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可日重校重译帛书老子总第五十四段 含德之厚者,比于赤子

楼主:拉某人 时间:2017-09-13 22:30:05 点击:9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七章第四节总第五十四段

  含德之厚者,比于赤子。蜂虿(chài)虺(huǐ)蛇弗赫,攫(jué)鸟猛兽弗捕,骨筋弱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会而朘(zuī)怒,精之至也;终日号(háo)而不嚘(yōu),和之至也。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戕(qiāng)则老,谓之不道;不道,爪(zhǎo)已。

  【文字内容释述】
  含德之厚者,比于赤子。“含”,藏,怀而不露,隐藏在内,对应“修之邦,其德乃锋;修之天下,其德乃博”,并佐证了是“锋”不是“丰”,是“博”不是“普”。“厚”,厚度,与“薄”相对,同于“是以大丈夫居其厚而不居其薄,居其实而不居其华”的“厚”,指坚定遵从“玄德”意识行事的信仰和信念非常深厚,因为“厚”所以“精之至、和之至”。“含德之厚者”,指修行“玄德”褪去了锋芒,达到了“戴营魄抱一”的最高境界。“比于”,既没有用“如”,也没有用“若”。“赤子”,指刚出生时全身都还是紫红色直至白白胖胖这段时期的婴儿,这时候还没有自我意识,完全是“玄德”本我意识。

  蜂虿虺蛇弗赫,攫鸟猛兽弗捕,骨筋弱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会而朘怒,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嚘,和之至也。“蜂”,昆虫,会飞,多有毒刺,能蜇人。“虿”,蝎子一类的毒虫。“虺”,本义蜥蜴,现代汉语词典也解为古书上说的一种毒蛇,这里因后有“蛇”,不可能重复,应该是指蜥蜴一类有足又有毒的爬行动物。“弗”,先天就不会,指先天就没有攻击赤子的意图。“赫”,甲本和传世本为“螫”,意思是毒虫或毒蛇咬刺,指攻击的动作。而“赫”的本义是泛指赤色,对应“赤子”,这里指发怒,是进入准备攻击的内心状态,还未到实施阶段,显然境界更胜一筹。“螫”与“弗”天生就搭配不当,好比“恃”与“弗”存在先天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一样。

  “攫”,本义鸟用爪迅速抓取。“攫鸟”是指雕、鹫、鸢、隼、鹰等常从空中俯冲猎取食物的凶猛的鸟。“捕”,本义捕捉,包含了搜寻、瞄准、接近再到捕捉的整个过程,而且含有力量对比悬殊轻而易举的成分。甲本和传世本为“搏”,虽然也是捕捉的意思,但含有势均力敌相互搏斗之后予以制服的成分。两者相比,“捕”更加恰当。

  赤子不但“蜂虿虺蛇弗赫,攫鸟猛兽弗捕”,而且新闻媒体报道的狼孩等很可能就是这个阶段被狼攫取并抚育长大。赤子的这个阶段是人脑发育的关键期,错过了这个阶段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他的心智、接受知识与技能教育的能力、语言能力,甚至连直立行走的能力等都不可逆转,更不要说抽象思维的能力。所以说,人的自我意识不是天生的本能,本我意识才是天赋的。胎教可能不一定管用,但由赤子的“玄德”意识逐渐过渡到自我意识的阶段,父母“修之身,其德乃真;修之家,其德有余”的引领至关重要。

  “骨筋弱柔”,甲本和传世本为“骨弱筋柔”,两者相比,“骨筋弱柔”更为恰当,因为“骨筋”是统称的概念,包含了整个握力的源泉,按照中医理论,包含了骨、筋、脉、肉、皮这五体,“骨筋”喻指赤子的整个身子骨都很弱柔,才能与“精之至”相对称,因为“精之至”也是指赤子的整个身体而不单单只是骨和筋。而“骨弱筋柔”只是特指骨和筋,并不全面。“握固”,小拳头却抓得紧紧的。

  “未知牝牡之会”,还不懂得男女交合的事理。“朘”,男子生殖器。“怒”,不是发怒的意思,而是指气势很盛、不可遏止,指赤子的生殖器自然勃起。

  “精”,千万不要解为什么精气、真气之类,本义是精挑细选的优质纯净上等细米,这里指没有掺杂进后天的自我意识和主观意志,是最纯正的“玄德”意识。“精之至”同时修饰“弗赫”、“弗捕”、“握固”和“朘怒”,指赤子身上最纯正的“玄德”意识处于至高境界。

  “号”,包含了赤子大声哭,以及似哭非哭的大声喊叫。“嚘”,气逆。“不嚘”,指赤子气息能够自然调整始终处于顺气的状态,声如洪钟延绵不绝。“和之至”,指赤子哭喊完全是“玄德”本我意识的自然反应,不是自我意识下的有意为之,这样才能收发自如、气息顺畅。再大一点到了6至18个月的婴幼儿,如果持续哭喊就容易屏气发作了,因为这时候的婴幼儿是“玄德”本我意识过渡到自我意识开始占主导地位的阶段。

