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会稽山”地望考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11:29:58 点击:714 回复:3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会稽山,上古名山。传说大禹治水时曾在此山开过会,同时,还有封禅、娶亲等事也与之相关。最后,大禹死后也安葬在会稽山。这座山,目前座落在浙江省绍兴市北部。一直以来,人们对会稽山的地望没有怀疑过。不过这座会稽山命名的由来却是极为随意,他是春秋时期越王勾践所指定。既没有凭据,也没有旁证,纯粹就是他一手指认。甚至,这座山跟上古文献《山海经》的记载相矛盾。《山海经》记载曰:“会稽山在大楚南”。而实际上,浙江绍兴并不在楚国南部,而是在楚国东部。这样一来,就跟文献对不上了。所以,有人试图通过改动文字来统一地理和文献的目的。于是,就将“楚”字改为“越”,变成了“会稽山在大越南”。那么,这个改动是否合理呢,请看下图一:
  
  从地图上不难看出,会稽山其实在越国的北方,并不在越国的南方。所以,即便是篡改了《山海经》文字,但依然还是于描述不符。由此可见,这座山会稽山并非上古真正的会稽山。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3次 发图:10张 | 更多 |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11:32:37
  那么,真正的会稽山在哪里,经本人对照《山海经》进行考证,上古“会稽山”就是现在跨越湖南、江西两省的武功山。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11:33:23
  翻开《山海经》,会稽山的记载有两处:

  《山海经·南山经》:又东五百里,曰会稽之山,四方,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砆石。勺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湨。

  《山海经·海内东经》:会稽山在大楚南。

  目前现存的情况来看,记载“会稽山”的文献屈指可数,只有《山海经》保存会稽山的线索最多,尤其是《五藏山经》,他不但有具体的地形描绘,还有与其他山之间的关系,形成一条相关联的线路。今天,我们就从《山海经·五藏山经》入手,考证一下上古“会稽山”以及夏朝的地理方位。

  既然以《山海经·五藏山经》为依据,那么从哪里开始呢?为了线路的连贯性,地理的准确性,我就截取《五藏山经》中以“会稽之山”这条线路的几座山进行研究、考证。那么,这是哪几座山呢?经过我反复研究、分析,取以下四座山比较合理:

  又东四百里,曰句余之山,无草木,多金玉。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北望具区,东望诸箆。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苕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具区。其中多鮆鱼。
  又东五百里,曰成山,四方而三坛,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鴠。瘃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勺,其中多黄金。
  又东五百里,曰会稽之山,四方,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砆石。勺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湨。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11:34:38
  虽然说这写文字看起来差不多,但是经过我多年来的研究,上面这几座山的描写中有部分部分文字并不是当初《山经》的原文,而是后人对《山经》原文的注释。很多古代在传抄过程中,后人注释的文字被抄录者混为正文。这样的情况在古籍中屡见不鲜,其中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大戴礼记·夏小正》一文,稍摘录几句例举如下:

  寒日涤冻涂。涤也者,变也,变而暖也。冻涂也者,冻下而泽上多也。
  田鼠出。田鼠者,嗛鼠也,记时也。
  农率均田。率者,循也。均田者,始除田也,言农夫急除田也。

  从行文中不难看出,除了每一句的开头第一句话外,后面的全部是对第一句话的注解。而由于抄录者图省事的缘故,再加上其他各种原因,注释文字也就变成了正文。

  而这种情况,《山海经》中也同样存在,只不过因为注释文字不像《夏小正》那样容易辨认,再加上对《山海经》文本的性质认定难度很大,所以两千多年来,一直被人误解。不才学识浅陋,愿意在这里抛砖引玉,试着将原文、注解略作梳理:

  又东四百里,曰句余之山,无草木,多金玉。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①②,苕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具区③。
  又东五百里,曰成山④,其上多金玉,其下多青鴠。瘃水出焉,而南流注于虖勺,其中多黄金。
  又东五百里,曰会稽之山⑤,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砆石。勺水出焉,而南流注于湨。

