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最后的辉煌:明代万历盛世!

楼主:莫要放弃Y 时间:2018-05-27 09:14:26 点击:1306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万历三大征实际军费则由内帑和太仓库银足额拨发,三大征结束后,内帑和太仓库仍有存银。在万历年间,明朝的耕地总面积是七百万顷,明末时达到七百八十多万顷,此一水平即使是到了后来的清朝康乾时都没有被打破。当时欧洲的传教士是这样形容明朝的:中国的耕地像花园一样井井有条,没有一块荒地,中国产的糖比欧洲白,布比欧洲美。明代白银大量涌入,因而实现了白银的货币化,突破了唐宋经济发展的瓶颈。明代出现了全国性市场、大商帮和钱庄,这是商品流通和资本积累超越前代的反映。《明会典》中记载的朝贡国(万历年间):1.东南夷:朝鲜、日本、大琉球、安南、真腊、暹罗、占城、苏门答腊、西洋、爪哇、彭亨、百花、三佛齐、渤泥、索里、西洋索里、览邦、淡巴、须文那达;2.西南夷:苏禄、古麻剌、古里、满剌加、娑罗、阿鲁、小葛兰、榜葛剌、锡兰山、沼纳扑儿、拂菻、柯枝、麻林、吕宋、碟里、日罗夏治、合猫里、古里班卒、打回、忽鲁谟斯、甘把里、加异勒、祖法儿、溜山、阿哇、南巫里、急兰丹、奇剌尼、夏剌比、窟察尼、乌涉剌踢、阿丹、鲁密、彭加那、舍剌齐、八可意、坎巴夷替、黑葛达、白葛达、剌撒、不剌哇、木骨都束、喃渤利、千里达、沙里湾泥;3.西戎:撒马尔罕、鲁迷、天方、默德那、日落、八答黑商、俺都淮、亦思弗罕、黑娄、额即癿、哈辛、哈烈、哈三、哈烈儿沙的蛮、哈失哈儿(疏勒)、哈的兰、赛兰、扫兰、亦力把里(伊宁)、乜克力、把丹兰、把里黑、俺力麻、脱忽麻、察力失、干失、卜哈剌、怕剌、失剌思、你沙兀儿、克失迷儿、帖必力思、果撒思、火坛、火占、苦先、沙六海牙、牙昔、牙儿干(莎车)、戎、白、兀伦、阿速、阿端、耶思成、坤城、舍黑、摆音、克癿。
  【重点】自永乐爷九传至于万历爷,此乃我潮第十一代的天子。这位天子,聪明神武,德福兼全,十岁登基,在位四十八年,削平了三处寇乱。完全以赞美的方式表达了明潮人对皇帝的仰慕与喜爱之情,决无狗屁殆政之说。丁耀亢(山东诸城人万历二十八年出生康熙八年逝世)忆万历时期诗一首《古井臼歌》:道旁废墟存古井,石上绳痕吊水影。犹有石臼无人舂,倾侧墙隅如覆鼎。忆昔村民千百家,门前榆柳荫桑麻。鸣鸡犬吠满深巷,男舂妇汲声欢哗。神宗在位多丰岁,斗粟文钱物不贵。门少催科人昼眠,四十八载人如醉。江山鼎革成新故,物化民移不知处。空村古鬼起寒磷,荒原野火烧枯树。井中白骨成青苔,舂碓之人安在哉?此物曾经太平日,如何过之心不哀?余观此诗,颇多感慨,因为是文言诗歌,恐不尽意,所以今日翻译白话故事,大家来欣赏一二,便知满清之生产破坏之烈,人民屠戮之重,万历盛世之荣,康熙败世之颓,鲜明可较!全文翻译成故事如下:满洲人统治下的康熙年,我路过一户人家,已经变成一堆废墟:那里有一口以前的井,石头砌的,轱辘上缠绳的痕迹证明曾经有井绳存在过。还有一个石臼被反扣遗弃在墙角像打翻的鼎镬,却再也看不到那个用它来舂米的人了。回想起曾经这个村子有成百上千户的人家,门前大都种了各种美化或生产的树,犹如榆树,柳树,桑树等。经常能听到从深巷传出的鸡鸣狗吠之声,还有男人舂米女儿打水的各种人声鼎沸的喧哗之声。想起我在万历年时的生活场景,神宗皇帝在位的时候总是多丰收年,四十斤小米才几块钱,东西都非常得便宜啊,大家的实际购买力都很强啊。