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理想国的失衡与崩溃——文艺复兴的颠覆性证言》(已出版)(转载)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0 16:51:00 点击:1986 回复:3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目 录


  第一章 中世纪的野蛮与迷信 9
  1.1 基督教逆袭 9
  1.2 中世纪的宇宙真理和神学霸权 11
  1.3 知识越多越邪恶! 12
  1.4 中世纪的文化荒漠 13
  1.5 一切为了上帝,一切为了来世 15
  1.6 虔诚年代不虔诚 19
  1.7 天主教赦罪制度,中世纪的附骨之疽 25
  1.8 人文主义是对中世纪荒唐世相的本能反应 27
  1.9 人文主义不是人道主义和人文关怀 28

  第二章 12世纪的复兴,异教文化卷土重来 30
  2.1 中世纪的浮士德情结 30
  2.2 竞争来自伊斯兰 31
  2.3 托莱多城光复,基督徒得到了城内的伊斯兰图书馆 34
  2.4 到托莱多去取经 35
  2.5 不被宣传的12世纪复兴 37

  第三章 罗马教廷的理性抉择 41
  3.1 阿贝拉德,夹在理性和虔诚之间的基督徒学者 41
  3.2 巴黎教会的尴尬及开放和保守的拉锯战 43
  3.3 阿奎纳神学开启理性“新时代” 45

  第四章 生活在不伦爱欲和神鬼世界里的但丁 52
  4.1 政客但丁,一个受人轻蔑的失败者 52
  4.2 诗人但丁,疯狂而幸运的成功者 59
  4.3 神学家但丁,天主教会的免费托儿 69
  4.4对炼狱说的批判和谴责 72

  第五章 宗教殿堂思乱情的人文主义之父彼特拉克 76
  5.1 腐败的教士 76
  5.2 贪恋他人之妻的登徒子 80
  5.3 桂冠诗人 82
  5.4 达人的污点 84
  5.5 生活在矛盾和痛苦中的人文主义“蝌蛙” 86
  5.6 古典文化复兴的推手 89

  第六章 从《十日谈》到《大鸦》,薄伽丘的黯然变脸 92
  6.1 欲火燃烧的《十日谈》 92
  6.2《大鸦》中的“痴人说梦” 109
  6.3 道德良心的忏悔者 111
  6.4 反教士的薄伽丘自己也成了教士 116
  6.5 关于翻译家方平先生的《幸福在人间》一文的几点证伪 117

  第七章 教皇的温情与狰狞:罗马教廷优容人文主义者的真相 119
  7.1 教皇保护善意的批评者 119
  7.2教皇对神秘主义笃信者的血腥镇压 123
  7.3 中世纪晚期的“三国志” 126

  第八章文艺排挤政治:“宪政教廷”败于“辉煌罗马” 130
  8.1 虎头蛇尾的大公会议运动 130
  8.2 从宪政之殇看人文主义者的心志 136
  8.3 尼古拉教皇领导的文艺复兴人文主义的胜利大进军 138

  第九章 风流才子、教皇和西方香艳小说《鸳鸯艳记》 148
  9.1 《鸳鸯艳记》:一本教皇写的淫书 149
  9.2 放浪不羁的文学才子 159
  9.3 鞠躬尽瘁的庇护教皇 161

  第十章 艺术的复兴:天才的画艺和权贵的虚荣炫耀 167
  10.1 拜占庭圣像画、杜乔和乔托 167
  10.2 文艺复兴画作的“人文主义化” 171
  10.3 宗教迷信是文艺复兴艺术繁荣的“第一把推力” 175
  10.4 艺术为教会服务 178
  10.5 教皇是文艺复兴艺术的大金主 180
  10.6 专制是意大利艺术的福音 180

  第十一章 舍弃亚里士多德,趋奉柏拉图,文艺复兴中的神秘主义回潮 184
  11.1 东方学者送来了柏拉图哲学 184
  11.2 佛罗伦萨的梅第奇和柏拉图主义 185
  11.3 属灵的柏拉图和随意的柏拉图 191
  11.4 从柏拉图的“理想国”看人文主义者的反民主倾向 195

  第十二章 古典文化大逆袭 198
  12.1 古籍狂热和淘古产业 198
  12.2 文艺复兴中书呆子现象和扯淡的学问 200
  12.3 新的迷信 202
  12.4 艺术,越来越赤裸 205

  第十三章 萨沃纳罗拉对文艺复兴说不 208
  13.1 佛罗伦萨,物欲横流的财色世界 208
  13.2 上帝的骑士 211
  13.3“上帝之鞭”降临佛罗伦萨 217
  13.4 萨沃纳罗拉共和国 218
  13.5 “虚荣之火” 220
  13.6 罗马和佛罗伦萨的“双城记” 221
  13.7 萨沃纳罗拉的破绽、背运和倒台 223
  13.8 萨沃纳罗拉的精神遗产 228
  13.9 天下为私,人文主义者开历史的倒车 230

  第十四章 达芬奇:靠不住的性格、夸大的科研才能和同性恋迷猜 234
  14.1 艺术神才达芬奇 234
  14.2 靠不住的性格和人品 235
  14.3 达芬奇的自夸和后人对他的夸大 240
  14.4 秽画背后的猜疑 247
  14.5 达芬奇的临死前的忏悔 254

  第十五章 拉斐尔的登龙术和他的纵欲及早死 257
  15.1 画上的圣母,生活中的情妇 257
  15.2 拉斐尔的登龙术 259
  15.3 拉斐尔的超强性欲和早死 263

  第十六章 伊拉斯谟斯:从反宗教的理性,到理性的宗教 268
  16.1 人文主义王子的宗教情怀 268
  16.2 射向天主教会的“匕首投枪”和重磅炸弹 270
  16.3 伊拉斯谟斯天主教会的诤友?还是敌人? 277
  16.4 伊拉斯谟斯的明哲保身 279
  16.5 先点火,后泼水,惨淡谢幕 281
  16.6 基督教的濒死与新生 282

  第十七章 金钱、暴力和美色统治下的人文主义意大利 287
  17.1 走向罗马,走向高潮 287
  17.2 意大利式的道德崩溃 289
  17.3 反文艺复兴力量的集结 300

  第十八章 复兴中的堕落:人文主义恶俗 302
  18.1 人文主义食客:理想国中的帮闲文人 302
  18.2 文艺复兴中的逐臭文学 304
  18.3 下流喜剧热门,严肃悲剧冷场 307
  18.4 第一现代女性纳瓦拉的玛格丽特和《七日谈》 311
  18.5 《短篇故事集》和《坎特伯雷故事集》 312

  第十九章 有文化的流氓:现代色情文学之父阿雷蒂诺和《淫道》 315
  19.1 雷蒙迪制作淫画牟利 315
  19.2 色情文学之父阿雷蒂诺 317
  19.3 阿雷蒂诺的《六日谈》 321

  第二十章 结束的开始:哲学王、赎罪券和马丁?路德的愤怒 322
  20.1 理想国降临罗马 322
  20.2 精英们的理想国和愚蠢的哲学王 323
  20.3 赎罪券是人文主义和中世纪天主教教义结合的产物 332
  20.4 马丁?路德的愤怒 334

