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项之别狂想曲

楼主:菜九段001 时间:2017-11-25 16:30:18 点击:559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刘项之别狂想曲
  菜九段狂想
  此刘项之别指刘邦项羽关系亲密时期的最后一别,此别无明确史料记载,但必然是确实存在的,时间应该在秦二世三年项羽取得援赵楚军指挥权,过黄河战钜鹿之前。
  为什么要将无史料明证的刘项之别作为问题提出,实在是因为此别太重要了,未来的历史走向及内涵都在此别中有所涉及。几十年前读书时似乎看过,科学研究也需要想象力,当时没有理解其中的意思。现在看来,在史料缺乏的情况下,要论述这样重要的一别,还真用得上想象力呢。至于菜九的所谓想象力是猜想、狂想,还是臆想,就只能走着瞧了。
  关于刘项之别,二十年前作《刘邦西进灭秦的战争线路及历史功绩辨析》就提出,秦二世三年十二月,“由项羽率领的援赵军也就在此月破秦军于钜鹿之下。刘邦部的南下正好填补了项羽部北上的真空,其协同作战的意味十分明显,而刘邦部有拱卫彭城的职责也不言而喻”。当时就朦胧意识到刘项两人应该有一会面,否则怎么配合如此默契呢?并且菜九越来越认为,刘邦在鸿门宴上“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之言,是刘邦拿早先两人的当面约定挤兑项羽。刘邦这是话里有话——尽管我有权利王关中,但现在还可以拿出来另议。这个约定固然是楚怀王安排他们出征的候时战略分工,更是在项羽斩杀宋义取得楚军指挥权北上救赵,与南下的沛公有过会合时对楚怀王战略分工的重申。
  试想楚军两支大部队一个北上一个南下,基本上在同一个区域行进,会合的机会非常大,而且确实非常有必要会合。两千多年来,除了菜九,应该没人提出这样的问题。菜九明知这样的情况肯定发生,又苦于找不到明确的书证,近作韩信问题研究,从郦生的史料中突然注意到了与此有关的字句,喜何如之。这个字句藏在《郦生陆贾列传赞》中——自沛公未入关,与项羽别而至高阳,得郦生兄弟。
  当然,太史公没有明确说这是项羽当了楚上将军之后的事,但那个时间地点较沛公击陈留更近。沛公击陈留时间是秦二世三年二月,距离项羽取得上将军仅仅两个月。所以将此字句与菜九要讨论的刘项之别挂钩不算唐突。
  确信有过会面,并揣摩了会面的时间地点,刘项之别讨论的重点就牵涉到楚怀王的战略部署,刘项的作战规划线路。刘邦的扶义而西,线路是大河以南,应该在完成援赵楚军开路先锋任务后进行。而这个开路先锋历来没有重视,中华书局本《史记》居然把《秦楚之际月表》沛公的救赵至栗的救赵二字给擅自删除了。宋义任楚上将军,诸军皆属之,就包括刘邦军,所以刘邦起初也是援赵楚军之一部,扮演开路先锋之角色。刘邦固然肩负西征之重任,但在正式西征之前,还是很好地完成了为援赵楚军开辟通道的任务,沿途秦军所战皆靡,很顺利就将到达黄河岸边的路途彻底打通,为日后楚军主力一马平川毫无窒碍地挺进到黄河边创造了良好条件。然而那个楚军主力迟迟不来。原来楚军主帅上将军宋义就是个玩嘴的,真要上阵作战就畏敌如虎,在安阳滞留不敢进军达四十六天之久,终于被战秦心切的项羽斩杀。

