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帝京景物略(卷四·西城内)》宣铜罏歌

楼主:怀西居士 时间:2018-03-13 21:14:15 点击:168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解读“精铜入土子归母,地中谁知相牝牡。”

  吴江沈孟城隍庙市观宣罏歌○曾读汉唐食货志,谓今国朝逊此事。初入帝京大观光,皇城西头张庙市。未到庙市一里余,杂陈宝玉古图书。公卿却舆台省步,摩肩接踵皆华裙。阿监飞龙内厩马,高出人头俯屋瓦。锦衣裘帽出西华,二十四衙齐放假。亦有波斯僧喇嘛,西先生老鼻如瓜。挤挤挨挨稠人里,华与邻交市一家。初来穷儒再三叹,也随人口论清玩。周鼎商彝且莫论,中有宣罏璀以璨。此罏曰自章皇时,金铜火合相淋漓。嗟乎精铜入土子归母,地中谁知相牝牡。传世以火暖为胎,道异古鼎人疑猜。宣铜款色今共宝,累累真赝非难考。如见真人有云气,疑义漫天去若扫。徘徊只自愧囊空,波斯眼碧予眼红。穷儒文章不易出,那能传世如金铜《帝京景物略》 卷四 西城内。

  铅汞之喻众多,一曰子母,一曰阴阳。或言水火、金木、夫妇、日月,异名千变万化,不可胜言,种种喻名,不一而足。
  子归母:铅是汞之母,汞是铅之子。铅汞者,乃是真子母也;汞性好飞,遇铅乃结,以其子母相恋也。
  牝牡:指阴阳。泛指与阴阳有关的如雌雄、男女等。以阴阳性命而论,真阴为性,为汞,真阳为命,为铅。陈泥丸祖师云:“真阴真阳为真道。”
  《金丹四百字》原诗:真土擒真铅,真铅制真汞; 铅汞归真土,身心寂不动。 虚无生白雪,寂静发黄芽; 玉炉火温温,鼎上飞紫霞。
  铅见火则飞,汞见火则走,遂以无为油和之,复以无名璞镇之。铅归坤宫,汞归乾位,真土混合,含光默默。火数盛则燥,水铢多则滥。火之燥、水之滥不可不调匀,故有斤两法度。修炼至此,泥丸风生,绛宫月明,丹田火炽,谷海波澄,夹脊如车轮,四肢如山石,毛窍如浴之方起,骨脉如睡之正酣,精神如夫妇之欢合,魂魄如子母之留恋,此乃真境界也,非譬喻也。

  解读“宣铜款色今共宝,累累真赝非难考。如见真人有云气,疑义漫天去若扫。”

  《史记秦始皇本纪》载:卢生说始皇曰:“臣等求芝奇药仙者常弗遇,类物有害之者。方中,人主时为微行以辟恶鬼,恶鬼辟,真人至。人主所居而人臣知之,则害于神。真人者,入水不濡,入火不贇,陵云气,与天地久长。 治天下,未能恬俊。原上所居宫毋令人知,然后不死之药殆可得也。”于是始皇曰:“吾慕真人,自谓‘真人’,不称‘朕’。”

  “魂魄反婴,得成真人。口衔灵芒携五皇,口吐五色云气,光芒四照,与五皇老君同游六合也”《云笈七籤》卷十二。

  世间铜炉虽繁多,然并非真赝难以考辨,就如同见到提挈天地、把握阴阳的成仙得道之人口吐五色云气。你既便是有再多的疑问,此刻也会领悟了,所有的迷惑不解立作烟消云散。
  内修成仙,“内丹术”是也。谓丹田之云气呈五色;外炼宣铜,“外丹术”是也。蕴火热之,五色渐变转换。
  “如见真人有云气”,此乃以“人”类比“物”,隐晦暗指通过各种秘法烧炼丹药,用来服食抑或用点金的神丹点化铜、铁等普通金属的外丹术。
  “真土”:佛教语,真佛土的略称。谓佛真身所住的法性土,对化身所住的化土而言。
  本人早先便有断言:鼓铸风磨铜,非西域番料不取,何故?因为佛在西方。
  “真土”,即磠砂、胆矾、硼砂、血竭、朱砂、戎盐等番料。
  “精铜入土”,即将番料置换出“法药”,倾入铜液内。
  地中之“地”,同“脚地色”之“地子”,“地中”,即指宣炉骨内。可知,真铅真汞须在宣炉骨内“阴阳交合”。
  云气由体内吐纳而出。可知,宣铜五色亦须由骨内渐而析出。