基本上都看不到上门收税的税务人员,神宗皇帝在位的这四十八年里,那人活得那个滋润,就像迷醉了一般!想不到现在江山易主,改潮换代民风变异物是人非。整个村子空荡荡的,只能看到晚上从死人骸骨上冒出的令人不寒而栗的鬼火,整个种粮食的平地生满了被野火烧掉的荒草,枯木;昔日投身入井的人,早已化成一堆白骨,那上面都长出了青苔,昔日舂碓的人现在在哪里呢?这些都是大明万历时代,那个曾经天下太平的时代自己曾经用过的东西,现在我路过被我看到你叫我怎么能够不悲伤呢?在商业规模、商人数量、商人地位等方面,宋朝大大不如明代尤其是晚明。(万明《晚明社会变迁》)明代中国拓展了海外贸易的范围,这方面相比起宋代也是进步。“中国丝绸不仅泛监美洲市场,夺取了西班牙丝绸在美洲的丝路,甚至绕过大半个地球,远销到西班牙本土,在那里直接破坏西班牙的丝绸生产。”(樊树志《晚明史》)明朝是第一个才去用银子作为税收的朝代 ,那个时候银子比较少, 银子值钱, 到了满清 ,南美洲的银矿的产银基本都涌入了中国(鸦片就是用来逆转这个的,当时满清和洋人做生意占据绝对的贸易顺差,银子都疯狂流入中国)自然银子不值钱啦 税收也就高了(中国古代没什么大银矿,银子产量很少,还不如日本银子产量高,很长一段时间中国银子都来自日本)
  吴梅村《木棉吟》:眼见当初万历间,陈花富户积如山。福州青袜鸟言贾,腰下千金过百滩。看花人到花满屋,船板平铺装载足,黄鸡突嘴啄花虫,狼藉当街白如玉。市桥灯火五更风,牙侩肩摩大道中。
  顾梦游《秦淮感旧》:余生曾作太平民,及见神宗全盛治。城内连云百万家,临流争僦笙歌次。宋应星《野议.盐政论》:“万历盛时,(盐商)资本在广凌不啻三千万两,每年子息可生九百万两,只以百万输帑”(这应该算是明代的资本家了)清代的人表示怀念万历盛世。
  《长安秋月夜》:长安秋月夜犹明,六街九陌吹角声。角声断处歌钟起,禁城远树寒烟生。烟连树绕接夜色,宫阙参差分南北。北廓黄云绕建章,南郊白气连沙碛。忆昔神宗静穆年,四十八载唯高眠。风雨耕甿歌帝力,边廷远近绝烽烟。辕门大袖酣歌舞,海内文人耻言武。马政屯田久废弛,禁兵糜粟空充伍。物力太厚天时丰,十钱斗粟羞为农。健牛肥马村巷满,鸣鸡吠狗桑麻通。广东人表示怀念万历盛世陈舜《乱离见闻录》回忆万历时期情景: 予生万历四十六年戊午八月廿六日卯时,父母俱廿三岁。时丁升平,四方乐利,又家海角,鱼米之乡。斗米钱未二十,斤鱼钱一二,槟榔十颗钱二文,著十束钱一文,斤肉、只鸭钱六七文,斗盐钱三文,百般平易。穷者幸托安生,差徭省,赋役轻,石米岁输千钱。每年两熟,耕者鼓腹,士好词章,工贾九流熙熙自适,何乐如之!明末人表示万历皇帝已经远胜汉武唐宗,是为圣君在万历年入宫,明末流离出宫之老宫女刘氏,为李长祥收留,她向李长祥讲述了一件关于万历皇帝的事,被李长祥记录在案:李长祥记曰:一日内官以一朱票进皇帝,皇帝看毕不言,内官奏云‘爷爷左右尚不肯容,尚来拿’。皇帝默然久之曰‘据他朱票是巡城御史,何可夺他权柄,挠他法?且尔等必有故,任他拿去,朕不管’。然不知何事也!李长祥议曰:余常览神宗遗事,有人讼一内官于中城御史,御史不知其为已入皇城之内官也。即为之出朱票。持朱票之役又素非炼事者。即以向午门索问。诸内官愤夺奏之御前,上谕云云如刘氏言。……,呜呼圣人哉,圣人哉。东汉建武十九年,湖阳公主苍头杀人,……。苍头,公主人,与皇帝之人异,况在御前者乎?汉帝今犹称之,神宗与之相较,岂不胜之绝远?唐太宗谓:‘上畏天、畏祖宗,下畏言官’。考当日所为,亦饰语耳,若神宗乃真有其实,虽唐虞三代之令主,何以加此。其能使海内家给人足,道不拾遗,夜不闭户者四十八年,有以哉!”经历明清两朝的人,从文人到买酒的小贩无不对皇帝充满深厚感情——他们都表示深切怀念万历皇帝。