  第二十一章 高潮过后,一地鸡毛 339
  21.1 “野蛮教皇”对文艺复兴亮剑 339
  21.2 将腐败进行到底:人文主义文化精英是阻扰改革的恶势力 343
  21.3 罗马大洗劫事件:天堂到地狱的急坠 344
  21.4 茨温利的毁像运动 349
  21.5 加尔文的道德共和国 351
  21.6 罗马教廷的自我否定和自我清算 355

  第二十二章 米开朗基罗死了,文艺复兴完了 366
  22.1 自大刁钻的性格和聪明人的生存技巧 366
  22.2 钱!钱!钱!掉进钱眼的米开朗基罗 370
  22.3 米开朗基罗的诗才与同性恋情结 372
  22.4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拉斐尔的过结 375
  22.5 强词夺理的大师 377
  22.6 为裸而裸,混淆希腊和希伯莱 377
  22.7 裸体惹的祸 380
  22.8 晚年的恐惧症和新教思想 381
  22.9 米开朗基罗死了,意大利空了 383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0 17:08:16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0 17:10:13
  自 序

  拙著《理想国的失衡与崩溃――关于文艺复兴的颠覆性证言》即将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
  每当本人阅读到华人学者、作家、思想个体户们、艺术粉丝们热情洋溢地谈起文艺复兴,而他们的说法却违背基本事实、常理和普通逻辑,便感到心中隐痛,如鲠在喉。这就是本书的写作动机。
  在中学和大学,我们被反复告知,“文艺复兴是反教会,反封建的资产阶级思想解放运动”,但是,这种史观违背基本事实,因而不能自圆其说。谁能解释在反教会的文艺复兴中教堂却越建越多,越建越漂亮这一现象?更有甚者,文艺复兴的摇篮佛罗伦萨在文艺复兴之前是一个民主共和国,在文艺复兴中受梅第奇家族的僭主统治,文艺复兴结束后,反而蜕化成了一个世袭公国。真个是“反封反封,越反越封”!这又是什么逻辑呢?
  由于中国人忽视对基督教神学的研究,更由于阶级斗争史观的干扰,以致于对西方中世纪的神秘主义世界观和社会现象认识肤浅,可以说,从“五四”开始中国知识界对文艺复兴的认识是错误的。一些学者至今仍在扩散“人文主义者振兴欧洲”的观点。须知当时的罗马教廷在倡导理性和世俗生活方面走在众人前面,文艺复兴教皇们热情慷慨地赞助古典文化和艺术,如果真如某些学者声称的那样文艺复兴人文主义者们“在危难之时担负起拯救欧洲的使命”的话,那么以罗马教皇为首的既贪又色,奢侈显摆的那一伙就是先进人物了,就是历史的弄潮儿了。我们的特色史学、我们的专家学者们连谁好谁坏,谁在搞权贵统治,谁在推民主政治,谁跟谁是一边的这样的基本问题都没有搞懂,更何况青年学生和平常人呢?
  其实,以“文坛三杰”、“艺术三杰”为代表的人文主义文人、艺人本质上都是一批“宦游人”, 他们奔走于教会和宫廷之间寻找“恩主”,那些大人文主义者、大艺术家通常是教皇、大主教和封建领主的坐上客,文艺乃是他们显荣之梯阶,他们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样的一伙人,怎么反封建、反教会,推动历史进步呢?
  在思想观念上,文艺复兴让中世纪晚期的欧洲人“敬鬼神而远之”,但这至多跟古代中国人的现实理性的思维方式接近;文艺复兴恢复了古代希腊、罗马古籍著作,在文化上利在长远,它让读书人多了一些可读之书,这些古籍,正如我们的四书五经,并不必然产生现代人的独立人格、独立思考、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和平等思想和天赋人权思想。
  在生活上,文艺复兴并不具有反禁欲的正当性,人文主义者追求的不止是现代意义的性爱权利与恋爱自由,在多数情况下,他们追求的是古代不知羞臊的淫风再现。他们的作品,如《十日谈》,等等,多是为放纵性欲的生活方式找借口,造舆论。
  文艺复兴解放思想的功效也十分有限,它使西方知识分子从神学的玄虚迷信中解放出来,但马上又就落入了古代崇拜的陷阱,尊圣崇经,沉溺其中。
  中世纪天主教的赦罪制度对社会正义和道德的危害极大,是附骨之疽,但意大利人文主义者们心中喜好它,在言论上宣扬,在生活中践行。也就是说,绝大多数文艺复兴人文主义者抛弃了敬畏,却维护着宗教神秘主义当中最有害的东西。
  诚然,人文主义者们,比如薄伽丘、伊拉斯默斯等人,对中世纪天主教荒唐的礼俗有过深刻的批判和嘲讽,但是,他们只是提出了问题,解决问题的是宗教改革领袖马丁?路德、茨温利和加尔文。
  如果我们深入检讨文艺复兴人文主义大作家、艺术巨匠的思想言行和生活方式,以及他们的政治立场、价值观念、他们的生活道德,我们就会发现,文艺复兴人文主义者并不具有多少现代性。人文主义者看重学问、权威和个人的利益和欲望,而不是平等、民主与社会正义。
  对于一个社会,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乃至整个人类来说,最可怕的不是贫穷,也不是灾难,而是道德崩溃。而文艺复兴人文主义者最见不得人的就是道德。文艺复兴确实提升了读书人的知识、理性和智力。但是这种理性与智力的提升有一个巨大的副作用,那就是抛弃了公平正义、仁爱和敬畏之心。人们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追求享乐的生活,以欺诈、阴谋诡计为智慧,践踏道德和公义,结果是意大利淫乱风俗化、社会丛林化、民众恶徒化。
  文艺复兴中最辉煌的莫过于它的艺术成就。但是,文艺复兴的艺术主要是由罗马天主教会的“罪恶的收益”供养的,为的是城市的炫耀。越是文艺复兴搞得热闹的地方,社会道德风气越败坏,权贵和文化精英们奢侈淫乱,厚敛于民,以充资饷,民众在沉重的税赋下呻吟。罗马教皇为了艺术,没有节制,不顾公义,以骗人的赎罪券贪婪敛财,最后招致宗教革命。
  人文主义者们虽然批评教会的腐败,但他们自己也过着不道德的生活,他们依附权贵,成为“理想国”的既得利益者,他们继承了柏拉图的“哲学王”思想,反对大众民主。他们使得14、15世纪上半叶的教会宪政运动流产;在16世纪20年代,天主教陷入空前危机,但他们为了一己之私,阻挠改革和兴利除弊。他们实际上已经成了一种恶势力,最终被受到历史的抛弃。
  所以,西方的崛起和繁荣,现代的伦理道德、价值观、政治法律制度并不能归功于文艺复兴。
  文艺复兴是西方走出中世纪的第一步,但是,若以意大利社会的和谐稳定和道德风气来评价,这一步走邪了。文艺复兴教皇们、绝大部分文人、艺人们堕落淫邪得过了头,引起笃信者和道德人士的反弹。可以说,在西方文明进化的链条上,文艺复兴很大程度上是“反向催化剂”。西方社会现代的保守的道德价值正是新教革命爆发后新旧两个教会对文艺复兴时代的奢侈、淫乱、失序的社会乱相的整治中实现的。
  本书通过对文艺复兴相关人物和事件的细心思考,基于最新的史料发现,参考西方一流学者散落在诸多着述中的对文艺复兴的批评,抽绎出文艺复兴起由,兴盛和寂灭的过程,同时评析重要人物、重要事件、重要作品,说情说理,希望能够向读者们讲清文艺复兴的得失利弊和它恰如其分的历史地位及作用。
  此书力求本着“有一分证据说,一份话”的态度来写作,以丰富生动的历史细节说话。此书涉及了一些基督教神学知识,这是读懂西方历史和文化,读懂西方人思想行为的必要的知识基础。通过阅读此书,读者还可以了解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之间的复杂关系。
  窃以为文艺复兴给我们的启示是:文化热情不等于政治觉悟和道德水平。如果没有公平正义,没有道德和敬畏之心,文化可能是消遣文化、诲淫文化、奴才文化。艺术是美好的,但人心却不总是美好的,一些人可以为了艺术变得贪婪无耻,这样的话,艺术宫殿就可能成为阿房宫。
  本书得以成书,感谢上海三联书店的黄韬先生、冯征先生,学林出版社的匡志强先生、深圳海天出版社的钟逸夫先生,以及凯迪社区上许多不知名的网友的热情关注和鼓励。
  作者:坐看风云急
  二0一四年六月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0 20:43:24
  实体

