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毓周教授----甲骨文孕育美洲文明(转载)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09 21:11:00 点击:2178 回复: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范毓周
  范毓周,男,1947年12月1日出生,河南修武人,现任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大学东方书画艺术中心顾问和兼职研究员。

  长期从事古文字与出土文献、先秦社会历史文化、美术考古与艺术史、文明探源与比较研究工作。1988年以来先后应美国科学院美中学术交流委员会、英国学术院、法国人文科学院、德意志考古委员会、墨西哥国家人类学与历史研究院和荷兰、比利时等国科研机构和大学邀请,在芝加哥大学、斯坦福大学、伯克莱加州大学、洛衫矶加州大学、圣迭哥加州大学、德克萨斯基督教加州大学、威莱大学、剑桥大学、伦敦大学、德意志考古研究所、海德堡大学、科隆大学、法兰克福歌德大学、波恩大学、法国人文科学院、法兰西学院、巴黎第七大学、鲁汶天主教大学、莱顿大学、墨西哥人类学与历史研究院等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讲学,任高级研究员和客座教授。先后在国内外发表Some Comments on Zhouyuan Oracle-Bone Inscriptions, Military Campaign Inscriptions from YH127, The Charges of Oracle-Bone Inscriptions Should Be Viewed as Questions, 《殷代武丁时期的战争》,《甲骨文月食纪事刻辞考辨》、《关于上海博物馆藏楚简〈诗论〉文献学的几个问题》、《出土文献与中国书法》、《传世王羲之〈姨母帖〉辨伪》、《传世王献之〈鸭头丸帖〉帖本的真伪问题》、《商周金文与中国早期书法艺术》等论文70多篇,出版《甲骨文》等学术著作6部,并与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学勤教授共同主编大型考古学专著13卷本《早期中国文明》。
  兼擅书画,先后师从弘一大师入室弟子释反白法师、陈玉璋、武慕姚、李白凤、启功、董寿平等先生研习书画与书画鉴定,书画作品曾在纽约等地举办个展,为欧美和国内公私单位和个人收藏,并被收入《世界美术集》等书刊,《中国当代名人录》、《世界名人录》、《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等20多种书刊均收录其传记或介绍。


  2010年11月12日,是联合国首个“中文语言日”隆重举行的日子,联合国总部崭新的北草坪大厦二层,这天完全变成了中文天地。会议大厅内,由联合国副秘书长赤坂清隆、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保东大使等嘉宾出席的“中文语言日”活动启动仪式,吸引了数百位联合国官员、各国驻联合国外交官及媒体记者。走廊大厅里,来自中国国内及纽约地区的图书出版、发行机构正在举办联合中文书展。记者现场发现,与中文语言有关的相关联合国部门,如大会部中文翻译处、中文文字处理股、中文口译科、中文逐字记录科、联合国中文网站、联合国电台中文广播、中文语言教学部以及联合国书店积极参加了语言日的庆祝活动。现场的中文语言推广和介绍活动,也吸引了大批母语为非中文的外交官和工作人员。

  对于许多参加今天活动的人们来说,“中文语言日”活动启动仪式之后的讲座与书画展同样十分精彩。作为“中文语言日”庆祝活动的主体项目,国际著名甲骨文专家、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范毓周应邀作的题为“汉字起源及其早期发展”专题报告,以图文并茂与中英文双语的形式,全面讲述了汉字的诞生、发展、演变,以及早期汉字是如何在3000年前东传墨西哥的研究成果,更是引起了现场大批联合国外交官及机构工作人员的极大兴趣。

  记者了解到,范毓周教授是国际著名古文字学家,1982年从河南大学毕业后,曾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深造与工作,多年从事汉字起源与演变研究,成果卓著,应邀先后在国外20多所著名大学和研究机构讲学。尤其是,近年来他亲赴墨西哥作考古调查,发现中国最早的文字体系--即甲骨文曾在公元前10世纪之初东传中美洲,构成美洲大陆第一个文明—奥尔梅克文明的重要基础。

  范毓周教授在演讲中提出,他的研究发现认为,大约3000年前,一批商王朝的王室贵族可能逃亡到了中美洲,因此甲骨文因此传到了墨西哥,并孕育出新大陆最早的文明,这个理论改变了许多学者对印第安早期文明起源的看法。他指出,根据在墨西哥实地考古发现,许多中美洲遗址出土的文物,如玉圭上的文字,都能用甲骨文的字形和语法系统读通,而并非之前研究认为的仅仅是装饰花纹而已;而这些文明的建立与中国古代商王朝在时间上有传承切合,结合中国古代文献自资料,他认为商朝后裔,先北奔,然后东去走出的文明传播轨迹,不是不可能的。

  记者发现,聆听范毓周教授演讲的听众中,大部分为对中国文字与中华文化感兴趣的外国朋友。来自埃及的联合国工作人员萨玛伦是一位中文爱好者,她说:“今天我很高兴,因为我非常非常喜欢中国,非常喜欢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文化,我都非常喜欢。我的兴趣就是学中文。真的,我觉得我是中国人。”联合国副秘书长赤坂清隆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他非常高兴地看到在联合国系统内对于中文语言日有如此之大的兴趣,他说:“今天有这么多人来共襄盛举,可见中文语言和中国文化的巨大魅力。中文的确是很美的语言,而且可以让我们学到许多东西。”(人民网11月13日纽约电)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6次 发图:7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09 21:12:07
  殷人东渡美洲新证 — 从甲骨文东传墨西哥看商代文化对新大陆的影响 (一)
  作者 范毓周
  2013年3月1日

  編者注:发表在《文物天地》2012年第9期上的论文。

  殷人东渡美洲是近年中外学术界普遍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 围绕这一问题,不少中外学者都曾发表过许多论著,提出过不少假说和推断。这些假说和推断大多都将发现于墨西哥东海岸的美洲最早的文明——奥尔梅克文明的出现和商代末年武王伐纣后原属商朝的殷人渡海远逃联系起来。究竟这些假说和推断是否属实,目前尚无人提出比较切实可靠的依据。为了有助于这一问题的深入研究,本文根据笔者2001年在美国文明起源探索与研究基金会(Foundation for Exploration and Research on Cultural Origins)提供的“商朝与奥尔梅克文化间的跨太平洋联系研究奖助金”(Grant for the Study of Prehistoric Trans-Pacific Contacts between the Shang and Olmec People)资助下亲赴墨西哥进行考古调查所获结果提出一些新的看法,供海内外关注这一问题的学者参考。

  一

  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以后不久,美洲原住民族印第安人的来源就引起西方学者的注意。早在1590年,西班牙学者阿科斯塔 (Frey Joes de Acosta) 就提出最早的印第安人是从亚洲通过白令海峡来到美洲大陆的亚洲人。[1] 1752年,他的这一假说得到法国学者歧尼(De Guignes)的进一步推进,提出中国古籍中的“扶桑“就是美洲的墨西哥的说法。[2] 随后引发了西方学术界关于谁先发现新大陆的广泛讨论 , [3] 最早提出殷人东渡美洲假说的是英国学者梅德赫斯特(W. H. Medhurst),他在翻译中国古典文献《尚书》时,又提出周武王伐灭殷纣王时可能发生殷人渡海逃亡, 途中遇到暴风, 被吹到美洲的说法 。[4] 在这些假说和推断的影响下,在西方学术界一度形成了著名的“跨越太平洋文化关系论”的学术流派 。[5]

  美国学者迈克?周;在1967年发表的论文《圣洛兰佐与奥尔梅克文明》中指出墨西哥东海岸的拉本塔发现的美洲最早文明——奥尔梅克文明有很强烈的殷商影响。[6] 随后他又在1988年出版的《美洲的第一个文明》中提出拉文塔出土的奥尔梅克文明在历史上出现的时间,接近中国古代文献中记载的大风暴发生时间,奥尔梅克文明可能来自殷商。[7] 尽管目前所提出的证据还很薄弱,西方学者对此还有争论, [8] 但这一问题已经引起西方学术界的普遍关注和深入讨论则是一个令人可喜的现象。

  东方学者对于这一问题的关注源于对西方学者上述讨论的介绍,先在日本,后在中国也先后引发不少学者对于这一问题讨论的兴趣。早在20世纪初,日本考古学者白鸟库吉、桑原隲藏等人就开始对西方学者的讨论情况作了系统介绍,白鸟库吉并提出殷人可能是经由朝鲜移居美洲大陆。[9]中国学者罗振玉、王国维受其影响对此也有浓厚兴趣,并曾委托清政府派往墨西哥处理索赔专案的特使欧阳庚调查有无殷人东渡美洲的痕迹。[10] 此后,陈志良, [11] 朱谦之, [12] 卫聚贤, [13] 张树柏, [14] 张虎生, [15] 徐松石, [16] 罗荣渠, [17] 房仲甫 [18] 和王大有,宋宝忠 [19] 等人,都从不同角度对此问题进行了探讨。与此同时,旅居美国的许辉博士(博士。许辉)也发表了他对墨西哥奥尔梅克文化与商代文化的联系的看法。[20] 他们的探讨无疑对于深入研究这一问题提供了有益的看法,但毋庸讳言,总括起来仍然显现论据不够充分,尤其缺乏文字方面的确切依据。

  二

  1999年9月,在河南安阳召开的“纪念甲骨文发现一百周年学术研讨会”上,在美国德克萨斯基督教大学任教的许辉博士(Dr. Mike Xu)带来他从美国搜集到的美洲大陆上发现的各种文字摹本,他曾专门与我讨论了这些文字摹本的价值和意义。我仔细观察了他的摹本资料后,曾谨慎地告诉他,其中墨西哥东海岸奥尔梅克文化遗址中发现的玉器上刻写的文字如果来源没有疑问的话,应当和中国商代后期的甲骨文是同一体系的文字,并将我对这些文字的初步释读意见告诉他,同时,我提出如果这些文字确实是和甲骨文属同一体系而我的释读不误的话,极有可能是商代末年殷纣王的儿子武庚禄父等王室成员在周初和武王的弟弟管叔、蔡叔、霍叔构成“三监之乱”失败后,逃亡到了美洲大陆繁衍生息留下的文化遗存。
  这一意见传出后,新华社等新闻媒体进行了广泛的报道,国外媒体也及时转载和报道,引起国内外的普遍关注。为了深入探讨这一问题的真实底蕴,我们向美国文明起源探索与研究基金会(Foundation for Exploration and Research on Cultural Origins)申请了“商朝与奥尔梅克文化间的跨太平洋联系研究”(The Study on Prehistoric Trans-Pacific Contacts between the Shang and Olmec People)项目的奖助金,于2001年3月伙同美国学者Elizabeth Childs-Johnson 博士、中国学者王振中博士由美国加州圣迭戈飞赴墨西哥进行考古调查(图1)。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09 21:14:36
  在墨西哥城的国家人类学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Anthropology)和塔巴斯科的毕尔霍摩萨的拉文达公园(La Venta Park, Villahermosa. Tabasco)我先后仔细观察了在拉文达的4号遗址中发现的





