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宦官与明代宦官

楼主:a369243337 时间:2016-03-22 22:03:00 点击:40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说起古代太监,相信很多人会想起魏忠贤。
  而明朝的确出现过几位名声极大的宦官,很多人认为明朝太监权势熏天,可以为所欲为。事实真是如此吗?在这里将明朝宦官与唐朝宦官比对一下。
  先说一下唐代宦。
  第一任掌兵权太监

  李辅国,唐玄宗时期于东宫侍俸太子李亨,安史之乱爆发后,唐玄宗命太子李亨在后方安抚百姓。李辅国则以国家大义劝说李亨留下抗敌,并同上灵武。到达灵武后,又劝李亨迅速称帝,发安定民心。李亨称帝后封李辅国为元帅府行军司马,李亨返回京后,加李辅国为开府仪同三司,封郕国公。视其为心腹,倚之为左磅右臂;自此开了唐代宦官掌兵权之先河。
  李辅国掌权后做的第一件事,先是把唐玄宗喜欢的三百匹马收回大半,仅留下十匹。后矫诏令唐玄宗迁因内宫,只留下几个老弱病残照顾唐玄宗,并将对唐玄宗忠心耿耿的高力士流放。唐玄宗病重后,肃宗数次想探望唐玄宗,均遇李辅国阻绕而没能探望成功。
  掌权后的李辅国打压异已,为所欲为;宰相及大小官员想见唐肃宗,都要经过李辅国的安排。李辅国起初和张皇后同流合污,后唐肃宗病重时,俩人争权反目。李辅国连同太监程元振带领禁军闯入唐肃宗寝宫,在唐肃宗床前将张皇后等人斩杀,致使唐肃宗受惊吓而亡。
  唐代宗继位后,李辅国因拥立有功加封司空兼中书令,被尊之为"尚父"。自此李辅国日益骄横,甚至对唐代宗说:"陛下只须深居宫中,外面的政事有老奴来处理。"唐代宗听后很生气,但慑于他手握兵权,只得委屈求全,最后联合宦官程元振,派人将其刺死。

  第一任神策军统帅:窦文场,霍仙鸣

  唐德宗李适继位后,由于肃宗、代宗宦官乱政的前车之鉴,本于继位之初排挤宦官,杜绝了宦官掌权之局面。但由于听信卢杞的谗言,导致了泾源,唐德宗仓促出逃。唐德宗在出逃时发现身边最可靠、可依赖的居然是宦官窦文场、霍仙鸣,这使唐德宗萌生了将近卫军交由宦官掌管 的想法。唐德宗于返京三个月后,就将神策军分为左右两厢,同时以窦文场和霍仙鸣为监神策军左、右厢兵马使,开启了宦官分典禁军的先河。贞元十二年(796)六月,李适又设立了左、右神策军护军中尉,分别由窦文场和霍仙鸣担任,这一职务直接由皇帝授任,成为地位高于神策军大将军之上的实际统帅。从此,神策军的统率权掌握在宦官手中。

  皇帝废立与擅杀

  俱文珍,又名刘贞亮,唐德宗贞元末年宦官首领,一些有兵权在手宦官都依付他。唐顺宗继位后,翰林学士王叔文等倡行革新,史称“永贞革新”。因触及宦官势力被俱文珍反对,永贞元年八月,俱文珍召集士族官僚卫次公、郑絪、李程、王涯等人至金銮殿,革定调书,让顺宗禅位于太子李纯。唐宪宗在元和元年(806年)正月初一率群臣为太上皇上尊号,正月十八日,李纯下诏宣称太上皇“旧恙愆和”,说是旧病没有治愈,这就等于是向天下宣布了太上皇的病情,此举十分罕见。李纯又说“亲侍药膳”,从当月十六日以后,暂时不听政。然而,在十九日,也就是宣布太上皇病情的第二天,李诵就死于兴庆宫,同时迁殡于太极殿发丧。从正月十八日向天下通报太上皇的病情,十九日唐顺宗便驾崩,这不是欲盖弥彰?公布唐顺宗的病情,恰恰暴露出李纯和宦官的做贼心虚,暴露出唐顺宗之死的可疑。更有意思的是,元和十四年(819)七月,群臣讨论给李纯上尊号时,一个宰相主张加“孝德”二字,另一位宰相崔群认为“睿圣”的尊号已经可以包括其含义,不必再加“孝德”,李纯听了怒不可遏,竟然把崔群贬为湖南观察团练使。李纯对“孝德”二字如此在乎,正说明他“内有惭德”,心中有所顾及,这从侧面反映出他很有可能参与了逼顺宗内禅的事件。
