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落台湾

楼主:山水不系舟 时间:2017-11-15 11:14:59 点击:230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那一年,我18岁,由于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中断了我继续求学的梦想,于是,我穿上绿军装,来到渤海边,骄傲地成为一名军人。依稀记得,当时的我,曾站在大海边,望着茫茫波涛,唱着一首刚刚学会的歌:
  我站在海岸上,把祖国的台湾省遥望,日月潭碧波在心中荡漾,阿里山林涛在耳边震响。台湾同胞,我骨肉兄弟,我们日日夜夜把你们挂在心上。啊——,全国人民团结一致,同心携力,共同奋斗,朝着一个方向,解放台湾,统一祖国,让那太阳的光辉照耀在台湾岛上。革命洪流,不可阻挡,台湾同胞必将和我们欢聚在一堂。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让那太阳的光辉,照耀在台湾岛上。
  那时候,单纯的我,始终以为,总有一天我们会“解放”台湾,也许,我还会踏上台湾岛,去看望那里的骨肉兄弟。可是,这场梦,做得时间太长太长了,以至于台湾没有被“解放”,而我们自己被“解放”了,40多年后,我真的踏上了这片让我魂牵梦萦的土地,激动的心情可想而知。
  时间是2013年10月24日至2013年11月7日,共计15天的台湾自由行。
  在这里,我要向我的台湾朋友蔡圣芬女士表达深深的谢意。是她,在台湾帮我预订住宿的地方;是她,帮我预订台湾行的各地火车票;是她,帮我查找我想要去的地方;更是她出车,把我送到旅游团轻易到不了的地方,诸如阎锡山、于右任、张大千、钱穆、胡适、林语堂、邓丽君等人的墓地或故居。这样,才使我走访了不少民国时期大陆迁台的名人遗迹,知道了大量名人迁台的故事,于是就有了这本书的问世。

  回顾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我们会看到,几乎每一次大规模的战争和社会动荡,都会带来一场移民大潮。人民为了躲避战乱,为了生存,忍痛离开他们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美好家园,离开他们先人埋骨的坟茔,甚至离开他们的至亲骨肉。生离死别、泪洒征尘、眺望故乡、对酒悲歌,所有的形容词都无法准确地表达他们离开故土,流落异国他乡那份痛苦与惨烈。
  同时我们也会看到,正是中国历史上的多次移民大潮,才促成了中华民族的大融合,才形成了中国那绚丽多彩的东方文化。而中国历史上最后一次移民大潮,即上个世纪中期国民党的大逃亡,和历史上的历次人口大迁徙相比,既有它的共性,又有它的个性。这期间无论是迁徙的团体和个人,所经历的一切,都充满了传奇、坎坷、痛苦、惨烈,甚至是悲壮。
  从1948年11月6日开始,到1949年1月10日结束的淮海战役(国民党称之为“徐蚌会战”),徐州“剿匪”总司令刘峙指挥的中华民国国军五个兵团部、22个军部、56个师及一个绥靖区共55.5万人被解放军消灭及改编,从而注定了国民党在大陆统治的终结。于是,有着五十多年历史的政党和人数众多的国民党官员和党员,以及国民政府的要员,外加上百万尚存的国军官兵何去何从,成了摆在他们面前的首要问题。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山水不系舟 时间:2017-11-15 11:19:01
  虽然蒋介石在1949年1月21日被迫宣布下野,但国民党的命运和民国的前途仍然掌握在他的手里。躲在溪口老家的山里,蒋介石却架着七部电台与外界联络不断,全国的形势变化,他甚至比“总统”李宗仁更清楚。
  民间传说,抗战即将胜利之时,蒋介石曾到峨眉山请一位得道高僧占了一卦,得八个字:胜不离川,败不离湾。按理说,蒋介石的周围智者如云,即使他本人看不明白,他的智囊们一定知道“湾”指的就是台湾吧。
  但是,这只是一则民间传说罢了。就是到了蒋介石下野之时,他还没有决定失败后到底在哪里落脚。最初,他梦想着固守大西南,以四川为根基,借助天险与共产党抗争;稍后,他甚至还带着他的智囊们飞到菲律宾,与这个国家的首脑商量到这个依附美国的岛国去安置他的流亡政府,而且这个国家也答应了他。还据说,蒋的夫人宋美龄还建议他到瑞士去做寓公。
