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刘邦的大器晚成

楼主:不负能量你会死啊 时间:2016-09-12 07:28:00 点击:35784 回复:667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57 下页  到页 
作者:菜九段001 时间:2018-05-23 07:02:13
  刘邦解码 连载
  4 次点击
  0 个回复
  菜九段 于 2018/5/23 5:33:14 发布在 凯迪社区 > 文化散论
  探寻“秦楚之际”的未知世界

  ——《刘邦解码》序

  田秉锷

  菜九段先生《刘邦解码》一书,在分章发表阶段,曾以《刘邦密码》标名。今将“密码”改为“解码”,自然强调了作者的主观介入。

  “密码”是存在的。宇宙,天地,历史,人生,无处不在。

  “密码”虽然“秘不示人”,但“密码”又是可解的。

  “密码”的可解,只是对“解码者”、“揭秘者”而言。若无意于此之吾辈,虽见“密码”而不敏,总难免闻“解密”而心喜。

  所以,在认识领域,“解码者”、“揭秘者”总是先行者。因为他们的存在,尤其因为他们不断的“泄露天机”,吾辈的认知才得以日趋清醒。

  在汉史领域,尽管有《史记》、《汉书》、《后汉书》外加《汉纪》等的互补互证互参,诸多的隐秘面后人还是无法探知。

  在这一背景下,菜九段先生将目光盯在汉高祖刘邦身上,并以独特的质疑和求证,揭示出刘邦历史功业的诸多隐秘,由此,让人们对秦末汉初的那一段历史也有了全新的认知。

  借“一个人”,认识“一个时代”,这或者就是菜九段先生撰写《刘邦解码》的初衷吧。

  其实,在菜九段的历史思维里,“一个人”就是“一个人”。至于这“一个人”因为是帝王,因为是布衣帝王,因为与“秦”、与“西楚”、与“反秦”“保秦”、“反楚”“保楚”的各种势力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而以“一人之身”维系着“一个时代”,那当然都是在历史研究者的预料之中的。但不论如何,从“一个人”的隐秘,触发“一个时代”的隐秘,仍然是《刘邦解码》一书的阅读价值。

  这“一个时代”,就是“秦楚之际”。

  司马迁《史记》中,在十二“本纪”与八“书”之间,列有十“表”,其中第四“表”即《秦楚之际月表》。此“月表”提出了一个新的时间观念,即“秦楚之际”。

  “秦”即“秦朝”,“楚”即“西楚”,这是没有异议的;但司马迁将“秦楚”连说,并将“秦楚之际”作为一个“时段”加以“标识”,此一“时段”尽管包含了“西楚”的全部,却不能包含“秦”的全部,此“秦”字只能涵盖“秦”的末期。因而我们对“秦楚之际”的近似认知或是从秦始皇死、即秦二世登基开始,或是从陈胜吴广起义开始,直到项羽死亡,西楚湮灭。以朝代年号纪年,是为秦二世元年至汉高帝五年,以公元纪年,是为前209至前202,前后八年。

  这一时段的历史,先是陈涉起,秦灭,继则汉兴、西楚建,终则汉建、西楚灭,可谓大开大合、大兴大灭。面对这一巨变格局,甚至明察天人之变的司马迁都要慨叹:“太史公读秦楚之际,曰:初作难,发於陈涉;虐戾灭秦,自项氏;拨乱诛暴,平定海内,卒践帝祚,成於汉家。五年之间,号令三嬗。自生民以来,未始有受命若斯之亟也。”

  说“号令三嬗”不假,但实际是四个“权力主体”:秦政权、张楚政权、西楚政权、汉政权。而汉高祖刘邦作为终极的胜出者,其身上的历史承载自然就囊括了他之前所有的同盟者和对手,具有“时代力量代表”的标志意义。因而,从泛化的历史层面考量,“刘邦解码”其实就是“秦楚之际”的解码。基于这一认识,我才于序文标题中强化了“秦楚之际”的时间内涵,并将此书视为探秘未知世界的路径。

