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二三事》(长篇连载)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2-28 14:49:00 点击:661479 回复:785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53 下页  到页 
  第一卷 鲁隐公年间

  第一章 息姑摄政

  是夜,电闪雷鸣,大雨骤至。
  鲁国的王宫悲戚一片,因为他们的第十三代国君姬弗湟卒,他在位四十有六年,励精图治,深入人心。国人听闻他已逝去,无不泣涕沾襟。
  姬弗湟的原配妻子是宋国国君的长女,为人甚贤,多年无子,早早就病逝了。他有一妾,名为声子。声子是个有心计的女人,最早为他生下了庶长子,取名息姑。她听宋国君有一次女仲子,长得十分貌美,就劝说鲁公为息姑下聘。
  仲子是个貌美多情的女子,她早就听闻鲁国公子息姑俊秀贤明,就曾外出游玩,偶遇了前去民间体察民情的公子息姑。
  一见公子息姑,仲子就愣住了,因为他比她想像地还要英俊。息姑眉间清旷,眸色幽深,鼻梁端挺,唇如薄脂,无论怎么看都是个清新俊逸、潇洒闲雅的翩翩少年郎。
  姬息姑自然也注意到了眼前的女子,此女明艳绝世、风华妖娆,绝非世间女子可比,怎不令他心折?奈何身为鲁国公子,他的婚姻是不自由的,他必须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然而,他还是轻声吟诵出了这首歌谣,只为打动眼前的女子。
  吟诵完,他已明白,他想娶的,只有眼前这个女子。

楼主发言:4304次 发图:48张 | 更多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2-28 14:55:49
  女子吃吃一笑,和道:“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我名姬息姑,是鲁国国君长子。姑娘是哪里人?”息姑迫不及待地问道。
  女子一笑,说道:“我乃宋国国君次女,你唤我仲子就好。”
  姬息姑一听,此女是宋国国君之女,顿时觉得门当户对,他可以试着去求亲。于是连忙问道:“我对卿卿一见倾心,卿卿可肯嫁我?”
  仲子羞涩低首:“若为君妇,是我之幸,敢不相从?”
  姬息姑大悦,和仲子聊了很久。
  仲子见天色将晚,就和姬息姑依依不舍的告别了。
  没想到,一年后,仲子就被宋国上卿送至鲁国。
  姬息姑知晓,马上就要和仲子成亲了,心里小鹿乱撞,竟是连路都不会走了。
  声子取笑道:“我儿如此作态,别叫那宋国女公子小觑了去。”
  姬息姑慌忙说:“仲子那么好,才不会取笑孩儿呢。”
  母子二人来至大殿,就见仲子跪坐在殿上的一角。红衣似火,灼眼异常,美得那么耀眼,那么勾人。
  此时,鲁国国君早已被仲子的美给诱惑住了,他不打算将这个宋国美人嫁给自己的儿子,决定自己娶了。
  反正他已经没了正室,而宋国女又与他身份相配,完全可以娶作续弦。
  “息姑来了,快来见见你将来的嫡母!”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2-28 15:02:02
  不得不说,姬弗湟就是这样的无耻,而且还是明目张胆的无耻。
  顺着视线看去,分明就是他的仲子啊。
  他的心上人明明就要嫁给他了,聘礼已经下过了,就差一步之遥!
  可是,身为国君的儿子,姬息姑自然不敢违抗,只是他的手握成了拳状,长长的指甲刺破了掌心,血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
  无可奈何,他只能忍了!
  声子也惊住了,明明是儿媳却瞬间变成了鲁国夫人。
  夫人之尊,就是连她也得老老实实,悉心服侍。
  仲子也怔住了,她看向姬息姑,对方似乎已经认了。她心里微微刺痛,真想忍不住大哭一场!
  心上人变成了自己的庶子,真是件滑稽可笑的事。
  姬弗湟虽年纪不轻了,已至不惑之年,却是个美大叔,而且更懂得怎样获取美人的欢心,自打他娶了仲子之后,是真的要把仲子宠到天上去了。
  仲子虽然最初心不甘情不愿成为了鲁国夫人,但是姬弗湟对她体贴备至,独宠她一人,凡是她想要的他都尽力满足,这让她很感动。
  而且自从嫁给了姬弗湟,息姑已经避着她走了。
  她的爱情之火已然熄灭了,从此之后,君当陌路。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2-28 15:06:50
  次年,她生下一子,名为姬允。
  姬弗湟甚为高兴,立即立了公子允为太子。
  声子此时焦急不已,原本国君没有嫡子,她的息姑年纪最长,十有八九会继承国君之位。可现在呢,国君不仅有了嫡子,还被立为太子。息姑的国君之位怕是无望了!
  除非,这个嫡子的命不长久,但是国君对此子甚是爱重,几乎一刻也离不得,根本就不可能会有意外发生。
  有过三年,姬弗湟病危。
  姬息姑一脸难过,他的父亲死了,立了姬允为下一任国君,命他摄政。
  一朝手握国君大权,和成为国君没什么两样。可是他根本就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看到了仲子,仲子那绝望哀戚的眼神。那一刻,他知道,他的爱情彻底被葬送了,从此,再也没有两厢情悦的佳人。
  身披白衣的姬息姑一阵恍然,当初他害怕触怒父亲,所以不敢坚持娶仲子为妻,就已经错过了爱情。如今大权在握,却索然无味。看来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他竟然也有这么一天。
  仲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从此,那个爱她的人再也无法醒来。她失去了依靠,儿子年幼,却有着无人能及的地位。
  可是,危机重重。空有国君的头衔,却无国君之实。万一因为权柄被人所害,她的半条命就没了。
  她们母子,已经成了孤儿寡母。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2-28 15:18:41
  “去见君夫人。”姬息姑吩咐随侍道。
  进了君夫人寝宫,入眼的是哀绝的美人和年幼的弟弟。
  “息姑见过太子、君夫人!”姬息姑行礼道。
  仲子连忙请他就坐,她怀中抱着姬允,有着无尽的倦意。
  “你还好吗?”姬息姑担忧道。
  仲子叹道:“近来吃不好睡不好,却是为了……”
  仲子迟疑不决,姬息姑还是那个正人君子吗,他来她寝宫所为何事?如果是拿姬允的命来胁迫她,那该怎生是好?
  “别担心,我会保护好你们母子的。”姬息姑正色道。
  他已猜到了仲子的担忧,他并不是趁人之危的小人,而是一个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那些不入流的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息姑,多谢你!”仲子感激道。
  “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姬息姑落荒而逃,他知道,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有时候,他真希望自己是个昏君,可以为了美人不管不顾,可惜,他清醒得很,他不可能称为昏君,在史书上留下骂名。
  他是个爱惜羽毛的人。
  也注定了,为了避嫌,他怕是很难再见仲子一面。
  他想,他还是忘不了过去的,此生他只爱过仲子一人。如此,足矣!
我要评论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2-28 15:31:31
  他前往母亲声子的寝殿。
  声子如今是鲁国最为尊贵的女人,她的儿子虽无国君之衔,却有国君之实,代行国君之事。
  “我儿已摄政称王,从此为鲁国第十四位君主,前途无量矣!”声子笑道。
  姬息姑摇了摇头,道:“只是暂代而已,我打算等阿允成年,便将国政大权交给他,然后带着母亲去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度过一生。”
  “什么?你竟然如此想?哈哈哈哈,息姑,你不知道,人一旦沾染权柄,就会忘记初衷,多年以后,你眼中满是权力,哪里会记起今日的想法?”声子不以为然。
  姬息姑坚定地说道:“不,无论将来如何,我都会做到初心不负!”
  “哪怕别人负了你?”声子问道。
  “是的。”
  声子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她怀疑他的儿子依然在想着仲子那个女人!果然,越是美艳的女人越是祸水,早知如此,她当初就不该劝说先君为息姑下聘,仲子也不会来到鲁国,他的儿子也不会如此尴尬,而是会称为名正言顺的鲁国国君。
  声子久久地沉默了,她摆了摆手,示意姬息姑出去。
我要评论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1 13:26:46
  第二章 曹克来鲁