  王守澄,唐代后期宦官,来历不祥。于唐宪宗元和末年担任武宁军。唐宪宗服用长生不老药,性情易常暴燥,动不动就殴打身边的宫女和太监。陈弘志、王守澄便是被殴打中的二个太监,由于无法忍受唐宪宗的暴打,陈弘志与王守澄二人经过商议后,。元和十五年正月二十七日夜间,王守澄、陈弘志于中和殿将唐宪宗杀害,对外宣称暴崩。而后为杜绝后患,王守澄便与神策中尉梁守谦等合谋,派兵诛杀了澧王与拥护澧王的宦官吐突承璀。拥立唐穆宗继立。因拥立有功,被封为枢密使,担任皇帝与朝臣之间的沟通桥梁,参与机密,干预国政。唐穆宗驾崩后,继位的唐敬宗因喜欢畋猎和打毬,尤好在夜间捕捉狐狸,称之为“打夜狐”。某日夜猎回宫,与宦官刘克明、击毬将苏佐明等二十八人饮酒作乐,克明等人趁敬宗饮酒过量入内室更衣时,暗杀了皇帝,并矫诏让绛王李悟暂时代理国事。刘克明欲进一步取代王守澄、梁守谦。王守澄、梁守谦知道后,抓准时机先发制人,先是前往十六宅迎来江王李涵,再派出神策军和飞龙兵,将包含绛王及刘克明在内的一干人全数诛杀殆尽。立江王为帝,是为文宗。文宗即位后,梁守谦请求致仕,于是王守澄顺理成章接任右神策中尉的职务,握有神策军的控制权,一人兼掌军政二权,确立王守澄在朝廷不可动摇的地位。
  仇士良,唐顺宗时在东宫侍候太子李纯。唐宪宗李纯即位后,迁仇士良为内给事,出而监督平卢、凤翔等军,后任任内外五坊使。唐文宗大和年间,因唐文宗不满专权,欲剪除宦官势力。利用仇士良和王守澄之间的不和,采用明升暗的方法封王守澄为左右神策观军容使,兼十二卫统军。把仇士良封为左神策中尉,掌握神策军的军权。唐文宗策划甘露之变清除宦官失败后,仇士良将参与甘露之变的韩约、郑注,朝中宰相舒元、王涯、贾餗,大臣郭行馀、王璠等官员腰斩在百官面前。连他们的家属完全被杀,婴女也不例外又命左右神策副使率军队以搜捕盗贼为名,大肆杀戮金吾卒,死者甚众,可谓“横尸流血,狼藉涂地。京城一时血雨腥风,人人自危。唐文宗于甘露之变后自叹:"周赧王、汉献帝受制于诸侯,我却受制于家奴,我还不如他们啊!"唐文宗临终时密诏宰相杨嗣复、李珏奉太子李成美监国,但仇士良、鱼弘志因太子不是自己力主所立,矫诏仍废太子为陈王,改立唐文宗的弟弟颍王李炎为皇太弟,是为后来唐武宗。文宗死后,仇士良劝说武宗逼杀太子李成美。
  这是唐代宦官几位掌权风光一时的宦官
  下面来看看明代几位宦官
  王振,蔚州今河北蔚县人。略通经书,明宣宗时期自行入宫。奉命教太子读书,英宗继位后,王振任司司礼监秉笔太监,掌批红兼提督东厂。
  批红,是明代皇权之一。明代自朱元璋罢相,撤中书省后,朝中大小政务都由皇帝自理,元璋身体好,工作精神足,完全能处理完政务。朱棣也勉强能应付。到了宣宗时就不行了,于是皇权再度分化,分为票拟、批红、掌印三分部分。票拟是内阁阁员拟定对事情的处理意见,以蓝笔书写。呈上后请皇帝审批,由于皇帝审批用红笔,所以叫“批红”。奏章经过“批红”以后,再由司礼监掌印太监再次审核,如果认为可以,就盖上公章,最后交内阁撰拟诏谕颁发。因此,掌握批红大权,际上就成了皇帝的代言人。