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史评论]离虚君共和只要一步之遥-明代的票拟制度(转载)[已扎口]

楼主:founder10 时间:2005-12-26 17:56:00 点击:1256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离虚君共和只要一步之遥-明代的票拟制度
  
  以下是祝总斌先生<<试论我国封建君主专制权力发展的总趋势>>一文中关于明代政治的论述,全文请参看http://xiangyata.net/data/articles/a01/257.html。
  
    从明代起,废除了中书省和宰相,由皇帝直接掌管六部百司的政务,实际上等于兼任宰相,把君主独断专行扩大到了顶峰。可是,这只是明初形势下,明太祖带有个人特点(如权力欲极强,猜疑心重,统治经验丰富,精力充沛等)所采取的措施。作为制度,后代不具备这些特点的皇帝是没有能力,也不愿意照样执行的。可是“祖训”又不便公开违背,在这种情况下,经过改造,内阁制度便逐渐形成,以一种新的形式起着限制君主独断专行的作用[28]。
    我们知道,明代内阁诸大学士,和以往宰相不同,在制度上始终没有监督六部、百司执行皇帝诏令之权。直到明末崇祯年间,一些阁臣为推卸责任仍在说:“昭代本无相名,吾侪止供票拟。上委之圣裁,下委之六部”(《明史》卷二五七《冯元飙传》)。清代官方著作《历代职官表》也说:“内阁职司票拟,其官创自明初,原不过如知制诰之翰林,并非古宰相之职”(卷二内阁表下案语)。这些话并不错。这正是明太祖这个历史上个别杰出人物废宰相后,给后代政治制度所打上的深深烙印。可是由于限制君主独断专行这一历史总趋势不可遏止,后来的君主和臣属自觉不自觉地逐渐把内阁塑造成了实际上代替宰相的机构。其权力和特点如下:
    第一,内阁拥有“票拟”之权。这就使它对皇帝权力的限制,超过了过去的宰相。所谓票拟,便是代皇帝草拟各种文书,大量是关于六部、百司各类政务奏请文书的批答。它可以是先与皇帝共同讨论,作出决定后再草拟成文字[29],更多的是内阁先拟好批答文字,连同原奏请文书一起送皇帝审批。由于票拟要比以往各朝辅佐君主处理政务的制度更加细致、周到[30],特别是过去(如唐宋)草拟下行诏令和审核上行奏章的机构,有中书,有门下,有翰林院,比较分散,明代全都归口于内阁[31],这就给大多数中主单纯倚靠内阁票拟,自己可以不怎么关心政事,提供了极大方便。其结果便是:表面上宰相废去,皇帝直接指挥六部、百司政务;实际上多半依靠“票拟”定夺,皇帝的意志和权力受到内阁诸臣极大的左右限制。如果说儒家的“君逸臣劳”要找一种理想模式的话,那么明代内阁票拟便是这种模式[32]。
    《明史》卷一八一《刘健传》:孝宗时与李东阳、谢迁俱在内阁,“三人同心辅政,竭情尽虑,知无不言。(孝宗)初或有从有不从,既乃益见信,所奏请无不纳,呼为先生而不名”。武宗即位,刘健等提出几条压制近倖的办法,“拟旨上,不从,令再拟。健等力谏,谓‘……所拟四疏,(自信正确),不敢更易,谨以原拟封进’。不报,居数日又言……(表示既不批准票拟,便求退休)。帝优旨慰留之。疏仍不下。越五日,健等复上疏,历数政令十失,……因再申前请。帝不得已,始下前疏,(仍未批准,而是)命所司详议。健知志终不行,首上章乞骸骨,李东阳、谢迁继之,帝皆不许。既而所司议上,一如健等指,帝勉从之”。这是内阁经过斗争,终于将自己意志强加诸皇帝的例子。明武宗是个十分任性的人,为什么他不行使至高无上的皇权,迳直否决刘健等的票拟呢?就因为发展到明中叶,一般情况下如同孝宗那样,照批票拟已成惯例,要想否决,便得提出理由;武宗又提不出理由,于是便只有拖。拖来拖去,被迫批准。
    《明史》卷一六八《陈循传》:在比孝宗还要早的景帝时入阁。“帝欲易太子,内畏诸阁臣,先期赐循及高谷白金百两,江渊、王一宁、肖鎡半之。比下诏议,循等遂不敢诤(而遵旨票拟)”。为什么景帝更易太子要向阁臣行贿,而不迳直行皇权决断呢?正象武宗一样,就因为缺乏理由,所以害怕阁臣不同意,拒绝拟旨。现在景帝虽达到了目的,但那是由于阁臣腐化怯懦,未尽到职责,属于另一问题;而行贿本身,却正足以说明内阁和票拟确是对君主的独断专行,胡作非为,起着很大限制作用的制度。明末冯元飙曾针对一些阁臣自称只供票拟,不是宰相,以推卸责任的话,批驳说:“夫中外之责,孰大于票拟”(《明史》本传)。这在一定意义上,是符合事实的。