  解读“长安丁谖巧运机,被中帐角用非宜。。。”

  晋江黄居中宣铜罏歌○博山香重成云螭,款识乃出章皇时。古文斑驳光陆离,绝胜周鼎与商彝。青烟朱火郁纷披,质重为金象厜(厂羲)。长安丁谖巧运机,被中帐角用非宜。异禽怪兽亦何施,五方香床世所嗤。千古兴亡合鉴之,太平天子正垂衣。韵事元不废万几,雕镌缀贴妙工倕。睡鸭蟠龙未足奇,二百年来神护持。诸君休作耳目怡,自熏知见闻月氏。真鼎还从柳下知,微参鼻观何有疑《帝京景物略》卷四西城内。

  长安巧工丁媛,巧设机环,作卧褥香炉,可置之被褥帐角,这样使用很不适宜。此人又作九层博山香炉,其上镂刻奇禽怪兽,穷诸灵异,又如何将之运用?着实让人费解啊,五方香床本是出自房术之风,令人沉溺声色,为世人所讥笑。历朝历代的兴盛和衰亡,本应引为教训,治国平天下的君主尚在效法天人合一,无为而治。风雅之事本不该荒废帝王日常的纷繁政务。。。诸位不要只顾着心神感官的欢畅愉悦,在将熏香点燃时,也应该从中见闻到有关月氏(或泛指西域)的秘事了吧。是不是真正的宣炉,就看能否坐怀不乱了,须耐心细微的去参悟,若是似有非同一般的奇香透入鼻观,顿觉心旷神怡,这时的你还有什么不能确定的呢。

  解读“吁嗟乎此罏不可状,南铸北铸徒多样。。。”

  莆田张士昌观宣罏歌○烟凝四座散名香,香然罏暖罏含光。借问此罏铸何良,云此之制自宣皇。今也流传人所尚,不知匠者何人创。商彝周鼎无多让,江铸宋烧敢相抗。吁嗟乎此罏不可状,南铸北铸徒多样,曰除兽面象鼻与分裆,戟耳鱼耳斯为上。近来苏铸巧益精,终然北铸称良匠。罏所以者质不同,自宣铸后更无两。赝者宁非名手造,至妙难于向人道。彝鼎青绿陈设宜,宜火宜香宣罏好《帝京景物略》卷四西城内。

  唉!宣炉真是无法用言语来描绘啊!即便甘家(南铸)、学道、施家(北铸)打造的铜炉款式多样,又如何呢?还有将“兽面”、“象鼻”、“分裆”等制式划分为下等的,又将“戟耳”、“鱼耳”等制式划分为上等的,这都徒劳无益啊。近来蔡家(苏铸)伪造的宣炉,虽技术较为高明,其制作细致精良,然较之北铸又怎样?蔡家(苏铸)也惟有“鱼耳”一种可方学道(北铸)矣,学道(北铸)算是最厉害了吧,但也终究不过是一位手艺精巧的工匠罢了。铜炉之所以存在差异,概因铜质有别也,自宣炉铸就,此后世间便再无他物可与之相比的了,宣炉一种,可谓是古今罕有匹敌、独一无二啊。市面赝鼎纷陈,我宁愿这诸多的伪炉都不是以上几位巧匠名手铸造的,宣炉的玄妙虽然我已是了然于胸,可是我苦于无法向他人诉说啊!