  就“解码”而论,菜九段先生发力不谓不劲,用心不谓不周,这才有其文章的剥笋抽丝,鞭辟入里。作为同道文友,我知菜九段先生颇深,甚至戏言他就是为解析汉初历史而生的。二十多年来,于江苏古籍出版社、江苏科技出版社的编务之外,他几乎将所有的学术关注都献给了汉史的探究。那份坚持,那份投入,鲜有并驾而骋者;尤其他对汉高祖刘邦因承担大命而作出的历史贡献,思考最多,感悟最深,沉淀为文案,大都收入《刘邦解码》一书。

  作为“非专业”的汉史学者,我不想将菜九段先生与同时代的历史学者相比。“单干户”就是“单干户”,无忧无惧无骄无卑,以文字书己见,以学问较长短,以意气感知己,以良知慰平生,此外何求?此外何有?

  所以,比乎规规学人,菜九段先生自是“另类学者”。唯“另类”,其治史套路、治史思维,反而在践越了诸多的程式之后,直击焦点,进而撞出了璀璨的火花。

  《刘邦解码》在此,读而后知,读而后评,这都是无须繁言的。对于汉高祖刘邦研究及汉初历史研究而言,《刘邦解码》的价值还有一种“拨乱反正”的取向,尤其在矮化刘邦、丑化刘邦、误读刘邦成为百家学者竞相夸嘴的时代,《刘邦解码》的出版,将提供一些具有回应性质、正名性质的资料,以此证明刘邦活动的“秦楚之际”的一个大时代,刘邦本人是一位历史巨人,以“刘邦文化”为“标的”的“汉文化”则是决定中华民族历史走向的大文化。

  是为小序,言不尽意。

  2018.3.5于彭城

  作者的话

  两千多年前的古人汉高祖刘邦,到今天还是重磅话题——是邪还是正,是英雄还是流氓,是厚黑还是仁爱,是才高八斗还是平庸低劣,等等等等截然相反的评判,差不多可以将整个中国分剖成拥刘与倒刘两大派别。虽然其中以起哄为多,也表明对刘邦的认知还是一个远没有完成的议题,需要解构之处所在多有。明人胡应麟有言:“神矣哉,汉高之智也!其智之神,盖不惟颠倒一世,且笼络万世而愚之。” 这是胡前辈在读懂了韩信一案后的拍案惊呼。以胡前辈的眼光打量当今天下汹汹的口舌之争,看到的多是鸡同鸭讲的旷世奇观。

  汉高祖生前是个万人迷,死后又是迷万人,真是生迷世人,死迷后人。诚可谓生前砥定天下,身后颠倒乾坤。这种颠倒众生的热闹长盛不衰,实则是充满了对刘邦的不理解。这里面主要有刘邦本人做的局,当然,也有后人添的乱。欲使这种乱象得以改观,除了回到司马迁提供的基本史料上来,别无他途。

  刘邦是个既简单又复杂的人物。说简单,是因为本纪的材料就那么万把字,且直线条的,明明白白;说复杂,是这么一个深深影响了历史的人物远非这种直线条式的记载就可以讲清楚的。因为更多的东西隐含在对同时代的人和事的相关记载之中,只要一点一点细细抠,就有可能得到比以往丰富得多的认识。二十多年前,笔者很偶然地发现了刘邦赵高联络一事上有猫腻,写出自己的疑惑后,很快便得到田秉锷先生的正面回应。从此在田先生的赞赏与鼓励下,花了较多的时间打理楚汉这段历史,渐渐对刘邦的理解超乎当下。

  其实,刘邦研究是个源远流长的事业,最早可以上溯到刘邦大获成功之初。比如传说中那个最有名的“知其一不知其二”,可以视之为刘邦本人为此类研究拉开了序幕。刘邦及其成功令人眩惑之处确实太多了。正如田秉锷先生在《汉高祖刘邦的“遗产”点击》中所说,刘邦到四十八岁才是个副股级至多副科级干部,身处边远,升迁无望,就这样一个起步最晚、起点最低的人,却居然分别用了二年与三年就彻底战胜了两个世上最强的对手秦与楚,创造了成功最快、成就最大、功业最久、影响最远的伟大事业。刘邦登上历史舞台的时间只有十五个年头,实际不足十四年,创下了如此巨大的功业,仅此一项,就足以令后人久久回味,探究不已。

