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桧以“莫须有”陷害岳飞之考究 ——《我看秦桧》考究之十三

楼主:求实郎 时间:2014-08-23 19:02:00 点击:3741 回复:67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岳珂先生等人将秦桧说成“杀害岳飞”,所指控的主要是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岳飞置于死地。
  在其所撰的《金佗粹编?行实编年》中,岳珂先生是这样“记述”的:
  ……唯枢密使韩世忠不平,狱成,诣桧诘其实,桧曰:“飞子云与张宪书不明,其事体莫须有”。世忠曰:“相公言莫须有,何以服天下!”因力争,桧竟不纳 。
  此外,岳珂先生在《金佗粹编?张宪辩》、《金佗粹编?百氏昭忠录》、《金佗粹编?钥天辨诬通叙》均反复说明,秦桧以“莫须有”罪名加害岳飞。
  韩世忠和秦桧的上段“对话”,对后世影响极大,成为秦桧污蔑、陷害岳飞的唯一“铁证”而被史学家、伦理家、文学家、戏剧家等广泛引用。
  所谓秦桧“莫须有”的真实意思,至今人们还说不清,道不明。由于原文没有标点符号,秦桧的回答可以有两种读法:  
  一是可以读作“其事体莫,须有”。这种读法可以理解为,“这件事情嘛,必须有”。也就是说必须找到确凿的证据。
  二是可以读作“其事体,莫须有”。这种读法可以理解为,“这件事情,可能有”。  
  按照前一种读法,秦桧的回答体现了“以事实为依据”的原则,客观公正,无可厚非。当然,按此读法论事者极少,否则,世人就不会将“莫须有”作为恶意陷害他人的代名词。
  后一种习惯读法,其意思就是:“(据说)岳云给了张宪一封书信,这件事情可能有,(必须问罪)。”
  此外,有人理解为“必定有”(必定问罪);有人理解为“不必有”(但也要问罪);有人理解为“难道没有吗?”(必须问罪)……见仁见智,莫衷一是。
  无论人们如何理解,历来的伦理家、史学家都据此认定秦桧是根据“可能有犯罪事实”来给岳飞定罪,而不是根据“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来给岳飞定案。用现在的话说,岳飞一案是秦桧等人“疑罪从有”,铸成冤案在所难免。
  其实,所谓“秦桧以‘莫须有’罪名陷害岳飞”,并非岳珂先生发明,只不过是看到野史有此说法,拿来反复利用,为将秦桧说成“杀害岳飞”增加说辞罢了。
  韩世忠与秦桧的以上对话,其真实性值得怀疑。如果确有其事,这段对话的内容就不会只有秦桧和韩世忠二人知道,当时必定有他人见证并予以记载。极力搜索岳飞生前事迹的岳珂先生,自然更加清楚,在其所撰“史籍”中应当有所记载。
  如果当时只是韩世忠与秦桧的二人对话,没有他人,所能记载的,除了官史,只能是韩世忠的文集、家书或相关文章,起码《韩世忠传》应有记载。经查,《宋史》卷三六四《韩世忠传》虽云:“岳飞冤狱,举朝无敢出一语,世忠独撄桧怒,语在桧传。”但查《宋史》卷四七三《秦桧传》,并无此语记载。《秦桧传》的修撰者,恐怕不致于如此疏忽。如果真有其事,这对褒扬韩世忠,无疑是十分难得的素材,一则显示韩世忠对岳飞的一片真情,二则显示韩世忠对“奸臣”秦桧的满腔怒火。但是修史者在撰写《韩世忠传》时,竟然不用此说,可见此说难以采信。
  如果秦桧真的以“莫须有”给岳飞定罪,在岳飞的诏狱案记载必有体现。而曾经阅过岳飞诏狱全案的王明清在其所撰的《挥麈录》中,并未记载有关秦桧所说的“莫须有”。其表述如下:
  明清壬子岁仕宁国,得王俊所首岳侯状于其家……次岁,明清入朝,始得诏狱全案观之。岳侯之坐死,乃以尝自言与太祖俱以三十岁为节度使,以为指斥乘舆,情理切害;及握兵之日,受庚牌不即出师者凡十三次,以为抗拒诏命……首状虽甚为鄙俚之言,然不可更一字也。
  十分明显,岳飞之死,与所谓的“莫须有”毫无关系。言者以之对秦桧“害死岳飞”的指控,荒谬至极。
  以正直、爱国史家自居的王明清,历时三十余年写成二十五万字的《挥麈录》,客观详实,不失史法,为南宋最著名的史学家李焘所称许。《挥麈录》成书于宋朝开始褒飞贬桧之后,正是收集材料声讨秦桧的大好时机。书中约有三十处记载秦桧之事,但没一处涉及秦桧的“莫须有”之说,倒是肯定王俊之首状“不可更一字也”。这说明所谓的“秦桧‘莫须有’”之说并不存在,否则,正直、爱国的史家王明清,绝不会放过“莫须有”这样重大的贬桧题材。
  如果秦桧真的以“莫须有”罪名陷害岳飞,当时有正义感的史学家,必定在史书中记载。南宋最讲正气、最有影响的史学家当算李焘,在其著述的一系列史书中,不见任何有关秦桧以“莫须有” 罪名陷害岳飞的记述。李焘(1115年—1184年),字仁甫,历任史职及州郡官,著作等身,约用四十年纂成取材广博、考证精当的《续资治通鉴长编》,颇受世人称道。李焘与岳飞、秦桧同代,忧国忧民,痛恨奸恶,在其大量史著中,竟然不载有关秦桧“莫须有”之事。这显然是李焘对“莫须有”之说予以否定。
  李焘之子李璧(1161年—1238年)也是宋代著名史学家,其大量的史学著作也享誉千秋,但同样不取“莫须有”之说。
  那么,所谓秦桧的“莫须有”之说,到底是谁在哪里先做“记载”?
  经查,宋元之著作记载“莫须有”之说的,有如下十篇。一是载于宋人杜大《名臣琬琰集》卷一三的《韩忠武王世忠中兴佐命定国元勋之碑》;二是载于宋人熊克《中兴小记》卷二九的“高宗绍兴十二年十二月癸巳”条; 三是载于元丞相脱脱《宋史》卷三六五的《岳飞传》;四是载于宋徐自明《宋宰辅编年录》卷一六的“绍兴十一年八月”条;五是载于宋人李心传《系年要录》卷一四三的“绍兴十二年十二月癸巳”条;六是载于宋人吕中的《皇朝大事记》;七是载于岳珂先生《金佗粹编》卷五《行实编年》的“绍兴十一年”条;八是载于岳珂先生《金佗粹编》卷二○《钥天辨诬通叙》;九是载于岳珂先生《金佗粹编》卷二一《百氏昭忠录》;十是载于岳珂先生《金佗粹编》卷二四《张宪传》。
  以上篇章对秦桧“莫须有”之说的表述,大部分大同小异,有互相转抄的明显痕迹。也许为了明确话意,宋徐自明《宋宰辅编年录》将“莫须有”变成“必须有”。但是,以上篇章对秦桧“莫须有”之说的出处,除了熊克的《中兴小记》做出说明, 其他都避而不谈。《中兴小记》卷二九“绍兴十二年十二月癸巳”条下云:
  先是,狱之成也,太傅韩世忠尝以问秦桧,桧曰:“飞子云与张宪书虽不明,其事体莫须有。”世忠曰:“相公言莫须有,此三字何以使人甘心!”固争之,桧不听……此据《野史》。
  熊克(1132年—1204年),距岳飞、韩世忠之死时间最近,同他们差不多是同代人。其他做过“莫须有”记载的人物,如徐自明、李心传、吕中、赵雄、岳珂、杜大等,都是熊克的晚辈。应该说,熊克的《中兴小记》,是以上诸书中最早记载“莫须有”一事的著作。熊克比较了解岳飞、韩世忠、秦桧、赵构等人之间的关系,且“博学强记,淹习当代典故”,有较好的条件写岳飞、秦桧等相关人物。然而,从熊克的自注“此据《野史》”四字考察,则秦桧“莫须有”之说,并非源于其文,而是转录于更早的《野史》。这也许是“莫须有”三字出现的本源。
  据此可以推断,熊克最早依据《野史》在《中兴小记》对秦桧“莫须有”之说做了记述,此后,相继为赵雄、徐自明、杜大、吕中、李心传、岳珂等人所辗转抄录。这是南宋人及元末编写《宋史》的史官对此失于考证,一味承袭不实的传闻所致。
  《野史》系无名氏所作,其内容又是什么,人们都不得而知。对此,实在难以深入考究,只能做两种猜测:一是《野史》作者也许在同情抗金、反对秦桧专权的氛围中,得之于传闻而有声有色地撰写了秦桧与韩世忠这段关于“莫须有”的对答,但考虑到言之无据,纯属虚构,不敢署名。二是熊克直接杜撰,由于言无所据,担心世人考证,只是说明“此据《野史》”。可见“莫须有”之说荒谬无稽,人云亦云。
  笔者认为,荒谬无稽地以“莫须有”作为秦桧陷害岳飞的“铁证”,本身就是“莫须有”,实在可笑可悲!可以肯定,假如能够将此诉诸法律,上之法庭,只要是熟悉法律的公正的法官,都不会采信这样来历不明的孤证,因为这样的证据既无真实性,也无合法性。
  退一步说,秦桧与韩世忠真的有过这样的对话,就真的能够以此害死岳飞吗?肯定是不可能的。
  一方面,以秦桧一句无确定语给秦桧定罪为“以‘莫须有’罪名陷害岳飞”,难以成立。无论人们如何解释,如何定论,“莫须有”客观属于不确定语,云秦桧以此不确定语将岳飞置于死地,显然牵强附会,荒谬至极。另一方面,即使朝臣犯罪该杀,也须皇帝批准。别说像岳飞这样的朝廷重臣,就是一般朝官,秦桧无论以何罪名,都不能将其置于死地。
  不管是谁,只要皇上认为不该处死,不管触犯何罪,也不管人们如何诬陷,都毫无作用。如绍兴七年(1137),岳飞因宋高宗改变由其并统淮西军的原定计划,竟然愤然辞职,赌气弃军上庐山为母亲守孝。皇上几次下旨诏之不回,十分恼怒。后经王贵等人连哄带吓,才劝其归营。此乃忤逆皇上,论罪当诛。当时,尽管“张浚累陈岳飞积虑专在并兵,奏牍求去,意在要君” ①。但宋高宗并未因此杀害岳飞,说明皇上当时想留住岳飞。相反,皇上如果认为某人该死,尽管罪不致死,也必死无疑。如刑部、大理寺对岳云的判决,只是有期徒刑,保其性命②,但高宗皇帝未能放过,下旨“张宪、岳云并依军法施行,令杨沂中监斩,仍多差兵将防护”。正像宋史研究大师王曾瑜在《新岳飞传》所云“万俟卨和秦桧未判岳云死刑,尚不能满足这个独夫民贼(高宗)之意”还是被其诏令处斩③。
  显而易见,秦桧以“莫须有”罪名加害岳飞的说法,实在难以成立。



  ①《宋史》卷二八《高宗纪》五。
  ②《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乙集一二。
  ③《岳飞新传》第十六章第四节。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都御史 时间:2016-10-04 12:05:18
  岳飞这样的高级干部,没有皇帝的指示,任何人都动不了他,秦桧绝没有这个能力,大理寺,刑部必须依据皇帝的指示,才能逮捕岳飞这样的高级干部并进行审讯,最后报告给皇帝的定罪依据也应该是站得住的依据,皇帝才能据此把岳飞明正典型,
  • 知名主持人: 举报  2020-02-09 21:15:56  评论

    李广、赵鼎、张浚这样的"特级干部"呢?秦桧死后,张浚才得以回京。叫到皇帝说:"若非陛下保全,今日便见不到陛下矣!"赵构回道:"秦桧阴且忌。"
  • 知名主持人: 举报  2020-02-09 21:16:12  评论

    李光。
我要评论
作者:qqstlh 时间:2020-02-09 10:21:49
  “莫须有”的意思是“不可能没有”。
剩余 3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莫沃洲1 时间:2020-02-09 16:25:51
  金人再犯东京,敌方在境,难以召卿逺来面议,今遣李若虚前去就卿商量,凡今日可以乗机御敌之事,卿可一一筹画措置,先入急递奏来,据事势 莫须 重兵持守,轻兵择利其施设之方则委任卿朕不可以遥度也盛夏我兵所宜至秋则彼必猖獗机防之间尤宜审处遣亲札指不多及朝廷以顺昌为忧复赐御札趣巳遣之兵仍令济师累降诏防令发精锐人马应援刘锜今
  由这也可知,莫须就是必须之意,还有人这么幼稚,思想停留在过去,冥顽不化,就怕真相让人知道似的,到底在害怕什么,承认错误有哪么难吗
  • 知名主持人: 举报  2020-02-09 16:37:52  评论

    不错!莫须有,早期版本就是"必须有"。即:没有也要有!蛮横而不讲理,因而韩世忠才气愤至极。怒问:"必须有?这何以服天下人?"
  • 杏林心经: 举报  2020-02-15 03:35:18  评论

    看清楚了吗?——“据事势莫须重兵持守轻兵择利其施设之方则委任卿”。意思是,根据事态判断,或许需要重兵坚守,轻兵可选择有利的设施戒防,这件事就委任卿去做。注:莫须的释义:毋须、也许。或许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莫沃洲1 时间:2020-02-09 16:27:53
  由这也可知,莫须就是必须,定然之意,还有人这么幼稚,思想停留在过去,冥顽不化,就怕真相让人知道似的,到底在害怕什么,承认错误有哪么难吗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莫沃洲1 时间:2020-02-09 16:30:05
  据事势 莫须 重兵持守 由这也可知,莫须就是必须,定然之意,还有人这么幼稚,思想停留在过去,冥顽不化,就怕真相让人知道似的,到底在害怕什么,承认错误有哪么难吗
剩余 2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09 16:53:32
  必须有之罪。这才是正确说法。
  • 知名主持人: 举报  2020-02-09 16:55:35  评论

    @qqstlh
  • 莫沃洲1: 举报  2020-02-09 16:59:07  评论

    作者:杜甫 唐代 赏析 湍驶风醒酒,船回雾起堤。 高城秋自落,杂树晚相迷。 坐触鸳鸯起,巢倾翡翠低。 莫须惊白鹭,为伴宿清溪。这诗打你脸不? 如果你觉得你的脸足够厚,我慢慢找来打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0 00:54:10
  "韩世忠和秦桧的上段“对话”,对后世影响极大,成为秦桧污蔑、陷害岳飞的唯一“铁证”而被史学家、伦理家、文学家、戏剧家等广泛引用。"

  这简直是胡扯八道!在忽悠傻子玩?
  这算什么唯一铁证?岳飞被秦桧所杀,此事在秦桧死前就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秦桧死后连秘密都不是了!

  赵构刚死,宋朝庭讨论配享时便有人直接提出:"是時識者多謂吕元直不壓人望,當以張趙兩公同配,又謂張俊晚附秦檜力主和議,誣殺岳飛,不宜在預享之列。而詔㫖已下,莫敢有言。"
  整个朝廷都知道这事!他们怎么会用韩世忠去找秦桧来判断是谁杀岳飞?

