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写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

楼主:气吞万里如云 时间:2012-09-18 12:10:00 点击:3907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侧写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

  意识形态

  1965年,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的助手阿列克谢·柯西金,提出了著名的“发达社会主义”的构想。“发达社会主义”就是要建设一个和谐的社会,首先是经济发达、人民物质生活水平高、科技进步,其次就是社会各阶层关系和谐,维持稳定。柯西金甚至提出“社会主义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提高生产力,改善人民生活水平。”(毛泽东对此论点嘲笑道:‘那这样说的话,游泳不是为了强身健体,而是为了穿上游泳裤。”)

  在整个勃列日涅夫时代,电视和报纸上到处都是一片歌颂“发达社会主义”社会的和谐景象的文字。各级干部每年都会在党校学习“发达社会主义理论”,并在接受电视采访时歌颂这一理论的正确性。这其中还包括着导致苏联最终死亡的两个掘墓人——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戈尔巴乔夫与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然而,当勃列日涅夫在1982年死亡后不过数年,“发达社会主义”的幻想就彻底地破灭了。当初在电视镜头前高声赞美勃列日涅夫的各级干部们——不仅仅是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还有纳扎尔巴耶夫(苏联崩溃解体后从苏联独立出去的哈萨克斯坦的首任总统)、卡西莫夫(苏联解体后独立的乌兹别克斯坦的首任总统)、乌尔乌尼斯(从苏联独立出去的拉脱维亚的首任总统)、布拉普斯卡斯(立陶宛首任总统)等等等等,全都一改当年拍勃列日涅夫马屁时的肉麻嘴脸,开始高声怒斥勃列日涅夫时代是“停滞时期”“畸形繁荣”。伴随着对勃列日涅夫的怒斥,苏联社会又重新掀起了30多年前赫鲁晓夫时期曾经搞过的侮辱斯大林的浪潮,再然后,就是苏联的分裂和死亡了。

  宗教

  苏联的宗教政策曾经经历过非常巨大的变化和转变。

  当初在斯大林时代时,跟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中既消除了本国的传统宗教(佛教、道教),又消除了外来民族的宗教(天主教、基督教新教、伊斯兰教)一样,斯大林也掀起了“消灭帝国主义宗教运动”,在1931年炸毁了莫斯科市的“基督救世主东方正教会(既俄罗斯传统信仰的东正教)大教堂”,并把教堂里的十字架、天使像等等“圣物”全部砸烂,准备在教堂原址建一座比当时世界最高的美国纽约帝国大厦还高的“苏维埃塔”(后来因为地基塌陷并进地下水,所以没有修建成)。斯大林在1938年又宣布执行“无神论五年计划”,用5年时间消灭苏联境内所有的宗教活动,既消除俄罗斯本民族的东正教,也消除各少数民族所信奉的伊斯兰教、天主教、藏传佛教(喇嘛教)、犹太教等。到1941年6月,98%以上的东正教堂都已经被关闭,其他各宗教的宗教场所则已经被全部关闭。

  但是当1941年阿道夫·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大规模入侵苏联后,斯大林为了建立民族抗敌的统一战线,不得不停止了“无神论五年计划”,允许东正教会恢复活动,允许一部分被关闭的教堂重新摆上十字架和圣像,允许不是共产党员的苏联平民到教堂祈祷。

  二战胜利之后,斯大林重新收严了对东正教会的压迫之网,重新关闭了大量教堂,逮捕了很多教士,将宗教活动严格限制在家庭之中。后来的赫鲁晓夫尽管批判了斯大林的“个人崇拜”,但也没有放松对东正教的管制。

