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玄宗为何对安禄山委以重任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3 11:55:00 点击:10470 回复:1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唐玄宗为何对安禄山委以重任?



  第一:唐玄宗身为封建社会的君主,有着封建社会君主的通病,好谀恶直,晚节更甚。而安禄山能投其所好,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还能让唐玄宗不对他宠爱有加吗?


  第二:唐玄宗重用安禄山,是出于政治布局需要。

  专制社会统治者多半喜欢部属不睦,而不是部属团结。

  因为部属之间越是勾心斗角,那这些参与内斗的部属越要依赖统治者,越要讨好统治者。谁都知道,只有得到统治者的宠信,才有可能击败自己的对手。


  若是部属团结一致,那统治者可能就会认为部属可以联合起来架空自己,让自己成为有名无实的傀儡天子。


  当然,统治者最信任最喜欢的就是某些被大多数部属所讨厌或憎恶的部属。可能在统治者看来,这些为人所厌恶的部属,除了依赖统治者,就没其他活路了。而这些部属只要依赖统治者,那自然会对统治者忠诚。


  举例为证,明代权臣严嵩为大多数朝臣所憎,可嘉靖帝却对严嵩信任有加。


  还有,清代的和珅和乾隆……


  呵,扯远了,让我们回到安禄山这个人上来。


  安禄山就属于我所言的不讨朝臣喜欢的人。根据新唐书记载,宰相杨国忠跟安禄山有嫌隙,而皇太子也不喜安禄山。杨国忠跟太子屡次跟皇上打小报告,说安禄山要造反。


  对于这些小报告,唐玄宗的反应是不信。


  可能某些网友会说,唐玄宗是否老糊涂了?

  其实,唐玄宗并非老糊涂,而是唐玄宗是从他的角度来看待小报告。

  可能在唐玄宗看来,皇太子和宰相不喜安禄山,那安禄山为了自保,就更得依赖皇上了。既然安禄山要依赖他这个皇上,那自然对皇上更忠心了。


  然而,唐玄宗千算万算,还是低估了安禄山的恐惧心。


  你想,一个权倾一时的当朝宰相,又是天子宠妃兄长的杨国忠对安禄山如此憎恨,那安禄山难道不担忧被杨国忠谗害吗?


  至于安禄山对皇太子打其小报告之事,是否知情,史无记载,可安禄山不会忘了,皇太子跟杨国忠是姻亲,皇太子长媳崔妃便是杨国忠的外甥女。


  虽然安禄山为了缓解跟杨国忠紧张关系,曾拜杨国忠从妹杨贵妃为干娘。然而,干亲毕竟是干亲,哪能比得上杨国忠跟杨贵妃的关系呢?


  杨贵妃跟杨国忠不仅是从兄妹,更是政治盟友,他们都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

  顺便提一下,大家可别小觑了杨贵妃。


  杨贵妃离世那年已是三十八岁虚龄。一般嫔妃到了三十八岁,已是色衰爱驰,昨日黄花了。可杨贵妃照样能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绝对是固宠高手和宫斗能手。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59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3 14:49:39
  @星星碎语


  我开了一楼,回答你的疑问,欢迎您以及其他网友前来指正。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3 15:50:18
  李隆基不信安禄山会谋反,是因为他认为安禄山谋反必败,所以他认为安禄山不可能出此下策。


  李隆基之所以如此自信,原因有二:


  第一,李隆基并没失去民心。

  毕竟开元盛世给李隆基的帝国带来繁荣和安定,让他得到民众的拥护。



  还有,李隆基在位时间久,而越是在位时间长的帝王,越能让民众产生敬畏和膜拜之心,也越能对民众产生影响力。

  第二,大唐疆土辽阔,可有充足的迂回空间,有利于战争从速决转为持久。

  众所周知,若是战争从速决战转变为持久战,那挑起战争一方多半会失败。若是挑起战争一方不得人心的话,那难逃必败的命运。


  安禄山叛变,成为挑起战争一方,而他能获得民心,自然不可能比李隆基更多,这么一来,安禄山叛变,就是死路一条,毫无胜算的把握。







  • syw_artemis: 举报  2018-07-14 12:45:51  评论

    唐玄宗四处开战,军费耗资巨大,而且军费不只是军队用度,还包括运费。在古代,运费跟军费比例最低也是1比1,实际上运费很多时候比军费要多几倍。除此以外,还要包括征收过程中的贪污问题。在这么重的负担下,你确定唐玄宗能得民心?实际上,唐朝演变成藩镇割据的局面,就是各地的百姓不堪重负导致的。
我要评论
作者:仲姜2017 时间:2018-06-03 16:12:06
  唐朝盛世江山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3 16:23:37
  安禄山之所以谋反,是因为他对杨国忠的恐惧到了极点。

  他一直担忧唐玄宗会相信杨国忠的谗言,而因为杨国忠跟杨贵妃的关系,他又没有扳倒杨国忠的把握。


  于是,安禄山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铤而走险,干出谋反之举。


  以下是新唐书的内容,可以印证我的观点。

  禄山不得志,乃悉兵号二十万讨契丹以报。帝闻,诏朔方节度使阿布思以师会。布思者,九姓首领也,伟貌多权略,开元初,为默啜所困,内属,帝宠之。禄山雅忌其才,不相下,欲袭取之,故表请自助。布思惧而叛,转入漠北,禄山不进,辄班师。会布思为回纥所掠,奔葛逻禄,禄山厚募其部落降之。葛逻禄惧,执布思送北庭,献之京师。禄山已得布思众,则兵雄天下,愈偃肆。皇太子及宰相屡言禄山反,帝不信。是时国忠疑隙已深,建言追还朝,以验厥状。禄山揣得其谋,乃驰入谒,帝意遂安,凡国忠所陈,无入者。

  十三载,来谒华清宫,对帝泣曰:“臣蕃人,不识文字,陛下擢以不次,国忠必欲杀臣以甘心。”帝慰解之。拜尚书左仆射,赐实封千户,奴婢第产称是,诏还镇。又请为闲厩、陇右群牧等使,表吉温自副。其军中有功位将军者五百人,中郎将二千人。禄山之还,帝御望春亭以饯,斥御服赐之。禄山大惊,不自安,疾驱去。至淇门,轻舻循流下,万夫挽繂而助,日三百里。既总闲牧,因择良马内范阳,又夺张文俨马牧,反状明白。人告言者,帝必缚与之。

  明年,国忠谋授禄山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召还朝。制未下,帝使中官辅璆琳赐大柑,因察非常。禄山厚赂之,还言无它,帝遂不召。未几事泄,帝托它罪杀之,自是始疑。然禄山亦惧朝廷图己,每使者至,称疾不出,严卫然后见。黜陟使裴士淹行部至范阳,再旬不见,既而使武士挟引,无复臣礼,士淹宣诏还,不敢言。帝赐庆宗娶宗室女,手诏禄山观礼,辞疾甚。献马三千匹,驺靮自倍,车三百乘,乘三士,因欲袭京师。河南尹达奚珣极言毋内驺兵,诏可。帝赐书曰:“为卿别治一汤,可会十月,朕待卿华清宫。”使至,禄山踞床曰:“天子安稳否?”乃送使者别馆。使还,言曰:“臣几死!”

  冬十一月,反范阳,诡言奉密诏讨杨国忠,腾榜郡县,以高尚、严庄为谋主,孙孝哲、高邈、张通儒、通晤为腹心,兵凡十五万,号二十万,师行日六十里。先三日,合大将置酒,观绘图,起燕至洛,山川险易攻守悉具,人人赐金帛,并授图,约曰:“违者斩!”至是,如所素。禄山从牙门部曲百馀骑次城北,祭先冢而行。使贾循主留务,吕知诲守平庐,高秀岩守大同。燕老人叩马谏,禄山使严庄好谓曰:“吾忧国之危,非私也。”礼遣之。因下令:“有沮军者夷三族!”凡七日,反书闻,帝方在华清宫,中外失色。车驾还京师,斩庆宗,赐其妻康死,荣义郡主亦死。下诏切责禄山,许自归。禄山答书慢甚,叵可忍。贼遣高邈、臧均以射生骑二十驰入太原,劫取尹杨光翙杀之,以张献诚守定州。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3 21:24:40
  @大汉魏武帝

作者:仲姜2017 时间:2018-06-03 21:30:28
  安史之乱,动荡中的历史。
作者:新恐怖鸟 时间:2018-06-03 23:18:55
  说的有道理。