  ①北望具区,东望诸箆。
  ②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
  ③其中多鮆鱼。
  ④四方而三坛。
  ⑤四方。

  这里将原文中的注解提取出来,分为两部分。其中第一部分为《山海经》原文,第二部分是楚国人对照“山海图”对原文添加的注解。这样一来,原文朴质面貌就呈现出来了。

  既然单独将四座山拿出来考证,为了述说方便,我下面将这四座山组成的线路命名为“句余四山”。
作者:gxq1024 时间:2018-08-07 13:33:06
  夏在哪?夏朝是什么规模?
  传说中夏的中兴之主少康真实存在吗?
  传说中夏的建立者启,真实存在么?
  禹真实存在么?禹真的只是指一个人?启他爹?
  所以,你跟我说会稽是湖南江西边界哪里?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23:33:29
  梳理了文本之后,就是要寻找这些山的位置。寻找这些山的位置,首先是需要确定一个范围。只有确定了这些山的范围之后,才能有的放矢地寻找。那么这几座山大致会在哪个地区呢?

  说到这个问题,我们就需要尽可能从《山海经》中搜寻一切相关的可确定性条件。这条线路涉及到的山有四座,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会稽山”了。上文已经提到“会稽山”的另外一条线索:

  《海内东经》:会稽山在大楚南。

  这里既然说到会稽山在“大楚南”,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知道,这个注释者很明显是看到了《山海经》的地图——“山海图”。如果不是看到了地图,他也不会使用这样的语气写下来。但甚为可惜的是,到司马迁的时候,“山海图”已经遗失了,后来一直都没有找到。所以,能看到“山海图”的就只可能是司马迁之前的人。

  写这个注释的人写下“大楚”的称呼。我们知道,“大”是一个形容词,形容词是用来修饰名词的,他并不构成专有名词的组成部分。比如汉王朝对外自称“大汉”,战国时期的秦国自称“大秦”,齐国自称“大齐”,赵国自称“大赵”……并不是汉王朝叫“大汉”,秦国叫“大秦”……他们原来称呼是叫“汉”、“秦”、“齐”、“赵”……而已。同样的道理,日本人自称“大和民族”,并不是说这个民族叫“大和”,实际上,这个民族叫“和族”,“大”字不过是显得尊贵而已。由此类推,这里的“大楚”官方写法应该叫“楚”。

  那么,既在司马迁之前,有几个叫“楚”的政权呢,翻遍中国古书,也就只有先秦时期战国七雄中的“楚国”符合这个条件了。所以,这里这个“大楚”指的就是战国七雄之一——楚国无疑。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23:34:28
  说到楚国,说到《山海经》,楚国有个人跟《山海经》有着莫大的关联,这个人就是楚国大诗人屈原。屈原的诗中,写有大量的《山海经》里的词汇。比如:

  《离骚》:

  朝发轫于苍梧兮,夕余至乎县圃。
  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
  饮余马于咸池兮,总余辔乎扶桑。
  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遥以相羊。
  吾令丰隆乘云兮,求宓妃之所在。
  路不周以左转兮,指西海以为期。

  《湘君》:

  朝骋骛兮江皋,夕弭节兮北渚。

  《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云中君》:

  览冀州兮有余,横四海兮焉穷。

  《怀沙》:

  巧倕不斵兮,孰察其揆正?

  《天问》:

  康回冯怒,地何故以东南倾?

  昆仑县圃,其尻安在?
  增城九重,其高几里?
  四方之门,其谁从焉?

