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细思集》金瓶梅里的饭局(修正版)

楼主:梅莉may2016 时间:2018-12-05 12:47:12 点击:932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注:本文由本人原创,任何媒体、个人及网络不得随意使用,谢谢配合!

  武松对潘金莲真的没有一丝男女之情?王婆和金莲最后为何会相信武松?李瓶儿进西门庆家前偷情杀夫,进西门庆家后贤良淑德,真的不是双重人格?吴月娘真的那么笨?孟玉楼为何始终蹦不起来?让我们跟着这一场场的饭局,揭开《金瓶梅》里一层层的迷雾。


  《细思集》
  ——金瓶梅里的饭局

  文/梅莉

  一 社会底层西门庆

  九月二十五日,应该是秋天。西门庆在家闲坐,想起下月初三是他和他那帮狐朋狗友的会期,原想叫几个唱的,在家好好乐一日。不想老婆吴月娘劝他莫要和这起没良心的行货日日去游魂撞尸,劝完又拉扯说是因为西门庆的小老婆卓二姐不好,酒他应该少喝。西门庆听了便不耐烦,索性要结拜了,好有靠傍。吴月娘忙表示了同意,却又要说怕是他们靠西门庆的时候多。
  又要提意见,又怕和西门庆正面冲突,可见作为大老婆的吴月娘,在西门庆面前也是战战兢兢。思及西门庆死后她将西门庆一直保存的宠妾李瓶儿的灵床一把火烧了,房门一把锁锁了,心里之痛快,就不能怪如今的宫斗戏争来抢去,最后老公死了,才胜利了,像是写跑了题。古代女人之可怜,不是当下流行的穿越回去便能找到一个有钱有势又专情的男人就能掩盖的。
  这场结拜宴是怎么办的呢?
  首先当然是钱。西门庆说了,结拜这事,各人出些,见些情分。这些人平日和西门庆吃饭哪里给过钱?凑是凑来了,只是只有应伯爵是一钱二分八成银子,其余有三分的,有五分的。按吴月娘的话说“都是些红的黄的,倒象金子一般……收他的也污个名……”西门庆当然不会在意银子多少或是纯不纯,第二日便出了四两银子,叫来兴儿买了一口猪、一口羊、五六坛金华酒和香烛纸札、鸡鸭案酒,又封五钱银子,送与玉皇庙的吴道官去准备。
  其次当然是结拜的人。他们新近死了一个朋友卜志道,谢希大提出这结拜的事要十个才好。西门庆便提名隔壁花太监的侄子花子虚,说他手里肯使一股滥钱。应伯爵听闻拍着手,立马就想叫人来。人却不在家,彼时还是花子虚娘子的李瓶儿替夫答应了,至晚谴了小厮来送了一两分资。对有钱的邻居吴月娘自然不同,又是叫人捡蒸酥果馅儿给小厮,又是让他回家拜上他娘,说过几日请他娘过来坐。
  月娘之敬财,这第一局就表现得非常明显。西门庆不满她之管束而要进一步结拜,拉进花子虚,未必没有张显也有有钱朋友的意思。西门庆很在意吴月娘的想法吗?此时的他应该是在意的。除了维持在妻子面前一贯的尊严,应该还因为吴月娘的身份。清河左卫吴千户之女,千户虽是小官,在按士、农、工、商化分等级的封建社会,依然是抬西门庆的身份的。只是这官没有大到富到可以完全“镇压”他的地步,一面想要人高看他,一面又觉得对方不太配。月娘之太在意财,也像落在西门庆手里的一个把柄。
  后来在面对有钱却无身份的李瓶儿,或是身份更加糟糕的潘金莲时,他都没有这样矛盾的心理出现,而像两个不同的,却又真实的自已。
  说回结拜宴上来。钱和人都定了,下面便是排序。西门庆谦虚,说要叙齿。这群吃他喝他的哪能干?应伯爵说:“如今年时,只好叙些财势,那里好叙齿!”接着又扯了一通大家原叫他“应二哥”,若做了“应大哥”,他该答应哪一个的话,顺手就争了老二的位置。谢希大做老三,花子虚做了老四。不是说要叙财势吗?为什么有钱的花子虚不排老二呢?必须先把这起人的档案依序排出来。应伯爵,开绸缎铺应员外的二儿子,落了本钱,跌落下来,专在本司三院帮嫖贴食,会一腿好气毬,双陆棋子,件件皆通。谢希大,清河卫千户官儿应袭子孙,自幼父母双亡,游手好闲,把前程丢了,帮闲勤儿,会一手好琵琶。排第五第六的孙天化和祝实念都是破落户。第七的云理守是云参将的兄弟。第八的吴典恩是阴阳生,因事革退,专一在县前与官吏保债,以此与西门庆往来。常峙节和白赉光都没甚身份,做了第九和第十。
  花子虚作为花太监的侄子当然是最富的,但此时花太监未死,死后大多数也都在李瓶儿手里。他有,有不过西门庆去。加上没有买卖,前景难言,尽管入了伙,这还是一个以西门庆为中心的朋友圈。图的不是钱财,而是这起人的捧。这捧,却又不是低三下四,舍了尊严就够的。须得吃过见过,说得出来。破落户便成了第一个选拔标准。之所以孙天化和祝实念排在花子虚后面,实是捧的本事还不够高。后来二人帮嫖王三官进了监狱,可见技术确是不高。云理守做老七估计是看他哥的面儿,吴典恩算西门庆半个下人,常峙节能做老九,全是因为名字没有白赉光的搞笑。
  现实对人的算计向来都是分毫不差的,阶级是这个世上最残酷的东西。
  西门庆比他们强,却没有强出这个阶级去,请他们吃喝玩乐,买他们捧着,才能显出高人一等来。吴月娘与李瓶儿不出门,不懂得社会之难,这场宴正式开始没多久,便急吼吼地把西门庆和花子虚叫回了。吴月娘不愿西门庆结交这起吃他喝他的自不必说,李瓶儿也不过为让花子虚结交西门庆一人而已。
  西门庆与花子虚走得也很痛快,不是老婆得罪不起,而是此一局从一开始,内容就在局外。连宴前聊起老虎,从应伯爵笑话里的,到吴道官提及景阳岗上的真的,除了表现帮闲的乖滑,只为引武松出场罢了。指东打西,虚虚实实,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美感,在《金瓶梅》、《红楼梦》的写作中比比皆是。此一局实为出场,套用作者形容西门庆情妇宋蕙莲的话,此时的西门庆,地位不如老婆,体面要靠钱买,不过一个待起不起的状态。

