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中国再大,大不过陈独秀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6-30 08:01:32 点击:1989 回复:4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现代中国再大,大不过陈独秀



  
  陈独秀时代1915——1927年


  鲁迅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发表于1918年5月的《新青年》上,“鲁迅”这个笔名也是首次出现于世间,其小说集《呐喊》收小说15篇,其中5篇载于《新青年》。  
  (一)《狂人日记》,写于1918年4月,发表于1918年5月《新青年》第四卷第五号;  
  (二)《孔乙己》,写于1919年3月,发表于1919年4月《新青年》第六卷第四号;  
  (三)《药》,写于1919年4月,发表于1919年5月《新青年》第六卷第五号;  
  (四)《风波》,写于1920年9月,发表于1920年10月《新青年》第八卷第一号;  
  (五)《故乡》,写于1921年1月,发表于1921年5月《新青年》第九卷第一号  

  鲁迅这5篇白话小说也寓意陈独秀的一生。战士鲁迅和斗士陈独秀是畏友。
  1879年生于安庆,1896年在南京中秀才——《狂人日记》  
  1915年在上海创办青年杂志即《新青年》——《药》  
  1927年在武昌被罢免总书记,大革命失败 ——《孔乙己》  
  1933年在南京以危害民国罪入狱——《孔乙己》  
  1942年5月27日逝世在四川江津——《故乡》
  高语罕在陈独秀逝世前一年,预挽联曰:桐棺虽盖,论定尚须十世后;慧星既陨,再生已是卅年迟。《高语罕致汪孟邹的信》 ​​​  
  陈钟凡挽陈独秀:生不遭当世骂,不能开一代风气之先声;死不为天下惜,不足见确尔不拔之坚贞。王凡西(文元)1975年冬在伦敦一大学历史系演讲时说:“先进国从启蒙运动的年代到社会主义革命的年代,一般要经过几百年(如英法)。不够先进的国家(如俄国)也经过八九十年。但是在落后的中国却仅是二十年,而且是反映在、甚至实现在一个人的身上……现代中国的跃进清晰地反映在陈独秀的身上。陈独秀一个人结合了别林斯基、车尔尼雪夫斯基、普列汉诺夫和列宁……给陈独秀做一个总的评价,照我看来,陈独秀这个人,虽然政治上是失败的,理论上有局限,但是他不仅是现代中国最勇敢的思想家,而且是历史上伟大的革命家之一。”

  陈独秀:民主是被压迫的大众反抗少数人特权阶层的旗帜。  

  蔡元培说:“近代学者人格之美,莫如陈独秀!”

  十四年抗战第一人和改革开放的先驱陈独秀:陈独秀在1938年提出的“二次革命论”,其实质是邓小平理论,那年国民政府在武汉正式提出“抗战建国”的口号。

  大革命时期的陈独秀对吴稚晖说:中国革命还有20年就能够成功。不久,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在莫斯科读书的蒋经国发表声明:与蒋介石脱离父子关系……西安事变后,蒋经国才回到中国。

  国民党元老吴稚晖作悼诗骂陈是阿Q,是跳梁小丑,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陈“思想极高明”和“对社会有功”。吴稚晖骂陈独秀是阿Q:
  思想极高明,对社会有功,于祖宗负罪,且累董狐寻直笔;
  ​政治大失败,走美西若辈,留楚口如斯,终输阿Q能跳梁。

  黄山孤山,不孤而孤,孤而不孤;孤与不孤,各有其境,各有其图。陈独秀题刘海粟孤松图。狱中陈独秀送汪原放两张条屏:一张是《古诗十九首》中的《冉冉孤生竹》,表示在孤独中保持节气。一张是含意深刻的题字:“天才贡献于社会者甚大,而社会每每迫害天才。成功愈缓愈少者,天才愈大;此人类进步之所以为蚁行而非龙飞也。”