  也许,正是这个“做寓公”的提议激怒了蒋介石,他说,自己也是堂堂大国的正规总统,到外国做寓公岂不是丢份。于是,他采纳了他同乡的意见——去台湾。
  这位提议去台湾的人叫张其昀,是当时浙江大学的教授。张其昀,浙江宁波人,与蒋介石是小同乡。此时不过是一介书生,时任国立浙江大学史地系主任,是一名地理学家。张其昀向蒋介石力陈:“万一战败,国军退居台湾的话,退可守,进可攻;台湾与大陆隔着一条海峡,凭借海峡天险和海、空军军力,总统完全可以抗衡中共解放大军。”
  当时,国军还有空军优势,更有海军优势,这更坚定了蒋介石去台湾的决心。于是,一个党国迁台的计划,就在李宗仁和中共谈判最热络的期间,秘密而紧张地进行了。
  其实在这之前,台湾光复后的1945年,蒋介石就着手经营台湾了。他曾多次视察过台湾,后来又派他产得力助手陈诚担任台湾省主席。最后一次视察台湾,他对陈诚相当满意,说台湾是中国唯一没有被共产党渗透的最纯净的地方。这,可能也是蒋介石决心迁台的一个重要原因。
  要迁台,蒋介石首先想到的是要带走什么。于是,就有了“双抢”的出现:即抢财宝、抢人才。
  财宝主要是指黄金和文物。据王丰所著的《蒋介石父子1949危机档案》一书中说,从1949年春抢运国库黄金前后蒋介石父子与国民政府官员之间的几份密电及内部文件推算出,位于上海银行的国库黄金总数是294万两被运往了台湾。
  文物方面,在日本人即将进军北平之前,为了不被日本掠夺,被国民政府分两批运到了西南大后方。抗战胜利后,又被运送到国府首都南京。到国民党眼看要丢掉全国时,蒋介石指派文物专家翁文灏等亲自挑选了5000箱文物、档案等精品运往台湾。诸如被视作台北故宫博物院镇馆之宝的毛公鼎、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玉雕精品“翠玉白菜”、“肉形石”、宋代汝窑瓷器、传世书画、清宫服饰等等。现在我们去台湾旅游,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看到的文物,几乎都是从南京运走的北京故宫文物。
我要评论
楼主山水不系舟 时间:2017-11-15 16:19:59
  人才方面当然是抢当时中国的各类高级知识分子。但是这是一群有思想有文化有个性的活蹦乱跳的人,而不是没有生命的黄金和文物可以任人摆布。1948年国民政府曾评出第一批中国科学院的院士共八十一人。能死心塌地跟随蒋介石去台湾的不到十人。这让蒋介石相当沮丧。当时在南京的胡适奉蒋介石的旨意,列了一份北京大学迁台的著名教授的名单,并派飞机到北平专门去接他们,可是飞机从北平回到南京时,从飞机上下来的只有两个人,为此,胡适在机场上面对北方痛哭失声。
  国民党内最有名望的元老,也是蒋介石要抢的对象,比如国民党元老于右任,硬是让蒋介石指使人把他挟持到了台湾。
  相比于有名望的学者和元老,国民党的各级官员包括高官们可没有这样的待遇了,他们要到台湾,得自己买船票机票。只是这些人手里有钱又有势,不少人虽然自己在大陆和共产党对抗,但他们的亲属早已到了台湾,还有一些人觉得自己和蒋介石有些疏远不想去台湾,就把家眷送到了外国。
  中下级官员赴台却是一件很费周折的事情。他们当中不少人,特别是小军官们,有的家属随着战败队伍跟着部队步步南迁,实在没了退路才挤船去了台湾,或随着自己丈夫的部队,挤在乱军中登上船到了台湾。一代歌后邓丽君的母亲和哥哥,就是随着他父亲的部队逃到台湾的。
  相比之下,普通士兵和不明真象的“难民”逃台就要看命运了。按照蒋介石的想法,国军士兵和能随他一起逃到台湾的人当然越多越好。可是人太多了,运输工具有限,于是就出现了人人争挤上船的现象。尽管军舰不够用又征用了不少商船和渔船,但还是出现不少人因为挤船而葬身大海,还有就是船在海上遇到风浪而翻沉的悲剧。
  1949年1月27日,农历腊月二十八,从上海黄埔港起航的太平轮,搭载了近千名迁台乘客,以及数百吨物资,驶向台湾基隆港。满船带着离乱苦痛的人,开始了一段艰难的航程。晚上23时45分,当太平轮行驶到舟山群岛附近时,突然与迎面驶来的建元轮相撞,半小时后,太平轮沉没在冰冷的海水中,全船生还者仅36人!
