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绝人性的东林党人,杀死六岁女儿后投靠李自成

楼主:功到雄奇即罪名 时间:2017-12-30 15:23:37 点击:1597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明太祖朱元璋恢复中华以后,对北方的少数民族居民,并不赶尽杀绝,而是下令:“归我者永安于中华,背我者自窜于塞外。”体现了一代雄主的宽宏气量。在这道命令下,有许多蒙古人、色目人大举南迁,与中原百姓混居,逐渐汉化。其中个人,汉名叫杨林,迁居山东济宁,一等公民当不成了,不得不老老实实世代务农。传至嘉靖年间,他的后代杨思仁居然小有积蓄,于是受到当时社会上奢靡风气的影响,饱暖思淫欲起来,一下生了九个儿子。杨思仁因为操劳过度,精尽人亡,一大家子人,马上陷入了贫困的境地。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逆境催人奋进”,明朝又是中国历史上阶级流动性最好,科举考试最公平的时代,客观上为低端穷人逆袭提供了制度保证。杨思仁最小的孩子杨洵在这种制度保证下,发奋读书,十几岁就考上了举人,三十多岁时又高中万历二十年壬辰科二甲第七名进士。男人三大喜,升官发财死老婆,杨洵高中后,原配周氏非常凑趣地死了,于是新科进士又赢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杨洵及第后,初授南京刑部主事,后历任扬州知府、扬州海防道、苏松兵备道、徐淮兵备道等职,一生都在明朝最富的地区当官。他穷人乍贵,又历署肥缺,但在历史上却留下了好名声,据说所至“锄暴安良”,“政通人和”,因为历史是东林党写的,而杨洵又是东林党。反过来说呢,一个没有后台的穷人家的孩子,为什么总是署肥缺呢?似乎不能完全用运气来解释。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功到雄奇即罪名 时间:2017-12-30 15:24:41
  据说他在苏州任职时,内阁首辅王锡爵(苏州太仓人)的亲戚王某组织了一伙大盗,四处打家劫舍,杀人越货,因为有王锡爵作为靠山,地方官都不敢过问,苏州百姓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而杨洵“不畏权贵”,将王某的一个党羽薛三抓起来正法,于是王某吓得“稍稍敛迹”。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很难考证,因为当朝首辅让亲戚组织强盗团伙,在自己老家做无本生意,实在是很难想象的一件事。王锡爵本人是东林党的眼中钉,按照东林党的说法,他曾经向万历皇帝建议“三王并封”,也就是让万历皇帝的三个儿子同时封王,被东林党认为是动摇国本的大奸臣。所以编排出这种荒唐的故事来抹黑王,也不无可能。总之呢,杨洵在王锡爵家乡的为官经历,是非常让东林党的首脑们满意的,除了本人名利双收外,自己的儿子杨士聪也被钦定为东林党的接班人。
楼主功到雄奇即罪名 时间:2017-12-30 15:25:46
  第二部分 青出于蓝


  杨士聪,字朝彻,史载“幼从父官南中,邹公元标一见决为伟器”,说他小时候跟随在南方当官的父亲居住,东林党大佬邹元标一见到他,就断定这孩子不简单,将来必定会成为做大事的人才。等到杨士聪稍微长大了一些,就不断地和东林人物往来 ,“稍长,与东林诸正人联声气”,耳濡目染,言传身教,成长为血统纯正的东林党二代。

  杨士聪求学读书时,特别讲究名节,同学当中有人隐瞒父亲的死讯去考试(按儒家礼制应当在家守孝),杨士聪就发动大家把他排挤走了,并且掷地有声地说:“为了追求忠孝气节,就应该这样做!”向外界展示地,是一个标准的东林党人的形象。