  王明清是此事大佬级别的人物,恐怕是唯一看过岳飞一案全部原始宗案的人!(之后就被张俊家人给销毁了。)现在流传下来的王俊的"首告状",也是他从王俊家里(不错!王俊的供词在自己家里。)拿出来的!
  他就生活在岳飞秦桧那个年代,看看他的言论:
  "檜起帥浙東,入對之際揣摩天意,適中機㑹申講和之謀,遂爲己任大契淵衷繼命再相,以成其事,凢敵中按籍所取北客悉以遣行,盡取兵權,殺岳飛父子,其議乃定。"——王明清。

  朱熹,这位的历史地位还用说吗?赶巧,生活年代也是岳飞、秦桧的时代。岳飞死的时候,他已经十三岁。秦桧死的时候他已进入仕途六年。他在论秦桧事中所言:
  "殺岳飛,范同謀也。胡銓上書言秦檜。檜怒甚,問范如何行遣。范曰:只莫採半年便冷了若重行遣適成孺子之名。秦甚畏范後出之。"

  岳侯传,可以说是岳飞的第一部传记,一般认为是岳飞幕僚所做,年代很早,史料价值极高。"侯知衆人皆是秦檜門下既見不容理訴長吁一聲云吾方知已落秦檜國賊之手"。

  宋史:"岁暮,狱不成,桧手书小纸付狱,即报飞死,时年三十九。

  ……


  当时之人是傻子吗?难道只有一个韩世忠知道秦桧是杀岳飞的幕后黑手?这简直就是当时的人类常识!
  这种记载,太多太多了!为什么都和秦桧有关?!
  后人同样不是傻子。他们不会仅仅凭靠韩世忠一人一事的历史记载而去判断大是大非。

  但是,这种忽悠傻子一般的言论,怎么就能堂而皇之的说出口?

  有市场?


  • 知名主持人: 举报  2020-02-10 01:27:36  评论

    王明清,牛逼人物!他对事件看的很准。已知是秦桧"盡取兵權",这是个非常聪明的人。秦桧独相独枢密,兵权朝政,其实已经全部入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0 01:21:08
  "在其所撰的《金佗粹编?行实编年》中,岳珂先生是这样“记述”的:

  ……唯枢密使韩世忠不平,狱成,诣桧诘其实,桧曰:“飞子云与张宪书不明,其事体莫须有”。世忠曰:“相公言莫须有,何以服天下!”因力争,桧竟不纳 。

  此外,岳珂先生在《金佗粹编?张宪辩》、《金佗粹编?百氏昭忠录》、《金佗粹编?钥天辨诬通叙》均反复说明,秦桧以“莫须有”罪名加害岳飞。"


  这又是忽悠傻子的言论!
  这一段可不是岳珂先生的记述,而是岳珂先生的抄述。

  同时代的《三朝》、《建炎》,之前的《韩世忠神道碑》、《中兴小纪》都有这段!大同小异!

  我也"记述"一下《中兴小纪》的原文:
  先是,獄之成也。太傳韓世忠嘗以問秦檜。檜曰:飛子雲與張憲書不明,其事體莫須有。世忠曰:相公言莫須有,此三字何以使人甘心?因爭之,檜不聽。飛知書而待士且濟人之貧用兵秋毫無犯民皆安堵……

  再"记述"一下《建炎》的原文:
  初獄之成也。太傳醴泉觀使韓世忠不能平,以問秦檜。檜曰:飛子雲與張憲書雖不明,其事體莫須有。世忠怫然曰:相公莫須有三字何以報天下乎?飛知書善待士且濟人之貧…

  另外,岳珂写这段,可不是为了突出"莫须有"三个字,而是为了突出秦桧的前半句:飛子雲與張憲書雖不明。

  "當嗚呼書既焚矣,是果有書乎?"这才是岳珂想要表达的内容!

  现代社会,为什么会出现楼主这类刻意去再次诬陷岳飞的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0 01:29:32
  "“其事体莫,须有”。这种读法可以理解为,“这件事情嘛,必须有”。"


  这tm什么玩意!!我都无力吐槽了!!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0 14:11:42
  “其事体莫,须有”。这种读法可以理解为,“这件事情嘛,必须有”。

  这个在我看来简直是在玩笑的东西竟然还真有人信?!你们跳出问题想想,自己是不是被大师忽悠的成傻子了?
  莫和嘛,意思上是怎么扯到一块的?唯独"嘛"的发音类似"莫",那便是韩世忠听错了?

  秦桧:其事体嘛……须有!
  韩世忠发怒:相公,莫须有三个字何以服天下?!
  秦桧:黑人问好号。
  韩世忠力争之!
  秦桧捂上耳朵。(原文:不听)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把古人想成傻子?用相似发音来解释古文?这叫什么?
  如果不是发音,那么就举个宋代"莫"可以翻译成"嘛"的例子。
  有些人为了哗众,真的是拼了!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0 16:42:11
  "如果确有其事,这段对话的内容就不会只有秦桧和韩世忠二人知道,当时必定有他人见证并予以记载。"

  不懂这是一种什么表达方式。为什么真实的事情一定会有他人见证?我刚才去尿尿了,真实事情,但是并没有人见证,这事只有我知道。
  真实事件一定要有他人现场见证?这在逻辑上是讲不通的。

  "当时记载"的当时二字如何理解?时隔多久为当时?用什么体裁记载?笔记?野史?

  野史是有记载的。
  神道碑也有记载。
  个人私史也有记载。
  官方正史也有记载。

  皆为南宋当时。
  当时二字的时间范围是什么?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0 16:48:01
  "如果当时只是韩世忠与秦桧的二人对话,没有他人,所能记载的,除了官史,只能是韩世忠的文集、家书或相关文章,起码《韩世忠传》应有记载。经查,《宋史》卷三六四《韩世忠传》虽云:“岳飞冤狱,举朝无敢出一语,世忠独撄桧怒,语在桧传。”但查《宋史》卷四七三《秦桧传》,并无此语记载。《秦桧传》的修撰者,恐怕不致于如此疏忽。"

  韩世忠只有四个手指头,你让他写什么文集?家书?
  韩世忠神道碑,是有此记载的。
  《韩世忠传》的"语在桧传",写错了,应该是"语在飞传",毕竟这件事体现的是岳飞之冤。
  在岳飞传中记载如下:"狱之将上也,韩世忠不平,诣桧诘其实,桧曰:"飞子云与张宪书虽不明,其事体莫须有。"世忠曰:"’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剩余 2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0 16:52:05
  "极力搜索岳飞生前事迹的岳珂先生,自然更加清楚,在其所撰“史籍”中应当有所记载。 "

  岳珂不是有多处记载吗?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0 16:54:38
  "但是修史者在撰写《韩世忠传》时,竟然不用此说,可见此说难以采信。"

  《韩世忠传》中“岳飞冤狱,举朝无敢出一语,世忠独撄桧怒,"。敢问所指何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0 17:15:01
  "如果秦桧真的以“莫须有”给岳飞定罪,在岳飞的诏狱案记载必有体现。而曾经阅过岳飞诏狱全案的王明清在其所撰的《挥麈录》中,并未记载有关秦桧所说的“莫须有”。"


  挥尘录若是什么都记载,就不用看其他的史料了。
  虽然挥尘录没有记载"莫须有"之事,但是却记载了"莫须有"之实:

  次歳,明清入朝始得詔獄全案觀之。岳侯之坐死廼以甞自言與太祖俱以三十歳爲節度使,以爲指斥乗輿情理切害及握兵之日受庚牌不即出師者,凡十三次,以爲抗拒詔命,初不究將在軍君命有所不受之義,又云岳雲与張憲書通謀爲亂所供雖甞移緘旣不曽逹継復焚,如亦不知其詞云何,且与元首狀了無干渉,鍜錬雖極,而不得實情。的見誣罔孰所爲據而遽皆處極典覽之拂膺,儻非後來詔書湔洗追褒則,没地銜冤於无窮!所可恨者,使當時推鞫酷吏漏網不正刑典耳。
  王俊者初以小兵徒中反告而轉資晚以禆將而妄訐主帥遂饕冨貴駔卒鈐奴一時傾嶮不足比數考其終始之間可謂怪矣首狀雖甚爲鄙俚之言然不可更一字也……


  (这段记载在人教版历史课本里也没有记载。)
剩余 1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0 17:19:57
  "其表述如下:

  明清壬子岁仕宁国,得王俊所首岳侯状于其家……次岁,明清入朝,始得诏狱全案观之。岳侯之坐死,乃以尝自言与太祖俱以三十岁为节度使,以为指斥乘舆,情理切害;及握兵之日,受庚牌不即出师者凡十三次,以为抗拒诏命……首状虽甚为鄙俚之言,然不可更一字也。

  十分明显,岳飞之死,与所谓的“莫须有”毫无关系。言者以之对秦桧“害死岳飞”的指控,荒谬至极。 "



  在上面一楼,我把你的省略的内容都加上了。你的结论也就应该反过来了。
  断章取义是比较低级的忽悠傻子的办法。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0 21:45:43
  "书中约有三十处记载秦桧之事,但没一处涉及秦桧的“莫须有”之说,倒是肯定王俊之首状“不可更一字也”。这说明所谓的“秦桧‘莫须有’”之说并不存在,"

  秦桧一生之事,别说三十件,三千件也有。怎么能用《挥尘录》一书的记载判定哪些发生,哪些没发生?

  王俊之首状自然是不可更一字的,但你仅保留了然以后的文字,又是一个断章取义。看看之前是什么内容:
  "以禆將而妄訐主帥遂饕冨貴駔卒鈐奴一時傾嶮不足比數考其終始之間可謂怪矣首狀雖甚爲鄙俚之言然不可更一字也。"

  王明清所保留的这份首状,最终成为了岳珂辩诬的重要证据。
剩余 1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0 22:02:29
  "如果秦桧真的以“莫须有”罪名陷害岳飞,当时有正义感的史学家,必定在史书中记载。南宋最讲正气、最有影响的史学家当算李焘,在其著述的一系列史书中,不见任何有关秦桧以“莫须有” 罪名陷害岳飞的记述。李焘(1115年—1184年),字仁甫,历任史职及州郡官,著作等身,约用四十年纂成取材广博、考证精当的《续资治通鉴长编》,颇受世人称道。李焘与岳飞、秦桧同代,忧国忧民,痛恨奸恶,在其大量史著中,竟然不载有关秦桧“莫须有”之事。这显然是李焘对“莫须有”之说予以否定。"


  李焘这位"南宋最讲正气、最有影响的史学家",他流传下来的史学作品有俩:第一个:《续资治通鉴长编》,讲北宋历史,止于靖康元年。第二个:《六朝通鑑博議》,评三国六朝的历史。
  他的"大量"史作中出现秦桧……那不成了科幻作品?
  都不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思维方式。
  为黑而黑?
  拉"专家"站台?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1 00:31:56
  "李焘之子李璧(1161年—1238年)也是宋代著名史学家,其大量的史学著作也享誉千秋,但同样不取“莫须有”之说。 "

  这李壁最著名的能和历史扯上边的作品,应该就是他的《中兴十三处战功录》了,这面如果出现了"莫须有",那岂不又是个穿越剧?

  李壁虽然没"取"莫须有"之说",却同样取了"莫须有"之实:
  李璧奏:紹興之初,總攬羣才修明庶政大勢浸張,王師屢㨗,電掃闗洛可指日冀。
  而秦檜久在北方不能即死,逮其既返,外託復歸本朝之名,而實則懷彼積年豢養之德,隂受敵囑,力倡和議。
  當時士大夫皆知其悖禮傷道,遺君後親徃徃奮不顧身,引義力爭,雖死無悔。
  而檜則以梓宫長樂藉口,憑恃金勢,廹脅君父,貶損位號,以極事讐之禮,朘國増幣以為厚敵之資,發遣西北人以絶向化之心,誣殺將臣,易置兵柄,以破壞垂成之功,用深文密網羅織忠臣義士,竊高爵厚禄誘致懦夫庸人,借樂天保民寧親養老之說飾姦言,而實則首足倒施,倫紀隳壞。
  父兄百世之讐不復闗於臣子之念慮矣……"

  我要划重点了:
  1.隂受敵囑,力倡和議。
  2.憑恃金勢,廹脅君父。
  3.誣殺將臣,易置兵柄,以破壞垂成之功。
  4.當時士大夫皆知其悖禮傷道…

  @杏林心经 又找到一处秦桧是奸细的直接记载。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老管反清复明a 时间:2020-02-11 01:47:56
  看看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2 01:06:15
  "经查,宋元之著作记载“莫须有”之说的,有如下十篇。一是载于宋人杜大《名臣琬琰集》卷一三的《韩忠武王世忠中兴佐命定国元勋之碑》;二是载于宋人熊克《中兴小记》卷二九的“高宗绍兴十二年十二月癸巳”条; 三是载于元丞相脱脱《宋史》卷三六五的《岳飞传》;四是载于宋徐自明《宋宰辅编年录》卷一六的“绍兴十一年八月”条;五是载于宋人李心传《系年要录》卷一四三的“绍兴十二年十二月癸巳”条;六是载于宋人吕中的《皇朝大事记》;七是载于岳珂先生《金佗粹编》卷五《行实编年》的“绍兴十一年”条;八是载于岳珂先生《金佗粹编》卷二○《钥天辨诬通叙》;九是载于岳珂先生《金佗粹编》卷二一《百氏昭忠录》;十是载于岳珂先生《金佗粹编》卷二四《张宪传》。 "


  除以上之外还有很多记载,比如宋《續宋編年資治通鑑》,宋《宋名臣言行錄别集下》,宋《中兴纪事本末》,宋《中兴龜鑑》,宋《大事记讲义》,元《宋史全文》,元《通鑑續編》等等。并非只有这……"十篇"。

  《金佗粹编》,书如其名,是个关于岳飞的史料汇编。里面一部分是岳珂写的内容,一部分是别人评价岳飞的内容,岳珂进行了汇集。
  书中完整记录这个故事的地方,只有两处。一是卷五《行实编年》,为岳珂所写。二是卷二一《百氏昭忠录》,为章颖《經進鄂王傳》所写。
  其他两处为引用该故事中的部分词语(如莫须有)来表达一些内容。

  若按楼主之标准,那么《建炎》第一百四十三卷,一卷就反复三次描绘了"莫须有"的故事。

  另外,描绘次数和它的真实性有关系吗?
剩余 1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杏林心经 时间:2020-02-12 06:26:54
  @求实郎
  楼主再三强调,秦桧不可能杀害岳飞,认为这种说法皆因是岳珂的《金佗稡编》记载的内容而不可信,并由此大加猜测和臆想。现在我就全然不用《金佗稡谝》而是录入二十四史中的《宋史》去说明这宗历史事件——