  在波涛汹涌的时代浪潮中,太平轮的悲剧只是其中一个小插曲,在青岛、在烟台、在上海、在广州、在香港,在中国沿海的每一个重要港口,类似太平轮这样的生死离别在日复一日地上演——成千上万的家庭就这样在历史的转折口上被撕裂。
  1949年5月24日深夜,解放军开始从徐家汇攻入上海市中心,国民党的最后一艘开往台湾的轮船在黄浦江启航,船上坐着上海市长和军队。上海的有钱人怕共产党清算,纷纷往船上挤,结果一律被卫兵用枪托打到江里,船被水浪晃动的那一刻,船身跟码头一撞,被打到水里的人当场就夹成肉酱。
楼主山水不系舟 时间:2017-11-16 07:41:38
  最悲惨的是那些在大陆上战斗到最后的大西南的败兵们。如黄杰、白崇禧、胡宗南的残部,他们原本是想步薛岳残部的后尘到海南岛后再去台湾。可是,解放军把他们通向海南的路给堵得死死的,结果,有五批共三万二千多人走投无路,最后冲破国界线到了越南。
  1949年底,蒋介石嫡系黄杰第一兵团在湘桂作战失利,余众一万七千人由昆仑关西撤,沿桂越边界开进云南,华中军政长官白崇禧电示黄杰,让他率部转道去海南岛,结果去往海南岛的道路早已被解放军阻断。黄杰又电请台湾的陈诚,陈诚派员到越南和法国驻印度支那专员(当时越南是法国殖民地)和法军总司令好说歹说,总算征得法国人同意“假道入越”进入了越南。
  官兵们走出国界看到前面飘着蓝、白、红三色法兰西国旗,回首再望国土时,不知何年何月重见祖国故乡,无不悲伤落泪。除黄兵团官兵外,还有随行的湘桂地方武装、警察、流亡学生和平民等,于1949年12月18日抵达法方指定的蒙阳,即为法军监管软禁。蒙阳是废弃煤矿,因三面环山,即使大晴天也只有中午才能见到一丝阳光,故名。但见荒烟蔓草,荆棘丛生,蚊蝇蛇鼠肆虐,既无房舍也无水电。
  官兵人等上山砍木斩草搭建草棚,半个月后才稍稍安顿下来。法军还常来搜抄,银元手表等贵重物品都被夺去。主食法方供每人每天仅米四两,水土不服多病少药,人员死亡不断。
  第二批人是李宗仁、白崇禧纵横神州三十年的桂系部队残部,加上两广地方武装等共万余人,从龙州过境进入越南。当即由法国人遣去莱姆法郎居住,其条件和“待遇”与黄杰兵团一样。
  第三批是中央军嫡系二十六军一部3879人,由第八兵团副司令官兼26军军长彭佐熙统率,由云南过境来到越北莱州,被法军送到金兰湾羁居。
  第四批是由越南国民党首领武鸿卿收编的广西鲁道源十一兵团一部,由水口关进入越南。法国殖民当局也把他们送到蒙阳。
  第五批是蒋介石嫡系余程万在滇东南的游击队272师残部二千余人,遭解放军追剿逃到中越边界后,于1951年7月12日偷渡红河时,遭到胡志明武装伏击死伤过半,师长余启佑坠河身亡。只剩1023人过河后,由师参谋长张亚龙率队,于1951年7月底抵达越南的富国岛。
  知道国民党三万多人逃到越南后,当时的新中国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在北京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法越当局,指出导致一切严重后果应由法方承担,并要求他们把这些人遣送回国。
  法国人对新中国的声明置之不理的同时,还打算用这些人当炮灰去对付越南的民族解放力量,或要把他们当劳工。经台湾的蒋介石派人交涉,法国人才把他们集中到了富国岛监视居住(等同囚禁)。
