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随笔]南京大屠杀前夕南京人口的变化(转载)[已扎口]

楼主:886248 时间:2005-12-18 17:48:00 点击:5094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作者:张连红
   [摘要]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右派学者一直在南京大屠杀的人数问题上大做文章,其中一个特别具有煽动和迷惑性的论点就是,南京沦陷前夕南京居民只有20万,加上5万的守城部队,“怎么会有30万人被杀呢?”日本右派学者“20万说”的“根据”究竟为何?南京沦陷之前究竟还有多少人留在南京?对南京沦陷之前南京人口数字问题的解读为何大相径庭?本文认为,日本右派学者在论述“战前南京人口”时,在史料的选择上,他们只采用对自己观点有利的史料,而摒弃对已不利的一切史料;在论述过程中,他们经常不断置换南京市人口与南京城区人口、南京城区常住人口与南京城内人口等不同概念;在论述立场方面,则一直试图压低战前南京人口数字,以说明屠杀“30万”之不可能。日本右派学者对南京战前人口问题的偏向诠释与解读,将不利于两国民众对战争仇恨的化解与共同历史的构建。
  
  
   [关键词]南京大屠杀 南京市区域 南京人口变化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日本右派学者一直在南京大屠杀的人数问题上大做文章,其中一个特别具有煽动和迷惑性的论点就是,南京沦陷前夕南京居民只有20万,加上5万的守城部队,“怎么会有30万人被杀呢?”针对这一谬论,日本左派学者和中国方面的专家都曾进行过有力驳斥。 但是,最近几年来,日本右派学者的“战前南京人口20万说”并没有收敛,相反一些新出版的著作仍然坚持此说。那么,日本右派学者“20万说”的“根据”究竟为何?南京沦陷之前究竟还有多少人留在南京?对南京沦陷之前南京人口数字问题的解读为何大相径庭?本文试图围绕上述问题作一探讨与分析。
  
  
  一、 “战前南京人口20万说”的依据
  
  
   1980年代,时任日本拓植大学讲师的田中正明连续发表论著,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他在《“南京大屠杀”之虚构》一书中指出:“当时南京人口只有20万居民和五万守城部队(这五万人也多半逃走或战死),怎么会有30万人被杀呢?” 上智大学的渡边升一教授对田中正明的观点大为赞赏,他在该书的序言中说:“在一个比东京世田谷区还要狭小的地方,在一个当时总人口约20万、而且还有欧美人士混杂其中的地区,居然有数十万人遭屠杀,这种说法本身就令人喷饭!” 90年代以来,田中正明的观点仍一直为右派学者广泛沿用。如1996年藤冈信胜出版的《近现代史教育的改革》、1998年小林出版的《战争论》、同年东中野修道出版的《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检证》和2001年北村稔出版的《南京事件的探究》、2002年东中野修道编《日本“南京”学会年报》等都仍在继续阐述“战前南京人口20万说”,其中东中野修道和北村稔对田中正明的观点都曾加以发挥。
  
  
   田中正明最初认为日军占领南京前夕南京人口只有20万人的依据,其来源主要是东京审判中辩护人列宾的辩护词:“在南京被杀害的人达30万,可据我所知,当时南京的人口是20万。” 1994年,83岁的田中正明在一次演讲中,则指出这20万数字来自于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文件。 在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的文件中,1937年12月17日的第六号文件中曾首次提及这一数字:“如果贵国军事当局不马上命令部下严守纪律,那么二十万难民的饥饿问题将无法解决。” 其后国际委员会的文件中曾多次提及这一数字。东中野修道在其出版的《南京大屠杀的彻底检证》中,在论及战前南京人口问题时,他使用了二份材料,第一份材料是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的特派记者理利·阿贝克的一篇报道,该报道称:“从上周开始大约有20万人离开南京。曾经拥有百万人口的大都市此前已经锐减到35万人,如今最多只剩下15万人了。而且,逃去的人流仍在持续不断。”第二份材料是《拉贝日记》中的记载:南京警察厅厅长王固磐在11月28日称南京尚住有20万人。东中野修道认为其后国际委员会的文件中所提20万人都是以此为根据的。 北村稔在论述战前南京人口时,他主要以金陵大学社会学系斯迈思(Lewis S. C. Smythe)教授的社会调查报告为依据,该报告称在日军攻占南京之前,南京人口“只有20万到25万”。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日本右派学者“20万说”所依据的材料,其来源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日军占领南京之前新闻记者的报道,二是时任南京警察厅长王固磐的估计及国际委员会文件,三是斯迈思社会调查报告中的陈述。在东京审判时,列宾在辩护词中所述20万数字时,虽然没有提供其材料来源,但可以推定其来源应不外上述三个方面。因此,讨论“20万说”所依据材料的可信度显得十分重要。
  
