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天下为公》之《第22章》:曲则全

楼主:易的原生态 时间:2017-07-17 22:29:38 点击:4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原文】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释文】
  1.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1) 曲则全:“曲”,甲骨文和金文皆象竹、柳编的筐、篓等器物局部的剖面形。《说文》:“曲,象器物受物之形。或说,曲,蚕薄也。”有“使弯曲、折”、“周全、周遍”等义。“全”,完备、无缺失。此字另见《第55章》析。“曲则全”,弯曲就会圆满——类似于圆环一样的状态。因此,“曲”其实就是“转圜、圆通”之意;“全”就是“完美、完满”之意。弯曲非为保全自身,而是力求能面面俱到也。“全”是对“曲”的回报和弥补。
  (2) “曲”与“枉”:二者皆有弯曲之意,但亦有明显的区别:一,“曲”是自身所具有的可塑性,是能在无有损伤的情况下所能达到的程度;“枉”是超过了自身所能忍耐的极限,以致随时都有可能被折损。换言之,“枉”就是超过曲率的过度弯曲。二,“曲”是主动弯曲身段儿,属自觉、自愿;“枉”则是违背意愿的被动屈服。三,“枉”还有歪斜义,这应该是“枉”在本篇中的含义。
  (3) 枉则直:“枉”,弯曲、歪斜。“直”,端正。“枉则直”,歪斜就会矫正。“直”是对“枉”的补偿、补救。有个成语叫“矫枉过正”,意思是纠正偏差做得过了分。其实在我们的实践中,要想“矫枉”,还真须得“过正”才行。因为惯性使然,加之旧有势力的抗拒,故非得用过火一点的手段不可。
  (4) 洼则盈:低洼处自然会满盈。
  (5) 敝则新:破旧了必然要更新。
  (6) 得:《说文》:“得,行有所得也。”得到则欢喜,故引申指称心如意。
  (7) 少则得:字面意思是说少了就会获得补偿。如果与后面的“多则惑”联系起来,则“少则得”其实是说“少了容易知足”。
  (8) 惑:篆文从心从或。“或”,可见于《第4章》析。《说文》:“惑,乱也。”“乱”有“不安定、动荡”、“危害、祸患”之意。河上公注曰:“财多者惑于所守,学多者惑于所闻。”
  “得”与“惑”表示的都是心理状态。因为“少”,所以但凡有所得,便会满心欢喜,心满意足。所以穷人是比较容易知足并且比较容易感到幸福快乐的。“多”了则不然,拥有的财富反而成了负担,人反倒成了财富的奴隶。整天焦虑烦乱、彷徨无主,唯恐失去眼前的一切。所以,“惑”与“得”相对,代表的是一种深切的危机感,绝不会像“得”那样一身轻松、宁静喜乐、充满希望。
  《第36章》曰:“将欲歙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故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以老子在《第9章》中对统治者规劝道:“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棁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也。”
  (9) 多则惑:多了反生忧怖。
  (10) 本句的逻辑关系:老子言简意赅,向无废话。因此,本句所举诸例也必有深刻的内涵在。“曲则全”,圆而不折,“一”也;“枉则直”,直而不欹,“一”也;“洼则盈”,平土填坑,“一”也;“敝则新”,除旧布新,为初为始,“一”也;“少则得,多则惑”,仿佛一架天平,让你在这方面得到的同时也会在其它方面失去一些,因此公平为“一”。在这其中,“曲则全”、“枉则直”,都是指本体不变、形状改变。“洼则盈”、“敝则新”是通过施以加法和减法,使其向对立面转化。“少则得”、“多则惑”则是在天平两端添加不同元素,以维持平衡。
  2. 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