  富国岛东邻暹罗湾,面积六百余平方公里,相当于四个大小金门岛,居民只有八九千人。这里本是原始森林的蛮荒之地。国军官兵到了这里,头一件大事是向大自然斗争。火烧烟薰,填沟平洼,进深山伐木取藤,兴建成片茅棚等做为栖身之所。
  官兵们历尽千辛万苦熬过了三年时光,终于在1953年6月28日,在列32457人,除千余人自愿留在越南外,三万余官兵、眷属及平民分批乘船抵达台湾。
  对这一段难忘的逃亡经历,被蒋介石任为“留越国军管训总处司令官”的黄杰,曾写了四首《忆江南》的词:

  南国梦,异域莫勾留,栏外笙歌空渡曲,关山难越使人愁,月满望乡楼。
  南国梦,夜静露华浓,壮志未酬归未得,千愁万绪付千钟,独坐月明中。
  南国梦,望断是斜阳,西贡城中灯如锦,暹罗湾上月如霜,微醉立苍茫。
  南国梦,长忆故国秋,何日金陵逢故旧,秦淮河畔月当头,横笛泛中流。

  字里行间,有多少逃难的国军官兵对祖国山河故乡眷恋深情啊。但是,他们就是到了台湾,这乡情就能减少吗?我想,只能更加强烈。
  国民党逃到台湾到底有多少人?从1956年国民党逃台后的首次人口普查数据加以推测,总数估计在200万上下。其中成建制逃台的军队约有60万人,散兵游勇有数万人。
  这200万人来到台湾后的生存状况如何?看了下面两个章节也许你会了解个大概。
楼主山水不系舟 时间:2017-11-16 07:44:18
  眷村和眷村文化

  大量国军逃到台湾,于是就催生了一个全新的名词“眷村”。顾名思义,眷村者,眷属之村也,即军人家属所居住的村子。
  1949年到1953年之间,大约有200万来自大陆的国民党军人、军眷、流亡学生及企业家、政府官员等,背井离乡随国民党政权迁往台湾。这里面大约有60万是军人,而这些军人里,除了极少数高级将领携有钱款外,绝大多数下级军官和军人都一无所有,他们随即进驻台湾各大军事要地,军人可以住进原日本人留下的营房里,而他们的家属却没有地方安顿了。
  为了免除军人的后顾之忧,台湾当局动用从大陆带来的黄金对他们进行有计划的安置。无法安置在营房或随军移动的眷属,就暂住在学校、寺庙、农舍或牛棚里,有的还自行搭建了简陋的临时住所。这时的住所还称不上是眷村,只是临时安置点而已。
  真正眷村的兴建是从1956年开始的,当时除了军方出资外,还有宋美龄发动的“民间捐款”。这些住房通常是以“捐赠”方式分配安置军眷居住。当时的住宅以平房为主,除了由日治时期遗留下的军眷住宅外,大多眷村都是建设在公有土地上的简单房舍。其中,最普遍的房子是屋顶盖稻草、竹泥墙的房舍,条件相当简陋。
  这些房子还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离原住民的村子都有一定距离,相当于独立的小区。通常,根据土地面积的大小,建成几十栋上百栋不等的成片的房子。
  住进眷村也不是所有的军人都有的待遇,想住的人要申请,申请时必须要有主要申请人和主眷(通常是妻子),至少要有一名以上的子女,居住凭证或眷户名册上都会记载夫妻的名字,房舍的分配依眷户人口数、考绩、结婚年限来分配。大体上分为甲、乙、丙、丁四种大小不同规格的眷舍,甲型12.3坪(一坪约3平方米),乙型10坪,丙型8.4坪,丁型7.6坪。比如一代歌星邓丽君一家男女老少共七口人,就挤在一栋只有三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没有地方做饭,就用破木板在房头边搭出一个做饭的“厨”来。
