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闻新读·四只麻雀能吃一个人的口粮吗?

楼主:江城古柳 时间:2017-06-17 06:16:35 点击:1273 回复:2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旧闻新读•四只麻雀能吃一个人的口粮吗?
  摘自《XX日报》1955年12月20日第二版。原题《四只麻雀消耗一个人的口粮》
  海淀区火器营乡最近发动农民捕打麻雀,经过宣传动员以后,农民的情绪都很高。从11曰8日到12月9日的十二天的时间里,全乡就捉到麻雀二千一百十九只。农民想了许多捉麻雀的办法,如用马尾套、铁丝夹、铁丝笼捉,用筛子扣,大型线网扣,用弹弓打,胶粘等等。他们还用手电筒在夜间照麻雀,麻雀在夜里见到强烈的亮光以后就睁不开眼睛,只要用手轻轻去捉,不让被捉到的麻雀叫唤,不惊动其他麻雀,就可以一一捉到。这个想用这个办法在十二天之内就捉到了五百三十八只麻雀,学生傅书琛一个晚上就捉到了三十六只。用大型线网扣的办法也很有效,方法是把网张开,网内第三方两只麻雀,网外地上放一只喜鹊(都用绳拴住),招来大批麻雀以后,一拉网绳网门就合住了。乡里关世雄一次就捕到了一百0三只。
  麻雀是一种消耗量是很多的鸟,据专业打鸟人士估计,每只麻雀吃的和糟蹋的粮食,秋收季节每天达到四两,就是说四只麻雀就要消耗掉一个人一天的口粮,以全年平均计算,每只麻雀每天也要消耗掉二两粮食,一年就要消耗掉四十五斤,就拿这个乡捉到的二千一百十九只麻雀来说,它们在一年里就消耗了九万五千多斤粮食,这还是一个很小的数目。而且捉到麻雀以后,除了可以作为农民的副食外,有的地方还有人专门收购,每只麻雀可值一分多钱。这样还可以使农民增加收入。因此,开展捕麻雀工作是非常必要的。
  ——此报道在年份上似乎有误——1956年,毛主席发起了除四害运动,这是大跃进前的第一场运动,最开始把“四害”定义为老鼠、麻雀、苍蝇、蚊子。后因遭到生物学家的一致反对,于1960年重新定义为老鼠、臭虫(蟑螂)、苍蝇、蚊子。
  说一个学生一晚捉到三十六只麻雀,纯属吹牛——小时候在冬季,我几乎每天夜里都跟表哥小青出去捉麻雀,如果运气好,折腾大半夜能捉到三、五只,已经算是“战果”辉煌了。他长了几只手,能捉到三十六只?再者,说用一张网一次就扣住了103只,也不符合事实,那网有多大,能一块儿钻进去100多只麻雀?
  1957年1月18日,教育部副部长周建人在《北京日报》发表了题为《麻雀是害鸟无须怀疑》的文章。毛主席根据当时的综合情况判断,后在中央会议上经过全体讨论认为麻雀以谷物为食,影响到农业生产,因而将麻雀定义为“四害”中的老四,在全国开展了打麻雀运动。
  围歼麻雀运动首先从四川开始,自1958年3月20日到22日全省共灭雀一千五百万只,毁掉雀巢八万多个,掏鸟蛋三十五万枚。随后天津、哈尔滨、杭州、长春等城市纷纷效法。这些城市共计灭雀一千六百万只。截止1958年11月上旬,全国各地不完全统计共捕杀麻雀十九亿六千万只——嗬,光被消灭的麻雀就比当时的总人口多出好几倍,再加上漏网的该有多少?
  为此,时任全国文联主席、中科院院长的郭沫若老先生还写了一首诗,对可恶的麻雀进行了愤怒地攻击:
  麻雀麻雀气太官,天垮下来你不管。
  麻雀麻雀气太阔,吃起米来如刮风。
  麻雀麻雀气太暮,光是偷懒没事做。
  麻雀麻雀气太傲,既怕红来又怕闹。
  麻雀麻雀气太骄,虽有翅膀飞不高。
  你真是个混蛋鸟,五气俱全到处跳。
  犯下罪恶几千年,今日和你总清算。
  毒打轰掏齐进攻,最后方使烈火烘。
  连同五气齐烧空,四害俱无天下同。
  郭老虽是大诗人,但这首诗却叫人摸不着头脑——麻雀吃粮食也吃害虫,吃害虫节省下来的粮食也足够它们吃的了。所以,麻雀应该属于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时隔不久,病虫害便大面积发生,违反自然规律的行动第一次受到了惩罚。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大包装工 时间:2017-06-17 09:57:22
  《XX日报》1955年8月27日第二版,刊发作者郝健题为《定量供应的粮食够吃》的文章,1955年12月20日第二版又刊发题为《四只麻雀消耗一个人的口粮》的文章。对照来看,妙处无穷。