  图2 拉文4号中心祭祀遗址发现的玉人和玉圭


  一组由16位小玉人和6根玉圭组成的奥尔梅克文化祭祀中心的文物原件和还原为原来摆放位置的复制品(图2),发现在玉人身后左边的两根玉圭上刻有明晰的文字。两根玉圭靠近里边的一根,原被称为5号玉圭,其上竖行刻写着七个以直线和稍弯的斜线构成的文字,其形体结构与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正相一致,对照甲骨文可以清楚地释读为现代汉字“十示二入三一报”(图4)。依照甲骨文语法文例可以断句为“十示二,入三,一报。”最左边的玉圭,原被称为6号玉圭,其上刻写2个字,对照甲骨文可以清楚地释读为“小示”二字(图)5,图6)。




  甲骨文中“示”字多见,日本学者贝冢茂树、徐中舒均释其本义为敬奉于宗庙中的神主,[21] 甲骨文中商王的先祖一“世”称为一“示”,商王的先公、先王一代即称“一示”,如甲骨文有祭祀“自上甲六示”的卜辞(《甲骨续存》1786片),实即合祭商人最早的先祖“从上甲到示壬六代先公”,故称“六示”。[22] 甲骨文中又有合祭十代以上先祖的卜辞,多用先述“十”接着述“示”再述个位数的方式,如“十二示”作“十示又二”。例如,合祭自先公上甲以下十二代先祖的卜辞就有“甲申卜,贞:酒,求自上甲十示又二,牛?小示,几,羊?”(《存上》1785)这是卜问对上甲以下十二代直系祖先进行合祭,是否以酒祭方式,用牛做祭品;并且同时祭祀旁系先祖“小示”,是否以“几”祭方式,用羊作祭品。[23] 因知,拉文达的这件玉圭上的“十示二”和上述《存上》1785种的“十示又二”应是一样的句式,同样是指十二代祖先而言。而6号玉圭上的“小示”应是指旁系祖先的小宗而言。甲骨文中“入”有两义,一是动词“进入”,徐中舒先生所谓“自外而中” ,[24] 这种意蕴沿用至今。另一义则为“贡纳” 。[25] 拉文达4号遗址出土的5号玉圭上的“入三”的“入”,显然是作“进入”较妥。“一报”的“报”,甲骨文中都作“匚”状,是一面不封口的方框,罗振玉依据《说文》谓其为“受物之器” ,[26] 金祖同进而谓:“受主之器之测视” ,[27] 其本义为宗庙中盛放神主的器具的侧视象形,因而用来作为商代王室的先公的庙号。例如,商代王室的最早的先公中就有“报乙”、“报丙”、“报丁”连续3个以“报”相称。 “报”又为规格极高的祭祀,如《国语?鲁语上》谓:“幕,能帅颛顼者也,有虞氏报焉。杼,能帅禹者也,夏后氏报焉。上甲微,能帅契者也,商人报焉。高圉、大王,能帅稷者也,周人报焉。凡禘、郊、祖、宗、报,此五者,国之典祀也。”据此,“一报”的“报”, 可能是指最尊贵的先祖。





  值得注意的是,5号玉圭和6玉圭上的文字对照甲骨文释读后,我们会发现,它所叙述的内容竟然与玉圭前面的玉人摆放的情景惊人地吻合。我们从图2上可以看出,在玉圭前面共摆放16件玉人,其中以墨绿色玉石(研究美洲文化的学者称之为“绿玉”green stone)雕琢成的玉人为12个,他们均围绕背靠玉圭的一个红色玉人,靠近5号、6号玉圭的是3个白色玉人,他们排成一排,面向红色玉人好像是从外面走进来。显然,如果我们的解释无误,这12 个绿色玉人可能就是5号玉圭上的铭文所说的“十示二”,而3个走进来的白色玉人就是“入三”,“一报”可能是指站立在玉圭前面被大家共同朝拜的红色玉人。据原发掘报道,[28] 这些玉圭和玉人原来埋在拉文达4号中心祭祀遗址中,埋藏后若干年后还曾挖开检视,足见奥尔梅克人对这批文物的崇敬和重视,应当说这些文物可能是他们祖先的象征。如果我们的推断不误,则这些玉人应当就是奥尔梅克人的祖先。至于6号玉圭上的“小示”正好在3个白色玉人的旁边,表明这3个走进来的白色玉人可能是属于旁系的祖先,而且应是后来的三代祖先。这些玉人的面貌特征一望而知,都是中国人的面目。这与奥尔梅克的其他石雕神人形象都是中国人面貌特征的情况也是一致的(图7 )。




  图7 拉文达文化的石碉人像与儿童雕像

  考虑到商代后期盘庚迁殷后至帝辛(殷纣王)被周武王伐灭共有12位商王,则拉文达4号遗址的这组玉人中的12个绿色玉人极有可能是这最后12代商王的象征,3个走进来的白色玉人可能是商代王室的旁系后裔进入中美洲后传承的3代首领,故其身后玉圭上铭刻表示是属于旁系的“小示”。至于为这些玉人朝拜站立在玉圭前的地位至尊的红色玉人则可能是他们的始祖,如同甲骨文所显示的商人的远祖“报乙”、“报丙”、“报丁”的象征,故称其为“一报”。如果这些推断无误,则奥尔梅克文化可能是商代灭亡后逃到中美洲的商人王室的旁系后裔遗留的文化遗存。拉文达奥尔梅克文化遗址根据中美洲学者的研究其年代大约在公元前900年左右,商代灭亡根据目前的研究其年代应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29] 在商代灭亡后近百年的时间里其逃亡到中美洲的王室旁系成员作为新到达美洲后的首领传承三代是很自然的,他们将原来在殷墟故里使用的甲骨文东传到墨西哥也就不令人感到奇怪了。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09 21:49:26
  三

  甲骨文是商代晚期王室贵族用来记录他们日常占卜活动的纪录,事实上,他们也在青铜器(图8)、玉器(图9)和石器上铸刻具有重要意义的文字。拉文达是奥尔梅克文化繁盛时期的中心,其地域靠近墨西哥东海岸的墨西哥湾(图10 )。

  奥尔梅克文化既然分布这样广泛,其繁盛时期的拉文达遗址中,除了上述玉圭上留有与中国甲骨文一致的文字遗存外是否还应留有其他文字。带着这一疑问,我在调查藏有大量拉文达出土的奥尔梅克文物的毕尔霍摩萨市立博物馆(Villahermosa Museum)的库藏文物时,竟然又发现了一件刻写有甲骨文的石磬(图11 )。这是一件石质的敲击乐器石磬,其形状与中国出土的石磬基本一致(图12)。这件石磬上刻有两行铭文,一作横行4字,根据及古文字结构释读,自左向右读为“戉尹入三”,作简笔,“磬”外以不封口的方框作“ㄩ”,可能是圈定此件的符号,可释读为“石三(此)磬用”。“ 尹”在甲骨文中为主管地方政务的职官, [30] “戉”为地名,故“戉尹”当为戉地的执政官,“入” 在甲骨文中前文已经讲过是地方向中央王室贡纳的用词,1976年发掘的安阳妇好墓中, 出土一件石磬,其上即刻有“妊竹入石”,另一件玉戈刻有“卢方皆入戈五”,是方国部族向商王贡纳的实物资料 (图14), [31] 与甲骨文资料记载正可相互印证。






  甲骨文中记载地方职官向中央王朝贡纳物品的记载很多,例如:
  虎入百。 (《合集》9272)
  竹入十。 (《乙》4525)
  郑入二十。 (《乙》5407)

  与此“戉尹入三”同例。因此,“戉尹入三”显然是讲戉地的执政官“戉尹”向拉文达的奥尔梅克文化中心政权贡纳3件石磬,“石三(此)磬用”则是讲3件石磬中此件石磬被采纳使用。至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当是奥尔梅克文化所普遍使用的文字极可能就是传入墨西哥的商代后期殷墟普遍使用的甲骨文。联系到前些年陕西周原地区发现的周原甲骨文,其中属于文王时期的文字与殷墟甲骨文具有惊人的一致性,足见商代后期在相当大的地域范围普遍使用统一的文字,[32] 这些逃亡到墨西哥的殷人后裔仍在使用他们故里的甲骨文也就不奇怪了。

  四

  值得注意的是,奥尔梅克人不仅面貌特征与中国人相近,在生活习俗上与商代殷人也是相一致的。例如商代殷人的坐姿普遍跽坐的方式,殷墟出土的玉器中的玉人即是如此(图15)。在墨西哥的奥尔梅克文化中,我们看到也有相当数量的石雕人像坐姿也是采用跽坐的方式的(图16)。
作者:羽蛇神之圣殿 时间:2014-04-09 22:09:10
  没图你说个JB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1:47:27
  拉文4号中心祭祀遗址发现的玉人和玉圭


  
  一组由16位小玉人和6根玉圭组成的奥尔梅克文化祭祀中心的文物原件和还原为原来摆放位置的复制品(图2),发现在玉人身后左边的两根玉圭上刻有明晰的文字。两根玉圭靠近里边的一根,原被称为5号玉圭,其上竖行刻写着七个以直线和稍弯的斜线构成的文字,其形体结构与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正相一致,对照甲骨文可以清楚地释读为现代汉字“十示二入三一报”(图4)。依照甲骨文语法文例可以断句为“十示二,入三,一报。”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1:48:38
  最左边的玉圭,原被称为6号玉圭,其上刻写2个字,对照甲骨文可以清楚地释读为“小示”二字(图)5,图6)。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1:50:26
  奥尔梅克文化或与商代有关

  法国学者阿科斯塔曾提出,最早的印第安人是从亚洲通过白令海峡来到美洲大陆的亚洲人。18世纪,这一假说得到法国学者歧尼 (也有译作金勒)的推进,他根据我国《梁书》记载,提出慧深东渡扶桑中的“扶桑”系今墨西哥。后来,英国学者梅德赫斯特发展提出 “殷人东渡美洲说”。