  八一南昌起义打响了反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那么一二九运动打响了九一八事变后反蒋抗日的第一枪。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3次 发图:3张 | 更多 |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6-30 10:39:20
  1933年在南京以危害民国罪入狱——《风波》 
作者:一个糟老头子 时间:2018-06-30 18:22:59
  陈独秀先生千古
作者:天行211 时间:2018-07-01 20:37:49
  润之在《湘江评论》发表《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盛赞陈独秀为“思想界的明星”,“陈君之被捕,决不能损及陈君毫末,并且是留着大大的一个纪念于新思潮,使他越发光辉远大……【我祝陈君万岁!我祝陈君至坚坚高的精神万岁】!”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7-04 19:39:34
  @天行211 2018-07-01 20:37:49
  润之在《湘江评论》发表《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盛赞陈独秀为“思想界的明星”,“陈君之被捕,决不能损及陈君毫末,并且是留着大大的一个纪念于新思潮,使他越发光辉远大……【我祝陈君万岁!我祝陈君至坚坚高的精神万岁】!”
  -----------------------------
  那时的毛泽东是红脸关公


  

作者:ty_行者878 时间:2018-07-04 20:20:40
  看来楼主不知道陈的最后反省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7-05 05:54:40
  @ty_行者878 2018-07-04 20:20:40
  看来楼主不知道陈的最后反省
  -----------------------------
  在别人看是反省,其实是回归五四,升华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7-05 05:56:07
  @用户5695015995 2018-07-01 20:28:36
  独秀于民,疯必摧之
  -----------------------------
  希特勒是疯,斯大林也是疯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7-05 06:24:15
  东湖鹦鹉救火水车玎玎
  西湖铸剑复仇端砚砳砳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7-05 06:32:43
  @仲子锁麟 2018-07-05 06:24:15
  东湖鹦鹉救火水车玎玎
  西湖铸剑复仇端砚砳砳
  -----------------------------
  1,周的老师是陈独秀,蒋的老师是段祺瑞。
  2,周的伙伴毛泽东,蒋的伙伴
  3,周的大哥章士钊,蒋的大哥吴稚晖(敬恒)。
我要评论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7-05 06:34:36
  @ty_行者878 2018-07-04 20:20:40
  看来楼主不知道陈的最后反省
  -----------------------------
  既然俄统编历史教材把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统称为“1917年俄国大革命”,那么,中国大革命从“五四”到“一二九”,九一八事变是中国大革命的分水岭。
  引用唐宝林的话:在农村的红军和在城市的陈独秀,目标都是反国民党,但二者水火不容。陈独秀被捕后,瑞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机关报《红色中华》第38期以《不幸而言中,陈独秀要当蒋介石的反共参谋了》为标题,报导抨击陈独秀要求晋谒蒋介石的消息。
  在农村的共产党,简称农共(首领共产国际代表李德,长征之后农共首领毛泽东)。在城市的共产党,简称城共(首领陈独秀)。在1952年12月22日在大陆上正式取缔城共。