  • 江城古柳: 举报  2017-06-17 14:30:59  评论

    呵呵,按照文中的算法,供应粮不够吃,麻雀当负主要的责任。不过,实事求是地讲,麻雀吃粮主要在秋季一个月内,其他季节均以小虫和草籽儿为食。即按每雀每天四两,四只一个月也不过消耗48斤,却怎么说它们吃了一个人一年的口粮?也许就像当年的斗争地主一样,不这样说就不能引起民众的仇恨。
  • 大包装工: 举报  2017-06-17 15:04:12  评论

    评论 江城古柳:一个人就吃四只麻雀的饭量,还高呼够吃。单就这事本身就够了。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大包装工 时间:2017-06-17 10:19:37
  卜筑西湖,种翠萝犹傍,软红尘里。来往载清吟,为偏爱吾庐,画船频繁。笑携雨色晴光,入春明朝市。石桥锁,烟霞五百名仙,第一人是。
  临酒论深意。流光转、莺花任乱委。冷然九秋肺腑,应多梦、岩扃冷云空翠。漱流枕石幽情,写猗兰绿绮。专城处,他山小队登临,待西风起。

  这是梦窗词中为贾似道所作的《金盏子·赋秋壑西湖小筑》,因为这几首词,吴文英被后世评说人品不如文品。这首马屁词,上阕说“石桥锁,烟霞五百名仙,第一人是。”夸贾的住宅隐然是仙人所居洞天福地,下阕有“专城处,他山小队登临,待西风起。”说一伙人登高远眺,等待西边的捷报,吹捧贾似道曾督师湖北的功绩。捧的委婉夸的巧妙,堪为千古难觅的马屁文章。

  郭老是中国现代马屁文章大家,创作数量远非吴文英应景之作偶一为之可比,但是创作水平差之千里。
  是郭沫若的文字能力逊于古人吗?郭的《神女》气势非凡。
  是郭沫若的马屁功夫不如吴文英吗?他是专业吴是业余。
  我看,是这种文章受众的素质差别造就了产品档次的不同。奸相贾似道,毕竟有三分风雅,郭吹捧的对象,不过占山为王一黄巢,如果采用古人的拍法,捧的隐晦吹的婉转,客户领会不到其中的妙处,白费苦心。
  • 江城古柳: 举报  2017-06-17 14:41:26  评论

    人说:“郭老郭老,诗多好的少”,但我却以为他是有意糟蹋自己,因为不如此,不足以衬托领袖的伟大。所以,我以为其实他是很高明的。
  • 大包装工: 举报  2017-06-17 15:00:43  评论

    评论 江城古柳:在下倒觉得郭老自污,也许倒是一种反抗精神。拍的巧妙吹的精致,不仅为后世所不齿同样对不住良心。干脆跪下直接叫爷爷,既是自污也是污人,让后人知道妙笔生花的大笔杆子是被什么压弯了腰。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希声裔 时间:2017-06-17 15:37:42
  令人好笑的是,除了几十年的四害,除了点错了名的麻雀消灭得差不多以外,其它三害却是兴旺发达!
我要评论
作者:大包装工 时间:2017-06-17 17:00:08
  @希声裔 2017-06-17 15:37:42
  令人好笑的是,除了几十年的四害,除了点错了名的麻雀消灭得差不多以外,其它三害却是兴旺发达!
  -----------------------------
  一个物种对另一个物种完全有害,要消灭干净。这个观点无异于坐在屋里,看四面墙堵心,奋力全砸掉。也难为他敢想敢做,其人自诩秦皇汉武与他相比不值一提,倒真不算空穴来风。这么一想,他的“高足”敢于消灭城市消灭货币消灭夫妻关系,也算是继往开来,一贯作风。
我要评论
作者:矢空牛头午 时间:2017-06-18 04:17:41
  应该说,四只麻雀就可以当下酒菜了,喝一顿小酒了
作者:南山Tj 时间:2017-06-20 07:10:05
  种谷子的农民最知道
  
