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会稽山”地望考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11:29:58 点击:1649 回复:6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会稽山,上古名山。传说大禹治水时曾在此山开过会,同时,还有封禅、娶亲等事也与之相关。最后,大禹死后也安葬在会稽山。这座山,目前座落在浙江省绍兴市北部。一直以来,人们对会稽山的地望没有怀疑过。不过这座会稽山命名的由来却是极为随意,他是春秋时期越王勾践所指定。既没有凭据,也没有旁证,纯粹就是他一手指认。甚至,这座山跟上古文献《山海经》的记载相矛盾。《山海经》记载曰:“会稽山在大楚南”。而实际上,浙江绍兴并不在楚国南部,而是在楚国东部。这样一来,就跟文献对不上了。所以,有人试图通过改动文字来统一地理和文献的目的。于是,就将“楚”字改为“越”,变成了“会稽山在大越南”。那么,这个改动是否合理呢,请看下图一:
  
  从地图上不难看出,会稽山其实在越国的北方,并不在越国的南方。所以,即便是篡改了《山海经》文字,但依然还是于描述不符。由此可见,这座山会稽山并非上古真正的会稽山。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3次 发图:22张 | 更多 |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11:32:37
  那么,真正的会稽山在哪里,经本人对照《山海经》进行考证,上古“会稽山”就是现在跨越湖南、江西两省的武功山。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11:33:23
  翻开《山海经》,会稽山的记载有两处:

  《山海经·南山经》:又东五百里,曰会稽之山,四方,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砆石。勺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湨。

  《山海经·海内东经》:会稽山在大楚南。

  目前现存的情况来看,记载“会稽山”的文献屈指可数,只有《山海经》保存会稽山的线索最多,尤其是《五藏山经》,他不但有具体的地形描绘,还有与其他山之间的关系,形成一条相关联的线路。今天,我们就从《山海经·五藏山经》入手,考证一下上古“会稽山”以及夏朝的地理方位。

  既然以《山海经·五藏山经》为依据,那么从哪里开始呢?为了线路的连贯性,地理的准确性,我就截取《五藏山经》中以“会稽之山”这条线路的几座山进行研究、考证。那么,这是哪几座山呢?经过我反复研究、分析,取以下四座山比较合理:

  又东四百里,曰句余之山,无草木,多金玉。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北望具区,东望诸箆。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苕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具区。其中多鮆鱼。
  又东五百里,曰成山,四方而三坛,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鴠。瘃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勺,其中多黄金。
  又东五百里,曰会稽之山,四方,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砆石。勺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湨。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11:34:38
  虽然说这写文字看起来差不多,但是经过我多年来的研究,上面这几座山的描写中有部分部分文字并不是当初《山经》的原文,而是后人对《山经》原文的注释。很多古代在传抄过程中,后人注释的文字被抄录者混为正文。这样的情况在古籍中屡见不鲜,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大戴礼记·夏小正》一文,稍摘录几句例举如下:

  寒日涤冻涂。涤也者,变也,变而暖也。冻涂也者,冻下而泽上多也。
  田鼠出。田鼠者,嗛鼠也,记时也。
  农率均田。率者,循也。均田者,始除田也,言农夫急除田也。

  从行文中不难看出,除了每一句的开头第一句话外,后面的全部是对第一句话的注解。而由于抄录者图省事的缘故,再加上其他各种原因,注释文字也就变成了正文。

  而这种情况,《山海经》中也同样存在,只不过因为注释文字不像《夏小正》那样容易辨认,再加上对《山海经》文本的性质认定难度很大,所以两千多年来,一直被人误解。不才学识浅陋,愿意在这里抛砖引玉,试着将原文、注解略作梳理:

  又东四百里,曰句余之山,无草木,多金玉。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①②,苕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具区③。
  又东五百里,曰成山④,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鴠。瘃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勺,其中多黄金。
  又东五百里,曰会稽之山⑤,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砆石。勺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湨。

  ①北望具区,东望诸箆。
  ②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
  ③其中多鮆鱼。
  ④四方而三坛。
  ⑤四方。

  这里将原文中的注解提取出来,分为两部分。其中第一部分为《山海经》原文,第二部分是楚国人对照“山海图”对原文添加的注解。这样一来,原文朴质面貌就呈现出来了。

  既然单独将四座山拿出来考证,为了述说方便,我下面将这四座山组成的线路命名为“句余四山”。
作者:gxq1024 时间:2018-08-07 13:33:06
  夏在哪?夏朝是什么规模?
  传说中夏的中兴之主少康真实存在吗?
  传说中夏的建立者启,真实存在么?
  禹真实存在么?禹真的只是指一个人?启他爹?
  所以,你跟我说会稽是湖南江西边界哪里?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23:33:29
  梳理了文本之后,就是要寻找这些山的位置。寻找这些山的位置,首先是需要确定一个范围。只有确定了这些山的范围之后,才能有的放矢地寻找。那么这几座山大致会在哪个地区呢?