  项羽杀掉宋义,取得了援赵楚军的指挥权后,就火速进兵。项羽此举并非贸然进兵,而是有足够的情报支持这样的行动。估计在项羽滞留安阳一带的时候,已将北上通道彻底打通的刘邦,在这个期间也不知派出过几拨信使到宋义处通报情况,催促进军。所以夺权后的项羽对刘邦的动态应该非常清楚,不排除项羽夺权后主动派员与刘邦取得联系。项羽出击前驻扎的安阳比较靠近彭城,项羽北上,会使彭城老巢失去屏障,所以,项羽的北上与刘邦的南下不是什么巧合,而是一种战略默契。虽然刘邦的南下,并没有下到彭城,但他南下的架势使得彭城左近的秦军不敢妄动。菜九猜测的刘项之会面,就是在北上南下的途中完成的。此前因楚军主力迟迟不来,刘邦等不及了,就让搭档吕泽率部过河看看有什么便宜可捡。而他自己还记着楚怀王的安排,没有过河。得到项羽准备北上的消息,刘邦就准备南下,估计在各自动身前还预先约定了见面地点。夺权后的项羽大概是一面向楚怀王禀报宋义对反秦事业不忠,不得不出手斩杀;一面与刘邦取得联络,准备进军。
  脑补一下刘项这一会面的场面,与当初结为兄弟的时候大不相同了。当初项梁方败,刘项丧胆,根本无暇分析敌我优劣,只知道抱团取暖。在楚怀王的调教下二人大彻大悟,知道下面的仗应该怎么打了。楚怀王在闲置于台的卧薪尝胆期,看出了反秦的关窍,秦方面就玩个章邯,胜过章邯就能胜秦,而楚军正好有能胜章邯的刘项。大概楚怀王把这样的重要发现灌输给了刘项,刘项二人何等聪明,一点就透。果然,刘邦将因项梁之败的惶恐不安一扫而空,强力出击,战无不胜。项羽虽然没有作战,但其思考的时间更长,天分又高,下面应该怎么做,更是了然于胸了,所以斩杀宋义前一大段形势分析甚是精彩。到杀宋义后,重兵在握,意气风发的项羽挥军北上,与同样意气风发的刘邦会师于刘邦的南下途中。项羽刚当了上将军,还没有培养出官架子,见到刘邦肯定亲热中透出踌躇满志,哥,看我怎么收拾章邯。刘邦肯定也为项羽高兴,兄弟,我们可以南北进兵,夹击函谷关。大概刘项二人就在这个时刻对楚怀王的战争规划作了确认,因为楚军主力就在这兄弟二人掌握,他们有条件指点江山、规划未来。虽然秦军主力尚在,但在刘项二人看来,收拾这些秦军就是多费几番手脚的事,根本构不成障碍。此时距项梁之败不过四月,距誓师出征也就两个多月,局面改变不多,而整个气象已经完全改观,刘项二人胜券在握,他们完全可以憧憬将暴秦打翻在地的前景,并畅想未来的。可惜,真的可惜,这样的场面没有被记录下来。这样的场面日后被刘邦在鸿门宴上以“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作了概括。没有概括的内容肯定还有。比如刘邦会对项羽说,兄弟,我马上要西征了,我的兄弟吕泽还在河那边,你见到他就让他快点回来,我在白马津等他。当然,真实的情况不可能这样,因为刘邦不可能提前几个月知道与吕泽相会的地点。真实的情况是,刘邦拿下陈留后,就前往白马津,应该在那里迎回了吕泽。
  本来白马只是菜九猜测吕泽回来的地点,后来考察韩信真伪发现,丁复加盟刘邦的邺,正好就在白马的河对面,所以菜九经常蒙对事,运气不要太好啊。丁复放着赵国不效忠而选择加入吕泽,肯定是对吕泽的人品与能力、或者也包括刘邦的人品能力高度认同在内。吕泽在河北还收拢到了雍齿。这个雍齿因以刘邦的老巢丰降魏,造成刘邦几个月无心对秦作战,而吕泽居然袖手旁观,没有为收复丰出力,估计吕泽此举,有与雍齿有深交的因素在起作用。雍齿与刘邦的关系也应该不差,否则刘邦就不会把看守后方的重任交付于彼,谁知道雍齿会鬼迷心窍投靠了毫无前途的魏。此时通过吕泽,雍齿又混迹于刘邦的队伍之中了。
  