  中国上古文明是否影响了古代美洲文明进程等话题引起了中国学者的兴趣。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徐世澄告诉记者,有据可查的中外文献记载,中国文化与拉美文化最早建立起直接联系是在明朝万历年间。至于此前华夏文明和拉美文明的交流情况如何,在中国学术界一直有两种意见:一种是 “同源说”,即认为在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之前,中国人就已到达过墨西哥,并影响了拉美文明发展;另一种是“独自发展说”,认为二者是各自独立的文明系统。但由于缺乏有力证据支撑,持两种观点的学者都无法说服彼此。

  一些主张 “殷人东渡美洲说”的学者,通过将奥尔梅克文化遗存与我国商代出土文物进行比较,并在论证殷人的航海能力后得出了结论。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范毓周认为,奥尔梅克拉文塔遗址出土的玉圭上所刻文字,形体结构与我国殷墟出土的甲骨文相一致。此外,从我国殷墟出土文物与墨西哥奥尔梅克遗存观察,奥尔梅克人不仅面貌特征与中国人相近,在生活习俗上也与殷人相似。因此,范毓周大胆推测,奥尔梅克文化或与商代灭亡后逃走的王室旁系后裔有关。

  尚欠有力证据

  多位学者向记者表示,在中国古代文明与古代美洲文明起源问题上,现有考证资料尚无法证明两者间存在直接联系,应谨慎对待“玛雅文化受殷商文化影响”等说法。

  “的确,经常会听到这类猜想的话题,但还从来没有人能够提供确凿证据。”德国波恩大学民族学与古美洲学研究所教授白瑞斯向记者表示,商文明存在于公元前17世纪至前11世纪,而玛雅文明鼎盛时期在公元200—900年间,两种文明相隔的时间跨度超过了一千年。此外,白瑞斯对相关考证提出了一些想法,如殷人航海技术是否足以保证船只能够跨越太平洋,玛雅文明遗存中是否有来自中国上古时期的物品,中国的文字记载中是否存在有关美洲大陆与玛雅文化的记录等。

  美国布朗大学古美洲学教授斯蒂芬·休斯顿对此认为,就目前已有资料看,尚未发现中国文明和美洲文明在起源上有任何联系。

  “国内学界有关华夏文明和拉美文明关系的两种说法中,我更倾向于‘独自发展说’。已故著名考古学家夏鼐曾在给北京大学教授罗荣渠的信中表示,扶桑国不可能在美洲,他更倾向于认为两个古文明间不存在直接联系。”徐世澄说。

  古玛雅文明与殷商文明比较研究前景广阔

  尽管“殷人东渡美洲说”尚无法确证,但一些学者认为,通过殷商文明与古玛雅文明体现出的相似性,依然可开展两者的比较研究。

  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王霄冰认为,玛雅文明和中国古代文明有很多相似性。如都喜欢用玉石,把它看成是权力和荣耀的象征,相信它有驱邪、护身等功能;再如文字系统,都在使用象形、图画文字的基础上发展出了带有表音功能的符号,建立了音义结合的文字系统,且文字符号所对应的语言单位大多为音节等。通过相关研究,我们虽然找到了二者间不少相似元素,但具体到每一事物、每一现象,它们的表现形式和内在逻辑关系却又大相庭径。王霄冰认为,如此比较可以促使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人类文明的相似性及其发展轨迹和表现形式上的多样性。如果我们从文化人类学和比较文明史的视角出发,不仅可为两大文明间的深入研究发挥作用,而且前景广阔。

  斯蒂芬·休斯顿表示,两个文明间有不少比较研究的方向,如玛雅宫廷系统(皇室、臣子、贵族、奴隶)与中国商代等级制度形成了对应;玛雅历朝历代的记录,特别是历法都与占卜密不可分,这与商代占卜的比较研究也是一个方向;等等。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艺术与考古系教授罗伯特·贝格利告诉记者,在古文明比较研究中要切忌生拉硬扯:“我读过一些将古玛雅和古代中国进行比较研究的作品,其中一些作品的作者试图以比较验证二者的联系,他们既不了解中国,也不了解玛雅,因此,只会贻笑大方。”该系李建深也认为,我们做比较研究,并不是时时刻刻要揭示甲文化影响乙文化等,而是要通过不同证据,互相启发研究路向与思维,使我们的研究更具批判性,更发人深省,开拓研究的智慧深度。(记者 孙妙凝)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1:53:09
  值得注意的是,奥尔梅克人不仅面貌特征与中国人相近,在生活习俗上与商代殷人也是相一致的。例如商代殷人的坐姿普遍跽坐的方式,殷墟出土的玉器中的玉人即是如此(图15)。在墨西哥的奥尔梅克文化中,我们看到也有相当数量的石雕人像坐姿也是采用跽坐的方式的(图16)。
  

  坐姿是一个民族日常生活的基本习俗,不同的民族往往具有不同的坐姿,这种坐姿的一致无疑也反映墨西哥的奥尔梅克文化中遗留有不少他们的祖先商代殷人的习俗。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1:55:46
  墨西哥的奥尔梅克文化遗存中还有不少带有明显非洲黑人面貌特征的人头像,几乎都是带有头盔的武士的形象(图17),西方的中美洲文化研究者多以此为据认为奥尔梅克文明是来源于非洲的文明。[33] 其实这是不妥的,我们看到奥尔梅克文明的突然崛起和繁荣绝非偶然,根据前面的讨论,我们没有理由不认为这个突然崛起和繁荣的文明是商代灭亡后逃亡到中美洲的殷人促成的。这些非洲面孔的士兵头像没有一个是有身体的,这与身躯完整的各种带有中国人面貌特征的神人或儿童雕像形成鲜明的对比。他们可能是被殷人征服的原来从非洲进入墨西哥的非洲黑人,可能在与奥尔梅克文明的主体即从中国来的殷人争夺奥尔梅克文明所在的地区被殷人及其后裔斩杀后以其头颅祭奠殷人先祖的象征。



  


  图 17 奥尔梅克文化中的非洲人面貌特征的士兵人头巨型雕像

  所以在奥尔梅克文化的神人雕像前摆放着这些高大的头像,联系到殷墟王陵区商王大墓周围众多身首异处的祭祀坑和中美洲的猎头习俗经久不衰,这应当是一种合理的解释。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1:59:40
  “他找到我,摊了一屋子资料给我看。”说起十多年前的往事,范毓周仍历历在目。认真审看了那些来自墨西哥的字符,范毓周觉得大多数可能与甲骨文没关系,其中有一些,如果摹本可靠,与甲骨文的结构皆相似。范毓周还大胆推测,西周初年,纣王之子武庚禄父叛乱失败后,带领族人北逃,大约是这批殷人,或经冰封的白令海峡,或在海上遭遇风暴被裹入洋流,辗转到达中美洲。
  此论一出,顿时引来众多媒体采访。“会都开不成了,那么多媒体要求采访我。”范毓周回忆说,最终七八十家媒体做了报道。轰轰烈烈的报道,让范毓周感到了压力,他感到很被动,只是根据许辉的材料就做出了推测,难免有不严谨之嫌。“说起来,要感谢媒体。他们的报道,‘逼着’我前往中美洲做实证研究。”
  被媒体“逼出”的中美洲调查
  2001年,范毓周与许辉合作,获得美国“文明起源与探索基金会”资助,赴美国、墨西哥进行“跨越太平洋的早期接触——商代中国与奥尔梅克文化比较研究”。
  这次考察许辉因故没能参加,范毓周与美国著名殷商玉器研究专家江伊莉、中国学者王振中前往墨西哥,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考古调查。他们从墨西哥城出发,沿东海岸南行,这一带炎热多雨,河流众多,绿树成荫,鲜花怒放,自然环境生机盎然,令人精神舒爽。他们遍访奥尔梅克遗址,收获多多。但最大的突破,还是对拉文塔第4号文物做出了全新的解读。
  拉文塔有着奥尔梅克文明规模最大的祭祀遗址,被认为是奥尔梅克古都。第4号文物出土于祭祀遗址中心地带,显然极为重要。这组文物由16个小玉人和六根玉圭组成,其中5号、6号玉圭上刻有清晰的字符。范毓周仔细研读,发现5号玉圭上竖刻着7个以直线和稍弯的斜线构成的文字,其形体结构与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正相一致,对照甲骨文可以清楚地释读为现代汉字“十示二入三一报”,依照甲骨文语法文例可以断句为“十示二,入三,一报”。6号玉圭上刻写两个字,对照甲骨文可以清楚地释读为“小示”。
  甲骨文中,“示”字多见,商王先祖一“世”称为一“示”;甲骨文中,合祭十代以上祖先时,表述方式为先述“十”接着述“示”然后述个位数,这个拉文塔玉圭上的“十示二”,正合甲骨文表述习惯,翻译成现代汉语意为十二代祖先;甲骨文“入”有两意,一为“进入”,一为“贡纳”,5号玉圭表述的显然是“进入”之意;“一匚(读作报)”在甲骨文中也常见,是一面不封口的方框形象,罗振玉、金祖同等人解释为宗庙中盛放神主器具的侧视形象,用来做先祖的庙号,5号玉圭上的“一匚”,翻译成现代汉语,应意为最尊贵的先祖。
  有趣的是,将玉圭上的文字对照甲骨文释读后,竟发现其所述内容与这组文物的摆放情景惊人地吻合:六根玉圭摆成一排,一个红色玉人站在玉圭前;十二个绿色玉人环绕红色玉人,形成同心圆状;靠近5号、6号玉圭的3个白色玉人排成一排,面向红色玉人,似乎是从外面走进来。
  范毓周说,如果他的释读无误,12个绿色玉人就是“十示二”,3个白色玉人就是“入三”,“一报”则指站立在玉圭前被大家共同朝拜的红色玉人。
  参照殷商历史,范毓周做了进一步的解读:盘庚迁殷后至帝辛(殷纣王)共有12位商王,这组文物中的12个绿色玉人极有可能代表他们;站立在玉圭前、地位至尊的红色玉人,则可能是他们的始祖;3个走进来的白色玉人,可能是在中美洲传承的三代王,刻有“小示”(甲骨文意为旁系)的6号玉圭,正处于他们旁边,或可认为他们是商王室的旁系后裔。
  范毓周说,如果这些推断无误,则奥尔梅克文化可能是商王室的旁系后裔所创造。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2:00:57
  中国与中美洲玉文化初步比较