  说到这个问题,我们就需要尽可能从《山海经》中搜寻一切相关的可确定性条件。这条线路涉及到的山有四座,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会稽山”了。上文已经提到“会稽山”的另外一条线索:

  《海内东经》:会稽山在大楚南。

  这里既然说到会稽山在“大楚南”,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知道,这个注释者很明显是看到了《山海经》的地图——“山海图”。如果不是看到了地图,他也不会使用这样的语气写下来。但甚为可惜的是,到司马迁的时候,“山海图”已经遗失了,后来一直都没有找到。所以,能看到“山海图”的就只可能是司马迁之前的人。

  写这个注释的人写下“大楚”的称呼。我们知道,“大”是一个形容词,形容词是用来修饰名词的,他并不构成专有名词的组成部分。比如汉王朝对外自称“大汉”,战国时期的秦国自称“大秦”,齐国自称“大齐”,赵国自称“大赵”……并不是汉王朝叫“大汉”,秦国叫“大秦”……他们原来称呼是叫“汉”、“秦”、“齐”、“赵”……而已。同样的道理,日本人自称“大和民族”,并不是说这个民族叫“大和”,实际上,这个民族叫“和族”,“大”字不过是显得尊贵而已。由此类推,这里的“大楚”官方写法应该叫“楚”。

  那么,既在司马迁之前,有几个叫“楚”的政权呢,翻遍中国古书,也就只有先秦时期战国七雄中的“楚国”符合这个条件了。所以,这里这个“大楚”指的就是战国七雄之一——楚国无疑。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23:34:28
  说到楚国,说到《山海经》,楚国有个人跟《山海经》有着莫大的关联,这个人就是楚国大诗人屈原。屈原的诗中,写有大量的《山海经》里的词汇。比如:

  《离骚》:

  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
  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
  饮余马于咸池兮,总余辔乎扶桑。
  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遥以相羊。
  吾令丰隆乘云兮,求宓妃之所在。
  路不周以左转兮,指西海以为期。

  《湘君》:

  朝骋骛兮江皋,夕弭节兮北渚。

  《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云中君》:

  览冀州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

  《怀沙》:

  巧倕不斵兮,孰察其揆正?

  《天问》:

  康回冯怒,地何故以东南倾?

  昆仑县圃,其尻安在?
  增城九重,其高几里?
  四方之门,其谁从焉?

  阻穷西征,岩何越焉?
  ……

  上面诗中,出现了大量的“山海经词语”,比如:苍梧、县圃、羲和、崦嵫、咸池、扶桑、若木、相羊、丰隆、宓妃、不周、西海、北渚、骖螭、巧倕、康回、昆仑县圃、增城、阻穷、凯风、南巢……当然,这还不是全部“山海经词语”,因为《山海经》的散佚,那些散失的篇章中的词语我们就不知道是哪些了。这些词语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山海经地名”。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23:34:52
  对于屈原的诗中出现大量的“山海经词语”,充分证明了屈原应该是看过完本的《山海经》,要不然,他也就不可能大量使用《山海经》里面的词语。先秦诸子百家中,其他诸子的著作虽然有流传下来,但尚未发现第二个人像屈原这样批量使用“山海经词语”。虽说看过《山海经》的人未必会留下著作,但留下著作中大量使用“山海经词语”的人绝对是看过《山海经》的。在目前所有保留下来的先秦作品,只有屈原大量使用了“山海经词语”。所以,先秦诸子仅有屈原看过《山海经》。同时,屈原也应该看到了尚未遗失的“山海图”,《山海经·大荒东经》里留下的这句“会稽山在大楚南”足可以证明了。

  这样,楚国人屈原诗里的大量“山海经词语”也就跟“会稽山在大楚南”这句注解相互印证了。

  从屈原诗中使用大量的“山海经词语”可以证实三件事:

  1、“会稽山在大楚南”的“大楚”就是战国时期的楚国。
  2、屈原看过完本《山海经》和尚未失传的“山海图”。
  3、给《山海经》做注释的人是楚国人。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23:36:36
  既然这个“大楚”是指战国时代的楚国,那么“大楚南”大概是指哪些地方呢?我们不妨来参考一下地图:
  
  这是战国后期的地图,从图中来看,楚国当时的疆域是以长江为中轴线,横跨长江南北两岸。如果按照区域来划分的话,就可以长江为界限划分南北地区。那么,“大楚南”所指的范围应该是长江南岸楚国的国土了。由此推定,“句余四山”的地理位置大致上应该在长江南岸了。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00:17:47
  敲定了“句余四山”的地理范围之后,接下来的一步工作是什么呢?

  接下来首先第一步工作是找到“定位山”。何谓“定位山”?所谓“定位山”就是一条线路当中,特征最为明显,最容易辨认,容易定位的那座山。因为相对明显的特征,使得这座山最容易找出来。然后,我们可以以这座山作为一个定位,再从相关线索找到这条线路的其他山。最后,采取同样的方法,将这条线路上的山一一辨认出来。

  那么,这四座山当中,哪座山最容易辨认,可以成为定位山呢?这四座山各自都有自己的特征,有可供辨认的地方。不过,有些特征并不是一开始就可以作为辨认条件,而是需要有其他条件作为引线引发。所以,这些特征是不具备作为定位山的辨认因素。

  作为定位山,首先需要寻找的辨认因素就是地理方位因素,线索当然是越多越好。这四座山都有注释,但其中“浮玉之山”的地理内容包括注释为最多,而且相对而言最具地理分析价值,其他三座山虽然也有注释,但注释内容确定性不明,无法判断方位。所以,我们可以锁定“浮玉之山”作为“定位山”来研究、分析。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①②,苕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具区③。

  ①北望具区,东望诸箆。
  ②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
  ③其中多鮆鱼。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00:18:26
  这三条注释当中,第二、三条跟地理方位无关,可以忽略。关键的线索就在正文和第一条注释。我们现在就对这几个地方进行重点分析。