  天启四年,杨士聪中举;崇祯四年,又考中了进士,被安排在翰林院当官。崇祯十一年,被被任命为皇太子朱兹烺的老师。不过他在翰林院当官时,和“复社四公子”之一方以智的关系却很糟,方以智是东林党当中少数晚节不错的人,后抗清事败,投河殉国;他也不喜党争,其他三公子陈慧贞、侯方域、冒襄都曾在讨伐政敌阮大钺的《留都防乱公揭》上署名,方是唯一没有联署的。同时他还是田贵妃之子永王朱慈炤的老师。在东林党眼里,永王就是福王第二,这也使得方在党内颇受猜忌。方以智在教授永王三年后,本来按例应当调任到地方上,但是师生之间已经产生了情谊,所以他就设法留任。这时候杨士聪急了,跳出来大骂方以智钻营谋缺,违背祖制,是个大大的奸臣。杨士聪这么做,是仅仅出于私人恩怨,还是有更大的背景,受到东林大佬们的幕后指挥,我们现在已经不得而知了。但东林党将田贵妃和永王视为大害,一直防贼似地防着永王的势力,却是事实。永王同母弟焯灵王,在崇祯向官员们追赃索饷的最要紧关头离奇去世,有传言是被下毒害死,田贵妃不久也伤心离世,追赃一事不得不中止(后来李自成继承崇祯未竟事业,在北京城里拷掠得银7000万两)。崇祯出于对田妃的思念,曾经想迎娶她的妹妹,遭到东林党,和亲东林的宦官们强烈反对,不得不作罢。
楼主功到雄奇即罪名 时间:2017-12-30 15:26:59
  杨士聪在翰林院跳出来怒撕方以智,和他父亲当年怒撕王锡爵一样,都是充当的打手角色,是为了大战略服务,那这个大战略是什么呢?就是灭亡明朝。在明末,他们虽然操控了国家经济命脉,把持着社会舆论,但其实都是不合法的,是违背朱元璋定下的祖制的。如同苏联寡头们虽然窃据了国家财富,但名义上那还是属于全苏人民的,只有灭亡苏联,才能将财富合法化。明末也一样,他们从军队卫所和自耕农手里窃取的大量土地都是不合法的。隆庆年间,海瑞任应天巡抚时,就曾清退几十万亩这种非法土地。他们始终担心再出一个朱元璋、再出一个海瑞,祭起祖制和他们算总账,所以一定要灭亡明朝才行。
楼主功到雄奇即罪名 时间:2017-12-30 15:28:32
  第三部分 三朝元老

  崇祯十七年,李自成进军北京,崇祯帝自尽殉国,杨士聪闻迅后,先杀死自己六岁的女儿,又命一妻二妾自尽。然后一转身,就投降了李自成,成为大顺政权的兵政府少堂(相当于兵部侍郎),而他的上司,大顺兵政府大堂,则是另外一名著名的东林党人,四公子之一侯方域的父亲,袁崇焕的举荐人侯恂。

  为什么我们知道杨士聪杀死了自己六岁的女儿,又逼着妻妾自尽呢?答案是:这是他自己说的,在其著作《甲申核真略》当中,杨士聪得意洋洋地描写了杀死妻女的经过,还说是为了报答先帝崇祯!似乎觉得是很光荣的事。不过他倒是觉得投降李自成不光彩,在书中赌咒发誓说没有投降李自成,是方以智逃到南方后造谣污蔑他的。但除了方以智以外,《国难睹记》的作者说亲眼看到大顺政权授职给杨士聪,杨士聪自己的门生赵士锦写的《甲申纪事》也说亲眼见到老师投靠农民军,居住在南方的顾炎武,曾写了一篇《从闯贼破京逆臣考》,也认为杨士聪确为大顺官员。

  李自成败亡后,杨士聪又南下扬州,身边木有女人,觉得寂寞,遂请乡试同年,扬州知府任民育做媒,娶了当地有名的美女经氏为妾,又生了个小儿子,眼前新妇新儿女,已是人生第二回,好不快活。清军南下后,再次受到举荐,仍旧担任詹事府左谕德,成为历仕明、顺、清三朝的元老,顺治五年去世。
楼主功到雄奇即罪名 时间:2017-12-30 15:50:02
  第四部分 谣传千古

  杨士聪在崇祯十七年以及此后一段时间,携带美妾,放浪江淮,红袖添香夜读书,羡煞旁人。这段时间,完成了《玉堂荟纪》和《甲申核真略》两部著名的造谣集,站在东林党士大夫立场上,对明末的武官、宦官、以及皇帝本人泼了无数脏水,影响极大,为后人了结这段历史平添无数障碍。

  比如杨士聪说:王承恩其实已经投靠了李自成,通敌被崇祯帝赐死,并不是殉国的。

  “曹化淳开门”的说法,也是杨士聪最早提出来的,因为他的著作成书最早,其他南方野史都是抄了他的,而其他在京当事人独立写成的《甲申纪事》、《崇祯遗录》、《再生纪略》等书都说曹化淳没有开门。

  杨士聪还说:皇贵妃田秀英的母亲吴氏是个妓女,她也不是田弘遇亲生的(暗示她是妓女和嫖客生的),这一说法被《国榷》直接引用。

  杨士聪特别仰慕袁崇焕,曾经说:袁崇焕死后,毛文龙的部将孔有德伤心不已,说“以督师之忠,我辈在次何为?”于是投降后金,杨士聪还感叹道:“而孔有德之乱,得非伤辽人之心然?”这一说法后来被金庸写入《袁崇焕评传》而广为流传,不过金庸也知道说孔有德降清是因为感愤于袁崇焕被杀太不可信了,就掐掉孔的名字,只说是辽人。如今袁粉圣殿骑士(天涯ID:rizhuhou)天天拿着杨士聪的这段谣言四处贴狗皮膏药,同样也掐掉孔有德的名字,只说是“辽人”。