  据亲自部署抓捕陈独秀案的中统特务头目徐恩曾回忆:陈独秀被捕之后,经过正常手续由上海租界引渡到南京……不错,他精通很多的中国书,他有中国读书人的传统风度,他有坚强的民族自尊心,他完全不像排挤他的那些共产党徒那样甘心出卖自己的祖国而以苏俄为祖国。他在一九一九年中国新文化的启蒙运动中所作的贡献,至今仍受着青年们的景仰。所有这些,使他有别于一般的共产党人。同时,也使我多生自信,以为可以使他放弃过去的政治主张,而踏上纯正的民族主义道路。可是接谈之后,我的信心动摇了。我发现他的态度相当倔强,他虽然坚决反对效忠于苏俄的中共党徒的卖国罪行,但仍不肯放弃他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他虽已被中共开除党籍,但仍以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自命……我自己劝说无效,又邀请一九一九年前后在北大和他同事的许多老友向他进言,但他仍是这个态度。我们为了尊重他的信仰,以后便不再勉强他,只留他在南京坐着宁静的读书生活。这一段生活,为他以后的思想的发展影响甚大。在他最后的著作中,他指出他的思想变迁,是经过这五、六年沉思苦想的结果……陈独秀被捕之后,托洛斯基派在中国的活动从此解体。此事我做得是否算好,现在想来实很怀疑,因为我在无意中替毛泽东立了一个大功,替他剪除了一个不共戴天的仇敌,从此他就减少一个“内 部之忧。
  俄罗斯现在的教材把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作为现代史的开端,把十月革命纳入“‘大震荡’时期的俄国”来考察,这一时期从1914年开始到国内战争结束。1917年发生了俄国大革命,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同属于俄国大革命。中国大革命从五四到一二九运动。从五四到一二九运动的精神领袖自然是陈独秀。重写一部中国革命史非常必要。
  中共党史研究专家唐宝林:陈独秀的遗稿《我的根本意见》是陈独秀一生艰苦奋斗经验教训的思想结晶,也是包括中共无数革命者和烈士奋斗牺牲经验教训的总结,更是苏联及整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历史的高度总结,也是欧美民主制度和法西斯独裁制度发展历史的总结。
作者:夏奈琦 时间:2018-08-04 14:45:46
  没有陈独秀就没有新中国
我要评论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8-11 01:01:22
  @夏奈琦 2018-08-04 14:45:46
  没有陈独秀就没有新中国
  -----------------------------
  没有中华民国特区政府(陕甘宁边区)就没有新中国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8-30 00:15:48
  早年做为绅士和世家子弟的他与苏曼殊合译《悲惨世界》。图为陈独秀的叔父陈衍庶。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8-30 00:27:48
  我想:陈独秀集绅士,猛士,斗士,战士和隐士为一体。
  早年做为绅士的他与苏曼殊合作翻译《悲惨世界》。
  大革命时期和九一八事变时期,他是猛士和斗士
  出狱后的他一度努力与延安联系回党:作为战士的他
  1938年在武昌宣布不再隶属任何党派,恰如贾宝玉悬崖撒手。作为隐士的他。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9-01 04:22:41
  @用户5695015995 2018-07-01 20:28:36
  独秀于民,疯必摧之
  -----------------------------
  @仲子锁麟 2018-07-05 05:56:07
  希特勒是疯,斯大林也是疯
  -----------------------------
  格罗斯曼在《生存和命运》中借书中人物之口,把希特勒和斯大林看成是恶的两级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9-01 04:23:59
  @ty_行者878 2018-07-04 20:20:40
  看来楼主不知道陈的最后反省
  -----------------------------
  @仲子锁麟 2018-07-05 06:34:36
  既然俄统编历史教材把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统称为“1917年俄国大革命”,那么,中国大革命从“五四”到“一二九”,九一八事变是中国大革命的分水岭。
  引用唐宝林的话:在农村的红军和在城市的陈独秀,目标都是反国民党,但二者水火不容。陈独秀被捕后,瑞金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机关报《红色中华》第38期以《不幸而言中,陈独秀要当蒋介石的反共参谋了》为标题,报导抨击陈独秀要求晋谒蒋介石的消息。
  在农村的共产党,......
  -----------------------------
  韩国把三大运动写进宪法序言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9-04 22:58:00
  作者唐宝林