  
   在讨论上述材料可信度之前,笔者认为首先应该厘清南京市人口、南京城区人口与南京安全区人口三个不同概念,这应是我们进行分析讨论战前南京人口的一个前提。
  
  
  二、 南京市人口、南京城区人口与南京安全区人口
  
  
   1927年国民政府建都南京之后,南京市的地域范围曾发生较大变化。起初,南京的地域范围基本上只以南京城区(以明城墙为界)为主。1931年,在召开的省市会议上,会议初步议定了南京市同江宁县的境界划分, 其中南京市的地域范围仍以城区为主。1933年3月,南京市政府将市内分为8个自治区,其中7个城区,1个乡区即位于浦口的第八区(浦口车站是南北交通的重要枢纽,其交通地位对南京十分重要)。1935年3月,南京市管辖的区域得到了很大扩充,原属江宁县的孝陵卫、燕子矶、上新河三个乡区计21个乡镇划入南京市管辖。至此,南京市的辖区包括7个城区、4个乡区和一个陵园区,其市区范围计东至乌龙山外郭遗址(沿尧化门、仙鹤门、麒麟门、沧波门和高桥门一线),南至铁心桥、西善桥、大胜关,西至浦口镇,北至长江。全市总面积达465.85平方公里,其中城区面积为43.54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9.35%,乡区面积为422.31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90.65%。在日军占领南京前夕,南京市的面积并非如田中正明所认为的那样,只有40多平方公里, 田中正明误将南京城区面积当作南京市面积。
  
  
   南京建都之后,南京很快成为全国政治、文化中心,城市建设进程十分迅速,城市人口的增长更为惊人。据统计资料显示,1911年南京市人口为269000人,1927年为360500人,而1928年便迅速上升到497526人,1934年已达到795955人,到1935年时,由于3个乡区人口的并入,全市人口已突破了100万大关,达到1013320人。 8年时间,人口增速高达280%。其后,南京人口增长稳定,基本保持在100万人左右。 如1937年6月,南京市共有200160户,1015450人,其中城区人口数为853781人,乡区人口为161669人。 城区人口也主要集中在第一、四和五三个区,参见表一。 在目前所见资料中,以1936年7月南京市户口统计委员会所作的调查最为详细,表一显示南京市人口与南京城区人口之间的区别显而易见。
  
  
   在讨论战前南京人口问题时,还不得不论及南京安全区的人口数字。1937年11月12日,日军攻占上海后,立即向南京进逼。当时留在南京的外国人倡议仿效上海南市难民区,在南京成立一个中立区,以便在日军进攻南京期间,为南京平民提供避难的场所。12月8日,在留京西方人士的努力下,这个中立区即南京安全区正式对外宣布开放,尽管它并没有得到日本军方的正式认可。 南京安全区位于外国使领馆和教会学校较为集中的城区中西部,其范围为:“东面以中山路北段从新街口到山西路广场为界;北面以山西路广场沿西到西康路(即新住宅区的西南界路)为界;西面以由西康路向南到汉口路交界(即新住宅区的西南角),又向东南成直线到上海路与汉口路交界处为界;南面以汉中路与上海路交界处到原起点的新街口为界。” 这一地域大致包括了南京市第五区的北部和第六区南部,占地面积约为3.86平方公里,约为南京全市面积的0.8%,不到百分之一,约为南京城区面积的8.9%,不到十分之一。
  