  
作者:南方明眼人 时间:2015-08-20 21:55:59
  好书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1 05:49:35
  第一章 中世纪的野蛮与迷信

  本章提示语:本章为你摆一摆宗教神秘主义主导下中世纪空灵虚幻的,反智的意识形态和荒唐世相,也就是文艺复兴发生的社会背景,并解答为什么宗教热情高高的中世纪道德世风仍然恶劣。

  1.1 基督教逆袭
  凡植物果实,离不开其生长的气候与土壤。淮南为橘,淮北为枳。同理,凡人类思潮与和社会运动也必有其特定的社会环境和历史条件。
  文艺复兴是人类历史上的一大“硕果”,我们要咀嚼它的五味,理解它,看透它,自然少不了对它产生的历史条件作一番考察。不深入了解中世纪的社会意识和社会世相,就不会懂得文艺复兴和人文主义,更不会懂得以后的宗教改革。
  谈到中世纪的社会环境,自然不能不提基督教会(在欧洲大部分地区叫天主教会,注1)至高无上的主宰地位。事实上,中世纪社会的最大特点就是天主教会的教权统治和天主教教义礼俗统摄下的社会生活。这也是我们了解欧洲中世纪,了解文艺复兴的主线。
  从公元5世纪末到公元16世纪20年代初,在长达一千多多年的时间内,罗马教廷凌驾于世俗王权之上。
  客观地说,基督教能够“征服征服者”,逆袭而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决非偶然,它的确有其内在的优点和诱惑,它强调人与人之间的仁爱、平等、公义与道德生活,它比罗马帝国原有的诸神教更能体现人类内心深处的良知和高尚的精神追求以及人们对和谐幸福生活的向往,因而具有文明进步的意义。
  早期的基督教圣徒大都有持公义,行慈善的美名,他们的事迹还颇令人震撼。在受迫害的艰困条件下,许多信徒视信仰高于生命,舍身殉道,但基督徒的偏执狂热及他们对非基督教文化的排斥也是其它教徒不能比的。
  半是出于一神教的内在属性,半是出于人的报复本能,咸鱼翻身后的基督教徒,有了帝国皇帝的武力做靠山,对非基督教文化,也就是所谓的异教文化全面禁绝,欧洲人开始了长达七、八百年的文化自宫。基督徒组成的罗马军团被派遣到希腊、埃及和叙利亚,他们的任务是前去捣毁异教庙宇。诸神的雕像被砸碎,或埋入地下,投入海中。
  中国古代儒、释、道三教各有千秋,从来没有那一家能把别家赶尽杀绝,而基督教却借着与君权的婚姻做到了。这就是历史学家称的基督教霸权(Christian hegemony)。
  狂热的基督徒们(包括罗马帝国后期的数位皇帝在内)将非基督教文化一概视为邪神、亵渎、不敬,加以排斥打压,发疯似地把自己手里有的书籍全都烧掉,并唯恐去之不净,以此表现自己的信仰纯洁和绝对虔诚。
  “属灵性”的价值观念比起物质化的价值取向孰优孰劣?由于我们当下的社会过于看重物质,一些重要的意见领袖都倾向于“属灵性”的价值观念。大多数人虽然徘徊在宗教的大门之外,但都同意“人是要有精神追求的”。而中世纪的问题是三观过度空灵,近乎虚幻,并且由权力来蛮横推广。公元8世纪,查理曼大帝以死刑来惩罚不肯皈依基督教的“野蛮人”。
  天主教教会对非基督教信仰的文化毫不容情地清洗,终结了希腊、罗马时代兼容并蓄,丰富多彩的古代文明,将欧洲推入了中世纪的迷信、偏执、迫害和文化荒漠。
  公元 398 年召开的第四次教会大公会议 (Karthago Council)作出决议,禁止任何人(包括基督教主教)研究异教书籍。
  公元415年3月,罗马帝国亚历山大城世界著名的女学者、柏拉图派哲学家茜帕提娅(Hypatia of Alexandria,370-415)因拒绝归信基督教被基督徒暴民剥光衣服,用破瓦罐片活活割死后焚尸。
  茜帕提娅之死被史学家们当作着古典时代结束中世纪开始的标志性事件。
  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灭亡。但是,罗马帝国的国教教会――罗马天主教教会不仅没有随着帝国的崩溃而退出历史,反而趁虚填补了权力真空代替帝国政府接管了世俗政府的权力,形成了教会一家独大的局面,真好比一个女人没了老公后自个儿独自当家作主,与此相对照的是,君士坦丁堡教会一直听命于东罗马帝国皇帝。
  打那以后,罗马天主教信仰成为社会道德、法律、习俗等各个领域的最高原则,而教会的CEO(教皇)是至高无上的统治权威,政治舞台上的一号主角,他既管善男信女的现世,也管来生,既管天堂的钥匙,也管大到江山社稷、王位继承、疆域划定,小到家庭琐事、邻里纠纷的所有俗务。那些靠武力打天下坐江山的蛮族皇帝和各个王国的君主法理上要经过教皇或他的代表加冕才算神圣合法,并要向教廷纳贡,成为教皇的封臣,朝见时还要吻他的脚,以示效忠。各国君主犯了事,教皇可以申斥之、讨伐之、罢免之、审判之。
  罗马教廷最厉害的一招就是开除教籍(excommunication),意思是他们代表上帝拒绝你进入天堂,被开除教籍的人只有下地狱的份了。
  在地方上,教会也是第一大衙门,主教就像是总督,修道院长就是地方的议员或法官。教会负责观风俗察、判断词讼,财产公证、几乎什么都管,不进教堂举行婚礼的婚姻没有合法地位,生下的孩子就是私生子,没有继承权。男人阳萎不举,也由教会组织乡里乡亲做观摩鉴定,女人不贞也由教会惩罚,方法令人咋舌,本书作者说不出口。
  中世纪晚期的教会法典(Canon Law)就是通行于欧洲各国的法律制度。教会法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有些简直让人笑掉大牙。比如,不准欺凌外来寄居者(这条很好,我们现在都做不到),不准在斋期吃肉食(星期五、四旬节),不准行巫术,不准口交,不准白天做爱、做爱的时候不准脱上衣、不准鸡奸,不准和畜生交配,不准强奸母驴,不得性侵鸽子。估计是有人做过这样的事儿之后,向教会的人忏悔,教会才订立了这样的条款。据说,此类戒命共有613项之多。当然,其中最要紧的是不准亵渎上帝、圣母和众多圣徒,谁在这方面说上一句话教会不爱听的话,可能有天大的麻烦,为此揽上官司并送命的人不在少数。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1 07:14:14
  @南方明眼人 2015-08-20 21:55:59
  好书
  -----------------------------
  谢谢!
  您买不买都不要紧,但不看就可惜。相信我,此非常好看。越看越好看。
  知道不,上海三联为了出我的书,支付了一笔审稿费。
作者:奔跑吧白羊 时间:2015-08-21 08:48:15
  马克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1 09:11:51
  1.2 中世纪的宇宙真理和神学霸权