作者:lc210000 时间:2017-06-20 07:36:49
  一 伟人定四害
  12 月 23 日 晨,到达武汉。召集中共湖北省委第一书记王
  任重,第三书记张平化,常委王树成、宋侃夫、李尔重,襄阳、
  荆州、黄冈、孝感的地委书记,座谈“农业十七条”。
  同日 晚上,到达长沙。在专列上召集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周
  小舟,副书记周惠、谭余保,常委徐启文、胡继宗,长沙市委书
  记,常德、湘潭、郴县的地委书记,宁乡、益阳的县委书记,座
  谈“农业十七条”。 【毛泽东年谱】
  23日晚上8时,毛泽东在专列上接见了周小舟、周惠、胡继宗、谭余保、徐启文、李瑞山、秦雨屏(长沙市委书记)、孙云英(常德地委书记)、华国锋(湘潭地委书记)、陈郁发(郴州地委书记)、张振江(益阳县委书记)、张鹤亭(宁乡县委书记)等人。与他们座谈讨论农业十七条。
  毛泽东说:我在杭州写了农业发展十七条,这次从北京出来,一路都在征求意见,现在看起来十七条不够,要搞个几十条,把我国农业的发展目标都规划一下,请大家发表意见,看能不能完成。今天请你们一条一条地发表意见,看能不能实现。毛泽东自己念,一条一条征求意见,并亲自做记录。座谈一直到晚上11点。
  ……
  讨论到“除四害”,毛泽东提出:乌鸦要不要消灭,【麻雀要不要消灭】?狗要不要消灭?周小舟说:狗有两重性,一是看家,二是咬人。消灭它,群众会有意见。毛泽东同意这个看法,在草稿上将“狗”字删去了。经过热烈争论后,毛泽东说:乌鸦有害有益,可以将功折罪。麻雀吃谷子,大家都知道,给它划入“四害”内,也不冤枉,多数赞成。麻雀嘛,意见不一,有人说是害鸟,有人说是益鸟,麻雀吃虫子,有保护庄稼作用,在座的都没有解剖过麻雀,难于说服人,但可以保留意见,真理往往在少数人手里嘛!毛泽东富有风趣地作了裁判。老鼠、苍蝇、蚊子,是世间公认的百害无益的害虫,消灭它,众所赞成。但农业发展纲要草案提出三年消灭这些东西,参加座谈者都觉得操之过急,难于实现,甚至是一种幻想。孙云英爽直地说:“洞庭湖水面大,蚊子多,三年消灭不了。”毛泽东当即在草稿上,改为“基本消灭”。

  二 政策通过灭四害
  1956年元月经中共中央政治局讨论、最高国务会议正式通过的《纲要草案》第27条规定,从1956年起分别在五年、七年或十二年内基本上消灭包括麻雀在内的“四害”
  三 专家解读四害:
  57年1月18日《北京日报》发表了时任教育部副部长的生物学家周建人题为《麻雀显然是害鸟》的文章,他断定“麻雀为害鸟是无须怀疑的”,“害鸟应当扑灭,不必犹豫”。他写道:“社会已经改变了,但旧社会的某些思想方法或观点仍然会残留着。过去时代不少人把自己看作是自然界的顺民,不敢有改造自然的想头,当然也不敢把自己看作是自然界的主人。”“还有叫做均衡论的见解,也妨碍人们改造自然的决心”,“均衡论只强调了静止的一面,忽略了生物的历史是一个过程”,“均衡论叫人害怕自然界如失掉均衡会闹出乱子。
  四 舆论宣传鼓吹灭四害
  1956年1月6日的《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富平县九万青少年两天内消灭七万多只麻雀”的新华社消息:“青年团陕西省委员会已经号召全省五百万青年和少年开展一个‘消灭麻雀运动月’,要求在1956年内把全省的麻雀全部消灭。”
  1956年1月8号《人民日报》又发表了“北京市最近一周内将基本消灭麻雀”的报道,报道中说,“火器营乡的麻雀就是在八天内被基本消灭了的”。