  还是来说刘项会面吧。既然刘项有过会面,而且项羽对刘邦的能力是充分了解、非常认可的,如果不认可刘邦的能力,眼高于顶的项羽绝对不会与刘邦结拜兄弟。但刘邦当时的实力也太小了,用郦生的话来说,就是不满万人,这点人马要打进关中,还是难于登天的。所以项羽钜鹿胜秦后没有火速进军,估计与他对刘邦规模的了解有关。这个过于优势的心态害惨了项羽,造成他落后刘邦入关的被动局面,只好靠蛮干胡来威逼刘邦拱手相让王关中的权利。
  就是疑似记录到刘项此别的《郦生陆贾列传》的攻下陈留,是刘邦发达的一个重要关口,因为这里粮食仓库很充实,为刘邦部的扩张提供了足够的军粮,加上迎回了得到扩张的吕泽部,这样一来刘邦部很快就兵强马壮了。虽然刘邦此时此刻比起项羽,还是处境落后,但因为抓紧进军,又措施得当,最终抢在项羽前面灭秦了。
  刘邦在鸿门宴上拿早先两人的当面约定挤兑项羽会难道不会有危险吗?就算有,也不会大。因为当时项羽突然不需要动刀兵就可以达到主持宰制天下的目的,又因为从准备拼命到握手言欢的剧烈转变,一下子变动太大,幸福来得太强烈了,处于适应期,还来不及琢磨刘邦的话里有话。即使这样的话听了不爽,但比起现实的得利,这样的不爽又算得了什么呢,就装没听出来意思,蒙混过去吧。
  为什么这样重要的一别在历史中隐没不见了,估计与刘项相得的时间比较短而闹翻的时间非常长有关。因为闹翻了,对之前的关系密切也不愿意提了,而且这个闹翻的内涵特别复杂,两个人都有不是之处,里面的账真的很难算。如果不是项羽要烹了刘邦老爸,逼得刘邦用我爹就是你爹来挤兑项羽,他们关系融洽的事实都会被彻底埋没。而一旦正视两人这重要的一别,历史的扑朔迷离是不是稍稍有点清晰了呢。想来广大看官自会有明见。
  有关鸿门宴:因项羽对刘邦王关中的前景坚决不接受,暴怒着要武力解决刘邦,刘邦情知不敌,便对到访的项伯承诺出让王关中的权利,并且提出了对自己的安置方案(去巴蜀)。项伯见刘邦做出了最大的让步,便替项羽接受了这些条件。刘邦到项羽处会面,不过是落实敲实他与项伯的口头约定。日后刘邦又通过张良运动项羽与项伯,多要了汉中一郡。具体内容可以参见拙作《千古不散鸿门宴》。
  关于吕泽,可参见拙作《拷古笔记——淮阴侯韩信历史真相大揭秘》及《古史杂识之  略论汉定天下过程中的吕氏武装》。
  本文所涉地名:安阳一 古邑名。在今山东曹县东。白马 秦县。今河南滑县旧滑县城东。钜鹿,古城名。在今河北平乡。陈留 秦县。在今河南开封东南陈留。于台,江苏省 盱眙。彭城,江苏徐州。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3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菜九段001 时间:2017-11-26 11:26:58
  我的意思是大专家的解释不要太当回事。
  金庸有曰:金刀银刀不如老篾匠的烂铁刀。验之于菜九,诚哉斯言。
我要评论
楼主菜九段001 时间:2017-11-28 09:02:05
  我:
  如果仔细推算起来,天下人爱项羽的原因还远不止这个之一。我们身上流淌着太多的项羽因子,我们简直就是项羽的后代或传人。比如说:
  项羽学书学兵法都浅尝辄止。我们干事也没有太大的耐心,往往今天想干这样,明天又想干那样。因为项羽才气绝高,即使学了个半瓶醋,也足以成就一番事业。而我们这些后人就惨得多了,我们的才气无法与项羽相比,所以往往最终一事无成。
  项羽眼里只有自己的功劳最大,别人的功劳都看不上眼。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是看重自己付出,对别人的贡献是根本没眼睛看的。别人的努力再大,也是小事一桩,并且事情再容易不过了;轮到我们自己稍微干了点事,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是千难万难、千辛万苦才能做成的事。于是,我们很容易将自己那些芝麻大的贡献看的比西瓜还大,就会拿着这个芝麻粒去争功邀宠,一旦未能如愿,就差没去杀人。项羽有力有刀,他可以杀人而且不会被追究;在当今社会杀人犯法,我们便恨得牙痒痒的,私下里恨不能去咬人吃人。
  项羽妒贤嫉能,有功者害之,所贤者疑之,战胜而不予人功。我们也喜欢武大郎开店,喜欢枪打出头鸟,雨淋出头椽子,风吹秀林之木。别人的成功,我们不是见贤思齐,而是百般诋毁抹黑,巴不得别人立刻倒霉。