  
   根据战前统计资料,南京第五区和第六区的人口密度平均每平方公里分别为23855和5774人, 两区平均数每平方公里为14815人,因此,在中日战争发生之前,3.86平方公里的安全区约有57186人。按照南京城区市民向外迁移的概率估算,在日军占领南京前夕,安全区内原有居民中约有一半人即28593人离开了南京。12月8日,安全区正式宣布对外开放后,一部分南京市民和外地难民开始前往安全区,但是在12月13日之前,前往安全区人并不太多,一方面由于“安全区房价昂贵,一般人均裹足不前”。 另一方面一般市民都存有侥幸心理,在没有面临生命危险和万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并不愿意离开他们自己的家。如12月9日晚,金女大难民所只有300名难民左右(其中一部分为来自于无锡的难民),11日中午,难民人数达到850人,而大部分难民都是在日军进城之后,由于日军疯狂的残暴行为,使得一些仍试图留在家中的市民纷纷涌往安全区寻求保护,魏特琳称在14日这一天夜里,就有3000人进入金女大避难。 在日军占领南京前夕,当时根本没有条件来调查南京安全区内难民(包括原居民和前来避难的难民)的准确数字。
  
  
   但是,在12月17日国际委员会在一份文件中第一次提到南京安全区的难民约为20万人。那么,国际委员会这个20万数字是从哪里来的呢?仔细阅读国际委员会主席拉贝的日记,我们便会发现在日军占领南京前夕,拉贝在其日记中曾三次提及南京城中还有20万平民:第一次是11月25日日记称“据说这里还有20多万中国平民”,但没有交待材料的来源;第二次是11月28日日记说“警察厅厅长王固磐再次声明,还有20万中国人住在南京”;第三次是在12月10日,拉贝说“城市的命运和20万人的性命处于危险之中”。 日军进城之后,国际委员会认为城内市民绝大多数都进入了安全区,因此,在其文件中他们便认为南京安全区内应有20万难民。显然,拉贝日记中所涉及的南京人口数字指的是南京城区人口数字,那么问题的关键是,日军占领南京前夕,南京城区究竟还有多少人未能迁移而留在了南京?
  
  
  三、 日军占领南京前夕南京市常住人口与南京城区人口的变化
  
  
   八·一三事变爆发后,南京直接受到战争威胁。8月15日,南京第一次受到日机大规模的空袭。其后不久,南京几乎每个晴天平均都要遭受日机三次以上的空袭或空袭威胁。为了寻求安全,部分南京市民或乘船西上或渡江北上自主向外地迁移,也有部分城区市民前往城郊乡区暂避。
  
   为了掌握南京人口迁移情形,1937年10月16日,国民政府内政部曾专函南京市政府,要求将全市人口迁移情形,“迅予确查见复”,并敦促南京市政府此后需“按旬咨部俾资查考”。10月18日,南京市政府乃命令各区“迅速查报,以凭汇复”。但是由于处在战乱之际,加上各区事务繁忙,特别是“因京郊建筑防御工程征调民夫甚多,本市乡区保甲长多赴要塞督工,致户口报告不免稽延。” 直到11月初,南京市12个城区和乡区中,只有7个区上报了统计数字(见表一)。但仅从上报的7个区来看,在11月初,南京市常住人口数为37. 3万余人。由于当时南京市各区居民面临相同的战争威胁,市民向外迁移的程度相差不会太多,因此,我们可以推算出当时留在南京市和南京城区常住人口总数的概数。
  
  
   如果我们以1936年7月南京市常住人口调查结果为参照基数,对照1937年10月底和11月初所上报的7个区人口数,我们可以计算出南京市城乡各区人口数减少的概率。考虑到城区和乡区人口迁移情况不同,我们计算其概率时将城区和乡区分开计算。表二显示:1937年11月初5个城区人口迁移概率是48.9%,也就是说城区人口中有近一半的市民离开了南京,1936年时7个城区人口数为741667,根据城区人口减少的概率,迁移后的城区人口数应在37.9万人左右。1937年11月初,2个乡区人口迁移很少,其迁移概率只为17.6%,1936年时4个乡区的人口数为203877,迁移后的乡区人口则应在16.8万左右。这样,我们可以得出,在1937年11月初,南京市常住人口中尚有54.7余万人没有迁移,城区人口中有37.9万人没有离开南京。1937年10月下旬和11月初,南京市民中尚有54.7余万人未能迁移这一事实,也得到了其它材料的证实。如日本情报人员也报告称10月下旬南京尚有53万余人。
  