  这是从安禄山的角度说明了他叛乱的原因,

  但是,还不能说明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和他一起反叛。
作者:星星碎语 时间:2018-06-04 01:52:31
  我觉得你回应的角度偏了,我想知道的是唐玄宗为何要把三镇都加封了给安禄山,让本来很好的势力布局均衡互制的设计给破坏了,而不是安禄山为何得了三镇还要谋反,当然这个也是一个深究的问题,但首先要了解的是在唐玄宗的视角,他是怎么想的,又有什么不得己的客观原因?
  • 星星碎语: 举报  2018-06-04 01:57:05  评论

    唐玄宗无论信不信宠不宠安禄山都不用如此加封的,因为这本来就是三镇,而不是一镇,从结构上就是分而理之的,最后的结果却是推翻了自身的设计,这是为符合权力的管理和分配的
  • 星星碎语: 举报  2018-06-04 01:58:24  评论

    这是不符合权力的管理和分配的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4 08:36:54
  @星星碎语

  唐玄宗之所以重用安禄山,不仅是唐玄宗认为安禄山有才能,更因安禄山为大多数朝臣所憎。

  在唐玄宗看来,安禄山为大多数朝臣所憎,那安禄山为了自保,除了依赖唐玄宗这个皇帝之外,就别无他法了。


  若安禄山要依赖唐玄宗,那安禄山自然对唐玄宗更忠诚。

  其实,唐玄宗的小算盘,不仅是唐玄宗一人所有,其他独裁者也有类似的想法。


  若你熟悉近代史的话,建议搜索一下希特勒跟马丁.鲍曼的关系……


  • guangsun1: 举报  2018-06-04 16:00:57  评论

    安禄山为大多数朝臣所憎,那安禄山为了自保,除了依赖唐玄宗这个皇帝之外,就别无他法了。人家阿谀奉承,唐玄宗就认为他是忠心耿耿了,还需要被朝臣所憎?你把唐玄宗想的太聪明了,一个高傲,喜欢阿谀奉承的人是不会想这么复杂的
  • 沪龙: 举报  2018-06-07 20:52:09  评论

    评论 guangsun1:不止是唐玄宗一人,很多皇帝都宠信众恶所归之人。例如汉元帝宠信宦官石显,虽然石显为朝臣所憎,但汉元帝却信之任之,这是因为汉元帝知道石显只有依赖自己的庇护,方能立足于朝廷。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4 09:02:38
  @新恐怖鸟 2018-06-03 23:18:55
  说的有道理。
  这是从安禄山的角度说明了他叛乱的原因,
  但是,还不能说明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和他一起反叛。
  -----------------------------
  在安禄山起兵之初,除了少数几个亲信之外,大多数将士是蒙在鼓里,还认为是跟着安禄山奉旨讨伐杨国忠。

  史称安禄山是“诡言奉密诏讨杨国忠”。这句话翻译成白话文就是安禄山谎称奉密诏讨伐杨国忠。

  我认为,安禄山之所以能说服将士们,一来是因为圣旨的威力。在圣旨如山,抗旨死罪的年代,绝大多数人都是不敢反抗一纸诏书的。

  换言之,将士们是相信皇上有密诏给安禄山,让安禄山带兵讨伐杨国忠。

  二来是杨国忠不得人心,由于杨国忠排挤安禄山,所以安禄山的部属想来是恨杨国忠入骨。在安禄山部属看来,若是上司垮台,那新上司还可能重用他们这些安禄山的旧部吗?其实,以安禄山为人来看,他平时应该对将士采用笼络的手段,让将士对他产生感恩之心。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将士们会发觉他们上了安禄山的当,然而,他们已是骑虎难下了,不得不跟随安禄山,一条道走到黑了。

  将士们之所以在发现受骗之后,还要跟随安禄山,一来可能是将士们认为便是倒戈,也有从逆之罪,生死难测。

  二来是安禄山杀人立威,震慑住部属。


  安禄山之所以大开杀戒,杀戮唐朝宗室,臣属,除了为丧子之痛进行发泄之外,更多用意应该是通过杀人,制造恐怖,来震慑住自己的部属以及归降自己的唐朝臣民。


  • 正宗的弘毅大师: 举报  2018-06-04 13:40:41  评论

    嗯,站在安禄山(703-757)部下的角度想既然已经闹事了,还闹了这么大的事,不如把规模闹的更大一些。总之成功了就是开国功臣,失败了嘛,等叛军的势力越来越大的时候再倒戈朝廷估计不但不会怪罪反而会有嘉奖(实践证明确实如此).
  • 沪龙: 举报  2018-06-04 21:17:25  评论

    评论 正宗的弘毅大师:你说得有理,当年朱温本是黄巢起义军队中一员,后来归附唐朝,不还是得到唐僖宗重用了吗?
我要评论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4 09:30:38
  安禄山和史思明结局相仿,都是死于儿子+部属之手。


作者:仲姜2017 时间:2018-06-04 12:58:56
  大唐是我国最强盛的朝代之一。
作者:guangsun1 时间:2018-06-04 15:53:50
  统治者最信任最喜欢的就是某些被大多数部属所讨厌或憎恶的部属

  这不是和现在有人说什么统治者爱用贪官一个路数吗,扯。部下是不可能团结的,派系是永远存在的,需要的是平衡派系,而不是任用大家最讨厌的,还给他军事大权。大家讨厌有两个原因,这个人不会做人,把大家都得罪,二,这个人阴险狡诈对主上阿谀奉承,不足以信任,你显然把原因和结果弄反了

  唐玄宗那么喜欢阿谀奉承的人,还会管什么大家最讨厌的人,人家只在乎自己最喜欢的阿谀奉承的奸臣
作者:新恐怖鸟 时间:2018-06-04 20:37:34
  泪痕说安禄山是一条战犬,

  也有些道理。

  当然,这条战犬失控了。

  历史上,这种失控的战犬,多吗?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4 20:59:05
  @新恐怖鸟 2018-06-04 20:37:34
  泪痕说安禄山是一条战犬,
  也有些道理。
  当然,这条战犬失控了。
  历史上,这种失控的战犬,多吗?
  -----------------------------
  历史上失控的战犬,自然不乏其人。

  东汉末年,权臣何进想要召董卓入京,胁迫太后杀十常侍,结果是董卓趁机掌权坐大。

我要评论
作者:李成略 时间:2018-06-05 11:59:22
  古有安禄山,今有阎锡山。两人都是军阀。前者不得善终,后者得以善终。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7 20:49:43
  @guangsun1:

  唐玄宗之所以相信安禄山不会背叛他,是唐玄宗认为安禄山必须依赖他的庇护。安禄山为大多数朝臣所憎,等于是有众多仇家。

  树敌过多的人最想做的莫过于自保,而要自保的话,最好的保护者自然是封建社会最高统治者也即皇上了。正因唐玄宗如此想法,所以他才相信安禄山。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9 11:43:37
  @ guangsun1

  安禄山是胡人,又为李林甫所推重,就凭这两点,安禄山就会为朝臣所忌。你想,朝臣大半是汉人,对于非我族类但又被皇上重用的安禄山会不羡慕妒忌恨吗?


  唐玄宗重用安禄山,是唐玄宗认为安禄山有才能,且又为朝臣所憎。唐玄宗认为安禄山为朝臣所憎,自然是想要依赖自己的庇护,而要依赖自己的庇护,那自然对自己这个君主忠心不二了。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9 11:44:19
  @guangsun1

  我的回复在楼上。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09 11:48:32
  @李成略 2018-06-05 11:59:22
  古有安禄山,今有阎锡山。两人都是军阀。前者不得善终,后者得以善终。
  -----------------------------
  这两人行径并不一样。
我要评论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6-15 13:11:04
  @guangsun1:


  唐玄宗重用安禄山应该不是八字合不合的问题。


  唐玄宗认为安禄山可靠,可能就是安禄山被太子所厌,被权臣所憎,让唐玄宗认为安禄山除了依赖自己的庇护,就无法自保了。

  换言之,唐玄宗相信他是安禄山唯一的保护伞。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7-14 08:28:09
  @syw_artemis


  唐高宗和武则天的关系,并非是唐高宗能控制一切,而是唐高宗害怕武则天。史书记载唐高宗曾想要把武则天废为庶人,武则天得知之后来找唐高宗理论,唐高宗畏惧武则天,只好改变初衷。