  《吴嘉纪诗笺校》之《一钱行,赠林茂之》:杯深颜热城市远,却展空囊碧水前;酒人一见皆垂泪,乃是先朝万历钱!对林茂之的介绍如下:《渔阳感旧集小传》“林古都,字茂之,一字那之,福建福清人,乱后居金陵。自卜生圹于乳山。尝纫一万历钱于衣带间。”王应奎《柳南续笔》“侯官,林茂之,有一万历钱,系臂五十余载。以己为万历时所生也。泰州吴野人为赋一钱行以赠之。” 汪楫《悔斋诗》亦有同题七古一首,诗序曰“甲辰春,林茂之先生来广陵。余赠以诗,有‘沽酒都非万历钱’之句。先生瞠目大呼‘异哉!子知我有一万历钱在乎?’舒左臂相视,肉好温润,含光慑人。盖先生之感深矣。”连清世祖也说:「当明之初,取民有制,休养生息。万历年间,海内殷富,家给人足。】曾灿(1625-1688):神宗乙巳年,中原连辅无烽烟,圣人御级贤者出,米栗流脂贯朽钱。彭孙胎(1615-1673):眼见万历年,朝野穆清昊;风光漫思江南乐,父老还思万历年。 李邺嗣(1622-1680):神宗全盛治,海内一愁无,尚及闻遗老,今犹哭鼎湖。万历年间,明朝规模大的养济院,都有两千人规模,起居条件都优越,西班牙人拉达来福建出差,见识了当地养济院,惊呼“始终有充足的大米供应”,兴奋写进游记里,后来在欧洲出版,闹出国际影响。遭禁毁的明朝书籍《樵史演义》里所描写的万历盛世 :且说明朝洪武皇帝定鼎南京,永乐皇帝迁都北京,四海宾服,五方熙,真个是极乐世界,说什么神农尧舜稷契皋夔。  传至万历,不要说别的好处,只说柴米油盐鸡鹅鱼肉诸般食用之类,哪一件不贱?假如数口之家,每日大鱼大肉,所费不过二三钱,这是极算丰富的了。还有那小户人家,肩挑步担的,每日赚得二三十文,就可过得一日了。到晚还要吃些酒,醉醺醺说笑话,唱吴歌,听说书,冬天烘火夏乘凉,百般玩耍。那时节大家小户好不快活,南北两京十三省皆然。  皇帝不常常坐朝,大小官员都上本激聒,也不震怒。人都说神宗皇帝,真是个尧舜了。一时贤相如张居正,去位后有申时行、王锡爵,一班儿肯做事又不生事,有权柄又不弄权柄的,坐镇太平。
  冯梦龙【明】: 文:警世通言之杜十娘怒沉百宝箱 。扫荡残胡立帝畿,龙翔凤舞势崔嵬;左环沧海天一带,右拥太行山万围。 戈戟九边雄绝塞,衣冠万国仰垂衣; 太平人乐华胥世,永永金瓯共日辉。 这首诗,单夸我潮燕京建都之盛。说起燕都的形势,北倚雄关,南压区夏,真乃金城天府,万年不拔之基。当先洪武爷扫荡胡尘,定鼎金陵,是为南京。到永乐爷从北平起兵靖难,迁于燕都,是为北京。只因这一迁,把个苦寒地面,变作花锦世界。自永乐爷九传至于万历爷,此乃我潮第十一代的天子。这位天子,聪明神武,德福兼全,十岁登基,在位四十八年,削平了三处寇乱。那三处? 日本关白平秀吉,西夏哱承恩,播州杨应龙。 平秀吉侵犯朝鲜,哱承恩、杨应龙是土官谋叛,先后削平。远夷莫不畏服,争来朝贡。真个是: 一人有庆民安乐,四海无虞国太平。 话中单表万历二十年间,日本国关白作乱,侵犯朝鲜。朝鲜国王上表告急,天潮发兵泛海往救。有户部官奏准:目今兵兴之际,粮饷未充,暂开纳粟入监之例。原来纳粟入监的,有几般便宜:好读书,好科举,好中,结末来又有个小小前程结果。以此宦家公子、富室子弟,到不愿做秀才,都去援例做太学生。自开了这例,两京太学生各添至千人之外。