  早期的眷村住房面积相当狭小,想一想,几个人挤在不足10坪左右的房子里,而且还要有做饭的地方,称为蜗居一点也不过份。据住过眷村的人写过的文章回忆,眷村的公用设施也非常简陋,狭窄的小巷道只能容两个人错身走过。没有单独的卫生间,都是共用的厕所和洗澡的地方,不分男女,一到如厕或洗澡的时候都得提前去排队。
  从1960年到1970年左右,经军方出资,大多数眷舍主体改建成了砖瓦结构,并且还建有私人厕所、浴室、厨房等生活空间。同时也改造了电线线路等设备,到这时,眷村的建筑物才与眷村外台湾建筑物大体相同。在10年中,平房式军眷住宅一共兴建了10期,共计38100栋,大多分布在台湾全省各地军事要塞附近。
楼主山水不系舟 时间:2017-11-17 11:11:08
  眷村的住房还有一定的等级区分,大体分为将校官的房舍与普通士兵的房舍,两者在环境上有明显差别。通常,除改建后配置及特殊情况外,眷村居民对其居住房舍均只有建筑物及地上物使用权,并无房屋所有权,同时也不必缴纳地价税及相关租税金。这一待遇,却引来台湾原住民的反对,称不符合“公平正义”的宪法原则。
  眷村内还设有幼儿园和学校,村外围有部队,并配有机枪碉堡,整个眷村犹如军事要塞,严格区分台湾本省人与外省人的来往,就像一个独立在台湾之外的小社会。
  据统计,当时全台湾共有眷村763个,眷户96082家。
  独特的历史环境下造出了独特的建筑群,成就了台湾一道道独特的风景。我们不知道当初住在这些眷村里的人会有什么感想?试想一下,他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在大陆时都是有地位的有钱人,有不少还是资本家或地主出身,家宅一定很多很豪华了。而如今,几口人拥挤在狭小的空间里,并且不知道会熬到什么年头。是什么信念让他们坚持下来的?也许是三民主义的理想,也许是将来反攻大陆成功再建一个民国。但是,我想,他们当中肯定会有很多人后悔走上了跟着蒋介石来到台湾的这条路。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陆续有个别经济条件比较好的人开始买地自建房屋而搬出了眷村。而对仍然住着的眷村,“国民党政府”也陆续进行了改建,多数在原址兴建国宅大厦。大厦建好后向台湾原住民和眷村住户出售和出租,于是出现了原住民与外省人混住的局面。
  到2000年民进党执政后,继续推动眷村改建政策,原住民和外省人混住情况越来越普遍,眷村文化便渐渐淡薄下去。为此,文化学者们呼吁尊重社会多样性和文化保存,时人称为“眷村保护运动”。于是,台湾当局“行政院文建会”以及各地方政府,开始了针对较有特色的村落进行“历史记忆”的保存。比照博物馆的概念,参考外国保留较早聚落的范例,研究并保留较有特色与价值的眷村残留。据“眷村保护运动”的学者,台湾“中央大学”副教授李广均估计,现存的眷村约有一百处左右了,其余全在改造中消失。在桃园县,保存了“马祖新村”和“宪光二村”两处,而后者,还成了连续剧《光阴的故事》的场景。