  2012.09.27 暂无评论 21,795 次阅读
  考察世界古代人类文化,使用玉器的地区和族群主要有东亚的华人、中美洲地区的古印第安人以及新西兰一带的毛利人,他们不同程度地创造了自己的玉文化,形成环太平洋著名的三大玉文化板块。

  在这三大板块中,对中国玉文化研究的学者颇多,但对于其他两个玉文化板块关注的不多,目前主要有焦天龙先生对新西兰及玛雅玉器的研究(焦天龙:《新西兰考古学与毛利人的古玉文化》,杨伯达主编:《中国玉文化玉学论丛四编》,紫禁城出版社,2006年,页1138-1148。《论玛雅玉器的功能——考古出土环境研究》,邓聪主编:《东亚玉器II》,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考古艺术研究中心,1998年,页411-418。《环太平洋地区的古代玉器文化比较研究——以玛雅和新西兰地区为例》,见杨晶、蒋卫东执行主编:《玉魂国魄——中国古代玉器与传统文化学术讨论会文集(四)》,浙江古籍出版社,2010年9月),还有黄翠梅、叶贵玉女士的研究,她们根据世界闪玉矿(Nephrite)与辉玉矿(Jadeite)的分布,环太平洋地区是地球板块运动最剧烈的火环带这样大的地理环境,将真正形成玉文化的地区集中在环太平洋的三个区域:东亚、中美洲和南太平洋岛屿。并按玉器出现的时代顺序排列:最早的是东亚闪玉文化圈(ca.6200B.C.——现在),其次是中美洲辉玉文化圈(ca.1200B.C.——A.D.1521),最后是毛利人居住的纽澳一带和南太平洋岛屿的南太平洋闪玉文化圈(ca.A.D.1200——现在)。并认为后两个玉文化圈,无论从自然条件、人种起源的DNA证据以及有形和无形的文化基因(包括玉器造型、仪式性功能以及审美倾向)观察,它们最终极可能都始于一源,即东亚玉文化圈,启动东亚和世界玉文化引擎的是中国(黄翠梅、叶贵玉:《从玉石到玉器——环太平洋地区玉文化之起源与传布》,页204,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公共考古中心、杨建芳师生古玉研究会、赤峰学院红山文化国际研究中心编著:《玉文化论丛4——红山文化专号》,众志美术出版社,2011年6月)。



  绿石执权杖人像 前古典时期(公元前2500~公元前1年),奥尔梅加文化,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藏

  2012年是中墨两国建交四十周年,为此,北京故宫博物院和墨西哥国家考古与历史局(INAH)联合举办《山川菁英——中国与墨西哥玉石文明展》大型玉器展览,故宫博物院从三万余件玉器藏品中遴选出100件(套),时代上跨越了从新石器时代至清代约八千年的中华历史长河,内涵涉及玉文化的各个方面;墨方则从全国多个博物馆所藏的玉石器中遴选出100件(套),穿越了中美洲三千多年的时空,包括著名的奥尔梅加文化、玛雅文化及阿兹特克文化玉石器。展览先在墨西哥国家人类学博物馆举办,八月移师故宫博物院午门展厅。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2:04:01
  这是世界上两个玉文化板块之间的第一次文化碰撞与对话,文化意义十分巨大。笔者在筹展的过程中,曾考察墨西哥当地的玉文化情况,感悟颇多。故在此将笔者所闻所见所悟的中美洲古代玉文化与中国古代的玉文化进行初步的对比研究。主要有以下几点:



  1.中美洲玉文化出现及兴盛的时间比中国晚,但部分玉器的造型与使用功能有一定的相似性,尤其玉器的礼仪功能是两地玉文化的核心。



  中美洲的玉文化发展主要集中在三个具有代表性的文化:奥尔梅加文化(Culture Olmec,2000B.C.- A.D.300)、玛雅文化(Culture Maya,1500B.C.- A.D.1500)以及阿兹特克文化(Culture Aztec,A.D.1200-1521)(现墨西哥的学术界常将阿兹特克文化称为墨西加文化(cultureMexica),笔者在此文中还沿用阿兹特克文化一说)。奥尔梅加文化可以说是中美洲文明的始祖,其玉器发展的兴盛期在1200-800B.C.,相当于中国的商代晚期(殷墟时期)至西周晚期,此期的玉雕作品主要有玉雕人首、人像以及斧钺造型的玉礼仪工具等,类似的玉雕作品,中国新石期时代即已出现,比奥尔梅加文化要早约2000年以上。而中美洲著名的玛雅文化,持续时间较长,主要分为前古典期(1500B.C.-A.D.250)、古典期(A.D.250-900)、后古典期(A.D.900-1500)三个时期,其中玉器开始制作于前古典期的中期,兴盛时期主要在古典期,相当于中国的西周至唐这一阶段。其许多玉人像的造型和奥尔梅加文化相似,也有类似中国新石器时代的玉器造型。阿兹特克文化又称墨西加文化(Culture Mexica),起始年代较晚,又在西班牙殖民侵略下消亡,文化中心就在墨西哥城,所以墨西哥目前还保存了相当多的阿兹特克文化遗迹,玉器兴盛的时间大约相当于中国的南宋晚期至明代中期。



  虽然中国和中美洲两个玉器文明的出现及使用有早晚之别,但玉器的礼仪功能是两地玉器文明中最为相似的部分。玉器是否具有礼仪性,也是我们判断一个使用玉器的族群是否发展出玉文化的主要依据。



  玉作为通神或者祭祀祖先的重要载体,在两个文明中的各种礼仪场合广泛使用。虽然中国人认为玉是山川之精英,古印第安人认为玉石是上天之石,但两者都认为玉与神灵、健康以及美好的事物相关,把玉石当做人类与神灵世界沟通的媒介,在其精神领域中都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这些非同一般的特征也使玉器成为等级身份及权力、权威的象征。



  在中国远古时期,人们已经能够明确将玉和石进行区别,以玉制成的各种生产工具及武器虽然从造型上仿一些有实用功能的石器,如斧、凿等,但玉质品大多没有实用功能,而是一种军事和政治权力的象征。而在中美洲,人们并不对玉与石进行严格区分,虽然部分以翡翠及绿色石头制成的工具有一定的实用功能,但是许多玉斧上刻划有神像,成为一种具有礼仪性的物品,这一点同中国早期的玉质工具功能非常相似。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2:04:59
  2.两个文明的丧葬用玉体系十分相似。



  所谓丧葬用玉,是指为死者入葬专门制作的玉器,不同于死者生前所用的玉器。中国丧葬玉器发展到汉代,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用玉制度并达到高峰,如玉衣、玉窍塞、玉唅、玉握以及丧葬用璧的使用等。人们认为使用它们可以使尸身不朽、灵魂不灭。



  而在中美洲的古文化中,为逝者专门雕琢的小神像常常陪葬在墓中。人们认为,死亡只是从一个生命到另一个生命的转换过程。绿石珠是死者最常用的陪葬物品之一,它常常放于被葬者口中,被认为能够帮助逝者前往另一个生命。这一点与中国汉代在死者口中放置玉蝉唅的作用是一致的。另外,墨西哥湾的奥尔梅加文化最早出现了丧葬用面具,有的面具眼睛和嘴巴留有空隙以便死者在另一个生命里呼吸。后来,中美洲的其它文化也将这类面具用于丧葬仪式中的逝者。这类面具的作用与中国西周时期开始出现的玉覆面相似。



  3.在两个文明中,无论是人体佩戴还是器物装饰用玉,其作用不仅仅是为了美观,更多的是一种礼仪及等级制度的表现。



  高等级贵族大量佩戴玉器,通过玉,显示其等级身份以及与普通民众不一样的权力。在中国,玉是贵族所追求的一种品德的象征,孔子最早在《礼记·聘义》中,将玉归结为:仁、知、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十一德性,比之于君子,从而要求“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玉反之也成为约束君子德行的一个重要手段。而在中美洲的玉器文明中,虽然没有在理论上对玉的功能进行系统的总结,但是通过壁画及各种雕塑人物所佩戴的装饰玉器,也表达了等级及权威的一种观念。



  4.在陈设用玉方面,两地有着较大差别。



  早在先秦以前,中国就已出现了日常及陈设用玉,但因原材料的限制,器型均不是很大。汉以后,随着西域的开通,和田玉开始大量进入中原,日常陈设用玉渐大渐多,明清时期,各种器物雕件及玉质器皿尤为丰富,乾隆皇帝对玉器的喜爱,更使玉质陈设器成为宫中各个宫殿中主要的陈设用器。



  相比之下,在中美洲,由于玉石价值的高昂且原材料稀少,它们被最大限度地用于制作祭祀器物或者为逝者所用的珍贵物品,中美洲玉器中的陈设用器并不发达,而在日常用玉中也仅限于少部分的玉质工具。



  5.中国古代玉文化概念中的玉,主要指闪石玉,而在中美洲,玉的概念十分宽泛,并非纯粹的辉玉文化,而是对绿色石头的崇拜。



  东汉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对玉的解释为“玉,石之美者,有五德”,这五德也是春秋时期孔子讲玉“十一德”的简化,从而最终明确在古人眼里“真玉”的含义有两个重要的衡量标准,一曰“石之美”,二曰“有五德”,缺一不可,故《说文》中有六十多个从玉的字,但定义却有“美玉、玉也、石之似玉者、石之次玉者、石之美者”之分。



  在长期的实践过程中,中国古人真正玉的含义逐渐锁定在地矿学中的透闪石玉上,英文名为nephrite,以和田玉为代表。而将蛇纹石、长石、叶蜡石、石英岩之类的矿物,称为“珉”。孔子之时,就有“贵玉贱珉”的思想。另外,中国人对于水晶、玛瑙、绿松石等似玉的美石,在古代文献中均有特定的称呼,除上面所述的名称外,还有如“水精”、“水玉”、“赤玉”、“碧靛”等,虽有贯之“玉”的后缀,但并不将其与真玉混淆。中国清代开始流行的翡翠属辉石玉矿物,并非国产,而是从缅甸输入,在清代中后期,成为达官贵人追捧的对象,但多将其归入珍宝一类,且赋予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实则并非中国传统玉文化的载体。



  中国的闪石玉颜色多样,有白玉、青玉、碧玉、黄玉、墨玉等等,史前时期,多崇尚绿色的玉。对绿色的崇拜,也是世界上其它两个玉文化板块的共性。只是在中国,汉以后,逐渐推崇白玉,尤以和田玉中的羊脂玉为最佳。