  一种社会现实必有与其对应的意识形态作为理论基础。意识形态说白了就是人们的信仰和指望,是我们人生态度和生活方式的“纲领”。

  从前中国人尊崇的是“天、地、君、亲、师”这样的实实在在的东西,我们一度所信所仰的是“共产主义一定会实现”,而中世纪的西方人相信并指望的东西却比这些都复杂得多,玄妙得多,具有高度的“属灵性”。

  结合《圣经》和经院神学论著,中世纪教会宣扬的基督教信仰大致是这个样子:

  上帝创造了万物和人类,人类的祖先不听话,偷吃了禁果,得罪了上帝,害得他们俩的后代(也就是我们大伙儿)都被放逐到这个需要劳动打拼才能生存,并充满各种诱惑和危险的现实世界中。

  过了好多代人之后,上帝不忍人类长久受磨难,派了他的儿子耶稣来到人间,替代人类赎罪,他传达了上帝的话(《新约》):人类如果悔改,在现世世界这个“放逐之地”表现良好,抵制住诱惑(主要是肉欲诱惑),赎清罪恶的话,就可重回上帝的国,和神仙天使一样,享受天堂永福。否则,就要打入地狱,永远不得超生。

  教会要求善男信女们都要坚信这个宇宙真理,否则危及自己和他人的灵魂安全,来世的去处不妙。宗教虔诚高于一切,任何与此矛盾的、怀疑的、甚至不相干的学问,都是异端邪说,这就中世纪欧洲意识形态领域里的神学霸权,这种霸权主导并控制着欧洲人的思想,也是造成是中世纪文化荒漠、反常识、反理性的荒唐世相的主因。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1 11:42:56
  1.3 知识越多越邪恶!

  在公元9世纪之前,基督教处于上升时期,信徒们热情而诚恳,他们关怀病弱,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为传播福音不畏艰险,史料上鲜见教士们的腐败案例,但记载着不少宗教狂热下的排斥其他文化,摧毁文化艺术的破坏行为。比如,圣本笃(Saint Benedict,480-547)就率众捣毁卡西诺山(Monte Cassino)上的异教神庙,并在神庙遗址上创建本笃修道院。罗马的万神殿(Pantheon)也被狂热的基督徒砸毁。

  希腊哲学对丰富基督教教义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包括对基督教有再造之功的圣保罗(St. Paul)在内的早期的希腊教父,几乎都受过希腊哲学熏陶,它的坏处是将简单质朴的耶稣主义搞成了一套繁琐的哲学思辩式的基督教教义。但在中世纪,希腊哲学也被贬斥为异教的邪说,被完全取缔,希腊哲学中的理性思维和逻辑被视为信仰的大敌。公元529年,查士丁尼大帝(Justinian,527-565在位)强令关闭了存在了900年的柏拉图学院。在教皇格里高利一世(590年-604年)时期,古罗马图书馆也被付之一炬。当时这个举动没有人抗议,那时的神学家们只关心一个问题,那就是“灵魂得救”,信徒们都认同并参与捣毁异教文化的行为,并且以此自得:我们有了宇宙真理,还要那些异教东西干甚么?

  经过数百年的“超级大洗脑”,西方世界在对异教文化的清剿中逐渐失去了自己的历史和文化血脉。尽管这种割断并不能做到一干二净,但欧洲离古希腊、古罗马文化渐行渐远,主流知识分子都成了释经说教的经院神学家,被洗脑的人又对后代洗脑。

  12世纪的天主教圣徒克莱尔沃的圣伯纳德(Saint Bernard of Clairvaux,1091-1153)就是中世纪反知识反理性的代表人物。此公的地位相当于我们这儿的朱熹或程颢,他满脑子想的就是天堂永福。他说:在教会许可的范围之外追求知识,读书吟诗,都是邪恶的异教恶习,会让人提升理性而变得不守本,因而不是虔诚的信徒所应有的行为。.

  这句话简化一下就是“知识越多,就越不虔诚,就越邪恶”。我们这儿文革当中也有“知识越多越反动”的说法,这和中世纪的反智立场如出一辙,因为人有了知识,就不容易盲信盲从。

  教会宣传只要信靠上帝,只要虔诚,死后灵魂就会上天堂,知识文化实在无关紧要,不仅无关紧要,还会坏事。这种主流意识将欧洲人的求知精神扼杀殆尽。

  犹太教、伊斯兰教都重视文化教育,都不反对理性,而中世纪天主教为什么视知识为邪恶,视理性为怀疑和亵渎?

  这跟基督教的起源有关。大家看看《圣经》中的几大福音书就知道了。

  耶稣是实实在在的活过的人,他的上帝的身份是建立在超自然的神迹之上的。《圣经新约》中相关的神迹有玛丽娅处女怀孕生子,耶稣用水变酒,用五个饼两条鱼喂饱五千人,耶稣死后复活升天,等等。

  这些超自然的神迹,有理性的人是不会轻易相信的。犹太教徒就是以理性、常识来拒绝耶稣,伊斯兰也否认耶稣是神,只承认他是一位伟大的先知。这种怀疑观点威胁着基督教的存在和教会自身的权威和生存,教会当然要重点防范。如果哪一名基督徒胆敢质疑耶稣的神性,质疑“三位一体”,其罪必死。在中世纪虔诚的基督徒的思维中,不信神迹就等于不信耶稣是上帝。而理性含有潜在的拒绝神迹的趋向,所以是邪恶的、危险的。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1 15:09:34
  1.4 中世纪的文化荒漠

