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怀庆: 马桶马桶我爱你

楼主:名人纪 时间:2017-12-08 09:34:01 点击:7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王怀庆,1875年生于河北宁晋县凤凰镇南塔庄村,字懋轩,他名气不算大,却是与“北洋三杰”(王士珍、段祺瑞和冯国璋,也叫“北洋龙虎狗”)同辈的老军阀。1891年在直隶提督聂士成手下当兵,后来进了天津武备学堂。1903年投身袁世凯麾下,1907年开始跟了徐世昌,成了徐的第一心腹亲信。1920年任京畿卫戍总司令,1922年先后任热河都统、热察绥三特区巡阅使。1926年,第二次直奉战争后赋闲寓居天津。1953年因心肌梗塞去世。
  天津,五大道。

  在这里,您会有漫步英伦三岛的娴静,也会有徜徉塞纳河畔的浪漫。既可感受罗马假日的温馨,也可领略西班牙的豪放。一座座德式建筑似乎回响着莱茵河的涛声,一栋栋中西合璧的建筑记载着文化交融的篇章,演绎着风云际会的历史。
  这里,曾经汇聚着一批时代精英和社会名流,发生上演过一幕幕令人唏嘘叹止的历史变迁。从末代皇帝溥仪到民国初期的十几位总统、总理;从著名实业家、科学家到知名演员、艺术大师;从革命先驱孙中山,到新中国的开国领袖毛泽东、周恩来,均在这里留下过历史的足迹。
  一幢幢洋楼展示着昔日的奢华与高贵,蕴藏着曾经的浪漫与传奇。
  芷江路泰华里1号。
  泰华里唯一保持完好的房子,据说它的围墙和铁门都是当初的模样。

  这幢房子里,曾经住过一个叫王怀庆的人。这个人在民国时是与“北洋三杰”(王士珍、段祺瑞和冯国璋,也叫“北洋龙虎狗”)同辈的老军阀。尽管他的名气没有那三个人大,但在当时也算个响当当的“人物”。
  他从一个大头兵一直做到京畿卫戍总司令,在那个风云激荡、狼烟弥漫的时代,任由“城头变幻大王旗”而二十余年立身于政坛不倒。可谓是一个奇迹。由此,有人把他叫作“军阀中的不倒翁”。

  因此,他的阅历让他在民国史上有一定的知名度,而王怀庆留给后世谈论最多的,却是他在官场和生活中种种与众不同的“轶事”。

  对马桶情有独钟
  民国军阀多有绰号,如吴佩孚"秀才将军"、冯玉祥"基督将军",唐生智因本人信佛,让手下将士集体受戒,被称为"和尚将军",孙殿英被称为"盗墓将军",曹瑛因年轻时在妓院帮过工而得"茶壶将军"之名。北洋直系老将、徐世昌在军界第一心腹亲信王怀庆则有一个更不雅的外号:"马桶将军"。
  只要是对北洋军阀各系稍有了解的人,提起“马桶将军”他们一定知道就是王怀庆了。世上有怪癖嗜好的人不少,但对马桶情有独钟的人大概没有谁能比得过王怀庆。这个癖好绝对是空前绝后,全世界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在北洋政府做官时,王怀庆在北京有个非常豪华的公馆。公馆的门前站立四名手执长矛的武士,馆中亭台山石,多由圆明园迁移而来。此外还有四处花园。在这个气派豪华的公馆中,有一间特殊的办公室一进屋摆一红木大案子,案子后没有椅子,却放了一个大马桶,颜色非常非常地鲜艳,上面还镶刻着一个特别大的鎏金大字“王”,生怕别人抢了去似的。马桶下铺着细净的炉灰,前设办公桌,陈列办公文具。王怀庆常常在便椅上一坐数小时,召集属下,处理公务。可怜部下站在马桶前,一边闻着臭味儿,一边听王大人教诲。
  王怀庆为何对马桶情有独钟我们不得而知,有人说是因为他有便秘,也有人说王将军就喜欢那个味儿。但他对马桶的亲密和喜爱实在可算得上是一个“奇闻”。

  马桶之于王怀庆,就像一个形影不离的朋友,应该说比他婆姨还要亲热。王怀庆没有枪可以,没有马桶不行,无论在什么地方,一具漆红烫金上面镶刻着一个斗大“王”字的马桶总是不离左右。行军打仗,得有一个班左右的人抬着马桶随行。进攻的时候,他的士兵打着上书“王”字的大旗往上冲,他就坐在写着“王”字的马桶上督战。最可笑的是,王怀庆打仗时,也要坐在马桶上,由弟兄们抬着,王怀庆举着刀,坐在马桶上大呼小叫:“都给老子杀!”
  弟兄们不怕打仗流血,就怕离“王”字号马桶太近,那味儿谁都受不了。
  对方只要看到那只硕大而且鲜艳的马桶,人们就知道这是谁的队伍了,“马桶将军”由此而来。
  “脚上有屎,手上有茧”我喜欢

  说起用人之道,王怀庆有自己的一套标准:
  如果是念过书的城里人,老王直接一个“滚”字打发。他认为这些人心眼活、不吃苦,不好管也不好用。他只要老实人,尤其是偏远山乡里脚上有屎,手上有茧的农民,来多少都要。
  在北洋军阀中,王怀庆不能算个正面人物。但在当时的那个圈子里,他的名声并不像他心爱的马桶那样臭。在那个倒戈、反叛随时可见的情形下,他的部队确实像他心爱的马桶一样,固若金汤,部下一直对他忠心耿耿,不仅没有倒戈的,连捣乱的都没有。
  老王的管理方式也不走寻常路。