  这段文字中,涉及到地理信息的总共有四个,其中正文两个,注释两个,我根据分析顺序将他们分别列举出来:

  1、东望诸箆。
  2、北望具区。
  3、苕水出于其阴。
  4、北流注于具区。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00:18:50
  下面,我分别对这四个信息进行研究、分析。

  1、东望诸箆。

  先来分析一下这句话是怎么来的。我认为这句话是对着尚未遗失的“山海图”和《五藏山经》说的。如果说这是地理勘测队的人写的话,就不合常理了。因为人的视力和视野有限,尤其还是行走在大山之中,绝对写不出这种话来。而一个正在看地图的人说出这种话来则就毫不为奇了。所以,这句话是注释无疑。

  那么,“东望诸箆”是什么意思呢。其中“诸”的意思是“众、各”,也就是多的意思了。而“箆”字则解释为“篦子”,“篦子”这玩意很像梳子,但是篦齿要比梳子密得多,是以前用来清除头上虱子的一种工具,用在这里不知何意。既然“浮玉之山”是山,那么估计这座山旁边也有很多山了。“诸箆”的意思大抵可能是指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山吧。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00:19:30
  2、北望具区。

  说完了“东望诸箆”,再来看看“北望具区”。这里既然用“区”来称呼“浮玉之山”的北边,而不再是“诸篦”,那就说明“浮玉之山”以北不再可能是山,而“区”这个词往往都是用来指人口聚集的地方。而人口聚集的地方往往都是平地,既然区别于东方的“诸箆”,那么这个北方的“具区”应该是平原才对。所以,这里“浮玉之山”的北方是一片平原。

  3、苕水出于其阴。
  4、北流注于具区。

  自古以来,山南水北谓之阳,山北水南谓之阴。这里既然说“苕水出其阴”,那就说明“浮玉之山”的北边发源一条叫“苕水”的河。然后“苕水”就往北流往“具区”了。

  能够被记载在上面的河流都应该是有一定名气或者一定水量的河流,决不会是无名小溪。这句话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他在告诉我们,“浮玉之山”的北边有一条有一定名气的“苕水”的河流,并且就顺着向北流去。

  我们都知道“水往低处流”的常识,既然“苕水”向北流,那就说明从“浮玉之山”到“具区”的地势应该是南高北低。

  分析到这里,我们来综合一下:

  1、浮玉之山的东边是密密麻麻的山。
  2、浮玉之山的北边是一片叫“具区”的平原地带。
  3、浮玉之山的北边发源一条叫“苕水”的至少是中等的河,且向北流。
  4、浮玉之山与具区之间的地势是南高北低。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00:21:59
  前面我已经说了,“句余四山”的大致地理范围是在长江以南,结合上面从“浮玉之山”词条推导出来的四条特征,我们来查找长江以南有没符合这个地理特征的地区:

  

  从这张地图中,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长江以南有两块平原地区,一块是湖南的洞庭湖平原,一块是江西的鄱阳湖平原。这两块平原的南方是著名的岭南山区,从岭南到两湖,地势走向由高到低。两个地区也分别有两条河流由南向北流向,一条是湖南的湘江,一条是江西的赣江。

  实际上,在湖南还有一条河流有同样的条件,那就是资江。同样起源于山的北边,同样由南向北流向,不过在同一个地区,只可能有一条符合条件的河流。而在湖南,资江的重要性远远比不上湘江,所以,资江一开始就不予考虑。
作者:月华公子2014 时间:2018-08-11 00:50:42
  我觉得楼主可以参考一下水经注等其他历史资料,综合互考,必定能够更快的解决山海经环境问题。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22:49:21

  
  上图原本是长江水系图的一部分,截图部分我已经做了基本处理,将与主题无关的水系涂去,只留下湘江和赣江的上游水系以供推理。山只有一座,河只有一条。所以,我们必须要做进一步排查。

  我们先来看赣江,从图上来看,赣江有好几个源头:梅江那个源头发源于山的南面,跟文字描述不符,直接排除了。还剩下三个源头,一是发源于石城横江镇的贡水,也称绵水。二是发源于全南县饭池嶂的桃江。三是发源于崇义县聂都山张柴洞的章水。这三条源头的走向基本都符合文字的描述,所以,这里暂且保留处理。

  看完了赣江,再来看另外一条河流——湘江。从地图上来看,湘江的起源和流向比较简单而明确。他有两个源头,一条是潇水,而潇水则是发源于山的南面,绕了一个弯才向北流,所以可以排除了。另外则是发源海洋山的源头,之后直接向北流。其起源、流向跟赣江的三个源头情况很相符。在代入其他条件之前,湘江、赣江的发源地都可以作为“浮玉之山”的候选对象。

  在如此相似的情况下,如何进一步进行排查呢?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22:50:31
  回过头来,我们再来看看“浮玉之山”的信息。“浮玉之山”的正文看不出还有什么可供挖掘的信息,不过注释文字部分倒是可以进一步挖掘。

  “北望具区,东望诸箆”,作为注解文字,我们必须得明白注解人对书中的内容进行注解的时候,其注解对象非得有与众不同的地方才会下笔。没有人会对一个普通、毫不起眼的地方倾注笔墨。而且,注解的文字虽然不是最多,但其地理特征却是最为显著的。一座山,在地图上如果有与众不同的地方,一般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这座山特别高,成为众山之首。另一种是这座山具有交通要道、关卡之类的标杆作用。湘江和赣江发源地的山都缺乏第一种特征,那么就只可能是第二种可能性了。

  我们将湘江源头跟赣江的源头做个比较的话,很容易得出结论:赣江的源头并没有在地理交通上有重大的作用,倒是湘江的源头在中国历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历代从北方进入广东、广西都是经由湘江上游!