  项羽自视甚高,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但凡遇到有利的事就要去争,凡事都要插一杠子。我们每个人也基本上都是自大狂自恋狂,我心中我最重,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过高地估计自己的能力,搞一些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没有金刚钻,偏要去揽瓷器活,最后搞得焦头烂额收不了场。如果有一点专长,或在某项事情上干出了点名堂,那更不得了,就可以对自己有点懂的,自己基本上不懂却以为非常懂的事品头论足。
  项羽眼高于顶,谁也看不上眼,什么张良、陈平、韩信,这些不世出的人才,在项羽那里什么都不算。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我们也习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不可一世,唯我独尊,呵佛骂祖,口没遮拦,谁也不在话下,以为自己就是大爷了。
  项羽“于人之功无所记,于人之罪无所忘”。我们大多数人也是这样。别人对我们的恩惠,是理所当然,多多益善,受之坦然。一旦别人有什么地方不如我们的意,则恨他一个洞,记他一辈子。
  项羽喜欢搞妇人之仁。这一套我们也都会,常常会给人来点小恩小惠,事后就记一辈子,总以为别人欠我们很多,一旦别人在某些方面不如我们的意,我们就怨天怨地念叨别人如何如何对不住自己。
  项羽喜欢当老大,也有本钱当老大。我们也喜欢当老大,但常常因为没有本钱而当不成老大,而一旦我们哪怕有一丁点儿地位上的优势,我们就会颐指气使、喝五吆六,架子端足,谱摆得比老大还要老大。
  项羽喜欢做表面文章,常常装出一副求贤若渴的样子。这一套我们也人人都会,当人家的面,我们会说无数廉价的赞美之辞,而一转过脸,就可能说些大不敬的话。这也难怪,在我们内心深处,实在就不会拿人家当回事,我们看自己,一定是重于泰山的,而自己以外的人可以说什么都不是,说他轻于鸿毛都算是一种抬举。
  项羽对别人的要求最严,你一定要是圣人,一点也不能出错,一旦出错,以前的功劳一笔勾销。我们也对己宽对人严,自己做的不好,总能找到千条理由;而别人没做到位,哪怕只有一次,也足以将此前的好处抵销一百次,并且即使有天大的理由,我们也不认这个茬。
  项羽失败了,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把责任推给了老天爷。我们也非常习惯于委过于人,唯独不找自己的原因。千错万错,只能是别人的错。到了我们自己,那是绝对不会错的。如果实在抵赖不掉是自己的错,那也一定是情有可原,这样一想,不仅心安理得,渐渐地就理直气壮,将错就错,愈演愈烈,错的一条道走到黑。
  反正,项羽身上的优良品质,我们没学到,学不到,也不愿意学,而项羽的毛病,可能一个不少地全部存在于我们身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项羽真是我们的自己人啊。有鉴于此,菜九斗胆将太史公的《项羽本纪赞》作个改版来收结这个段子,以纪我们这些项羽的同道同类。只不过史公的《项羽本纪赞》是古往今来最著名的文字,而菜九用以续貂的不入流的货色,则连狗尾也不算不上。但不是如此之滥之菜,则不足以博读菜九者一笑。
  吾闻之太史公曰 “项羽盖好委过于天而不自责者”,又见吾人亦好责人之过者。吾人岂其苗裔邪?不然,何其相似乃尔。夫天赋人权,机会均等,逐名逐利,未敢后人。然寒窗苦读,发愤未已,寻隙钻营,倾心竭力,未尝一日稍懈也。私下里自以为得计,自以为能胜出者,颇不少也。及到头来,好梦难圆,所求不得,所愿难成,欲益反损,凡此种种,直欲说还休,百思不得其解者也。不知自省,师心自用,偶有一得,便顾盼自雄,奋其私智而不师古,欲以小智玩转天下,难矣。蹉跎终身,不亦宜乎?乃引“时运不济,天不助我”,岂不谬哉!
  天语云淡:
  @牛哥 
我要评论
楼主菜九段001 时间:2017-12-02 09:09:36
  小说大赛——特等奖
            