  基督教的传播对欧洲文明有过推动作用,比如,罗马帝国将基督教定为国教后,废除了把犯人钉死在十字架上的酷刑,取消了野蛮血腥的角斗士制度,代之以文明的马车赛跑,教会主办的孤儿院、医院等社会慈善事业蓬勃兴起。又比如,苏格兰到6世纪晚期,由于基督教传教士到苏格兰传教,苏格兰人在皈依基督教的同时,也学会了写字,才有了一小股会写拉丁文的文化精英。
  但是,知识文化领域里,神学主导下的天主教会对非基督教文化的敌视和排斥,造成了中世纪文化荒漠。
  神学才是学问,圣徒著作和《圣徒言行录》(hagiography)是“正经”,启蒙教育也是《圣经》故事,这种情形到12世纪才开始改变。
  书籍是文化知识的载体,而在中世纪的欧洲,书却少得可怜。欧洲书本少的原因主要是中国造纸术传过去之前,欧洲人生产的羊皮纸稀少而昂贵。就是在数量稀缺的书籍中,绝大多书籍是宗教内容的,非宗教内容的被视为闲书、邪书。
  在中世纪,修道院是最有文化的地方了。一个修道院拥有10本书就非常了不起了。它的院长就有资格用鼻子哼别人了。“哼!你们才有两本书,弊院有书八本!”
  至于普通人家,书是没有的,比较幸运的人家会有几片张纸,比如地契,或过时的合同什么的,这就是算是最宝贵的东西了。境况较好的人家也只有一本书,这就是宗教内容的《祈祷书》(Book of Hours)。
  《祈祷书》上写着唱给上帝、圣母的赞美诗,还有什么时辰念什么经,还有哪一位圣徒的节日是哪天这样的内容。
  中世纪的有钱人在结婚的时候会给未来的新娘送上戒指首饰,并送上一本《祈祷书》,表示自己是个虔诚的人,同时也是爱读的人。
  《祈祷书》常常被当做传家宝,欧洲一些名门大户直到今天还保存着他们祖先用过的《祈祷书》。中世纪的遗嘱中经常会看到,我的那本心爱的《祈祷书》给我心爱的某某某。书是如此的贵重,所以,如果你偷了别人家的书,比偷了别人家的女人的罪罚还重。
作者:山七二十一 时间:2015-08-21 16:52:36
  一直都有着和楼主类似的看法,所以对此书很感兴趣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1 17:36:38
  @山七二十一 2015-08-21 16:52:36
  一直都有着和楼主类似的看法,所以对此书很感兴趣
  -----------------------------
  英雄见略同。握手。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1 19:49:22
  @扬州经略 2015-08-21 12:56:18
  求更
  -----------------------------
  按时更新。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2 07:31:59
  1.5 一切为了上帝,一切为了来世

  基督教给人最大的诱惑同时也是最大的恐惧不是今世,而是身死之后灵魂的去处,教会也倡导善男信女须以“Salvation(灵魂得救)”为奋斗目标,换做我们这儿的说法就是“修来世”。
  与我们中国人相信的“人死如灯灭”不同,基督教认为肉体会腐烂而灵魂是不会消亡的。人死后,他的灵魂要么上天堂,要么下地狱。善良的人死后,他的灵魂将进入上帝的国(天堂)享受永福,恶人们要下地狱受到永恒的磨难。
  灵魂安全是中世纪欧洲人心目中的首要大事,著名的《大宪章》开篇第一句话就是“为了余等自身以及余等之先人与后代灵魂的安全,……”。
  在笃信者心目中的利益的天平上,来世千钧重,今生一毛轻。
  今世的生活只不过是彼岸生活的前奏,是暂时的,人到这个世纪是来赎罪的,而享受只能加重罪过,为了短暂的世俗世界的快乐而牺牲永远的幸福,这是绝对不合算的。
  一个人肉体享受了食和色的快乐,灵魂的“洁度”就下降,肉体得到的享受越多,灵魂获罪就越大。换成今天的话说,就是女人玩多了,茅台喝多了会下地狱,至少在炼狱里多呆几千年,远离女色,吃糠咽菜则可以保证灵魂安全。
  有的笃信者甚至认为活在世上很危险,世上诱惑太多,一不小心,就会犯下罪过,灵魂就得在地狱中,所以他们“不怕死,更怕活。”直到17世纪的宗教战争和宗教迫害中,仍有许多笃信者以求死的心态殉道。这些人以为,为上帝的道而死是升入天堂的捷径,对个人来说是一件幸运之事。
  为了获得一张天堂门票,笃信者可以舍弃世间的一切,――王位、家庭、财产。由于耶稣曾说过,“富人要进上帝的国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马可福音》10:25),所以教徒们都要安守“圣洁的贫穷”,许多原本家道殷实的笃信者散尽家赀,以便取悦上帝,聚财于天。
  中世纪的神学家们为了表示自己虔诚圣洁,吹毛求疵,一个比一个极端,说什么勤劳进取,发家致富都是“世俗名利”,而享乐则是罪恶。看见了美女,心里有冲动,就是邪恶;就是喝清水,呼吸空气都有罪过。中世纪的大圣徒圣科伦巴(Saint Columba,521-597)为了逃避美丽动人的邻家小妹,不惜离家出走。
  你如果对自己的长相、才艺有自信的话,那就是犯着骄傲(虚荣)的罪过了。甚至婴儿饿了,用劲吮吸母乳,也犯了“贪吃”的罪过。爱得太深也是一种过错。在我们这儿被热情讴歌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式的爱情在中世纪的基督徒眼中也是不值得提倡的,因为过分爱慕一个人会降低对上帝的爱。圣奥古斯丁(St. Augustine,AD354-430)甚至宣布:“男人如果激情地爱他的妻子就是通奸”。
  在属灵的意识中,人体是邪恶的,对灵魂有诱惑作用,要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自己看自己的身体也是淫邪。所以,中世纪的男男女女没有洗澡的习惯,几个月不洗澡是常态,几十年不洗澡的人都有,故尔中世纪有“不洗的千年”之说。中世纪的基督徒个个臭烘烘的,这种中世纪天主教习俗沿续到了18世纪,据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Louis XIV,1638-1715)活了77年,他一辈子只洗过7次澡。中世纪个人卫生最好的是妓女,她们因职业的需要经常洗澡。
  15世纪的宗教神秘主义者坎普腾的托马斯(Thomas of Kempten,1380-1471)用通俗易懂的语言阐述了神秘主义的含义,他在《效仿耶稣基督》(De Imitatione Christi)写道:
  “人在内心听到上帝讲话,听到从他口里说出的令人快慰的话语,就是最大的幸福。辨认出上帝令人平静的声音,而不理会人间窃窃私语的耳朵是最幸福的。无视人间的琐事而只关注灵魂中的大事的眼睛是最幸福的。人若能一心信奉上帝,蔑视尘世间的一切,便是圣洁。……,舍弃须庚一瞬,寻求精神的长在永存。尘世间种种事物只不过是些诱惑。丢弃这一切吧!对你的造物者要忠贞不渝,以便求得天堂永福。”
  我们可以把上面这段话简化为一句话:“一切为了上帝,一切为了来世”。
  由于有这样一套玄虚而消极的价值体系,中世纪的社会充满了荒唐世相:有的笃信者毁家行善,而有些人则指着别人的施舍过日子,懒惰成性;有的人自愿禁食挨锇,有的人却饕餮大嚼;有的人视美女为祸根,唯恐避之不及,另一部分人则为了女人,色欲迷心,不顾死活。
  有人说,中世纪的欧洲人一半是呆子,一半是骗子和懒汉,似乎有点道理。
作者:南方明眼人 时间:2015-08-22 10:02:13
  这么好的帖子,点击回复这么低,是天涯人气少,还是大家都老土,不识货?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2 13:49:51
  @南方明眼人 2015-08-22 10:02:13
  这么好的帖子,点击回复这么低,是天涯人气少,还是大家都老土,不识货?
  -----------------------------
  谢谢。慢慢来吧。
作者:奔跑吧白羊 时间:2015-08-22 17:09:01
  马克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2 21:23:53