  1、秦始皇经由湘江征岭南,并且修建著名的灵渠以方便运输。
  2、汉朝马援经由湘江南征交趾。
  3、宋太祖经由湘江灭南汉。

  当然,经由湘江进入珠江流域的案例还有很多,这里只选取著名的几例。自古以来,从北边进入珠江流域的大型通道就只有湘江这一条路。即便是1957年建成的“京广铁路”也是从湖北、湖南进入广东,尽管江西跟广东毗邻,但很多年都没有直达广东的铁路,公路运输也是困难重重。当年要从江西去广东的话,还需要从萍乡转道株洲再向南经由永州进入广东。由此可以看出,湘江在连接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的交通上起到了何等关键的作用。而湘江的发源地——海洋山自然也起到了一个交通要道的标杆作用。

  既然楚国人对这座“浮玉之山”不吝惜笔墨地描绘,那自然是上述两种原因之一。剔除第一种原因,那就是第二种了。纵观历史上湘江在两江流域的交通上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对比一下毫无亮点的赣江诸发源地,这座“浮玉之山”也只能是湘江的发源地海洋山了。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23:38:43
  
作者:10201038 时间:2018-08-12 02:04:29
  很好,请继续,支持楼主。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2 16:40:48
  上面那张浮玉之山的地图做得不满意,这里重新制作一张:

  
作者:村人老李 时间:2018-08-12 21:43:30
  拜读学习(o^^o)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3 17:46:16
  定位山算是确定了,下一步是继续寻找其他山。

  又东四百里,曰句余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成山。

  《山海经》原文说,从“句余之山”到“浮玉之山”相距500里,从“浮玉之山”到“成山”也是500里。虽然原文所指示的方向都是“向东”,但面对这复杂的地形,恐怕这些山也不会规规矩矩地按照正东方向排列吧。我这里举个例:

  南次二经之首,曰柜山。西临流黄,北望诸箆,东望长右。
  东南四百五十里,曰长右之山。

  这里,上面一句的注解说“东望长右”,意思就是“长右之山”在“柜山”的东边。但是下面的正文说到“长右之山”时,是向东南方向来的。看来,《山海经》里的方位相对还是比较含糊的。尤其是后面这个“东南”,也没说明到底是东南方向多少度,其可操作性还是有很大的余地。

  从上面的案例来看,这条线路的“浮玉之山”是不是在“句余之山”的东边也值得商榷。而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方向整齐的山脉,所以,这几座山可能沿着大致方向走,但方向肯定会出现不同角度的偏差。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3 17:48:35
  这三座山之间的关系能够确定的是距离,各相隔500里。无法确定的是方向,所以我以“浮玉之山”为中心,以前后两座山的距离为标准,画一个半径为500里的圆圈,看前后有什么山正好在这个圆圈的边缘附近。
  
  在这个圈圈的边缘正好有特征显著、符合条件的山。在海洋山西南方向500里的距离有一座山——平天山。而海洋山的东边500里处,就是罗霄山脉南段。海洋山北面的怀化市也有座山——白马山也相对较为合适。

  从上图来看,天平山正好在圆圈的边缘上,这个如此“恰好”的距离加上如此突出的特征基本上就可以决定“句余之山”就是平天山了。而平天山在海洋山的南边,虽然说稍微偏西一点,但总体上还是在向南的方位上。这个方位跟书上所写的“向东”出入还是较大的,不过海洋山周边500里处虽然山不少,但没有哪座山如平天山这般显著,无论是谁作为一个测量者,平天山都应该是“句余之山”的不二选择了。在这个前提下,其他问题都可以忽略了。

  这是一个互证的案例,平天山作为“句余之山”的敲定,反过来印证了海洋山为“浮玉之山”。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3 18:03:32

  
作者:悠闲散人duan 时间:2018-08-14 17:58:13
  看帖留名,以示支持。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5 00:07:56
  至于“成山”的选择,从海洋山东北180度范围内,有两座山相对较为合适,他们是湖南东部的罗霄山脉和湖南怀化的白马山了。

  从前面的那张图来看,我以海洋山定位点为中心画了一个半径为500里的圆,而白马山却在圆圈范围之内。由此可见,白马山的距离不够,不适合作为成山的候选对象。所以,成山只可能是罗霄山了。
  
  我们将平天山、海洋山、罗霄山脉三个定位点连接起来,就是如下图样: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5 00:09:14
  这里有个地方需要说明一下,在考证过程中,测量定位点是有一点讲究的。我采用“现场模拟”的方法对测量进行实地模拟演习。当我们测量两座山之间的距离时,下一座山的测量定位点应该是定位在该山山脚下的某块平地。《五藏山经》中,绝大部分数量的尾数基本上是整五和整十,所以推导其测量的距离最小间隔数应该是以5里为一个计数单位。这样,既保持了一定的路程准确度,同时又便于计量。