  此时正值正月,姬息姑初掌国君大权,各种琐事忙得他如焦头烂额。然而,他甘之如饴。
  阿允刚满四岁,只是一介稚童,不能行国君之政,能好好地待在宫中,不随意哭闹,已是相当不错的了。只能等到阿允成年,他再把国君之位传给阿允。
  如今,国君刚刚更替,局势并不稳定。虽然没有太多的人反对他,却也有几个不听命令的人。
  临近诸国都持观望状态,而周王并没有派使者前来。姬息姑愁眉不展,不管怎么说,他对国内还是能掌控得了大局的,至于国外,还需要重新和几个诸侯国签订新的盟约。
  放眼周围大大小小的诸侯国,若说最亲密的首先会想到齐国。齐国虽为鲁国姻亲之国,却是个大国。在这种大国面前,鲁国既不敢趾高气扬,也不敢做小伏低,最好的态度就是不卑不亢。
  若想得到齐国国君的认同和支持,势必会订下新的联姻。鲁国国君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娶齐国的公主,除此之外,在必要的情况下,偶尔也会把本国的公主嫁给齐国的公子。
  想到这儿,姬息姑一阵苦笑。
  他不会再娶妻了。曾经,对仲子刻入骨髓的爱恋和思念是抹不掉的,他也不想抹掉。仲子于他,是永远的白月光,是心头的朱砂痣,是最最割舍不下的风景。虽然,仲子已经对他死了心,不再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与其娶一个不爱的女人,还不如终生不娶。再说,他若是娶妻,必然会生子。不提国人对将来继承国君之位的人恶意猜测,仲子也会对他多做猜疑。想想都觉得痛苦,他不想再被仲子误会了。
  当初是他守礼不敢和皇考抗衡,连一句争辩都没有,也不怪仲子恨他。虽然他心中愤恨皇考抢了他的仲子,可是看到仲子很幸福,何尝不是一种放手。仲子生来手上的图案就是鲁夫人的字样,注定会幸福一生。现在他很担心仲子伤心难过,却不敢多作停留。
  他果然是个不敢爱的人啊。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1 13:42:36
  大国既然不能迅速交好,此时只能着眼于素来邦交的小国了。
  鲁国作为礼仪之国,引得各小诸侯国纷纷来朝。只要鲁国一天守周礼,那么连大国也会掂量掂量,不会轻易对鲁国出手。
  邾国可谓鲁国的附庸国,虽然自周王朝之初立国,但直到此时邾国国君都没有受到周天子的册封,并无爵位。
  姬息姑不觉叹息一声,暗道可惜。要说邾国国君的先祖,在以前也是传说中的人物。相传颛顼的玄孙陆终第五子名安,大禹赐他曹姓。周武王灭商建立周朝后,封曹安的后裔曹侠在邾建立邾国。转眼,邾国的国君之位已传到了第十代君主曹克。
  曹克,字仪父。此人最善外交,希望借助外交来提高邾国的地位。鲁国的摄政之君才刚刚摄政,他决定做与姬息姑第一个结盟的人。他立即派行人出使鲁国,向鲁国请求结为盟友。
  行人急速来至鲁国,请求面见鲁君。
  姬息姑得知消息后,召邾国使者来见。
  行人道:“寡君闻君摄政,遣外臣见君乞盟。”
  姬息姑闻言大悦,遂道:“善!如此,不谷于三月在姑蔑等候邾君到来。”
  之所以选择姑蔑这个地点,实是此地人迹罕至,神明势必会在此处降临,因此这里是一个结盟的好地方。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1 13:56:39
  三月,曹克带着钱财按照约定来到鲁国姑蔑这个地方,与姬息姑会面。
  “仪父能前来此地会盟,息姑不胜荣幸。”姬息姑作礼道。
  “岂敢岂敢,克虽不才,却也久闻君之贤德,今君初为鲁国国君,还未送上贺礼。”曹克一脸笑意。
  待姬息姑收下礼物,曹克表明了来意,愿与鲁国重修旧好,签订盟约。
  姬息姑自是十分满意,挥手叫人安排相关事务。
  首先,在他们来至盟誓场地,场地上早已被挖好一个大洞,周围的树木和草丛也被清理一空。
  旁边有一新立起来的高坛,是由土堆成的,两侧都有台阶。
  二人登上高坛,准备行盟。
  有侍从赶忙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头牛作为牺牲置入地洞之中,然后将牛杀了,并割下牛的左耳,用盘子盛放。
  姬息姑命人取出盟约,示意曹克结盟即将开始。
  二人共同读盟约来告知神明。盟曰:“鲁、邾二国,无相害也。有渝此盟,神明弃之,国人恶之。”
  然后姬息姑手执牛耳,将牛耳之血放入盛黍稷的器具敦中。他先将敦递给曹克,然后目视对方。
  曹克见敦里已经盛满了牛耳之血,笑了笑,左手托着敦底,右手将手指探入敦中,然后抽出沾着牛血的手指,开始涂抹自己的嘴唇。涂抹完毕,曹克又把敦递给姬息姑,姬息姑也照做了一遍。
  之后将盟约正本放在牛身之上,用土掩埋。盟约副本彼此各自放回本国宗庙收藏。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2 08:23:51
  @地何费 2017-03-01 22:56:55
  写的很好
  -----------------------------
  多谢!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2 08:36:24
  夏季四月,鲁大夫费伯请求在郎地筑城,作为他的食邑,姬息姑并没有答应。
  然而费伯根本就没有把他这个堂弟放在眼里,他素来放纵无忌,哪肯听命行事,于是率领手下的军队私自去了郎地。
  当姬息姑收到这个消息后,眼里冒着怒火。他手下的私兵本来就不多,这些年来他唯恐被皇考忌惮,人手不够,更没有掌握在手的军队。费伯此时违抗他的命令去郎地筑城,他也奈何不得。
  这该如何是好?他思虑良久,此事虽小,却也不得不慎重对待。万一所有人有样学样,他的威仪必然大损。
  “君上,如姬求见!”侍者通报道。
  姬息姑一听,脸上再也不见半点儿愁绪。如姬是他伴读的女儿,因伴读替他而死,他收养如姬如同自己的女儿一样。
  如姬近来后,先向姬息姑问安,然后谈了谈一些宫中琐事。
  “君父,允叔叔近来懂事了些,不再同我等玩闹。”如姬缓缓说道。
  姬息姑点了点头,这样也好,想必最近仲子也在约束着阿允。既然生在公侯之家,早点儿成熟也是好事。
  “君夫人昨夜受了风寒,此时容颜暗淡,恐是思虑过度所致。”如姬轻声道。
  话音刚落,姬息姑忍不住站了起来,上前牵起如姬的手,打算一起前去看望仲子。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2 12:53:12
  “君父莫急,医者已经开药,此时君夫人卧病在榻,身边侍者也很殷勤。”如姬叹道。
  不是她非要阻止阿父前去探望君夫人,实在是人言可畏。纵然宫人不敢公然说什么,私下里怕是已经恶意猜测了。她知道阿父是个光风霁月的正人君子,可是瓜田李下怎能不避嫌呢?再说允叔叔每次看到阿父,眼神里都有种怪异的感觉。
  姬息姑一听,只好停下脚步,他打算过些时日再去问候。
  “如儿,你素来聪颖,可知为父此时有何忧虑?”姬息姑问道。
  如姬顿时明了,她冰雪聪明,一下子就知道阿父在向她询问主意。
  她想了想,说道:“君父手中并无军权,眼下若想掌控军队,威震臣民,只有拉拢姬翚这条道路。”
  “羽父?”姬息姑沉吟半晌。
  姬翚,字羽父,是鲁国的大夫,此人能将兵,是个智勇双全之人。有上进之心,善战,手下有很多亲兵。
  “我观此人,实属野心勃勃之辈。若是用错了,岂不是引狼入室?”姬息姑摇着头道。
  如姬苦笑一声,若还有别的办法,她也不会提出拉拢此人了。她也认为此人并不妥当,可是形势逼人,若是阿父能用人,说不定也是一枚不错的棋子。
  “容我三思。”姬息姑还是没有做出决定。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2 19:23:27
  @收静式岛 15楼 2017-03-02 18:30:00