  【越是虔诚受到的伤害越大】


  在中世纪诸多的社会病当中,文化沙漠和消极的生活态度还属于比较轻微的两种症状。
  中世纪的基督徒习惯以虚幻的,超自然的鬼神思维(也就是教科书上说的宗教神秘主义)来看待世上的万事万物,排斥常识和理性,以迷信、狂热、偏执来对待自己和他人的健康和生命。
  在中世纪的宗教神秘主义的认识当中,世界是由得见的凡界和看不见的灵界两部分组成的。灵界的活动决定凡界的祸福。人们普遍相信灾难、瘟疫、战争、生病、庄稼欠收,甚至夫妻间不和谐,邻居之间发生争执都是魔鬼在捣乱,魔鬼作祟则借助的是巫术。谁家男人阳萎,不是求医问药,而是请教士来念经驱魔。一位中世纪的神学家写道:“看不见的魔鬼包围着你,其数量多得就像阳光下的尘埃”。
  中世纪的圣徒传记中,在讲他们行公义和仁慈的事迹时,总要加入一些神迹,比如,圣尼格老(Nicholas of Myra,270-343,圣诞老人的原型)对着天祷告一番,就让被谋杀的儿童起死回生。圣徒科伦巴手划十字吓退吃人的尼斯湖中的湖怪,等等。许多地方的官府文献也生动详细地记载着一些神秘事件,某渔民活捉水鬼,某人魂游地狱后归来。官方文件还会将一些凶宅,一些鬼街说成是魔窟,你去了就会魔鬼缠身,灾难就会降临。而趋利避害的唯一办法,就是敬拜祷告,求神鬼保佑。
  由于不信科学信鬼神,许多人得了一点小病,不是主动求医,而是求圣母圣徒运作神迹,结果一命呜呼。
  为了得到上帝、圣母、圣徒的垂听和恩典,中世纪的祈祷方式近乎自虐。信徒每天要花上几个小时祷告:子夜时要做晚课,凌晨有早祷、在黎明时分又要起来赶到教堂去望弥撒,下午3点还有午祷,逢圣徒日还要守夜。每逢周五、周六、和四旬大斋节的时候要节食或禁食,不准做爱,尤其是星期五(耶稣遇害日),粒米不进,只喝几口凉水。有的信徒还边念经边用鞭子抽打自己,或者将自己的身体置于烈日下暴晒,或浸在冰冷的水里,这叫“惩罚肉体,拯救灵魂”。
  这样的做法,长年累月,势必对身体健康造成损伤,而且,越是虔诚,越是投入,受到的健康伤害越大,也就死得越快。
  法国国王路易九世,别号圣路易(Louis IX,St. Louis,1214-1270)本是一名俊美的少年,但由于苦行苦修,38岁就弯腰秃头。
  英格兰国王亨利八世的第一位王后阿拉贡的凯瑟琳(Catherine of Aragon,1485-1536),玩命程度比圣路易差点儿,但也是个极其虔诚的笃信者,她有孕在身本该加强营养和休息,但她固执地守着这些礼仪,结果造成她气血虚弱,月经不调,她总共生育过三男三女六个孩子,只有一个女儿玛丽活到了成年。
  这都是中世纪天主教的神秘主义的宗教礼俗惹的祸。这种例子实在举不胜举。
  有人可能会说,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医学还没有走进生活,人们除了烧香求神,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呢?事实是,在12世纪阿拉伯人伊本?西纳(Ibn Sina,980-1037)的《医典》(注2)就传到了西方。是神秘主义的观念意识阻碍了医学事业的推广和发展,就连人文主义之父亲彼特拉克也排斥医学。再说,有哪个地方的人会以伤身体的苦修来求神保佑呢?
  宗教神秘主义之害不仅仅是损害人的健康,间接让人送命,还有直接杀人的。
  中世纪早期和中期,教会和世俗法院判案用的是“神裁”(Ordeal),即,原告和被告决斗。赢了的是占理的,被杀的就是有罪的,因为他们相信无时不在的上帝、天使、圣徒定然会出手护佑好人,惩罚恶徒。这样的裁决方法造成了数不清的冤魂。
  在中世纪的猎巫行动中,被怀疑是女巫的人被捆上手脚,丢在水塘中。据说,女巫会浮在水上,会沉下去的才是人。许多妇女丢了性命,才证明了自己不是巫而是人。
  还有臭名昭著的宗教裁判,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西班牙的宗教大法官托马斯?托尔克维马达(Tomas de Torquemada,1420-1498),这个妖孽级的教会屠夫在1483至1498年间将10220名“异端”送上了火刑柱。
  有人认为把中世纪称为黑暗世纪不合适。本书作者认为,中世纪的男女老少们即便不是生活在黑暗之中,至少也没有生活在自由的阳光之下,说他们生活在愚昧的阴翳之中比较贴切。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3 11:37:13
  1.6 虔诚年代不虔诚