  从《五藏山经》的记录情况来看,大致有两种测量情况。一种是短距离较为精确的测量,这种测量是严格按照我上面所说的方法进行测量、记录。很多情况下,往往两座山之间的距离只有一二十里远。比如《中山经》诸山:

  又东二十里,曰历儿之山
  又东十五里,曰渠猪之山
  又东三十五里,曰葱聋之山
  又东十五里,曰湋山
  又东七十里,曰脱扈之山。
  又东二十里,曰金星之山,
  又东七十里,曰泰威之山。
  又东十五里,曰橿谷之山。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5 00:11:08
  另外一种情况是远距离,大数据跨越的测量。这种线路往往都是上百里的距离,更有甚者比如这条线路,都是采用400、500里这种长距离测量:

  南次二经之首,曰柜山
  东南四百五十里,曰长右之山
  又东三百四十里,曰尧光之山
  又东三百五十里,曰羽山
  又东三百七十里。曰瞿父之山
  又东四百里,曰句余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成山。
  又东五百里,曰会稽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夷山

  这种长距离测量的主要目的可能是构建一个地理框架吧。

  长距离的大数据测量的定位点可能在某种情况下距离所测量的山或山脉距离会相对较远,不如第一类那么近。他们之间的最小计数单位是多少里目前还不知道,但肯定要比第一种的远一点。像从“浮玉之山”到“成山”之间的定位点就定位在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县城附近。而从宜章县到最近的山脚下,就超过了10里的距离,这就是两者采用不同测绘标准的体现。
作者:ty_鱼儿纷纷飘 时间:2018-08-15 05:22:59
  看贴已经好几天了,决定不在潜水留个名,顶一下伟哥。
作者:渔乐鱼 时间:2018-08-15 09:31:23
  好贴留名
作者:qyg999 时间:2018-08-15 10:38:13
  好文
作者:manna2012 时间:2018-08-18 08:07:19
  排队~~~~~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8 20:11:54
  测量到这里,“句余四山”的前三座山都找到了对应山,他们分别是:

  句余之山——平天山
  浮玉之山——海洋山
  成山——罗霄山脉(中、南段)

  在这里,句余之山和浮玉之山对应的都是两座山,唯独成山对应的是一座山脉,这个情况倒是比较特殊。我猜着可能是古人对山的分类有所不同,而且也没有现代这么精确的缘故。罗霄山脉北起武功山,中间为万洋-八面山,南边是诸广山脉。而成山则只包括万洋-八面山和诸广山脉,并不包括北边的武功山。

  基本定位了“成山”之后,下一步就是要找“会稽之山”了。我们以“成山”定位点为中心,向东北方向180度内搜寻符合条件特征的山或山脉,结果找到如下几座: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8 20:22:52
  按照前面的方法,通过查找,距离“成山”定位点500里处有四座山相对较为符合条件。他们分别是武功山、均福山、会昌山、三百山。还是按照前面的办法。再次将地图放大,均福山和会昌山离“成山”定位点的距离不够,定位点已经越过山头,所以这两座山可以排除了。还剩下的两座山山:武功山和三百山在距离上没有问题。

  经过上面一轮排查还剩下两座山,我们再进行下一步排查。从两座山的方位来看,武功山位于江西西部,与湖南交界。这个地点很符合“大楚南”的地理位置描述。而三百山则位于江西南部,从古籍记载和依据古籍绘制的地图来看,三百山并不在楚国的疆域之内,所以可以排除了。

  也许有人会说,就算不在楚国疆域内,不也是在“大楚南”吗?楚国的南边啊。实际上,这是对古文语法不熟悉的结果。“会稽之山”在楚国疆域内的南部,用古文写是“大楚南”。如果在楚国的疆域之外的南边,用古文写就是“大楚之南”。“南”是指南部,而“之南”是南部的南边。有首歌叫《彩云之南》,这个“之南”就是这种用法。

  另外,武功山位于洞庭湖与鄱阳湖之间,属于人烟密集之处,作为夏朝的活动中心还是比较合适。而三百山则在地理偏僻,人烟稀少的深山老林里,并不适合作为大禹开会的地方。即便纯距离上三百山也许可以作为会稽山的候选对象,但实际上,在各项条件都不利的情况下,三百山已经出局了。所以,武功山才是我们寻找已久的上古圣山——会稽山!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8 20:25:54
  下面,就是从“句余之山”到“会稽之山”的线路图:
  
作者:悠闲散人duan 时间:2018-08-19 23:42:01
  看帖留名,以示支持。
作者:ty_121258118 时间:2018-08-27 08:15:24
  论《山海经》,目前最权威的讲解是有一本书叫作《彻底破解山海经》。可以看看,挺不错的。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0 20:23:49
  @ty_121258118 2018-08-27 08:15:24
  论《山海经》,目前最权威的讲解是有一本书叫作《彻底破解山海经》。可以看看,挺不错的。
  -----------------------------
  这本书的作者早几年在天涯做过推广,只可惜,这是迄今为止,所有解读《山海经》中最垃圾的一本书。无论解读方法是否正确,无论解读过程是否真实,至少别的书还是将“昆仑山”作为一座山来解读,他这个脑癌晚期患者,说“昆仑山”是埃及金字塔。按照他的解读,昆仑山是埃及金字塔的话,那《山海经》上写得清清楚楚“昆仑山”发源了四条河流该如何处置?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0 20:24:18
  我们回过头来,通过文献记载来对照“会稽山”在地图上的位置,通过对照不难发现,“会稽山”的地理位置跟《山海经》中的记载完全一致。这也证明了《山海经》所言不虚,是一本内容真实的上古文献。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0 20:25:34
  从“成山”的定位点到“会稽之山”定位点之间相距500里,“会稽之山”的定位点就在武功山的主峰白鹤峰山脚下。作为上古大名鼎鼎的圣山,这里有必要拿出来重点研究分析:
  