  阻穷西征,岩何越焉?
  ……

  上面诗中,出现了大量的“山海经词语”,比如:苍梧、县圃、羲和、崦嵫、咸池、扶桑、若木、相羊、丰隆、宓妃、不周、西海、北渚、骖螭、巧倕、康回、昆仑县圃、增城、阻穷、凯风、南巢……当然,这还不是全部“山海经词语”,因为《山海经》的散佚,那些散失的篇章中的词语我们就不知道是哪些了。这些词语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山海经地名”。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23:34:52
  对于屈原的诗中出现大量的“山海经词语”,充分证明了屈原应该是看过完本的《山海经》,要不然,他也就不可能大量使用《山海经》里面的词语。先秦诸子百家中,其他诸子的著作虽然有流传下来,但尚未发现第二个人像屈原这样批量使用“山海经词语”。虽说看过《山海经》的人未必会留下著作,但留下著作中大量使用“山海经词语”的人绝对是看过《山海经》的。在目前所有保留下来的先秦作品,只有屈原大量使用了“山海经词语”。所以,先秦诸子仅有屈原看过《山海经》。同时,屈原也应该看到了尚未遗失的“山海图”,《山海经·大荒东经》里留下的这句“会稽山在大楚南”足可以证明了。

  这样,楚国人屈原诗里的大量“山海经词语”也就跟“会稽山在大楚南”这句注解相互印证了。

  从屈原诗中使用大量的“山海经词语”可以证实三件事:

  1、“会稽山在大楚南”的“大楚”就是战国时期的楚国。
  2、屈原看过完本《山海经》和尚未失传的“山海图”。
  3、给《山海经》做注释的人是楚国人。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07 23:36:36
  既然这个“大楚”是指战国时代的楚国,那么“大楚南”大概是指哪些地方呢?我们不妨来参考一下地图:
  
  这是战国后期的地图,从图中来看,楚国当时的疆域是以长江为中轴线,横跨长江南北两岸。如果按照区域来划分的话,就可以长江为界限划分南北地区。那么,“大楚南”所指的范围应该是长江南岸楚国的国土了。由此推定,“句余四山”的地理位置大致上应该在长江南岸了。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00:17:47
  敲定了“句余四山”的地理范围之后,接下来的一步工作是什么呢?

  接下来首先第一步工作是找到“定位山”。何谓“定位山”?所谓“定位山”就是一条线路当中,特征最为明显,最容易辨认,容易定位的那座山。因为相对明显的特征,使得这座山最容易找出来。然后,我们可以以这座山作为一个定位,再从相关线索找到这条线路的其他山。最后,采取同样的方法,将这条线路上的山一一辨认出来。

  那么,这四座山当中,哪座山最容易辨认,可以成为定位山呢?这四座山各自都有自己的特征,有可供辨认的地方。不过,有些特征并不是一开始就可以作为辨认条件,而是需要有其他条件作为引线引发。所以,这些特征是不具备作为定位山的辨认因素。

  作为定位山,首先需要寻找的辨认因素就是地理方位因素,线索当然是越多越好。这四座山都有注释,但其中“浮玉之山”的地理内容包括注释为最多,而且相对而言最具地理分析价值,其他三座山虽然也有注释,但注释内容确定性不明,无法判断方位。所以,我们可以锁定“浮玉之山”作为“定位山”来研究、分析。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①②,苕水出于其阴,北流注于具区③。

  ①北望具区,东望诸箆。
  ②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
  ③其中多鮆鱼。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00:18:26
  这三条注释当中,第二、三条跟地理方位无关,可以忽略。关键的线索就在正文和第一条注释。我们现在就对这几个地方进行重点分析。

  这段文字中,涉及到地理信息的总共有四个,其中正文两个,注释两个,我根据分析顺序将他们分别列举出来:

  1、东望诸箆。
  2、北望具区。
  3、苕水出于其阴。
  4、北流注于具区。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00:18:50
  下面,我分别对这四个信息进行研究、分析。

  1、东望诸箆。

  先来分析一下这句话是怎么来的。我认为这句话是对着尚未遗失的“山海图”和《五藏山经》说的。如果说这是地理勘测队的人写的话,就不合常理了。因为人的视力和视野有限,尤其还是行走在大山之中,绝对写不出这种话来。而一个正在看地图的人说出这种话来则就毫不为奇了。所以,这句话是注释无疑。