  而中美洲古文化中玉的概念,更多的是社会文化角度的广义的“玉”,主要指各种绿色的石头,如著名的奥尔梅加文化、玛雅文化、阿兹特克文化虽然都有辉煌的玉文化,但是玉的概念十分宽泛,包含了多种玉料,如翡翠(辉石玉)、蛇纹石等,还未见闪石玉。中美洲重要的辉石玉翡翠出产于危地马拉蒙塔瓜河谷。



  墨西哥大庙博物馆(Museo del Templo Mayor)的绿石头专家Melgar先生给笔者展示了各种玉料的标本,告诉笔者,中美洲被称为玉(Jadite)的古代玉料种类达20余种之多,在其展示的标本中,就有辉石玉、蛇纹石、纳长岩等。笔者在考察墨西哥的博物馆后,发现中美洲古印第安人在玉料选择上基本属于绿石头崇拜,因为人们看到玉石清新的颜色就会联想到绿色、生生不息、玉米、植物以及其生长轮回,认为它们与水、肥沃以及丰饶有着宗教上的联系。所以他们对一切绿颜色的石头都非常感兴趣,普通大块的绿石头,如蛇纹石之类的多雕琢成大型的石雕,而较为难得珍贵的辉石玉(翡翠)则多制成小件的精美饰品、玉珠或嵌于面具上。



  这和中国从新石器时代开始,就已经将玉与石区分出来,并在各个重要的文化区域内,都形成了以闪石玉为主流的玉器品种,到了商周以后,逐渐形成了以闪石玉为真正玉文化载体的状况有着相当大的不同。



  笔者没有对中美洲用玉进行过全面考察,所以不敢妄说辉石玉在中美洲古玉文明中占有的比例,但笔者所看到的中美洲三个文化中被称之为玉的制品,许多并非是真正的辉石玉(Jadite),当然,这还需要更多的地矿部门的检测。所以,笔者认为将中美洲称之为辉玉文化圈有待商榷,需进一步检测证明。



  这里有一点值得关注,在地位较高的部落酋长大墓中,出土的色彩艳丽的辉石玉会多些,这是否也显示了一定的等级?只是这种在玉料上的等级分别并不像中国古老玉文化那样,有着较为明显及严格规定的用玉制度。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2:05:52
  6.在治玉工艺上,虽然中美洲古老玉文化与中国玉文化有某些相似之处,但也存在着极大的差别。



  中国的治玉工艺,是随着工具的进步而进步的,经历了石质工具、青铜工具和铁质工具阶段,同时发明了治玉最重要的工具——砣机,钻孔工艺亦十分发达。但笔者考察墨西哥的古老治玉工艺时,发现其最发达的是石质工具的使用和钻孔技术的应用,其金属工具的使用似乎并没有出现,这可能与中美洲古文化在1521年消亡前还处于铜石并用阶段,金属工具并未普及有关。



  另外,其治玉技术似乎没有完全从治石技术中真正分离出来,许多治玉方式还保留着治石技术的传统。在墨西哥,目前还保留着制作石器及石工具的传统,虽然制作出来的产品已经变成了旅游纪念品。笔者在墨西哥城郊外的一处制作手工艺品的工场内,还可以看到工人徒手打制石器的场景,这些石器大多是用当地十分多见的黑曜石制作而成,采取的是中国史前北方常见的细石器制作方法,打制法与剥制法。工人们非常熟练,一会功夫就能打制出一个石斧或石矛出来。在古文化时期,打制下来的尖状器可作为钻孔或刻划线条的工具使用,石叶则可以制作成石刀,它们均可以做为治玉工具使用。中美洲古老玉文化中,这些石质工具的使用似乎是十分普遍的事情。



  钻孔技术和中国一样使用较为广泛,在大庙博物馆,绿石头专家Melgar 先生给笔者演示了玛雅人及阿兹特克人治玉工艺中的钻孔技术,使用的钻具及技术原理和中国钻孔技术是一致的,在对一些硬玉料的钻孔过程中,也会使用解玉沙,加沙加水同时使用。古老的印第安玉文化中钻孔技术似乎随处可见,如大量用于玉珠上的钻孔,而且不仅大量使用实心桯钻,也发明了管钻技术,所用可能也是竹管、骨管一类的物质。



  但是,中美洲并没有出现如中国一般的治玉砣机, Melgar 先生告诉笔者,目前没有发现砣的痕迹,而古老的玛雅文献中似乎也不见砣的记载。这一点,从中美洲的玉器中也能找到证明。



  考察墨西哥出土的玉器,在三个玉文化中,真正精工细琢的玉器并不多,小件的辉石玉虽然雕琢的较多,但细看线条还是较为粗糙,不似中国金属砣具已经能够制作出细腻流畅的线条。笔者所见一些玉器上细的阴刻线更像是石工具的刻划和反复推磨而来。另外许多硬的辉玉即使是用来制作较高等级的面具,多是切割成玉片镶嵌在面具模型上的,施有细密精湛工艺纹饰的器物不是很多,例如目前发现随葬玉器最丰富的墓葬,是位于铭刻神庙(Palenque)下的Pacal大帝的墓葬(Sofia Martinez del Campo Lanz:《Rostros de LaDivinidad——Los Mosaicos Mayas de piedra Verde》,InstitutoNacional de Antropologia e Historia ,2010.page 227),Pacal大帝脸上所戴的面具就是由大小不等的各种形状的翡翠片拼镶而成,颈部、肩部、手上所戴的翡翠珠、管、戒指均只要钻孔、磨圆就行,没有雕琢纹饰。



  而要进行玉器切割,在中美洲,使用普通的石质工具就能进行片切割,镂雕工艺也只要进行切割对磨或钻孔技术即可实现。当然,解玉砂的使用在两个玉器文明中都是必不可少的。对于玉器制作的最后打磨、抛光工序,二者也有着十分相似的处理过程。



  综上所述,中美洲虽然形成了当地辉煌的玉文化,但似乎没有如中国般形成“器”的文化,这主要指玉器在雕琢技巧上的高度发展,其主要原因,就是工具的革新进步没有跟上,金属工具没有广泛使用,治玉和治石工艺没有完全分化出来,治玉工艺相对原始,基本还停留在中国玉文化的新石器阶段,只是中美洲玉雕工艺也包括了切割、成型、钻孔、粗略刻划纹饰、镂空、打磨和抛光等主要治玉工序。并且在打磨与抛光的实践中,从实物看,古老的印第安人已经掌握的相当出色。



  中国与墨西哥分处太平洋两岸,虽然相隔遥远,但对玉石的喜爱与崇拜及两地均有发达的玉文化现象值得我们关注、研究。不仅如此,有迹象表明,在对世界的认知上,两地文化之间在很多方面都有相通之处,两地先民可能早在远古时代就进行过交流。张光直先生曾在1980年提出过“中国——玛雅连续体”的概念,指出玛雅文明与中国古代文明有很多惊人的相似之处,这是因为两地拥有共同的祖先文化(Chang,K.C. 1986 Archaeology of Ancient China.New Haven: YaleUniversity Press)。南京大学的范毓周教授于2008年也在其《殷人东渡美洲新证— 从甲骨文东传墨西哥看商代文化对新大陆的影响》一文中,以墨西哥考古遗址中发现玉圭上所刻的甲骨文为实证,认为中国的商代遗民曾到过墨西哥,对当地的奥尔梅加文化产生过影响(《中国海洋文化研究》,第6卷,海洋出版社,2008年)。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2:07:06
  安阳日报记者 刘宁报道:安阳是晚期商朝都城所在地,在这里产生了辉煌的殷商文明。历史上曾有“殷人东迁”的美好传说,称武王伐纣之后20万殷商军民出海漂流,沿太平洋黑潮直至美洲大陆,带去了相对发达的文化元素。他们与当地原驻民一起,创造了盛极一时的印加文明。
  这一流传至今的传说是子虚乌有?还是历史事实?从国外学人到国内鸿儒巨擘,长期以来一直存在争议。这件历史公案或许不久的将来即可得出较为可信的结论来。我国第一间专门致力于此项研究的机构“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与拉丁美洲古代文明比较研究所”3月6日在北京揭牌。
  关于亚洲或中国与拉丁美洲的古代文化交流问题,最早在1761年就由法国学者提出,认为是中国人最早发现了美洲。我国学者郭沫若、王国维、董作宾等大家也都先后提出这一学术课题,并委托时任驻北美外交官予以调查澄清。三十多年来,随着学术研究的不断深入与拓展,海内外诸多学人再次提出这一学术问题,并从人种学、考古学、比较文化等多个侧面进行了探讨。随着中国经济活力的增强与学术力量的壮大,以及中国与拉丁美洲文化交流的深入,终于将这一课题提到了研究与媒体推广层面,以服务当今国际文化交流与经济建设的需求。此前,和平传媒启动并组织了多层面的学术考察活动,组织学者多次踏访南美洲玛雅文化与印加文化遗址,并与我国的殷商文明进行了比较研究,取得可喜的进展。
  此次成立的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与拉丁美洲古代文明比较研究所,是拟议中的中国与拉丁美洲古代文明比较研究中心的一个分支机构,另一间研究所将在印加文明发源地的厄瓜多尔成立,媒体推广将由和平传媒担当。
  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人类早期文明起源研究大家与海外媒体出席了6日的挂牌仪式。首都师范大学副校长邱运华到会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厄瓜多尔驻广州总领事马莲娜女士、和平传媒总监郭松年先生、考古学家唐际根博士、研究所首任所长袁广阔博士、安阳殷都文化研究院院长刘志伟先生,以及首都高校、在京科研院所的数十位专家学者出席了揭牌盛会。首师大历史学院院长郝春文主持了仪式。揭牌仪式之后,与会学人参观了藏品丰富的首都师范大学博物馆。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2:08:12
  中国与拉丁美洲古代文明比较研究所成立
  2014年03月20日 08:53 来源:首都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 字号
  打印 纠错 分享 推荐 浏览量 102
  3月6日上午,首都师范大学中国与拉丁美洲古代文明比较研究所成立大会在紫玉饭店举行。出席会议的有厄瓜多尔总领事马莲娜女士、世界和平传媒总监郭松年先生、首都师范大学副校长邱运华、中国科学院大学王昌燧教授、北京大学赵辉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魏坚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许宏研究员、唐际根研究员、中国水下考古研究所姜波所长、首都博物馆黄雪寅副馆长、北京联合大学韩建业教授、安阳殷都文化研究院院长刘志伟先生、历史学院院长郝春文、考古系主任袁广阔教授及《和平传媒》与《今日中国》等众多媒体人士以及考古系师生等共60余人出席成立大会。