  
   随着11月12日上海的沦陷和11月20日南京政府的迁都,南京又开始了第二次迁移。 “通往下关的路上,行进着成百上千辆装满了行李的人力车,以及跟车的中国人,他们都想乘坐那几条即将驶往上游的轮船到安全的地方去。” 但是,在第二次迁移中,市民中能够离开南京者并不多。
  
  
   首先,第二次南京人口迁移人员主要以公务人员为主,另外尚有大量政府档案文件和相关物资,为保证国民政府各部门的安全迁移,国民政府所统制的全市交通工具包括600辆汽车和220余只民船, 都用在了军事和国民政府西迁上,“国府西迁后,各项交通器材随之俱行。” 尽管11月26日马超俊市长专电交通部,希望“西迁各船抵达后,即续回迁送难民。” 显然,到南京沦陷之时,这些船只是无法赶回南京的。因此一般民众要坐船和乘车离开南京是相当困难的。
  
  
   其次,在南京持续遭受日机轰炸之后,一些较为富裕的市民都早已离开南京,而留在南京者大都为贫民,据资料显示,中日战争之前南京贫民人口约占南京人口总数的50%, 对于他们而言,面临飞机轰炸和面临日军攻占南京其危险并无不同,影响他们能否离开南京的决定因素是经济条件。据王正元先生回忆:“11月底以前,南京的轮船票就很难买了。自南京宣布进入战时状态后,逃难者蜂拥逃离南京,一张船票原值高出四五倍。辗转过手的黑市票,甚至高出十数倍。由于轮船都是停泊在江心,不敢靠岸,即使买到票的,也必须雇小木船登轮,而小木船也是漫天要价。” 因此,尽管江边“人山人海”、车站“人多如鲫”, 但真正能够有能力购买车票和船票而能离开南京的平民百姓为数很少,许多难民被迫滞留在下关码头。
  
  
   在第二次迁移中,我们现在已很难得知当时成功离开南京市民的准确数字了。11月中旬,军事委员会后方勤务部曾召集各关系机关开会讨论关于遣送难民问题,并要求南京市政府将“遣送路线人数及区域即日呈函后方勤务部”,以便照办。11月23日,南京市政府回函称:“查本市现有人口约五十余万。除一部能自动离京,一部事实上决不能离京者外,估计需要遣送难民约二十万人左右。” 在南京市档案馆中,我们目前仍未发现南京市政府是如何查得这50万数字的,但是,1938年初曾对南京人口进行过调查的斯迈思教授也认为:南京“八、九月份人口急剧地减少,十一月初又上升到50万。” 南京市政府的回函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了自11月初到11月下旬,南京市常住人口并无太大变化,也就是说前文我们估算的11月初南京城区人口也未发生太大变化,即南京城区人口尚有37.9万人。此时南京城区尚有37.9万人的情况也得到南京市长的证实。11月27日,美国大使馆发回国内的报告称南京市长说尚有30至40万的市民还留在南京。 该报告虽然并未指明南京市长所讲人口是南京城区人口,但11月23日南京市政府公函称南京现有人口50余万,仅仅过了四天,南京人口突然迁移了10—20万人,以南京当时的运输能力(绝大都数船只都已用于政府西迁)而言,这不太可能。因此,我们可以认为南京市长所称南京尚有30至40万人应视为南京城区人口数。其后这一数字不会有太多的变化,因为,12月初当日军先头部分攻至南京郊区时,守城司令唐生智为了表示“破釜沉舟,背城借一的必死决心”,下令撤消了下关至浦口的轮渡, 同时也关闭了南京各城门。
  
  
   在南京出现的第二次人口迁移过程中,南京乡区人口的变化也十分有限。12月初,日军已迫近南京。南京卫戍军考虑军事作战的需要,放火焚烧了南京城外交通要道附近的居民房屋,并要求当地居民迁往南京城区避难。因此,在12月初,南京出现了一部分市民由乡区向城区迁移的现象。这种迁移是在南京市辖范围之内的移动,对南京市的人口总数并不产生影响。
  我们在讨论南京市常住人口和城区人口总数的同时,我们还应该考虑到在南京城陷之前,尚有一部分从苏南逃难来到南京的外地难民,另外还有众多守军官兵由于没有退路而被迫滞留在南京城中,他们也应作为日军占领南京前夕南京城区人口总数的重要组成部分。
  