  兀术遗桧书曰:“汝朝夕以和请,而岳飞方为河北图,必杀飞,始可和”。桧亦以飞不死,终梗和议,己必及祸,故力谋杀之。以谏议大夫万俟禼与飞有怨,风禼劾飞,又风中丞何铸、侍御史罗汝楫交章弹论,大率谓:“今春金人攻淮西,飞略至舒、蕲而不进,比与俊按兵淮上,又欲弃山阳而不守”。飞累章请罢枢柄,寻还两镇节,充万寿观使、奉朝请。桧志未伸也,又谕张俊令劫王贵、诱王俊诬告张宪谋还飞兵。
  桧遣使捕飞父子证张宪事,使者至,飞笑曰:“皇天后土,可表此心”。初命何铸鞠之,飞裂裳以背示铸,有“尽忠报国”四大字,深入肤理。既而阅实无左验,铸明其无辜。改命万俟禼。禼诬:飞与宪书,令虚申探报以动朝廷,云与宪书,令措置使飞还军;且言其书已焚。
  飞坐系两月,无可证者。或教禼以台章所指淮西事为言,禼喜白桧,簿录飞家,取当时御札藏之以灭迹。又逼孙革等证飞受诏逗遛,命评事元龟年取行军时日杂定之,傅会其狱。岁暮,狱不成,桧手书小纸付狱,即报飞死,时年三十九。云弃市。籍家赀,徙家岭南。幕属于鹏等从坐者六人。
  初,飞在狱,大理寺丞李若朴何彦猷、大理卿薛仁辅并言飞无罪,禼俱劾去。宗正卿士亻褭请以百口保飞,禼亦劾之,窜死建州。布衣刘允升上书讼飞冤,下棘寺以死。凡傅成其狱者,皆迁转有差。
  狱之将上也,韩世忠不平,诣桧诘其实,桧曰:“飞子云与张宪书虽不明,其事体莫须有。”世忠曰:“‘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时洪皓在金国中,蜡书驰奏,以为金人所畏服者惟飞,至以父呼之,诸酋闻其死,酌酒相贺。
  翻译解读:
  兀术让臣使送给秦桧的信说:“你整天在请求和议,而岳飞还在图谋攻河北,必杀岳飞,才可议和”。秦桧也认为岳飞不死,终究会阻碍和议,自己也必然会遭到祸害,因此极力谋杀岳飞。
  由于谏议大夫万俟禼与岳飞早有怨仇,秦桧暗示万俟禼弹劾岳飞,又指令御史何铸、侍御史罗汝楫接连上章弹劾论说,主要是说:“今年春天金军进攻淮西,岳飞进军至舒州、蕲州而不再前进,近来他和张俊在淮河一带视察军队,又打算放弃山阳而不加防守。”岳飞多次上章请求罢免自己的枢密副使职务,不久又交还两镇节度使的官位,充任万寿观使、奉朝请。
  秦桧的意图还没有得到满足,又指示张俊下令胁迫王贵,引诱王俊诬告张宪策划迫使朝廷把兵权交还岳飞。
  秦桧派使者捕捉岳飞父子,以证实张宪的事,岳飞对使者笑说:“皇天后土,可表此心”。当初秦桧命铸主审讯此案,岳飞裂开衣裳向何铸展示北部,有“尽忠报国”四个大字,深入肌肤。何铸查阅了相关资料后,知道岳飞是无辜的。
  秦桧又改命万俟禼审讯这岳飞案,万俟禼诬陷岳飞用书信指令张宪和岳云通过虚报方式图谋反攻朝廷,并说书信已经烧掉。
  岳飞被关押两个月,没有找到他有罪的证据。有人教万俟禼.以御史台奏章所指责的淮西一事为借口陷害岳飞,万俟禼高兴地报告秦桧,查抄登记岳飞的家产,取走当时宋高宗写给岳飞的书信收藏起来以灭迹。又胁迫孙革等人证明岳飞接到高宗诏令后仍逗留不进,命令大理寺评事元龟年把岳飞行军日程颠倒排定,用来附会岳飞冤案。年底,案子也定不了,秦桧亲自写了一张纸条交给狱官,狱官旋即回报已处死岳飞,年仅三十九岁。岳云被斩首弃于闹市,登记并没收岳飞的全部家产,全家被迁徙到岭南。岳飞的幕僚于鹏等六人也被牵连定罪。
  当初,岳飞在狱中时,大理寺丞李若朴、何彦猷,大理卿薛仁辅等都说岳飞无罪,万俟禼都把他们弹劾赶走。宗正卿赵士..请求以全家老少百口人的性命担保岳飞,万俟禼也弹劾他,赵士..被贬逐建州而死。平民刘允升上书朝廷为岳飞鸣冤,被关到大理寺处死。凡是附会凑成岳飞冤狱的人,都不同等级地升了官。
  岳飞案准备上报时,韩世忠愤愤不平,到秦桧那里质问,秦桧说:“岳飞儿子岳云写信给张宪这件事虽不明确,但事件莫须有(或许有)”。韩世忠说:“‘莫须有’三个字,怎能让天下人信服?”当时洪皓正出使金国,派人迅速送回一封蜡书上奏高宗,说金国所畏服的只有岳飞一人,甚至称呼他为岳爷爷,金国将领闻知岳飞已死,把酒相贺。


剩余 1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2 12:57:58
  "以上篇章对秦桧“莫须有”之说的表述,大部分大同小异,有互相转抄的明显痕迹。也许为了明确话意,宋徐自明《宋宰辅编年录》将“莫须有”变成“必须有”。但是,以上篇章对秦桧“莫须有”之说的出处,除了熊克的《中兴小记》做出说明, 其他都避而不谈。"

  大同小异,是对的。全部同,说明是来源于统一资料。全部不同,说明这事是否发生有争议。
  只有不同人对同一事进行描述,才会有大同小异的情况。但是,这里面的大同和小异,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概念。

  宋徐自明《宋宰辅编年录》将“莫须有”变成“必须有”,是"为了明确话意",这种噫想很……幼稚。为什么要这样没根据的去随意胡扯?
  其实,在徐自明之前就已经有了"必须有"之说,而且很可能是徐自明所的采用资料。这就是《皇朝中兴纪事本末》。这本书是"学士院经进",由皇帝御览。
  当遇到自己不懂的地方就猜想作者在自编,这是不对的。

  "以上篇章对秦桧“莫须有”之说的出处"

  一般情况下,史书对于无可争议的内容,是没必要再去谈其出处的。除非遇到作者不敢做出准确判断或者非常重大的内容或者独家消息来源等等特殊情况,才会清楚明白的写出出处。
  其实,越是不写出处,越是表明作者对这个事情真实性的自信。大家可以随意看看一本史书,百分之九十的内容都不会写出处,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历史的记录者。
剩余 1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2 16:27:21
  "熊克(1132年—1204年),距岳飞、韩世忠之死时间最近,同他们差不多是同代人。其他做过“莫须有”记载的人物,如徐自明、李心传、吕中、赵雄、岳珂、杜大等,都是熊克的晚辈。应该说,熊克的《中兴小记》,是以上诸书中最早记载“莫须有”一事的著作。熊克比较了解岳飞、韩世忠、秦桧、赵构等人之间的关系,且“博学强记,淹习当代典故”,有较好的条件写岳飞、秦桧等相关人物。"

  这里面先把那个赵雄(1128-1193)揪出来,这位比你熊克大了四岁。他的《韩忠武王世忠中兴佐命定国元勋之碑》在1177年就立了起来,而熊克的《中兴小纪》创作于1185年之后。熊克的记载明显不可能早于赵雄。
  这位赵雄更不能说是熊克的晚辈,他不仅年纪比熊克大,而且官至宰相,而熊克最高不过是台州知府。
  赵雄对岳飞、韩世忠、秦桧、赵构等人之间关系的了解,更非熊克所能企及。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更是因为他写韩世忠神道碑,自然和韩家人少不了沟通,对原始资料的掌握度是最高的。

  除了你列出的这些人,还有位何俌,这更是熊克的前辈。他的《中兴龟鉴》里面也有"莫须有"之说。这本书在绍兴十三年(熊克12岁)就已经完成,进献朝廷。该书之后,虽在高宗孝宗两朝内容有所增续(宰相留正(1129—1206)、何俌本人),但时间上怎么也会不晚于熊克。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2 17:02:42
  简直通篇都是谎言!竟然叫"求实郎"!
剩余 2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2 21:32:57
  "据此可以推断,熊克最早依据《野史》在《中兴小记》对秦桧“莫须有”之说做了记述,此后,相继为赵雄、徐自明、杜大、吕中、李心传、岳珂等人所辗转抄录。这是南宋人及元末编写《宋史》的史官对此失于考证,一味承袭不实的传闻所致。 "

  前面都是错的,这种煞有介事的推断也就毫无意义了。

  这件事的起点其实就有了四条线。
  一是赵雄,代表官方,时间较早,和韩家人有接触,可信度高。作莫须有。
  二是《皇朝中兴纪事本末》,代表正史,时间晚一些,但是有修正的可能性,否则不会平白改成"必须有",可信度也很高。
  三是《龟鉴》,官方程度低一点,时间或许最早,也或许和赵雄同期。作"莫须有"。
  四是熊克引用的《野史》,代表野史,时间估计和赵雄同期,或早于赵雄。作"莫须有"。这条线的下游就是《中兴小纪》。

  其他,如李心传、岳珂、徐自明等人,要么是以上某一条线的下游,要么就是混合型。像徐自明就是单资料引用,他因为他是官方身份,而李心传、岳珂就是多种资料混合。

  说这些史学大家都失于考证,这明显是飘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比楼主要牛x的多。无论是治学态度,还是资料来源,还是个人水平,都比我们现代人高的不是一点半点。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杏林心经 时间:2020-02-13 00:41:53
  @求实郎
  我们现在可以对《宋史》的有关“莫须有”的解释,以及秦桧谋杀岳飞的过程作分析。
  一、《宋史》载:(已译为白话文)岳飞案准备上报时,韩世忠愤愤不平,到秦桧那里质问,秦桧说:“岳飞儿子岳云写信给张宪这件事虽不明确,但事件莫须有(或许有)”。韩世忠说:“‘莫须有’三个字,怎能让天下人信服?”
  1、岳飞案要上报,这是无奈的“上报“因为已经羁押了岳飞二个月,有什么结果?审问出什么事情?是否符合犯罪等等,所有这些事都要应付一下赵构。
  2、韩世忠质问秦桧岳飞犯了什么罪,其实对于秦桧来说也是很无奈,因为经过二个月的折腾,根本就没有理由证实岳飞有罪。但被韩世忠这么一问,秦桧确实也无法正确的回答,只能根据诬陷岳飞的事件,作应付。于是就有了“岳飞儿子岳云写信给张宪这件事虽不明确,但事件莫须有(或许有)”之说。其实当时秦桧根本就答不出正确的罪名。“莫须有”之说只是秦桧敷衍韩世忠的胡话。正确的说,岳飞根本就没有任何罪。
  二、《宋史》载:(已译为白话文)岳飞被羁押二个月……年底,案子也定不了,秦桧亲自写了一张纸条交给狱官,狱官旋即回报已处死岳飞,年仅三十九岁……
  1、《宋史》已经说的很明白,已经记载“秦桧亲自写了一张纸条交给狱官,狱官旋即回报已处死岳飞”。这是秦桧的亲自写的纸条,而不是宋高宗赵构赐死岳飞的圣旨。这已经说明秦桧以手书纸条的方式指令其下属杀害岳飞,这是秦桧擅自谋杀岳飞。
  2、那么秦桧身为宰相,为什么不用正当的程序杀死岳飞?没错,秦桧原先是打算以权力之便,千方百计的诬陷岳飞于死罪。但经过二个月的折腾都无法让岳飞定罪,眼看这样下去就必须释放岳飞。
  3、秦桧在无法通过正当程序让岳飞定罪的情况下,一方面金兀术早已密令要秦桧杀死岳飞,而秦桧本人也觉得岳飞对他会带来祸害。在这种不得已的情况,秦桧纵有孤注一掷,用手书纸条的方式指令其下属杀死岳飞。所以,秦桧杀岳飞也是先斩后奏。
  三、秦桧是金朝派来南宋的奸细,这个已经有很多史料已证实。如《大金国志》卷7、卷24、卷13、《南迁录》、《宋宰辅编年录》卷二十等均有记载秦桧为金朝派来南宋的奸细。
  金朝认定“南臣贫薄,唯桧温实”,并“阴以桧约” (《大金国志校证》卷13),让秦桧潜回南宋作为金朝的内应。
  《宋宰辅编年录》卷二十记载:“桧阴受敌嘱,力倡和议。凭恃金势,迫胁君父。诬杀将臣,吻置兵柄,以破坏垂成之功……”
  综上所述,楼主的主帖所描述的内容与史实相差太远太远了,准确的说是对历史的错误判断。可以说,楼主的主帖内容只是作为猜测性的闲聊之语,不能说是历史话题。
  • 知名主持人: 举报  2020-02-13 01:00:12  评论

    朱胜非的闲居录中也有秦桧是奸细的记载。这位是秦桧之前的宰相,顺滑很油分量。
  • 知名主持人: 举报  2020-02-13 01:00:34  评论

    说话很有分量。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3 00:57:35
  "《野史》系无名氏所作,其内容又是什么,人们都不得而知。对此,实在难以深入考究,只能做两种猜测:一是《野史》作者也许在同情抗金、反对秦桧专权的氛围中,得之于传闻而有声有色地撰写了秦桧与韩世忠这段关于“莫须有”的对答,但考虑到言之无据,纯属虚构,不敢署名。二是熊克直接杜撰,由于言无所据,担心世人考证,只是说明“此据《野史》”。可见“莫须有”之说荒谬无稽,人云亦云。"

  请楼主先搞清楚什么叫野史。所谓野不是田野的野,而是朝野的野。
  野史、官史,都是史。
  作者的主观目的不是像现代的某些人一样,写一个荒诞故事来博取眼球,而是和官方正史一样,也是为了写史的目的而写作。
  有了官史,这些人为什么还要写野史呢?他们要么是觉得正史写的不对,要么是觉得正史写的不全。他们个人认为有必要对历史记录进行改正或补充记录,所以才会去写野史。
  秦桧当政后,大肆改史,李心传称为"逮其擅政以来,凡所记录,莫非其党奸佞之词,不足以传信天下后世矣!"
  正是在这种环境下,秦桧死后,大量试图更正历史的野史开始出现。
  一边是有地位却不可信的官史,一边是可信却没有地位的野史。如何把这两点结合在一起?
  第一部这样做的书就是《中兴小纪》(第二部就是大名鼎鼎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它用野史纠正官史的行为更被后世史学家所称道,这是他的优点而不是缺点。纪昀便称他为"上援朝点,下参私记,缀辑连贯,具有伦理。"

  以下对野史的描述可供参考:
  野史,是私史的一种。野史中所记述的大多是发生于民间的、确有其人、实有其事的人物和事件。
  “野”除了从官方与非官方角度度区分之外,还有文明与野蛮,雕塑与天然之别。野就是未经人工过分雕饰的,是原始的史料,显得粗糙鄙陋,但它却具有直接性、原始性和真实性。
  • 知名主持人: 举报  2020-02-13 01:05:57  评论

    再补充一下,通常情况下野史会成为后世官史的史料来源之一。他们是官史的重要补充。
  • 杏林心经: 举报  2020-02-13 01:40:11  评论

    评论 知名主持人:其实秦桧一起都有秘密联系人,如岳飞在朱仙镇大捷后,金兀术已经打算撤出汴梁,就是有个“书生”告诉金兀术,说岳少保已自身难保。这明显就是负责与秦桧的秘密联系人。
剩余 3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民族英雄岳飞 时间:2020-02-13 11:21:15

  秦桧篡改官史,严禁民间修史,给岳飞研究带来哪些消极影响?