  万历遗诏发内帑犒军:《神宗实录》:万历四十八年七月载:“(太子)以遗诏发帑金百万充邉赏,罢矿税榷税及监税中官。越三日再发帑金百万犒邉。辽左缺饷,羣臣请发内帑,帝频以不足为辞。自四十四年发三十万,后四十七年三月后令搜括太后宫累年积薥,备赏银三十六万两给邉。矿税榷税屡经廷臣请罢不允,惟四十二年二月减各省税课三分之一。及是太子奉遗诏均及之,朝野盛动。播州之役:播州位于四川、贵州、湖北间,山川险要,广袤千里。自唐杨端之后,杨氏世代统治此地,接受中央皇朝任命。明初,杨铿内附,明任命其为播州宣慰司使。万历初,杨应龙为播州宣慰司使,骄横跋扈,作恶多端,并于万历十七年公开作乱。引苗兵攻入四川、贵州、湖广的数十个屯堡与城镇,搜戮居民,奸淫掳掠。二十八年,征兵大集,二月,在总督李化龙指挥下,明军分兵八路进发,每路约三万人。刘綎进兵綦江,连破楠木山、羊简台、三峒天险。又败应龙之子朝栋所统苗军。巾帼英雄秦良玉与其丈夫马千乘亦率兵攻下金筑等七寨,并偕同酉阳等土司军一起攻下桑木关为南川路战功第一。其他几路明军也取得胜利。三月底,刘綎攻占娄山关,四月,杨应龙率诸苗决死战,又败。綎进占杨应龙所依天险之地龙爪、海云,至海龙囤(今遵义西北),与诸路军合围之。六月,刘綎又破大城。应龙知大势已去,与二妾自缢,子朝栋等被执,明军入城,播州平。后分其地为遵义、平越二府,分属四川、贵州。万历四十六年六月,户部的一份奏章里面写道:“辽东兵饷,经议需用银三百万两。今内库已发一百万两,南京户、工二部五十万两、太仆寺及水衡八十万两,总计二百三十万两。”在准备打击努尔哈赤的兵饷中,来自于皇帝内库的银两占了差不多一半。抗日援朝朝鲜之役:万历二十年(公元1592年),掌握日本大权的丰臣秀吉命加藤清正、小西行长率军从对马攻占朝鲜釜山,又渡临津江,进逼王京(今首尔),又攻入开城、平壤。朝鲜八道沦陷七道。实际上日本打朝鲜为了进攻明朝,丰臣秀吉在给他小老婆浅野氏的信中一再强调:【“在我生存之年,誓将唐(明)之领土纳入我之版图”】。为此他写信给朝鲜宣祖李昖:“【吾欲假道贵国,超越山海,直入于明,使其四百州尽化我俗,以施王政于亿万斯年,是秀吉宿志也】。(他想让朝鲜帮他打明朝)。而朝鲜坚定的站在明朝这一边才被日本打的差点灭国。万历帝在这个时候下了决心入朝参战,经过大战打退了日本人,使丰臣秀吉的:誓将唐(明)之领土纳入我之版图”之野心化为泡影。宁夏之役:明嘉靖年间蒙古鞑靼人哱拜因得罪酋长,父兄被杀,他投了明军。万历十七年(1589年),被提为副总兵,致仕后,其子哱承恩袭位。哱拜原为蒙古族人,嘉靖中降明,积功升都指挥。万历初为游击将军,统标兵家丁千余,专制宁夏,多蓄亡命。因益骄横,有轻中外之心。巡抚党馨每抑裁之,并核其冒饷罪,哱拜因于二十年二月十八日,纠合其子承恩、义子哱云及土文秀等,嗾使军锋刘东旸叛乱,杀党馨及副使石继芳,纵火焚公署,收符印,发帑释囚。胁迫总兵官张惟忠以党馨“扣饷激变”奏报,并索取敕印,惟忠自缢死。此后东旸自称总兵,以拜为谋主,以承恩、许朝为左右副总兵,土文秀、哱云为左右参将,占据宁夏镇,刑牲而盟。出兵连下中卫、广武、玉泉营、灵州(今宁夏灵武)等城,惟平虏坚守不下。叛军又以许花马池一带听其住牧为诱饵,得套部蒙古首领著力兔等相助,势力越加强大,全陕震动。万历皇帝大怒,立即调李如松为宁夏总兵,以浙江道御史梅国桢监军,统辽东、宣、大、山西兵及浙兵、苗兵等进行围剿。历时7个月大战将哱拜乱党全部剿灭。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7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莫要放弃Y 时间:2018-06-13 08:33:24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