  那么,“东望诸箆”是什么意思呢。其中“诸”的意思是“众、各”,也就是多的意思了。而“箆”字则解释为“篦子”,“篦子”这玩意很像梳子,但是篦齿要比梳子密得多,是以前用来清除头上虱子的一种工具,用在这里不知何意。既然“浮玉之山”是山,那么估计这座山旁边也有很多山了。“诸箆”的意思大抵可能是指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山吧。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00:19:30
  2、北望具区。

  说完了“东望诸箆”,再来看看“北望具区”。这里既然用“区”来称呼“浮玉之山”的北边,而不再是“诸篦”,那就说明“浮玉之山”以北不再可能是山,而“区”这个词往往都是用来指人口聚集的地方。而人口聚集的地方往往都是平地,既然区别于东方的“诸箆”,那么这个北方的“具区”应该是平原才对。所以,这里“浮玉之山”的北方是一片平原。

  3、苕水出于其阴。
  4、北流注于具区。

  自古以来,山南水北谓之阳,山北水南谓之阴。这里既然说“苕水出其阴”,那就说明“浮玉之山”的北边发源一条叫“苕水”的河。然后“苕水”就往北流往“具区”了。

  能够被记载在上面的河流都应该是有一定名气或者一定水量的河流,决不会是无名小溪。这句话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他在告诉我们,“浮玉之山”的北边有一条有一定名气的“苕水”的河流,并且就顺着向北流去。

  我们都知道“水往低处流”的常识,既然“苕水”向北流,那就说明从“浮玉之山”到“具区”的地势应该是南高北低。

  分析到这里,我们来综合一下:

  1、浮玉之山的东边是密密麻麻的山。
  2、浮玉之山的北边是一片叫“具区”的平原地带。
  3、浮玉之山的北边发源一条叫“苕水”的至少是中等的河,且向北流。
  4、浮玉之山与具区之间的地势是南高北低。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00:21:59
  前面我已经说了,“句余四山”的大致地理范围是在长江以南,结合上面从“浮玉之山”词条推导出来的四条特征,我们来查找长江以南有没符合这个地理特征的地区:

  

  从这张地图中,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长江以南有两块平原地区,一块是湖南的洞庭湖平原,一块是江西的鄱阳湖平原。这两块平原的南方是著名的岭南山区,从岭南到两湖,地势走向由高到低。两个地区也分别有两条河流由南向北流向,一条是湖南的湘江,一条是江西的赣江。

  实际上,在湖南还有一条河流有同样的条件,那就是资江。同样起源于山的北边,同样由南向北流向,不过在同一个地区,只可能有一条符合条件的河流。而在湖南,资江的重要性远远比不上湘江,所以,资江一开始就不予考虑。
作者:月华公子2014 时间:2018-08-11 00:50:42
  我觉得楼主可以参考一下水经注等其他历史资料,综合互考,必定能够更快的解决山海经环境问题。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22:49:21

  
  上图原本是长江水系图的一部分,截图部分我已经做了基本处理,将与主题无关的水系涂去,只留下湘江和赣江的上游水系以供推理。山只有一座,河只有一条。所以,我们必须要做进一步排查。

  我们先来看赣江,从图上来看,赣江有好几个源头:梅江那个源头发源于山的南面,跟文字描述不符,直接排除了。还剩下三个源头,一是发源于石城横江镇的贡水,也称绵水。二是发源于全南县饭池嶂的桃江。三是发源于崇义县聂都山张柴洞的章水。这三条源头的走向基本都符合文字的描述,所以,这里暂且保留处理。

  看完了赣江,再来看另外一条河流——湘江。从地图上来看,湘江的起源和流向比较简单而明确。他有两个源头,一条是潇水,而潇水则是发源于山的南面,绕了一个弯才向北流,所以可以排除了。另外则是发源海洋山的源头,之后直接向北流。其起源、流向跟赣江的三个源头情况很相符。在代入其他条件之前,湘江、赣江的发源地都可以作为“浮玉之山”的候选对象。