  杨士聪崇祯四年中进士,本人并没有经历过“己巳之变”,但这不妨碍他对袁督师的热爱。比如他直接修改《温体仁家书》当中“赖满将军一战,人心始定”,改成“赖袁督师一战,人心始定”,通过参考他书,可知与皇太极的主力作战的的确是满桂将军,而袁率领的关宁军并未与后金大军交战。金庸在《袁崇焕评传》当中“9000破10万”的说法,源头便是杨士聪。

  杨士聪还说:崇祯内库藏银竟达3700万两之多,却舍不得把零头拿出来给国家使用,反而掠夺百姓。“崇祯内库藏银3700万两”的源头也是杨士聪。

  杨士聪的说法,被《国榷》等书大量引用,谈迁(也可能是后人)动不动就在书里来个“杨士聪曰”,可以说在东林党人以“士大夫史观”重构明末历史的过程中,杨士聪为承前启后一代大家,而黄宗羲为代表的浙东史派主导下的《明史》修撰,则是集大成者。

  东林党人为了推卸亡国责任,黑武将、黑皇帝,吹文官的行为是始终如一的,东林党人疯狂黑明朝,黑到什么程度?据顾诚老师考证说,康熙看了东林党编的初版明史,觉得黑明朝黑得太过分了,命令往回改。我们现在看到的《明史》已经没有初稿黑得那样过分了。
楼主功到雄奇即罪名 时间:2017-12-30 16:00:28
  第五部分 余绪

  非东林的名臣李清,祖父李思诚名列“逆案”,算是个“阉党余孽”吧。其实李思诚和阉党关系也不怎么样,只是不附东林,所以被打成阉党。

  李清因为态度相对中立,并为弘光皇帝辩冤,如他所著的《南渡录》称弘光皇帝根本不近女色,勤政爱民。东林党则造谣说弘光是个变态狂,既喜欢小男孩,又喜欢小女孩,还干死了许多小孩子,又说弘光皇帝的昏庸,是集古往今来所有昏君之大成。结果李清打了东林党的脸,黄宗羲等人气得连李清也骂上了。

  情况类似的还有毛文龙,比如毛文龙从来没有上书称颂过魏忠贤。

  《忠义录》载:“而所最难者,当魏忠贤擅政,督抚节镇称诵建祠者比比,而文龙耿介自守,不一濡足。可不谓今天下一奇男子哉?”

  毛文龙反而上书保护过受魏党打击的官员。

  《豫变纪略》载:“是时魏珰乱政,罗织缙绅,缇骑逮捕无虚日。毛帅抗疏申救,珰恶之。”

  只因毛文龙同样不阿附东林,最后也成阉党了,还是大阉党分子,在无名小岛给魏忠贤修建了巨大的皇帝像。反而上疏称魏忠贤“功在社稷,从古内臣谁能出其右者”的袁崇焕,被杨士聪等东林党美化成刚直不阿,不附权阉的硬汉:“而袁为人疏直,於大璫少所结好,毁言日至,竟罹极刑。”——杨士聪《玉堂荟记》

  东林党人编写的杨士聪传记,比如贰臣吴伟业写的,都把杨士聪夸成一朵花,说他如何正直,如何伟大,如何与恶人斗争,你看了之后,根本感受不到你是在读一位杀六岁女儿毫不眨眼的三姓家奴的传记,还以为是在读哪位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传记呢。

  但是,打脸东林专业户李清又来了,在他所著《三垣笔记》当中记载:山东籍的知县张若麒、沈迅因为送给杨士聪的钱太少,受到杨士聪的弹劾而丢了官。杨士聪还气愤地和人讲:“某人是清水衙门的官,还给我送了许多钱。这两个人和我既是同乡又是同年,只给我送这点钱,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要知道明末虽然蛀虫遍地,但是大家还是比较讲乡谊、年谊的,像杨士聪这样连窝边草都要啃的,在五千年中国历史上都属于奇葩。
楼主功到雄奇即罪名 时间:2017-12-30 16:01:56
  后来抗清全家全族殉国的沈迅,同样也是一位被东林党黑得很惨的英雄。沈迅在被杨士聪弹劾罢官后,又受到杨嗣昌保举复职,但是东林党特别恨沈迅,把他描绘成一个傻缺,误国的奸臣。比如在《明史》中造谣:沈迅向崇祯皇帝建议让天下和尚和尼姑一对一结为夫妇。

  为什么说这个是谣呢?同样要感谢李清,李清在自己的书里记载了沈迅的奏折,沈迅只是建议朝廷限制出家人数量,并没有说要让和尚尼姑结婚。
作者:njmason 时间:2017-12-31 01:20:21
  东林党和 牛刀 易宪容差不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