  即以刘邦引发的争执来看,其可探究处亦复精彩。循着田秉锷先生的点拨,笔者发现,刘邦的评价早先是一面倒的好。此类好评直到元代以后才开始走低,影响主要在文化人的圈子里;近百年来,这种低评熏陶到全体国人。私心揣摩,其原因可能是元代出了个睢景臣的《高祖还乡》,近代出了个李宗吾的《厚黑学》。此现象说明文学作品的威力实不容小觑,也提示要纠正这股歪风,只能以嬉笑怒骂对嬉笑怒骂。因此,笔者完全依据《史记》资料,以不正经作文手法写出了产生了一定影响的一系列文字,在颠覆了固有成见的同时,也引领出一小股深究汉史之风。看到那些随行者在刘邦研究方面又远胜于我的细作功夫,感觉刘邦研究还是一项很有奔头、很有余地、很有前景的事业。近年将对刘邦的研究集中在刘邦与吕泽的关系、与韩信的关系方面,取得了若干颠覆性认知,对解读刘邦有相当多的提升与突破,同时也揭示了刘邦研究的无解困局。

  本集所收新作之外的篇什都是早已在网络上广泛传开的、并且基本上都作为备课资料进入了各种中学语文教学网站。将《古风探求》置于最前,是因为此文篇幅较小,相当于一个药引子,以便读者对其他部分产生兴趣。《解读项羽》一篇的收入,是因为说刘邦而不涉及到项羽是不可能的。项羽不仅是刘邦的对手,更是一个参照物,此举或者可以避免就刘邦而论刘邦之弊。《千古不散鸿门宴》一文篇幅畸长,但其中蕴含着大量隐秘,对刘邦的成功做了不少揭示,故不避其长,全部收入。2017年的新作《走出芒砀山,刘邦的前沛公时代》《刘吕关系大猜想》《中国人最不认真——韩信根本不会跑》《刘邦在下一盘很大的棋》《看刘邦如何玩死项羽》之收入,应该丰富了刘邦认知。有了这些新作,加上《子虚乌有汉三杰》及《刘吕斗法 殃及韩信》的加入,刘邦研究才显出无穷魅力,可以吸引人们源源不断投身其间,享受探究之趣味。

  其实,对待先贤的态度,我们真应该向我们非常看不起的日本人学习,他们基本上从来不说前人的不是。想想日本人的做法也很有道理。古代圣贤也有长有短,那些短已经与我们后人无关,而那些长,则正是我们后人一直享用不尽的。《汉高祖招谁惹谁了》一文就是本着这一精神而作,可以视之为一个受到汉高遗风惠泽的后辈,对前贤的一点心意,将其置于本书的前部既表明作者对刘邦的极度推崇,也作为本书的基调。如果本书诸篇什对刘邦的解密,能多少消除一点对刘邦的误解,也不枉菜九二十多年的用功。

  菜九段

  初稿于2013年9月

  终稿于2018年2月

  目 录

  古风探求

  汉高祖招谁惹谁了

  解读项羽

  千古谁识沛丰邑

  走出芒砀山,刘邦的前沛公时代

  刘吕关系大猜想

  千古不散鸿门宴

  韩信根本不会跑

  刘邦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看刘邦如何玩死项羽

  当刘邦想起项羽的旧情来

  张良的地位是铁哥们刘邦捧起来的

  附 股评家张良与操盘手刘邦

  吕太后的婚前协议

  附 我来剥周昌的画皮

  汉孝惠帝的身世成谜

  子虚乌有汉三杰——兼论三位一体同功

  刘吕斗法 殃及韩信

  跋

  古风探求

  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老话。几十年来,对于什么是古风,始终没有一点概念。近读《史记·季布栾布列传》,对于古风一道,似乎找到了一点模糊的感觉。