  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共产党与东正教会的关系大大改善。勃列日涅夫在1965年接见了“全俄罗斯普世东方正教会大牧首”皮蒙一世,向皮蒙一世表示苏联将切实“落实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保证苏联公民自由信仰宗教的权力。勃列日涅夫上台后用政府的公共开支修缮了很多被砸烂过的破落的东正教堂,还新建了一些东正教堂。皮蒙一世在会见勃列日涅夫时对此表示了“深深地感谢”,并称“在勃列日涅夫同志的亲切关怀下,东正教会与人民政府的关系,正处在自1917年十月革命以来最好的时期。”苏联民间社会在勃列日涅夫时期重新出现了“回归东正教”的热潮,人们痛恨并怒骂着苏联社会的“虚无主义”与精神空虚,痛斥苏联社会丧失了信仰,并开始转向于皈依耶稣基督的怀抱。甚至很多苏联共产党党员都在私下里成为了东正教徒,比如在勃列日涅夫时代担任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克格勃)文职公务员的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就在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接受了洗礼。这就是现在我们中国人很熟练也很常见的“党员不信马列主义”的现象,这种现象在我国现在也很常见,并不是俄国人的专利。


  经济制度

  很多人经常说,勃列日涅夫时代还是计划经济,而中国在邓小平的领导下走上了市场经济的“康庄大道”,所以苏联崩溃了,中国活了下来。

  然而,虽然现在我们总在说中国(1978年底开始的)的改革开放标志着中国走上了市场经济的道路,可问题是,改革开放难道从一开始就是想走市场经济吗?改革开放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建成了市场经济呢?苏联崩溃时中国是否已经建成了市场经济呢?

  答案是否定的!

  事实上,改革开放在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明确一个确定无疑的方向。陈云提出了“鸟笼经济”的观点,所谓“鸟笼经济”,就是指搞一些私有经济,搞一些市场化,但是必须把这些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压制到最低的限度,就像把一只鸟关到笼子里一样,要严格的看管,不能够放任自流鼓励纵容。当时陈云眼中的实行“鸟笼经济”的典型代表,恰恰就是以苏联与东德为代表的东欧大多数国家,连铁托的南斯拉夫、甚至卡达尔的匈牙利,在陈云看来竟也都是市场经济和私有化程度太高超过了社会主义应有的限制的负面典型。

  《2012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思想政治理论课复习指导》一书说的清楚:1981年6月我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正式提出在计划经济仍然作为我国经济制度的绝对主体的情况下,可以适当的绝对有限制的发挥一下“市场调节的辅助补充作用”。1982年我党的第十二届代表大会上肯定了“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的说法,但仍然认为社会主义经济就是计划经济,计划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唯一的合法合理的表现方式,市场调节被绝对局限在辅助和补充的地位上(当时我国的这种态度,其实跟当时同时期的苏联、东德等东欧国家对市场调节的作用的评价是几乎一摸一样的,当时同时期的南斯拉夫甚至匈牙利对市场调节的作用的评价,其实比当时的我国还要高。);直到1984年10月22日,我党的十二届三中全会上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在理论上有了重大突破,即“开始认为社会主义经济是公有制基础上的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这标志着我国开始由计划经济转向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理论与实践,南斯拉夫与匈牙利早就搞过,南斯拉夫比中国早二十多年就搞了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匈牙利比中国早十几年就搞了计划经济与市场调节相结合,但最终南斯拉夫和匈牙利还是成为了历史。),1987年我党的第十三届代表大会召开前,邓小平又进一步指出“计划和市场都是方法吗,只要对发展生产力有好处,就可以利用。它为社会主义服务,就是社会主义的,它为资本主义服务,就是资本主义的。好像一谈计划就是社会主义,这也是不对的,日本也有一个企划厅吗,美国也有计划嘛。我们1978年以前是读死书照学苏联,搞计划经济,从1981年也就是六年前又开始讲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只能为辅,现在不要再讲这个了”党的十三大根据他的这些思想,第一次将我国的经济制度界定为“计划与市场内在统一的体制”,强调计划与市场都是覆盖全社会的,应当是国家调控市场,市场引导企业。1992年初邓小平南巡武昌、上海、深圳、广州,1992年12月,在我党十四届代表大会上,正式确定我国的经济制度改革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成。