我要评论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0 20:26:50
  从图中还看不出有什么问题,而且这条线路到现在为止,整体上既无法证真,也无法真伪。虽然说一路来线路的测定还算顺利,各座山之间的距离没问题,方位也还过得去,相关因素分析也比较靠谱。但这条线路究竟对不对,顶多只能说是相对靠谱,但要一锤定音的证据,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谷歌地图有展示地形的功能,我们上一张地形图看看吧:
  
  《山海经·南山经》:又东五百里,曰会稽之山,四方。

  之前一直没有注意过“四方”这两个字的批注,直到看到地形图的这一瞬间,我整个人被震惊了。

  一座几千平方公里的山,竟然给改造成平行四边形,也就是书上所说的“四方”,这究竟是如何办到的呢?
  • 熊熊hk: 举报  2018-10-07 20:29:51  评论

    亲,"四方"在古文中没有四四方方的意思,多是指东南西北4个方向,泛指天下。
我要评论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2 23:03:40
  “四方”的山并不只有“会稽之山”,前面那座“成山”也是四方的。我们回过头来对照注释,看看“成山”的地形图:
  
  《山海经·南山经》:又东五百里,曰成山,四方而三坛。

  一直以来,每次看到“三坛”的时候,就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个词表达什么意思。所以,袁珂先生在《山海经全译》中也不明所以,就翻译成:

  再往东五百里,叫做成山。山形是四方的,像土坛叠累上去的,共是三重。

  今天看到这张地形图之后,明白“三坛”并不是山像土坛一样叠累三层。原来“三坛”并不是三个实物坛子,而是地图上三个圆形,注书人称之为“坛”。三个圆形排列很整齐,自然也是人工修建的。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2 23:05:22
  
  这张图将“会稽之山”和“成山”并列展现上来,让大家一睹上古逆天科技的风采。这张图所呈现出来的上古世界跟我们考古挖掘印象中的上古完全不同。从目前考古挖掘出来的遗址中,我们推测出来的是一个落后、野蛮,而且根本不懂科技的上古世界。但是上面这张图却告诉我们,真正的上古社会是极其先进、广阔,其文明程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猜想。
作者:随风飘荡cy 时间:2018-09-13 00:27:04
  顶
作者:老头子2018 时间:2018-09-13 02:54:56
  辛苦
作者:渔乐鱼 时间:2018-09-13 16:41:29
  赞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3 19:30:16

  这次考证,可以厘清下面几个问题:

  1、《山海经》是一本可信的,严谨的地理书籍

  自汉代司马迁对《山海经》记录以来,《山海经》就变成了一部不可捉摸的书籍。有人说它是一本神话故事集,有人说它是一本巫术书籍……各种说法,莫衷一是。之所以会有如此多的说法,主要是在流传过程中,与《山海经》文字配套的地图“山海图”失传。在失去了地图校对的情况下,同时文字又出现了错漏,所以后人无法对《山海经》内容的真实性进行核对,也就难以作为可信资料采用。

  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本人利用最为精确的卫星地图对《山海经》的内容进行考证。按照文字所描述的内容一步步推理,一层层展开,最后绘制出线路图。通过考证,证明了《山海经》是一部严谨的地理书。通过考证,达到了以图证文,以文证图的互证地步。其文字可靠,其内容可信,并且,从破译出来的内容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还原上古历史。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3 19:35:28
  2、夏朝存在的真实性毋庸置疑

  随着“会稽山”的破译,各种与会稽山相关史料的真实性也变得毋庸置疑。

  《华阳国志·卷一·巴志》:会诸侯于会稽,执玉、帛者万国,巴蜀往焉。
  《左传·哀公七年》:禹合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

  这两段史料进行对比,不难发现,实际上记载的都是会稽山,《左传》所说的“涂山”是“蜀山”的通假字。《华阳国志》说“巴蜀往焉”,按照现代语法,应该写作:往巴蜀焉。这句话说明,会稽山就在巴蜀之地。至于“涂山”至于一说,涂山是实有其山,就在会稽山不远处。“蜀”字的最初发音为 zhou,湘语保存有这个发音。从音韵现象来说,声母 zh 和声母 d之间之间存在转换的关系。所以,“涂”字的发音 dou其实是“蜀”字发音 zhou 的转音,“涂山”也就是“蜀山”。《左传》将会稽山记作涂山,可能是称呼上的一种误写,因为会稽山就在蜀地。
  
  这次“会稽山大会”召开的规模算是超级排场,不但有“万国”,而且还把七八千平方公里的一座山修整成四方形。不但让人敬服古人超强的想象力,同时,这种行动力也让人瞠目结舌。

  一直以来,学界因为无法找到夏朝的实证而怀疑夏朝的真实存在。在许多历史书籍中,中国的历史也是大大缩水,只是从殷墟开始计算,根本不承认夏朝的存在。虽然会稽山一直有,《山海经》文字也记录这座山,但因为《山海经》本身的不确切性使得人们对会稽山的真伪并不上心。从而,也导致与会稽山相关的史料从不被人认真对待。而这次会稽山的破译,从山本身的独特现象证明了自身的真实性,同时,也证明了史料记载的真实性,以及夏朝存在的真实性。从根本上剥开历史的谜团,还原历史真相。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3 19:40:16
  3、《山海经》是夏朝典籍