  季布是项羽手下的一员猛将,在楚汉战争中有几次差点将刘邦活捉。刘邦当了皇帝,即下令通缉季布:有举报者,赏千金;藏匿不报,罪斩三族。季布起先藏在濮阳周氏家。周氏觉得自己家不安全,就告诉季布,应换个地方躲一躲,如果季布不领情,周氏愿意以死明志(表明出此策不是怕死的缘故)。季布知道,在周氏这里也只是条生路而不是出路,也就答应转移到曲阜朱家处。朱家去找刘邦朝中的高官夏侯婴,告诉对方,像朝廷这样急于抓季布,逼急了,季布北走胡,南走越,会给大汉王朝带来麻烦。奇的是,作为朝廷高官,夏侯婴也太不讲政治了,他明知季布就在朱家处,没有给朱家定威胁、窝藏之罪,竟认可朱家所言之理,不仅没有逼朱家交出人来,而且将朱家的意思通报刘邦了。而刘邦居然也就从善如流,不仅不再追究计较季布的战争罪行与战犯身份,反而赏季布一个官做。

  那么,季布是不是值得周氏和朱家冒生命危险去救呢?看来值。刘邦死后,吕太后掌权。匈奴单于写信给吕太后,说什么,我死了老婆,你死了老公,老寡妇正好可嫁给老光棍。吕太后大怒,召开殿前会议,准备讨伐匈奴,绝大多数人都与吕太后保持一致,大将樊哙更是扬言,只要有十万人马,就可以横扫匈奴。只有季布一个人持异议,他说:“樊哙说这话,就该杀头。想当初高皇帝(也就是刘邦)带了四十万人马攻打匈奴,樊哙也参与其事,结果被围在平城七天七夜,死伤无算。*现在说什么只要十万人,简直是胡说八道。国家刚刚经过战乱,不应再起战端。”季布的这些话,吕太后显然不愿意听,但因说的都是事实,吕太后不仅接受,而且打消了与匈奴开战的念头。季布此举至少拯救了胡汉几十万人的性命。

  那么,所谓古风,实际上就是为了公义,可以将私利抛在一边且不论付出多大代价的一种风气。季布是国家需要的人材,周氏、朱家认定这一点,甘愿冒满门抄斩的危险为其奔走;夏侯婴认可了这一点,甘愿冒断送前程丢乌纱帽的危险为其开说;刘邦接受了这一点,甘愿把自己的圣旨送进垃圾堆,让一个见证自己当年屁滚尿流狼狈相的人进入朝廷。国家不能轻启战端,季布认定这一点,不顾自己出身不干净、会被人新账旧账一块算的危险,出头与最高当局、与所有朝廷同僚唱反调;吕太后认可这一点,宁愿自己被单于平白羞辱一顿。在这一连串的事件中,有一点很重要,即坚持正义的一方往往能有好的收场。这就是令今人羡慕不已的了。

  刘邦与吕太后在今人的心目中形象很糟糕,而查一查他们的底案,竟没有做任何祸国殃民的事。此二人作为封建社会的统治者,而且都具有强烈的报复心,能有如此记录确实不易。说白了,他们没有为了维护自己的颜面而置国家利益于不顾。在国家利益面前,个人的面子一钱不值。为什么汉王朝能延续四百年,并且绝大多数中国人至今被冠之为汉人,原因或者就在于刘邦很具有古风,后世的治国者难以望其项背。遗憾的是,汉人的这种古风,并没有溉泽日后的汉人。而这半个世纪中国的所有灾难,中国目前泛滥的腐败,又无不与古风的失缺有关。其中的关窍,读者诸君自能体会。

  *平城之役,应该有刘邦轻敌的原因,他只带领前锋部队,脱离大队冒进遇险,并非其能力不及匈奴。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5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