  看到此帖晚了.
  —————————————————
  ??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2 20:06:19
  @收静式岛 2017-03-02 18:30:07
  看到此帖晚了.
  -----------------------------
  不晚不晚,请多多指教。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2 20:08:05
  如姬离去之后,心里异常难过。君父对她有大恩,她若是能报答万一也是好的。此时偏偏只有九岁之龄,人小力微的,也是没法子。
  她从袖中拿出一颗明珠,心里更加忧郁了。前些日子她随君父来到姑蔑,看到了曹克。此人是个翩翩的少年郎,虽长袖善舞了些,却也是个温柔的人啊。
  那时,曹克看到她之后,偷偷送给了她一颗明珠。她知道,曹克有求娶她的意思。只是此时她年纪尚幼,不好想君父开口罢了。
  如姬一阵苦笑,曹克身姿挺拔,举止优雅,一言一行都发乎情止乎礼。虽然她知道此人或许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也不失为一个可靠的人选。毕竟,邾国依附于鲁国,谅曹克也不敢亏待于她。
  然而,这只是一个选择罢了,她不一定非要嫁给他。虽然她有些心动,也只是有些而已。
  作为鲁国国君之女,她的责任也很重大。她心里很明白,邾国已经和鲁国友好联盟了,她只会嫁给联盟还未牢固的诸侯国君,她嫁给谁也不会嫁给曹克的。
  看着手心中的明珠,她的眼睛流下一滴泪,瞬间滴落在地上。
  她的耳边还回荡着曹克清雅的声音:“如姬,我是邾国国君曹克,字仪父。”
  “如姬,你真的很好看,这颗明珠像你的眼睛一样璀璨明亮。”
  “如姬,这颗明珠送你了,希望下回来鲁国能够看到你。”
  如姬叹道:“傻瓜,若真有心,最好早早求娶。若是晚了一刻,下回再次见到我时,我怕是已经嫁作他人妇了。”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2 20:13:37
  第三章 寤生心计

  五月辛丑,这一天姬息姑闲来无事,听人报说郑国的姬段逃亡到了共国。
  姬息姑顿时来了兴致,早就听闻郑国的君夫人特别宠爱这个小儿子,自然对长子略有忽视,如今长子即位,看来小儿子也过得不是很好。
  他看向左右,向一个侍者询问道:“不谷对郑国姬段之事所知不详,卿且说来听听。”
  侍者单名一个胥字。
  胥听得国君询问,连忙说道:“此事并不复杂,国君既然发问,胥定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郑国的第二任国君郑武公姬掘突是周幽王的堂弟。周幽王和郑桓公在骊山被杀害之后,郑国人拥立姬掘突继位。他在即位的第十年,娶了申国国君之女姜氏为夫人。
  四年后,姜氏在生孩子时胎儿不正,属于横生逆产,胎儿的脚先于头出来,这样出生的孩子可把姜氏给吓坏了,她差一点儿就以为会这样难产死去。她对这个长子极为不满,于是就取名寤生。“寤”字是“牾”字的谐音,就是不顺从,寤生就是逆生的意思。
  又过三年,姜氏又生了一个儿子,取名段。相比第一个儿子,这个小儿子就讨喜多了,姜氏每每看着这个乖巧讨喜的儿子,越看姬寤生越不顺眼,总想着让自己的小儿子姬段成为国之储君。
  然而姬掘突是个很英明神武的人,他身为郑国国君,看重的是有才能之人,而且长幼有序,他每次听到姜氏劝他把姬段立为太子,他都不肯答应。
  姬息姑听到这儿,感慨道:“亏得郑武公英明果决,否则继承国君之位的人就不是姬寤生了。”
  胥笑着摇了摇头,却不敢否定国君的论断。他继续说道:“郑国君实是胸有沟壑之人。”
  “哦?卿且继续,不谷定倾耳细听。”姬息姑的兴趣更大了。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2 20:17:51
  姬掘突卒后,姬寤生即位,成为了郑国的第三任国君。姜氏纵使心有不甘,也无可奈何。
  一日,姜氏又叮嘱姬寤生道:“你既已继承先君之位,小君也不多说什么,只有少许言语叮嘱于你。”
  “阿母请讲!”姬寤生恭敬地说道。
  姜氏叹息一声,道:“先君在时,为君不易。当初因乱不得已离开郑国,孤身前往卫国,一去就是三年。你可知,国君不在国内,国家为何丝毫不乱?”
  姬寤生接口道:“必是君父德行威仪并重,国人不敢作乱。”
  没料姜氏竟是摇了摇头,迭声道:“非也,非也!”
  “若无先君所倚重的良臣主事,郑国安能不乱?”姜氏徐徐开口道。
  不知为什么,此时姬寤生心里一惊,总感到姜氏定然在算计着什么。
  果然,姜氏直接开口道:“寤生,小君知你年轻气盛,必然想着一展宏图。然国家政事你才刚刚接触,岂能把事情处理得妥善周全?”
  正说着,姜氏双目直视着这个长子,眼中满是期待和迫切。
  姬寤生瞬间明了,这是让他把国政交给先君众大夫,然后当个傀儡国君呀,母亲果然是好算计。他若是成为一个不理政事的国君,就会毫无威信。如果不亲手提拔属于自己的臣子,就会孤立无援!
  “阿母,您不相信我的能力?”姬寤生幽幽地说道。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2 20:22:12
  姜氏却是笑了。
  “先君在时常倚重这二三位良臣,你既为新君,当效仿先君行事,方能服众。还是说你担心小君从中作梗,与你为难?小君身为君夫人,也只敢管理这后宫之政,断然不敢染指大夫之政!”
  姬寤生连忙行礼道歉,态度越发恭敬。
  “阿母所言极是,不谷自当照办,还望阿母宽心!”
  君夫人咄咄相逼,姬寤生无奈,只得答应。不过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知道君夫人此举,定然是为了姬段。
  他在心中盘算着,先君的良臣倒也不是很多,也就是三位而已。其中,最有威望的人就是边父。此人处事极为圆滑,是懂得为臣之道之人,想来不会故意揣着明白装糊涂。至于其他两人,不足为虑。
  没过多久,姬寤生就收到消息,君夫人召见了这几位大夫。
  姬寤生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也无任何言语,打算走一步看一步,他就不信这几位大夫敢将自己彻底架空!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2 20:27:59
  待到先君下葬日,姬寤生也没吩咐什么,只是在旁开口说道:“几位大夫既是先君重臣,尽管自行处理丧事,不必顾虑不谷,不谷在侧拱手旁观即可。”
  这话说得轻飘飘的,没有半点儿威慑力。
  姜氏在旁立刻点了点头,嘴角小幅度上扬,表示她完全同意姬寤生说的话。
  众位大夫先是面面相觑,然后赶紧着手办理各项事务,此事的重点就被有意地忽略掉了,反正国君都发话了,他们总不能反驳,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嘛。
  果然,姬寤生说到做到,他冷眼看着众位大夫进进出出,也不参与,只是眸子愈来愈黑,不知在考虑着什么。
  边父在忙碌之余,仔细地打量了姬寤生一番,发现这个新任国君不简单,昔日的嫡长公子竟是换了个模样,他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丧事办完,边父来回踱步,沉吟良久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君之忧是为何事?”一个先君旧臣询问道。
  边父抚了抚长须,摇着头道:“我观国君非等闲之人,胸中怀有丘壑,岂能拱手推辞,诸事不管?”
  那个大夫面露为难之色,踌躇道:“君夫人有心让我等主持国中大事,你看,就连国君都不敢断然拒绝,我等怎好拂了君夫人之意?”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2 20:29:17
  大夫们有大夫们的考量,并非全部出于私心。君夫人乃齐国的贵女,一言一行都暗含着齐国之意。若是齐国针对郑国,郑国也是无能为力。
  边父也不能据理力争,他也知晓国君的难处,若是贸然请国君主持大局,国君碍于君夫人的面子,也不会开口答应。到时候,他可就难做了。
  目前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等。边父可不信,国君会有那么强的耐心等个三年。三年,足以发生任何事了。
  且说姜氏虽不甘心长子继承了国君之位,却只能退而求其次,接着为姬段的封邑做打算。遍观全国,只有制这个地方最好,此地又名虎牢关,险之又险,属于进可攻退可守的要地,一旦占据此地,想要翻盘也不是没有可能。就算没有谋反叛逆之心,做个不服管束的大夫也没什么。
  她打的如意算盘确实不错,却忽略了姬寤生这个内心腹黑的大儿子。姬寤生心机深沉,又怎会给自己树立一个强敌呢,自然是没有同意。
  姬寤生沉默半响,解释道:“制地绝非佳邑,虢叔曾死于此地。不谷身为兄长,焉能坐视阿弟死于此处?”
作者:ty_卡卡龙520 时间:2017-03-02 20:45:53
  马克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2 20:57:53
  @ty_卡卡龙520 24楼 2017-03-02 20:45:00