  4月22日的《人民日报》对北京的报道,亦可看到全国情况:“这三天,首都全城沸腾,由三百多万工人、农民、干部、学生、战士和居民组成的围剿大军连日向麻雀猛攻猛打。全市各个角落都布满了手持‘武器’的战斗岗哨。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和五六岁的孩子手里也拿着各种响器敲打轰赶。”“根据麻雀飞行和耐饿力很弱的特点,首都人民采取轰、毒、打、掏的综合战术,安排了作战的具体步骤和时间,每天清晨和下午四时到七时半,趁麻雀出窝觅食和回窝的时机,全市统一行动,集中轰赶。麻雀到处不能落脚,吃不着食喝不到水,累的晕头转向,疲惫而死。大批的麻雀被赶到‘安静’的毒饵区和火枪歼灭区,都中毒、中弹死亡。傍晚以后,漏网的麻雀进了窝,由突击队进行掏窝、堵窝。”三天歼灭麻雀40万只。
  4月24日的《人民日报》又刊登了题为《一场轰轰烈烈的歼灭战》的报道,描述更加详细,文章最后写道:“这是一桩豪迈伟大的行动。它再一次证明:在党的领导下,群众的力量无比强大,因此在短时期内,就创造出了这样动人的奇迹。”
  4月21日的《北京晚报》发表了郭沫若作的“咒麻雀”诗一首:“麻雀麻雀气太官,天垮下来你不管。麻雀麻雀气太阔,吃起米来如风刮。麻雀麻雀气太暮,光是偷懒没事做。麻雀麻雀气太傲,既怕红来又怕闹。麻雀麻雀气太娇,虽有翅膀飞不高。你真是个混蛋鸟,五气俱全到处跳。犯下罪恶几千年,今天和你总清算。毒打轰掏齐进攻,最后方使烈火烘。连同武器齐烧空,四害俱无天下同。”
  上海的《解放日报》4月26日发表了《全民动员围歼麻雀》的社论,号召说:“全市城乡各路的指战员们,一场伟大的战斗就要开始了,让我们立即动员起来,做好思想上、组织上、物质上的一切准备,万众一心,英勇、机智、沉着地为保护庄稼、消灭麻雀而战斗吧!”
  据4月28日《解放日报》报道,上海仅27日一天就“歼敌”25万。
  12月13、14两日,上海再次发动“灭雀大战”。《
  解放日报》12月12日又发表了《给麻雀以歼灭性的打击》的社论,这两天共灭雀44万只。12月13日是全市第二次统一打麻雀开始的日子,从凌晨起,全市的大街小巷红旗招展,房顶上、庭院里、空地上、马路上和农村的田野上布满无数岗哨和假人,大中小学生、机关干部、工人、农民、解放军战士此起彼伏地呐喊。一般由青壮年负责捕、毒、打,老人和小孩守住轰赶岗位,在公园、公墓、苗圃等处设了150个火枪区。沙叶新当时正随华东师大中文系在郊区农村进行“教育革命”,那天他和同学“分别爬在公路两边的一些大树上,不停地敲着锣鼓、脸盆和一切能发出响声的东西,使疲于奔命、惊魂未定的麻雀绕树三匝,无枝可依,然后纷纷坠地身亡……”

  五 伟人讲话:
  1958年3月至5月,毛泽东在几次中央工作会议及八大二次会议上,都号召要消灭麻雀。在“大跃进”中,消灭麻雀的“群众运动”也在全国进入高潮。
  59年7月10日下午在庐山会议的一次讲话上,毛泽东再次提到麻雀问题,“他不无情绪地说:有人提除四害不行了,放松了。麻雀现在成了大问题,还是要除。”

  六 全国积极响应伟大领袖号召
  在“大跃进”中,消灭麻雀的“群众运动”也在全国进入高潮。从3月起,全国各地陆续成立了由地方主要领导担任“总指挥”的“围剿麻雀总指挥部”,各地都在“总指挥部”的指挥下发动了灭雀大战役,各地报纸作了连篇累牍的报道,有时甚至是整版的宣传报道,许多报纸还发了消灭麻雀的社论……
  这三天,首都全城沸腾,由三百多万工人、农民、干部、学生、战士和居民组成的围剿大军连日向麻雀猛攻猛打。全市各个角落都布满了手持‘武器’的战斗岗哨。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和五六岁的孩子手里也拿着各种响器敲打轰赶。”“根据麻雀飞行和耐饿力很弱的特点,首都人民采取轰、毒、打、掏的综合战术,安排了作战的具体步骤和时间,每天清晨和下午四时到七时半,趁麻雀出窝觅食和回窝的时机,全市统一行动,集中轰赶。麻雀到处不能落脚,吃不着食喝不到水,累的晕头转向,疲惫而死。大批的麻雀被赶到‘安静’的毒饵区和火枪歼灭区,都中毒、中弹死亡。傍晚以后,漏网的麻雀进了窝,由突击队进行掏窝、堵窝。”三天歼灭麻雀40万只……