  举两个例子就明白了,按照国家计划分配物品的粮票肉票等各类“票证制度”这一所谓计划经济的标志性产物,不是随着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就随着“改革开放”的出现而结束,而是一直继续存在了十好几年,一直到1992年左右才彻底结束。1979年,广东高要县农民陈志雄承包了8亩鱼塘,雇请固定工一人,临时工400个工日。1980年中央下达75号文件,明确规定了“不准雇工”。1981年5月29日,《人民日报》发表《一场关于承包鱼塘的争论》一文,文章中最重要的成果,是中央书记处政策研究室的经济学家林子力,从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第三篇第九章《剩余价值率和剩余价值量》的一个算例中,推算出一个结论:“8个人以下就叫做请帮手,8个人以上就叫雇工,8人以下不算剥削。” 中央当时就出台文件,规定家庭专业户、个体经营户,雇工不能超过8个,超过八个就要限制,尤其是党员干部不能超过8个雇工。中共中央于1983年1月对雇请超额“帮工”的行为有了明确的说法,即所谓的“三不”原则:“不宜提倡,不要公开宣传,也不要急于取缔。等着看看”在“看”了几年之后,中央终于在1987年5号文件中,去掉了对雇工数量的限制,私营企业的雇工人数才被彻底放开。

  八十年代末,我国仍然是一个计划经济国家:1987年时同改革开放前的1978年相比,在工业总产值中,全民所有制企业(即我们今天所说的国有企业)所占的比例从1978年占全国工业总产值的77.6%下降到59.7%,集体所有制企业(同样是公有制的组成部分)所占的比重由1978年的22.4%上升到34.6%,并且出现了私营企业和外资公司的企业以及混合所有制的企业等等非公有制企业,个体经济、私营企业和三资企业(包括外资)等等非公有制企业所占全国工业总产值的比重上升到了5.6%!国有经济仍然占绝大多数比例。

  而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和被苏联控制的东欧对这些问题又是怎样处理的呢?

  赫鲁晓夫在1958年进行的经济改革,让本来每个苏联的集体农庄自身拥有的拖拉机站,变成了县党委的主管农业部门才拥有一个大的拖拉机站,每个集体农庄需要向县党委农业部门租赁和借用拖拉机,并且支付租金,还要为租得拖拉机使用的先后顺序展开争夺和竞争(这种争夺和竞争实际上是通过各个集体农庄与县党委的农业部门签订商业贸易合同来实现的,这种竞争实际上就是一种带有市场经济化色彩的商品经济竞争)。赫鲁晓夫在1959年开始大量放松了对美国游客到苏联旅游的限制,1960年苏联境内的美国游客是斯大林时代最后一年---1953年的十五倍以上,达到和超过了四十万人(苏联全国总人口一共不过是两亿多人)!!1959年还召开了“苏联和美国万名青年大联欢”----类似于我国胡耀邦1983年搞的“中日万名青年大联欢”,1960年开始赫鲁晓夫允许苏联公民可以在乡间农村去为私人自家购买三层以下(含三层)的私人别墅。赫鲁晓夫还在苏联的大城市中引进了美国的超级市场销售模式。1959年,在莫斯科举行的由赫鲁晓夫和当时的美国副总统尼克松亲自参加并宣布开幕的“美国商品展销会”上,赫鲁晓夫亲自在展销会上喝百事可乐,当众赞美美国的百事可乐非常好喝,味道甜美,并且通过接受苏联本国《真理报》记者采访的方式称赞百事可乐(见中国华侨出版社2005年1月出版的韩春萌所著《借助贵人成大事》),并且说出了著名的“我们苏联应该好好的向美国资本家们学习做买卖”的名言。赫鲁晓夫很快允许百事可乐公司在苏联国内销售其产品(这比可口可乐进入中国大陆早了二十一年,而比百事可乐自己进入中国大陆早了二十五年),百事可乐因此在苏联市场上占了可口可乐的先机,长期在苏联和东欧市场占有最大比例,无论是苏东剧变前还是剧变后。后来赫鲁晓夫允许百事可乐在现在叫做圣彼得堡的列宁格勒市等城市建生产厂和流水线,雇佣苏联工人工作。