  马克
  —————————————————
  多谢关注本文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3 10:15:54
  姜氏见自己的请求被驳回,脸色顿时煞白。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转而说道:“段儿可是你的同母兄弟,你可得给他郑国最好的封邑才是。”
  姬寤生心知如此,也不拒绝,反而含笑称是。反正郑国上下,只有制地最为险峻,除此之外,哪儿都一样。
  “阿母说的是,除了制地,别处都悉听遵命。”
  姜氏好不容易等到姬寤生松口,赶忙说道:“我观京地,最是富饶不过,你可舍得?”
  京地的确是个好去处,姬寤生低垂着眼,眸中闪过一丝冷冽的光。他抬头笑道:“此处甚好,让阿母费心了。”
  见此事一成,姜氏也不多留,找了个借口就离开了,她要把这个喜讯告诉给姬段。
  姬段素来骄纵惯了,他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漫不经心道:“我这位兄长对我可真放心呀。”
  “可是,段儿,明明国君之位应当属于你,那个逆子何德何能居之?”姜氏愤恨不已地说道。
  听得这话儿,姬段眼神一闪,笑容不达眼底,他冷声说道:“姬寤生看着友爱手足,心里不知道打着什么可怕的主意。我若不和他争,迟早死于非命!”
  姜氏立即说道:“段儿说得对,你且去京地发展势力,我们里应外合,还怕此事不成么!”
  二人密议良久,过了些时日,姬段就携带各种珍贵物件和大量钱财前往京地去了。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3 10:19:44
  期年,举行了小祥祭。
  在小祥祭之前,姬寤生为了表达对先君的哀思之情,疏食水饮,不食菜果,做足了孝子的派头。举办小祥祭后,他可以食菜果了。
  边父没料到国君的耐心居然撑了一年,眼看还要继续,他是万万等不了了。万一这个国君以为他不识时务,两年后要秋后算账,只这一点,他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权衡之下,他召集了诸位大夫,打算谋划一番。
  而此时,几位大夫也是愣愣的,没想到一年过去了,国君还是老样子,倒叫他们无从下手了。他们心中的恐惧也不下于边父,于是纷纷出谋划策,最后决定推举边父去向国君进言。
  姬寤生听闻边父求见,自然猜到了边父的来意,他的嘴角微微上扬,一切都尽在掌控之中。这个边父资历最深,搞定了边父,就等于搞定了众臣。
  接下来,他召见了边父,然后漫不经心地问道:“君来此何意,要是有什么要事完全可以去和几位老臣商议,不谷即位不过一年,能有什么良策呢?”
  “君上,万万不可如此!吾等为先君旧臣,依先君政令行事,严格地去执行。如今君上已居国君之位,若不问政,吾等如夜间观看其他器物,却视之无物,岂不茫然?”边父战战兢兢地说道。
  姬寤生这才笑了笑,然后摆了摆手,止了他的话。
  “大夫此言,甚合不谷之意。不谷身为郑国国君,岂能坐视郑国无章行事?只是先前听君夫人之语,思及先君,唯恐自身行差踏错半步!”
  边父自然口称不敢,既然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他也不好多留,然后就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3 10:23:54
  姬寤生想着既然已经得到了国君大权,自然要进一步考虑与周朝的关系问题。从前,先君是周天王的卿士,如今若要继承先君遗志,怕是要继续成为周天王的卿士了。
  虽然,姬寤生并不想和周天王打交道,然而形势如此,他不得不做出这个打算。
  于是,他前去面见周天王,言辞恳切,从而得到了卿士之位。
  他一回到郑国,众位大夫的眼神立即变了,这个国君果然不简单。
  又过数月,大夫祭足前来劝谏姬寤生,他早知姬段是个祸害,此时如果不加以制止,将来后患无穷。
  祭足,字仲,他在姬寤生即位不久成为郑国的大夫,深受这位年轻君主的宠信。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怎样才能凸显自己的才能而又不被国君忌惮。
  他在先主当政时,就多次与姬寤生相谈,他发现这个人十分适合成为一代雄主,如果在此人的带领下,郑国的繁荣昌盛指日可待。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3 10:29:37
  他对姬寤生的评价是胸怀开阔却又睚眦必报,有雄心壮志而又贪图小利,一副慈悲面孔,心中暗黑一片。
  当他第一次见到姬寤生时,发现君夫人对公子段万分爱怜、百依百顺,而对姬寤生不理不睬、态度冰冷。一般人受到这种不公平的待遇,必然会委屈会愤恨。而姬寤生没有这样做,他的脸上永远挂着一丝微笑,每次都是一个模样的微笑,没有半分改变。
  祭足心知他的君主必然心有成算,可是京城大叔太肆无忌惮了,越礼妄为,已经让人无法忍受了。
  “君上,京城大叔在京地已有多时,听说他在修城墙。”祭足试探道。
  “哦,段弟他行事素来肆无忌惮、百无禁忌,不谷亦不好阻止于他。”姬寤生漫不经心道。
  祭足心中一急,激动地说道:“这,这,城墙周围长度超过三百丈,无视国家制度,将使国君颜面受损!”
  姬寤生叹息了一声,轻声道:“姜氏爱子如命,不谷势力尚浅,一旦宫中有变,如之奈何!”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3 10:31:31
  听出姬寤生的万般无奈,祭足皱紧了眉头。虽是如此,可也不能纵容京城大叔藐视君威啊。
  半晌,姬寤生反而劝道:“姜氏即作此想,就如她所愿罢。”
  顿时,祭足也顾不得什么了,急声道:“君上,万万不可,姜氏贪得无厌,如同蔓延之草,如不早除,恐生祸患!”
  谁知姬寤生一点儿也不着急,他轻轻摇了摇头,坚定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卿且看他。”
  祭足见劝说无效,只好退了出去。
  他出门叹道:“姜氏独爱幼子,姬段无法无天,久之必成祸患。然国君心存忧虑,虽智珠在握,却无丝毫举动,着实令人忧心!”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3 10:35:44
  不久,大夫姬吕求见国君。
  这是子都之父,且颇具势力,姬寤生眉毛一挑,吩咐道:“还不快请叔父进来!”
  姬吕,字子封,是最亲近姬寤生的长辈。他刚一进门,就无比担忧地看着自己这个侄子。
  “叔父此来,所谓何事?”姬寤生温声询问道。
  姬吕忍不住细看姬寤生,出了这样的大事,国君竟然没有一点儿忧虑之心,实在是怪异。
  原来,姬段这段时间很不安分,他竟然暗中命令郑国西部和北部边境的军士明着听从国君的号令,暗里听从他的调遣,实在是居心叵测!
  “吾此来究竟为着何事,寤生真的不知?”姬吕反问道。
  姬寤生也不尴尬,反而谈笑自若:“想是为了姬段之事。”
  姬吕不听还好,一听立即拍了一下大腿。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3 10:36:25
  他竖着眼睛怒道:“天无二日,民无二主,焉有一国听命于二主之说。国君若是想把君位让给段小子,我立刻去听命于他!若非如此想,那就除了他,免得民心不稳。”
  姬寤生顿时坐不住了,先劝姬吕消消火气,然后说道:“叔父但请放心,不谷之物还容不得他人染指。至于姬段,如同跳梁小丑一般,迟早会自食恶果!”
  姬吕顿时放心了,他且等等看,国君不久定会有所行动,他才不信姬寤生是个火烧眉毛不着急的人。
  等姬吕出去后,姬寤生满意地点点头。叔父手中的势力有些重量,他若是拉拢住叔父,此事就成了一半。
  人的野心和欲望是永远也无法满足的,姬段并不是个例外。
  他尝到了权力的滋味,怎么忍心京城大叔这个称呼,他想要得到更多。
  随后姬段又收取西部和北部边境作为自己的封邑,这还不够,还扩张到了廪延。他到没什么顾忌,反正他那个兄长就是个软弱无能之辈,还不是他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 北立: 举报  2017-05-16 20:53:22  评论

