的,那些开国和靖难时的勋贵地位够高,所以才可以和文官抗衡,别的武将就算有才学也轮不到他说话,因为他们没这身份。
    
    所以 土木堡之变 勋贵子弟的大量死亡和流失,造成没人可以代表武将集团在朝堂说话,造成明中后期武将地位低下和给文官压着欺负的重要转折点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2-20 16:54:20
  关于土木堡的战斗细节,各种记载非常混乱,前后矛盾,这也说明了有人在刻意篡改这段历史,借此丑化王振为代表的阉宦,同时还连累了英宗也被丑化了。因为掌握话语权的是文官集团,所以人们得出了英宗是一个昏君的结论,他重用太监王振,不顾爱国文官的劝阻,非要跑到塞外和蒙古同胞进行无聊的战斗,最后50万明军被5万蒙古军包围,明军大败,英宗也被俘虏了,实在是万古昏君,而文官们起初就不愿意打,真是有先见之明。
    
  战争的细节经过文官们的处理,显然不利于英宗和王振,比如说明军有50万之多,实际上小小的土木堡的物理空间根本无法容纳这么多人,并且明初京营的编制也没有这么多人,所以显然是为了夸大王振的误国和英宗的昏庸,对明军数量进行了艺术加工。
  
作者:神魔聚首 时间:2011-02-20 17:10:02
  j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2-25 20:18:04
  史书上记载,英宗逐渐掌权后,任命王振为司礼太监,屡兴大狱,屡用重典,抓了很多高官。文官集团称这些高官都是冤枉的。但英宗又不是傻子,如果不是这些高官确实不法,残害百姓,恐怕王振是没有权力逮捕他们的。所以王振实际上是在恢复明太祖时期的重典治贪,整顿吏治,而其背后的支持者,便是英宗这个愤青皇帝。
    
  因此整个文官集团便和王振结下了非常大的仇恨,到了瓦剌进犯,文官们无法劝阻英宗亲征,于是千方百计开始搞破坏。因为一旦战争胜利,王振就建立了不世武功,政治地位将更加巩固,这显然是被整得很惨的文官们无法接受的,于是明军失败的命运,在还没有出发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作者:四季之人 时间:2011-03-04 01:28:35
  mark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3-27 08:47:25
  明朝皇帝自土木堡之变后就没有兵权了
作者:龙业 时间:2011-04-03 17:35:14
  这段历史偶治之不多,补!
作者:disciples 时间:2011-04-03 20:13:28
  作者:日月重开 回复日期:2011-02-03 23:15:50 
  
    整个中国历史的主线就是文官政府不断强化,皇权不断虚化。并不是明朝一个朝代的问题。何况如果要玩阴谋,也不至于玩儿出土木堡这么大的事来,如果真让瓦剌打进北京,文官们自己不是也很危险么?
  =========
  这又有什么啊,大不了就是满清提前200年入关而已,那些无耻文官一样会望风迎降。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4-04 12:03:42
  初杨洪、石亨守宣府,坐不救乘舆,系诏狱,至是以于谦言,赦出之。命洪仍守宜府,石亨总京师兵马。立功赎罪。
        
  土木堡之变后仅九天,八月二十四日,于谦推荐右都御史陈镒安抚畿内军民。同日,请封镇守宣府总兵杨洪为昌平伯,以表彰其护城之功。(嘀咕一句:于谦也有生祠的)
    
  杨洪不救皇帝,本来应该是死罪,抄家灭族,但仅仅九天后,就在于谦的推荐下加官进爵,加封昌平伯,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后来又加封为昌平侯,这到底怎么回事?
  
作者:2202041978071230 时间:2011-04-20 23:22:58
  mark
作者:粮食统购 时间:2011-04-20 23:49:01
  他们那些勋贵子弟可都是家景富实的人,子孙都是要读书的。他们一死武将集团就跨了,这些也是后面造成文官独大的一个重大原因。
   _____________________
   几个问题,第一既然是世代簪缨家族,那就不大可能三代单传,上战场这么风险的事情,大家肯定留一些子弟做备份,不会说死一个就绝了。事实上很多勋贵是留下来了,比如沐天波同志。
   第二,按你那个说法,文官的阴谋,那么武将为啥也掉链子啊,明军兵力差不多是也先的数倍,又有那么多精干的将领,怎么样也得两败俱伤吧?如果是文官使坏也就罢了,武将难道想用自己的命让王振难堪?
  