  会议由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院长郝春文教授主持。副校长邱运华在会上回顾了研究所成立的学术背景,并宣布了成立中国与拉丁美洲古代文明比较研究所的决定。厄瓜多尔总领事马莲娜女士对该研究所的成立表示衷心的祝贺,并表示厄瓜多尔政府会尽力支持项目合作和中厄学术交流。世界和平传媒总监郭松年先生回顾了研究所成立的缘起和过程,对中国和拉丁美洲古代文明的比较研究表示出极大的兴趣和关注。北京大学赵辉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魏坚教授、中国社科院唐际根教授都对该研究所的成立表示热烈祝贺,对研究所成立的学术意义给予了高度评价,将会大力推动中国考古学走向世界,同时拓展了考古学界走向世界的国际视野。袁广阔教授就研究所成立的缘起与初步构想向大会作了汇报。研究所以中国古代文明史和美洲古代文明史为主要研究对象,探索中国与美洲古代文明在社会、经济、文化、宗教、人种学、语言学等方面的共同性与差异性规律。结合考古学科实践型特点,积极探索中厄两国“产学研”一体的人才培养机制,开展双方包括考古学在内的诸多学科学者和学生的互访,甚至组织中国考古学家到美洲进行考古发掘,通过加强国际合作,拓宽学术视野,提升科研水平,打造一支具备国际化视野的教学研究团队。

  最后由厄瓜多尔总领事马莲娜女士和首都师范大学副校长邱运华教授共同为研究所揭牌。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2:13:24
  殷人东渡
  有关殷人东渡美洲的论述,较可能最早是
  1907年日本学者白易库吉在日文《地学杂志》上发表的《关于扶桑国》提出的。   根据甲骨文辞学者的研究,一般认为,攸在淮宁县。据赵诚《甲骨文简明词典卜辞分类读本》说,攸在今安徽宿县附近,是前往淮阴的重要通道。从卜辞看,商王曾携同攸侯征人方,并长期在此停留,既可见攸在当时已是一个不小的重要城邑,又可见攸国是与商王友好的方国。攸,从人从父,字形所示为人方——大父国,手执权杖。攸侯在殷帝辛约三十三年中屡有出现,帝辛宠信的人杰主将,也是一个国君诸侯。在帝辛的每次田猎巡狩后,几乎都有侯喜的名字刻在甲骨上 ,征林方、人方时,尤其多。殷帝辛三十二年初春,周武王大会诸侯观兵于孟津时,殷帝辛召集贵戚徽子、箕子,以及各位诸侯勤王,还有攸侯 喜在。到周纪十三年,也就是纣三十三年的殷历正月甲子黎明即大年初一,周军陈师牧野,殷的精锐部队留在东夷,由攸侯喜统帅,纣王不 得不派70万奴隶兵应战。结果殷兵倒戈,引周军攻入都城朝歌,纣王在鹿台自焚。但牧野之战后,攸侯喜统帅的十万大军主力却神秘失踪了。   再看看史书所载。《史记·周本纪》载周武王于十一年十二月戊午,率师盟孟津,于周历二月殷历正 月子黎明陈师牧野,攻入朝歌,商亡。唐司马贞《索隐》说《史记》记载武王克殷早了二年,应为“十三年克纣”。彭邦炯著《商史探微》收集商灭亡的时间还有:《书·牧誓》:“时甲子昧爽”;《利簋》铭文证明所记不误。《国语·周语》说:“昔武王伐殷,岁在鹑火”。据此各家 多有推算,时间不一。   对此提出考证的,还有甲骨文大师董作宾,他作的殷帝辛日谱对攸侯喜抚征东夷林方、人方、虎方、粤方,迁殷民十五万与林方、人方等同化,周武王灭商之际,25万殷军、军属及和平居民连同涕竹全部失踪,虽无从查起 ,但东方之东也在东方,可推测殷人东渡当在美洲,正是东渡的殷人发展出了奥尔梅克文明。  
  人们通过研究认为,美洲新大陆的所有文明有可能起源于同一祖先,即奥 尔梅克文明。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3:37:44
  100年前,康有為到美洲亚士瑞时,见到一处印第安古跡,有几十栋石屋,由来已两千多年,原本二三层,大部分已倾圯,但结构形似中国的房屋,他写诗说:「遗民似是自华来。」 康有為到了墨西哥、秘鲁,发现遗殿器物,都像中国人的遗殿器物,黑髮黑瞳的人民见了他,以酒食招待,视為同胞。石刻遗物,与西伯利亚博物馆相同,就确信美洲原住民是从中国鲜卑移来的人种。
  他认定:「南北美洲,皆吾种旧地。」 ?一九八三年,北京大学教授邹衡赴美洲讲学,他来信说:「有一次应邀参加印第安人节日晚会,会上,他邂逅了一位印第安人中学教员。这位教员亲切地对他说,他的祖先来自中国,是殷人,邹很奇怪,问他為什麼不说是汉人或是唐人,而单说是殷人?他回答:「我们是世代相传的。」
  ?从人种上说,美洲印第安人属蒙古人种的一个支系。从直观上看去,很多印第安人活脱脱就像一个中国人,笔者就曾看到阿拉斯加的因纽特儿童照片,那留著垂髻的男孩,与华北小儿毫无二致。还有从一些画报上看到中、南美洲丛林中的印第安人,
  你会以為他们是中国南方的少数民族,毫无疑问,
  大多数印第安人(包括爱斯基摩人)都具备黄种人的特点:头髮色黑且直,黄皮肤、铲形门齿,以及白种人和黑色人种所不具备的婴儿出生时臀部的青色胎记。
  从血缘上,科学家也发现了印第安人与中国人属於同种的证据。
  另外,印第安文化与中华古文化之间,相似乃至相同之处还可以举出很多:
  譬如灵台文化;
  丘墩文化;
  玉石陪殮下葬风俗;
  还有关於天狗吃月亮的传说;
  相似的洪水故事;
  共同的龙文化和羽蛇文化;
  共有的太极图和饕餮纹饰和云雷纹饰;
  相似的乘轿出行和击鞠游戏;
  相同的草药和骨针治病方式;
  相同的七孔笛子和音乐上的五声音阶;
  甚至连喝童尿养生、
  吃蝌蚪以败火的民间偏方都相同……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3:48:17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3:50:08
  重现褪色的记忆:美国学者默茨的山海经研究

  海洋出版社1993年7月出版了美国学者亨莉埃特?默茨女士的专著《几近退色的记录——关于中国人到美洲探险的两份古代文献》的中文版(32开,150页,12万字,第一次印刷700册),我国著名学者贾兰坡为该书中文版写了序。该书原作于1953年初版,1972年修订再版,作者默茨女士为美国律师,长期研究人类文化史的疑难问题,特别是对美洲土著文化与中国古代文化的关系,饶有兴趣、情有独钟。

  为此,默茨深入研究了中国古籍有关慧深对扶桑国、女国的记述,主要有《梁书》卷54“诸夷传”和卷48“东夷传”,《南史》卷79“列传”和卷69“夷貊传”,《文献通考》卷327“四夷考”,《图书集成》“边裔典卷”41《梁四公记》。据载,齐东昏侯永元元年(公元499年),沙门慧深向朝廷汇报了他在扶桑国、女国的见闻。与此同时,默茨对美洲特别是墨西哥的古代文化习俗(包括神话传说)里的中国文化元素,进行了逻辑严密的对比考证。

  《几近退色的记录》一书由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论述美洲人传颂的克克尔干(KuKuLcan)、凯察耳科阿特耳(QuetzaLcoatL),以及“有胡须的白人”(外来的传授文化知识者),实际上是来自中国的佛教传教士(比丘)慧深,时间约在公元490多年;扶桑国即墨西哥,扶桑这种植物即玉蜀黍。

  该书第二部分论述4200年前大禹派人考察美洲大陆的山川物产,其主要文献即《山海经》,特别是《东山经》、《海外东经》和《大荒东经》三章(默茨没有读过《山海经》全文,因为没有人把《山海经》全文都翻译成英文)。默茨女士相信《山海经》(准确说应该是《五藏山经》)是帝禹时期的考察报告,历史非常古老,理由之一是《孔子家语》记载,孔门弟子子夏曰:“商(公元前1765-1123年)闻《山》书。”

  默茨根据《东山经》记述的4条山脉的距离里数(3里折合1英里),以及相关物产,严格与北美洲地图的诸山峰一一对照,发现两者有着非常准确的对应关系。

  具体来说,东次一经12座山位于美国新墨西哥州南北,从北向南依序是(未定)、(梅迪辛波峰)、朗士峰、格雷士峰、普林斯顿山、布兰卡峰、北特拉基斯峰、曼萨诺峰、布兰卡山、瓜达卢佩峰、巴尔特峰、秦纳蒂峰。

  东次二经17座山位于美国怀俄明州南北,从北向南依序是赫特山、穆斯山、石刻文字处、沃尔夫山、(未定)、梅迪辛坡峰、朗士峰、哈佛山、萨米特峰、奇科马峰、南巴尔特峰、科克斯峰、阿尼马斯峰、马德拉、巴马契克、库利阿坎、特凉戈罗。

  东次三经9座山位于美国西海岸,从北向南依序是费尔伟塞山、伯盖特山、卡茨?尼德尔山、鲁伯特(太子港)、沃丁顿山、奥林匹斯山、胡德山、沙斯塔山、洛?家托斯、圣?巴巴拉。

  东次四经8座山位于美国华盛顿、俄勒冈、加利福尼亚一带,从北向南依序是雷尼尔山、胡德山、孤山、吉尔赫特山、克兰山、马霍盖奈峰、三叉戟、凯匹托尔峰。

  对于中国人早在4200年前就来到美洲进行资源考察的伟大创举,默茨在《几近退色的记录》中文版第100页写道:“对于那些早在四千年前就为白雪皑皑的峻峭山峰绘制地图的刚毅无畏的中国人,我们只有低头,顶礼膜拜。”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4:10:15
  中美洲瑪雅族的三足器類似中國商周及以前樣式, 疑為鬲鼎之濫觴。
  散見於Costa Rica,Guatemala, Mexico 等國,斷代為200-700CE。但是未清楚斷代工具基礎。
  全世界三足陶器普遍存在於中國及瑪雅文化,為別國鮮見。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4:42:13
  罗荣渠:《中国人发现美洲之谜》自序
  时间:2012年11月19日 作者:罗荣渠 来源:学术批评网
  关键词:


  1492年哥伦布发现美洲是世界历史上划时代的伟大事件之一。但在哥伦布以前是否有人从旧大陆到过美洲(指有史时期从亚洲移植美洲),却是一个“世界之谜”,众说纷纭。爱猜谜似乎是人们常有的一种思维乐趣,不分老幼皆如此。数百年来,爱好历史探索之谜的人,不少人喜欢去猜哥伦布以前有谁到过美洲这个谜,而谜底却多得难以想像。中国人最先发现美洲说,即是谜底之一,而被认为最先发现美洲的中国人,又有许多不同的说法。

  我被这个问题所吸引,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当时偶然从《知识就是力量》这本杂志上读到一则译自俄文的小材料:《比哥伦布早一千年》。后又读到马南 在《北京晚报》上“燕山夜话”栏连载的几篇短文,对中国人最早发现美洲作了新考证。文章虽短,影响很大,是意料中事。因为中国人发现美洲的重大意义虽比不上哥伦布的“发现”,但在时间上早一千年,的确是可使中国人引以自豪的。于是我开始研读有关资料,很想进一步论证,找出地理发现史上的中国哥伦布。但对前人在这个问题上列举的论证稍加探索,就发现问题很多,难以立论。结果反而迫使我去做与原来意图相反的工作,即证伪的工作。这就是我的第一篇论文《论所谓中国人发现美洲的问题》(原载《北京大学学报》1962年第4期)产生的过程。

  当代西方科学哲学非常重视证伪的工作,认为是科学理论所必需。任何一种科学理论不经过严格的批判的验证,都只能算是一种假说和猜想。自不待言,我所做的证伪的文章不是一般报刊感兴趣的。80年代初,海外传来美国加州海岸外水下发现“石锚”的消息,有人认为这可能是公元前一两千年中国沉船的遗物,可作为中国人最先到达美洲的新物证。“石锚”的新闻不胫而走。一个未经任何证实的假说却引起报刊的极大兴趣。一时对外广播、科普读物、甚至历史著作中都广为引述。就连一位喜爱中国文化但不懂中文的外国人对《山海经?大荒东经》的臆说,也引起不少人的兴趣。据说有家外国电影商想来中国拍摄一部以中国人发现美洲为主题的电影。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我才重新参加了有关问题的讨论,写出了第二篇论文《扶桑国猜想与美洲的发现》(《历史研究》1983年第2期)。

  第二篇文章提出的论点引起了史学界朋友与读者的注意。后来该文获得《历史研究》第一届优秀论文奖。这说明,所讨论的问题确是学术界所关心的。当然,不同意的文章和观点也是不少的。这是学术讨论的正常现象。我并不认为这些初步的探索可以解答这个复杂的历史难题,但却可以帮助我去学会论证一个重大历史问题的科学方法,锻炼自己的科学思维的能力。果然,这次锻炼使我得到一些提高。中国人发现美洲说的主要论据是《梁书》上有关扶桑国的一段传闻史料。这是研究问题的关键。我的看法是,这段史料疑点甚多,即使当成可信的史料使用,估计扶桑国的地理位置也不致超出东北亚包括日本列岛在内的范围,绝不可能在美洲。在第二篇论文中我补充一新的推测,认为扶桑国也可能在从印度经西域到中国内陆的广大地区的某处,意在把探索扶桑国的范围扩大一些。不料这一立论受到了著名考古学家夏鼐同志来信提出批评,认为是“画蛇添足”。经过思考与讨论,我接受了这一批评,在修订稿中删掉了有关第二种推测的全段论述。由此表明,在试图反对某种不严谨的说法的论证中又可能引出新的不严谨的说法,从而可能使问题节外生枝,可见贯彻科学的分析与推理实在不易。

  大凡被称为是什么“世界之谜”一类的问题,总是在研究者和读者中具有经久不衰的魔力的。中国人发现美洲的问题也是如此。这个问题最早并不是由中国人提出来的,而是由一位法国汉学家提出来的。但这个问题从20世纪初传到中国以后,就一直引起人们的很大兴趣。大致平均每隔20年就要引起一次讨论:20年代初有人在《地学杂志》上提出《美洲为古蟠木地说》,40年代初朱谦之教授出版《扶桑国考证》;60年代处马南 引起“谁最早发现美洲?”的新讨论;到80年代初,由于每内政国加州“石锚”的出水,在我国学术界可说是引起了一次讨论美洲发现问题的小小的热潮。从知识社会学的角度来看,这不足为怪。因为大约每隔20年总会有些“新发现”出土,也总会有一批新生力量投入我们的学术界,他们对于过去的人们所研究过而没有解决的问题抱有新的探索兴趣,因此旧问题必然会一次又一次地重新提出,重新讨论。编选这本小册子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保存一些材料,好让后来的研究者了解在这样一个问题上有过一些什么争论,从哪些方面进行过探索,取得了哪些成果,还存在些什么难题。这样,就可以避免去做一些重复劳动,有利于在已有的研究基础上进行新的探索。

  在本书的附录里,收入了曾在报刊上发表过的几篇具有代表性的观点不同的文章,供读者对照参考。马南 的文章收入《燕山夜话》,此书发行量大,故不再收入。夏鼐同志与作者讨论扶桑国问题的几封通信是第一次发表,有必要略加说明。夏鼐是我国著名考古学家,属于我的老师一辈,但我在北大念书时,他还未在历史系任教,因此我从未见过他。这些通信最初是这位学术前辈出于对后学的关怀,主动写信给我,指出拙文的一些缺点错误。于是我开始用通讯方式向夏鼐同志请教。他尽管工作非常忙,每次总是迅速亲笔作复。记得在有一次通信中,我寄去《扶桑国猜想与美洲的发现》一文的修订打印稿,只请他将修改的段落果木。不料在寄来的回信中,除了提出中肯的评论外,还附有他亲自校订该稿的一份勘误表。这种一丝不苟的精神使我深受感动。他的来信长短不一,多是在白忙中草成,写得亲切坦率,观点鲜明,言必有据,使我获益良多。我曾几次想到夏鼐同志的工作地点去当面求教,都因故推迟下来,后来因忙于别的研究项目而把拜访的事长期后推。一直拖到在报上读到他逝世的消息,我才深自恨晚,感到是无可补偿的憾事。现在把他与我的学术通信公之于众,是为了让广大读者了解夏鼐同志在中国人发现美洲问题上的基本观点,也是为了对这位未层见过面的学术前辈表示深切悼念之意。

  收入本书的论文中有两篇是论述哥伦布以后时期即16世纪到19世纪中国与拉丁美洲之间的历史联系的。这是真正有纪录可查的越太平洋联系。过去治中西交通史的学者,几乎都是偏重于研究中国与欧亚各国间的交往关系,很少有人研究太平洋上的海外交通与越洋联系。19世纪的华工即苦力移民问题,过去国外有人做过一些研究,但一般研究的范围都很狭窄,研究的方法也较单调。近年来,国内史学界从华侨史的角度对中美和中拉关系的研究日益重视。由陈翰笙同志主编的《华工出国史料汇编》(中华书局)已基本出齐,书中公布的一部分我国历史档案资料是初次发表,将有助于推动我们的研究工作。我们呼吁今后能有更多的档案史料整理公布于世。随着太平洋地区的国际重要性日益增加,对这个地区的研究(其中包括历史交往的研究),必然会逐步加强。但对这个新的研究领域的开拓,单靠我国史学工作者的努力还是不够的。在这方面,加强国际学术界的联系与合作,是必不可少的。

  中国与美国的历史联系是中国与美洲关系的一个组成部分,因这方面的问题拟另行讨论,本书中未收入有关文章。特此说明。

  科学研究需要百家争鸣,而百家争鸣又必须以科学研究为基础。科学研究愈充分,百家争鸣才愈加深入,愈接近探索的真理。这个集子只是个人探索的粗浅尝试,许多问题还有待于进行深入的研究,有待于考古学特别是海洋考古学的新进展。这个集子中所提出的这样那样的观点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被推倒,但只要这些论证所坚持的实事求是的探索态度得到肯定,严谨的科学的历史方法引起重视,这些探索的主要目的就算达到了。

  1986年于北京大学中关园上下求索书屋

  (罗荣渠著《中国人发现美洲之谜——中国与美洲历史联系论集》,重庆出版社1988年版)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4:45:28
  中国江西万年仙人洞遗址发现的两万年前的陶器入选2012年世界十大考古发现。这也是北京大学[微博]考古文博学院与美国哈佛大学、波士顿大学进行的合作研究的一个成果。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吴小红教授、张弛教授等于2012年6月28日在美国《科学》杂志上发表了关于《中国仙人洞遗址两万年陶器》的文章,对研究成果进行了介绍。

  陶器的发明在人类文明和人类行为发展进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直到不久以前,人们还认为,陶器的出现是大约1万年前新石器时代革命的一部分,带动了农业、家畜驯养以及磨制石器的发展。然而,关于更早年代出现陶器的一项考古发现,将所有这些理论都推翻了。2012年,在中国江西省的仙人洞遗址,考古学家发现了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古老的陶器。考古学家在上世纪60年代、90年代以及2000年都在仙人洞遗址进行过考古发掘,但对于最古老陶器的年代一直不明确。中国、美国和德国的研究人员重新调查了该处遗址,并对取样进行放射性碳素断代法测定,将最早出现陶器的时间确定为2万年到1.9万年前。这项研究的参与者之一、哈佛大学的考古学家,同时也是《科学》杂志关于该考古发现文章合著者之一欧弗·巴尔·约瑟夫认为:“这是世界上最早的陶器。”“所做的这些,意味着时代更早的陶器可能会在中国南方发现。”

  江西仙人洞遗址坐落于江西万年县大源乡境内,地处赣东北石灰岩丘陵地区的一个山间盆地。早在上世纪60年代初期考古人员就对遗址有过大规模的发掘,1993年、1995年和1999年由北京大学考古学系、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美国安德沃考古基金会(AFAR)组成联合考古队先后进行了五次发掘,出土了大量陶器、石器、骨器、蚌器等人工制品和动物骨骼等。其中早期陶器的出现引起了学术界高度关注。由于当时学术界普遍认为陶器的发明与农业的出现、人类的定居生活等有关,而这些活动是伴随着全新世大暖期的到来而发生的,所以陶器最早出现的时间基本上应在距今1万年左右。由于早期陶器保存下来的陶片比较碎小而且珍贵,无法提取里面残留的有机物进行直接的年代测定。尽管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年代学实验室针对仙人洞遗址出土的早期陶器年代问题先后做了不少工作,测定了很多的数据,但因无法明确指出提供碳十四年代数据的样品与陶器的等时关系,也就无法对早期陶器的年代下一个准确的结论。