打赏

1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9次 发图:1张 | 更多 |
作者:谁说结果不重要 时间:2018-12-05 12:57:54

  好贴,故事情节构思好 ,伸个大拇指
我要评论
作者:甜言酸语 时间:2018-12-06 08:16:57
  这是分分钟要把我带坏的节奏啊,你能对我负责吗?
作者:花鸟鸣 时间:2018-12-06 16:52:11
  武松爱上了潘金莲,且听楼主慢慢分析。
作者:花鸟鸣 时间:2018-12-06 16:53:03
  前排留名,我觉得金瓶梅确实值得大家深入讨论
楼主梅莉may2016 时间:2018-12-06 17:03:09
  二 潘金莲情设挨光宴

  到了十月中旬,西门庆结拜了十来天,应伯爵约他上街,打虎英雄武松就出场了。彼时的武松,骑着白马,戴着银花,沿街展虎,万人空巷。潘金莲是没有见着,若是见过武松这等风光,是否会在后来勾引武松的行动中,有更多的考量?
  金莲见到被武大从街上引回来的武松时,这汉子早已没有了英雄的排场,不过一个都头,一个身材健壮,力能打虎的男人。然而这也足够吸引她了!想她前后两个男人,一个张大户,一个武大郎,老弱病残,怎生没有异想?许多人同情潘金莲皆是由此而来,武松又有没有同情过潘金莲呢?
  我想是还没来得及。
  第一次见面,武大去安排酒饭,便是金莲一个人陪他。多少错过的男女,全因没能快速凑着这样一个机会。金莲一眼就看上武松是毋庸置疑的,立马就上了手段要他搬到家里来。武松却不表态,只说“深谢嫂嫂”。若说此时的他还在观望,武大买酒食回来,金莲不下楼做饭,非要陪他,做为小叔子的他是要感到异样了。然而,吃饭时金莲敬的酒他喝,金莲献的殷勤他受,一双眼只看着他时,他只把头低了。说要走,金莲让他是必搬来家里住,却又一口答应下来。喝酒叙亲没有武大,相邀同住也不问武大之意。武松之于金莲,金莲之于武松,从一开始就像一对相见恨晚的男女,饭前还矜持一下,饭后便搬了进来。
  后面王婆为西门庆勾搭潘金莲定下挨光计时说,她若主动帮我做寿衣,这光便有一分了。若愿到我家里来做,便有了两分……换之金莲,武松搬来同住,她所盼望的这段情缘便有了一分。日日服侍饭食,武松回送衣料,便有了两分。可惜此刻她与王婆尚未交心,不得真传,不知这挨光是耐力战,拼的不是时间,而是一分分的试探和对方一步步自愿入局的心甘情愿。
  这才两分她便下手了!
  这一席大雪作陪,金莲早早打发武大出门,到武松房里簇了一盆火,眼巴巴地等在帘下。等了一早上,那武松总算踏着乱琼碎玉来了。说“早间有一相识请我吃饭,却才又有作杯,我不耐烦,一直走到家来。”然而接下来金莲邀他喝酒,他连干了两杯。还倒了一杯,递与金莲。一点也没有不耐烦。金莲污他在县前街上养着个唱的,他那等辩白,像被女友诈他实话的小男生。这光也就有了三分。有人说武松进门问每日出门做生意的武大在哪儿是明知顾问,我却不大同意,这日下了大雪,未必不会呆在家里。若真是趁武大不在而来,下面金莲酥胸微露,他又何不顺水推舟?
  这光满打满算,怎么都只有三分。下面金莲拼凑闲话,捏他的肩,暗示他只要一似火盆来热便好。武松从只把头来低了,五七分不自在,到八九分的焦燥,很快就把这三分情给消了。这真是情来如抽丝,情去如山倒。接下来金莲让他喝自已半杯残酒,他便破口大骂,说自已不是那等败坏风俗伤人伦的猪狗!到此时,他俩之间,才真正有了一个武大。之前的张大户武松不知,武大他还没来得及与金莲同看就闹翻了,哪里有什么同情?武大归来金莲又污他调戏,若武大信了,恐怕他还想找个人来同情同情。