虽然如此,但英宗前期,内有张太皇太后垂帘听政,压制王振,外有三杨坐镇,王振并不敢放肆。但张太皇太后于正统七年病逝,三杨中的杨荣也病死,王振利用杨士奇儿子杀人事件将他挤出朝廷,从此英宗对王振言听计从。王振亦利用皇帝对他的信任开始胡作非为,先是将明太祖挂在宫门上那块禁止宦官干预政事的铁牌弄走,士大夫谁顺从他的,就会受到处罚和贬黜。尤其是外派官员回京或地方官进京,或不按他要求贿赂巴结他,轻则处罚或贬黜,重则下狱。一些官僚见到王振权势日重,纷纷前来巴结贿赂,以求高升。有位工部郎中,名叫王佑,最会阿谀逢迎。一天,王振问王佑说:“王侍郎你为什么没有胡子?”王佑无耻地回答说:“老爷你没有胡子,儿子我怎么敢有."可见当时士大夫无耻。有宁死不屈服权势的。一次, 御史李铎碰到王振没有跪拜,就被逮捕,关进监狱,后被贬官流放到辽东铁岭卫服役。还有,大理寺少卿薛是王振的同乡,但他痛恨王振擅权专恣,不和他来往。一次,王振会议东阁,众公卿见王振来到,都俯首揖拜,唯独薛一人不拜。这下可惹恼了王振,遂怀恨在心。后来,北京有位指挥病死,王振的侄子王山欲将其妾岳氏据为已有,但这个指挥的妻子不同意,王山就与岳氏密谋,诬告该妻毒死了自己的丈夫,并逮捕该妻交给都察院审讯。薛在审理这一案件时,发现所告与事实不符,即主持公道,为该妻辨冤,又一次触犯了王振。王振听说这件事以后,大怒,立即指使他的党羽控告薛受了被告贿赂,并将薛问成死罪。临刑时,他的几个儿子争着代父受刑,王振的仆人和侍郎王伟也出来为薛申辩。王振一看众怒难犯,只好免去薛的死罪,但仍罢官削职,放回乡里。再者,山西巡按于谦回京,二手空空进京奏事,有人劝他说:“您不肯送金银财宝,难道不能带点土产去?”于谦潇洒一笑,甩了甩他的两只袖子,说:“只有清风。"王振大怒,将于谦逮捕下狱后,打算杀掉。但朝中不少官员和地方官员出面求情,更甚者,连藩王都替于谦求情,甚至警告王振不要将事情做得太过份。王振见不少人为于谦出头,只得将其释放,并官复原职。后来瓦剌犯边,王振想带兵立功,但一无威望,二无法调动军队,只好拉着英宗皇帝亲征,实际借皇帝之手掌指挥之权,最后由于其昏庸无能,导致二十万大军在土木堡全军覆没。可见王振权势一时,风光无限,但并非可以为所欲为,不过是借用皇权作威作福罢了。
  曹吉祥,原为王振门下,正统初年(1536年),朝廷派大军到麓川征讨思任发,曹吉祥担任监军。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明代宗病重,曹吉祥联络石亨、徐有贞发动夺门之变,史称"“南宫复辟",因夺门有功,被封为司礼监掌印太监,总督三大营。曹吉祥虽获得英宗宠信,打压官员排除异已皆靠拉拢的言官弹劾,由皇帝处置。天顺五年(1461年)七月,曹钦对家人曹福来滥用私刑,被监察官弹劾。英宗命令锦衣卫指挥逯杲处理这件事,并降敕通告群臣。曹钦大惊,于是下定决心谋反。但曹吉祥父子无法调动军队,只得商议由曹钦带领五百名雇拥鞑官(即蒙古兵)攻打皇宫,曹吉祥在内接应。但在造反当夜被孙膛和吴瑾得知,二人于长安门门隙投入奏疏。英宗随即下令逮捕了曹吉祥。而曹钦的雇用兵则被孙膛喊来的二千人消灭,本人投井自杀。曹吉祥于三日后被英宗下令碎尸于市。