  《山海经》的著作年代问题,西汉刘向《上〈山海经〉表》说:“《山海经》者,出于唐虞之际……禹别九州,任土作贡,而益等类物善恶,著《山海经》,皆圣贤之遗事,古文之著名者也”。

  古人一直认为《山海经》的著作年代在夏朝,著作者是伯益。这个说法在古代一直没遭到怀疑,直到民国,疑古派的出现,断然否认了这个说法。因为疑古派的错误解读方法,将《山海经》的批注文字认作为《山海经》正文,从而武断地将《山海经》的成书时间错误地定位为春秋战国,甚至到汉朝。

  而今,本人通过对《山海经》文字进行考证,内容进行考证,考证出《山海经》的真实性,夏朝的真实性,那么《山海经》成书于夏朝的说法自然也不假了。当然,这个说法也完全不准确。准确地说,《山海经》中的《五藏山经》是夏朝所著。《山海经》一书原本有图,这张图,我们现在一般称之为“山海图”。战国末期,《山海经》的文字尚为完整,“山海图”也还存在,《海经》和《大荒经》就是楚国人对照“山海图”的阅读注解,时间在战国末期。

  这次对《山海经》的“句余四山”考证,总算澄清了一个将近100年的历史争议,那就是夏朝存在的真实性问题。通过对“句余四山”四山的考证,确认了《山海经》这本书的真实性。通过《山海经》真实性的确认,同时也确认了“会稽山大会”和“大禹治水”的真实性;通过对“会稽山大会”和“大禹治水”真实性的考证,也可以确认《山海经》夏朝典籍。
  • sz9981: 举报  2018-09-16 20:39:51  评论

    开书本考证先河。值得推而广之,省去诸多麻烦。
我要评论
作者:悠闲散人duan 时间:2018-09-13 19:41:01
  看帖留名,以示支持。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5 11:26:19
  4、成山、会稽山是为祭神仪式修建的祭坛

  关于上古大洪水的事,有不少上古文献典籍有所记载,稍抄录几条如下:

  《诗经·商颂·长发》曰:浚哲维商,长发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

  《孟子·滕文公上》:“当尧之时,水逆行,泛滥于中国,蛇龙居之,民无所定,下者为巢,上者为营窟。书曰:‘洚水警余。’洚水者,洪水也。使禹治之。禹掘地而注之海,驱蛇龙而放之菹,水由地中行,江、淮、河、汉是也。险阻既远,鸟兽之害人者消,然后人得平土而居之。”

  晁错《论贵粟疏》:尧、禹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

  上面几条,记载的是上古大洪水的凶猛浩大场景,洪水九年不退,说明问题很严重,所以才有“大禹治水”的事迹:

  《孟子·膝文公上》:禹八年于外,三过其门而不入。

  《史记·夏本纪》:禹伤先人父鲧功之不成受诛,乃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5 11:27:19
  “大禹治水”的时间是相当长的,古籍记载中有两种说法,一种是孟子的“八年”,一种是司马迁的“十三年”。这两种说法对比,我觉得司马迁采录的数据较为可信,因为司马迁肯定还看了其他相关资料,多个数据进行对比之后采取可信度较高的数据。而据本人的研究,“十三年”这个数据也不对,治水的时间其实更长,但这个数字是有来源的。这个数字流传久了,就被人误认为是治水的时间。为了不节外生枝,这里就不说了。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5 11:28:49
  通过上面这些数字和文献描写来推测,上古大洪水是相当大的。大禹治水原本就是一项宏伟的工程,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其难度都很大。而中国古人向来都有在做某件重大事情之前有祭拜的风俗习惯。建一座房,要祭神;修一座桥,要祭神;修河道,要祭神……大凡有一定影响程度的事都要祭神。所以,像治理上古大洪水这种超级工程,祭拜仪式自然是少不了的。

  那么,“大禹治水”之前祭拜的对象是什么呢?我们从图上看到“会稽之山”呈四方形,虽然不是很规整的矩形,但也算是四方形了。要将一座几千平方公里的山脉修整成四方形也不容易,所以,也就不必非要成正方形。

  同时,在中国古代的祭祀仪式中,祭祀的场地称之为“祭坛”,祭天的坛叫做“天坛”,祭地的坛叫做“地坛”。天坛为圆形,地坛为方形。著名的红山文化牛河梁“积石冢”其实就是两个祭神的坛:天坛、地坛。
  
  同样,北京紫禁城还存留有明清皇帝祭神的天坛、地坛: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5 11:30:27
  会稽山成四方形,根据祭祀规则来看,这应该算是地坛了。而洪水则淤积于地,治理洪水,自然是要祭祀大地,这两方面也是相合的。

  《华阳国志·卷一·巴志》:会诸侯于会稽,执玉、帛者万国,巴蜀往焉。

  从文献记载的宏大场景,对照会稽山宏大壮观场地来看,“会稽山大会”是大禹治水前举行的祭神仪式。仪式开始,也就是宣告治水开始。从仪式中的“万国”数量,从会稽山占地七千多平方公里的面积来看,上古大洪水的场面和大禹治水的难度将远远超出我们之前的预料。