  关于陈独秀怎样离开北京大学文科学长岗位和离开北大,有的学者归罪于陈独秀的生活作风问题,这种观点十分无聊而肤浅。

  陈独秀从1915年创办《青年》开始批判旧伦理、旧文化,虽然到1917年以后形成一个以一刊一校为中心的全国规模的新文化运动,但总体上说,与旧思想旧势力对比,新文化阵营始终处于绝对的劣势。所以,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陈独秀这位“总司令”的命运,必然是“堂•吉诃德”的下场,也并不奇怪。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9-04 22:58:56
  新文化运动发展到1918年春,一方面,由于在进步青年中和思想界影响越来越大,引起人们的广泛注意。出版家胡晋接当时就写信给陈独秀,盛赞《新青年》及其“思想革新”的主张,称“屡读大志,深佩卓识。此时吾国凡百事业,靡不失败,其大原因,皆由思想未曾革新致然”;“今先生所主张之救国主义,独从改革青年思想入手,此诚教育之真精神所寄”。“自来学说之力,足以左右世界;以先生之大雄无畏,推翻数千年来盘踞人人脑筋中之旧思想,而独辟町畦,以再造新中国,仆深信大志《新青年》出版之日,乃真正新中国之新纪元也。”另一方面,旧派人物却自命清高而摆出一副不屑置理的态度。于是,钱玄同和刘半农趁轮值编辑第4卷3号《新青年》之机,演了那出“双簧戏”,诱发了旧派人物的强烈反弹,于是群起而攻之,致使形势很快逆转。陈独秀和新文化运动至少受到三股势力的压迫。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9-04 22:59:28
  一、旧思想旧文化的反扑

  北京大学既是新文化运动的大本营,又是保守派的大本营。特别是文科。其代表人物有辜鸿铭、刘师培、黄侃、梁漱溟等。辜鸿铭公开作文《反对中国文学革命》,说文言文并非是“死文字”,它可以传“道”,而白话文“使人道德沦丧”。《密勒氏评论》,1919年7月12日。

  可见也是形而上学。文字就其表达的内容来讲,不过是一种工具,既可净化心灵,又可传布邪恶。刘师培、黄侃、陈汉章及学生陈钟凡等数十人,成立《国故》社,刘、黄任总编,主张保存“国粹”,宣扬旧文化、旧道德,与《新青年》、《每周评论》、《新潮》对垒。黄侃还骂白话文是“驴鸣狗吠”。他于1919年秋去见林纾,竟“一见如故”。梁漱溟则竭力反对“欧化”,主张“东方化”,成立“孔子研究会”,宣扬儒学和佛学。但是,这帮保守派由于与新文化派同处一校甚至一系,可能是顾及面子和旧谊及为维持日常的教学和生活,双方保持各自的观点,没有采取严重对抗的行动。严重对抗的主要是校外的保守派。

  首先是当时的舆论重镇《东方杂志》主编杜亚泉先后推出他自己化名伧父写的《迷乱之现代人心》、钱智修的《功利主义与学术》和日本的《中西文明之评判》译文。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9-04 23:02:04
  杜的《迷》文,对新文化深表不满,而对“君道臣纲,名教纲常”赞叹不已,认为以儒家为主的吾国“固有文明”是举国上下衡量是非的标准和“国基”,是决不能移易的;攻击自西洋学说输入以来破坏吾国之“固有文明”和是非标准,造成国事之丧失,精神之破产,人心之迷乱。所以他恶毒攻击宣传新文化是输入“猩红热和梅毒”。为此,他提出要像我之战国秦始皇、今之欧洲德意志主义那样,对文化进行“统整”,“以强力压倒一切之主义主张”,以恢复“君道臣纲,名教纲常”的“国基”。

  《功利主义与学术》认为西洋文明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影响是功利主义,于中国文明为害最大的也是功利主义。而功利主义最大罪状是崇欧美而败先贤。《中西文化评判》《东方杂志》第15卷第6号,1918年。主要引用德人台里乌司氏对中国当时大儒家辜鸿铭(即胡氏,时在德国)所著《春秋大义》的称赞,承认孔子伦理优越于西洋文明,德国的君主制优越于美国的民主制。

  对于以上三文,陈独秀首先于1918年9月15日发表《质问〈东方杂志〉记者——〈东方杂志〉与复辟问题》,提出16个问题进行质疑。杜亚泉在这年12月作《答〈新青年〉记者质问》,进行辩解,却对多数质问不做回答。于是,1919年2月15日,陈独秀发表《再质问〈东方杂志〉记者》,予以严正批驳。