  2003年至2005年,中美联合考古队在湖南道县玉蟾岩遗址进行考古发掘,系统采集了碳十四测年样品,准确把握和记录出土陶片与测年样品的地层关系,结合地层沉积微结构分析方法,确定该遗址陶器出现的时间约为距今1.8万年。成果发表于2009年的PNAS杂志。基于这样的研究积累,北京大学和哈佛大学合作团队决定对江西仙人洞陶器的年代问题进行进一步研究。在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江西万年县政府的支持和帮助下,2009年在重新清理出来的考古地层剖面上采集了系列碳十四测年样品和地层微结构样品,确定碳十四测年样品与陶片的地层等时关系,证实以前发掘的考古地层是人类活动形成的原生堆积,不存在自然过程或者后期活动的搅扰,所测定的碳十四年代代表了同层位陶器的年代。由此证实仙人洞遗址出土陶器的年代可以早到距今2万年,是目前世界上已发表陶器的最早年代。当时正处于末次冰期的冰盛期,早期陶器年代的准确测定颠覆了传统认为陶器是在全新世大暖期来临后才出现的观点,为探讨现代人应对环境变化的策略以及研究陶器在人类社会发展演化中的作用等问题提供了重要资料。

  江西仙人洞和湖南玉蟾岩早期陶器的测年结果表明中国南方是世界上陶器出现最早的地区,此后一直延续使用没有中断,并在冰期时传播到日本和远东等邻近地区。今后课题组计划继续对早期陶器的用途进行研究。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4:47:31
  王大有举的第一个例子是:在玛雅废墟的城砖上,也有“太极图”。记者从王先生带来的资料上,的确看到了玛雅文物上这个我们非常熟悉的“阴阳鱼”。

  第二个例子:玛雅的羽蛇神死的时候,自己跳到一堆干柴里去,然后形象就会变成凤鸟。在我国古代神话中,这种相似的故事很多。

  第三个例子:玛雅人死后入葬,脸上会戴一个玉面罩,这种做法我国古代也有。而且玛雅人的玉面罩上也涂着朱砂。按我国古代的说法,朱砂可以避邪。

  王大有举的其他的例子,涉及到我国三皇五帝时期的一些人名、神名、民族习惯等,晦涩难懂,不再列出。王大有说,国外流传着“玛雅人源于外星人”的说法,把玛雅文化看得很神秘,那是因为他们几乎没有真正精通“汉学”的学者,不知道其中的许多文化在中国古代就有。

  -《光明日报》刊登中国社会科学研究员文章说:“玛雅字的外貌跟汉字迥然不同,可是它们的实质如出一辙”

  为了知道玛雅文化和中国文化还有哪些相似性,记者检索了媒体上关于玛雅文明的文章,发现今年6月13日《光明日报》刊登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位研究员的文章(没有署这位研究员的名字),题为《论玛雅文明与中国文明的关系》,里面提到:

  前苏联学者克诺罗索夫利用汉字表意和表音相结合的构字方法,在50年代释读了部分玛雅字,打开了研究玛雅文字的大门。60年代,苏联学者的研究发现:玛雅字既不是表意文字,也不是表音文字,而是跟汉字类型相同的表意兼表音的一种“意音文字”和“意形文字”。意音和意形相结合的文字在世界上是很少的,现在尚在应用的只有汉字一家了。

  玛雅字的外貌跟汉字迥然不同,可是它们的实质如出一辙,玛雅字的符号多数写成方块形,或者用方框线条围起来,跟汉字写在方格子里相似。

  1996年11月1日纽约的《世界日报》说:有一位来自北京的甲骨文专家(原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人员陈汉平)在华盛顿举办的一项美洲奥尔梅克文明展览中,发现一件1955年墨西哥出土的拉文塔第四号文物的玉圭。上面刻有四个符号,是3000多年以前中国商代的甲骨文。这位专家读出了这四个竖形排列的符号的大意:“统治者和首领们建立了王国的基础。”美国俄克拉何马中央州立大学的华裔教授许辉寻觅到200多个奥尔梅克的玉圭、玉雕,上面也刻有与甲骨文相同的符号。许辉曾带着其中的146个甲骨文两次回中国,请教数位中国甲骨文权威专家,得到的鉴定意见是:“这些字属于先秦文字字体”。南京大学历史系的范毓周教授说:许辉带来的文字,与甲骨文的相似不是个别的、孤立的。

  这篇文章中论述的玛雅文化和中国文化的相似性之大甚至让记者对论据本身产生了怀疑。记者试图从互联网上寻找1996年11月1日纽约的《世界日报》,但是没有找到。

  -记者甚至产生了这样的疑问:这个图案会不会是文物出土之后某个中国人画上去的

  王大有先生带来的图案清清楚楚地摆在记者的面前。记者甚至产生了这样的疑问:“会不会是文物出土之后某个中国人画上去的?”

  玛雅文化的许多神秘之处多年以来一直在全世界流传着,这一点并不新鲜。但此次玛雅文物来中国展览,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神秘感似乎是世界其他地方的观众所不能体会到的——玛雅人的文化为什么和中国人的文化有这么多相似性?既然“殷人东渡”说已经被证伪,那么另一种解释什么时候才能来到?-文/本报记者田利平
楼主stockyuce 时间:2014-04-14 14:56:24
  《口述:最早发现北美洲的中国移民》在这部别开生面的书中,解释了此移民区湮没无闻的原因,并以令人信服的考证,指出了北美原住民米克茂人的文化与中国文化的渊源。2002年盛夏,保罗·夏亚松在加拿大的布雷顿角岛发现了一条既宽阔又平整的古道。于是,他花费了整整两年时光,遍查历史档案和典籍,力图找到有关这条古道的记载。他以田野调查与文献资料考证相结合,推理出惊人的结论,即远在欧洲探险家卡伯特到达该岛之前,中国人已在那里建立了颇具规模的移民区。
  作者简介
  保罗·夏亚松(Paul Chiasson)是耶鲁大学建筑学家,对宗教建筑理论与历史研究有相当的造诣。他出生于加拿大的布雷顿角岛,是从欧洲前来北美之最早移民的直系后裔。他曾在美国的耶鲁大学、美国天主教大学和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执教。
  目录
  中文版序言
  第一章 荒野中的人工凿痕
  第二章 在大地的尽头寻觅
  第三章 约翰·卡伯特:遭儿子抹杀的老子
  第四章 兄弟先后失踪
  第五章 葡萄牙人之后
  第六章 法国人进入北美
  第七章 法兰西两兄弟
  第八章 灵机一动,思路急转
  第九章 天荒地老,人烟稀少
  第十章 米克茂人之谜
  第十一章 曙光现予东方
  第十二章 从头学起
  第十三章 意外的发现
  第十四章 家人相聚
  第十五章 凌顶之行
  第十六章 围墙与围墙内外
  第十七章 另一类线索
  第十八章 与加文晤面,得黄金提示
  第十九章 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发言
  第二十章 第一批访客
  第二十一章 家庭聚会
  第二十二章 告别之行
  图版目录
  参考书目
  致谢
  索引
  译后记
  查看全部
  前言
  本书介绍了一个将会受到持久注意的研究课题。本书先是于2006年在加拿大和美国出版,如今又向前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有了面向中国大陆读者的简体中文版。至于这一研究将如何改变人们的历史观念,我们目前很难具体设想。发现的规律就是如此,思想进步的历程就是如此,逻辑推演的结果就是如此。发现的规律、历程和逻辑存在于我们之中,但又高于我们。它们乃是全人类共同求知愿望的精华。
  本书展示了一个跋涉者,沿着一条遍布荆棘的未知道路艰难跋涉的经历。他奋力前行的目的,是希望做出些有意义的发现。他所走过的这条发现之路,始于加拿大东部沿海地区一片山麓上的一处年代久远的遗迹:它的覆盖范围既有中国大明王朝,又有欧洲的文艺复兴,还涉及北美的原住民。这一发现其规模和范围都是惊人的——无法解释的遗迹,湮没无闻的史实,纠结歧解的文化,无法确认的国度。然而,分析所有这些谜团的结果,看来都指向同一个结论,就是在久远的过去,加拿大的东海岸边曾存在过一个中国人营造起来的城镇。这一发现行将改变人们看待世界的视角。
作者:江湖燕 时间:2014-10-11 22:15:00
  顶
作者:我是一条废物J 时间:2015-01-05 17:02:32
  中国的闪石 美洲的辉石
  中国的和田玉 玛雅的宓皇玉
作者:hantang14 时间:2019-11-08 17:14:18

  
  
  
  
  
  
  
  
  墨西哥塔巴斯科州(Tabasco)毕尔霍摩萨城(Villahermosa) 的 拉 文 塔(La Venta)遗址。在拉文塔 4 号祭祀遗址中,出土有 16 个小玉人和 6 根玉圭。其中红色玉人1 个,绿色玉人 12 个,白色玉人 3 个(他们全无头冠,是否原有头冠都已腐朽?)。该遗址的时代,在公元前 900 年左右。
作者:hantang14 时间:2019-11-08 17:15:07

  
  这个可不像甲骨文
作者:hantang14 时间:2019-11-08 17:20:02
作者:hantang14 时间:2019-11-08 17:22:20
  在衣食住行方面,玛雅人和中国人也有很多相同之处。在吃的方面,玛雅人和中国人都用碗吃东西,不像欧美人用盘子。另外,玛雅人吃东西不是在桌子上,而是在席子上。中国人古代也是这样,要不然,怎么管吃东西叫筵席呢。玛雅人在席子上吃饭,这同他们的居住生活是有关系的。他们睡不在床上,坐不在椅上,而是在席子上,和古代中国人相同。说到坐,古代玛雅人分踞坐和跪坐两种方式,踞坐是两腿在前,屈膝两足着地。这和中国古代的踞坐一样。中国古代身份高的人踞坐,身份低的人跪坐。玛雅人也是这样,因为男尊女卑,所以妇女习惯于跪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