    第二,由于票拟是下达皇帝诏令的正常途径,所以明代内阁限制皇帝滥下手诏、中旨的斗争,更加制度化。当时一般的做法是:各类文书全归口于内阁票拟,疑难者由皇帝召阁臣一起商议决定;但必要时皇帝也可在禁中主动提出自己关于政事和用人的意见,通过手诏、中旨(或宦官传口谕)下内阁票拟。对于这类手诏等,内阁可以奉行,也可以拒绝,全都合法。《明史》卷一八一《徐溥传》:入内阁。孝宗弘治五年,“中旨”给一革职者复官,溥等言:陛下“即位以来,未尝有内降(意即全都通过正常途径由内阁票拟),倖门一开,末流安底,臣等不敢奉诏”。八年溥等又言:“数月以来,奉中旨处分,未当者封还,执奏至再至三,愿陛下曲赐听从……”。“奏入,帝嘉纳焉”。同上卷一九○《杨廷和传》:世宗以孝宗侄、武宗堂弟身分嗣位,欲崇亲生父(兴献王朱祐杬,已死)为“皇”,群臣反对。帝召阁臣杨廷和等,“授以手敕,令尊父母为帝后”。廷和退而上奏说明理由后曰:“臣不敢阿谀顺旨”。“仍封还手诏”。世宗坚持己见,“当是时,廷和先后封还御批者四,执奏几三十疏。帝常忽忽有所恨”。廷和因乞退休。继任者蒋冕、毛纪继续不肯奉行旨意,毛纪且上言曰:“曩蒙圣谕:国家政事,商确(榷)可否,然后施行。此诚内阁职业也。臣愚不能仰副明命,迩者大礼之议(即崇兴献王事),平台召对,司礼传谕,不知其几,似乎商确矣,而皆断自圣心,不蒙允纳,何可否之有”(同上卷一九○《毛纪传》)。这是指斥世宗口头上表示与内阁商量,实际上拒绝众议,独断专行。
    就在这僵持过程中,有一进士张璁上疏支持世宗,提出一套应尊崇兴献王为“皇”的理由与历史根据,“帝方扼廷议,得璁疏,大喜曰‘此论出,吾父子获全矣’!亟下廷臣议”(同上卷一九六《张璁传》)。后又有人支持璁议。以此为起点,经过讨论和施高压手段(给抗拒者廷杖等),世宗达到了目的。可是从此事也可看出,当张璁议奏上前,世宗虽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却不敢硬性贯彻个人意志,独断专行,原因就是他理由和根据不足,不知道自己的要求是否违反儒家经典、礼制、祖训、故事,而这些正是内阁和大臣借以限制皇帝独断专行的法宝。君主专制制度的历史越长,这类法宝积累的也就越多。在尊崇兴献王这事上,如果没有张璁等议,世宗光凭手中皇权,是很难胜利的。而且即便有了张璁等议,拒绝中旨的斗争此后差不多又延续了两年多。这就足以说明,明代皇权受内阁、廷议的限制何等之大了。
    也正因如此,在此之后,应信用内阁、而不应滥发中旨的意见,仍接连不断,没有一个皇帝在原则上加以拒绝。同上卷一九六《夏言传》:世宗时上疏言:“今陛下维新庶政,请日视朝,后御文华殿,阅章疏,召阁臣面决;或事关大利害,则下廷臣集议。不宜谋及亵近,径发中旨。圣意所予夺,亦必下内阁议而后行,绝壅蔽矫诈之弊”。“帝嘉纳之”。所谓“圣意所予夺,亦必下内阁议而后行”,等于说皇帝的决定要经过内阁讨论同意,方得实行。同上卷二四○《叶向高传》:熹宗时复入阁,疏言“臣事皇祖(神宗)八年,章奏必发臣拟。即上意所欲行,亦遣中使传谕。事有不可,臣力争,皇祖多曲听,不欲中出一旨。陛下……信任辅臣,然间有宣传滋疑议,宜慎重纶音,凡事令臣等拟上”。“帝优旨报闻”。这条材料和上面夏言疏文精神完全一致,而是用事实证明了这一制度的存在。
    当然,由于君主拥有至高无上权力,各个君主的性格并不相同,每届内阁成员又各有特点,所以君主与内阁矛盾后,越过内阁,迳发中旨处理政务之事也不少。如同上卷一八一《李东阳传》:武宗时在内阁,“帝欲调宣府军三千入卫,而以京军更番戍边。东阳等力持不可,大臣台谏,皆以为言。中官旁午(向内阁)索草敕,帝坐乾清宫门趣之,东阳等终不奉诏。明日,竟出内降行之”,即其一例。然而另一面从此例又可看出,处理政务的正规途径应是通过内阁,所以才会发生中官旁午催促,武宗亲自焦急督阵的情况,只是由于不得已,第二天才下内降,而东阳等拒绝中旨,安然无恙,也是合法之证明。《明会要》卷三十《职官二》:万历末,帝“遣内使至工部侍郎林如楚私寓宣敕旨,以奉御汪良德奏准修咸安宫也。辅臣言‘明旨传宣,定例必由内阁下科臣,然后发钞。若不由内阁,不由科发,不经会极门(紫禁城南部通往内阁之门),不由接本官,突以二竖传宣(中旨)于部臣之私寓,则从来未有之事。向来(如君主)建议诸臣,以旨从中出,犹且虑之,况臣等竟不与闻乎?’不省”。这就是说,不先经票拟的中旨只是皇帝个人意见,随意性大,容易出错(故“犹且虑之”),所以早已定例必下内阁,由内阁决定是否奉行。奉行,则通过六科给事中,依正常途径下达;不奉行,大概便得封还中旨。不经内阁,皇帝迳下中旨传宣部臣执行,则是违例的。由此可见,明代皇帝虽有时迳下中旨处理政务,似乎由他独断专行,实际上并不合乎惯例、制度,皇帝自己心理上大概也得承受很大负担,怕成不了“明君”,所以明神宗对阁臣的抗议,只得以“不省”了之。反过来也就证明,一般情况下,必得受内阁的限制。