  针对杜亚泉一面称颂儒家伦理,一面又不敢承认自己是帝制复辟派、不认辜鸿铭为同志的虚伪心理,陈独秀指出:“德国政体,君主政体也;孔子伦理,尊君之伦理也”;“辜鸿铭之所言,尊孔也,尊君也。张勋所言所行,亦尊君也:当然可作一联带关系。此数者,关于尊重君主政体之一点,乃其共性。”

  关于功利主义,陈独秀指出:“民权自由立宪共和与功利主义,在形式上虽非一物,而二者在近世文明上同时产生,其相互关系之深,应为稍有欧洲文明史之常识者的同认也。”论证了杜亚泉是借反对功利主义反对民主共和、反对进化、反对中国走向现代化的实质。

  对于杜亚泉呼吁以中国固有文明统整文化,陈独秀指出:“文化之为物,每以立异复杂分化而兴隆,以尚同单纯统整而衰退;徵之中外历史,莫不同然”;黜百家而独尊一说,以统一学术思想,是“为恶异好同之专制,其为学术思想自由发展之障碍”,其“为害于进化也,可于中土汉后独尊儒术、欧洲中世独扬宗教征之”。

  此外,陈独秀揭批了杜亚泉用中国古代封建帝皇的“民本主义”篡改近代“民主主义”的无知妄说,指出民主与民本的差异,中国古代的政治原理绝没有民主主义。所谓民本思想,不过是君主实行“仁政”,给民些“恩赐惠施”,民则感恩戴德,叩谢“吾皇万岁”;而民主则是人权平等,人格独立,政治、信仰、思想、言论、结社等自由,载诸宪法,任何人都不得侵犯,国家主权属于全国人民,即主权在民,人民是主人,执政者是公仆。所以民主与民本有本质的区别,不能混淆。

  陈独秀与杜亚泉的争论,在当时产生很大影响,进一步扩大了新文化运动的影响。

  随杜亚泉之后,另一位著名的旧派人物翻译家林纾也跳出来,向新文化派发起疯狂攻击。林当时年垂七十,博学多才,通几国外语,应该是最受西方文化影响的人,早年曾有爱国思想,思想最保守,以“遗民”“清室举人”自居,一直留着辫子,并在致蔡元培信中公开声称“今笃老尚抱残守缺,至死不易其操”。思想如此保守,而且私德也很坏。他发表两篇小说《荆生》和《妖梦》,分别载于《新申报》1919年2月和3月。竭力诋毁新文化运动,影射攻击陈独秀为首的一班人。《荆生》中,说有田必美(影射陈独秀,在古代田氏是陈氏的分支,“秀”与“美”意思相近)、狄莫(胡适,“胡”与“狄”都有蛮族和野人之意;以“莫”代“适”,据《论语气•里仁篇》:“无适也,无莫也,义之舆比。”)和金心异(钱玄同,“钱”与“金”同义,“同”与“异”反义)三人,新归自美洲,能哲学,发人所不敢发之议论,倡白话,废文字,诋毁孔子伦常,被伟丈夫荆生听见,把这班人痛加殴打。《妖梦》说了一个类似的故事,说某人梦见有个“白话学堂”,蔡元培任校长,陈独秀任教务长,胡适任副教务长,非圣非贤,后来被一个食过太阳和月亮的怪物拿去吃了。“荆生”和那个怪物,暗指当时崇拜林纾的皖系实力派人物徐树铮将军。这两篇小说,言语污秽,暴露了他们要求军阀武力镇压新文化运动的险恶用心。1919年3月18日,林纾还在徐树铮主持的《公言报》上发表《致蔡元培书》,对新文学和主张新文化运动人士发起攻击,指责北大“复孔孟,铲伦常”,“尽废古书,行用土语为文字”。