  金莲此局后也许也意识到了自已的猴急。武松接了县令外派的命令来与武大告别时,她又重整云鬟,换了衣裳,来到门前相迎。然而已经做绝的事哪里又有回还呢?我第一次看《金瓶梅》时见金莲在西门庆死后被吴月娘发卖,武松为杀之谎称娶她,她竟信时,我想这人竟自恋到了如此的地步,后来再看,细想才觉一切还是因这三分情起,加之金莲将情看得过大。武松劝武大和金莲看紧门户时说篱牢犬不入,未必不包括形容他自已。从第一次见金莲,因她妖娆,把头低了,到一月多的暧昧时光,武松对金莲绝非没有男女之情,只是它还处于一种本能的,不自觉的,愿意和这女人一起的一点舒适或喜悦。和金莲这久惯牢成的妇人比,更像一个大男孩,尚不知情为何物,完全没有到在不在一起的地步。
  金莲此局虽然足足吃了一个多月,然而这光挨得太早,挨得太急,挨得太猛了。异性相吸是本能,原也不能说错,如何行事,行至几分,才是男女相处的关键。只是有时命运转得太快,我们停不下来去想。
作者:我能活3集 时间:2018-12-06 17:24:09
  好文
作者:德如阳 时间:2018-12-06 19:47:57
  支持一下支持一下
作者:蓉蓉乐 时间:2018-12-06 20:24:14
  支持楼主,好文章等待更新
作者:高依弟 时间:2018-12-06 20:40:09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张志和)
  ——《刀神传说》
楼主梅莉may2016 时间:2018-12-06 20:50:13
  本人最新小说《明月光》也正在天涯连载。欢迎移步去看。

  (这不是一个权力斗争的故事,这是一个在权力里谋生的故事)
  (官场、传媒、地产、金融……谜案后面的谜案……)

  人物众多,不喜者勿入!

  http://bbs.tianya.cn/post-feeling-4403066-1.shtml
作者:MOOC安 时间:2018-12-06 20:58:39
  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作者:qq371473313 时间:2018-12-07 09:33:26
  Mark
作者:qq371473313 时间:2018-12-07 09:33:33
  给楼主盖楼先。
作者:liyubing8302 时间:2018-12-07 09:42:14
  金瓶梅是一个传奇故事
作者:liyubing8302 时间:2018-12-07 09:42:28
  一本黄色小说竟然可以流传千古
我要评论
作者:liyubing8302 时间:2018-12-07 09:43:31
  历年来都有专门来研究这本著作的
作者:吴吴吴阳 时间:2018-12-07 09:44:02
  金瓶梅黄色小说的鼻祖吗 ?
作者:liyubing8302 时间:2018-12-07 09:44:34
  越是禁书越带了神秘感,让人趋之若鹜
  • 梅莉may2016: 举报  2018-12-07 20:13:16  评论