    第三,和内阁相配合,还有六科给事中也在制度上直接起着限制皇权的作用。按给事中唐宋本属门下省,金废门下省,明初设六科(吏、户、礼、兵、刑、工)给事中,成为独立机构(清改隶都察院)。其重要权力之一就是:皇帝所下中旨,内阁未反对,草成敕诏;或内阁票拟,合皇帝心意,批准执行,都得再发至给事中处详审。如以为有害整个统治利益,同样可以封还诏书(《明史》卷七四《职官三》)。同上卷九《宣宗本纪》:“谕六科,凡中官传旨,必覆奏始行。”前面已讲,覆奏约始于北魏、北齐之际,宣宗此谕实际上某种程度也是对君主自己专权的一种限制。《明会要》卷三七《职官九》:嘉靖年间,“都察院疏请差御史巡盐,不下阁票拟,(中旨)批答稍误,(迳下六科),户科给事中黄臣谏曰:‘我朝设立内阁,凡百章奏,先行票拟。今使内阁虚代言之职,中贵肆专擅之奸[33]。关系匪细,渐不可长。容臣封还原本,以重命令’。疏入,即加批如制”。同上卷二一五《骆问礼传》:上疏穆宗,“言诏旨必由六科诸司,始得奉行,脱有未当,许封还执奏”。证明此制一直存在。这样,除内阁外,便又多了一重对皇帝独断专行之限制[34]。
    通过以上三点,便可看到,在明代,表面上废去宰相,君主独断专行更加厉害,实际上发展的结果是,君主行使权力时在制度上受到的限制比过去更大,想要独断专行的困难更多了。
    必须指出,以上都是就集中了地主阶级统治经验的制度规定而言,实际上在执行中这些制度总要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而发生偏颇,甚至极大偏颇。就明代说,这种因素中最重要的一个便是皇帝往往不上朝。本来按祖制他们应该“无日不朝”,甚至一日再朝或早、午、晚三朝(参《大学衍义补》卷四五)。可是由于贪于逸乐,照办的时候很少,如明神宗甚至二十年未上朝[35]。皇帝逐渐对内阁票拟也懒于审批,而让身旁宦官“批红”,致使有时大权旁落。这是明代的一个秕政。但有些著作过于夸大了这一秕政,似乎明代内阁等制度全受宦官操纵,“内阁之拟票,不得不决于内监之批红,而相权转归之寺人”(《明史》卷七二《职官志序》)。这基本上不符事实。因为内阁票拟从明成祖以后逐渐形成,贯穿于明亡前二百多年,从不间断,而宦官之掌权,则要视皇帝是否委任而定,并非制度。如世宗在位四十多年,不但未曾委任,而且制驭甚严[36]。同时即就批红言,按规定只能遵照内阁“票(拟)来字样,用朱笔楷书批之”[37],执笔者等于一个謄录人,并不允许掺杂个人意见。这一情况,正好是前述皇帝意志受内阁限制的一个具体反映。只有少数几个宦官,得到皇帝特殊宠信,对票拟之审批发生影响。可是其中能算上毫无顾忌,任意改动票拟,甚至另行票拟者,只有武宗时的刘瑾(由正德元年至五年)和熹宗时的魏忠贤(由天启元年至七年)[38],加在一起不过十二年。这和二百多年的内阁比时间很短,因而应该承认,整个明代在政治上起主要作用的是内阁等政治制度,是内阁的票拟,而宦官造成的偏颇,则是次要的。
  明请之争早该平息了,为满清辩护者请先反驳以下文章:
      为什么说“满清入关”是历史倒退
      再论为什么说“满清入关”是历史倒退
      为什么说满清入关是外族入侵
      明朝的昏君和满清的明君
      由民本主义倒退为奴才哲学
      伟大的明末东西方文化交流
      明末的科学思潮与西学
      满清防汉、制汉心理是资本主义不能发展的主要原因
      辛亥革命和满族贵族
      谈谈金庸的《袁崇焕评传》
      痛批文史界的“歪理邪说”,恢复“文化中国”史观
      痛批“版图中国论”,恢复“文化中国”
      警惕满独势力的再度兴起给中华民族带来新的灾难
      文史界不可思议的“褒清贬明”现象
      满清政权的性质:谈谈满洲人的“中国人认同问题
      