  蔡元培当即写了一封长信给予还击,指出北大教员不曾以“复孔孟”教授学生;教员所反对的只是那些依托孔子以反对革新之不合时宜的言论,并非以孔子为敌;北大课卷仍皆用文言,但讲解古书必赖白话。白话并不逊于文言,而且提倡白话的教员,皆博学而长于文言。蔡元培的信,在当时困难的条件下,勇敢地捍卫了新文化运动,信的最后,宣布了他在北大办学的两大著名主张:一为“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一为“教员以学诣为主”,“校外之言论,悉听自由,本校从不过问”。

  尽管如此,蔡元培为了保护北大,还是做了一些妥协,如在1919年3月1日,召开评议会通过《文理科教务处组织法》,决定暑假后实行“文理合并,不设学长,而设教务长”,其目的就在于变相免除陈独秀学长职务,以保护陈和北大免受攻击。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9-04 23:03:00
  二、反动当局的镇压

  杜亚泉和林纾都提出了依靠强权镇压新文化派的要求,说明保守势力在无力抵抗进步势力发展时,都会乞求反动势力的帮助。

  林纾的丑行在受到蔡元培、陈独秀等人的揭露和批判后,一面不得不写信给各报馆,“承认他自己骂人的错处”,一面却做“伟丈夫”主子的工作,“想藉重武力压倒新派的人”。同时,他又去“运动他同乡的国会议员,在国会里提出弹劾案,来弹劾教育总长和北京大学校长”,并且要求教育部解聘陈独秀、胡适、钱玄同等新文化派教员。安福系议员张元奇果真提出了这个弹劾案。大总统徐世昌也召见蔡元培,施加压力。国会虽慑于学生和公众舆论强烈反对,最终没有通过这些弹劾案,但是,1919年春,政府将出面干涉的流言却颇为盛行。所以,有人认为如果不发生“五四事件”,北京大学和其他大学的新思想运动,很可能将会受到军阀政府的镇压。五四发生后,政府虽然穷于应付运动和外交,还是把陈独秀、李大钊等人以“过激派”的罪名,上了黑名单,进行监视,所以,陈独秀在6月9日上街散发传单时即被逮捕。学生被逮捕,一般营救,即被释放,而他被捕后,虽经各种势力特殊营救,却被关了三个多月,而且出狱后还被监视,说明在反动当局眼中,他的确成了“洪水猛兽”。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9-04 23:03:49
  三、谣言杀人

  自从杜亚泉、林纾等保守派攻击新文化运动,并发出政府干涉的要求后,社会上就开始流行中伤陈独秀等人的谣言,居心不良者还添枝加叶,扩大和制造谣言。其中最恶劣的是两个。

  第一个谣言是说陈独秀、胡适、钱玄同等新派教员,已经被北京大学驱逐。此谣言首先出自北京大学法科学生张厚载之口。此生在军阀徐树铮办的立达中学读书时,是林纾的学生,进入北大后还兼做保守派报纸《神州日报》的通讯记者,还做林纾的情报工作,收集陈独秀、胡适等新文化派人物的言行和私德方面的诽谤性材料,提供给林纾和报刊。他本人因崇尚旧文化,酷爱旧戏,与主张废除宣传封建迷信、旧道德的旧戏的新文化派陈独秀、胡适、钱玄同、刘半农等严重对立。早在1918年6月15日,陈独秀在答复张厚载用化名写的来信时,对于张说的旧戏有“隐寓褒贬”作用,就斥之曰:“夫褒贬作用,新史家尚鄙弃之,更何论于文学学术?且旧剧如‘珍珠衫’、‘战宛城’、‘杀子报’、‘战蒲关’、‘九更天’等助长淫杀心理于稠人广众之中,诚世界所独有,文明国人观之,不知作何感想”;“至于‘打脸’‘打把子’二法,尤为完全暴露我国人野蛮暴戾之真相,而与美感的技术立于绝对相反之地位”。