  在如此相似的情况下,如何进一步进行排查呢?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22:50:31
  回过头来,我们再来看看“浮玉之山”的信息。“浮玉之山”的正文看不出还有什么可供挖掘的信息,不过注释文字部分倒是可以进一步挖掘。

  “北望具区,东望诸箆”,作为注解文字,我们必须得明白注解人对书中的内容进行注解的时候,其注解对象非得有与众不同的地方才会下笔。没有人会对一个普通、毫不起眼的地方倾注笔墨。而且,注解的文字虽然不是最多,但其地理特征却是最为显著的。一座山,在地图上如果有与众不同的地方,一般只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这座山特别高,成为众山之首。另一种是这座山具有交通要道、关卡之类的标杆作用。湘江和赣江发源地的山都缺乏第一种特征,那么就只可能是第二种可能性了。

  我们将湘江源头跟赣江的源头做个比较的话,很容易得出结论:赣江的源头并没有在地理交通上有重大的作用,倒是湘江的源头在中国历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历代从北方进入广东、广西都是经由湘江上游!

  1、秦始皇经由湘江征岭南,并且修建著名的灵渠以方便运输。
  2、汉朝马援经由湘江南征交趾。
  3、宋太祖经由湘江灭南汉。

  当然,经由湘江进入珠江流域的案例还有很多,这里只选取著名的几例。自古以来,从北边进入珠江流域的大型通道就只有湘江这一条路。即便是1957年建成的“京广铁路”也是从湖北、湖南进入广东,尽管江西跟广东毗邻,但很多年都没有直达广东的铁路,公路运输也是困难重重。当年要从江西去广东的话,还需要从萍乡转道株洲再向南经由永州进入广东。由此可以看出,湘江在连接长江流域和珠江流域的交通上起到了何等关键的作用。而湘江的发源地——海洋山自然也起到了一个交通要道的标杆作用。

  既然楚国人对这座“浮玉之山”不吝惜笔墨地描绘,那自然是上述两种原因之一。剔除第一种原因,那就是第二种了。纵观历史上湘江在两江流域的交通上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对比一下毫无亮点的赣江诸发源地,这座“浮玉之山”也只能是湘江的发源地海洋山了。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1 23:38:43
  
作者:10201038 时间:2018-08-12 02:04:29
  很好,请继续,支持楼主。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2 16:40:48
  上面那张浮玉之山的地图做得不满意,这里重新制作一张:

  
作者:村人老李 时间:2018-08-12 21:43:30
  拜读学习(o^^o)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3 17:46:16
  定位山算是确定了,下一步是继续寻找其他山。

  又东四百里,曰句余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成山。

  《山海经》原文说,从“句余之山”到“浮玉之山”相距500里,从“浮玉之山”到“成山”也是500里。虽然原文所指示的方向都是“向东”,但面对这复杂的地形,恐怕这些山也不会规规矩矩地按照正东方向排列吧。我这里举个例:

  南次二经之首,曰柜山。西临流黄,北望诸箆,东望长右。
  东南四百五十里,曰长右之山。

  这里,上面一句的注解说“东望长右”,意思就是“长右之山”在“柜山”的东边。但是下面的正文说到“长右之山”时,是向东南方向来的。看来,《山海经》里的方位相对还是比较含糊的。尤其是后面这个“东南”,也没说明到底是东南方向多少度,其可操作性还是有很大的余地。

  从上面的案例来看,这条线路的“浮玉之山”是不是在“句余之山”的东边也值得商榷。而现实中是不可能存在方向整齐的山脉,所以,这几座山可能沿着大致方向走,但方向肯定会出现不同角度的偏差。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3 17:48:35
  这三座山之间的关系能够确定的是距离,各相隔500里。无法确定的是方向,所以我以“浮玉之山”为中心,以前后两座山的距离为标准,画一个半径为500里的圆圈,看前后有什么山正好在这个圆圈的边缘附近。
  