    赏读,问候! 我对另一个写古代小说的朋友说过,对于敢写古代小说的,我佩服得很,我则不敢,首先单是看古文资料就能把人搞得昏昏然。
  • 青梅煮酒话春秋: 举报  2017-05-16 20:58:59  评论

    评论 北立:多谢兄台赞赏!
我要评论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3 10:37:14
  姬吕这时坐不住了,不行,他无论如何得劝说国君除掉这个目无王法的姬段。如果可以,他愿意去大义灭亲!
  “请火速除之!”姬吕怒发冲冠道。
  姬寤生一边观花,一边摇手。
  “再等等看,还不是时候。”
  姬吕气道:“寤生,不能再等了,时间一久,那孽障必得民心,军士一多,以何拒之?”
  闻言,姬寤生手一顿,沉声说道:“姬段在试探我的底线,且由他去。不义之师,要想瓦解也是易事。”
  姬吕将信将疑,却不好再劝,只得做罢。他虽不放心姬段,却只能多多派遣人打探消息。若是姬段有一个不对,也好早作准备。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3 10:38:35
  姬寤生心有不愉,却只能继续观花。他沉思良久,叫人唤来公孙阏。
  公孙阏,字子都,天下第一美男。他手持利剑,前来见君。
  姬寤生说道:“子都,不谷今日怏怏不乐,卿可愿舞剑?”
  公孙阏也不答话,顿时舞了起来。他的剑极具阳刚之美,剑势逼人,杀气四溢。俄而,杀气略收,速度也快了一些,让人眼花缭乱。
  舞毕,他将剑往地上一击,大声说道:“寤生,请让我去杀了那个目无国君之人!”
作者:火狐女 时间:2017-03-03 14:23:15
  楼主大才,此贴必火!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3 19:57:11
  @火狐女 35楼 2017-03-03 14:23:00

  楼主大才,此贴必火!
  —————————————————
  多谢亲~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3 19:57:38
  @zouhuazhi 36楼 2017-03-03 17:26:00

  有道理
  —————————————————
  多谢亲~
  
作者:丁莉 时间:2017-03-03 22:27:09
  支持佳作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6:24:11
  @丁莉 39楼 2017-03-03 22:27:00

  支持佳作
  —————————————————
  谢谢亲的支持!
  
作者:独孤晓贱 时间:2017-03-04 07:46:46
  楼主选取的角度很独特,期待更新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8:13:01
  @独孤晓贱 41楼 2017-03-04 07:46:00

  楼主选取的角度很独特,期待更新
  —————————————————
  多谢亲~
  
作者:火狐女 时间:2017-03-04 09:18:45
  很好,期待更新!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34:23
  @火狐女 2017-03-04 09:18:45
  很好,期待更新!
  -----------------------------
  多谢啦!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36:31
  第四章 姬段奔共