  刘瑾,陕西兴平人,本姓谈,六岁时被太监刘顺收养,后净身入宫当了太监,从此改姓刘。弘治年间犯了罪,依法当被处死,后得赦免,其后得以在东宫侍奉武宗。因博得明武宗的宠爱,武宗继后,封为司礼监掌印太监。当时与马永成、高凤、罗祥、魏彬、丘聚、谷大用、张永合称八虎,刘瑾则为八虎之首。刘瑾掌权后重组内阁,混乱朝纲。当时的大臣上奏章都准备二份,一份给皇帝,一份给刘瑾,时民间称:"京城有二个皇帝,一个坐皇帝,一个立皇帝。"不仅如此,刘瑾特别贪财,每一位外放官员或地方官进京汇报工作都必须给常例钱,即交给他上万两银子。不给的或贬或杀,不少官员打着他的旗号四处搜刮民脂民膏,搞得民怨四起。正德五年(1510年),安化王叛乱,命孙景文以讨伐刘瑾为名起草檄文,传檄四方。而奉命带平叛的是死对头杨一清,监军则是张永。杨一清率军到达宁夏后,叛乱已被平定。杨一清在宁夏和张永见面后,利用张永和刘瑾之间的矛盾,劝说张永利用安化王之事对付刘瑾,并献计如何除掉刘瑾,张永经过思量后最终同意。正德五年八月十五,张永平叛归来,武宗摆下晚宴招待、并表彰张永平叛之功,刘瑾在旁作陪。宴会一直进行到深夜,张永等刘瑾离去后,采用杨一清的计策进行死谏,并呈上杨一清列举刘瑾罪状的文书。武宗看文书之后大怒,下令张永逮捕刘瑾。然后不但在刘瑾家中查出藏有三千副盔甲,还在刘瑾经常拿着的扇子中也发现了两把匕首,在证据面前 ,武宗最终相信刘瑾有谋反之心,大怒,下令将刘瑾凌迟处死。刘瑾行刑时割下的肉被受过其害的人买下吃掉,所谓食其肉是也!
  魏忠贤,字完吾,北直隶肃宁(今河北沧州肃宁县)人,汉族,原名李进忠。魏忠贤少时家境贫穷,混迹于街头,不识字,但却懂得射箭与骑马,喜欢赌博,迷恋酒色, 魏忠贤经常一群恶少年赌博,因欠下巨资无力偿还卖掉妻女,最后在走投无路下恨而自宫。于万历年间进宫后,隶属于太监孙暹,靠巴结他进入了甲字库。他又请求做皇长孙的母亲王才人的典膳,巴结上了魏朝。魏朝多次向王安称赞魏忠贤,王安也就善待他。长孙的乳母叫客氏,一向私下服侍魏朝,这就是所谓的对食关系,到魏忠贤进宫后,客氏又与他勾通,客氏于是冷遇魏朝而喜爱魏忠贤,两人结成了很深的关系。明熹宗朱由校继位后,魏忠贤和客氏并受宠爱。没过一个月,封客氏为奉圣夫人,魏忠贤任司礼监秉笔太监兼提督宝和三店。魏忠贤不识字,按例不能进司礼监,但因客氏的缘故,他得以破例。 魏忠贤任司礼监后发展势力,拉笼官员打压东林党。先是借御史林汝翥的事侮辱叶向高,叶向高因此辞职而去,而林汝翥也被杖打,廷臣都很恐惧。一时间被罢斥的有吏部尚书赵南星、左都御史高攀龙、吏部侍郎陈于廷以及杨涟、左光斗、魏大中等前后数十人。其后又驱逐韩火广和兵部侍郎李邦华。魏忠贤又假传圣旨用旧例转科道官员。以朱童蒙、郭允厚为太仆少卿,吕鹏云、孙杰为大理寺丞,恢复霍维华、郭兴治为给事中,徐景濂、贾继春、杨维垣为御史,而起用徐兆魁、王绍徽、乔应甲、徐绍吉、阮大铖、陈尔翌、张养素、李应荐、李嵩、杨春懋等人作为他的爪牙。而后许显纯编录囚犯供辞的文书,词语连及赵南星、杨涟等二十余人,使他们或被撤职或被遣戍。又逮捕杨涟、左光斗、魏大中、周朝瑞、袁化中、顾大章等六人,将他们牵连进熊廷弼案中,投进监狱,拷打至死。又杀熊廷弼,将他的亲家御史吴裕中杖打至死,又将尚书李宗延、张问达,侍郎公鼐等五十余人撤职逐出,朝中正直之士一扫而空,内外大权全归于魏忠贤。阉官除王体乾等人外,还有李朝庆、王朝辅、孙进、王国泰、梁栋等三十余人,做左右拥护。外廷文臣有崔呈秀、田吉、吴淳夫、李夔龙、倪文焕主谋议,称为“五虎”;武臣则有田尔耕、许显纯、孙云鹤、杨寰、崔应元主杀戮,称为“五彪”。还有吏部尚书周应秋、太仆寺少卿曹钦程等人,称为“十狗”。