  新唐书:初,武后得志,遂牵制帝,专威福,帝不能堪;又引道士行厌胜,中人王伏胜发之。帝因大怒,将废为庶人,召仪与议。仪曰:“皇后专恣,海内失望,宜废之以顺人心。”帝使草诏。左右奔告后,后自申诉,帝乃悔;又恐后怨恚,乃曰:“上官仪教我。”
作者:syw_artemis 时间:2018-07-14 13:27:28
  @沪龙 2018-06-03 16:23:37
  安禄山之所以谋反,是因为他对杨国忠的恐惧到了极点。
  他一直担忧唐玄宗会相信杨国忠的谗言,而因为杨国忠跟杨贵妃的关系,他又没有扳倒杨国忠的把握。
  于是,安禄山在巨大的心理压力下,铤而走险,干出谋反之举。
  以下是新唐书的内容,可以印证我的观点。
  禄山不得志,乃悉兵号二十万讨契丹以报。帝闻,诏朔方节度使阿布思以师会。布思者,九姓首领也,伟貌多权略,开元初,为默啜所困,内属,帝宠之......
  -----------------------------
  读了泪痕的文章,一开始我是从权谋角度看待安禄山的问题的。
  玄宗和杨妃拉拢安禄山,杨国忠怼安禄山,玄宗重用安禄山。要知道杨国忠就是靠玄宗上位的,他怎么会公然违背玄宗对安禄山的态度呢?
  可进一步思考,要是杨国忠怼安禄山是玄宗授意呢?这不就是又拉又打,红白脸的套路么?
  玄宗这样做,不仅是给安禄山看的,也是给天下人看的,让人知道只要你一心忠于皇帝,不畏构陷,皇帝能让你飞上天。
  安禄山现在有两条路,一条是紧跟玄宗,这样做的好处是位极人臣,风险是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在皇帝的掌握之中。
  一条是造反,这样做的好处是赢了就成王成祖,风险是唐朝的实力,比安禄山集团强太多了。
  安禄山选择造反,主要是因为唐朝有大量的边防军在抵御外敌,而唐朝中央,为了怕这些边防藩镇出问题,一直在打压他们,这其中各种龌龊,安禄山是有机会的。
  实际上,在安禄山造反的过程中,正是由于很多军头出了问题,导致唐朝政府前期损失很大,很被动。
  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安禄山打到长安,由于兵力捉襟见肘,没法在有效扩张了。而唐朝政府最后下定决心,跟外敌暂时和解,把边防军调过来镇压叛乱,安禄山直接就崩了盘。
  以上,是权谋、局势方面的分析。
  ----------------------------------
  后来我看了二当家和三当家的经济基本面分析,我发现事情没这么简单。
  实际上,唐玄宗时期,唐朝四处开战,军费剧增。而且唐朝甚至扩张到中亚去了,军需物资的运费,是一笔天文数字,远远超过军费本身,这种负担下,民间的不满一直在加剧。
  而安禄山决定造反,除了唐朝政府的外敌和内斗,关键因素应该就是民间不满的声音太多,给了他足够的信心。
  不过在真正开战以后,很多民间的实力派,发现这么打下去不是个事,唐朝政府的内斗没到那种分崩离析的地步,以安禄山集团的实力是没有机会的,所以大家纷纷转回支持唐朝政府,安禄山也因此没有了出路。
  不过由于巨大的经济负担引起的,对唐中央的不满,并没有消失,而是以藩镇格局的形式出现了。
  说白了,各地的实力派,和当地的军头结合,明里暗里对抗唐中央,以减轻自己的经济负担,这一点唐中央也没办法。
作者:syw_artemis 时间:2018-07-14 13:52:20
  @沪龙 2018-07-14 08:28:09
  @syw_artemis
  唐高宗和武则天的关系,并非是唐高宗能控制一切,而是唐高宗害怕武则天。史书记载唐高宗曾想要把武则天废为庶人,武则天得知之后来找唐高宗理论,唐高宗畏惧武则天,只好改变初衷。
  新唐书:初,武后得志,遂牵制帝,专威福,帝不能堪;又引道士行厌胜,中人王伏胜发之。帝因大怒,将废为庶人,召仪与议。仪曰:“皇后专恣,海内失望,宜废之以顺人心。”帝使草诏。左右奔告后,后自申诉,帝乃悔;......
  -----------------------------
  你对唐高宗和武则天关系的看法,太形式化了。
  唐高宗是什么人?唐朝最大的疆域就是唐高宗打下来的!唐高宗上位以后,借着外戚专权铲除了对他有威胁的宗室,又拿后宫人选当作借口,除掉了外戚。之后扶持寒门,打压豪强,提升皇权,大肆开边。
  史书上把他写的那么文弱,可是看看他的成就,一股腹黑之气扑面而来。
  武则天是高宗自己培养的政治助手,以唐高宗的实力、能力,武则天怎么可能失控?实际上,人事权、军权一直牢牢掌握在高宗手里,武则天压制高宗根本就是胡扯。
  武则天能被称为二圣,一方面是唐高宗刻意为之,一方面也是朝臣为了制衡唐高宗,做出的姿态。
  而高宗这么做,也是由于当时的双头政治的政治现实问题,皇帝是最高决策者,可是下面需要一个最高执行人,这也就构筑了双头政治格局。
  而武则天,既是高宗的老婆,也是高宗自己培养的政治助手,作为双头格局的另一头,比其他人可靠多了。
  而且还有一方面,那就是武则天是高宗孩子的母亲。在这之前的历史中,有很多老皇帝死了,权臣造反、篡位的事发生。而皇帝为了预防这种情况,刻意培养太子,结果太子造反的事又屡见不鲜。
  所以武则天可以说是一种新型的政治尝试,以皇后代替权臣的位置,那么将来太子登基,受到的威胁就要小很多,顶多让老妈骂两句,不会怎么样的。
  所以高宗临死,才授意武则天巨大的权利,这是为了给太子保驾护航。
  当然,高宗不是没有预防武则天在他死后失控,实际上当时的朝堂布局,是有足够的制衡力量的。
  只不过,新皇帝急于布置自己的班底,让高宗留下的制衡力量倒向了武则天,武则天也因势利导,掌握了实际上的皇权,并且把种种制衡力量清洗掉了,才有了后来的称帝。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7-14 18:45:16
  @syw_artemis

  私以为,唐高宗无法掌控武则天,因为他畏惧武则天。

  唐高宗父亲唐玄宗是政治强人,而母亲长孙皇后是著名贤后。父母过于强势,可能会对子女产生两种后果,一种是特别的懦弱,一种是特别的叛逆。

  唐高宗李治无疑是属于前者,也即性格特别懦弱。正因如此,长孙无忌才支持李治为储,而非李治兄长魏王李泰为储。

  可能在长孙无忌看来,性格柔懦的李治更容易控制。

  其实,李治躬逢盛世,并非是汉献帝一样的有名无实的傀儡天子,而按照朝廷制度,皇帝完全有权废掉皇后。

  然而,由于李治柔懦的性格以及他对武则天的畏惧心理,让他不敢废掉武则天。


  按照我之前列出来的史书有关记载,李治曾经想要把武则天废为庶人,武则天闻讯之后去找李治理论,李治又马上后悔,不敢废掉武则天,甚而害怕武则天怨恨自己,只好出卖了上官仪,说是上官仪教自己这么做。

  新唐书用了恐后怨恚一词来描述李治的心理,非常耐人寻味。


  试想,李治身为实权天子,还需要害怕武则天怨恨自己吗?