  姬寤生忍不住笑道:“子都为何如此愤慨?”
  公孙阏愁眉紧锁,答道:“小时多亏寤生护着我,才存活至今。如今我剑术已成,自当护君周全!”
  姬寤生竟是愣了一下,显然他并没有想到公孙阏会想着保护他,他的神色瞬间一僵。他还记得小时候姜氏对他爱理不理,如同冰山一般万古不化。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他还有个弟弟,明明都是一母同胞,为何差距竟然这么大?
  那时他总被这个弟弟抢走属于他的东西,而姜氏却笑着纵然,仿佛天下所有的东西都该属于姬段。而他姬寤生就该老老实实毫无怨言地被抢。
  年幼的他没有现在沉稳的性格,也忍无可忍,他一个人跑到了宫外。其实宫中的护卫在暗中跟随着他,那时他并不知道罢了。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39:01
  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他不知道他要前往何方。街头的妇女牵着儿子看起来一视同仁,可惜他并没有那样的母亲。
  他知道姜氏厌恶他的原因,无非是他异于常人的出生差点儿要了姜氏一条命,这个理由让他难过了很久。幼儿时的他不懂事惹怒了母亲,可现在他明明很乖了,为何母亲不再多看他一眼,对他笑一笑,说一句关心疼爱的话,纵使远远不及姬段,他也会很开心的。
  不久,他看到一个非常漂亮的小童被人欺负嘲笑,原来是公孙大夫家的子都,因为长相最美被人嫉妒,周围的孩子们都在排斥子都。
  他因此和子都结识,从而成为一对竹马竹马,几乎无话不谈。
  转眼间,这个漂亮的孩子这般大了,绮颜玉貌、恍若天人。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48:20
  思及至此,姬寤生看着公孙阏这张绝美的容颜,心中无限感慨。
  “子都,你有此心,我心甚慰。”姬寤生伸手撩起公孙阏额前的一缕丝发。
  公孙阏整个人变得兴奋起来,他慵懒的靠在姬寤生身上,朗声说道:“你我知己一场,能够助你之事,我自当全力以赴。”
  姬寤生侧过了身,深深看了公孙阏一眼,这一眼仿佛诉尽了万千烦恼事。然而当他看到公孙阏的眼中此刻只有自己的影子时,他觉得所有的烦恼尽都一空。对于公孙阏这个人,他并不想算计利用,他是他黑暗的心灵中的唯一一束光芒。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49:05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姬寤生吟道。
  公孙阏听到这首诗,微微一笑,纤手缓缓卷起自己的一缕丝发,柔声道:“怪我过分妖孽,竟在不知不觉间扰乱了这么多人的心。”
  姬寤生表情高深莫测,正色道:“姬段长于射御,力能暴虎,且人手颇多,你并非他的对手。”
  公孙阏闻言不服气地挑了挑眉,虽然他剑术不错,可是姬段也并非无能之辈,怕是刺杀不成,反而激怒姬段。
  他冷哼一声道:“此子倒是有几分本事,可若是单打独斗,他定然要输给我!”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51:19
  姬寤生早就知道子都颇为自负,自然会顺着他来,于是点头称是,才把子都哄得开心起来。
  “听闻他在京地很得民心,寤生,你不害怕?”公孙阏撇嘴道。
  姬寤生疑惑道:“何以见得?”
  公孙阏只好说道:“京地人街头巷尾总在吟唱这样一首诗:大叔于田,乘乘马。执辔如组,两骖如舞。叔在薮,火烈具举。袒裼暴虎,献于公所。将叔勿狃,戒其伤女。叔于田,乘乘黄。两服上襄,两骖雁行。叔在薮,火烈具扬。叔善射忌,又良御忌。抑罄控忌,抑纵送忌。叔于田,乘乘鸨。两服齐首,两骖如手。叔在薮,火烈具阜。叔马慢忌,叔发罕忌,抑释掤忌,抑鬯弓忌。”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52:16
  姬寤生恍然大悟,脸上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无碍,姬段身为京城大叔,被民众崇拜歌颂也不是什么奇事。若是他大逆不道,民众必会唾弃他!”
  公孙阏这才满意,然后微微侧过头撇了姬寤生一眼,道:“你心中有数就好。”
  且说姬段在封邑里越发肆无忌惮,他嘲讽道:“姬寤生总是装作毫不在意,既然如此,那就把国君之位让给我好了。”
  说完他吩咐手下修理城郭,收购粮草和兵器,大规模招收兵丁,打算起兵谋反。
  不久,他见一切准备就绪,就派心腹暗中前往国都,通知姜氏里应外合。
  姜氏早就盼着这一天的到来,自然是千肯万肯,表示自己会在大军突袭之日大开城门,引大军进城。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53:08
  早就在暗中筹谋的姬寤生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他的脸色由青至白,然后自言自语道:“这一日终于到来了,是时候反击了。”
  公孙阏有些跃跃欲试,他想要带兵攻打姬段,却被姬寤生拦住了,理由是他的亲兵不多,实战经验不足,此时还得让叔父姬吕出马。
  公孙阏的兴致立即消了,赌气出了宫,决定这一段时间不再跟姬寤生会面。
  “唉,真和个稚童似的。”姬寤生无奈道。
  却说姬吕得到国君的命令,率领二百辆战车,亲自去攻打京地。
  本来这一日是姬段的起兵之日,他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53:56
  “京地之人听着,国君派我讨伐叛逆姬段,请同我一起听从国君的命令,捉拿贼子!”姬吕在城外高呼道。
  此时,京地民心惶惶,他们从未想过,京城大叔居然会背叛国君,然而此时他们也不敢多加犹豫,纷纷喊着听从国君之命,捉拿叛逆。
  姬段恨地咬牙切齿:“果然,我这兄长狠着呢。”
  此时他的士兵自乱了阵脚,居然有临阵倒戈的,姬段只好带领心腹逃往鄢地。
  姬寤生得知姬段逃往了鄢地,亲自率军赶到了那里,开始进攻。
  有国君御驾亲征,姬段又背着乱臣贼子的罪名,他眼看鄢地守不住了,急得团团乱转。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54:43
  “公子,我们逃吧。”心腹许一劝道。
  “逃,逃往哪里?”姬段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虽然很焦急却没了主意,他神情恍惚道。
  许一接着说道:“公子与共国公子昭有旧,我等前去,必然能得到公子昭的庇护。”
  姬段思虑片刻,只得点头。
  “留得青山在,也罢。”
  当姬寤生攻下鄢地后,发现不见了姬段的身影,也不气恼。左不过姬段是逃到了国外,若是胆敢回到郑国,他必然要抓住姬段,以雪前耻!
  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姬寤生回到国都后,前往后宫见到被软禁的姜氏。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55:23
  姜氏满面怒容,她第一次看清了这个长子。原来以为是只柔弱的羔羊,原来却是在扮猪吃老虎。害得他的段儿逃到了共国,怕是永远也回不来了。
  “我竟然小看了你。”姜氏直直地盯着姬寤生。
  姬寤生原以为母亲会多少有些悔意,没想到她看向他的目光如同以往那样冰冷,此刻甚至带着强烈的恨意。
  他还能奢求什么呢?
  “阿母就这样讨厌我?”姬寤生气不打一处来。
  姜氏愤恨道:“我真后悔生了你!”
  姬寤生不可置信地看向姜氏,他觉得天底下没有这样的母亲,他从未在姜氏那里感受到半点儿温馨。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55:58
  “看来,你的儿子只有姬段。”姬寤生平静地陈述道。
  姜氏不再言语。
  姬寤生长叹一声:“你既然不以我为子,那就两不相见好了。”
  他转身吩咐道:“立即将君夫人送往城颖!”
  “这……”侍者害怕国君日后反悔,自己反而被迁怒。
  姬寤生立刻明了侍者的担忧,他冷笑一声,指天发誓道:“姜氏,我与你恩断义绝!姬寤生在此对天发誓,你我二人,不到黄泉再不相见!”
  姜氏没来由一阵心慌,总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什么。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09:56:32
  一月过后,姬寤生看着空荡的后宫,又一次想起自己小时候曾经无数次偷偷来到姜氏的宫殿外,无比渴望地注视着姜氏的神情。
  别人的母亲都无比慈爱,为何他却无法领受到一丝半点的母爱呢。
  曾经他读书不是很刻苦,被皇考惩罚时,姜氏在一旁什么也没说。而姬段在宫中惹是生非,姜氏却牢牢地护在怀里。
  曾经的他也无比渴望过姜氏的温情啊。
  他后悔了,很想把姜氏接回来。可是,偏偏他发过誓,怎能轻易说话不算数呢?一个不好,他的子民就被以为他是一个违背誓言的君主了。
作者:鼎湖听泉 时间:2017-03-04 16:11:32
  春秋大剧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16:13:32
  @鼎湖听泉 57楼 2017-03-04 16:11:00