作者:粮食统购 时间:2011-04-20 23:56:40
  明朝皇帝自土木堡之变后就没有兵权
   ——
   那就很奇怪了,据说是强势的文官为啥会被王振、魏忠贤之流整治地七荤八素?袁崇焕那样的边关大将,不也一个命令就拿下?
   和你说的正好相反,相比于世袭的武将,文官对皇权更没有威胁。他们就算有兵权,也无法独立运作军队。一个命令就完了。
   相反勋贵集团和武人世家才可怕,比如关宁军的祖、吴家族,通过姻亲使自己势力在军中盘根错节,不好应付。
作者:粮食统购 时间:2011-04-21 00:04:51
  杨洪不救皇帝,本来应该是死罪,抄家灭族,但仅仅九天后,就在于谦的推荐下加官进爵,加封昌平伯,不仅无罪,反而有功?!后来又加封为昌平侯,这到底怎么回事?
  ——————————————————————————
   第一,石亨杨洪恰恰不是文官集团的,都是你所说的武人世家。
   第二,他的兵力不足以救援皇帝,反而会把大同丢了,就更麻烦了。
   第三,也先在门外呢,需要人干活。
   第四,对景泰帝而言,哥哥完蛋他才有机会。
作者:夏天睡凉席 时间:2011-04-21 00:32:41
  明朝有个叫汪直的太监?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5-14 13:37:59
  作者:粮食统购 回复日期:2011-04-20 23:49:01  回复
  
    他们那些勋贵子弟可都是家景富实的人,子孙都是要读书的。他们一死武将集团就跨了,这些也是后面造成文官独大的一个重大原因。
     _____________________
     几个问题,第一既然是世代簪缨家族,那就不大可能三代单传,上战场这么风险的事情,大家肯定留一些子弟做备份,不会说死一个就绝了。事实上很多勋贵是留下来了,比如沐天波同志。
     第二,按你那个说法,文官的阴谋,那么武将为啥也掉链子啊,明军兵力差不多是也先的数倍,又有那么多精干的将领,怎么样也得两败俱伤吧?如果是文官使坏也就罢了,武将难道想用自己的命让王振难堪?
  
  --------------------------------------
  
  当时的史料明确记载,军队的粮食供应不上,没有粮食,再牛的军队也不可能有战斗力,想想当时是谁在后方保障粮食供应的吧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5-14 13:48:40
  那就很奇怪了,据说是强势的文官为啥会被王振、魏忠贤之流整治地七荤八素?袁崇焕那样的边关大将,不也一个命令就拿下?
  =========================
  
  王振时期武将集团还在,魏忠贤利用了文官集团内部的矛盾(东林党和所谓的非东林党的斗争)。
  
  文官集团是不会让某一个人做大的,不管他是皇帝还是文官集团内部的某个人,因为他们都会威胁文官集团的整体利益。
  
  武将集团的危害已经被朱元璋的制度控制的很好了,如果不破坏朱元璋的制度,武将集团是没有危害的
  
楼主不要二分法 时间:2011-08-24 13:23:47
  3
作者:止于至仁 时间:2011-08-24 17:11:01
  瞎扯!
作者:crystal10001 时间:2014-02-22 05:43:28
  楼上。。

  扯淡 也是一种本事 一种艺术 一种追求


  我们要扯出地球扯到火星 扯到银河系。。。。。
作者:揆文奋武 时间:2014-08-07 19:18:23
  大明乾坤历史群,本群是以明史为主,其他朝代历史为辅的综合性明史群,入群需进行三题一过的入群小测试,测试你的明史基础,欢迎各位喜欢历史的朋友加入。群号:142182997
作者:安彦良和 时间:2014-08-08 12:31:52
  呵,杀于谦和土木堡之变的那个皇帝啊,还有人给他洗地啊
  
作者:大明永历皇帝 时间:2019-10-26 00:39:05
  又来阴谋论了,文官集团能量真这么大的话,后来还至于正德以后,皇帝懒政,几十年连皇帝年都见不着,内阁朝廷到地方州县严重缺员,以至于政府完全瘫痪。明朝从开国就废除中书省和宰相制度,君权膨胀到了有史以来最强,内阁、司礼监,不过都是协助皇帝处理政务的秘书人员,领导懒政,怠工,经常由秘书出面处理一切,就成了领导被架空,成为虚君了,可能么
  只要想要,明朝皇帝随时都可以收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权利,明末崇祯刚愎自用,事必躬亲,内阁、司礼监重新退位成为秘书处,连议政的权利都快没了,完全变成了俯首听命,皇帝想换多少来多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