  绍兴十一年除夕(公元1142年1月27日),由于奉行妥协投降政策的宋高宗赵构和奸相秦桧等人的暗算和陷害,南宋抗金名将岳飞被冤杀。十四年后(公元1155年),秦桧方才寿终正寝,在此期间,秦桧独揽大权十几年。
  绍兴十一年(1141年),在奸相秦桧主持下,南宋朝廷收回三大将的直接带兵权,冤杀抗金名将岳飞。而根据绍兴十一年达成的宋金和议,金国明确要求南宋不得罢免秦桧的相位。在害死岳飞之后,秦桧“挟强虏以要君”,有了金国主子撑腰,秦桧逐渐成了宋高宗赵构无法罢免的终身宰相,秦桧得以专权十几年,权势如日中天。
  在秦桧长达十四年的专权期间,秦桧始终以宰相兼领“监修国史”、“专元宰之位而董笔削之柄”,并指派其养子秦熺主编高宗朝的《日历》和《实录》(即南宋编年体国史),极尽篡改史实之能事。秦桧在南宋史馆中大力安插亲信,秉记事之职者“非其子弟即其党羽”,“凡论人章疏,皆桧自操以授言者,识之者曰:‘此老秦笔也’”(《宋史》卷473《秦桧传》)
  岳飞自从戎之日起,即以“光复失地、驱逐胡虏、恢复旧山河”为己任,而这与一味苟且偷安的宋高宗赵构和卖国求荣的奸相秦桧之流是不能兼容的。虽然岳飞屡建奇勋,战功累累,但是秦桧及其党羽又怎么可能将岳飞的辉煌战绩归档入他们编修的南宋“国史”呢?
  据南宋的一个史官透露:“自(绍兴)八年冬,桧接既监修国史,岳飞每有捷奏,桧辄欲没其实,至形于色。其间如润略其姓名,隐匿其功状考,殆不可一、二数。”在岳飞生前据高位、手握重兵之时,秦桧尚且如此不遗余力地隐毁岳飞的战功战绩,则在岳飞惨遭杀害之后,秦桧独揽大权期间,秦桧及其同党篡改伪造史实的活动就更加肆无忌惮。
  在冤杀岳飞之后,秦桧权倾朝野。在秦桧专权期间,秦桧派他的养子秦熺去负责检查重修南宋官史,并让其养子和其同党负责管理南宋的国史档案,这帮奸人毁掉了许多对秦桧不利的文献档案资料,对有利于岳飞的文件档案也尽力篡改销毁。而对于岳飞的许多事迹,秦桧奸党在由他们编修的南宋官史中又多加入了诋毁的成份,这帮奸佞还在由他们编修的南宋官史中故作曲笔,篡改删削史料,歪曲事实以贬损岳飞。
  《宋史》卷473《秦桧传》记载:“桧乞禁野史。又命子熺以秘书少监领国史,进建炎元年至绍兴十二年《日历》五百九十卷。熺因太后北还,自颂桧功德凡二千余言,使著作郎王扬英、周执羔上之,皆迁秩。自桧再相,凡前罢相以来诏书章疏稍及桧者,率更易焚弃,日历、时政亡失已多,是后记录皆熺笔,无复有公是非矣。”这条记载表明:自绍兴八年(1138年)秦桧第二次当宰相之后,南宋国史由秦桧养子秦熺主持修订,自此“无复有公是非”,而秦熺对南宋国史的篡改,也远不止于绍兴八年之后,此前相关的史料也未逃其手。
  从建炎元年(1127年)到绍兴十二年(1142年),正是宋金且和且战,南宋抗战派和投降派激烈斗争的盛典时期,包括岳飞从投身抗金战争直到被害所经历的岁月。秦熺在绍兴十三年之前就将这部分国史的日历编撰完成(《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四八绍兴十三年二月月辛巳,《宋史》卷473《秦桧传》)。
  经秦熺之流斧削之后,南宋官史中“凡所记录,莫非其党奸谀谄佞之词,不足以传信天下后世”(《挥尘后录》卷一)。
  南宋史学家李心传指出:“盖绍兴十二年已前日历皆成于桧子熺之手”(《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48绍兴十三年二月月辛巳,《宋史》卷473《秦桧传》)。
  《文献通考》卷194转引《中兴艺文志》记载:“《高宗日历》,初年多为秦桧改弃,(秦桧)专政以后,纪录尤不可信。”
  绍兴三十三年(1163年)南宋史宫张震上奏说:“自建炎元年至绍兴十二年,日历已成将五百九十卷,多所舛误。”(《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九八,绍兴三十二年闰二月丙戌)。后来有个叫徐度的南宋史官看了以后,也唯有“太息而已”(《挥尘后录》卷一)。

  在专权期间,秦桧禁止私人修史,大兴文字狱。秦桧篡改官史、严禁私史,给后世的史学研究带来了严重的消极影响。
  《宋史》虽撰修于元朝末年,但却是在原宋朝官修史书的基础上删削整理而成的。故秦桧及其党羽篡改删销史实的消极影响在《宋史》中也有所反映。元朝所修的《宋史》中的《高宗本纪》主要是沿袭南宋官修国史中的《高宗日历》,而《高宗日历》却是在秦桧养子秦熺主持下,由秦桧党羽编写而成。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和《三朝北盟会编》都是关于南宋高宗朝历史的重要史籍,两书作者分别是南宋史学家徐梦莘(1126-1207年)和李心传( 1167—1244年)。从总体上看,《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和《三朝北盟会编》两书及其作者虽然都肯定岳飞,但是两书之中关于岳飞的许多记述,却是残缺不全,甚至错漏百出。这其实是在相当程度上承受了秦桧专权期间大兴文字狱,大肆篡改官史、严禁私史的恶果。秦桧及其党羽大肆删削篡改南宋官方史书之事发生在绍兴年间(1138—1155年),而徐梦莘编著的《三朝北盟会编》成书于绍熙五年(1194年),李心传编著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则定稿于嘉定元年(1208年)。故《三朝北盟会编》和《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两书也不同程度地承受了秦桧专权期间大肆篡改官史、严禁私史的消极影响。
  宋金和战是北宋末年到南宋前期的头等大事,宋人根据亲身经历或所闻所见记录成书者,不下数百家,但“各说异同,事有疑信”。编著《三朝北盟会编》时,南宋史学家徐梦莘将当时各家所记,以及这一时期的诏敕、制诰、书疏、奏议、传记、行实、碑志、文集、杂著等各种资料,凡是涉及宋金和战问题的,即使彼此相互矛盾抵牾,也一概兼收并蓄。
  《三朝北盟会编》全书按年月日标示事目加以编排,大约征引了二百多种文献,可谓是一个关于宋金和战的资料集合。由于徐梦莘不加改动地收录各家著述,而对于所收录文献彼此记述的异同和疑信,也不加考辨,故《三朝北盟会编》保存了大量原始资料,具有重要史学价值,但书中互相矛盾抵牾之处也很多,疑点也不少。
  事实上,《三朝北盟会编》收录的文献与引用的资料之中,大约有三分之一来源于南宋朝廷的官修史书,而南宋朝廷的官修史书大多曾经遭到秦桧及其党羽的删削篡改,所以《三朝北盟会编》部分承受了秦桧专权期间大兴文字狱、大肆篡改官史、严禁私史的恶果。
  南宋史学家李心传所著《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主要是以《高宗日历》、《中兴会要》等官修史书为基础改写而成。当然,李心传还参考了其他官方档案,以及一百多种私家记载、文集、传记、行状、碑铭等,并进行了细致的考订,采用了他认为是可信的资料,辨别了他认为不可信的资料,并加以注明。《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全书对宋高宗在位时期南宋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各方面大事都有较为详细的记述,同时也记录了金国前期的部分史事,是研究南宋、金国历史的基本史籍之一,也是研究岳飞的重要史料之一。
  然而,李心传虽精于考辨,但却笃信南宋官修史书、《日历》中的某些记述,故南宋官史中不少曾被秦桧父子歪曲过的记述却没有得到更正,这就造成了《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关于宋高宗朝前期一些史事记载的失真。如对岳飞绍兴六年秋的一次北伐,相对其他史书的记载,岳家军的战绩就被缩小了许多。又如岳飞在绍兴元年冬的一次北伐,在与岳飞同时代的南宋名臣李纲等人的文集中均有记载,而《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却因袭秦熺所编南宋国史《日历》,对此一无所述。
  尽管如此,但考察《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原文可以发现,李心传作为一位传统史家,即使是在因袭了秦桧养子秦熺编撰的国史《日历》等南宋官史材料的情况下,其治史态度也还是较为谨慎的。如在《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三建炎三年十月辛卯条的注文中,李心传写下了如下一段话:“按:此《日历》乃秦桧领史院,秦熺为秘书少监时所修,张孝祥尝乞删改,疑未可尽信,姑附著此,更俟参考云。”综观《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全书,除了部分因袭官史的材料有待商榷之外,应该说是基本做到了秉笔直书。
  南宋史学家李心传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还记载:“桧专政以来,所书圣语有非玉音者。恐不足以垂大训。乃奏删之。”这说明秦桧及其党羽删削篡改南宋国史范围之广,甚至对于宋高宗亲口所说的话也敢加以篡改。宋高宗在位三十余年,有大量的语录,参照官史编写《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的过程中,想从其中完全去伪存真,显然不甚可能。
  谈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书中与岳飞相关的记载,则秦桧及其党羽删削篡改史料的影响更不可不查。关于这一点,宋史泰斗邓广铭指出:“例如绍兴十年金人背盟南犯,南宋于出师抵御之前,先升迁诸大将的官职,日历中对韩世忠、张俊二人的新职均详为记载,岳飞的却独独不被载入,李心传便于这年六月朔日的记事下附加案语说道:「日历独不载岳飞除命,盖秦熺削之也。」现今以《会要》及《玉堂制草》增入。这证明李心传对于其时国史中关涉到岳飞事功的某些记载,已经不肯完全信任了。但是,因为秦桧父子及其喽罗日夜劳其心计于作伪灭真,牵合弥缝等等的工作上面,致使后来读史的人极容易为所蒙蔽,防不胜防,辨不胜辨,遂又不免入其彀中而不能觉察。所以,即在《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一书之中,其所载岳飞言行,因受奸党的欺弄,失于觉察,以至和官史同样诬枉失实的,为数也还不少。”
  事实上,南宋史学家李心传所著《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虽然取材广泛,但主要还是以一千卷的《高宗日历》为底本。而《高宗日历》则是在秦桧养子秦熺主持编写而成。故《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很明显地受到秦桧及其党羽大肆删削篡改南宋官方史书的消极影响,书中也保留了秦桧之子秦熺的很多歪曲历史的错谬失实描述。
  关于秦桧极其党羽篡改删销史实、禁止私人修史的普遍影响,试以洪皓家书为例说明一下。洪皓出使金国时被扣留,执节不屈,有宋朝苏武之称。考洪皓当时所居,当在冷山,“距金主所都仅百里”,便于他了解金国内部的实情。当洪皓在《使金上母书》中说道“顺昌之败,岳帅之来,此间振恐”。但是与洪皓的家书《使金上母书》的记载相比,《宋史》对洪皓在金国时向宋廷所传谍报的转述显然是刻意删除了“岳帅之来”这关键的一句,只说“顺昌之役,金人震惧夺魄,燕山珍宝尽徙以北,意欲捐燕以南弃之。王师亟还,自失机会,今再举尚可。”
  然而顺昌之败虽然惨重,尚不至于使金国惊慌到放弃燕地的程度,而在顺昌败后,兀术仍然继续战于河南地。况且宋军并非是在顺昌大捷之后立即撤军的,而是在顺昌战役之后,与金军还有一个多月的战事。这些都与“王师亟还”的记载略有抵牾。
  事实上,直到岳飞击败兀术所统率的金国主力部队,兀术才被迫撤退,甚而放弃了汴京,故使金国陷于恐慌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岳帅之来”,然后“金人震惧夺魄,燕山珍宝尽徙以北,意欲捐燕以南弃之”,庶几合理。
  当洪皓从金国回到南宋时,“忠宣(洪皓的谥)还,因奏事,论至公(岳飞)死,不觉为恸”,谈到岳飞之死时,洪皓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以致当着宋高宗赵构的面为岳飞遇害而失声痛哭,可见洪皓对岳飞的深厚感情。事实上,洪皓长期被金国扣留,终其一生都没有机会见到岳飞,他对岳飞的感情,无疑是来自于金人对岳飞的高度敬畏。正因为这一段屈辱的经历,洪皓更懂得一位使敌人敬畏的爱国将领对于国家的重要意义。值得注意的是,洪皓归宋时岳飞已经死于冤狱,而洪皓本人又早于秦桧而死,因而当洪皓在世之时,始终无法直接提及岳飞的战功。
剩余 4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民族英雄岳飞 时间:2020-02-13 11:22:15
  宋史泰斗王曾瑜先生指出:
  『自秦桧再相之后,他自己以宰相“监修国史”,指派儿子秦熺主编编年体的日历更是极尽篡改历史之能事。
  绍兴三十三年(1162年),南宋史宫张震上奏: “自建炎元年至绍兴十二年,日历已成将五百九十卷,多所舛误。而十二年以后迄今所修末成书者至八百三十余卷草,未立传者七百七人。” 这一千四百二十多卷是接近于《高宗日历》的全数了。《宋史·艺文志》记载《高宗日历》为一千卷,乃是后来对草稿进行删削后的总卷数。李心传说:“盖绍兴十二年已前日历皆成于桧子熺之手。“(2)从建炎元年到绍兴十二年,正是宋金且和且战,南宋抗战派和投降派激烈斗争的盛典时期,包括岳飞从投身抗金战争直到被害所经历的岁月。秦熺在绍兴十三年前就将这部分日历撰完成,他和助手王扬英、周执羔还因此而升官受奖(3)。绍兴十三年以后的日历,显然没有前一部分重要,还是由秦桧的党羽负责纂修。经秦熺之流斧削之后,官史中“凡所记录,莫非其党奸谀谄佞之词,不足以传信天下后世”。后来有个叫徐度的官员看了以后,唯有“叹息而已”(4)。
  南宋官修史书《高宗日历》除了给宋高宗和秦桧的降金乞和涂脂抹粉之外,还不遗余力地诋毁岳飞,抹杀岳家军的功绩。当时南宋另一个史官说:“自(绍兴)八年冬,桧接既监修国史,岳飞每有捷奏,桧辄欲没其实,至形于色。其间如阔略其姓名,隐留其功状考,殆不可一、二数。”(5)岳飞生前尚且如此,他惨遭杀害后就更可想而知了。孝宗倾向抗战,力主给岳飞乎反。但按照惯例给岳飞赐谥时,却遇到秦桧篡改历史所造成的困难。一方面,“人谓中兴论功行封,当居第一”(6);另一方面,在吏补考功覆议“武穆’谥号时,“因博询公平生之所以著威望,系安危,与夫立功之实,其非常可喜之太略,虽所习闻,而国史秘内,无所考质’。也就是说,岳飞功居第一,只是凭传闻印象,而宫史却无以证实,只好采取访问故将遗卒的办法,“独得之于旧在行阵间者”(7)。足见岳飞的抗金事迹,被湮没到了何等地步。
  《高宗日历》、《高宗实录》等南宋宫修史书,业已失传。现存有关岳飞事迹的主要记有《宋史》、《金史》《三朝北盟会编》、《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和《金佗稡编》这五部书。除了《金史》之外,其它四部书都在不同程度上承受了秦桧父子篡改历史的恶果。
  《宋史》是二十四史中内容最庞杂的一部。人们可以列举其千百条错论,但《宋史》毕竞是最基本的宋代历史资料。《宋史》在元朝末年仓促成书,大体上是照抄南宋官方自撰的国史、实录等等官修史书,因此书中很多错误应由宋朝史官负责。
  《宋史·高宗纪》主要根据《高宗日历》,而《宋史·岳飞传》主要根据岳珂《金佗稡编》修成,彼此不能不发生矛盾。如《宋史·岳飞传》说绍兴十年岳飞自朱仙镇班师,《宋史·高宗纪》却说“遂自郾城还,军皆溃”。这仅仅是《宋史》粗制滥免失于剪裁和考订的一例。
  《宋史》的《高宗纪》和《岳飞传》没有为我们研究岳飞提供更多有价值的原始资料,倒是《宋史何铸传》保存了一条珍贵资料。《何铸传》当是来源于何铸子孙上报史馆的行状、墓志铭之类,其中谈到岳飞背刺“尽忠报国’的事。《宋史·岳飞传》也采这条资料。这是对《金佗稡编鄂王行实编年》所作的唯一重要补充
  《金史》和《宋史》同时编撰,它主要依据金国史官自挑的史书修成。《金史》的缺点是刻意为金国将领扬胜讳败。南宋初,宋朝有和尚原、仙人关、顺昌、郾城、颖昌五次大捷,《金史》只承认和尚原一次,其它四战只宇不提。但是《金史》仍可补充或纠正宋方记载的不足或谬误,还辑录了一些金朝初年北方人民反抗斗争的史实。我们如果仔细分析,《金史》也多少透露了岳飞绍兴十年北伐时,金国当时所处的窘境,《金史·宗弼传》实际上承认了金军一度放弃汴州(开封)的事,可与《金佗稡编》的叙事互相印证。
  《三朝北盟会编》和《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两书,无疑是现存记述高宗朝宋金关系的资料最丰富的史书。《会编》引用大量制诰、国书、奏议、记序、碑志等文献资料,即使彼此矛盾,也兼收并蓄。《要录》主要根据日历等官史,旁采私家著述,考核较为精详。这两部书都是肯定岳飞的,然而对岳飞事迹的叙述相当粗琉,甚至不知不觉地承袭了秦熺日历的某些污蔑之词。岳飞的主要事迹,包括四次北伐,绍兴七年因并统淮西军而受打击,绍兴八年和九年反对求和,绍兴十一年援淮西以至被杀害等,这两部都有错讹或疏略。
  人们谈论宋代的编年史,往往是《续资治通鉴长编》和《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并称,其实《要录》不如《长编》。《长编》的写作原则是宁繁毋略,而《要录》则是名实相符的“要录”。如果将《宋会要辑稿》同两书对比,情况就比较清楚。《长编》的记载往往比《宋会要》详尽,而《要录》的记载往往比《宋会要》简单,有时甚至删略了一些有价值的资料。《宋会要》《中兴会要》部分,尚能提供某些《要录》删略的岳飞事迹如《要录》卷一O九绍兴七年三月甲子只载王贵和牛皋升官,而《宋会要》兵一八之三八则说明升官的原因:‘掩杀逆贼五大王刘复、李成等,累立奇功故也。”秦熺的日历虽然删削了岳飞第三次北伐的战绩,但在叙述王贵和牛皋升官时,有所透露,而李心传未予重视反而将升官的原因也一笔抹掉。
  由于秦桧不遗余力地掩没岳家军的战功,宋人谈到宋金绍兴十一年和议前的战役,往往只提顺昌和柘皋两战,而不提郾城、颖昌两战。孝宗乾道二年(1166年),定所谓“中兴以来十三处战功’,多数是不足道的小胜,而不列岳家军的郾城、颖昌两次大捷。《金佗稡编》的问世,恢复了历史的本来面目。关于郾城之战,虽然详尽的捷奏已经散佚,但是宋高宗给岳飞的一道奖谕诏书指出: “自羯胡入寇,今十五年,我师临阵,何啻百战。曾未闻远以孤军,当兹巨孽,抗犬羊并集之众,於平原旷野之中,如今日之用命者也。盖卿忠义贯於神明,威惠孚於士卒,暨尔在行之旅,咸怀克敌之心,陷阵摧坚,计不反顾,鏖鬬屡合,丑类败犇。念兹锋镝之交,重有伤夷之苦,俾尔至此,时予之辜。惟虏势之已穷,而吾军之方振,尚效功名之志,亟闻殄灭之期。裁想忠勤,弥深嘉叹,降关子钱二十万贯,犒赏战士。……”
  这道给岳飞的一道奖谕诏书证明南宋朝廷当时曾对郾城大捷作出绝高的评价。』