  春秋大剧
  —————————————————
  谢谢!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16:33:07
  城颖。
  姜氏的神志有些不大清楚了,她终日泪流满面,手中不断抚摸着姬段送给她的稀罕物什,口中喃喃着姬段的名字。
  在她身边侍候的侍从却是在旁边偷偷说着闲话。
  “君夫人何其不智,有一个做国君的儿子已是万幸,偏偏却亲手将他推开!”
  “唉,君夫人虽身份高贵,可是以后想回国都怕是千难万难!”
  姜氏猛地一怔。
  在以前,她的侍从哪个敢如此多嘴多舌,现在她失了势,一个个都已经懈怠至此。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没有人听她使唤了。
  她没有多言,只是警告地盯着其中一个侍从一眼。
  那个侍从不禁打了个冷战。
  君夫人毕竟是君夫人,威严一同往日。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16:34:05
  第五章考叔献策

  颍考叔听闻此事,心里顿时有了计较。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决定进宫面见国君,献上颖谷的特产。
  很快,他就进入了宫廷之中。
  姬寤生看到颍考叔之后,暗自点头。此人有心上进,若是尽忠职守,也是个不错的臣子。他可以趁机拉拢一番,展示一下自己的恩泽。
  “考叔远道而来,不如随不谷一同进餐。”姬寤生说道。
  听闻此言,颍考叔顿时大喜,高兴地张大了嘴巴。
  “得君之赐,小人定为君效死!”颍考叔激动地说道。
  姬寤生温和地笑道:“考叔如此至诚,不谷之心甚慰。”
  席间,姬寤生发现这个颍考叔果然很有趣,只吃碗里的素菜,肉都被剩下了。他竟然做出了与大多数人相反的选择,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寓意呢。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16:34:51
  “卿不食肉,却是何故?”姬寤生好笑地询问。
  颍考叔一听,顿时苦着脸道:“不敢瞒君,小人非是不喜食肉,而是不得已而为之。”
  姬寤生看着颍考叔作怪,也不催促,而是继续等着下文。
  “唉!”颍考叔长叹一声,看着碗里的肉,脸上略带一丝不舍。
  他接着说道:“小人有一老母,吃遍了小人所献之食。却未尝得君所赐之肉羹,小人愿带回给老母,以宽其心。”
  姬寤生听罢,眼眸忽然黯淡下来,嘴唇翕动着。他只觉得心烦意乱,多日的愁苦瞬间又充满了整个胸腔。
  “卿之所为,不谷甚羡!”姬寤生不无嫉妒地说道。
  颍考叔瞪大双眼,口称不敢。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16:35:35
  “小人曾闻,掘地及泉,是为黄泉,君可愿隧道一游?”颍考叔不慌不忙地说出了早已想好的办法,进言道。
  “妙极妙极!苍天佑吾,得遇考叔!”姬寤生抚掌道。
  仿佛间,放在他心口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了下来。他用赞赏地目光看了颍考叔一眼,此人果然可堪大用!
  颍考叔走出宫外,侍从带着丰盛的食物跟随而出。他心里无限得意,此次自己的计策得到了国君的赞赏,以后的前途必然一片光明。嗯,以后得多出风头,这样才能在国君面前多刷一下存在感,还怕国君不重用吗?迟早有一天他一定会位极人臣,成为郑国第一权臣!
  正得意的时候,他一头撞到一个人的身上。
  颍考叔恼怒开口:“何人敢冲撞于我?”
  他说完一抬头,眼里闪过一丝惊艳。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16:37:17
  眼前的人实在是太美了!
  那是一张桃花玉面,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美。眉如远山抹黛,眼若清冷之月,虽眼神清冷,却难掩周身的不羁风姿。
  第二种感觉是眼前之人对他有敌意。
  颍考叔略一寻思,就知道这个人是何人了。
  “早就听闻公孙是国君身边第一近臣,久仰久仰!”
  公孙阏没好气地瞪了颍考叔一眼,这个人太不顺眼了。姜氏那个毒妇好不容易被送出国都,又让此人三言两语给请回来,真是岂有此理!
作者:王者之风lll 时间:2017-03-04 19:07:10
  顶
  
作者:zhuzhi杰 时间:2017-03-04 19:35:18
  第一卷 鲁隐公年间

  第一章 息姑摄政

  是夜,电闪雷鸣,大雨骤至。
  鲁国的王宫悲戚一片,因为他们的第十三代国君姬弗湟卒,他在位四十有六年,励精图治,深入人心。国人听闻他已逝去,无不泣涕沾襟。
  ==============
  先做个记号,慢慢看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19:42:56
  @王者之风lll 64楼 2017-03-04 19:07:00

  顶
  —————————————————
  多谢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4 19:43:37
  @zhuzhi杰 65楼 2017-03-04 19:35:00

  第一卷 鲁隐公年间

  第一章 息姑摄政

  是夜,电闪雷鸣,大雨骤至。

  鲁国的王宫悲戚一片,因为他们的第十三代国君姬弗湟卒,他在位四十有六年,励精图治,深入人心。国人听闻他已逝去,无不泣涕沾襟。

  ==============

  先做个记号,慢慢看
  —————————————————
  谢谢支持
  
作者:丁莉 时间:2017-03-04 22:13:43
  @青梅煮酒话春秋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6:51:27
  @丁莉 68楼 2017-03-04 22:13:00

  @青梅煮酒话春秋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
  —————————————————
  多谢亲~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6:52:11
  @krea2016 69楼 2017-03-05 02:44:00

  来楼主这坐坐。,
  —————————————————
  谢谢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6:54:01
  @krea2016 70楼 2017-03-05 02:52:00

  楼主好,希望能成为有缘人,
  —————————————————
  大家能从天涯相遇,皆是有缘人。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3-05 07:22:58
  支持佳作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7:59:06
  @梦蝶的陶渊明 74楼 2017-03-05 07:22:00

  支持佳作
  —————————————————
  多谢支持!
  