  若从权势方面来讲,李治确无害怕武则天的理由,可是李治还是害怕武则天,这只能从李治的性格方面来解释了。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7-14 19:07:37
  @syw_artemis


  我认为,唐玄宗李隆基乐于看到自己手下臣子相互斗法。

  可能在皇帝看来,臣子想要扳倒政敌,那只有得到皇帝的支持才行,而臣子要想得到皇帝的支持,那只有加倍讨好皇帝才行。

  可能基于这种心理,唐玄宗觉得杨国忠和安禄山斗得越厉害,那唐玄宗的皇位也就越稳固。

  然而,安禄山所作所为却大出唐玄宗意料——唐玄宗根本没想到安禄山会谋反。

  安禄山之所以谋反,原因有三。

  一是唐玄宗对杨贵妃偏爱,让安禄山认为他最终会被杨国忠搞垮。毕竟杨国忠是杨贵妃的族人,他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安禄山和杨国忠之间,杨贵妃的选择只可能是杨国忠,而不可能是安禄山。

  二是太子不喜安禄山,让安禄山担心在太子登基之后,自己会被清除。


  若是太子跟安禄山关系良好,那安禄山自然也就放心了。

  只可惜太子跟安禄山关系不好——根据史书记载:皇太子及宰相屡言禄山反。

  你想,安禄山并非笨伯,知道太子不喜自己,那他自然会为将来而担忧。

  一般来说,太子不喜某臣,那某臣为了自保,自然想要扳倒太子,例如西汉时期,江充构陷跟自己不睦的卫太子。

  然而,唐玄宗的太子李亨并非轻易能被构陷。

  从李亨两次舍弃妻妾保住储位来看,李亨性格深沉,颇有城府,并非是易与之辈,更况李亨早跟杨贵妃家族联姻——李亨长子广平王所娶的便是杨贵妃的外甥女崔妃。

  在安禄山看来,他很难扳倒太子李亨,也难扳倒权相杨国忠,那他为了自保,为了将来考虑,只能铤而走险,发动叛变。

  三是赐柑事件,让安禄山生疑,以为唐玄宗要除掉自己,所以先下手为强,发动叛变。

  以下是新唐书节选:

  帝使中官辅璆琳赐大柑,因察非常。禄山厚赂之,还言无它,帝遂不召。未几事泄,帝托它罪杀之,自是始疑。然禄山亦惧朝廷图己,每使者至,称疾不出,严卫然后见……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7-14 19:29:12
  @syw_artemis


  唐玄宗重用安禄山,跟杨国忠违背唐玄宗之意,排挤安禄山并不矛盾。


  正因唐玄宗重用安禄山,才会引起杨国忠的妒忌和排挤。就跟某些后宫想要独占皇帝恩宠一样,某些臣子也想要独占皇帝宠信,成为皇帝最信任之人。


  举例来说,明朝正德帝宠臣江彬本是正德帝另一个宠臣钱宁推荐给正德帝。然而,当江彬更得正德宠信之际,钱宁就开始想要排挤江彬了。




  以下是明史节选:


  彬因钱宁得召见。帝见其矢痕,呼曰:「彬健能尔耶!」彬狡黠强很,貌魁硕有力,善骑射,谈兵帝前,帝大说,擢都指挥佥事,出入豹房,同卧起。尝与帝弈不逊,千户周骐叱之。彬陷骐搒死,左右皆畏彬。彬导帝微行,数至教坊司;进铺花氈幄百六十二间,制与离宫等,帝出行幸皆御之。

  宁见彬骤进,意不平。一日,帝捕虎,召宁,宁缩不前。虎迫帝,彬趋扑乃解。帝戏曰:「吾自足办,安用尔。」然心德彬而嗛宁。宁他日短彬,帝不应。彬知宁不相容,顾左右皆宁党,欲籍边兵自固,
作者:syw_artemis 时间:2018-07-14 19:58:22
  @沪龙 2018-07-14 19:29:12
  @syw_artemis
  唐玄宗重用安禄山,跟杨国忠违背唐玄宗之意,排挤安禄山并不矛盾。
  正因唐玄宗重用安禄山,才会引起杨国忠的妒忌和排挤。就跟某些后宫想要独占皇帝恩宠一样,某些臣子也想要独占皇帝宠信,成为皇帝最信任之人。
  举例来说,明朝正德帝宠臣江彬本是正德帝另一个宠臣钱宁推荐给正德帝。然而,当江彬更得正德宠信之际,钱宁就开始想要排挤江彬了。
  以下是明史节选:
  彬因钱宁得召......
  -----------------------------
  你理解的太形式化了,杨国忠虽然是宰相,可他依靠的是玄宗才上位的,如果玄宗不授意,杨国忠怎么敢,跟玄宗背道而驰,诋毁玄宗重用、拉拢的安禄山呢?
  • 沪龙: 举报  2018-07-14 20:59:45  评论

    明朝正德帝宠臣,锦衣卫都督钱宁不也是诋毁江彬吗?难道钱宁也是正德帝授意而为吗?杨国忠跟安禄山不睦,不过是杨国忠想要独占唐玄宗宠信,成为唐玄宗最信任之人罢了。
我要评论
作者:syw_artemis 时间:2018-07-14 20:03:40
  @沪龙 2018-07-14 18:45:16
  @syw_artemis
  私以为,唐高宗无法掌控武则天,因为他畏惧武则天。
  唐高宗父亲唐玄宗是政治强人,而母亲长孙皇后是著名贤后。父母过于强势,可能会对子女产生两种后果,一种是特别的懦弱,一种是特别的叛逆。
  唐高宗李治无疑是属于前者,也即性格特别懦弱。正因如此,长孙无忌才支持李治为储,而非李治兄长魏王李泰为储。
  可能在长孙无忌看来,性格柔懦的李治更容易控制。
  其实,李治躬逢盛世,并非......
  -----------------------------
  高宗能出诏书废掉武则天,而武则天只能去求情,才得以幸免,这也就说明了,高宗是完全可以决定武则天的生死的。
  至于性格懦弱,杀舅舅的时候性格怎么不懦弱了?对外扩张的时候怎么不懦弱了?
  怕武则天怨恨应该是为了接班问题作考虑,因为高宗还要留下武则天为太子保驾护航呢,高宗自己怕啥?
  • 沪龙: 举报  2018-07-14 20:53:38  评论

    @syw_artemis 你可知道,世上某些男人就是妻管严吗?讲得明白一些,就是有些男人就是怕老婆。到底为何要怕老婆,很难说得清。根据新唐书记载,长孙无忌是自缢而死,并非是李治下诏所杀。
  • syw_artemis: 举报  2018-07-14 21:05:18  评论

    评论 沪龙:高总是不是妻管严,咱俩都没法评价,可是从你觉得例子里面,可以看出高宗能决定武则天的生死存亡,是无疑的吧?那么高宗被武则天压制、架空等等言论肯定就是胡扯。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hz_lj9999 时间:2018-07-14 20:31:31
  唐玄宗为什么信任安禄山?
  唐玄宗的权力布局,我就不说了,毕竟这个个人有个人的看法,能否用关东的三大军区的集权去制衡关西的军事势力和太子体系,我不发表看法,毕竟不同的皇帝,可能想法也不同。 问题在于,唐玄宗为什么选择安禄山?
  表面上看来,安禄山对唐玄宗表忠心啊。可是,向皇帝表忠心的人多了,唐玄宗为什么独独选择安禄山呢?当然,更进一步的思考,就是,安禄山表忠心与众不同。
  安禄山居然在唐玄宗面前无视太子,说我只知道皇上,不知道太子。显然这个表忠心的法子才是唐玄宗对他刮目相看的原因。按照一般的政治伦理而言,太子是皇帝的继承人,在官场混的,有不知道太子的吗?能不尊敬太子吗?就算为了家族的利益传承,也得做点表面文章。可是安禄山装傻充愣,说轻点是侥幸邀进,说重点,那是离间唐玄宗和太子的关系,可是偏偏唐玄宗就喜欢这样的人。
  究其原因,除了皇权的排他性,皇帝和太子某种意义上也是政治对手以外,这点不说了, 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就是人性的考量。
  很多人忽略了,唐玄宗后期的杨贵妃的事情。事实上,杨贵妃对唐玄宗的影响太大了,而很多人似乎看低了这次事件的影响。事实上,安禄山的崛起和杨贵妃事件几乎是同步的。
  1) 开元二十五年,武惠妃去世,儿媳杨玉环进入唐玄宗的视线。开元二十八年(740年),杨玉环出寿王府,前往骊山。同年,安禄山为平卢兵马使,进入唐玄宗眼睛。
  2) 天宝元年(742年),安禄山升平卢节度使。
  3)天宝三年(744年),安禄山兼范阳节度使,河北采访使。
  天宝四年(745年),杨玉环进宫。