  解读“猗欤那欤宣铜罏,腻光肉色粉模糊。大明款识宛如刻,熟视知非后所摹。”

  吴县林云凤宣铜罏歌○猗欤那欤宣铜罏,腻光肉色粉模糊。大明款识宛如刻,熟视知非后所摹。忆昔宣皇正南面,流乌一夜来宫殿。像器腾光五微妙,玉石俱焚金亦变,尽镕金质入铜中,浑然莫分金与铜。百炼因之范成器,遂令昭代称神工。即今此罏世已少,光采晶莹成至宝。夏鼎周鼎及商彝,雕文博山勿复道《帝京景物略》卷四西城内。

  哎呀!多么美妙的宣铜炉啊!她的肤色是如此的温润如脂,光滑细腻。骨肉中还隐约透出些许的粉嫩之色。大明(宣德年制)款识棱角分明、字口清晰,就仿佛是雕刻书写上去似的,审视久了才知道,原来这是铸款啊,并不是好事者依真品形迹后刻而就。

  解读“风火十二金德极,赤龙碎折阳乌翼。须臾流出金之英,首山铜枯比不得。”

  歙县闵景贤宣铜罏歌○风火十二金德极,赤龙碎折阳乌翼。须臾流出金之英,首山铜枯比不得。宣皇运意商周前,古色不敢争光鲜。一代工倕拨腊巧,维彝维鼎随方圆。篆烟隐约黄云里,二百年来声价起。制式曾无摹博山,纪功何用沈汾水。宫铸殊非北铸方,金涂银凿无低昂。款耳分毫辨真赝,有人嗜古倾其装。吁嗟乎,湛然此罏盛时色,更有宣漆宣窑宣纸墨,稽首臣民恭拂拭《帝京景物略》卷四西城内。

  金陵子曰:水银者,五阳灵之神精,五神会符,合为一体,托胎於丹砂,位居南方。其铆石中,五金七十二石,多受阴气,形质顽狠,至性沈滞,功力悬殊,不可比量。。。号日丹阳。。。是太阳至精。。。故号日赤龙。若翱翔,名之日朱乌《龙虎还丹诀》卷上。
  《 吴越春秋》四《阖闾内传》:“臣闻越王元常使欧冶子造剑五枚。。。一名湛卢,五金之英,太阳之精。”

  “赤龙碎折阳乌翼”,赤龙(丹砂)被折碎了它的“阳乌”翅翼(汞性好飞,遇铅乃结),再也无法轻飞玄化(形成汞蒸气流失)。
  “赤龙”,托胎於丹砂,水银是也;
  “阳乌”,亦即朱乌。翱翔,“轻飞玄化”也,“自起微雾”者,即是;
  “金之英”,亦即五金之英,水银是也。“五金”,即五色(青黄赤白黑)之金。
  “首山铜”,精炼铜,泛指五金七十二石。
  “枯”,形质顽狠,至性沈滞。
  “比不得”,二者功力悬殊,不可比量。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怀西居士 时间:2018-03-16 20:57:09
  「凡倭铅古书本无之,乃近世所立名色。其质用炉甘石熬炼而成」《天工开物》。可见,宣铜“流金”一种,必是由“炉甘石”点炼洋铜而得。
  而宣铜“本色”一种,则是以“玄真砂丹”(药金)点化洋铜而得。
  「此玄真砂丹一丸,点汞及铅锡铜铁一斤,立化成紫磨黄金,光凝润泽,不可言尔」【大洞鍊真宝经妙诀】。
  《龙虎还丹诀卷·下》载有“青结红银法”
  「凡青有数十种,曾青最为上。。。又一说老铜化为绿,老绿化为青,其晕最浅少。」
  宣铜炉三种之“青绿器”,其工艺制作流程极有可能参照的是“青结红银法”。
作者:汲古2017 时间:2018-08-09 18:00:24
  拜读了,感谢能分享出来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