作者:火狐女 时间:2017-03-05 08:27:45
  支持佳作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8:33:46
  @火狐女 76楼 2017-03-05 08:27:00

  支持佳作
  —————————————————
  多谢支持!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9:31:47
  “多事!”公孙阏不满地说道。
  颍考叔看到美人含怒的神情,禁不住乐了。在他看来,公孙阏也没什么出奇的本事,不过是仗着长得好看获得国君的宠信罢了。
  “君冲撞于我,却未有一丝愧意?”颍考叔不甘道。
  乍一听这句意外的话,公孙阏一句话也没说,傲然地从旁边走过,把颍考叔无视了。
  颍考叔气的跺了跺脚,忍不住道:“哼,不过是个……,这第一近臣的位置也该换个人坐了!”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9:32:31
  却说姬寤生此时激动不已,难得臣子给他献了一个妙策,让他有理由把姜氏接回来。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他的亲生母亲啊。
  这时公孙阏跑了进来,撅着嘴说道:“寤生,你想把姜氏接回来,你竟是忘了她以前如何冷淡对你!”
  姬寤生好不容易等到公孙阏,自然是眉开眼笑,想立刻把这个俊美的少年安抚住。他的这个竹马素来直来直往,心里藏不住事,是个直肠子。
  “子都,她千错万错也是我的生母,我当初只是太过失望,性急了些。你当知晓,国人对此事总是指指点点,如不接回姜氏,于我有害无益。”姬寤生一边摸了摸公孙阏的脑袋,一边温声说道。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9:33:32
  公孙阏也不好再劝,心里十分不快意,一直皱紧眉头。
  “你想的倒好,就怕她不愿意回来哩。”公孙阏一翻白眼道。
  这回姬寤生笑了,他嘴角轻扬,有着说不出的自信。
  “知母莫若子,她定是千肯万肯的。”姬寤生语气平平地说道,突然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于是接着说道,“子都,你且等我回来。”
  公孙阏一愣,然后说道:“你多虑了,谁还想跟着你去不成?”
  说起来,公孙阏之所以讨厌姜氏,还是因为她苛待姬寤生的缘故。他很为姬寤生抱不平,再加上姜氏也对他看不顺眼,这两个人遇上了势必要互相冷嘲热讽一番。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9:34:04
  姬寤生安排好随行人员,知道隧道已经挖好,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自从上次颍考叔献了妙策之后,颍考叔琢磨着得在国君面前多露几次脸,于是殷勤地跟着姬寤生一起去了颖地。
  与此同时,姜氏的心也越来越乱,不复以往的镇定。她在颖地已经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长此以往,她势必会被人遗忘,还有谁会记得她这个君夫人呢?
  若是……
  她的目光瞬间坚定起来,她了解那个长子,她相信迟早他会亲自来接她的。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9:34:35
  曾经,姬寤生小时候养了一条小犬,才养了三天,小犬就被姬段给弄死了。她记得那个脸上一直从容镇定的儿子为了那条小犬满脸哀容,好不悲戚,一个月不得释怀。
  才养了三日罢了,情分却那么深,也不知是做给谁看的。
  姜氏心中恶毒地猜测着,她实在是无法喜欢这个长子。
  大概他一出生就是个恶魔吧,她对他只有厌恶。
  前不久,她听闻颍考叔去了国都,想必是为了调和她和姬寤生的母子关系吧。她并不了解颍考叔这个人,却也很高兴认为他这是聪明之举。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9:35:15
  算了算,颍考叔也该回颖地了,就是不知道她的这个儿子会不会一块儿跟过来呢?
  很快,一个侍从前来请姜氏前往隧道。
  姜氏走进隧道之中,看着周围的泉水,禁不住笑了笑。
  原来她这么早就来到了“黄泉”之中呢。
  当她回过神的时候,姬寤生已经走进了隧道。
  他一边走一边赋诗:“大隧之中,其乐也融融。”
  姜氏连忙走了出来,也赋诗作和:“大隧之外,其乐也洩洩。”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9:35:51
  这话一出,姬寤生已经明白了姜氏的暗示。
  “阿母,随我回宫吧。”姬寤生伸出手扶住姜氏。
  姜氏点了点头:“生儿,我们回家。”
  这个温馨的故事就停在这里了。
  胥讲完后,看向姬息姑。
  姬息姑听完长叹一声:“这个姬寤生真不简单!”
  然后他问道:“胥,你认为颍考叔是个怎样的人呢?”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9:36:34
  胥不假思索道:“颍考叔此人是个真正的孝子,不仅爱他自己的母亲,还把这种爱母之情影响给他的国君。《诗》云:‘孝子不匮,永赐尔类’,说的就是这样的纯孝之人。”
  听着胥的话,姬息姑点了点头。
  他也很欣赏颍考叔这样的人,能调和君夫人和国君的母子关系,实在是了不起。唉,要是鲁国有如此能人就好了。
  姬息姑想到仲子和他的关系越来越僵,心里一阵阵的疼。
  连如姬都不看好两人纯洁的关系,这叫他怎么办呢?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9:37:27
  “走,陪我一起去看看君夫人。”姬息姑惆怅道。
  胥一愣,却也不敢反对,二人就一起前去仲子的寝宫。
  仲子此时病得有些厉害,姬允在蹋边坐着,神色哀戚。
  当他看到姬息姑的身影之后,有些不自然地挪动身体。
  “阿兄,你来看阿母?”软糯的声音从姬允的口中发出。
  姬息姑神色带有几分担忧,走近蹋前看了看仲子的脸色,心里万分焦急。
  “这些许时日,怎的还不见好?”
  正说话间,姬息姑伸手就要探向仲子的额头,却被姬允拦住。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09:38:01
  姬允的眼里冒着一股无名的怒火,他害怕他的阿母被这个人抢走,同时他也厌恶这个人看向阿母的眼神。
  “别动!”姬允怒道。
  小孩子总是很任性,他的举动在侍从眼里就是天大的过错了。
  他最亲近的婢子小竹连忙拉了拉他的衣袖,一边用眼神暗示姬允。她很害怕她的小主人惹怒国君,万一国君一个不高兴,她的小主人无依无靠的,哪还有命在。
  姬允十分不痛快地补充道:“阿母正睡着,谁也不能打扰她。”
  姬息姑看着姬允抗拒的神色,就知道问题出在哪了。他的弟弟和他并不亲近,这个问题很大,他得认真考虑两人的关系问题了。
作者:火狐女 时间:2017-03-05 13:49:22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14:22:05
  @味独平 88楼 2017-03-05 12:14:00

  。
  —————————————————
  欢迎评论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5 14:22:25
  @火狐女 89楼 2017-03-05 13:49:00



  
  ...
  —————————————————
  这图真好看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7-03-05 21:39:19
  @青梅煮酒话春秋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丁莉 时间:2017-03-05 22:18:47
  @青梅煮酒话春秋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火狐女 时间:2017-03-06 08:38:58
  欣赏,继续支持!
作者:梦蝶的陶渊明 时间:2017-03-06 09:31:46
  支持佳作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6 11:41:31
  @关中马 92楼 2017-03-05 21:39:00

  @青梅煮酒话春秋 :本土豪赏1朵 鲜花
  ...
  —————————————————
  多谢啦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6 11:42:57
  @丁莉 93楼 2017-03-05 22:18:00

  @青梅煮酒话春秋 :本土豪赏1根 鹅毛
  ...
  —————————————————
  多谢亲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6 11:43:59
  @火狐女 94楼 2017-03-06 08:38:00

  欣赏,继续支持!
  —————————————————
  多谢亲~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6 11:45:22
  @梦蝶的陶渊明 95楼 2017-03-06 09:31:00

  支持佳作
  —————————————————
  谢谢哦
  
我要评论
楼主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7-03-06 13:49:59
  第六章 周王遣使

  经过数日观察,姬息姑已经觉察姬允对他深深的敌意。这让他大为头疼,不管怎么说,姬允都是他的亲弟弟。而且,姬允还是仲子的儿子,他于情于理都想和他兄弟和睦,处理好关系。
  等姬允长大了,能够处理政事的时候,也到了他隐居的时候了。
  不过,这需要十几年的时间。
  在此期间,他需要好好的教导他这个嫡弟。
  总之,姬允若是能够亲近依赖他这个兄长就最好不过了。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5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