  在这个圈圈的边缘正好有特征显著、符合条件的山。在海洋山西南方向500里的距离有一座山——平天山。而海洋山的东边500里处,就是罗霄山脉南段。海洋山北面的怀化市也有座山——白马山也相对较为合适。

  从上图来看,天平山正好在圆圈的边缘上,这个如此“恰好”的距离加上如此突出的特征基本上就可以决定“句余之山”就是平天山了。而平天山在海洋山的南边,虽然说稍微偏西一点,但总体上还是在向南的方位上。这个方位跟书上所写的“向东”出入还是较大的,不过海洋山周边500里处虽然山不少,但没有哪座山如平天山这般显著,无论是谁作为一个测量者,平天山都应该是“句余之山”的不二选择了。在这个前提下,其他问题都可以忽略了。

  这是一个互证的案例,平天山作为“句余之山”的敲定,反过来印证了海洋山为“浮玉之山”。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3 18:03:32

  
作者:悠闲散人duan 时间:2018-08-14 17:58:13
  看帖留名,以示支持。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5 00:07:56
  至于“成山”的选择,从海洋山东北180度范围内,有两座山相对较为合适,他们是湖南东部的罗霄山脉和湖南怀化的白马山了。

  从前面的那张图来看,我以海洋山定位点为中心画了一个半径为500里的圆,而白马山却在圆圈范围之内。由此可见,白马山的距离不够,不适合作为成山的候选对象。所以,成山只可能是罗霄山了。
  
  我们将平天山、海洋山、罗霄山脉三个定位点连接起来,就是如下图样: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5 00:09:14
  这里有个地方需要说明一下,在考证过程中,测量定位点是有一点讲究的。我采用“现场模拟”的方法对测量进行实地模拟演习。当我们测量两座山之间的距离时,下一座山的测量定位点应该是定位在该山山脚下的某块平地。《五藏山经》中,绝大部分数量的尾数基本上是整五和整十,所以推导其测量的距离最小间隔数应该是以5里为一个计数单位。这样,既保持了一定的路程准确度,同时又便于计量。

  从《五藏山经》的记录情况来看,大致有两种测量情况。一种是短距离较为精确的测量,这种测量是严格按照我上面所说的方法进行测量、记录。很多情况下,往往两座山之间的距离只有一二十里远。比如《中山经》诸山:

  又东二十里,曰历儿之山
  又东十五里,曰渠猪之山
  又东三十五里,曰葱聋之山
  又东十五里,曰湋山
  又东七十里,曰脱扈之山。
  又东二十里,曰金星之山,
  又东七十里,曰泰威之山。
  又东十五里,曰橿谷之山。
楼主听伟哥讲山海经 时间:2018-08-15 00:11:08
  另外一种情况是远距离,大数据跨越的测量。这种线路往往都是上百里的距离,更有甚者比如这条线路,都是采用400、500里这种长距离测量:

  南次二经之首,曰柜山
  东南四百五十里,曰长右之山
  又东三百四十里,曰尧光之山
  又东三百五十里,曰羽山
  又东三百七十里。曰瞿父之山
  又东四百里,曰句余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浮玉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成山。
  又东五百里,曰会稽之山
  又东五百里,曰夷山

  这种长距离测量的主要目的可能是构建一个地理框架吧。

  长距离的大数据测量的定位点可能在某种情况下距离所测量的山或山脉距离会相对较远,不如第一类那么近。他们之间的最小计数单位是多少里目前还不知道,但肯定要比第一种的远一点。像从“浮玉之山”到“成山”之间的定位点就定位在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县城附近。而从宜章县到最近的山脚下,就超过了10里的距离,这就是两者采用不同测绘标准的体现。
作者:ty_鱼儿纷纷飘 时间:2018-08-15 05:22:59
  看贴已经好几天了,决定不在潜水留个名,顶一下伟哥。
作者:渔乐鱼 时间:2018-08-15 09:31:23
  好贴留名
作者:qyg999 时间:2018-08-15 10:38:13
  好文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