  【形式主义的礼拜和自私自利的赂神者】

  基督教给人最大的诱惑就是死后灵魂上天堂。但是,什么样的灵魂才有资格得救上天堂?
  在福音书中,耶稣推崇的好品质有:关爱邻居,谦卑虚心、温柔怜恤、清心节欲、俭朴、好客、诚信、宽恕、顺从、乐于施舍,饥渴慕义、使人和睦、和平非暴力、不欺压寡妇孤儿和寄居的穷人,等等,这些都是内心的道德修养,他称这样的人“有福了”,大概就是可以上天堂的意思。
  尽管中世纪的神学家们专注于人死后的“灵魂得救”,但好像从来就没有搞清爽过究竟什么样的灵魂才能得救。相关的说法糊涂混乱,五花八门。有的说保持童贞,最蒙上帝悦爱,远离尘世就可以和上帝最近,有的说苦行惩罚自己的肉身可以清除原罪,有的说勤做礼拜(望弥撒)就可以和上帝、天使混得脸熟,有的说默想可以增加自己的灵性,有的说要去朝圣,有钱人花钱修建教堂和修道院自然功德不小,有的说做了坏事,改正了就一样可以上天堂,最后发展到花钱买赎罪券就行。
  中世纪晚期,社会道德风气越来越坏,善男信女们关怀病弱的热情已经大不如前,礼俗却越来越繁琐。而教会则背弃基督爱世人的精神,为了一己之私,编造出许多新花样来强化权威,圈钱牟利。
  1215年,罗马教廷颁布了标准的七种圣礼(注3),并宣布照此办理的人,都可以死后得救上天堂。天主教信仰进一步固化成了利己主义、形式主义的表面化做作,就像失去灵魂的躯壳。人们把自己关进暗室,自顾自埋头颂经、祈祷,苦行、外加朝圣。
  我们在这里说说朝圣(pilgrime)。
  朝圣就是去瞻仰、参拜,或触摸圣物(Relics)。所谓圣物,也就是耶稣、圣母的遗留物和基督教历史上的圣徒的骷髅或其它的人体组织,他们用过的遗物,还有处死耶稣或圣徒用过的十字架、刀剑、绞索等刑具。
  在中世纪,黄金、珠宝都不及圣物值钱,因为圣物就是财源,就是摇钱树,它可以带来捐献和门票收入,所以大家都争抢圣物。于是,假圣物就来了。
  许多地方都声称他们保存了用来钉死耶稣木十字架,和钉他的铁钉。这些破碎木块收拢的话,可以装满一整船。你说那一块是真的?
  法国查路克(Charroux)的修道院竟然声称他们保存了耶稣婴儿时行割礼割下来的的阴茎包皮。还有他的头发、乳牙,襁褓布,耶稣诞生所在马厩里的稻草。还有一个修道院声称他们的镇院之宝是圣母玛利亚的脚趾甲,有人还说他们有圣母玛丽娅的奶水。圣徒们的圣物就更多了,除了骨头之外,还有砸死圣司提反(注4)的石头。所有圣物都有祛邪治病的灵验。
  教堂修道院为了骗取香客的捐献,暗中安排托儿,伪装成病人表演“盲人复明”、“聋子复聪”、“跛子飞跑”、“疯人痊愈”的神迹。在伦敦,有一帮社会混混以此为业,在各个教堂跑来跑去,诱人上当。形式主义的宗教又堕落衰变成了糊弄主义和骗子行为。
作者:南方明眼人 时间:2015-08-23 15:11:11
  求更新
  
作者:南方明眼人 时间:2015-08-24 06:11:30
  记号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4 07:13:53
  【男人朝圣去,女人故事来】

  西方中世纪淫荡之风和妇德的败坏和朝圣有很大的关系。
  在中世纪,一个虔诚的男人一辈子总要出几趟远门――去朝圣,近到罗马、肯特、艾因西德伦(Einsiedeln,Schwyz,注5),远到耶路撒冷。
  丈夫外出去朝圣,一去短则几个月,长则两三年,路途难险,生死难料,妻子在家里独守空房,一般都耐不住寂寞,也经不住旁的男人劝诱。如果女人有点姿色的话,那些不怀好意的教士们便会围着她转,说是要照顾她的灵魂,当然,最重要的是要安慰她的身体。这样一来,露水夫妻多了去了。
  丈夫不在家中居住,妻子如果私通而怀孕生子怎么办呢?
  中世纪的蒙昧主义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女人只消一本正经地告诉别人,某天晚上,圣母亲自到我们家来,带来了一名孩子,说是对丈夫朝圣的奖励。这是一种模式化了的说辞当然也是笑话。大家心里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嘴上还要向她祝福。对这样的荒唐说法,当丈夫的还只能哑子吃黄连,因为否认无性生孩子,就是否认圣母无玷受孕的神迹,就是异端,足够构成把他送到火刑柱上活活烧死的罪名了。
  ……。
  迷信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大众的无知。中世纪的善男信女们无权读《圣经》,也就是说上帝的话被人用手挡着,禁止学习,他们根本不知道耶稣关于关爱邻居的教诲,人们只关注自己的吉凶、祸福和利害,成了一帮自私自利的赂神者。比如,天主教加尔默罗会(Carmelite Order)要求门徒们缄默不语、与世隔绝,邻居怎样跟你没有关系。又比如,英格兰国王亨利八世,年青的时候一天望5次弥撒,时间精力上都是极大的浪费。许多人认为这样就可以死后进天堂。
  然而,真正的基督精神不是这样子的。耶稣说:“要仁慈,不要祭祀”,圣保罗提出“信、爱、望”三德,如果自私自利的赂神者都可以进天堂的话,上帝也会被气哭来。
  但是,教会就希望大众将他们宣传的糊弄主义当做真理信着,他们却乐见善男信女们去朝圣和捐献,这样,信徒们贡献的钱财便落进了教士们的钱袋子,成了他们吃喝嫖赌、包情妇的财源。