    禁书是会对人有一定的吸引力。但《金瓶梅》真正的好处,并不来自于她的禁。相信如果能大大方方的看,大大方方的讨论,是对社会更有益的。
我要评论
作者:qihe888 时间:2018-12-07 10:12:20
  金瓶梅里的饭局
楼主梅莉may2016 时间:2018-12-07 17:00:42
  三 偷情之人干偷情之事

  武松后来不知会不会想,金莲请他的酒没为他们做成媒,他请金莲和武大的酒却成就了金莲与西门庆的相遇。
  武大自从听了他的话,每日晏出早归,到家便关门。金莲气生气死,和武大合了几场气。闹惯了,约莫武大归来时分,便先自去收了帘子。不想这日收帘子落了叉竿,砸了路过的西门庆。由情而起的事必然往情而去,从能量守恒的角度来说,下了的功夫都有回报,只是不知回报到哪一处,哪一时,然而下力于不光彩之事,必然回报出不光彩之果。王婆以做寿衣为计,最后便死在了这上头。我爸少时因被抄家而从师范辍学,后来我得到了人生中很重要的一个工作机会,当时的上司写了一篇文章怀念儿时他在聂家大院上学的情景,那正是我祖母家被抄走的产业,我爸上学之所在。我祖辈的失,造就了他们的得,他们无意中又造就了我事业的起点。不管人怎么折腾,冥冥之中就是有公平的,文学作品只是将它更集中的展现。
  王婆定挨光在《水浒传》、《金瓶梅》中都是很重要的一节,并且挨光有个“潘驴邓小闲”的前提条件,一是貌、二是性、三是财、四是耐性、五是空闲。潘金莲勾引武松时只凭了貌,所以输得一败涂地。而和西门庆这一局,从西门庆被叉竿打、王婆定计、金莲到王婆家做了两日寿衣,再到西门庆来会,总共五天。买金的撞着了卖金的,一手交钱,就一手交货了。西门庆如何给金莲交的“钱”呢?第一是亮家势,王婆先介绍,说西门大官人,万贯钱财,在县门前开生药铺。家中钱过北斗,米烂成仓,黄的是金,白的是银,什么犀牛头上角,大象口中牙样样都有。他家大娘子,还是吴千户家的小姐。也许西门庆也觉得说得太天花乱坠了别人不信,只吴千户也不够抬身份,王婆问他怎的不过贫家吃茶?他说家中小女被东京八十万禁军杨提督亲家陈宅定了,不得闲。王婆惊讶于没请她说媒,两人还客气了一通。西门庆从开篇到现在也就只有结拜、看武松和死小妾这三件事,女儿订亲根本不在近期。金莲到底是一心要卖金的,叉竿打着西门庆那日便觉他风流浮浪,语言甜净,十分留恋。哪里会想一想专业做媒的王婆连人女儿订亲都不知,先前说的凡他家宅里看病,买使女,说亲,无不管顾她不真。西门庆最近也不来走,怎会助她做寿衣?
  然而,尽管此刻还会出钱给武大典房的金莲对钱势还没有深刻的认识,但这招呼打过了她不走,王婆让她陪西门庆喝茶她不拒,让西门庆出钱请她这出力的吃饭,她客气是客气,却不动身,西门庆便知这光已有七分了,继续下本钱。下的什么呢?许诺婚姻。一个已婚妇人如何许诺?偏偏这世上就有假设二字。王婆买酒菜回来,接着聊天。王婆说金莲好个精细的娘子,做得一手好针线,会这会那,还有一笔好写。西门庆忙说却是哪里去讨。一问一答,便将西门庆家里家外的女人都数说了一遍,不但没有一个比得过金莲,还都不会管家。独独缺她这样一个。并且父母都已经没了,若真有她这样的,也没人能反对他西门庆把人带回家。
  即便到了今天,这世上但凡男女谈情,只两样,一是钱,二是肯不肯娶。倒也不是说人人都贪钱,只是哪怕到了如今,除非女人自有,又肯养男人,否则男人手里有没有钱,一定是成事的关键,至少日子要过得下去。如今似乎多了一条是否和爸妈住,弄得许多财弱的男人,第一个亮的就是不会带爸妈。西门庆与时俱进,早早就死了爸妈。王婆说媒的哪里会不懂,饭前饭后就把关键的都讲了。然后她依计又去买酒,将俩人锁在房中,这才真正开始一男一女间的行进。西门庆一句为她嫁了武大叫屈便叫到了妇人的心坎上,又脱衣服试探她,她不恼,就拂落筷子捏她的脚,成就了文学史上最著名的奸情。这一局一切情节和细节的铺设都是意象性的,恰似男女关系的一切概要。一是人,人是有意的,手段才有用。二是条件,西门庆有钱,做得主,从客观上说,金莲无论做家里的还是家外的,都负担得下去。三是顺序,这个如今有些难,现代人先谈情,再谈条件,男女间的都有了,才发现财力不支,或是人家根本就不想娶。当然,我说这些又有些多虑,女人已不是从前的女人,女人甩男人的多了去,那等看重条件的,自有人看条件的方式。
  思来想去还是武松更可贵,西门庆这等摸透了女人心的,一切都已手段化了的人,得到了,情也就没了。所以还没怎么样就瞎许诺的男人,起心一定是计,甚至到哪个程度分,怎么分,先都是想好的。若那日金莲对武松有些耐心,等他慢慢知情,慢慢知心,甚至慢慢舍了武大,才是可靠的男人。想她后来也是懂了,太过怀念,才会被骗,死在他手里。什么人办什么事,王婆使的是法儿,却牢牢地抓住了事物的根本。
作者:天王盖地虎王1 时间:2018-12-07 21:11:53
  金瓶梅里的饭局够新鲜的角度解析一代奇书。
我要评论
作者:秦满兰 时间:2018-12-07 22:55:45
  支持天涯爱楼主
作者:安馨房产 时间:2018-12-07 23:16:14
  支持楼主一下
楼主梅莉may2016 时间:2018-12-09 23:51:14