  当然,王怀庆那里的兵饷也不是好吃的,你得随时准备着迎接王将军的打骂。对那些入了伍的农民,不管作战能力如何,王怀庆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所有人都得无条件地忍受他的打骂。他手上经常拎着根棍子,遇见哪个部下,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打,什么理由?没有,老子喜欢。
  据说王怀庆每当要提拔某个人的时候,往往会无缘无故地当众将此人痛骂羞辱甚至给一通拳脚。如果被打的人没有怨恨,王怀庆就说:“好小子,对老子确实忠诚,提拔升官。”如果你忍不住埋怨,王怀庆就会说:“这点打都扛不住,以后肯定会背叛老子,给老子滚蛋!”
  时间一长,部下都摸熟了他的这个套路,都哭着求王怀庆:大人,打我一顿吧。很多人都想挨打,所以常常得排队,然后个个被打得鼻青脸肿,却喜滋滋的出来,还相互拱手相庆。你说贱不贱?
  打仗也要选个黄道吉日
  王怀庆虽政治军事才能低下,但他对袁世凯、徐世昌非常效忠。也曾受袁世凯之命,远征外蒙,迫使外蒙政权取消独立改为自治。但在袁世凯、徐世昌失势后,王怀庆虽依旧身在军界,但已是不得志。在战场上他也无心恋战,由此出现了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的退败。


  1913年北洋军阀王怀庆处决蒙古叛乱分子
  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曹锟令王怀庆军队出战锦州。王怀庆养尊处优,不愿出京,后因朝阳方面军情紧急,不得已才草草出师。
  王怀庆挑了“八月十九”这个黄道吉日,专门从德胜门出城,在火车站早有个名叫王得胜的小军官迎候,跑步迎接,口中高喊:“王得胜迎接将军!”王怀庆满意地上车东进。当时奉军攻朝阳猛烈,王怀庆毫不在意,仍按每日六十里的常规标准行军。其行军仪仗长约二里余,最前是三十匹马队,之后几名军官跨马而行,一人高擎“宣武上将军”大红旗,后面一个军官背负六枝令箭,还有一个人背负黄缎包裹的大印。之后是身背大砍刀的两名刽子手。最后是本人的四抬大轿,王怀庆安坐马桶之上。周围是自己的坐骑,一群副官,和携带各种随身用具的杂役。


  几天的战事,王怀庆节节退败。那时他已无心作战,卫队营和马队等也早早逃往后方。吴佩孚派人来联系,令其反攻。王怀庆推脱不肯,跑到宣化、隆化。正值冯玉祥回师北京发动政变,王怀庆在张作霖反复劝说下,将部队改编为奉军,自己卸任到了天津。
  做贼喊贼 盗亦无道
  王怀庆还有个奇葩之处,就是手脚不干净,爱偷。他可不是小偷小摸,他下手的可是价值连城的国宝文物。
  王怀庆家有很多珍贵的文物,多数都是他从颐和园中盗窃来的。据他从前的部下赵世贤回忆,当时,颐和园没人看管。
  王怀庆先后任北京步兵统领、京畿卫戍总司令,相当于大清时的九门提督,北京城内外所有部队都归他管,还负责京城的治安,审理案子。
  在自己的地盘上,王怀庆恣意妄为。他时常派人偷偷进入颐和园,将清册上最好的珍玩、名画、贡品等拿出来藏自己家。其中包括晋王献之书十三行、唐孙过庭书《书谱》、唐王维画《江山雪霁图》、唐褚遂良临王羲之《兰亭序》等珍品。

  事发后,各界要求破案,王怀庆做贼喊贼,信誓旦旦:“哪个竟然敢在我的眼皮底下胡来,我王某一定抓到这个毛贼,还珍宝于国!”果然,没几天,贼就都落了网,古玩也被悉数追回。
  但没过多久,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出来了:追回来的古玩全都是假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估计不说大家伙儿也能想明白。王怀庆在偷了真品之后,找人搞了一批A货以假乱真。后来怎么样了呢?还能怎么样,王怀庆势力这么大,当然是不了了之了。
  王怀庆不光偷古董字画,他还把圆明园遗址上的石料给拆了,运到海淀,建自己的王氏庄园,准备安享晚年。
  悲情晚年 因祸得福
  1926年,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后,吴佩孚任命王怀庆为京畿警卫总司令,让他维持北京治安,但当时北京的局势由张宗昌控制着,王怀庆根本插不上手。
  当年9月22日,王怀庆辞官回了天津。
  当时的泰华里刚刚建成,王怀庆便住进了泰华里1号的小楼,守着一大堆偷来的珍宝古玩,过起了非常优裕的寓公生活。

  有人劝他赶紧把那些古玩卖掉换了真金白银,王怀庆不高兴了:“凭啥?这些东西越存着就越值钱,等将来锡桓(王怀庆的后代)大了,阅历足了,我再卖,给他办个独资的银行。”
  1937年7月日军侵占平津。日军师团长板垣征四郎曾请他担任伪京汉路治安军总司令的职位,他见当时时局不稳,借故推辞了。后来,日军听说王怀庆家里有无数古玩,就勾结汉奸,把王家给洗劫一空。
  王怀庆哭天抢地,伤心得死去活来:老子辛辛苦苦偷来的宝贝,全被你们抢去了,凭什么?悲痛过度,王怀庆竟然精神失常了,几次闹着要自杀,幸好被家人发现给拦了下来。
  不过,因为疯疯癫癫的,日本人就没再找他当汉奸,后来国民政府和新中国清算汉奸时,也都放过了他。他浑浑噩噩地活到了1953年,也算是因祸得福,得了个善终。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