  八 成果显著
  1958年5月9日《济南日报》)据不完全统计,从3月到11月上旬,8个月的时间中全国捕杀麻雀19.6亿只

  九 恶果显现
  59年春,上海等一些大城市树木发生严重虫灾,有些地方人行道树上的树叶几乎全被害虫吃光……

  十 伟大领袖没错
  史事例;二、目前国外科学家的一些看法;三、我国科学家的一些看法。扼要介绍了朱洗、冯德培、张香桐和郑作新四位生物学家反对消灭麻雀的意见。毛泽东很快看到报告,这份附有大量科学依据和分析的报告终于打动了他,这个报告后来作为中央杭州会议文件之十八散发给与会者。毛泽东在1960年3月18日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卫生工作的指示》中提出:“再有一事,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虫,口号是‘除掉老鼠、臭虫、苍蝇、蚊子’。”当然,并不能说打麻雀打错了。
  4月6日,谭震林在二届人大二次会议所作关于农业问题的报告对此十分委婉地说道:“麻雀已经打得差不多了,【粮食逐年增产了】,麻雀对粮食生产的危害已经大大减轻;同时林木果树的面积大大发展了,麻雀是林木果树害虫的‘天敌’。因此,以后不要再打麻雀了……(中共党史大事年表》记载:“五月二十八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调运粮食的紧急指示》,指出,‘近两个月来,北京、天津、上海和辽宁省调入的粮食都不够销售,库存已几乎挖空了,如果不马上突击赶运一批粮食去接济,就有脱销的危险。)
  聊斋志异说,故天子一跬步皆关民命,不可忽也!
  从除麻雀就可以一窥大跃进是怎么回事。麻雀是不是害虫,伟大领袖说了算。
  
我要评论
作者:lc210000 时间:2017-06-20 07:38:44
  十 伟大领袖没错
  《资料》共三个部分:一、外国关于麻雀问题的几个历史事例;二、目前国外科学家的一些看法;三、我国科学家的一些看法。扼要介绍了朱洗、冯德培、张香桐和郑作新四位生物学家反对消灭麻雀的意见。毛泽东很快看到报告,这份附有大量科学依据和分析的报告终于打动了他,这个报告后来作为中央杭州会议文件之十八散发给与会者。毛泽东在1960年3月18日起草的《中共中央关于卫生工作的指示》中提出:“再有一事,麻雀不要打了,代之以臭虫,口号是‘除掉老鼠、臭虫、苍蝇、蚊子’。”当然,并不能说打麻雀打错了。
  4月6日,谭震林在二届人大二次会议所作关于农业问题的报告对此十分委婉地说道:“麻雀已经打得差不多了,【粮食逐年增产了】,麻雀对粮食生产的危害已经大大减轻;同时林木果树的面积大大发展了,麻雀是林木果树害虫的‘天敌’。因此,以后不要再打麻雀了……(中共党史大事年表》记载:“五月二十八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调运粮食的紧急指示》,指出,‘近两个月来,北京、天津、上海和辽宁省调入的粮食都不够销售,库存已几乎挖空了,如果不马上突击赶运一批粮食去接济,就有脱销的危险。)
  聊斋志异说,故天子一跬步皆关民命,不可忽也!
  从除麻雀就可以一窥大跃进是怎么回事。麻雀是不是害虫,伟大领袖说了算。(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 希声裔: 举报  2017-06-20 12:30:04  评论

    伟大果真伟大:一句说话让数以亿计麻雀成了社会主义的敌人。却不知为了何另外三害,他一个堂堂伟人却束手无策?
我要评论
作者:scorpix1000 时间:2017-06-20 10:07:12
  难道你说了算?qnmlgb
作者:零度逍遥文 时间:2017-06-20 12:42:46
  臭虫、蟑螂还有老鼠、蚊子的确真TMD该死。
作者:戰地黄花特别香 时间:2017-06-20 17:46:40
  第一,楼主不会网鸟。第二,楼主不知道为什么田里要立稻草人。
  
作者:抓石板蛙 时间:2017-06-20 18:34:44
  就是一只老母鸡,每天吃四两粮食,过补了三天就会撑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