  宋史泰斗王曾瑜先生还指出:“总的说来,宋代出于印刷术的推广,传世资料浩繁。倘若对有关资料不加认真稳考,进行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整理工作,就不足以其实地反映岳飞的生平。”
  故此,有记载,不等于就是真实,这要求我们认真比较分析,才能得出真实的结论。我这里对岳飞的一些考究,也是基于这个想法。《三朝北盟会编》是兼收并蓄,纵然相互矛盾的记载,但它会记录其中有关于部分被秦桧、秦熺之流所歪曲的史实,自然毫不为奇;而《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的那段记载,则和《三朝北盟会编》的错误记载几乎完全相同,显然作者李心传在摘录此段的时候,未加分析,完全摘下,并没有察觉记载间的自相矛盾之处。至于《宋史高宗本纪》和《秦桧》多按照《高宗日历》记载编写,有此记载,实属正常。只是岳飞的功绩和清誉,又岂是这些奸佞之徒可以湮没呢!
剩余 4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知名主持人 时间:2020-02-13 14:31:18
  突然之间……那几个岳黑,集体消失了。
  空虚,寂寞……
  整个人都没有了精神。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嫦娥五号带回月土 时间:2020-02-13 21:00:17
作者:嫦娥五号带回月土 时间:2020-02-13 21:00:33
作者:嫦娥五号带回月土 时间:2020-02-13 21:01:24
作者:杏林心经 时间:2020-02-14 08:06:41
  @求实郎
  如果秦桧真的以“莫须有”罪名陷害岳飞,当时有正义感的史学家,必定在史书中记载。南宋最讲正气、最有影响的史学家当算李焘,在其著述的一系列史书中,不见任何有关秦桧以“莫须有” 罪名陷害岳飞的记述。李焘(1115年—1184年),字仁甫,历任史职及州郡官,著作等身,约用四十年纂成取材广博、考证精当的《续资治通鉴长编》,颇受世人称道。李焘与岳飞、秦桧同代,忧国忧民,痛恨奸恶,在其大量史著中,竟然不载有关秦桧“莫须有”之事。这显然是李焘对“莫须有”之说予以否定。
  --------------------------------
  楼主,你认为岳飞死于“莫须有”的罪名吗?而且你明显对这个罪名不认同。的确,我也不认同!但你必须弄清楚三个问题:
  一、秦桧不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死岳飞,而是秦桧谋杀了岳飞!注意,是“谋杀”,也就是没有任何程序可言。证据?看史料怎样记载——
  《宋史》记载:“桧手书小纸致岳飞死”。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初……桧以书付狱,(万俟)卨卒致飞于死”。
  《三朝北盟会编•卷二O七》记载:“桧以书付狱卒致飞於死”。
  ……
  显然,秦桧的手书小纸不是宋高宗赵构的赐死岳飞的圣旨。
  总之,很多史料都记载秦桧谋杀岳飞事件。
  二、韩世忠质问秦桧,岳飞所犯何罪?因为秦桧经过二个月千方百计的诬陷岳飞犯罪,但最终也没有任何罪证。你说要秦桧怎样回答韩世忠?唯有根据诬陷岳飞的事说一遍,岳云与张宪书信其事体莫须有。
  注意,这个“莫须有”就是“也许有”。实质上当时在根本无法回答韩世忠的情况,秦桧说的“莫须有”这句话,实际上是秦桧敷衍韩世忠时说的胡话。正因为这句话被后人传了开来,后来就用来比喻“欲加之罪”的荒唐话。
  说白了,岳飞根本就什么罪也没有,他的死完全是因为被秦桧谋杀致死的。这个一定要搞清楚。
  三、秦桧作为南宋的宰相,在岳飞关押在监狱时,就如同枮板上的肉。秦桧为什么不通过正当程序致岳飞于死地?
  不错,当初秦桧的确是想利用权力之便诬陷岳飞于死罪,大量发动人力罗织罪证,对相关甚至威迫利诱,胁迫他人指控岳飞犯罪。为了让岳飞获罪,秦桧已是无所不用其极,但最终还是无法加罪于岳飞。
  然而,金兀术给秦桧的密信是要杀岳飞的,眼看已经过了二个月,再无法让岳飞获罪,就必须释放岳飞。因此,秦桧唯有孤注一掷,先下手为强,谋杀了岳飞。
  总括:岳飞的死,不是什么“莫须有”的罪名,这个“罪名”只是后来人们传说的话。实际上,岳飞是死于奸细秦桧的谋杀。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杏林心经 时间:2020-02-14 08:06:42
  @求实郎
  如果秦桧真的以“莫须有”罪名陷害岳飞,当时有正义感的史学家,必定在史书中记载。南宋最讲正气、最有影响的史学家当算李焘,在其著述的一系列史书中,不见任何有关秦桧以“莫须有” 罪名陷害岳飞的记述。李焘(1115年—1184年),字仁甫,历任史职及州郡官,著作等身,约用四十年纂成取材广博、考证精当的《续资治通鉴长编》,颇受世人称道。李焘与岳飞、秦桧同代,忧国忧民,痛恨奸恶,在其大量史著中,竟然不载有关秦桧“莫须有”之事。这显然是李焘对“莫须有”之说予以否定。
  --------------------------------
  楼主,你认为岳飞死于“莫须有”的罪名吗?而且你明显对这个罪名不认同。的确,我也不认同!但你必须弄清楚三个问题:
  一、秦桧不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杀死岳飞,而是秦桧谋杀了岳飞!注意,是“谋杀”,也就是没有任何程序可言。证据?看史料怎样记载——
  《宋史》记载:“桧手书小纸致岳飞死”。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初……桧以书付狱,(万俟)卨卒致飞于死”。
  《三朝北盟会编•卷二O七》记载:“桧以书付狱卒致飞於死”。
  ……
  显然,秦桧的手书小纸不是宋高宗赵构的赐死岳飞的圣旨。
  总之,很多史料都记载秦桧谋杀岳飞事件。
  二、韩世忠质问秦桧,岳飞所犯何罪?因为秦桧经过二个月千方百计的诬陷岳飞犯罪,但最终也没有任何罪证。你说要秦桧怎样回答韩世忠?唯有根据诬陷岳飞的事说一遍,岳云与张宪书信其事体莫须有。
  注意,这个“莫须有”就是“也许有”。实质上当时在根本无法回答韩世忠的情况,秦桧说的“莫须有”这句话,实际上是秦桧敷衍韩世忠时说的胡话。正因为这句话被后人传了开来,后来就用来比喻“欲加之罪”的荒唐话。
  说白了,岳飞根本就什么罪也没有,他的死完全是因为被秦桧谋杀致死的。这个一定要搞清楚。
  三、秦桧作为南宋的宰相,在岳飞关押在监狱时,就如同枮板上的肉。秦桧为什么不通过正当程序致岳飞于死地?
  不错,当初秦桧的确是想利用权力之便诬陷岳飞于死罪,大量发动人力罗织罪证,对相关甚至威迫利诱,胁迫他人指控岳飞犯罪。为了让岳飞获罪,秦桧已是无所不用其极,但最终还是无法加罪于岳飞。
  然而,金兀术给秦桧的密信是要杀岳飞的,眼看已经过了二个月,再无法让岳飞获罪,就必须释放岳飞。因此,秦桧唯有孤注一掷,先下手为强,谋杀了岳飞。
  总括:岳飞的死,不是什么“莫须有”的罪名,这个“罪名”只是后来人们传说的话。实际上,岳飞是死于奸细秦桧的谋杀。
剩余 3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民族英雄岳飞 时间:2020-02-14 09:04:26
  早在公元1127年,宋高宗赵构登基不久,就不断遣使去金国,卑辞厚礼,一意求和。但金国最初兵力强盛,一心想吞灭南宋,根本就不肯承认南宋的重新立国。 面对金军的武力威胁,宋高宗乞和不成,为了自己的性命和皇冠,不得不破格提拔抗金将帅。但对武将的猜忌和防范,却一直是赵宋王朝恪守不渝的家规。宋朝政治制度的一大特点,就是实行重文轻武、以文制武,打压武将的事权,使武将受制于文官。只要出现武将功大、官高、兵多、权重的情况,就会被宋朝统治者视为对皇权的巨大潜在威胁。 然而,只要战争继续下去,南宋朝廷就不得不倚重武将,这与宋朝对武将的猜忌与防范的传统国策相抵触。
  南宋初年外敌入侵、战乱不断的特定历史条件使武将事权增重、地位和威望提高,与宋朝以文制武的传统国策发生了冲突。宋朝以文制武的传统国策与武将权力增重之间的矛盾,在南宋初年始终存在。这个矛盾随着抗金形势的变化而升降。到后来,以宋高宗赵构为首的南宋朝廷出于对武将的防范与猜忌,急于收回诸大将的兵权,甚至不惜放弃收复失地,曲膝求和、偏安江南。
  绍兴十年(公元1140年)宋金再次开战之后,由于北方人民的反抗斗争以及金国女真统治集团的内讧,加上连年侵宋,金国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金军将士厌战,士气低落,军力日弱。而在侵宋战争中,金军又接连被宋军击败,金国统治区内的各地汉人纷纷起兵反抗女真人的压迫,加之来自北方蒙古的威胁,使兵老气衰的金国无力继续打下去。在经历了公元1140年和公元1141年几次大战的挫败之后,作为向来骄横的金国好战分子,把持金国军政大权的金国都元帅完颜兀术(宗弼)也不得不承认南宋『近年军势雄锐,有心争战』(《三朝北盟会编》卷215《征蒙记》)。意识到宋金双方战略态势已经发生逆转之后,完颜兀术采取的策略是,一边虚声恫吓,一边放出允许和谈的信息。

  金国统帅完颜宗弼(兀术)要讲和,这当然是宋高宗、秦桧求之不得的。但宋高宗、秦桧却又感到议和的最大障碍是来自那些握有重兵的宋军大将们。宋高宗、秦桧明白,收回宋军诸大将兵权和与金国议和这两件事情是相辅相成的关系:只有与金人媾和,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地解除诸大将的兵权;而只有收回诸大将的兵权,才能确保与金国议和的顺利进行。
  宋高宗赵构要解除宋军诸大将的兵权,不仅是为要议和,而且更是出于对武将的猜忌和防范。而防范武将做大是赵宋王朝恪守不渝的家规。宋朝历来就重文轻武,推行以文制武的国策。
  绍兴十年(1140年),在金国败盟之后,宋军取得了空前的胜利,这标志着金强宋弱的形势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正因宋金对立的形势发生了这样的根本转变,赵宋政权偏安江南已经有十足的把握,解除诸大将兵权的时机也已成熟。所以,宋高宗赵构就把他这一心思告诉了秦桧,『乃密与桧谋削尾大之势』(《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46)。
  内奸秦桧的心理状态和宋高宗并不完全一样。一方面,内奸秦桧一直在不断地破坏南宋的抗金斗争,尤其是在金国危难的关键时刻,更是要千方百计地来为其金国主子效劳。另一方面,秦桧在南宋朝廷中,正因与金人勾结往来,决意主张和议,有金国女真主子作后台,被金人多次点名为宋金和谈的最佳人选,宋高宗赵构一心求和,决意偏安江南,必须倚重秦桧,秦桧这才得以长期担任南宋宰相,进而争权夺利。
  如果宋军抗金取得了最终胜利,金国政权势必被打垮,而秦桧独特的权势和地位也会丧失,秦桧也会随之而失去包括官爵、权力、财富在内的一切,甚至连身家性命都难保。只有大金国继续存在下去,并通过和议让南宋臣服于金国,秦桧才能得到金人的支持,而一心求和的宋高宗也必须继续倚重秦桧,这样秦桧才能保持并巩固其独特的权势和地位。
  于是,经过秦桧一手操办,南宋解除了三大将的兵权,并与金国达成了绍兴和议,暂时消除了金军对南宋的武力威胁,向来猜忌防范武将的宋高宗赵构自此可以无所顾忌地打压武将,进而消除武将事权增重、军人势力做大对皇权构成的潜在威胁,同时又可以无忧无虑地偏安江南,肆意享乐。
  作为金国的代理人,凡是金人有所需求,秦桧无不唯命是从,故金人全力支持秦桧为相。在议和之后,有了金国主子撑腰,秦桧的权势越来越大,逐渐转变成皇帝无法罢免的终身宰相。显然,秦桧及其奉行的妥协求和政策既符合金国女真贵族的利益,又满足了宋高宗赵构的需要,正因为如此,才有秦桧这个金国代理人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这才能确保秦桧权势、地位稳固。
  绍兴十一年(1141年),南宋与金国达成第二次绍兴和议,金国明确要求南宋不得罢免秦桧的相位。此后,倚仗金人“不许以无罪去首相”的规定,秦桧稳当终身宰相,独揽南宋朝政大权(《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行状,《四朝闻见录》乙集《吴云壑》,《鹤林玉露》甲编卷5《格天阁》
  南宋大学问家朱熹指出:『秦桧之罪所以上通于天,万死而不足以赎买,正以其始则唱邪谋以误国,中则挟虏势以要君』(《朱文公文集》卷75),『秦桧在虏中,知虏人已厌兵,归又见高宗亦厌兵,心知和议必可成,所以力主和议。……高宗初见秦桧能担当得和议,遂悉以国柄付之;被他入手了,高宗更收不上』(《朱子语类》卷131)。