又有“十孩儿”、“四十孙”等名号。而做崔呈秀这帮人门下的,又不可胜数。从内阁、六部到四方总督、巡抚,都遍布他的死党。而熹宗生性机巧,好动斧锯以及涂漆之类的事情,每次在拉线削墨时,魏忠贤之辈常来奏事。朱由校很厌烦,荒谬地说:“我已知道了,你们好自为之。”魏忠贤因此便任凭自己的意愿恣行威福。他一年中多次出行,每次总是坐着文轩,羽帘青盖,四马如飞,铙鼓鸣镝之声,随着轰隆而过的车轮,隐没在飞扬的黄土之中。锦衣卫官校相随,夹驰于左右,厨师、优伶、百戏、奴婢这些随从的人,又以万计。百官的奏章,要用快马才能赶上。所过之处,士大夫遮道拜伏,欢呼九千岁,某些人干脆叫他“九千九百岁”“举朝阿谀顺指者但拜为干父,行五拜三叩头礼,口呼九千九百岁爷爷。客氏却居于宫中,胁持皇后,残虐宫嫔。偶尔出宫回私宅,侍从声威显赫,光照道路,看上去就像是皇帝的仪仗队。魏忠贤原来愚笨无所长,他的党羽便日夜教他,又有客氏做内主,于是群凶肆虐,荼毒海内。天启七年(1627)八月,熹宗驾崩,无子,下诏传位于信王朱由检。朱由检进宫前便在衣袖里藏了干粮,进宫后不敢吃宫里的饭菜,当天夜里更是提心吊胆,无法入睡,更取了剑防身。而魏忠贤在当天夜里给朱由检送去了四个女人,并在四个女人身上放了迷魂香。企图让朱由检沉迷声色犬马之中,以便控制。但朱由检却不上当。魏忠贤见不受朱由检信任,于天启七年九月提出致仕,遭到拒绝,后经过一个多月的旁敲侧击见崇祯并无对付自己的意图,逐慢慢放松警惕。而阉党的其他成员见新君登基,魏忠贤失宠而开始攻击阉党。天启七年九月,先是阉党成员杨所修上疏弹劾阉党骨干崔呈秀,但是崇祯不予理采。十月,阉党杨维垣再次上疏弹劾崔呈秀贪权弄私,崇祯依然没有理采。十月二十三日,工部主事陆澄源上书弹劾崔呈秀、魏忠贤,崇祯随即勒令崔呈秀致仕。几天后兵部主事钱元悫、刑部员外郎史躬盛上书弹劾再次上书弹劾魏忠贤,阉党成员则见风驶舵,纷纷上书弹劾魏忠贤。一时间弹劾魏忠贤的奏疏如铺天盖地而来的狂风暴雨,魏忠贤只好跑去崇祯面前哭述。十月二十六日,钱嘉征上书列举魏忠贤十大罪状,崇祯则让人把钱嘉征列举魏忠贤罪状的文书读给他听,魏忠贤惊恐,在得到徐应元的指示下,提出了辞职,并得到批准。可魏忠贤还没来得及收拾包袱,崇祯突然下令,要魏忠贤到凤阳看坟。魏忠贤在去凤阳的路上,都带着几百个仆人,四十几俩车,还有一千名隶属护卫前呼后拥地上路。魏忠贤出发后的第三日,崇祯便传令兵部,逮捕魏忠贤。十一月六日,魏忠贤走到河间府时得到皇帝下令逮捕他的消息,自知难逃一死,于当天夜里在客店中上吊自尽,一代权阉就是损灭。魏忠贤死后,他的一千名护卫瓜分了他的财物,四散奔逃页去。
  纵观明代权阉,无论如何为非作歹,都不过借用皇权而已。无法威协皇帝本人,而皇帝要处死这些权阉,所用的不过一句话,曹吉祥、刘瑾、魏忠贤无一例外。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解忧郡主 时间:2016-03-22 23:05:49
  关键是唐朝宦官掌握了神策军的指挥权,长安近畿的七万左右神策军都被宦官掌控。这些军人分为左右神策军,分别由两位神策中尉率领,整个长安都在他们控制之下。在老皇帝病重的时候,就是神策中尉们表演的时刻。
  明朝宦官不掌握军队特别是禁军,所以危害虽烈,还是比不上唐代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