            《名片》
         同学毕业四十年聚会。一个穿着朴实得体的同学,默默地向其他同学派发名片……名片上标注着一行醒目的文字: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19大时 最惦记的人!同学们都暗自感慨,人真的不可貌相啊!纷纷对其投以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席间敬酒频频。
  聚会结束后,一位好事者悄然追问该同学:“您享受国务院什么津贴呀?”
  答曰:低保! [呲牙][呲牙][呲牙]
楼主菜九段001 时间:2017-12-05 08:39:15
  历史的“差异性”;而在我的眼里,历史的“统一性”当更为固执。
我要评论
楼主菜九段001 时间:2017-12-07 06:49:30
  雪狼这是在向我示威吗
楼主菜九段001 时间:2017-12-10 21:22:29
  2、关于抗美的宣传

  朝鲜战争爆发后,当时国内的宣传一致认为是美帝指挥南朝李承晚发动的战争,全国很多城市举行声势浩大的大游行,开大会声讨“美帝国主义”。
楼主菜九段001 时间:2017-12-12 09:11:18
楼主菜九段001 时间:2017-12-20 06:19:04
  上面这段话大家看了是不是有点晕?没事,财迷帮你翻译成人话:这些顶级期刊的论文发现,在98房改以前,决定房价的是基本面(人口变化、经济繁荣指标等),在98年住房商品化之后,影响房价的重要指标是信贷,归根结底是核动力印钞机放水的速度。至于有关经济基本面的指标,影响力在日渐下降(即使是地产供应影响也都比较小)。附带一句,上面那几位学者多次警告神州的地产有泡沫,而且证据及其翔实,可以说是很有良心了,奈何姥爷们充耳不闻。
楼主菜九段001 时间:2017-12-24 11:04:18
  怡然空间,自嗨乐园-最新章节手打文字版【】 - Powered by Discuz! http://bbs.55ab.com/thread-2235928-1-109.html
楼主菜九段001 时间:2018-01-22 10:05:36
  班固一思考,司马迁就要笑

  附记:菜九体会,轻慢前贤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所以菜九尽量注意不蹈前人覆辙。但凡事都有例外,在被人刺激得老羞成怒的情况下,就会口无遮拦,犯下自己都看不下去的过错,如题。不过既然犯错了,索性就把班固在学术上造成的危害集中讲一下。



  班固一思考,司马迁就要笑,这是菜九在作《千古谁识沛丰邑》时,因与坚持丰为县以下区划的广大网友吵得不可开交而编的无耻段子,段子全文是:《汉书》意改《史记》,鲜有不出错者,班固一思考,司马迁就要笑。司马迁不发笑,菜九也忍不住要笑。