  再如台北市松勤街50号第一个眷村“四四南村”原本是日军陆军库房,国民党来到台湾后,这里是大陆青岛来的联勤四十四兵工厂的员工及眷户们居住的区域。原计划在1999年随眷村改建政策拆除,但在1991年3月,被台北市政府列为“历史建筑物”,原建物并未变动,连围墙也都还保留着。并在1993年10月,改为“信义区公民会馆”,将眷村内的生活用博物馆的方式展出,并提供市民租借为展览活动场地。另有四四广场及文化公园。
  出现在台湾短短几十年的眷村,却留下了独特的眷村文化。概括起来说那就是——第一代眷村人从来没把眷村当成家,而第二代眷村人却永远把眷村当成了家。
  从大陆匆匆逃到台湾的军人们,他们和蒋介石一样都认为,总有一天会打回大陆去恢复中华民国。因此,他们把眷村只是看成了战场失败后临时找的避难所。这些老军人们至死不渝地认为,大陆的家才是他们真正的家,于是就出现了顽固的故乡认同感和祖国认同感。
  一般情况下,能跟着蒋介石逃到台湾的人,大多是国民党最忠实的拥护者。在迁居的早期,每到除夕夜一过零点,全村都像在大陆一样,不约而同地放起长串鞭炮,然后吃年夜饭。每逢重要节日,几乎家家户户的门前都要悬挂“青天白日旗”,而在屋子里,都要供上祖宗的牌位,并让子女们叩头。更有甚者,大多数老军人都要儿女们牢记自己在大陆家乡的地名,如果儿女们背不出来,还会遭到一顿打骂。让人吃惊的是,这种执着的故乡观念,一直到他们离开这个世界也没有改变过。
  于是就形成了一种难以理解的现象,那就是从最高领导人蒋介石到最底层的小兵,都认同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的理念。当出现台独的论调时,必然遭到第一代眷村人的齐声反对。所以,就又出现了一种现象,那就是自打蒋经国开放党禁以来,每到大选时,眷村或眷村走出的人,一直是国民党的“铁票”,即全部都是拥护国民党的选票。
楼主山水不系舟 时间:2017-11-17 11:12:12
  相比于第一代眷村人,第二代眷村人指的是在眷村出生或从小在眷村长大的那些人。独立而封闭的生存环境,艰苦的生存条件,以及从大陆来的操着各地口音杂居的现象,却深深地印在第二代眷村人的脑海里。直到他们长大成人走进五彩缤粉的世界,也不会忘记那段难忘的岁月,所以,他们一直把眷村认为是自己的故乡。
  2009年,一部讲述“眷村”生活的话剧《宝岛一村》火爆台湾。这出戏,让所有进入剧场的观众从看的第一分钟开始,笑声里夹杂着哭声,一直到话剧结的那最后一分钟。
  2010年1月,《宝岛一村》开始在大陆巡演,导演赖声川说:“我相信这出戏一定会成为一个连结,让在大陆的观众知道那些在1949年离开的人们发生了什么事,那些人在离开后的生活又是如何……”
  眷村人是顽强的,他们顶着生存的压力,不管再苦再难也要继承在大陆时那种对子女教育的传统。他们把来到台湾的私塾先生请来当老师,从四书五经教起,就连幼儿园的教育也是中国传统儒学为主的《三字经》和《百家姓》。曾任过台湾地区领导人的马英九先生在香港出生不久就来到台湾,后来还被父母送到眷村的幼儿园长大。他知道,他上的幼儿园是宋美龄捐款建成的,所以,他一直称宋美龄为“宋妈妈”。而他从小打下的国学基础,还使他受益终生。
  由于眷村的父母们大都注重子女的教育,所以,几乎所有的孩子高中毕业后,都选择到大学或军校深造。有调查表明,在台湾从事科研、技术的知识分子中,绝大多数都是从眷村里成长起来的人,而那些虽然没有读到大学的孩子,却在演艺领域里成为艺术家。而从事贸易经商的人当中,台湾本土人却占了大多数。