  (1) 一:就是地位平等、一般无二之意。关于“一”,还可参见《第42章》、《第65章》析。虽然在本章第一句提供了“一”的种种模式和例证,但老子在本句言“抱一”,其义显然又有延伸。“一”,应是指各个不同部分共同构成了一个有机整体,故其作用各异而地位平等,犹凹与凸的结合。《第28章》曰:“朴散则为器。”“一”表示的正是器与器之间的关系。它们相互补充,相互结合,共同构成了一个和谐的整体。
  (2) 抱一:《第10章》曰:“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正是由于圣人能将天下种种不同及差异全部揽在怀中,平等对待,无所偏私,才实现了社会的完整与和谐。“抱一”,同等关怀,即所谓“兼爱”也。
  (3) 式:篆文从工(筑墙杵),从弋。“式”就是比较原始的打夯用的夯具,需要多人配合,统一号令,统一动作。故“式”有“法度”、“规矩”、“榜样”等义。可译为“模则”。
  (4) 为天下式:即作为治理天下的标准之意。
  (5) 抱一为天下式:即把平等同一、公平无差作为治理天下的标准之意。正是由于圣人无所歧视、偏私、遗漏,万类万物才能相互补充、相互配合,共同构成一个平衡而又生机勃勃的生态系统。这反映了圣人对万类万物拥有的自由思想和独特个性持宽容、理解、尊重、认可的态度。同时,因为要贯彻“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所以也不会自以为是、唯我独尊。故下文曰“不自见”、“不自是”、“不自伐”、“不自矜”,继而引出了下文的“不争”。“不争”,即不争孰是孰非、孰强孰弱、孰高孰下、孰多孰少、孰功孰过、孰优孰劣。“不争”,即不搞特殊化,是要“无之以为用”(第11章),是要将自身与万类万物等而视之也。故“不争”乃“知常”(第16章)意,乃“后其身”、“外其身”(第7章)意,乃“不敢为天下先”(第67章)意。
  3.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
  (1) 见:现也。是刻意显露、突出自己。是弄出声响、动作,以期引起别人注意也。是谓炒作。是想方设法使舞台聚光灯照在自己身上,以吸引眼球也。
  (2) 明:《第16章》曰:“知常曰明。”《第52章》曰:“见小曰明,守柔曰强。用其光复归其明,无遗身殃,是为习常。”由以上例句可见,“明”就是集体的大光明。作为位高权重的统治者,如何处理好个人与集体的关系是老子反复强调的一个话题。当集体之光不因个人权势、私欲而被遮蔽壅塞时,则此盛大光明不亦犹自身之光明耶?
  (3) 不自见,故明:只有不自我表现,不以己光压灭它光,才能充分地发掘人才,使人人得以大放光明。而作为领导者的统治者,此集体的大光明不就如同散发自自身么?
  (4) 是:金文从日从正,会日中端直之意,实际应是“身正不怕影子斜”之意。描述的是早晨太阳初升,人与太阳于地平线处直面相对,影子从脚后跟拖向身后的情景。引申为“正确、对”、“合适”、“认为正确”、“订正、匡正”等义。
  (5) 彰:从章从彡。“章”,金文会用錾凿雕治玉璧花纹之意。“彡”,是彩饰、飘带、声响、光影、气味等各种条状、细软、晃动之物的象征符号。“彰”,本义为错综驳杂的花纹或色彩,有“显著、明显”、“使显扬、表明”等义。其实,“彰”较“章”添加了含有运动元素的“彡”,故有在眼前晃来晃去之意,故为万众瞩目也。
  (6) 不自是,故彰:“是”,犹一人迎风而立,当先站在晨曦里,并以此为标杆。“彰”,则犹如晨曦中晃动的诸多身影,拥有多元价值观。“不自是”,即不自以为是也。当万事万物能各是其“是”,人人都能发挥出自己的优势和长处,共同使社会沿着正确的轨道前行,则圣人作为领导者不亦因此而总能彰显出其正确性吗?
  (7) 伐:甲骨文从戈置人颈之上。有“击刺、砍杀”之意。或是指持戈一击便可置人于死地这样的技能。
  (8) 功:“功”与“攻”同源,金文从攴(表操作),从工(表版筑墙),会从事盖房等各种各样的工作之意。《说文》:“功,以劳定国也。”《左传•襄公十三年》:“及其乱也,君子称其功以加小人,小人伐其技以冯(读‘平’,凌驾)君子。”可见,“伐”是一人之技艺,一人之能力;“功”是集体的智慧、集体的功劳。君子大权在握,靠的是调动和发挥集体的力量和智慧,又何必非得亲力亲为呢?