  班固说沛丰邑,本来是非常谨慎的。但到萧何这里不谨慎了。因为班固把沛丰邑的丰解读为县以下的乡,全然没有考虑沛除了县还有郡的属性。所以在萧何的传里,把《史记》的沛丰人的丰直接给省略了。这样一来,严重误导了后人,以为丰就是沛以下的乡。实际上除了沛丰邑一处外,丰根本没有任何县以下气息。而即以沛丰邑这个唯一的包容关系,还可以是郡以下县的描述。所以既然丰没有县以下气象,就可以断定班固错了。

  其实,丰这个乡啊县啊的问题如果深入追究,还可以发现《千古谁识沛丰邑》没有涉及到的、更有说明力的证据。比如,丰可能不仅不属于沛县,甚至不属于泗水郡,换言之,丰与沛甚至是两个省的两个县。刘邦在攻占沛县之前,已经攻占了丰。如果丰属于沛县,则沛县不应该不知道这个情况,而事实上沛县不知道刘邦攻占了丰,还以为他人在芒砀山呢。楚怀王以刘邦为砀郡长而不是泗水长,也提示丰与沛不是一个省的地区。雍齿占领的丰,只是丰的中心地区,丰的其他广大地区没有占领,所以刘邦收砀兵攻下邑后,又回到丰驻扎,那个时候雍齿还没有赶走呢。所以丰绝对不是小地区,是一个与沛平起平坐的县级区域,且可能不属于一个省。这么多这样明显的县级特征,班固视而不见,将丰改为县以下区域,实在太鲁莽了。



  班固改史算是有前科的,如上文(《漫议丁复》)说的经班固改动过的丁复史料即明显例证。另外再提供一个班固错改《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的记录。

  《史记》中汾阳侯靳彊参加刘邦集团的地点为:从起阳夏。到了《汉书》变成了:从起栎阳。对此,早年菜九作《也谈陈下之战》提到这个问题,略如下:

  史、汉异文,未必《汉书》优于《史记》,《汉·功臣表》称靳彊从起栎阳,《史记》作从起阳夏,时间是前二年,即秦二世二年;《汉书》作从起栎阳,时间为前三年。事实上,沛公军汉元年十月至霸上,此前不及至栎阳。而沛公于前二年破李由军于雍丘,其地与阳夏甚近,故靳彊于前二年加入沛公军的可能更大一些。鸿门宴时,刘邦所从四将之一有靳彊。如果靳彊为由秦地加入的新人,受此重任似不合情理。

  毫无疑问,这个又是班固出错的例证。



  菜九段以为汉高祖里籍是秦代丰县,且理由无可辩驳,但人们不认可,而且是强烈不认可。他们不认可菜九的重要原因无非是,你个菜九段难道比班固还要正确吗?菜九被逼无奈,才编了那个无耻的段子,并在好几个地方用过。虽然这个话很刻薄,但也是紧紧咬住了班固出错的特点——根据自己对历史的理解,想当然地改造或增补史料。

  沛丰邑问题应该是菜九涉及秦楚之际问题中小得不能再小的问题,绝对不可能搞错。网友们想用班固来压制菜九,本身就不可能成功。他们相信班固超过相信菜九自有他们的道理,他们不知道的是,找班固的差错不是一件难事,早在十几年前菜九的《古史杂识》之《〈汉书〉辨误二则》就指认了班固的两处绝大错误。所以菜九有总结称,凡是《汉书》与《史记》不一致的时候,基本《汉书》错。这是菜九的发现,别人要抢这个功劳,菜九不会答应。

  在《古史杂识》的那个作业里,指出了班固的两大错误属增补出错。其一是《汉书·高帝纪》有“汉王怨羽之背约,欲攻之,丞相萧何谏,乃止”,整个故事完整记录在《汉书·萧何曹参传》。详细考据百度搜索即得,此不赘述,下同。只简单说一下。这个材料司马迁肯定也接触过的,之所以没有采用,是因为封给刘邦的汉中还是通过张良争取来的,争取到手,算是如愿以偿了吧?绝无再动怒动武的可能。其二是《汉书·高帝纪》记载魏王豹之反,汉王遣郦生劝阻之事。菜九指认其伪的理由是,灌婴根本没有参与对魏作战,项它也不在西魏地,仅此二人之误记,即可定其为伪。估计司马迁也是出于菜九般的考量而未将此记载录入于《史记》中。现在知道,魏王豹根本不是反汉,是回国救亡图存,更不可能与汉对立了。