  赫鲁晓夫之后的列昂尼德.伊里奇.勃列日涅夫,在1967年邀请日本三井财团的代表到苏联西伯利亚参观访问,在这些日本人访问完毕后,他亲自在莫斯科设宴款待这些日本资本家,最终允许日本的三井财团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的赤塔、哈巴罗夫斯克等城市投资钢铁厂和煤炭、矿井,投资西伯利亚大铁路,还参与苏联远东商贸港口共青城的建设,使那里出现了合资企业,雇佣苏联工人为那些日本资本家服务。而且这种服务与1930年代跟美国银行家哈默、汽车大王福特的合作不同,斯大林在引进外资时,严令无论如何也不能允许有外国资本独资经营的存在,来本国投资的外资所拥有的公司和企业的股权不得超过50%,本国国有企业所占的股权比例必须占到50%以上,永远是本国国有企业占大头。斯大林规定,你可以让外国企业把钱投到本国的一个工业项目上,可以用钱购买外国企业的生产技术,但绝对不能够让外国企业获得管理权。也就是说,你外国企业把钱拿过来,咱们一块搞起一个工厂,我国把生产出来的东西卖到国外去,换来了外汇,换来了钱,我国再用钱从你那里买到你的生产技术,我国再掌握熟练了,然后你外资就离开这个国家。你外资不能管理我们国家的工人,你也不能指定生产计划,你既不能给我国工人发奖金,也不能给我国工人扣工资,更不能开除我国工人。一切管理都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自己管理。当年的斯大林就是这么做的,斯大林在掌握了美国的钢铁生产技术和汽车制造技术之后,很快又把美国资本家们赶走了。而勃列日涅夫却允许日本企业参与管理,允许日本企业给苏联工人发奖金或扣工资,还允许日本企业辞掉不适合在西伯利亚大铁路上干活的工人,虽然这些工人不会失业,仅仅是被发配回原所在工厂。

  让我们来看一看1977年版的《苏联宪法》里面对于苏联政府对私营经济和市场化的态度究竟如何。《苏联宪法》一九七七年版第十三条“按照法律规定的程序拨供给苏联公民以经营副业(包括饲养牲畜和家禽)、果园业、菜园业用的以及供个人私宅建筑用的土地可归公民随自身意愿而自行使用,苏联公民应合理的使用拨给他们的土地,国家和集体农庄应协助和鼓励公民发展和经营自己的副业”第十七条“在符合法律规定的前提下,苏联允许手工业(作者注:以传统服饰、玩具和手工艺品私营销售等为代表)、农业(以果园业、菜园业、水果私营物流、水果私营销售等为代表)、居民日常生活服务性行业(以私营理发业、私营美容业、私营家政保姆服务等为代表)范围内的个人私营劳动性活动,以及完全以公民及其家庭成员的个人劳动为基础的其他形式的个体私营经济活动。

  事实上,当时的苏联不仅仅有这么多种类的合法的私营经济,而且还有很多不公开的灰色的私营经济,比如从西方国家走私而来的黄色录像带,还有从西方国家传来的各种新奇的娱乐方式,比如五十年代的呼啦圈和康康舞,六十年代的爵士乐、七十年代出现的迪斯科舞厅等等,在苏联和东欧,也都迅速的跟上出现了。这些娱乐方式的经营场所,比如说爵士乐酒吧和迪斯科舞厅,从刚一出现就都是私人经营的,都个体户。还比如说西方国家的各种奢侈品,比如水床,也都是出现后不久就在苏联国内迅速出现的!!这些跟黄色录像带一样,并不是苏联国家贸易的结果,而是私人走私的结果。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重新出现了黑社会。苏联早在斯大林时代就已经被彻底铲除干净了的黑社会组织,重新在勃列日涅夫时代出现。据统计,在勃列日涅夫时代的苏联,全国大约形成了2400个各种各样的黑手党组织,并且这些黑手党大都有官僚背景,靠官僚撑腰。到了1970年代末,莫斯科已经成为跟芝加哥、迈阿密等西方大都市一样的流氓横行的城市,甚至更加过分。