  (9) 不自伐,故有功:“伐”具有极大的局限性,乃一时一己之力所能实现的小成就,哪里能与“功”所蕴含的众志成城、同心协力所成就的丰功伟绩相提并论呢?因此,“功”可以说是众多“伐”的集合体,还得乘以“长期”二字。“不自伐”,乃“无为而无不为”之意也。不必亲自披坚执锐,冲锋陷阵在第一线,只要能激发士卒民众争当排头兵的热情即可。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最大、最持久、最辉煌的战绩!而身为领导,功劳还不都是自己的?是谓“故有功”。
  (10) 矜:“矜”的古文与篆文实质是两个不同的字。古文从“子”从“令”,像幼儿手持耍铃,晃动玩耍,憨态可掬,惹人怜爱之状。篆文从“矛”从“今”(唐慧苑《华严经音义》中认为《玉篇》、《字统》“矜”皆从“矛”、“令”,无从“矛”、“今”者),像站于酋矛(“矛”,《说文》:“矛,酋矛也。建于兵车,长二丈,象形。”即树立在战车上以表示指挥地位的东西。就如同成吉思汗的“苏鲁锭”长矛)之侧,发号施令,指挥调动部属立刻投入战斗之意。这就决定了“矜”有两种不同的含义:一是“怜悯、同情”意;一是“敬重、崇尚”或“自尊、自大”意。它们的异同在于:前者是因为怜爱而关注,后者是因为威势而服从。具体到本章,“矜”应取“自尊、自大”意。
  (11) 长:甲骨文象长发老人拄杖形。古代的军事首领,常常是年纪最大、辈分最高的那一位。
  (12) 不自矜,故长:“自矜”,是忙于具体事务,频繁发号施令,做的是冲锋陷阵的将官的工作。“不自矜”,是要发挥为将者的主观能动性,使其能够临机决断、不受掣肘。“不自矜,故长”,是说作为一军统帅,其职责主要是“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身先士卒,攻防战守的事情应该交给手底下的将官们去做,这样才能使他们发挥出出色的才能,则“我”作为一军之统帅怎能不因百战百胜、所向披靡而受人敬仰呢?
  (13) 本句中的几组对比:“见”与“明”,“是”与“彰”,“伐”与“功”,“矜”与“长”,这几组词语中,前者都是一己之能、一己之功,而后者代表的都是集体的力量、集体的智慧。“自见”、“自是”、“自伐”、“自矜”,充分体现了统治者所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权力。只有打破这种权力垄断的格局,还政于民、让利于民,才能真正激发民智、民力,推动集体事业的繁荣进步。
  (14) 本句词语之间的递进关系:“见”表示的是闪亮发光,因此被人发现和注意;“是”表示得到人们的认可和肯定;“伐”表示一己之能得以充分展现和发挥;“矜”表示被委以重任,因此能独当一面。
  4.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1) 不争:就是不争斗、不较量、不抢夺。
  (2) 本句是对上一句句意的总结和深化。指出:人人生而平等,无贵无贱,无贤无愚,各有自己独特的地位和作用,作为统治者,切不可以将自己凌驾于集体之上,如此才能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并为万民所爱重。
  5. 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此处的“曲则全”与第一句中的含义不同。第一句中的“全”是“完美、完满”之意,此处的“全”是“完全、全部”之意,是老子在借题发挥。意谓:所有的好处、所有的光荣全都绕着弯儿的属于他了呀!

  【总结】
  本文从“一”入手,通过种种例举,得出了“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的结论。所谓“抱一”,就是平等相待,绝不偏废偏举也。所谓“抱一为天下式”,是要将平等无差作为治理天下的原则也。因为对万物众生平等以待,故能知常守静,充分发挥集体的智慧和力量。而作为群众的带头人,显然一切荣誉都会归功于己。故曰“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第21章》呼应的是《第19章》的“令有所属”,本章及《第23章》分别从不争、希言两方面来呼应的“见素抱朴”,而《第24章》呼应的是“少私寡欲”。

  【译文】
  弯曲就会圆满,歪斜就会矫正;低洼处自然会满盈,破旧了必然要更新;少的容易喜乐,多的反生忧怖。
  因此,圣人坚持抱全守一来作天下的模则。
  他从不自我表现,反而更耀眼;他从不自以为是,反而更彰显;他从不自恃其能,反而更成功;他从不自高自大,反而更尊崇。
  正是因为与世无争,所以天下才没有人能与他相争。
  古语说的“曲则全”,哪里会是不实之言呢?正如大家所看到的那样,所有的荣耀果真“全”都绕着弯儿的属于他了呀!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