      你们谈到的几乎所有问题都包括了,如果你们能驳倒,那么再来论战也不迟。见网址:(xiaomietaidu.blog.tom.com)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陈小黑 时间:2005-12-26 18:43:19
  是一步么?权力没有限制,一步和一百步有什么区别?
作者:oldgeng 时间:2005-12-26 19:38:49
  权利有限制和没有限制是一步和一百步的区别么?
  总说明朝最专制。最黑暗。
  皇帝立个太子大臣要抗争
  皇帝出去“巡查百姓”大臣要抗争
  皇帝给自己老爹上个尊号大臣要抗争
  皇帝想跟后金议和,大臣抗争不让,皇帝也不敢直接下命令议和。
  皇帝要调边关将领帅兵入朝,边将竟然不来,“烽火戏诸侯”都玩不起来。都快亡国了,调吴三桂入卫,大臣不敢擅自弃地,不拟诏,皇帝也没辄。
  大家看看啊,明朝皇帝好大的权利啊。
  
作者:joehfou 时间:2005-12-26 19:42:48
  这和共和差得也太远了吧?那些阁员是民选得吗?民主基础都没有,还奢谈什么共和.
作者:oldgeng 时间:2005-12-26 19:47:07
  阁员明朝惯例是廷推的。
  是有大臣们推举的。
  