  
  四、 南京沦陷之前的外来人口:外地难民与滞留官兵
  
  
   自八·一三之后,“各地难民纷纷来京,每日千数百人不等”, 这些逃难而来南京的难民,有的以南京为中转站前往内地,据南京市难民救济会称,到11月11日,该组织已遣送难民4万余人。 但也有相当部分难民投奔南京亲戚而留在南京。11月12日上海沦陷后,苏州、无锡等地亦相继失守,大批难民成群结队涌向南京,如家住苏州的汪骥孙一家9口人,“沿路向京城方向逃难”。 由于受南京运输能力的限制,在日军攻占南京前夕,绝大部分难民只得滞留南京。如12月8日晚上,金女大校园里就居住了一批来自无锡的难民。 又如在南京大屠杀之后,日本特务机关曾从南京遣返上海难民2850名。 外地难民滞留南京的人数目前尚无准确统计材料,但如果每天以最低数字1000人估算(事实上上海沦陷后,苏南沿京沪线逃难人流远远超过上海沦陷之前),则从上海沦陷到日军占领南京前的日子里,滞留南京城区的外地难民至少应在3万人以上。
  
  
   我们在讨论沦陷之前南京人口问题时,我们不能忽视在城陷之后被日军俘虏的官兵,还有相当部分被围困在城内而被迫放下武器、换上便衣的避难官兵,他们大都以平民的身份留在了南京城内,这部分官兵事实上也构成了城陷前夕南京城内人口中的一个重要部分。
  
  
   关于被围困在南京城内的中国官兵人数问题,由于战争环境和资料缺失等因素,目前尚不能精确计算,据笔者在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馆藏国民政府国防部史政局及战史会档案中,发现有些参战部队对南京保卫战前后的兵力如第78军宋希濂部就有较为详细的统计,而有些部队的战斗详报却没有提供准确数据,还有一些部队在档案中却没有发现他们的战斗详报。表三是笔者根据档案资料和部分高级将领的回忆以及谭道平提供的数字综合而成,其中战前兵力和损失兵力两项数字是以所见材料中的最低数统计所得,突围兵力则以档案材料为准,没有材料则未作估计。表三显示,参加南京保卫战的中国官兵人数至少116919人,在南京保卫战中作战牺牲以及城陷后被迫留在城内的官兵人数至少47382人,其中在保卫中伤亡的官兵不到1万人, 因此,陷在城内避难的官兵至少在3.7万人以上。
  
  
   但许多材料及学者研究表明,这一数字同实际数字相比显得偏低。据12月22日,参谋总长何应钦报告称:“此次守御南京之军队共12师(笔者注:应为13个师另15个团),人数在12万以上。……共计此次守卫首都军队,安全退出者约全数之半。伤亡及沦陷于城内避入难民区,或与敌巷战者估计三、四余万人。至被俘之数据敌军宣传约万余人。”但是,在1938年1月10日,何应钦私下对王世杰称日方报道日军占领南京后缴获步枪达12万支之多“大致确是如此”。 当时,在一般情况下,国民政府军中很难做到每个士兵都拥有步枪,另外,还有很多突围成功的部队他们也随身带走了许多步枪。这说明在南京保卫战中,中国守军应该大大超过12万人。据孙宅巍研究估算“至少还有9万官兵滞留在南京”, 日本学者笠原十九司根据日军阵中日记等日方资料研究表明,日军在南京大屠杀期间(12月13日之后)屠杀中国败残兵至少在127580人以上, 当然这一数字中也包括了日军误捕误杀的中国平民。一些国民政府的特工情报则估计“南京失陷时,我军不及撤退被敌残杀者达六七万之多”。 上述资料从另一方面说明,留在南京城内的3.7万守城士兵数应视为最低数。
  