  班固之增补失误远不止这些。紧接上条伪史, 《汉书·高帝纪》与《韩彭英卢吴传》又记了一条司马迁不收的传言,即韩信虏魏豹后向汉王“请兵三万人,愿以北举燕、赵,东击齐,南绝楚粮道。汉王与之”。这样东南西北乱指一通的说辞是典型的策士言论,多半不靠谱,因为现实中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实际上也确实没有出现韩信东南西北作战的事,何况现实中是韩信不断给刘邦提供兵员,而不是相反,所以司马迁又没有收载。

  像这样的假史,菜九倾向于归咎于蒯通的编造,而这个蒯通被班固特意专门立传,所立之传为《蒯伍江息夫传》,此传的蒯通部的长度都超过《魏豹彭越列传》了,而且还没有收入与蒯通相涉的全部资料。就是这个传里《史记》无而《汉书》有的蒯通史料也是假的。班固能看到蒯通在齐举贤的资料,司马迁肯定也看到了。如此生动的史料司马迁为什么不用?完全可以置于曹参的传记嘛。定天下后的曹参史迹还是颇为生动的,估计不收这类史料,还是因为其不靠谱的关系。毕竟司马迁看到的类似史料远远不止这种,估计司马迁有条件与理由判断这类史料与当时情状不合,所以尽管生动,还是选择了放弃。让菜九来推测一下司马迁放弃的原因,估计还在于蒯通的身份。如果蒯通真如其传所称为曹参信得过的人,曹参岂能不安排一个职位给他?而刘邦逮捕蒯通的时候,只称其为“是齐辩士也”,则蒯通其时没有任何功名当无可怀疑。

  像这类《史记》无而《汉书》有的史料,表明这是直到班固时代还在市面上流传的成文篇章。班固见到司马迁没有收入《史记》的资料大喜过望、如获至宝,赶紧收入《汉书》中,他大概没有想过司马迁不收的原因。试想,如果司马迁知道班固的作为,能不笑吗?

  班固在《高帝纪》里,还把韩王信的说辞安在淮阴侯韩信头上了。韩王信的说辞在韩王信传里也有,安到淮阴侯头上,就是班固的想当然了。班固之类想当然是传人不绝的,就像现在的中华本《史记》的《秦楚之际月表》,把沛公救赵至栗的救赵直接删除了,把项羽都江都直接删除了。为什么删除,还不就是不知道沛公系人马也有过河的迹象吗?不知道义帝迁出彭城之前,项羽不方便都彭城吗?这就是想当然出的错。难道想当然也是中国特色?难怪生活中每每看到在不可以想当然的时候想当然,班固的做法不过是为这个传统添一注脚。这里牵涉到后世的整理者如何对待前人作品,径改肯定不对,如果司马迁出错那是司马迁的事,你想当然地改,出了错就得负全责。





  信奉班固、打压菜九的人,应该归于这样一类人,他们过于坚信后面的东西会好于前面的,后人会对前面的失误有所校正。他们很少认识到后人也可能给前面的东西歪曲,前面提到的班固,提到的中华书局《史记》,岂能脱此指控?所以在菜九看来,有关班马差异之班是后出转精的主流的观点、说法、看法,似乎过于想当然了。不知菜九以上列举班固之失,对自己的观点是否构成支撑,相信广大看官目光如炬,自有分晓。