  说完了苏联,让我们再说说被苏联控制的东欧,苏联是重点,东欧就简单的略谈一下,只以波兰为例。

  先说说波兰。在波兰人民共和国执政的波兰统一工人党(即共产党),在赫鲁晓夫1956年大批斯大林后,迅速的在该年(1956)11月19日颁布了工人委员会法,随后国家机关实行改组,取消介于各个部与企业之间的管理局,代之以实行经济核算的联合公司,企业实行三自原则,即自主、自治和自负盈亏,实行农村自治(我国1984年10月22日才在《关于城市经济体制改革问题》中第一次提出的“三自原则”,1956年时波兰就已经实行。可惜波兰统一工人党在1989年还是成为历史),同时也改革农业政策,提高农产品收购价格,允许农民自由退出农业合作社和买卖土地。

  关于这方面,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回忆录《我的生活 MY LIFE》给出了更加详细周密的答案,在其中有这么一段关于克林顿访问波兰的内容,“那天晚上波兰总统瓦文萨举行了一场宴会,邀请了持各种观点的人物前来参加。我饶有兴趣的听着瓦文萨太太和一位议员之间的激烈争论。那位议员是一位种植西红柿的农场主,他认为农民在过去波兰是共产党国家时比现在(“民主”了后)要日子更好过。我以为他们要打起来了,于是想帮瓦文萨太太一个忙,提醒那位议员,即使在共产党时期,波兰的农场也是控制在私人手里的,波兰的共产党人所做的仅仅只是把粮食从私人手中买过来,拿到苏联去卖。那位议员承认这一点,但他说,那时他总能够为自己的庄稼找到市场,而且价钱也不错。我告诉他,他从来没有在苏联那样彻底的共产党国家下生活过,在苏联,农场本身也曾经被彻底集体化(指的是斯大林时代)。那位农场主仍然拒绝让步,瓦文萨夫人也不肯让步,如果说民主根本的精神就是自由的不受限制的争论,那么他已经在波兰深深的扎下了根”。

  1970年盖莱克上台,波兰统一工人党六大召开,提出“高速发展战略”,借助外国资本和西方技术,实行高速度发展“再造一个新波兰”,头10年间波兰经济发展速度的确极快,但是后来1980年西方国家停止了投资,西方国家又开始搞保护性关税,又让外国银行的贷款利率激增,使波兰经济增长依赖的出口性商品卖不动滞销,美国又操纵沙特阿拉伯等海湾国家拉高石油价格,使石油严重依赖进口的波兰手足无措。

  最终,一连串的由后来的所谓民主总统瓦文萨的“团结工会”搞的抗议活动拖垮了波兰,1989年6月,波兰统一工人党(即波共)同意波兰举行多党大选,波共失败,瓦文萨获胜,团结工会上台,所谓的“民主”在波兰建立起来。


  人民生活水平

  2001年的《苏共亡党亡国二十年祭》纪录片里面的一句话,“苏联对外宣称其全体人民的42%拥有一辆私家汽车,但这其实是虚假的夸大的对外宣传,根据当时和后来的一些西方国家的权威性的经济统计调查机构给出的数据,苏联当时事实上是仅仅有占全体总数14%的人民拥有私家车”

  我们应该想到两个问题:第一,14%的人民拥有私家车(每七个人就拥有一辆私家车,考虑到大多数人都拥有家庭,每个家庭平均是三到四个人,所以平均每两个家庭拥有一辆私家车),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很小的数字吗!不要说当时,也就是1988年同时期的我国根本达不到当时苏联的水平,就算是今天也就是2011年的中国,以平均值来计算,恐怕拥有私家汽车的人民占全体人民的比例也根本没法跟当时(1988年)的苏联相比,顶多只有北京、上海等直辖市和广东福建江苏浙江等个别省份可以达到这个数字,大多数现在中国的省份都根本无法企及。第二,苏联自称42%的人民拥有私家车可能是吹牛,可是当时西方国家经济统计机构所公布的数据,难道就没有故意作假以贬低苏联的经济成就的成分在吗?恐怕也不能够这么说。