  唐玄宗抢自己的儿媳,在哪个时代可谓是惊世骇俗的事,特别是唐玄宗前期还是一个算的上是英明的皇帝。表面上没有谁敢议论,比如旧唐书,新唐书翻了一下,确实没找到太多的资料。但实际上呢,就算普通人家搞这种扒灰的游戏,都会被人私下骂的狗血喷头。更不用说在帝国中,皇帝本身要为天下做道德榜样的。在这样的环境下,在加上唐帝国自太宗就有太子搞政变的传统,唐玄宗给天下人落下这么一个把柄,你说唐玄宗娶杨玉环,是不是得做好大家反对的准备?
  禄山阳为愚不敏盖其奸,承间奏曰:“臣生蕃戎,宠荣过甚,无异材可用,愿 以身为陛下死。”天子以为诚,怜之。令见皇太子,不拜。左右擿语之,禄山曰: “臣不识朝廷仪,皇太子何官也?”帝曰:“吾百岁后付以位。”谢曰:“臣愚, 知陛下不知太子,罪万死。”乃再拜。时杨贵妃有宠,禄山请为妃养儿,帝许之。 其拜,必先妃后帝,帝怪之,答曰:“蕃人先母后父。”帝大悦,命与杨铦及三夫 人约为兄弟。
  这段故事史书记载发生在杨玉环进宫之后。不过,我还是觉得发生在前面更有可能:天宝元年,以平庐为节度,禄山为之使,兼柳城太 守,押两蕃、渤海、黑水四府经略使。明年,入朝,奏对称旨,进骠骑大将军。又 明年,代裴宽为范阳节度、河北采访使,仍领平卢军。
  天宝二年,安禄山就进京参拜唐玄宗了,很明显,这个时候唐玄宗就很信任安禄山了。为什么?史书没说,所以我判断安禄山不认太子的事是发生在天宝二年,而开元二十六年,唐玄宗已经立李亨为太子了,后来的唐肃宗。

  那么,唐玄宗为什么选定安禄山呢?显然和安禄山的民族,文化背景是有关的。安禄山是昭武九姓的栗特人,信仰祆教。这个和汉族那些动不动就把仁义道德挂在嘴边的大臣有很大的不同,显然安禄山对唐玄宗抢自己儿媳这样的事,无感的多。毕竟祆教还搞血亲呢,更骇人听闻。其拜,必先妃后帝,帝怪之,答曰:“蕃人先母后父。”帝大悦。唐玄宗为什么高兴,就是因为安禄山没有儒家那套的条条框框,在杨贵妃这个事情上适合唐玄宗的胃口。
  这样,我们就可以理解了,为什么唐玄宗不会派儒家文化熏陶下的忠臣,比如吧,高仙芝之类的去当唐玄宗的关东三节度使了。不是他们忠心不够,而是他们的文化背景,在唐玄宗出了杨贵妃这档子事后,让唐玄宗觉得他们可能会靠向太子。毕竟在儒家文化中,唐玄宗的行为太惊世骇俗了。
  当然,有人说高宗娶武氏的事来说。其实两者无法对比。毕竟一个是老爸死了,而老爸碰没碰过武氏还是个未知数,武氏当时在宫中基本是个路人。二是老爸抢儿媳妇,性质比前面这个恶劣的多,毕竟儿子还活着呢,而且这个儿媳妇还是儿子明媒正娶的正室。

  如果不是杨贵妃这样的身份,唐玄宗会不会选定安禄山作为自己的保镖?很大程度上,很可能不会。唐朝虽然开放,但是像安禄山这样的例子,应该还是不多的,毕竟是非我族类。
  更别说杨贵妃进宫之后,大开奢靡之风。给天下做了很不好的榜样。

  所以唐玄宗为了自己的好色,享乐,重用安禄山,算不算唐玄宗的昏庸呢?说实在的,从根本上说,是的。为什么呢?因为唐玄宗以为有自己的精巧的权力布局,他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历史告诉我们,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事实上,安禄山借着唐玄宗的权力布局上位,其实呢,自己也是在火上烤,毕竟与太子较量,从长远来看,是不是死路一条,实在难说的很。所以,我相信安禄山和唐玄宗是有感情的,也许他本心并不愿意造反,但是,从另一个角度说,安禄山敢侥幸邀进,为什么他就不敢造反呢?毕竟这个时候唐玄宗的风闻已经很差了,造反说不定天下大乱,从而保住自己最差当个军阀,最好说不定还可以混个皇帝做呢?所以,我以为,安禄山造反其实是大概率事件,这个和安禄山的个性是有关系的。

  权力布局制衡就可以保一生荣华富贵,可以随便怎么作啦?历史告诉我们,不是这样的。皇帝持有道义的大旗,那是很重要的。尽管很多时候铲除政治对手的手段,但是没有,皇帝就是很难做的,即使唐玄宗前期做了很多业绩,但在杨贵妃和安禄山的事上,确实是私心过重,他的失败就不是偶然的。
  • 沪龙: 举报  2018-07-14 20:44:46  评论

    武则天本是唐太宗才人,自然是受过唐太宗宠幸。骆宾王讨伐武则天的檄文都用了更衣之幸的典故。 其实,就算是明君唐太宗也跟弟媳生下儿子曹王明。既然已有先例,那唐玄宗纳儿媳也算不了什么大事了。
  • hz_lj9999: 举报  2018-07-14 20:50:16  评论

    评论 沪龙:唐太宗纳弟媳,也是弟弟死了之后的事。无法相提并论啊。至于唐太宗和武氏有没有上床过,我倾向于没有这回事,毕竟那个时候的唐太宗已经年纪大了,身体不太好了。至于骆宾王的文章,是造反的政治需要。
剩余 2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7-14 20:55:00

  @syw_artemis

  长孙无忌并非被唐高宗下令所杀,而是自缢而死。

  以下是新唐书节选:


  帝终不质问。遂下诏削官爵封户,以扬州都督一品俸置于黔州,所在发兵护送;流其子秘书监冲等于岭外;从弟渝州刺史知仁贬翼州司马。后数月,又诏司空勣、中书令敬宗、侍中茂将等覆按反狱。敬宗令大理正袁公瑜、御史宋之顺等即黔州暴讯。无忌投缳卒,冲免死,杀族子祥,流族弟思于檀口,大抵期亲皆谪徙。
  • syw_artemis: 举报  2018-07-14 21:01:48  评论

    这不还是被一步步逼死的么,不是亲自下令,就不是高宗杀的?总不能说,长孙无忌,闲得没事,自杀玩吧?你这太注意形式,而忽略实质了。
  • 沪龙: 举报  2018-07-14 21:05:30  评论

    评论 syw_artemis:不管怎么说,都不是唐高宗下令杀害。唐高宗政治经验不丰富,很有可能被底下人钻了空子。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7-16 09:49:35
  @幻想的世界也很美


  安禄山和杨国忠斗法,确是他们的个人矛盾。



  安禄山和杨国忠都是唐玄宗的宠臣,然而,一山难容二虎,谁都想成为唐玄宗最信任之人,那自然得拼一个你死我活了。

  类似这种矛盾,历史上不乏先例。

  例如明朝正德年间,正德帝宠臣钱宁排挤另一个宠臣江彬。其实,江彬本来就是钱宁推荐给正德帝,然而,当江彬获宠之后,钱宁羡慕嫉妒恨,就开始想要排挤江彬了。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7-16 09:57:39
  @syw_artemis:

  从新唐书中恐后怨恚一语,就能看出李治是妻管严了。


  虽说武则天知道李治要废她来找李治理论的话,但若李治不是妻管严的话,那完全可以当着武则天之面,宣布废掉她。本来古代男人就有休妻权,更况是皇上呢?


  然而,武则天来后,李治不仅后悔自己的行为,更害怕武则天怨恨自己,最后出卖了上官仪,说什么上官仪教他。

  从李治言行,可以肯定李治就是一个妻管严,鉴定完毕!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7-16 11:35:59
  @hz_lj9999

  一般来说,统治者偏爱重用既有才能,又为群臣所恶者。这是因为统治者认为某些被人所憎之臣为了自保,只能依赖统治者的庇护。既然这些臣子必须依赖统治者的庇护,那自然这些人也会忠于统治者。



  然而,安禄山最终出乎唐玄宗意料,成为一条失控的走狗,这是因为安禄山的对手势力过于强大,让安禄山认为无法击败,只能铤而走险,发动叛变了。

  若是安禄山的对手不是杨国忠,不是太子,那安禄山可能认为自己还能通过讨好取悦唐玄宗来击败政敌。

  无奈安禄山的对手偏偏是极蒙圣眷的杨贵妃族人杨国忠,以及跟杨家联姻的太子李亨……
  • hz_lj9999: 举报  2018-07-16 11:38:59  评论

    这个没问题。我帖子里的主题是玄宗为什么选择重用安禄山?而没有选择别人重用?和你这个不冲突。
  • 沪龙: 举报  2018-07-16 12:10:55  评论

    评论 hz_lj9999:唐玄宗重用安禄山原因有二:一是唐玄宗认为安禄山有才能。二是安禄山跟宰相杨国忠和太子李亨不睦,这让唐玄宗误以为安禄山除了依靠自己庇护之外,别无自保之策。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7-16 11:50:46
  @hz_lj9999