  陈独秀等新文化派的这些主张自有一些道理,但旧戏的这些缺点,可以通过改革消除,而增强其进步的教育民众的一面。但过激的思想,促使他们提出了“废除旧戏”的革命主张。对于演剧和歌曲,胡适甚至主张“废唱而归于说白”(即话剧)。张厚载对此恨极,寻机报复。现在沉渣泛起,围攻新文化派,他一面把其中学时的老师林纾写的造谣小说《荆生》、《妖梦》转寄《新申报》发表,一面自己向《神州日报》提供歪曲材料,说陈独秀等思想激烈,受政府干涉,陈已经被迫辞职,蔡元培也不否认,等等,在社会上造成广泛影响,也给北大很大压力。谣言不胫而走,北京、上海各地,大家都信以为真,于是进步人士纷纷在各报上发表评论,对国立大学教员因在《新青年》、《新潮》等出版物上发表创文学革命之论而被驱逐之事表示谴责,指出“思想自由,讲学自由,尤属神圣不可侵犯之事”,政府不当干涉。虽是谴责政府,但反过来,又扩大了谣言。

  陈独秀对于来自政府的压迫和谣言的中伤,甚至对于新文化运动可能失败的前途,是有思想准备的。他在1919年新年号《新青年》发表的著名文章《〈新青年〉罪案之答辩书》中,一开头就说:

  本志经过三年……所说的都是极平常的话,社会上却大惊小怪,八面非难,那旧人物是不用说了,就咶咶叫的青年学生,也把《新青年》看作一种邪说,怪物,离经叛道的异端,非圣无法的叛逆。本志同人,实在是惭愧得很;对于我国革新的希望,不禁抱了无限的悲观。

  这里,他无意中已经暴露出对新文化革新事业前途的动摇,表明他对中国革命道路的探索,将发生新的转折。但是,在新道路找到以前,他对于民主和科学救中国的信念依然十分坚定,指出反对本志的人:

  他们所非难本志的,无非是破坏孔教,破坏礼法,破坏国粹,破坏贞节,破坏旧伦理(忠孝节),破坏旧艺术(中国戏),破坏旧宗教(鬼神),破坏旧文学,破坏旧政治(特权人治),这几条罪案;这几条罪案,本社同人当然直认不讳,但是追本溯源,本志同人本来无罪,只因为拥护那德莫克拉西(Democracy)和赛因斯(Science)两位先生,才犯了这几条滔天的大罪。

  为此,他表示:

  西洋人因为拥护德、赛两先生,闹了多少事,流了多少血,德、赛两先生渐渐从黑暗中把他们救出,引到光明世界。我们现在认定只有这两位先生,可以救治中国政治上道德上学术上一切的黑暗。若因为拥护这两位先生,一切政府的压迫,社会的攻击笑骂,就是断头流血,都不推辞。

  一面是对新文化运动遭到的阻力表示悲观,一面又对民主和科学救国的信念表示坚定,陈独秀作为一个人,一生中多次表现出这种信仰与实践、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这展现了他为人的特点,包括他的优点和缺点。在思想理念上,他具有深刻性和预见性的伟人思想家的素质,往往高于一般人的水平;但在感情和行动上,他对改造社会和救国革命事业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苦性准备不足,因此在实际斗争中,往往缺少坚韧不拔的毅力而发生动摇。所以,他主要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这种情况,由于当时中国的特殊环境而更加突出。因为,当时的中国首先是由于内忧外患,面临严重的亡国危机,政治救亡的任务十分迫切;而同时,所以陷此亡国危机,是由于社会处于封建社会的落后状况所致,要救亡必须从改造社会入手。于是,就出现了两种层次的压力:国家危亡的痛苦,非常实际和具体,给人以只争朝夕的迫切感;同时,由于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强大,救亡革命又是一个长期斗争的过程,至于社会改造和国民启蒙更是一个至少要几十年甚至几百年才可能见成效的事业。这就构成了理想与现实、理性与感情上的双重矛盾。陈独秀的伟大和悲剧就在于他明白认识并参加到这两种事业中来,而在这种双重矛盾中,对于以上种种迫害,他不得不受尽折磨,饱受苦难。