  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对应“复命,常也。知常,明也”来理解。“和曰常”的意思是:赤子“终日号而不嚘”不是偶然现象而是普遍现象,与6个月以后的婴幼儿有明确区别,是有科学依据的,赤子行为与“玄德”意识完美统一的“和之至也”是经得住实践检验的普遍定理。

  “知常曰明”的意思是:认知到了这一普遍现象的本源是赤子“含德之厚”,完全遵从“玄德”意识哭喊,就是掌握了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认知方法。既然每个人刚出生都是依照“玄德”意识行事,那说明“玄德”是我们每个人都与生俱来的,因为人类身体的物质组分与精神的意识组分都来源于“玄德”,只不过自我意识增强后,“玄德”意识逐渐减弱而潜藏在我们身体内,我们偶尔蹦出的潜意识、下意识、直觉、第六感等,表明它并没有离我们而去。

  “益生曰祥”,指人通过本我意识决定自己的行为,行为不违背自己的本我意识,二者相得益彰,这是依道行事走向祥和的吉兆。四个“曰”显然是层层递进关系,但传世本此处却解为“贪生纵欲就会遭殃”,与“和曰常,知常曰明”意思相悖。“益”是增益、相得益彰的意思,不明白为何传世本会解为“纵欲贪生”。“祥”,同于“夫兵者,不祥之器也”的“祥”,本义凶吉的预兆,这里特指祥和的吉兆,但传世本却解为“不祥”,也是令人费解。

  “心”,习惯上指思想的器官和思想情况、感情等,是自我意识的来源。“气”,同于“中气以为和”的“气”,指“玄德”精神主旨。“心使气”,指从人们思想意识形态的本源上产生“玄德”精神主旨,人的自我和本我完全融合。“心使气曰强”和“守柔曰强”才是老子眼中真正的“强”,与“毋骄,勿矜,毋伐,毋得已居”的“果而强”、“自朕者强也”的道理是相通的。普通人按照“天下皆知美之为美,亚已;皆知善,斯不善矣”认知方法所称的“刚强”,在老子眼里根本不是“强”。传世本解为“心机驱使和气就叫做逞强”,也是死抱“柔弱胜过刚强”不放,导致只要看到“强”字或者与“强”沾边的,都反其道而行之,与将“果而强”篡改为“果而勿强”或“果而不强”如出一辙。

  物戕则老,谓之不道;不道,爪已。本句与总第二十七段阐述国中四大之将军法道里的“物戕而老,谓之不道;不道,爪已”看似重复,但这里可以通过对比赤子与成人之间对待蜂虿虺蛇、攫鸟猛兽完全不同的态度,来感悟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天性逐渐消逝,本我意识逐渐被抑制,从“无心之心”慢慢的越来越费尽心机,童心未泯只能成为一种奢望。当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生存,想着用暴力手段、杀伐的行为来对付蜂虿虺蛇、攫鸟猛兽时,他已经不是基于“玄德”本我意识去思考问题了,回应了“服文采,带利剑”。“物”本指“孔德”,这里指组成宇宙万物的物质之后,这些物质不再是“蔽而不成”,迟早有“成”的一天,而杀伐之心就是人的身体“成”的表现。带着杀伐之心去“建德”,就会“夫代司杀者杀”,就违背了“民莫之令而自均焉,始制有名”这一社会规制的本源。

  【文字误缺释述】
  传世本文字误用除了“赫”、“捕”、“骨筋弱柔”被误用外,主要有“朘怒”、“嚘”被分别误用为“朘作”、“嗄”。

  朘怒与朘作。“怒”从心,体现了“心使气曰强”,是天生的一股气势。“作”传世本虽然也解为勃起,但从金文的“乍”演变为从人,更多的指人有意识的行为,倾向于“知牝牡之会”,这就前后矛盾了。

  嚘与嗄。“嗄”是指嗓音嘶哑,与“心使气”缺乏密切关联,与老子“一击四鸣”的写作手法相去甚远。

  【结构段意释述】
  本段着重阐述“建德如偷”之“质真如渝”的特点,仿佛要回到童心未泯的赤子。上段用“修之身,其德乃真”点出了“质真”应当从“修之身”而来,本段则点明“质真”的至高境界是“含德之厚者,比于赤子”。接着,老子又归纳总结了赤子“精之至”、“和之至”的具体表现,阐明了“含德之厚者,比于赤子”是经得住长期反复实践检验的科学定理,再引用这一定理推演归纳出“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的结论。最后,老子用“物戕则老,谓之不道;不道,爪已”指明“建德”不应该有“服文采,带利剑”的杀伐之心,否则就会背离“民莫之令而自均焉,始制有名”这一社会规制的本源,就会沦落为贵族阶层维护其统治利益的暴力工具。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