  苏联不是什么连人民的基本吃喝需要都不能够满足的贫穷国家。这个世界上也根本不可能存在一个几乎每个人都有汽车,却吃不饱饭的国家,人的第一需要从来都是填饱肚子,只有吃饱了才能想到有汽车生活方便好娱乐。事实上,苏联当时的全体成年男性的平均身高(所有18岁以上男子,包括身体收缩的老年人在内)是179.3厘米,比现在(2011年)俄罗斯联邦的全体成年男性的平均身高177.8厘米高了1.5厘米!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人的平均身高降低了一厘米半。

  我们今天总在说苏联是因为人民物质生活水平低下而崩溃解体,可是无论是当时的朝鲜和古巴,还是今天(2011年)的朝鲜和古巴,其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都根本无法跟当时的苏联相比,可是为什么苏联这更富裕的死了,朝鲜和古巴这更贫穷的反而活着!?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资料和上海译文出版社1987年3月出版的罗伯特.A.代尔所著的《现代政治分析》P118页所引注释1中查尔斯.刘易斯.泰勒和戴维.A.约迪斯所著《世界政治和社会指数手册》的记述:苏联1983年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gdp)已经达到了3710美元,几乎是资本主义世界中经济最发达的美国当时同时期的三分之一,而东德(民主德国)则比苏联更高,达到了5670美元(而时至今日,2011年的我国,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也不过只有不到3000美元),是所有共产党国家中最高的!!当时的苏联和东德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情况,虽然肯定比不上当时同时期资本主义世界中经济最发达的美国、日本、西德乃至大部分西欧国家,也比不上加拿大和澳大利亚,比起当时所谓的“亚洲四小龙”的中国香港台湾和新加坡韩国之流相比也略有不及,但是却是毫无疑问的高于当时所谓的紧接着“亚洲四小龙”而经济快速发展的“亚洲四小虎”----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的,更毫无疑问的肯定高于那些拉丁美洲地区的曾经被人认为是发展非常快的巴西、阿根廷和墨西哥。至于黑非洲和南亚国家,那就更不能跟苏联比了。不仅当时的中国比苏联穷,当时的朝鲜和古巴也比苏联穷。

  但最终,经济发达、人民富裕的苏联依然死在了官僚手中。事实上,苏联根本不是被人民推翻的,而是被官僚谋杀的。取代苏联统治各个加盟共和国的各国总统们,全都是很早就加入了苏联共产党的苏共“老党员”。俄罗斯的第一任总统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是1954年便加入苏共的三十多年老党龄的老党员,他曾经是斯维尔德斯克州的州委书记,后来又成了全苏联的首都莫斯科市的建设委员会(市建委)的书记,又是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是党中央最高层干部。他身边的第一任总理普利马科夫和外交部长安济科夫,也都是几十年的老苏共党员。其他从苏联独立出去的新国家,比如哈萨克斯坦的第一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1956年加入苏共,也是三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是苏联时代哈萨克共和国党委第一书 记。还有什么乌兹别克斯坦的第一任总统卡西莫夫,也是1958年入党的三十年党龄的老党员,是苏联时代乌兹别克共和国党委第一书 记。还有拉脱维亚的首任总统乌尔乌尼斯,也是几十年的老党 员,而且还是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立陶宛的首任总统布拉普斯卡斯,也是一样。也就是说,是苏联共产党的领导们杀死了苏联共产党,跟信仰西方式自由主义的民主派无关,跟人民也无关。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一丁111 时间:2012-09-18 12:21:59
  顶楼主!
  
作者:山狼思宇 时间:2013-10-08 17:08:44
  留个名先!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