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历史就是一部被蛮族输入的历史

楼主:于簿尹 时间:2018-07-12 22:43:52 点击:309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两希(希伯莱和希腊)以前,人类文明只有一个。新月沃地的源(元)文明分化为东方和西方两系以后,冠亚军决赛一直发生在两者之间。西方中心的时间段占七成以上,优劣互间的时间段占两三成左右。古典时代的东方是指伊朗各系,中古时代的东方是指阿拉伯、土耳其,近代的东方是指印度日本。东亚的存在感一直非常模糊,为前述正宗的东方所掩盖,也就是说即使在西方文明塑造自我的“他者”当中,东亚所占的份额都是微不足道的。除了美洲印地安人和南部非洲以外,其他所有成型文明给近代留下的印刻都比东亚突出。基本盘如此,时代因素和技术因素是从属于基本盘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7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中原大泽2014 时间:2018-07-13 00:10:25
  大家快来奇文共赏,楼主是独辟蹊径,分析问题很独特,这是黄牛黑睾丸格外一条筋儿
楼主于簿尹 时间:2018-07-13 10:08:13
  东亚作为文明外围,接受输入的顺序大致如下。殷周依靠两河输入。秦汉依靠內亚输入。汉魏依靠北印度输入。北朝隋唐依靠外伊朗输入。宋元依靠穆斯林输入。明清依靠西洋输入。二十世纪的东亚,是西洋、日本和康米国际三种输入的战场。二十一世纪的东亚,是康米国际残余、西洋和伊斯兰三种输入的战场。只有古典诸夏(春秋-战国)勉強可以视为以借鉴而非拷贝的方式,东亚自身对世界文明有所创造的时期。
楼主于簿尹 时间:2018-07-13 10:09:01
  建康、临安朝廷的军事骨干,不是难民就是番將。隋唐君臣口口声声想要恢复的汉魏衣冠,其实正是汉魏君臣痛心疾首的胡服。反对汤若望的大臣,宁可中国无好历法,不可使中国有西洋人,然而他們保卫的中国历法,其实也是蒙古殖民者留给明国的回回历。杨光先和吴明炫恢复的历法,正是满洲殖民者收编的明国回回科。十五世纪恰好是内亚输出和海洋输出在东亚交替的转折点。撒马尔罕和布哈拉行将没落,马六甲和巴达维亚即将兴盛。宪宗成化皇帝的宫廷,像鲜卑帝国、蒙古帝国和太宗永乐皇帝的宫廷一样充满穆斯林。孝宗弘治皇帝的宫廷在井底之蛙的东亚本土派儒臣策划下,实践了类似1958年的“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幻想。武宗正德皇帝的宫廷,就要迎来葡萄牙的代理人。历史作为伟大的戏剧,比任何作家的想象更加壮丽神奇。
楼主于簿尹 时间:2018-07-13 10:09:39
  蒙古帝国的本质是欧亚贸易联盟,由蒙古武士担任内亚海洋的皇家海軍。成吉思汗之所以能在和林维持大都市,关键在于河中穆斯林商人开辟的一带一路。物资和人员的流动是双向的,导致大批蒙古人改信伊斯兰教。马穆鲁克在埃及招兵,叶尼塞河流域的瓦剌人半年就赶到大马士革,即使在戈登将军的时代,印度穆斯林士兵到上海也要三个月。
作者:穷村山居图 时间:2018-07-13 10:11:12
  叫蒙古族是蛮族,然后希望汉族仇恨蒙古族,你拿美国赏银
楼主于簿尹 时间:2018-07-13 10:14:46
  朱元璋政权切断了东亚和内亚海洋的联系,使东亚陷入恐怖和黑暗,直到欧洲殖民者从穆斯林手中夺取南洋,重新将财富和技术输入南粤(Cantonia)和吴越(Goetland)。在此期间,蒙古穆斯林联盟主导的内亚贸易有增无減。伊斯兰化是内亚自由贸易的自然结果,土木堡则是内亚资本主义和东亚社会主义的结构性冲突。《正统临戎录》记载,也先太师谴责明国大使说:“你们为大道理来,不曾来作反,有我在这里差去买卖回回,把我的大明皇帝前去的使臣数內留下了。”明国顽固地坚持铁幕政策,导致了土木之变。从布哈拉和喀什噶尔的角度看,这场战争的意义相当于内亚海洋的鸦片战争。
楼主于簿尹 时间:2018-07-13 10:15:38
  僭主朱元璋以其自私和狡黠,既不肯放弃秦政的绝对权力,又非要觊觎周政的享国绵长,于是设计了宪法精神和政治技术相互矛盾的卫所制度,然而任何政体的精神都比技术强大,任何技术子系统都不可能离开其演化母系统而长期存活。吏治国家内部的封建特区,酷似布尔什维克政委监视下的“旧军事专家” 和党委监视下的公私合营企业。封建秩序和资本主义秩序系出同门,实质上是不断产生武士精神和企业家精神的演化系统,无须介意花朵的凋谢,因为土壤总会开出新的花朵。
楼主于簿尹 时间:2018-07-13 10:18:31
  封建领主实质上是出售秩序(武力保护和司法仲裁)的私人企业家,封建主义实质上是允许竞争性出售秩序的买方市场。吏治国家实质上是垄断秩序生产和供应的国有企业,专制主义实质上是禁止私人和团体出售秩序的卖方市场。吏治国家永远无法避免外国企业(蛮族入侵)和黑市掮客(地下组织)的侵蚀,是由其孟德斯鸠意义上的“法的精神”注定的。吏治国家作为弱秩序消费者,分享了列宁主义强秩序解构者的部分特征,无论花瓶的设计多么精巧,都只能稍微延缓插花的凋谢,而且由于花瓶本身并没有开花的能力,任何损失都意味着不可挽回的灾祸。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