  西汉时期,汉武帝宠臣江充跟卫太子交恶,而江充为了将来着想,是采取扳倒太子的做法。

  江充之所以敢于扳倒太子,那是一方面因为卫太子生母卫子夫年长宠衰,卫子夫亲人卫青和霍去病相继去世,让卫家势力大大减弱,而卫子夫的姐夫一家卷入巫蛊事件被诛,不可能不影响到卫子夫和汉武帝的关系。


  另一方面,汉武宠爱幼子弗陵,命其所生门曰尧母门,这让江充等人认为汉武帝有易储之心。

  在这种情形下,江充等人采用巫蛊之策构陷太子,以求太子被废。

  讲得明白一些,江充是看到有扳倒太子的希望,才设法构陷太子。

  而安禄山之所以不效仿江充采用构陷之法扳倒太子以及杨国忠,是因为安禄山看不到一点扳倒太子及杨国忠的希望。
我要评论
作者:syw_artemis 时间:2018-07-16 20:18:27
  @沪龙 2018-07-16 09:57:39
  @syw_artemis :
  从新唐书中恐后怨恚一语,就能看出李治是妻管严了。
  虽说武则天知道李治要废她来找李治理论的话,但若李治不是妻管严的话,那完全可以当着武则天之面,宣布废掉她。本来古代男人就有休妻权,更况是皇上呢?
  然而,武则天来后,李治不仅后悔自己的行为,更害怕武则天怨恨自己,最后出卖了上官仪,说什么上官仪教他。
  从李治言行,可以肯定李治就是一个妻管严,鉴定完毕!
  -----------------------------
  首先,新唐书是宋朝人编纂的,因为宋朝人对武则天很不友好,所以关于高宗和武则天的一些言论十分可疑。
  我去查了查,发现你引用的这段新唐书记载是有问题,首先作为国史记录的旧唐书,没有这一段。其次,新唐书这一段内容其实是是源于中唐时期的一本笔记小说《大唐新语》,作者刘肃,唐宪宗元和时人,其生活年代距离唐高宗在位时期已经有一百多年了。
  也就是说原始史料没有这段记载,新唐书是根据100多年后的后人写的一本小说记载的武则天废后事宜。

  这种记载本身根本不可信,你引用这种记载没有任何意义。
  • 沪龙: 举报  2018-07-18 08:12:27  评论

    二十五史除了史记关于西汉一朝内容是由西汉人司马迁所记载之外,其他二十四史都是由后朝人所编写。便是记载西汉历史的汉书也是由东汉人班固所撰写,所以宋朝人编写新唐书并不能否定新唐书关于李治不敢废武则天那一段是虚构的。
  • syw_artemis: 举报  2018-07-18 13:13:30  评论

    评论 沪龙:问题是,这段记载在旧唐书没有,而是取自李治死后100多年的一部民间小说里,这种时间差距,以及来源问题,导致这种史料根本没有足够的可信度,可是新唐书竟然取用了?这只能说明新唐书的编纂者宋朝人,对于李治、武则天事迹的厌恶,而没法说明李治怕老婆,其实李治昏庸的言论都是宋朝人编的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syw_artemis 时间:2018-07-18 21:26:20
  @沪龙
  -----------------------------
  沪龙: 2018-07-18 19:22:11 评论
  评论 syw_artemis:旧唐书也不是唐朝人所编,怎么能断定旧唐书没记载的内容,历史上就一定没发生过呢?
  -----------------------------------
  你思考到这一步,就逐渐抓住历史的真像了,不管是旧唐书还是新唐书,都有可信和不可信的部分,这就涉及到史料辨析了。实际上,在谈论历史问题的时候,都要找到很多当时的历史记录,逐步辨析。
  那么当时的各种原始记录,可信么?
  比如旧唐书,对李治和武则天的评价,沿用的唐朝的国史,这里对这二人,大多是正面评价。为何?这二人不仅当时是皇帝,而且后来的皇帝也是他们的儿子、孙子,所以他们的整个评价,一般不会太差,要不他们的儿子、孙子的合法性就要动摇了。
  当然不是没有例外,比如武则天晚年,依靠内廷去制衡外廷,大臣发动政变,推太子上位。这里涉及到武则天儿子的利益了,所以记录的方式就不能用正面评价,可是也不能一杆子打死,所以就要黑武则天的内廷人员,来给他儿子上位的合法性做背书。
  而新唐书,是反武则天的宋朝人编纂的,他们对武则天的态度很恶劣,顺带着连李治一起黑了。所以才会说李治昏庸,并且采用一本时间上很晚出现,并且根本没有正规来源的野史小说,作为李治和武则天关系的描述。
  新旧唐书的立场,是很清楚的,所以其中的可信度,需要根据同时代的其他记录,拔丝抽茧的做分析。而不是随便拿出一篇,就作为确凿无疑的证据,去定义某一件事。
  -------------------------------------------

  实际上,不管是新旧唐书的记录,武则天都是李治亲自培养的政治助手无疑。而且,李治一直是握有生杀大权的一方,这也是无疑的。
  可是李治为何要这么做,以及这么做的效果如何,解读不一样,读者的结论就会差距很大。
  像李治这种政绩的皇帝,说是雄才大略完全不为过。如果不过分解读武则天的事件,看一看东汉、唐朝后期、明朝中后期,就知道李治赋予武则天权利,不过就是内廷制衡外廷的戏码,换了个形式而已。
  除此以外,如果看看李治之前两晋南北朝的历史、以及隋朝、李治之前唐朝的历史,就可以知道,太子没有权利基础,那么很容易被权臣篡位,可是太子有了权利基础,却很容易跟皇帝起冲突,导致一系列政治问题。
  所以,武则天的作用除了内廷制衡外廷,也有为了太子保驾护航,并且太子不会拥有过多的权利,导致威胁皇帝的事发生。
  当然这个政治尝试部分失败了,因为最后武则天自己篡位了,可也不能说完全失败,因为武则天以后的皇帝,还是李治和武则天的儿子。
  当然,也因此,这种危险的戏码,以后再也没人玩了。
  李治和武则天整体来说,也就是这么个事,像什么怕老婆之类的解读,对李治和武则天这种成熟的政治家,根本没啥意义。
  • 沪龙: 举报  2018-07-20 14:10:19  评论

    旧唐书不是唐朝人所编,那编者怎可能完全沿用唐朝国史呢?若编者没有完全沿用唐朝国史,那旧唐书漏记李治废后未遂之事也有可能。 更况唐朝不是灭亡于宋朝人手中,宋朝跟唐朝没有结怨,、宋朝人自然没必要去歪曲武则天形象。
  • syw_artemis: 举报  2018-07-20 15:20:13  评论

    评论 沪龙:宋朝开始对女性的压迫力度大增,对武则天这种女性皇帝,宋朝人是很难接受的,其背后,是大臣对内廷压制外廷的抗拒。李治和武则天的黑料,大多是宋朝人爆出来的,宋朝人黑李治、武则天的行为十分明显。你说旧唐书漏记?这么大个事漏记?宋朝人引用一本野史小说的记录,黑人的用意还不明显么?
我要评论
楼主沪龙 时间:2018-07-20 14:13:31
  @syw_artemis


  在没有充足史料面前,不可能以一本史书内容没记载某事,就否定记载某事的另一本史书是虚构了某事。

  例如史记记载汉武帝为王夫人招魂,但汉书却记载的是汉武帝为李夫人招魂。到底汉武帝为哪一个夫人招魂,因为有两种截然不同说法,所以很难以贸然确定哪一种说法正确。
作者:syw_artemis 时间:2018-07-20 15:40:16
  @沪龙 2018-07-20 14:13:31
  @syw_artemis
  在没有充足史料面前,不可能以一本史书内容没记载某事,就否定记载某事的另一本史书是虚构了某事。
  例如史记记载汉武帝为王夫人招魂,但汉书却记载的是汉武帝为李夫人招魂。到底汉武帝为哪一个夫人招魂,因为有两种截然不同说法,所以很难以贸然确定哪一种说法正确。
  -----------------------------
  职业历史学家对史料的处理方法是,不认可任何史料就是绝对正确的,尤其是那种立场明确的史料,更不会轻易采信。
  例如宋朝人黑李治、武则天的史料,宋朝人的立场太明显了,他们对李治、武则天的记载可信度非常低。
  在此基础上,历史学家会总结、提炼史料中的有用信息,对比其他史料,对历史的脉络进行定位。
  前两天看到的史料辨析,给你看看吧:
  为什么考古学术界不承认夏朝? - 木木老师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9436405/answer/156200190