  
   由上可见,在日军攻占南京前夕,留在南京城内的人口中应包括:原住南京的常住贫穷市民,人数至少在30—40万左右;滞留南京的外地难民,人数至少在3万人以上;被日军俘虏和围困在城中的中国官兵最低数字为3.7万人,这样,南京城陷之时,南京城区的人口总数应在36.7—46.7万左右。如果将前文所述迁移变化不大的南京乡区人口16.8万人加上,则南京市人口总数应在53.5—63.5万人左右。日本一些学者试图在战前南京人口问题上大做文章显然违背历史事实。
  
  
  五、 “战前南京人口20万说”的偏向解读
  
  
   战争已经过去60余年了!由于南京大屠杀事件发生后,南京继续在日军和汪伪政权统治之下长达8年之久,随后国共两党又发生3年国内战争,历史未能为我们提供及时进行详细社会调查的机遇。因此,今天我们要考证出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包括南京沦陷之前南京城区人口的精确数字相当困难,但是,作为历史学者,我们有责任要尽可能客观公正地再现这一人类惨案的真实历史,让人类从惨案真相中汲取教训。但如果历史学者仅从狭隘的国家和民族利益出发,对历史进行偏向诠释与解读,显然,这并不有利于民族之间仇恨的化解,也不是真正历史学者的研究方法。通过上文的阐述,我们发现“战前南京人口20万说”存在如下几点偏向性:
  
  
   其一,史料选择的偏向性。在历史研究中,史料的搜集整理分析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过程。历史发展本身丰富多样,历史当事人由于所处时空不同、个人价值观不同和个人知识背景不同,他们对同一事件的表述、判断,由于“盲人摸象”的道理而会大相径庭,因此历史学对历史事件的解读就必须充分掌握和运用各种不同史料。但是,“战前南京人口20万说”的“专家”,显然只偏向选择了对他们有利的材料,而对其他不同材料则不予顾及,这种研究方法不是历史学研究的方法。事实上,当时留在南京的外国记者、西方人士、甚至中国的官员与难民,他们对战前南京人口的表述都只是他们各自的判断,有些表述也许并不符合历史事实,这一点连东中野修道也不得不承认阿贝克关于南京“最多不过15万人”的估计只是一种推测而已。“大家都在忙于逃难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正确的数字。” 但他后来在论证人口数字时,又偏向选择了南京市警察厅长王固磐的估计数字作为自己立论的证据。
  
  
   其二、论述过程的偏向性。在我们论述战前南京人口数字问题时,实际上有几个概念是相互缠绕的,如不厘清则易导致对这一问题的误读。前文表明,日军攻占南京之前的南京人口数字,它不仅包括南京城区人口,它还应包括南京乡区人口;它不仅包括城乡常住人口,它理所当然也应包括避难南京的外地难民和陷入日军包围而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1938年3月,金陵大学社会学系斯迈思对南京及其邻近地区的社会调查报告指出,“到这个城市被占领的时候,人口只有二十万到二十五万。如果有我们在三月份抽样调查的人数乘以五十,正好得到二十二万一千一百五十,和城市调查报告里直接描述的完全一样。这个数字可能是当时居民总数的百分之八十到九十,因为还有一些居民住在调查人员无法查到的地区。” 北村稔认为斯迈思战前南京人口数字的调查具有十分重要的说服力,但是,我们在使用斯迈思的调查数据时,必须明确几点:第一、斯迈思南京市区调查的对象主要是指南京常住居民,而非指南京城陷前南京人口数,显然不包括外地难民和沦陷放下武器的士兵人数。常住居民人数同沦陷前南京人口数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第二、在南京大屠杀之后进行的人口调查,很难以此来准确推断战前人口数字,特别是在南京大屠杀期间南京市民全家被杀的情况并不少见。第三、斯迈思的调查采用的是抽样调查,尽管样本采用范围很广,但是,使用这种不完全调查法来调查人口其可靠性存在相当风险。
  