  绍兴十一年(公元1141年)下半年,在奸相秦桧的一手操办下,南宋朝廷与金国再次议和。宋金双方先是暗中就议和事宜进行交涉,之后又公开派遣使者进行谈判。
  当时执掌金国军政大权的金国都元帅完颜兀术(宗弼)提出了宋金议和的条件之一便是要求南宋杀害抗金名将岳飞。这是因为金人深知:岳飞能征善战、威名远播、功高望重,不仅抗金意志坚定,而且具有杰出的军事才能,善于带兵、练兵。岳飞即使被南宋朝廷罢官免职,也犹如『猛虎在山』,『飞虽不掌兵,亦足以强国』(《皇宋中兴四将传》卷2《岳飞传》)。这对于兵老气衰的金国来说,仍是一个很大的潜在威胁。
  完颜兀术的密信,就像给秦桧下了一道不可违抗的圣旨,秦桧当然会千方百计地去执行。而宋高宗赵构为了向金国表示求和的诚意,除了要解除岳飞的兵权,还下决心要谋杀岳飞。
  绍兴十一年(1141)八月,岳飞罢官赋闲。在这之后,岳飞既脱离军队,也没有兵权,不仅对南宋朝廷的降金乞和活动无权干预,而且对皇帝的宝座也没有威胁。如宋高宗真要“保功臣之终”,完全可以就此住手。但是宋高宗为了尽快对金国媾和成功以迎回亲生母亲韦太后,加之对岳飞的忌恨,故在秦桧的怂恿下,决定对岳飞下毒手。
  绍兴十一年(1141)十月十三日,岳飞被逮捕入狱。按着宋高宗的诏旨,特设诏狱审讯岳飞。南宋朝廷还特地将岳飞“逮系诏狱”的事,公开“榜示”朝野。御史中丞何铸和大理卿周三畏被特命为正、副主审官,『奉圣旨,就大理寺置司根勘』。{《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43绍兴十一年十二月癸巳注;《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乙集卷12《岳少保诬证断案》}
  主审官何铸天良发现,力辩岳飞无辜,秦桧理屈词穷,遂上奏宋高宗,改命阴险歹毒的万俟卨为御史中丞,任主审官(《宋史》卷380《何铸传》)。

  早在公元1127年发生的靖康之变中,宋高宗赵构的亲生母亲韦贤妃也被金人掳到北方,绍兴十一年(公元1141)宋金议和之时,韦贤妃还被扣留在金国。
  当岳飞被投进冤狱时,宋金议和的书信、使者往来十分频繁,双方秘密地就宋金两国再次议和之事进行讨价还价。宋金议和期间,金人提出了条件,要想让韦太后回归南宋,除了割地称臣纳贡之外,还必须杀掉岳飞。
  宋高宗赵构和奸相秦桧原以为大兴岳飞冤狱,宋金就可以签订和约,就可以偷安于东南了。宋高宗对秦桧说:『边事既息,可以弥兵,卿为相,亦当效曹参之清静也』(《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42)。但南宋军民并没有被压服,他们既反对谋害岳飞,也反对向金投降。
  南宋军民虽然纷纷反对议和,但宋高宗、秦桧却置若罔闻。宋高宗、秦桧派宋使魏良臣等人带着他们拟好的投降条款去请求金国批准。
  绍兴十一年(1141年)十一月,金国使者再次来到南宋行在临安(今浙江杭州),宋高宗赵构、秦桧卑躬屈膝地签订了丧权辱国的第二次绍兴和约,主要内容如下:
  (一)、南宋向金国称臣,金国册封宋康王赵构为南宋皇帝;
  (二)、南宋每年向金国进贡银二十五万两、绢二十五万匹;
  (三)、重新划定宋金疆界,秦岭-淮河以北的原北宋辖区全部归金国所有。南宋与金国东以淮河中流为界,西以大散关(陕西宝鸡西南)为界,以南属宋,以北属金。南宋割唐(今河南唐河)、邓(今河南邓州)二州及商(今陕西商县)、秦(今甘肃天水)二州之大半给金国。
  (四)、金国放回宋高宗赵构生母韦太后,归还宋徽宗和郑皇后的梓棺。
  通过绍兴十一年达成的宋金和约,金国获得了在战场上得不到的大片土地。岳家军当年攻克的商、虢、唐、邓等州,以及北伐中收复的很多失地,加上吴磷、杨政等部所收复的陕西州县,以至吴玠当年坚守的和尚原等要塞,都被宋高宗和秦桧割让给金国。邵隆坚决反对割让商州,被秦桧贬官后毒死。
  屈辱降金的第二次绍兴和约的签订,不仅捆住了南宋抗金军民手脚,让抗金大业和收复失地的宏图成为泡影,而且还使南北分裂的政治局面持续了一百多年。

  然而,宋金虽然已经签订绍兴和约,但当时执掌金国军政大权的金军统帅完颜兀术(宗弼)原先提出的杀害岳飞的要求还未实现。
  宋高宗、秦桧害怕金国以此作为翻脸变卦的借口来破坏和约。加之,宋高宗赵构的亲生母亲韦太后在靖康之变中也被金人掳到北方,当时还在金国,宋高宗非常思念他的亲生母亲,而金人曾经提出条件,要想让韦太后回归南宋,必须杀掉岳飞。于是,在奸相秦桧的怂恿下,宋高宗赵构最终下决心杀害岳飞。
  绍兴十一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九日,万俟卨等通过秦桧,匆匆上报一个奏状,提出将岳飞处斩刑,张宪处绞刑,岳云处徒刑,说『今奉圣旨根勘,合取旨裁断』。宋高宗当即下旨:『岳飞特赐死。张宪、岳云并依军法施行,令杨沂中监斩,仍多差兵将防护』(《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43绍兴十一年十二月癸巳;《建炎以来朝野杂记》乙集卷12《岳少保诬证断案》)。 当日,岳飞在狱中被赐死。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岳飞无限悲痛地向天空仰视了一阵,接着就拿过笔来在供状上写了八个大字:『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绍兴十一年除夕 (即公元1142年1月27日),三位献身于抗金战场,出入枪林箭雨,矢志不渝地尽忠报国的爱国将领(岳飞、岳云、张宪),终于牺牲在南宋投降派的屠刀之下。岳飞、岳云、张宪三位爱国将领遇害的那几天,临安(今浙江杭州)城内凄风苦雨,连绵不绝。岳飞的悲剧既是他自己的悲剧,更是那个时代的悲剧。那个时代的悲剧,通过岳飞个人的悲剧,得到了很强烈、很集中的表现。岳飞之死,标志着南北分裂,标志着北方人民遭受金国女真贵族压迫奴役的长久化。

  根据绍兴十一年(1141年)达成的宋金和议,南宋要对金国称臣,每年要向金国进贡几十万两白银与几十万匹绸缎,还要割让大片国土。
  金国则答应放回宋高宗赵构那已经年逾六十的亲妈韦太后,同时归还南宋的还有宋高宗赵构亲爹宋徽宗赵佶的棺材(注:棺材里面其实是一截朽木。宋徽宗赵佶于1135年在金国被糟蹋致死,之后金人将赵佶的尸体扔到火坑里浇上油锻炼,制成好燃料)。但宋高宗赵构当亲王时娶的原配王妃与两个小妾,以及宋高宗赵构的五个亲生女儿,还有宋高宗赵构的兄弟姐妹和其他亲人却没能从金国归来(在被金军掳走后,他们中的不少人被凌辱致死)。
  对于金人灭亡北宋、侵占宋朝疆土、屠戮宋朝臣民、害死宋高宗赵构父兄、奸淫赵构母姊与妻女等诸多罪恶,宋高宗赵构并没有感到很耻辱,也没有因此而对金人恨之入骨。宋高宗赵构一再奴颜婢膝地屈辱求和,祈求仇敌金人让他当“太平皇帝”。 根据绍兴和议的规定,宋高宗赵构要尊称金国为“大金”,自称曰臣构,每年还要必恭必敬地屈膝跪拜金国皇帝派来的使者。
  绍兴十一年(1141年),在奸相秦桧主持下,南宋朝廷收回三大将的直接带兵权,冤杀抗金名将岳飞。而根据绍兴十一年达成的宋金和议,金国明确要求南宋不得罢免秦桧的相位。
  害死岳飞之后,有了金国主子撑腰,成了宋高宗赵构无法罢免的终身宰相。秦桧得以专权18年,权势如日中天。宋金达成和议之后,秦桧“挟强虏以要君”,也就是凭借外国人的强大来要挟皇帝。用今天的话说,大致可以类比为“挟洋人以自重”。 到后来,秦桧的党羽布满朝堂,秦桧的权势越来越大,甚至达到架空皇帝的程度。当然,这是一个逐渐演变的过程。

  在专权期间,秦桧甘当奸细、卖国求荣、媚事敌国,残害忠良、迫害异己,结党营私、独断专行、架空皇帝,贪污受贿、贪赃枉法、卖官鬻爵,徇私舞弊、包庇贪官污吏,横征暴敛、霸占民田,大肆增加苛捐杂税,搜刮民脂民膏,致使南宋民生凋敝,平民百姓大量破产,迫害打压抗金将士,致使南宋军备废弛多年,军心涣散、军纪腐败,军力日益衰弱。此外,秦桧为了巩固自己的独裁统治,还搞起特务统治,鼓励奸佞小人随意诬告无辜,栽赃陷害、炮制冤狱,制造恐怖气氛,还禁止私人修史,肆意篡改官方史料档案以文过饰非,大兴文字狱来粉饰太平,最后甚至图谋篡夺皇位。秦桧的这些罪恶是不能推给其他人的,从这些方面来看,秦桧及其同党就是一群祸国殃民的民族败类,他们无恶不作,无所不为,秦桧生前作威作福,坏事做绝,罪恶滔天,一点也不冤枉。
作者:杏林心经 时间:2020-02-14 16:50:14
  对于南宋名将岳飞被杀的历史事件要清晰的认识几个关键性问题:
  一、铁的事实证明秦桧矫诏杀岳飞
  岳飞究竟是被赵构下圣旨赐死,还是秦桧谋杀?的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43记载:“癸巳,岳飞赐死于大理寺……裁断有旨,岳飞特赐死,张宪、岳云并依军法施行”。但对《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的内容有没有继续看,再阅读下去就看到“癸巳,岳飞死于狱中,枭其首。市人闻之,凄怆有堕泪者,初……桧以书付狱,(万俟)卨卒致飞于死”。
  上述记载看到了吧,最后一句怎样说的,“初……桧以书付狱,(万俟)卨卒致飞于死”,这个“初”就是在圣旨未下达之前,就已经是“桧以书付狱,(万俟)卨卒致飞于死”。也就是秦桧以手书付狱杀岳飞之时是没有圣旨的——秦桧矫诏杀岳飞,也就是谋杀岳飞。还有很多史料证实“秦桧手书付狱杀岳飞”。就不逐一举例了。
  结论是:秦桧没有圣旨谋杀了岳飞。
  那么,为什么这个《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又记载有旨赐死岳飞呢?我们再看看《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的下一卷怎样记载——
  
  这是《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四十四的选择截图。
  我们看看下划线的文字:“戊申御史中丞万俟卨大理卿周三畏同班入对以鞫岳飞狱毕故也尚书省乞以飞狱案令刑部镂板遍牒诸路”。我们理解一下这句话——
  1、岳飞死后的十六天才研究岳飞案的程序。
  岳飞是在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癸巳),而现在这个史料是戊申,距离岳飞被害的十六天。这个时候也没有提及岳飞已被杀,而是现在才召集“御史中丞万俟卨大理卿周三畏同班入对以鞫岳飞狱”,就是召集跟审理岳飞案有关的人员,万俟卨、周三畏等人对审讯岳飞案的事情进行校对、研究,统一定案等一系列程序完成后(毕故也),秦桧要求将岳飞案的结果印发至各路。
  2、秦桧杀岳飞是没有皇帝圣旨,而是之后补填的圣旨
  朝廷要杀岳飞这样的大臣而没有正当的程序就实施?已经说明在岳飞被杀时不是执行圣旨的。再看看之前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初……桧以书付狱,(万俟)卨卒致飞于死”。已经是铁一般的证据就是秦桧矫诏杀岳飞。至于赐死岳飞的圣旨,那是在岳飞被害后,在理顺岳飞案程序时“倒填圣旨”。
  二、宋金议和没有必杀岳飞的条件,杀岳飞是密令秦桧秘密进行
  宋金议和就要提出杀死某个人为条件?这绝对不可能!
  两国谈判是不可能提出这种低下的流氓条件,这是非常丢格、非常不体面的理由,是不可能在两国的高层谈判提出这样的条件。更何况当时金朝已经处于劣势,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资本提出这样的无理的撒赖条件?再说,他最起码也会考虑到,如果对方不答应怎么办?这是一个最普通人都自然想到的问题。金兀术实际就是暗中密令秦桧谋杀岳飞。
  《宋史》记载:“兀术遗书桧曰:‘汝朝夕以和请,而岳飞方为河北图,必杀飞,始可和。’桧亦以飞不死。终梗和议,己必及祸,故为谋杀之……飞坐系两月,无可证者。岁暮,狱不成,桧手书小纸付狱,即报飞死,时年三十九……”
  1、金兀术给秦桧的是私人信件,不是交给宋廷的公函。秦桧正是私下执行这封密信去谋杀岳飞的。
  2、秦桧就自身的处境而言,也要杀岳飞——“桧亦以飞不死。终梗和议,己必及祸,故为谋杀之”。这就是秦桧谋杀岳飞的动机。
  3、秦桧以手书纸条的方式成功谋杀了岳飞——“岁暮,狱不成,桧手书小纸付狱,即报飞死,时年三十九……”
  三、杨沂中并没有监斩岳飞之事有疑点
  基于上述史料的记载,秦桧属于矫旨杀岳,除非杨沂中是秦桧死党,否则他绝对不会监斩。
  1、“桧召飞父子证宪事。帝曰:‘刑所以止乱,勿妄追证,动摇人心’。”( 《宋史•张宪传》)既然杀岳飞不是赵构的旨意,又何来如此大方的令杨沂中监斩岳飞?这明显不符合逻辑。除非是杨沂中非法迎合秦桧,但没有这个可能。
  2、李心传著《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中录入了赵牲的《遗史》,而《遗史》采用了“桧以书付狱”的说法。
  3、李心传在《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中就很多次提醒读者,《日历》的很多说法并不可信,例如“臣考其故,盖绍兴十二年以前日历皆成于桧子熺之手”。——卷122、“其(秦桧)擅政以来,凡所记录莫非其党奸佞之词,不足以传信天下后世矣”。——卷148
  ……很多记载都已经证实秦桧父子(养子秦熺)修改南宋《日历》因此,关于杨沂中监斩岳飞之事纯属修改《日历》加上在岳飞死后的半个月补写的“案发经过”,完全没有可信度。
  四、岳飞被杀后赵构的尴尬与无奈
  秦桧谗言怂恿赵构“军改”,赞成了;秦桧力主与金国议和,理由是“南人归南,北人归北”,赵构非常反感,拒绝了。但在秦桧的“不懈努力下”,赵构最终同意了。
  然而,最后的局面却是让赵构始料不及——岳飞被杀了,岳家军解散了,南宋的军事力量瓦解了,最后全国的兵权集中在秦桧手中,成为胁迫君王祸害。
  最让赵构无奈的是,岳飞是由赵构一手提携的心腹将领,“军改”之后,打算给岳飞一个没有权力的闲职,养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岳飞也就是赵构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也可以说是压箱底的宝贝。但能料到放手让秦桧全权负责岳飞案,结果让秦桧先下手为强,来个先斩后奏,将岳飞杀了。
  也许有人会问,秦桧擅自杀害了岳飞,就不怕赵构问罪吗?你看看现在的赵构还有什么能向秦桧问罪?秦桧手中有兵权,更有金朝撑腰。这时摆在赵构面前的只有二条路,要么死,要么投降(议和)。
  因为现在的议和不是赵构先前计划中的议和那么美好,本来赵构打算的议和是划定国界,双方平等相好,互不交战。结果只能金朝割地、称臣、每年进贡二十五万两匹银绢,金主华诞之日要厚礼祝贺。更让赵构失尊严的是,每次金使到来,赵构要恭恭敬敬的哈腰点头,唯唯诺诺。
  谁也不会相信,赵构赞成议和就是希望这样的结果,只是他自己的失算造成环境的变化所带来的无奈。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民族英雄岳飞 时间:2020-02-14 20:28:15
  