  作者:木木老师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9436405/answer/15620019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从后世文献的角度来看,现在学术界一般更加看重文本的“语境”,比如《论语》提到“夏”的时候,究竟是为了说历史上真的有这个朝代,还是说编撰者(或者有可能是孔子)要用“夏”作为例子,来论证自己学说的合法性,或是为了借古讽今等等。这意味着,我们不能简单地将后世的文献中有关“夏”的内容挖出来,简单地拼凑成一副图景,因为我们尚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是想象的成分,有多少是文学创作的成分,有多少是历史记忆的成分。同样地,我们还要区分两个概念,即历史和历史记忆是两个层面的内容。后世文献中所记载的历史,究竟改处理成历史记忆,还是直接用作实证材料,之间的边界在哪,这一直是颇有争议的问题,也就是说,事件发生的时间和文献成书的时间究竟要间隔多短,才能用作实证材料?就木木老师的经验而言,现在西方中古史有一种非常极端的倾向,就是文献成书时间最好和事件发生时间间隔只有1-2年,甚至是同年诞生的,方才可以“部分地”用作实证材料;一旦超过了十几年、乃至上百年,就只能做历史记忆了。那么,西方上古史是什么情况呢?这就牵涉到了前面几个高赞所讨论了“特洛伊”的问题。几个高赞普遍认为,西方在对待特洛伊和对待夏朝问题上存在双标,甚至就此否定西方上古史,但是实际情况似乎没有那么简单。木木老师再这里系统地谈一谈,“特洛伊”究竟是历史记忆还是真实历史的问题:首先,特洛伊跟夏一样,并没有出现自证性文献,因此对于施里曼的考古是不是就是“特洛伊”的问题,西方人争议也非常大(就好像国内对二里头是不是“夏”也有争议)。其次,在后世的文献中,特洛伊跟夏一样,也有大量的不同文献的记载。其中最早的,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就是《荷马史诗》。但是高赞们普遍犯的一个错误是,将史诗跟中国其它类型的文献,比如尚书、史记等等进行简单的类比,推出“西方人将文学当作历史”的不靠谱的结论。其实,在古希腊历史上提到特洛伊以及特洛伊战争相关事件的材料还有很多,比如希罗多德(约公元前484-425年)的《历史》、Ephorus(约公元前400-330年)的《通史》、Paros石碑等等。古典时期及希腊化时期,不同的人对特洛伊陷落的时间也有推断(以下换算成公元纪年),其中Ephorus定为公元前1135年,Sosibius定为公元前1172年,埃拉托色尼定为公元前1184/1183年,蒂迈欧定为公元前1193年,Paros石碑定为公元前1209/1208年,Dicaearchus定为公元前1212年,希罗多德定为约公元前1250年,Eretes定为公元前1291年,Douris定为公元前1334年。但是,上述文献和《荷马史诗》类似,均不能证实“特洛伊”乃至“特洛伊战争”的存在,只能说明在古风、古典和希腊化时期,人们有这样一种历史记忆,即大约在公元前12-13世纪,曾经有这样一场战争而已——我们之所以作出如此结论,跟材料的体裁没有太多联系,而是跟文献的后出有所关联——因为作为专业人员,我们难以相信一群人如何在400-500年乃至800-900年后所记载的事情究竟是传说,还是历史。除非我们能够在同时代的考古遗迹中,找到相关的文字记载。(同样的,我们对于夏的记载也是几百年以后出现的;距离夏最近的甲骨文中,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在商之前有一个叫“夏”的政权,更无法证明二里头跟“夏”究竟存在着怎样的关系?进一步地说,就木木老师所知,目前最早的甲骨文应该是武丁时期的,即大约在公元前1250-1192年左右刻写的,那么,按照上面的标准,虽然甲骨文中也有关于早商的先公先王的记载,但是这些记载的可信度,仍是需要进一步论证的)然而,事情并非就如此简单。学界固然无法在“特洛伊”的考古遗迹中找到自证性文献,可是在公元前12-14世纪的东地中海,仍有三个文明体系出现了自证性文献,这三个文明分别是迈锡尼文明、埃及文明和赫梯文明,而传说中的“特洛伊”恰好夹在三者之间。那么迈锡尼、埃及和赫梯是否出现了有关“特洛伊”的内容?答案是模糊而有趣的:我们首先看看赫梯方面的记载第一,在赫梯的文献中,我们了解到,在公元前13世纪的小亚细亚西北部有一个政权叫Wilusa。这个词并不是赫梯语的词汇,而是一个希腊词的赫梯语撰写。而在同一时期的迈锡尼所出土的线形文字B(记录的是希腊语)中,学界发现迈锡尼文明的希腊语和后世的古典希腊语有个非常明显的区别,就是/w/这个音在后世的阿提卡方言中消失了。那么赫梯语中的Wilusa应该就是希腊语中的Ilusa(不过目前在线形文字B中尚未发现这个词),那么这个Ilusa和后世所说的位于小亚细亚西北部的特洛伊(Ilion/Ilios)是不是同一个地方?第二,在公元前1280年的一份赫梯与Wilusa政权所签订的条约中,学界惊讶地发现,Wilusa的国王名叫Alaksandu,这个也不是赫梯词,而是个希腊语词。大家很容易就会联想到Alexandros(亚历山大),那么我们将Wilusa和Alaksandu都转写成希腊语,就变成了Ilusa,Alexandros。而在《荷马史诗》中,就出现了一个人物Alexandros of Ilion,这个的小名是——帕里斯(就是那个著名的特洛伊王子帕里斯)。第三,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份条约提到,有一个神名叫Apaliunas,是Wilusa政权的守卫者。这个词又明显是个希腊词,而在后世的希腊语文献中我们可以发现两个类似的词,一个是塞浦路斯方言中的Apeilon,一个是多里克方言中的Apellon,因此语言学家猜测,Apaliunas可能是希腊语Apelion的转写(不过目前在线形文字B中尚未发现这个词)。那么这个Apeilon/Apellon究竟是什么呢——在阿提卡方言中,它被写作Apollon,就是大家熟知的太阳神阿波罗。而在后世希腊文献中,阿波罗恰好是帕里斯的重要盟友。第四,在公元前1250年左右的一份赫梯的书信中,学界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记载,当时的赫梯王向赫梯西部的Ahhiyawa的国王写了一封信,谈到了之前对Wilusa的战争。那么这个Ahhiyawa又是什么呢?在更早的赫梯文献中,Ahhiyawa被称为Ahhiya。而在希腊语中,我们发现了一个基本对应的称谓Akhaïa(亚该亚),而在《荷马史诗》中,亚该亚人(Akhaioí)出现了将近600次,用于指代希腊人。第五,在公元前13-14世纪的赫梯文献中,还出现了一系列非常有趣的地名,比如Milawata、Karkija/Karkisa、Lazpa、Apasa等等,这些地名都位于小亚细亚的西部地区。其中,西方学界对Milawata的考定是最为扎实的,因为在同时期皮洛斯和底比斯出土的线形文字B中,有Mil[w]atos一词,而在后世的希腊语文献中,/w/被省略,该地名演变成了Miletos(即著名的米利都)。因此我们认为在公元前13-14世纪,无论是赫梯人还是皮洛斯、底比斯人,均提到了米利都这个地方。而根据赫梯方面的文献,米利都位于小亚细亚西部,大概在公元前13世纪被Ahhiyawa人所控制。在Milawata之外,有学者认为Karkija/Karkisa、Lazpa、Apasa分别对应于后世希腊语中的Karia(《荷马史诗》中的卡里亚)、Lesbos(《荷马史诗》中的莱斯博斯岛)、Ephesos(《荷马史诗》中的以弗所),当然这些地名能否一一对应,尚有争议。第六,自希罗多德以来,许多人都试图诠释小亚细亚西岸的一处浮雕及铭文,这个浮雕被学界称为Karabel relief。1998年,西方学者终于成功释读了浮雕上的铭文,该铭文记录的是公元前13世纪Mira国王Tarkasnawa的家族谱系。而据同一时期的赫梯文献记载,Mira受到赫梯的控制,这个地方与Wilusa的边界是Seha河,而Wilusa位于Seha河的西北部,Mira位于Seha河的南部。换句话说,Wilusa的具体位置在Karabel浮雕的西北方向的小亚细亚半岛上,而Karabel浮雕坐落于如今土耳其伊兹密尔地区以北20公里。
  作者:木木老师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9436405/answer/15620019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所以在公元前13-14世纪的赫梯文献中,我们明显看到,赫梯西部的Ahhiyawa人在公元前1280-1250年之间攻破了小亚细亚西北部地区Wilusa的政权,这个Wilusa政权之前的国王叫做Alaksandu,守护神是Apaliunas。 而在《荷马史诗》的《伊利亚特》中,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个类似的故事,即亚该亚人攻克了特洛伊,此时特洛伊王子名为亚历山大(帕里斯),其守护神为阿波罗。这个Wilusa政权,应当位于如今土耳其伊兹密尔的西北方向的小亚细亚半岛上,具体位置尚不明确。我们再来看看迈锡尼文明的线形文字B的记载木木老师回答下的一位知友提到,迈锡尼文明并没有出土自证性的文献。这个观点具有一定的合理性——这是因为,在目前所发现的线形文字B中,并没有出现迈锡尼这个词。不过,所谓的迈锡尼文明,并不是指后世所称的迈锡尼这个地区的文明,而是指公元前1450-1200年左右遍布爱琴海周围的一系列“城邦”的文明。同样地,线形文字B并不仅仅出土于后世所称的迈锡尼这个地方,在克诺索斯、底比斯、皮洛斯等等地区,也有大量刻有线形文字B的文献。当然,西方考古学界受到后世文献《荷马史诗》的影响,认为迈锡尼是当时最强大的城邦,所以将这一系列城邦文明统一命名成“迈锡尼文明”——这种命名方式是值得商榷的(严格来说是不靠谱的)。而木木老师前面所说的迈锡尼文明的自证性文献,不是说“迈锡尼”这个地区所出的自证性文献,而是“迈锡尼文明”所指代的爱琴海周边一系列希腊城邦的文明所出的自证性文献,而这些自证性文献全部源自于线形文字B。第一,就地名而言,学者们在线形文字B中发现了Konoso(Knossos,克诺索斯)、Teqa /Thegwai/(Thēbai,底比斯)、Puro(Pylos,皮洛斯)、Kudonija (Kydonia,哈尼亚)、Milwatos(Miletos,米利都)、Rakedaminijo(Lakedaímōn,拉西代梦,后来被称作斯巴达)等等词汇。(以上的克诺索斯、底比斯、皮洛斯、哈尼亚都属于有自证性文献的地区;而后世所称的迈锡尼地区由于出土了文献,我们认为该地区在那一时期也属于希腊文化圈)第二,就政治词汇而言,学者们在线形文字B中发现了potorine(Polis,城邦)、qasireu(Basileos,国王)、wanaka(anax,首领/国王)等等词汇。第三,就神名而言,学者们在线形文字B中发现了Emaha(Hermes,赫耳墨斯)、Era(Hera,赫拉)、Potinija(Potnia)等等第四,在线形文字B中还出现了一个有趣的人名Akireu,在后世希腊语中这个名词写作Achilleus(阿喀琉斯)。不过这里的Akireu并不是国王。换句话说,在公元前1450-1200年之间,克诺索斯、底比斯、皮洛斯、哈尼亚、米利都、拉西代梦等等地名就已经存在,这些地方有可能是城邦,有可能有国王,他们崇奉的神在后世也为希腊人所崇奉。同样的,在这一时期,存在着阿喀琉斯的名字。最后我们再来看一下埃及方面的记载第一,目前迈锡尼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公元前1370-1350年左右的埃及碑铭中。在埃及法老Amenophis III的陵寝里的一块碑铭上有17条文字,提到了同一时期爱琴海周边的各个城邦。木木老师就列举其中重要的地名,并写出对应的线形文字B的记载,以及后世希腊语的记载。圣书体 Mukanu-线形文字B 无-后世希腊语 Mykenai(迈锡尼)圣书体 Diqajas-线形文字B Teqa-后世希腊语 Thebai(底比斯)圣书体 Kunusa-线形文字B Knoso-后世希腊语 Knossos(克诺索斯)圣书体 Midanaj-线形文字B Mezana/Medzana-后世希腊语 Messana圣书体 Kutira-线形文字B Kutera-后世希腊语 Kythera 等等等等在这些地名里有一个词叫Wairaja,一些学者认为可能对应赫梯语中的Wilusa,但是目前并没有扎实的依据。第二,公元前1274年,埃及和赫梯之间爆发了著名的卡迭什之战,小亚细亚的一些城邦/政权站在了赫梯一方。战后埃及雕刻了一系列碑铭,其中就提到了这些小亚细亚的城邦/政权。其中最有意思的是Karksa,即同时期赫梯文献中的Karkija/Karkisa。相比于其他两类文献,埃及方面的记载相对比较薄弱。不过,埃及的文献从另一个层面证实了线形文字B记载的可靠性。综合上述三类同时代文献,我们可以做出以下结论:在公元前12-14世纪之间,环爱琴海地区存在着一系列说希腊语的文明(有可能是一个个城邦),这些地方包括了底比斯、克诺索斯、皮洛斯、哈尼亚、拉西代梦(未出土文献,但是线形文字B提到)、迈锡尼(未出土自证性文献,但是埃及文献提到)、米利都(未出土文献,但是线形文字B和赫梯文献提到)等等。同时,这一时期的希腊人之中出现了国王,也有人名叫阿喀琉斯(非国王)。接着,这一时期也出现了神的崇拜,比如赫拉、赫耳墨斯等等。在公元前13世纪左右的赫梯文献中,提到了西部的Ahhiyawa人攻破了小亚细亚西北部地区的Wilusa政权,这个政权之前的国王叫Alaksandu,守护神为Apaliunas,这些词汇均为希腊语词,可是在目前的线形文字B或者埃及的文献中,我们都没有找到与其对应的词汇。考虑到上述同时代的史料与《荷马史诗》等后世文献存在着相通之处,我们认为后世的文献并不是空穴来风的,至少其选择的背景与同时代的文献有所关联。当然,《荷马史诗》中一些特殊词汇与线形文字B所对应的希腊语一致,而与古风时期的希腊语不同,这意味着《荷马史诗》有一定的存古度。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荷马史诗》等后世文献的记载可以反推至前代,因为存在着这样的可能:即后世文献将公元前12-14世纪的同时代的记载相互串联,加以美化,构建成一套完整的叙事,而实际上,上述的种种同时代记载可能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比如线形文字B中的Rakedaminijo、埃及文献中的Mukanu和赫梯文献中的Wilusa可能并没有爆发过战争)。换句话说,后世所说的“特洛伊战争”有其文献上的背景,但是现有的证据不足以表明,后世所描绘的“特洛伊战争”(比如阿喀琉斯、阿伽门农、特洛伊木马)真实存在——但是我们知道,在那个时期里爱琴海周边存在着类似的希腊文明,而在小亚细亚西北部地区,有个叫Wilusa的“希腊”政权被攻破了,这件事情是真实存在的。进一步地,我们在小亚细亚西北部地区发现了一系列考古遗存,这些“城邦”(或者说遗存)大概在公元前13-12世纪左右消亡了。由于这些地区没有出现自证性的文献,所以我们并不知道它萌究竟是什么——但是同时期的周边文献表明,在那些范围内(即今天的伊兹密尔西北方向的小亚细亚半岛)曾经存在着一个Wilusa政权,但是这个Wilusa究竟要和哪一个遗存相互对应,目前尚无法证实。
  • guangsun1: 举报  2018-08-19 14:37:45  评论