  另外,菜九论沛丰邑这把屠刀,让一大堆汉儒血肉横飞,此岂菜九之本心哉?菜九不得已矣。有时候觉得怪对不住那些大儒的,但一想到他们歪曲司马迁,心里也坦然许多。何况说班固让菜九笑,完全是那些与菜九争执不休的网友闹的。本来丰为秦县这一事实,菜九早就发现,而前贤的失误处,菜九偷偷摸摸记了下来,根本不想声张。总有些人非要不停地翻那些错误,并且想用这些错误战胜菜九,最后连累了班固,也连累了颜师古等前贤。所以,在菜九向前贤赔不是的同时,请各位也更加努力地赔不是。

  在检点自己过失的同时,也不能不强调,班固这样的学术大佬一旦出错,其危害远远大于菜九这样的无名之辈出错。像《〈汉书〉辨误二则》之一那条错史,引发了无数后世评论,甚至天府之国也是由此而来,不指认出来行吗?有网友戏称“千古一篇沛丰邑,美名流芳今世间”。对班固的戏谑源自千古谁识沛丰邑,故原文附后。

作者:怡然空间党委 时间:2018-02-18 07:26:43
  目 录
  ​
  古风探求
  汉高祖招谁惹谁了
  解读项羽
  千古谁识沛丰邑
  走出芒砀山,刘邦的前沛公时代
  刘吕关系大猜想
  千古不散鸿门宴
  韩信根本不会跑
  刘邦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看刘邦如何玩死项羽
  当刘邦想起项羽的旧情来
  张良的地位是铁哥们刘邦捧起来的
  附 股评家张良与操盘手刘邦
  吕太后的婚前协议
  附 我来剥周昌的画皮
  汉孝惠帝的身世成谜
  子虚乌有汉三杰——兼论三位一体同功
  刘吕斗法 殃及韩信
  跋
作者:怡然空间党委 时间:2018-03-11 21:08:21
  雪峰山会战国军大败日军,让日本接受必败命运! 【猫眼看人】-凯迪社区 https://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2662684&boardid=1
楼主菜九段001 时间:2018-09-06 06:10:27
  笑抽向右【这种腐败太惊人了】前香港特首曾荫权上诉失败继续服刑,四宗罪如下:1.免费搭乘富豪的游艇 ;2.被送一部二手跑步机;3.公职出国用自己信用卡付费赚积分;4.低于市价20%的租金租了深圳一套房。
作者:九公茶坊 时间:2019-11-02 17:01:40
  菜学速递:刘项之别狂想曲
  无明确史料记载但必然确实存在的刘项之别,指在钜鹿决战之前,刘邦南下、项羽北上途中有过的一次见面与告别,时间应该在秦二世三年十二月之前。
  刘邦完成为援赵楚军开辟通道的任务后,一定会不断催促主力跟进。战秦心切的项羽斩杀畏敌如虎的原主帅宋义后,火速沿着刘邦打通的进军通道向黄河边挺进。知道项羽北上后,刘邦立即快速向彭城左近南下,这才有他们于北上南下途中的交会。因项羽、刘邦知晓各自的行踪,所以这个交会是计划中的。
  鸿门宴上刘邦提到的 “臣与将军戮力而攻秦,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 就是在这次交会中达成的共识。刘邦因此取得了南线楚军的指挥权,可以直接号令自己阵营以外的反秦武装如刚武侯部、梅鋗部,为灭秦提供了极大便利。
  这才是无史料明证的刘项之别的意义所在。
  完整内容详见:刘项之别狂想曲_煮酒论史_论坛_天涯社区 http://bbs.tianya.cn/post-no05-461880-1.shtml
作者:ty_142051259 时间:2020-03-22 03:23:16
  感觉楼主在放屁,不相信司马迁史记里满嘴跑火车,胡乱写韩信。司马迁比韩信迟了大几十年,我不相信你两千多年后的一个狗屁比司马迁还牛,他不知道的你都能考证出来!!!
  这个叫菜九段的家伙,文章又臭又长,还自称自己的文章为菜学,这老脸够厚的!
作者:ty_142051259 时间:2020-03-22 03:29:14
  敢称自己的文章为菜学也只有菜九段了,佩服!脸皮厚得让人佩服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