  
  
  
  
  
  
  
  
  
作者:民族英雄岳飞 时间:2020-02-14 20:33:11
  
  
  
  
  
  
  
  
  
  
  
  
  
  
  
  
  
  
  
  
  • 杏林心经: 举报  2020-02-14 23:00:33  评论

    寄语:让岳飞“精忠报国”的爱国精神永远在历史的舞台上绽放异彩,激励后人!让秦桧的汉奸可耻行为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警示后人!
我要评论
作者:只是闲扯蛋 时间:2020-02-15 02:25:01

  
  岳吹门最喜欢说岳飞被百姓敬仰,其实不是现代为了发展旅游业,岳飞墓就是个荒草地而已!
  • 杏林心经: 举报  2020-02-15 03:02:07  评论

    岳飞是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啊,要看岳飞的“精忠报国”的爱国精神,你的思想太落后了。
  • 知名主持人: 举报  2020-02-15 07:22:39  评论

    以己度人。
剩余 7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杏林心经 时间:2020-02-15 08:31:14

  
  正常就是这样的颜色的。
我要评论
作者:wangjianmin79 时间:2020-02-15 08:52:19
  岳飞是唯一的正史里找不到对应战绩的名将。因为只要称颂他,就需要他的领导和同事要么是猪队友,要么是卖国贼。
剩余 1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民族英雄岳飞 时间:2020-02-15 17:17:46

  关于南宋抗金名将岳飞被冤杀的历史事件,要弄清楚如下几个关键性问题:
  ——杏林心经
  一、铁的事实证明秦桧矫诏杀害岳飞(也即秦桧假托皇帝诏书杀害岳飞)
  岳飞究竟是被宋高宗赵构下圣旨赐死,还是奸相秦桧谋杀?的确,南宋史学家李心传所著《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43记载:“癸巳,岳飞赐死于大理寺……裁断有旨,岳飞特赐死,张宪、岳云并依军法施行”。但只要对《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的内容继续看下去,再阅读,就会看到这段记载:“癸巳,岳飞死于狱中,枭其首。市人闻之,凄怆有堕泪者,初……桧以书付狱,(万俟)卨卒致飞于死”。
  上述记载看到了吧,最后一句怎样说的,“初……桧以书付狱,(万俟)卨卒致飞于死”,这个“初”就是在圣旨未下达之前,就已经是“桧以书付狱,(万俟)卨卒致飞于死”。也就是秦桧以手书付狱杀岳飞之时是没有圣旨的——秦桧矫诏杀岳飞,也就是谋杀岳飞。此外,还有其他很多史料可以佐证“秦桧手书付狱杀岳飞”,就不逐一举例了。
  结论是:在尚未下圣旨的情况下,秦桧谋杀了岳飞。

  那么,为什么这个《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又记载有圣旨赐死岳飞呢?我们再看看《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的下一卷怎样记载——
  
  上图是《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四十四的相关截图。
  我们看看下划线的文字:“戊申御史中丞万俟卨大理卿周三畏同班入对以鞫岳飞狱毕故也尚书省乞以飞狱案令刑部镂板遍牒诸路”。我们理解一下这句话——
  1、岳飞死后的十六天才研究岳飞案的程序。
  岳飞是在绍兴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癸巳)在狱中被杀,而现在这个史料是戊申,距离岳飞被害的十六天。这个时候也没有提及岳飞已被杀,而是现在才召集“御史中丞万俟卨大理卿周三畏同班入对以鞫岳飞狱”,就是召集跟审理岳飞案有关的人员,万俟卨、周三畏等人对审讯岳飞案的事情进行校对、研究,统一定案等一系列程序完成后(毕故也),秦桧要求将岳飞案的结果印发至各路(宋朝时期一级行政区是“路”,相当于现在的“省”)。
  2、秦桧杀害岳飞的时候并没有皇帝圣旨,而是杀害之后补填的圣旨
  南宋朝廷要杀害岳飞这样的大臣而没有正当的程序就实施?这已经说明在岳飞被杀害时不是执行圣旨的。再看看之前的《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记载:“初……桧以书付狱,(万俟)卨卒致飞于死”。已经是铁一般的证据就是秦桧矫诏杀岳飞,假托皇帝诏书杀害岳飞。至于赐死岳飞的圣旨,其实是在岳飞被杀害之后,负责审理的官员在理顺岳飞案程序时“倒填圣旨”,把之前秦桧擅自跳过的法定程序补上,补发一份赐死岳飞的“圣旨”。

  二、宋金议和直接把必杀岳飞作为正式条件,杀害岳飞是秦桧按照金人的密令秘密进行的
  宋金议和就要提出杀死某个人为条件?这不太可能!
  两国谈判是不太可能在正式场合提出这种低下的流氓条件,这是非常丢格、非常不体面的理由,是不可能在两国的高层正式谈判场合直接提出这样的条件。更何况当时金国已经处于劣势,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资本提出这样的无理的撒赖条件?再说,他最起码也会考虑到,如果对方不答应怎么办?这是一个最普通人都自然想到的问题。金国当权者完颜兀术(宗弼)实际上就是暗中密令内奸秦桧谋杀岳飞。
  《宋史》记载:“兀术遗书桧曰:‘汝朝夕以和请,而岳飞方为河北图,必杀飞,始可和。’桧亦以飞不死。终梗和议,己必及祸,故为谋杀之……飞坐系两月,无可证者。岁暮,狱不成,桧手书小纸付狱,即报飞死,时年三十九……”
  1、金国当权者完颜兀术(宗弼)给内奸秦桧的是私人信件,不是交给南宋朝廷的官方正式公函。秦桧正是私下执行这封密信去谋杀岳飞的。
  2、秦桧就自身的处境而言,也要杀害岳飞——“桧亦以飞不死。终梗和议,己必及祸,故为谋杀之”,秦桧认为岳飞不死,早晚会妨碍和议,会祸及自己的权位、利益,这就是秦桧谋杀岳飞的动机。
  3、秦桧以给狱卒手书纸条的方式成功谋杀了岳飞——“岁暮,狱不成,桧手书小纸付狱,即报飞死,时年三十九……”

  三、杨沂中监斩岳飞之事有疑点
  基于上述史料的记载,秦桧属于矫旨杀岳,除非杨沂中是秦桧死党,否则他绝对不会监斩。
  1、“桧召飞父子证宪事。帝曰:‘刑所以止乱,勿妄追证,动摇人心’。”( 《宋史•张宪传》)既然杀岳飞不是赵构的旨意,又何来如此大方的令杨沂中监斩岳飞?这明显不符合逻辑。除非是杨沂中非法迎合秦桧,但没有这个可能。
  2、李心传著《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中录入了赵牲的《遗史》,而《遗史》采用了“桧以书付狱”的说法。
  3、李心传在《建炎以来系年要录》中就很多次提醒读者,南宋高宗朝《日历》的很多说法并不可信,因为出自秦桧养子秦熺,例如“臣考其故,盖绍兴十二年以前日历皆成于桧子熺之手”。——卷122、“其(秦桧)擅政以来,凡所记录莫非其党奸佞之词,不足以传信天下后世矣”。——卷148
  ……很多记载都已经证实秦桧父子(养子秦熺)大肆篡改南宋高宗朝《日历》,因此,关于杨沂中监斩岳飞之事纯属修改《日历》加上在岳飞死后的半个月补写的“案发经过”,完全没有可信度。

  四、岳飞被杀后宋高宗赵构的尴尬与无奈
  秦桧谗言怂恿“军改”,宋高宗赵构赞成了;秦桧力主与金国议和,理由是“南人归南,北人归北”,宋高宗赵构非常反感,拒绝了。但在秦桧的“不懈努力下”,宋高宗赵构最终同意了。
  然而,最后的局面却是让宋高宗赵构始料不及——岳飞被杀了,岳家军解散了,南宋的军事力量瓦解了,最后全国的兵权集中在权奸秦桧手中,成为胁迫皇帝的祸害。
  最让宋高宗赵构无奈的是,岳飞是由赵构一手提携的心腹将领,“军改”之后,打算给岳飞一个没有权力的闲职,养起来,以备不时之需。岳飞也就是宋高宗赵构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也可以说是压箱底的宝贝。但能料到放手让秦桧全权负责岳飞案,结果让秦桧先下手为强,来个先斩后奏,将岳飞杀了。
  也许有人会问,秦桧擅自杀害了岳飞,就不怕宋高宗赵构问罪吗?你看看现在的宋高宗赵构还有什么能向秦桧问罪?秦桧手中握有兵权,秦桧党羽遍布朝野,更有金国撑腰,南宋将帅兵权都被解除,敢于反对秦桧的南宋朝臣要么被清洗迫害,要么被贬官在外。这时摆在宋高宗赵构面前的只有二条路,要么鱼死网破,要么投降(屈膝议和)。
  因为现在的议和不是宋高宗赵构先前计划中的议和那么美好,本来赵构打算的议和是划定国界,双方平等相好,互不交战。结果只能向金国割地、称臣、每年进贡二十五万两匹银绢,金主华诞之日要厚礼祝贺。更让宋高宗赵构失尊严的是,每次金使到来,赵构要恭恭敬敬的哈腰点头,唯唯诺诺。
  谁也不会相信,宋高宗赵构赞成议和就是希望得到这样的结果,这样的结果其实只是他自己的失算造成环境的变化所带来的无奈。

  宋高宗赵构要解除宋军诸大将的兵权,不仅是为要议和,而且更是出于对武将的猜忌和防范。而防范武将做大是赵宋王朝恪守不渝的家规。宋朝历来就重文轻武,推行以文制武的国策。
  绍兴十年(1140年),在金国败盟之后,宋军取得了空前的胜利,这标志着金强宋弱的形势已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正因宋金对立的形势发生了这样的根本转变,赵宋政权偏安江南已经有十足的把握,解除诸大将兵权的时机也已成熟。所以,宋高宗赵构就把他这一心思告诉了秦桧,『乃密与桧谋削尾大之势』(《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146)。
  内奸秦桧的心理状态和宋高宗并不完全一样。一方面,内奸秦桧一直在不断地破坏南宋的抗金斗争,尤其是在金国危难的关键时刻,更是要千方百计地来为其金国主子效劳。另一方面,秦桧在南宋朝廷中,正因与金人勾结往来,决意主张和议,有金国女真主子作后台,被金人多次点名为宋金和谈的最佳人选,宋高宗赵构一心求和,决意偏安江南,必须倚重秦桧,秦桧这才得以长期担任南宋宰相,进而争权夺利。
  如果宋军抗金取得了最终胜利,金国政权势必被打垮,而秦桧独特的权势和地位也会丧失,秦桧也会随之而失去包括官爵、权力、财富在内的一切,甚至连身家性命都难保。只有大金国继续存在下去,并通过和议让南宋臣服于金国,秦桧才能得到金人的支持,而一心求和的宋高宗也必须继续倚重秦桧,这样秦桧才能保持并巩固其独特的权势和地位。
  于是,经过秦桧一手操办,南宋解除了三大将的兵权,并与金国达成了绍兴和议,暂时消除了金军对南宋的武力威胁,向来猜忌防范武将的宋高宗赵构自此可以无所顾忌地打压武将,进而消除武将事权增重、军人势力做大对皇权构成的潜在威胁,同时又可以无忧无虑地偏安江南,肆意享乐。
  作为金国的代理人,凡是金人有所需求,秦桧无不唯命是从,故金人全力支持秦桧为相。在议和之后,有了金国主子撑腰,秦桧的权势越来越大,逐渐转变成皇帝无法罢免的终身宰相。显然,秦桧及其奉行的妥协求和政策既符合金国女真贵族的利益,又满足了宋高宗赵构的需要,正因为如此,才有秦桧这个金国代理人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这才能确保秦桧权势、地位稳固。
  绍兴十一年(1141年),南宋与金国达成第二次绍兴和议,金国明确要求南宋不得罢免秦桧的相位。此后,倚仗金人“不许以无罪去首相”的规定,秦桧稳当终身宰相,独揽南宋朝政大权(《朱文公文集》卷95张浚行状,《四朝闻见录》乙集《吴云壑》,《鹤林玉露》甲编卷5《格天阁》
  南宋大学问家朱熹指出:『秦桧之罪所以上通于天,万死而不足以赎买,正以其始则唱邪谋以误国,中则挟虏势以要君』(《朱文公文集》卷75),『秦桧在虏中,知虏人已厌兵,归又见高宗亦厌兵,心知和议必可成,所以力主和议。……高宗初见秦桧能担当得和议,遂悉以国柄付之;被他入手了,高宗更收不上』(《朱子语类》卷131)。


  剖析“岳飞被害真相”的误区
  ——杏林心经

  岳飞,我国南宋的抗金名将,在他十多年的戎马征战中,亲自指挥了近一百三十次大小战役而未有败迹,是我国历史上名副其实的常胜将军。他以“壮怀激烈”,“还我河山”,“直捣黄龙”的英雄气概创立了巍巍战功。然而,岳飞却被奸臣秦桧以“莫须有”的罪名所杀害。
  岳飞虽已身殁,但他“精忠报国”的英雄形象深深的铭刻在人们心中,成为正义、忠诚、爱国的精神象征,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的爱国情怀。同时,人们对陷害岳飞的奸臣秦桧及其党羽恨之入骨,成为千古罪人。
  但世事难免跌宕颠簸,近年来出现了不少有关“岳飞被害真相”的消息,对忠臣岳飞与奸臣秦桧的历史定义颠倒过来,似乎要改写八百多年前的宋代历史。对此,笔者查阅历史资料研究,分辨了这些有悖史理的网文存在诸多误区。