  针对以上谣言攻击的严重性,胡适、蔡元培、陈独秀等不得不花费不少精力来认真对付。胡适首先出来严厉批评张厚载的卑劣行径,迫使张进行了自我检讨、谢罪,承认所写通信是“无聊的”。蔡元培发表《致神州日报函》进行了辟谣。蔡函特别指出:“陈学长并无辞职之事。”“文理合并不设学长,而设一教务长以统辖教务,曾由学长及教授主任会议定(陈学长亦在座),经评议会通过,定于暑假后实行”,非“下学期之说”。但由于另一个嫖妓谣言的影响,教务长制提前实行,陈独秀的文科学长提前取消,进而又在五四运动中被捕,致使“陈独秀被驱逐”的谣言由非而实。陈独秀也揭露林纾和张厚载的可耻嘴脸:“林琴南怀恨《新青年》,就因为他们反对孔教和旧文学。其实林琴南所作的笔记和所译的小说,在真正的旧文学家看起来,也就不旧不雅了。他所崇拜的那位伟丈夫荆生,正是孔子不愿会见的阳货一流人物。这两件事,要请林先生拿出良心来仔细思量!”“张厚载因为旧戏问题,和《新青年》作对,这事尽可以从容辩论,不必藉传播谣言来中伤异己。若说是无心传播,试问身为大学学生,对于本校的新闻,还要闭着眼睛说梦话,做那‘无聊的通信’(这是张厚载对胡适君谢罪信里的话,岂不失了新闻记者的资格吗)?若说是有心传播,更要发生人格问题了!”为此,北京大学教授评议会最后通过决定,开除了张的学籍。

  对于林纾企图依仗权势压迫新文化,陈独秀也及时给予揭露:“林纾本来想藉重武力压倒新派的人,那晓得他的伟丈夫不替他做主;他恼羞成怒,听说他又去运动他同乡的国会议员,在国会里提出弹劾案,来弹劾教育总长和北京大学校长。无论哪国的万能国会,也没有干涉国民信仰言论自由的道理。我想稍有常识的议员,都不见得肯做林纾的留声机罢?”

  在蔡元培、陈独秀、胡适等谴责下,林纾和张厚载不得不公开认错。——这表明谣言命短。为人之道,观点尽可相异,手段必须光明磊落。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9-06 02:13:21
  总题目:现代中国(北京)再大,大不过猛士陈独秀
  分题目:1,安徽安庆再大,大不过绅士陈独秀
  2,上海再大,大不过做为政治家和革命领袖的陈独秀
  3,江苏南京再大,大不过斗士陈独秀
  4,湖北武汉再大,大不过战士陈独秀
  5,四川和重庆再大,大不过隐士陈独秀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9-19 05:44:21
  @仲子锁麟 2018-06-30 10:39:20
  1933年在南京以危害民国罪入狱——《风波》
  -----------------------------
  1937年也在南京,张学良被军法审判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9-19 05:45:45
  @天行211 2018-07-01 20:37:49
  润之在《湘江评论》发表《陈独秀之被捕及营救》,盛赞陈独秀为“思想界的明星”,“陈君之被捕,决不能损及陈君毫末,并且是留着大大的一个纪念于新思潮,使他越发光辉远大……【我祝陈君万岁!我祝陈君至坚坚高的精神万岁】!”
  -----------------------------
  陈独秀被捕,当时在中国掀起营救陈独秀出狱的热潮
楼主仲子锁麟 时间:2018-09-19 05:50:09
  @仲子锁麟 2018-08-30 00:27:48
  我想:陈独秀集绅士,猛士,斗士,战士和隐士为一体。
  早年做为绅士的他与苏曼殊合作翻译《悲惨世界》。
  大革命时期和九一八事变时期,他是猛士和斗士
  出狱后的他一度努力与延安联系回党:作为战士的他
  1938年在武昌宣布不再隶属任何党派,恰如贾宝玉悬崖撒手。作为隐士的他。
  -----------------------------
  忍辱负重《惨世界》,知耻后勇《新青年》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