  再回过头来看上面“成山”的注解文字:

  四方而三坛

  很奇怪这个“坛”字,查阅字典,“坛”字的解释如下:

  1. 古代举行祭祀、誓师等大典用的土和石筑的高台:天~。地~。登~拜将。
  2. 用土堆成的平台:花~。
  3. 僧道进行宗教活动的场所:神~。法~。
  4. 文艺界、体育界或舆论阵地:艺~。文~。球~。论~。
  5. 一种口小肚大的陶器:~子。水~。

  除却第3、4条解释,与之相关大概只有剩下的三条了。但根据地图上的地形来看,这三个巨大的圆形都是四周隆起,中间低陷的地形,跟三条解释都沾不上边。所以,这个“坛”字肯定不是批注者看到地形跟这三条解释有关,而是另有来源。

  为什么批注者看到三个圆形,却称之为“坛”呢?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事,因为这三个圆形跟“坛”根本没有什么关系。如果非要说这三个圆形是“坛”的,那就只有一个原因呢,这个原因很简单,就是地图上的标注。就是说,这三个圆形的名称就叫“坛”——祭坛的“坛”。结合上面的天坛、地坛来看,实际上,成山、会稽山就是为治水祭祀所修建的天坛、地坛:
  
  所以,综合上面各种因素推理,“会稽山大会”是大禹治水前举行的祭神仪式,而成山和会稽山就是为祭神仪式所修建的超级祭坛:天坛、地坛。

  (完)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9-16 11:57:13
  刚才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我觉得“坛”字的解读不对,这个“坛”字不是指成山的三个圆形,而是一个地名才对。要不然,无法解释为什么成山有“坛”字,而会稽山没有,这也是我一直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所以,“坛”字是指成山处一个地名。

  然后,接着继续推理,“坛”字的发音是 tan,这是一个鼻音发音,如果将鼻音加重的话,就是 tang。成山tang地,简单一点,可以省略为 成tang,用文字的话,可以写作“成汤”。我不得不说,其实商汤也在这里的。

  如果不介意的话,还有个古代地名发音一样,那就是——陈塘关。其实成汤=陈塘关,只是后来两个故事流传久了,就不知道两个地名其实原本为一个。陈塘关是神话小说《封神演义》里哪吒的出生地,他的旁边就是东海。而本人前面的研究,罗霄山脉东边的鄱阳湖就是东海。又是一个互证的案例啊。
作者:悠闲散人duan 时间:2018-09-16 19:22:19
  看帖留名,以示支持。
作者:u_111266181 时间:2018-09-16 23:50:04
  楚国的疆域早期到战果后期是不断变化的,参照的是那个时期的疆域?
我要评论
作者:酒鬼醉客 时间:2018-09-18 16:17:00
  先恭喜伟哥,终于看出啦门道,《山海经》中的“会稽之山”确实不在越,现今的会稽山的名是二汉儒生们,生搬硬套当时的地理知识将《五臧山经》中的“会稽之山”拉到大越之地去的。因为当时的大越之地还是被泡在“古南海”中的,不可能有禹会天下诸侯的事情发生。请参见《海内南经》和《大荒南经》。
  再就是酒鬼也来说说《海内东经》中的“会稽山在大楚南”这句经文的个人看法:
  众观海内四经,您不难看出其错简十分厉害,该在《海内西经》的经文,却出现啦一些经文在《海内东经》中,该在《海内东经》的经文,却又出现在《海内西经》中,《海内南经》中的“匈奴、开题之国、列人之国在西北”的经文,本应该是出现在《海内北经》中的,却出现在《海内南经》中,《海中北经》中的“昆仑虚南所,有氾林方三百里~~~至到、阳汙之山,河出其中;凌门之山,河出其中。”这些经文,本应该是出现在《海内西经》中的,却出现在《海内北经》中,这是都是证据,不可不察。
  所以说《海内东经》中的“会稽山在大楚南”这句经文,原本应该是《海内南经》的经文,由于错简,被刘向众生错缉在《海内东经》去的。“会稽山在大楚南”这句经文确实应该是“会稽之山”的真实地望。但这个在“大楚南”的地望,酒鬼个人认为不可能南到武功山去,因为武功山脉是罗霄山脉的支脉,其地理位置处于楚国鼎盛时期的最南边沿,而“诲内四经”中提到“湘陵南海”的字样,说明武功山脉一带是应属于《大荒南经》中的“古南海”的苍梧之野,因此“大楚南”中的“大楚”不一定是指的楚国,就算是指的楚国也不一定是最强盛时期的楚国,同样可指的是周初的楚国,在这点上望伟哥三思。
  如果“大楚南”中的大楚不是指的楚国,那么这个“大楚”最有可能指的就是“荆山”,因为古时楚通荆,故楚国又被称荆蛮,而“荆山”的地望在现今长江以北,而现今的长江中下游平原一带极有可能就是古南海的地理范围,“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是楚子说的,所以说“古南海”的地望也是不可忽视的线索,《五藏山经》中的“会稽之山”的地望并不在“古南海”中,因此在这点上又得请伟哥三思。
  再如果说“大楚南”中的大楚是指的西周初时的楚国,那么当时的古楚国也是在“荆山”一带,在荆山一带以南至现今长江中下游平原一带同样还有其它山脉,所以说,在这点上更得请伟哥三思。
  打扰啦~~~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