  民主只有英国一种模式么?
作者:liangft 时间:2005-12-26 20:01:24
  明朝时期,政争播于朝野,虽山野小民,亦可参与政治.东林党,就是中国第一个在野党和反对党.
楼主founder10 时间:2005-12-26 20:13:00
  共和不意味着现代民主,早在西周就有周召共和,在古罗马就是共和制。在中国如果实现共和,这是绝对意义上的制度进步,就是黄宗羲当时所推崇的那种。在欧洲来看,资本主义共和制也是逐步扩大和完善的。没有一步到位的情况。
  到了南明时期,君主是摆设,大权落在大臣手里,而这些人同三国时期的董卓、曹操也不同,没有篡位的野心。
  没有破坏明朝一贯以来的文官制度。
   明朝的这种文官制度虽然不完善,不能用于应急战争体制,以至于明末最后还是因为党争而亡, 但是是政治制度的未来发展的趋势。
  不完善是其致命的缺陷,没有抵挡住满清的进攻。
  
  我个人认为,明亡于党争,根本原因在于亡于不完善的文官制度。
作者:神剑御雷 时间:2005-12-26 20:38:08
  如果没有满清入关..........
作者:蜡笔晓新 时间:2005-12-26 20:42:13
  虚君共和?明朝的内阁是对司礼监负责,宋朝是皇帝同士大夫共治,明朝是皇帝同太监共治
作者:押沙龙 时间:2005-12-26 21:23:35
  这个太离谱了
作者:江错约 时间:2005-12-26 22:09:54
  鄙人以为,明朝的中枢政治机构的制度安排已经很完善了,至少在封建皇权下,已经非常非常完善了,达到了封建集权的目的。
  如果说效率,甚至说民主众议的话,唐初建立的三省六部制和明朝内阁制度都可相较。但这里的相较只不过是在对皇权的监督上。而且,两个制度同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没有对皇权有实质性的监督。
  明朝的票拟制度,只不过是对皇帝的一个提点罢了。即便内阁有权票拟上奏,甚至是封驳(实际上还没有),他们也无法改变一个现实,就是他们自身的任命权来源于皇帝。他们的票拟权、封驳权再大,也都皇帝赐予的。真正监督皇帝的是谁?是天!所谓“君权神授”就是这个意思。因此,除了一个虚幻的老天,没有谁可以对皇帝实行真正的监督。票拟制度,乃至内阁制度,只是适合众议成论,和皇帝不在时保证政治体制的正常运行。楼主显然高估了内阁制度了。
作者:oldgeng 时间:2005-12-26 22:21:06
  明朝确实是亡于党争,但是在和平年代有其好处,而且完善化后也有其进步作用。英国的辉格党和托利党与现在的民主政党差距多大啊!
  
  明朝倒霉就在于他党争的不是时候,应付危难局面的时候,需要强权专制的。法国大革命的政权兴替雄辩的证明了这点。可惜崇祯皇帝本身没有这个素质。
作者:oldgeng 时间:2005-12-26 22:25:28
  天虽然虚幻,但是道却是臣子可以抗衡君命的理论来源。而且明朝时候,皇帝明显没有将道统收归自己啊。
  
  楼主高估了不假。但是中央集权并不就是君主专制啊!!明朝大臣毕竟还象样子啊。
  三省六部是从东汉光武帝架空相权后,历经四百年演进到隋朝而正式形成的。
  内阁制的演进,在明朝不过240多年吧。不能那么简单比较的。
作者:慈洵 时间:2005-12-26 22:26:56
  作者:蜡笔晓新 回复日期:2005-12-26 20:42:13 
    虚君共和?明朝的内阁是对司礼监负责,宋朝是皇帝同士大夫共治,明朝是皇帝同太监共治
  -----------------------------------
  谁告诉你明朝的内阁是对司礼监负责?
  这个玩笑开大了吧?
作者:luming_008 时间:2005-12-26 22:36:06
  后会有期!
  
  
  作者:呜呜我没好网名 回复日期:2005-12-26 15:53:04 
    面对复杂的国际环境,这个现在就要收的话,需要高度的政治智慧,我们没有。台湾问题是这一切的瓶径。
    
    所以只能——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