  【“世上之盐”还是“喝血群狼”?】
  中世纪的等级次序中,地位最高的是教士。在天主教的信仰体系中,教皇被当作上帝在人间的代表,具有等同于上帝的主宰一切的神权。
  以教皇为首的罗马教廷占有巨量的社会资源,可谓富甲天下。
  按照教会法规和教会传统,罗马教廷有十一税、采邑地租、各个国家按户收取并进贡给罗马教皇的份子钱、圣物门票收入、捐献赞助,全欧洲新任教士的第一年收入照例也要奉献给教皇。任何一名神职人员死去,他的所有个人财产和用品按照教会法规全部归教皇所有。
  罗马天主教的职官体系机构庞大臃肿,等级森严,对应着权力和待遇,这套系统就叫层级制度(hierarchy)。从最高的罗马教皇到最低的司阍(看门人)将近二十个等级,官大一级压死人,谁的官大,谁就掌握着真理。
  天主教的教皇、大主教、主教、修道院院长,神父们掌管天堂的钥匙,主持圣礼,监视着善男信女的生活,监管着他们的灵魂,他们有给罪人赦罪的权柄。
  教皇还有“特批事权”(Dispansation),他可以法外开恩(现在叫特事特办),当然是收了钱再办事。他可以将红衣大主教的职位授给自己的家人,也可以拿来卖钱,他还可以创设“弼马温”这样的职位来卖钱,当然不叫“弼马温”,叫“护旗使”之类的,钱再不够用的话,就发售赎罪券。
  即便是地方上的教会也都非常有钱,毫不夸张地说,教会比国王还富有。富人想进天堂,按照礼俗必须下葬在教堂的圣地里(consecrated land,祝圣了的土地),他就得将家财的一部或全部赠给教堂。举个例子,公元909年,阿基坦公爵纪尧姆(Guillaume, Duke of Aquitaine,875-918)将他在克吕尼(Cluny)的全部地产捐给了教会,这就是著名的克吕尼修道院的由来。
  14世纪初的天主教的武装修会圣殿骑士团(Ordre du Temple)的蒙受奇冤大祸,主要原因就是他们太有钱了。最大的负债人法国国王菲蒲四世(Philippe Ⅳ,1268—1314),为了赖账,一个心动,就把债主打成异端给灭了。
  公元9世纪之后,由于罗马教廷体制上的缺陷,由于权力的腐化倾向和财富的腐蚀作用,腐败像瘟疫一般滋生扩散。庞大的教士特权阶层,受教皇保护,不用给国王缴税,也不受世俗政权的司法管辖。这些人做了和尚不撞钟,吃着优厚的圣俸,包养情妇。我们将要来要讲到的“人文主义之父”彼特拉克就是一个这样的典型。
  据官方数字:2010年中国有人口12亿人,有公务员689万人。我们经常听到体制内外发出精简机构的呼声,以缓解人民的负担。而中世纪欧洲的人口,在1348年黑死病爆发之前约摸1亿人,5%是神职人员,总数迫近500万人,其负担的沉重程度是我们这儿的8-9倍。这叫中世纪的劳苦大众如何吃得消?
  这些“不事生产,专事娑门”之人,不只是混口饭吃而已,而是一伙由贫困人口“富养”着的酒肉之徒,作威作福的特权阶层。社会上普通有一种“仇教情绪”,无怪乎教会的头头脑脑是农民起义打杀的主要目标。
  14世纪的西班牙方济会高级教士阿尔瓦诺佩拉(Alvaro Pelayo,1280-1352)这样写道:“任何时候我走进罗马教廷的房间,看到的都是掮客和教士在称金银和过数记账,在他们面前金银成堆,……群狼已经控制了教会,它们吸食着羊群般的基督教徒们的鲜血。”
  神职人员本应是耶稣主义先锋队,是地上之盐(注7),正义和良知的中坚,道德的楷模,但在中世纪,最没有宗教虔诚,最邪恶无耻的居然是教士。英格兰1499年的司法档案显示:在仅占人口总数2%人口的教士阶层,犯案率高达23%。
  教士们自恃特权身份,作奸犯科,酗酒,骗财骗色,胡作非为。这些色中饿鬼却装扮成牧羊人看管着羊群。中世纪的普通信徒都是些文盲,任由教士们忽悠。由于神父有听忏悔和给人赦罪的权力,知道谁家的男人患了阳萎,这时打起人家妻子的主意,成功率很高。他们可以劝唆男人们外出朝圣,然后再给留守女人(罗马教廷禁止女人朝圣,大概是出于安全考虑的缘故)送去关怀。女人若是不肯就范,他就威胁不帮她祷告求福,不为她赦罪。他们有的还装神弄鬼,说自己有超自然的法力,能把一个活人的灵魂直接交到魔鬼手中。
  人文主义者马苏齐奥(Masuccio Salernitano,1410–1475)称教士们是“撒旦的差人”,他认为军队的道德都比教士要好。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4 09:06:43
  怎么在列表中看不到?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4 19:44:34
  怎么到版务处理中去了?谁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5 07:03:24
  【修道院:曾经的欧洲良心,如今是道德洼地】
  中世纪晚期,道德堕落的重灾区非修道院莫属。
  天主教神职人员系统中,除各城、各镇、各村教堂的主教、神父,执事,寺僧外,修道院里的修士修女是教士阶层中的“主力部队”,也是名声最坏的。
  现在法国、意大利、奥地利、西班牙等天主教国家的修道院早已经是历史遗迹,但在中世纪,修道院却是权势显赫的政治势力,许多教皇出自修道院,还有许多被奉为楷模的圣徒也出自修道院。
  修道院独立于国王,由教皇特批成立,直接由教皇任命它的统领。修道院长就是本地的头面人物,有些修道院的院长本身就是兼职的治安法官(Justice of Peace),有的是国会议员。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一世在1295年为了筹措军费召集的“模范议会”(Model Parliament),参加的人就是大主教、主教、修道院院长、然后才是伯爵、男爵。原因是修道院有钱,占有的社会财富和资源最多,一个修道院拥有数千佃户的事并不少见。
  在天主教会的体制内,有数十个修道院的“管理序列(Order)”,相当于我们这儿江湖中的门派,他们穿着不同颜色的道袍(Habit)以示区别。
  规模和影响比较大的修会有:本笃会(Order of Saint Benedict)、西多会(Cistercian Order)、加尔都西会(Carthusian Order)、奥古斯丁会(Augustinian Order)、圣母玛利亚会(Servite Order))、梅塞德会(Mercedarian Order)、方济会(Franciscan Order,又译方济各会)、道明会(Dominican Order,又译多明我会),等等,还有我们前面提到过的加尔默罗会,还有后来在反改革运动中发挥关键作用,并来中国传教的耶稣会(Jesuits)。
  修会多也是中世纪欧洲的一个怪相,因为一个修会在发起的时候都怀抱理想,都决心成为社会的道德楷模,但一段时间过后,无一不变得疲遢,最后变得腐败糜烂,丑闻不断。各修会之间互相倾扎、互相拆台的事,屡见不鲜。教皇见旧的修会腐败倒下了,又批准建立新的修会。新的修会不久又重蹈覆辙,前腐后继。比如,11世纪的西多会,会规严格,修士们过着同吃同劳动的集体生活,重视道德修养,谴责罪恶和不义,一度被称为“欧洲的良心”,但经过百十年就变得懈怠了。
  其实,修道院的规矩不谓不严苛,严苛得违反人性,人的正常的需求得不到满足,修道院的上上下下内心都不相信、不乐意、不舒服。圣本笃因执纪严格差点被人下药毒死。最后,这些规矩反正做不到,就把它当聋子的耳朵,大家进来只是为了混吃混喝。
  修道院有钱,也使修士修女们有了贪吃、懒怠、淫邪的资本,一有机会,他们就会发挥各自的聪明才智,八仙过海,来释放人的性欲本能,有些人事机不密,就闹出各种各样的奇闻笑话。《十日谈》中的许多污七八糟的故事,就发生在修士修女身上,有些故事还是确有其事的。
  在邪恶不公的权力社会里,哪儿油水多,领导的家属就在哪儿吃饭。修道院不是谁想进就进的,得靠关系,走后门。修道院的领导层职位,通常是官宦人家的小儿子或私生子的专利。苏格兰国王詹姆士五世(James V,1512-1542)的9名私生子当中至少有4人当上了修道院院长。这些纨绔子弟根本无心事奉上帝,把“贫穷、贞洁、顺从”的誓愿当做儿戏。他们穿着教士行头,却把声色狗马、吃喝玩乐、嫖妓包情妇,养私生子的那一套全都带进了修道院。
  修道院远离闹市,处在普通人的视线之外,为修士修女偷欢提供了方便,他们相互走访,形同情侣。有的就在庙堂的神殿中淫乱。有的女修道院的修女暗中卖淫。有的院长公开把妓女带到修道院中。
  虽然欧洲11世纪就有了大学,但对于没有钱上大学的青年人,修道院是他们的理想去处。他们进修道院并不是想出家事奉上帝,只是想读修道院里的藏书。这些人穿着修士袍,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入妓院。
  1503年,教皇派到法国去察看本笃修道院风纪的特派员杜兰特(Durant, Guy Jouenneaux)报告说:“他们(修士)是满口脏话的赌徒,过着狂欢生活的色鬼,……,他们比俗家人还俗家,仅我亲眼所见,就一言难尽。”
  ……。
楼主坐看风云急01 时间:2015-08-26 17:28:11
  帖子不放在列表中,故意不让看?无语中。
作者:南方明眼人 时间:2015-08-28 19:41:52
  天涯已经不是以前的天涯了。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8-03-19 21:41:57
  @坐看风云急01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dulinewsec 时间:2019-10-15 20:13:21
  好书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