  由于重视教育,再加上眷村的孩子自小受父辈自立自强精神的熏染,从小肯于吃苦上劲。因此,眷村产生的名人不胜枚举。
  如政商界名人:宋楚瑜、胡志强、章孝严、章孝慈、孙大千、朱立伦、马永成、丁守中、郝龙斌、朱凤芝、林正杰、欧阳龙、邹开莲、陈启礼、董桂森、雷倩、郭台铭、张京育、张世杰、刘莉莉等等;文艺界名人:赵宁、爱亚、龙应台、朱天心、朱天文、苏伟贞、袁琼琼、吴小莉、胡一虎、张大春、孙玮芒、张启强、蔡诗萍、苦苓、冯翊纲等等。影视界名人:李安、侯孝贤、杨德昌、李祐宁、林青霞、张艾嘉、胡慧中、胡茵梦、王祖贤、庹宗华、梁修身、邵晓铃、焦恩俊、王伟忠、徐乃麟、郭子乾等等;演艺界名人:邓丽君、张雨生、梁弘志、白嘉莉、侯德健、任贤齐、欧阳菲菲、蔡琴、高凌风、应蔚民等等。
  眷村出生的孩子抱团,集体意识非常之强,这可能缘于他们从小生活在相对封闭的环境里。如台湾的眷村大多建在台北、桃园、高雄等接近军事基地的地方,全部属于封闭状态。眷村里医院、商店、邮局、学校等公共设施齐备,所以眷村人没有大事一般都不出村子,在这里形成了他们独立的生活圈子。
  另一方面,眷村里住的人大都来自大陆各地,于是形成了不同地域文化的汇集处,因此这里的人们大多适应性很强。据说,当时眷村没有谁家是关着门的,都是前窗挨后院,一家出了事,大伙都会去帮忙。小朋友之间更是如此,大家每天一起上下学,如果和台湾本省同学打架了,大伙都一起上,“团结、有情有义”也就成了眷村少年的特色。
楼主山水不系舟 时间:2017-11-17 11:15:26
  在饮食文化上,眷村对台湾的影响也不能小觑。因为天南地北的人住在同一个封闭环境里,原来大陆各地的饮食文化就交汇到了一起。谁家做了什么特殊的食物,都会送到左邻右舍品尝。尝来尝去的结果,很多人都学会了原本在大陆时的时尚饭菜。
  在大陆时北方人常吃的大果子豆浆等,也在台湾落地生根。如“永和豆浆”,它的起源约在1950年左右,由山东和河北的两位老兵首先开始经营,其中最著名的为中正桥头的“世界豆浆大王”。“永和豆浆”品牌是1982年由台湾弘奇食品有限公司创立餐饮业知名品牌,1995年跨过台湾海峡来到大陆发展。经过数十年的发展,永和豆浆遍布中国大江南北,已成为消费者信赖和喜爱的品牌,并逐步发展成为台湾饮食文化的一张名片。
  再如由四川老兵研发和经营的“川味老张牛肉面”,自1958年在台湾注册以来就风靡全岛,如今也开进了大陆,成立了多家联锁店。
  再比如“鲍鱼酥”、“鸡仔饼”、“驴打滚”等广式或北方传统点心,如果你到台湾品尝一下的话,这里的点心味更正宗,但你不知道,这都是大陆一流老师傅传承下来的手艺。
  眷村生活在一代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烙印,尤其是第二代眷村人中的文学爱好者,他们纷纷拿起笔来描写那一幕幕难忘的经历。自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描写眷村生活的作品如雨后春笋,同时涌现出一批眷村作家,如爱亚、陈铭璠、邵僩、张大春、朱天文、朱天心等。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