  误区一:秦桧坟墓里发现“政治遗嘱”
  近些年有关秦桧坟墓里发现遗嘱的消息时有见诸网络,而且有多种不同的版本。其一是讲在杭州一个叫“壶侑”的地方发现秦桧坟墓,经考古专家研究还发现有秦桧的“政治遗嘱”,写在一块绸缎上,内容大致讲秦桧高度赞扬岳飞的抗金卫国事迹,并强调害死岳飞是宋高宗赵构的“上意”,秦桧只是无奈执行而已。同时秦桧的遗嘱还“分析”了岳飞必死的“原因”,一是岳飞要“迎回二帝”,动摇赵构的皇位;二是岳飞劝皇帝立储而犯忌……认为是岳飞自己招来的杀身之祸等等。
  秦桧遗嘱的另一种版本是:遗嘱的文字刻在石碑上,内容大致与上例相同。
  这些消息不仅充斥网络,有的小报甚至在头版头条刊登,可见其影响之大!谎谬之大!
  纠误:秦桧坟墓发现遗嘱之事纯属虚构杜撰!
  笔者了解到,关于秦桧坟墓发现遗嘱的网络消息其实源自某位自由撰稿人的文学作品。他坦言是以新闻形式虚构杜撰了“秦桧坟墓里发现政治遗嘱”的文章在网上发表,居然一石激起千层浪,产生巨大的反响。因此,特意撰文声明,“秦桧政治遗嘱”的文章是纯文学作品而非真实事件予以澄清,还特意解释了原“遗嘱”文章引用了杭州方言 “壶侑”即“忽悠”的提示,只是非杭州人看不懂其方言,才把它当真的。
  非常遗憾的是,虽然原创人发文澄清辟谣,但仍然抵消不了人们对“秦桧坟墓遗嘱”的议论。那么,现在笔者通过查阅资料为大家做分析:
  1、所谓“遗嘱”就是当事人将未了之事向后人,或者亲友交待嘱托,但秦桧这份遗嘱却藏在他自己的坟墓里,向谁嘱托?因此,这个“遗嘱” 显然是不存在的。
  2、资料有记载,秦桧的坟墓早已在明朝嘉靖年间(公元1522年~1566年)多次被人盗掘,坟墓的防护设施早已被破坏,就算有写在布绢里的“遗嘱”也不可能保存到现在。一块绸布埋在地里八百多年不变质,还能辨认文字,有可能吗?
  3、如果这份“遗嘱”是刻在石碑上,那就更加不可能,要明白这份遗嘱的内容要是被当时的皇帝宋高宗赵构知道会怎么样?这么大方的刻在石碑上,皇帝会不知道吗?除非是近代造假做上去的。无论怎么看,秦桧坟墓里发现“遗嘱”都是不可能的。

  误区二:因为岳飞要迎回二帝动摇宋高宗赵构的皇位
  这条理由似乎很有说服力,也是人们议论最多的,但是不成立的。
  其内容大致是:因岳飞抗金连续取胜,并提出要迎回宋徽宗和宋钦宗二帝,一雪国耻。因宋高宗赵构担心一旦迎回二帝后,自己就要退让皇位,因此必须阻止岳飞北上抗金,用十二道金牌急招岳飞回朝,为了不让岳飞“迎回二帝”,所以将岳飞杀了。是皇帝要杀岳飞,而秦桧只是执行皇帝的旨意而已。
  纠误:在岳飞被害前宋徽宗在金国已经死了,争皇位之说是不成立的。
  真正的史实是:靖康二年四月(公元1127年),金军攻破东京(今开封),俘虏了宋徽宗、宋钦宗父子及大量赵氏皇族、后宫妃嫔与贵卿、北宋朝臣等三千余人,押解北上,这就是宋史上的“靖康之耻”。
  但是,宋徽宗(宋高宗赵构的父亲)在绍兴五年(1135年)已经在金国被折磨而死。绍兴七年(1137年)南宋皇帝宋高宗赵构就获知其父亲宋徽宗去世的消息。而岳飞被害是在绍兴十一年农历十二月廿九(公元1142年1月27日)除夕之夜。因此,有关“迎回二帝”引致赵构杀岳飞之说是不成立的。而且“迎回二帝”这句口号的源头是来自宋高宗赵构本人。
  事实上,北宋朝廷的王公大臣,尤其是宋徽宗、宋钦宗的亲信大臣以及其在朝中培养扶植起来的势力,几乎都在“靖康之变”中被金军破坏。在重建南宋之后,宋高宗赵构在朝廷中重新培植自己的势力,南宋的文武大臣主要是经过宋高宗赵构一手提拔培育起来的,他们属于宋高宗的亲信。而且南宋文武大臣中的大部分人,甚至都没有见过宋徽宗、宋钦宗,他们不是宋徽宗、宋钦宗一系的,显然与宋徽宗、宋钦宗关系较疏远。
  姑且不说宋徽宗早在绍兴五年(1135年)就死了,即使宋钦宗能够回到南宋,他原先的亲信势力也没有了,而南宋朝廷中的文武大臣基本上都是宋高宗重新培育扶植起来的,属于宋高宗的亲党。宋钦宗假如回到南宋,满朝文武却都是宋高宗新培育扶植起来的,宋钦宗势单力薄、形单影只,不可能威胁到宋高宗的皇位。故所谓“宋高宗杀岳飞,是因为岳飞要迎二圣,而徽钦既返,宋高宗就当不成皇帝”之说,其实纯属想当然的臆断,缺少真凭实据:
  第一,宋高宗赵构下命令杀害岳飞,发生在绍兴十一年年底(公元纪年已是1142年),而此前宋徽宗赵佶(宋高宗父亲)已于绍兴五年(1135年)死于五国城,剩下一个宋钦宗赵桓与宋高宗赵构是同辈,按封建礼数宋高宗赵构没有让位的义务。
  第二,宋钦宗赵桓(宋高宗哥哥)于宣和七年(1125年)十月登基,靖康二年(1127年)二月被掳,在位期间毫无建树,反倒被金兵两次围攻京城,最后与整个皇族同掳北方。在金国期间,宋钦宗赵桓过着猪狗不如的奴隶生活,十几年来,受尽凌辱、鞭笞、呵斥,苟且偷生,人性尊严丧失殆尽,有何面目重登九五,再抚群臣?而且宋钦宗对北宋的灭亡负有罪责,宋朝臣民即便不追究其误国罪责,也不可能再支持此亡国昏君复位。亡国之君宋钦宗在南宋不得人心。
  第三,宋徽宗、宋钦宗的亲信大臣以及其在朝中培养扶植起来的势力,全都在“靖康之变”被金军摧毁破坏。在重建南宋之后,宋高宗在朝廷中重新培植自己的势力,南宋的文武大臣主要是经过宋高宗重新培育起来的。宋钦宗赵桓在南宋国内没有任何政治基础和可依恃的势力,纵使南归,又岂能与宋高宗赵构一争?即便真的对帝位构成威胁,宋高宗赵构也只需在打败金国之际,将他谋害了事。
  第四,当时岳飞早已经班师南归,北伐早在一年前(绍兴十年七月底)就已经停止了,而且绍兴十一年四月岳飞被解除兵权,之后岳飞既脱离军队,也没有带兵权,不仅对南宋朝廷的降金乞和活动无权干预,而且不可能再率军北伐。况且岳飞遇害之前的绍兴十一年秋宋金两国已经达成了第二次绍兴和议,宋高宗赵构怎会还因担心岳飞北伐成功而杀害他呢?
  第五,被金军吓出精神病的宋高宗赵构,在其心目中金国更是强大无比,怎会因担心金国失败而杀害岳飞呢?
  第六,宋高宗赵构积极要与金国媾和,岳飞正是他谈判的一个重要筹码,宋高宗赵构虽然懦弱,但决不昏愦,岂能轻易自挖墙脚?
  第七,宋太祖遗训有“誓不杀大臣及言事者”,在以孝治天下的封建社会,宋高宗赵构杀岳飞就是“违宪”行为,是要承担相当政治风险和心理压力的,非不得以,不会出此下策。
  第八,宋高宗赵构与金国议和就有送还宋钦宗的条款,并且正式达成协议,只是金人变卦钦宗才未能回。
  第九,宋高宗赵构在自己的即位诏书最先提出“迎回二圣”的口号。岳飞在绍兴五年(1135年)的《乞宫祠札子》等文中也说要“奉迎二圣”。但绍兴七年(1137年),宋徽宗死耗传到南宋,金国不断扬言,要扶立宋钦宗或其儿子当傀儡,以对抗南宋。此后,岳飞绝口不提宋钦宗,只统称“天眷”,北伐成功,是为拥护宋高宗“高枕”无忧地当皇帝,而不是拥护宋钦宗复辟,这是很明确的。
  综上所述,岳飞不是因积极主张迎回“徽钦二帝”而被杀的。

  误区三:因岳飞劝皇帝立储,犯了大忌而被杀害
  这条内容大致是这样:宋高宗赵构年近四旬无子,也没有设立皇帝的继承人,而作为武将的岳飞则多次劝皇帝赵构设立继承人(立储),这是犯了皇室的大忌。曾有岳飞的随同者劝岳飞不要管皇室的事,但岳飞不听,屡次劝皇帝立储,结果令宋高宗赵构震怒而招致杀身之祸。嘿嘿,还再三强调岳飞的头脑是如何如何的“幼稚”。
  纠误:朝廷大臣劝皇帝立储不可能是“犯忌”
  有关岳飞劝皇帝立储是否犯忌,没有相关史料证实这种“律例”,但笔者作为看过不少古典小说,还与文科老前辈交流过,从未看过朝廷大臣劝皇帝立储是犯什么“大忌”的事例。其实,主要你了解皇帝立继承人(立储)的作用和“功能”,就不会认为是犯忌。
  1、皇帝设立继承人并不等于让出皇位,而是在皇帝“驾崩”之后,或者皇帝想“退休”之时由继承人继位。因此,这个继承人必须预早培养,这是对国家和皇帝本身都是非常必要的。而当时宋高宗赵构已年近“不惑”之年还未立继承人,这对古代皇族来说是很不正常的。岳飞作为朝廷大臣,劝他立储完全是好意,也是尽朝臣的责任,不可能让皇帝迁怒而杀害岳飞。哈哈,就可比现在一个四十多岁的人还未结婚,人家劝你找个对象吧,难道你就把别人杀了吗?
  2、皇帝立储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培养与皇帝政见一致的势力范围,皇室的势力将更大,更有利于巩固皇帝的统治地位。这个道理,宋高宗赵构是不可能不懂的。因此,说劝皇帝立储是犯忌,无论怎么看都是讲不通的,更不可能因这个原因而杀害岳飞。
  3、最关键的一点大家有没有注意到,实际上宋高宗赵构已经采纳了岳飞提出立储的建议。不久,宋高宗赵构就选中了皇族中的赵昚为继承人,并在他五十来岁时,也即绍兴三十二年(公元1162年)让赵昚继位,即宋孝宗,而赵构自己就当了太上皇。
  还要注意一个问题是,在宋孝宗为岳飞平反时,作为太上皇的赵构仍然在干预着朝政事务。也就是说,宋孝宗为岳飞平反是太上皇赵构授意的,至少是赵构默认了。

  误区四:宋高宗为了与金人讲和而杀了主战派的岳飞
  有部分文章认为,金军连年与宋朝交战令宋高宗赵构倍感惊恐,为了求得安稳,最好的办法就是与金人求和,但作为主战派的岳飞却极力主战,与皇帝的观点相冲撞,皇帝赵构为了达到求和的目的,只好将岳飞杀掉。
  纠误:大敌当前而自毁长城来求和?不可能!
  为了求和而斩杀大将自毁长城,这是何等谎谬的论点。不过,这里潜藏着一个非常复杂的因素,当时岳飞与金兵交战连连告捷,形势由被动转为主动,经过多次大规模挫败金兵后,让完颜兀术带领的金军元气大损,恐怕连逃回黄龙府的机会都非常渺茫。情急之下,急修书信传至宋朝的内奸秦桧,并成功挟制岳飞收兵。随后宋金和谈成功。实际上是以战迫和,可见岳飞对当时的宋廷来说是多么重要。
  遗憾的是,第二年宋金议和,岳飞被囚禁,继而被杀害。如果说是为了与金人和谈而杀害岳飞,那肯定不是宋高宗赵构的主意,因为当时只有岳飞才有能力克制住完颜兀术率领的金军,至少是发挥最大的作用。那么,杀了岳飞之后,金人反悔怎么办?这是小孩都会考虑的道理,除非是立心要卖国。

  误区五:因为打仗要消耗钱财,皇帝为了节省开支而杀了岳飞
  这方面的网评大致认为:岳飞长期打仗消耗了朝廷很多钱财,这样就要向老百姓增加征税,而征税多了就会引起民间造反,出现连带性的问题。因此,皇帝为了避免打仗,决意向金人讲和,但岳飞又太好战,不得已只好将岳飞杀掉。哈哈,还煞有介事的说:“假如你是皇帝赵构怎么办呢?当然要杀了岳飞啦”。
  纠误:和谈之后付出的财物比打仗高出十倍以上
  打仗要消耗财物,没错。但在古代作战最关键的是士兵有得吃,所以有“无粮不聚兵”之说,但岳飞的军队纪律严明,而且非常节俭,更重要的是在没有战事之时,岳飞命军队“种禾植谷,屯粮待战”,基本能做到“自给”。
  再看与金人求和后宋廷付出的代价:宋朝向金国称臣,将淮河以北的土地全部划归金国,并每年向金贡奉银绢各二十五万两匹。看到了吧,这在当时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误区六:因为岳飞不贪财、不贪色、不沾酒被怀疑有野心而被杀
  也有评论认为,岳飞性格太完美,皇帝要帮岳飞盖房子、赏赐钱财、赏赐美女、甚至皇帝为岳飞敬酒都被岳飞统统拒绝。就是因为岳飞的性格太完美,被皇帝误认为有野心——什么都不想要,莫非是想要皇位。因此,皇帝赵构就下决心除掉岳飞。
  纠误: “三个不贪”是将《楚汉相争》的故事移到岳飞身上
  南宋的岳飞根本没有皇帝为他盖房子、赏赐钱财、送美女不要和敬酒不喝的事件。这个故事原是发生在秦末汉初期间的刘邦与项羽争天下之时的一个情节,是项羽的军师范曾对刘邦的评述,认为刘邦不贪财、不好色、不沾酒,唯一就是想独占天下。但现在居然把这个故事转到岳飞身上,这是名副其实的张冠李戴。
  ……
  还有很多有关“岳飞被害真相”的误区,由于过于偏离常理,只能当作笑话,笔者也不屑去逐一“纠误”,否则就是浪费读者的时间。
  总之,岳飞被害已是历史事实,但如果说宋高宗赵构不是因为被秦桧误导蒙蔽错杀岳飞,那么,就目前网络的消息来说,还找不到有说服力的理由。还是把它交还给历史吧,毕竟我们谁也没有经历过南宋时代的政治环境。

  绍兴十二年(1142年)八月,宋高宗生母韦太后和金国使臣刘祹一行到达临安,金国使者刘祹向南宋官员发问:『岳飞以何罪而死?』 接伴的南宋官员含含糊糊地回答:『意欲谋叛,为部将所告,以此抵诛。』刘祹嘲讽道:『江南忠臣善用兵者,止有岳飞,所至纪律甚严,秋毫无所犯。「所谓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所以为我擒」。如飞者,无亦江南之范增乎?!』残害忠良、媚敌求和者到底还是受到了毫不客气的奚落。
  ——上述记载可见于南宋赵葵所著《行营杂录》、南宋叶寘所著《坦斋笔衡》

  岳飞遇害二十年后,金国皇帝完颜亮再次发起攻宋战争,当时金军中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岳飞不死,大金灭矣!”(原文『逆亮南寇,胡人自为「岳飞不死,大金灭矣!」之语』,《浪语集》卷22《与汪参政明远论岳侯恩数》)。

  岳飞遇害六十多年后,金国皇帝在诏书中则直接承认了岳飞战功卓著、威名远播。金国泰和六年(南宋开禧二年,公元1206年),金章宗在招诱南宋大将吴曦叛变的诏书中写到:『且卿自视翼赞之功孰与岳飞?飞之威名战功,暴于南北,一旦见忌,遂被参夷之诛,可不畏哉!』
  ——上述记载可见于《金史》卷98《完颜纲传》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资本家雨后春笋 时间:2020-02-15 22:37:17
  秦桧是宋金两家通吃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水煮权力0502 时间:2020-02-19 00:24:52
  月
作者:杏林心经 时间:2020-02-27 11:49:54
  @wangjianmin79
  wangjianmin79 评论我
  评论 杏林心经:你这等于在宣传反政府啊!
  --------------------------------------
  我宣传反政府?让你看看政府真正是怎样宣传的——
  
  这是《人民日报》一整版隆重纪念岳飞的报道,你就别造谣了,注意你的问题触犯了政治的错误,以后评论要注意了。
剩余 2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