    评论 syw_artemis:荷马史诗,还有亚里士多德的书,都是没有原本,中世纪后突然发现的。有个说法是亚里士多德都书是十字军掠夺的阿拉伯文献,把他们都加到亚里士多德一个人身上。如果亚里士多德真那么厉害,只能说欧洲白人智商退化了,再也没有一个这样厉害的人
我要评论
作者:幻想的世界也很美 时间:2018-07-23 17:49:47
  @沪龙 2018-07-16 09:49:35
  @幻想的世界也很美
  安禄山和杨国忠斗法,确是他们的个人矛盾。
  安禄山和杨国忠都是唐玄宗的宠臣,然而,一山难容二虎,谁都想成为唐玄宗最信任之人,那自然得拼一个你死我活了。
  类似这种矛盾,历史上不乏先例。
  例如明朝正德年间,正德帝宠臣钱宁排挤另一个宠臣江彬。其实,江彬本来就是钱宁推荐给正德帝,然而,当江彬获宠之后,钱宁羡慕嫉妒恨,就开始想要排挤江彬了。
  -----------------------------
  杨国忠和玄宗就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但杨的代表玄宗黑脸的角色。杨和安在朝廷没有太大的直接利益冲突,一个在外一个在朝廷。杨的行为就是玄宗在背后支持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