  
   其三,论述立场的偏向性。史料选择和论述过程的偏向性归根到底还是论述立场的问题。日本右派学者“战前南京人口20万说”,其主要目的并不是真的想认真讨论战前的南京人口数字,其根本目的是为了证明南京大屠杀遇难人数“30万”之不可能,然而,日本右派学者在这一过程中偷换了一个十分重要概念,就是在讨论战前南京人口时,其“南京”的范围指的是南京城区,事实上,我们通常所讲南京大屠杀概念中的“南京”,其范围则指的是南京市的范围即包括南京城区和乡区,南京城内的日军大屠杀只是整个南京大屠杀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另外,日本右派学者在论述的过程中,试图将城陷后中国士兵排除在南京人口总数之外,因为在他们看来,日军入城搜捕解决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是正当行为,被处置的中国士兵不在南京大屠杀中遇难人口之中,日本右派学者的目的显然是希望通过尽可能压低战前南京人口之数,以说明南京大屠杀屠杀30万人的不可能性,从而证明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
  厘清战前南京人口问题对推动南京大屠杀课题的研究十分重要,作为历史学者,在研究这一问题时,在史料选择、论述过程和论述立场等诸方面应尽量避免主观偏向性,我们应为化解国家民族之间的仇恨尽心、为构建公正客观共同的历史尽力。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第八元素 时间:2005-12-18 18:02:56
  好贴,沙发
作者:ID张三1 时间:2005-12-18 18:03:13
  〉日本右派学者的目的显然是希望通过尽可能压低战前南京人口之数,
  〉以说明南京大屠杀屠杀30万人的不可能性,从而证明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
  
  呵呵,胆敢说出如此可笑荒谬的诛心之论的,居然还好意思说虾米“应尽量避免主观偏向性”?即使证明了“南京大屠杀屠杀30万人的不可能性”、南京大屠杀屠杀20万人的不可能性、南京大屠杀屠杀10万人的不可能性、南京大屠杀屠杀5万人的不可能性,何以见得就能“从而证明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
  
  呸
作者:hithithit 时间:2005-12-18 19:04:32
  日本人在胡说八道!
作者:逝无形 时间:2005-12-18 19:21:34
  告状当然要有证据!
  但是你跟我们论证什么?????
  就算小日本杀了五万!!
  我们就该原谅它吗??
  我总觉得这是耻辱,不要自己总去提!
  好好记着!!多少都要还给它!
作者:shannonspring 时间:2005-12-18 19:48:40
  好文章,好文章。中国就是需要这种扎扎实实作学问的人。
  
  不过从本文的回复来看,令人失望。好像很多人觉得这种事情是不需要花时间去论证的,只要大家都说30万,小日本就一定抵赖不了了。可问题是,你如果想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难道不需要做大量的考证工作么,这样做不仅仅是去证明些什么,也是对遇难同胞的最好缅怀,也是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真正记住这个国耻。难道当我们对我们的后辈讲述这个苦难的时候,他们问起,30万这个数字怎么得来的,我们的回答只能是:大家都这么说,所以就是这样么?
  
  
作者:ID张三1 时间:2005-12-18 20:07:00
  〉作者:shannonspring 回复日期:2005-12-18 19:48:40 
  〉好文章,好文章。中国就是需要这种扎扎实实作学问的人。
  
  ???呵呵,给你举个最近的例子吧。《黄金武士》就是王选、张连红等主持翻译的,并大肆炒作,声称日本人掠夺并埋藏了按1944年汇率计算价值194万亿美元的财富。http://culture.china.com/zh_cn/reading/news/11022783/20051116/12853913.html
  而且据他们说,这个“事实”,是“绝对存在”的。 
   
  194万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就是半个多世纪后的2003年,世界各国GDP总和也不过是36万亿美元;换句话说,194万亿美元在今天,足够买下5个地球。
  
  阁下是说,具有如此道德、知识、智商的人,原来居然有丝毫可能是虾米“扎扎实实作学问的人”的?
作者:chaobill 时间:2005-12-18 20:40:11
  把南京地区那时候消失的村名列出来就可以了。
  怎么没人调查呢?
作者:ID张三1 时间:2005-12-18 20:57:26
  《中国可以说不》的首席作者、反日先祖张小波在96年被日本极右翼抽得找不到北的东京对话中,就曾经对被他尊称为“老师”的石原慎太郎满口应承,回国后会促使政府详细调查南京大屠杀、政府如果不参与,他个人也一定推动。呵呵,他后来出过哪怕一丝一毫的力么?
  
  无数事实证明,反日不是一个观点问题,而是个人品质问题。反日人士的道德文章,大抵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