  

  四 借来一段时光

  如果说对于早已动心的潘金莲,西门庆假不假设婚姻都能刮剌上。那么若不是对《水浒》中武松故事的假设,就不会有一部同样传世的《金瓶梅》了。
  到了此一回。潘金莲已因武大捉奸又拿武松相胁而杀了他,西门庆请仵作何九吃饭,让他遮盖毒杀的事实。如果真有平行世界,此一局必是一通道也。作者为开此一通道,将西门庆从一故事之人物改为社会之人物,武松打不打虎他都友照交妾照纳,今日不杀武大,明日也会杀了别人。到金莲邀武松同住,又从《水浒》中武大跟请,改为《金瓶梅》中的未言。一丝丝,一环环地,拉开了《金瓶梅》的序幕。还有一些应为文学逻辑而改,如金莲被张大户收用,在《水浒》中说她因这大户缠她,而去告诉了主家婆,被大户记恨,把她嫁给了武大。一个知廉耻的金莲怎会后面对男女关系如此随便呢?见武松再是动心,恐怕也难有动作。《红楼梦》中,鸳鸯是老太太的丫鬟,被贾赦看上相缠,因位不对而写出的是贾赦之色鸳鸯之哀。金莲从幼时在王招宣家,到少时在张大户家,都是专门培养的玩物,便有不甘,也难告得那么理直气壮。想来作者起心写《金瓶梅》,一是要表达自已对社会和人性的理解,二也有对《水浒》中文学手段的遗憾。
  何九与西门庆这一局又有一次小改后终于改出了大样。《水浒》中说何九吃了西门庆的酒菜,收了他的银子,觉有蹊跷,却未第一时间将西门庆与武大之死明确相联,见到尸体,才假晕回家,听他老婆的,留骨留银为证。《金瓶梅》中则连联想的过程都省了,还未到武大家,便直接担心起拿钱遮挡后武二回来该怎么办?最有意思的当然是立马他又想先用了再说。《金瓶梅》将《水浒》的以政为线改为以钱为线,也是作者改写之重要依靠也。西门庆忽然送钱,又明委验武大尸体之事,何九到武家见到金莲,便知因奸。人物灵动胜《水浒》数倍,武松和西门庆在何九心中的对比,也体现了两书作者对于现实社会的不同理解,一个更重官,一个更重钱。怕钱加爱钱的何九自然不会装晕,瞒过当下,加之作者将武松归期一推,《金瓶梅》的大幕便从此拉开了。
  时间是怎么推的呢?金莲将武大尸体烧化后与西门庆正式同居了,西门庆时常三五夜不归家去,一住就住到了端午节。这日金莲和她妈正在吃饭,怎的武大死不来?想她妈上次被提及,便是王招宣死,她将金莲挣将出来卖了张家。此回必也为再卖一笔也。想想金莲如此长大,对人又怎能不狠?这日西门庆还是从王婆家进来,王婆帮他通报走了潘妈妈又去给他买酒和菜,买菜时遇雨,等了一歇,雨脚慢了,才大步云飞来家。作者推时间,用的便是这雨。第八回武松投书说将要回来,就说是路上雨水连绵,迟了日限。
  在这一段时间里,作者让我们看到了金莲与西门庆最你侬我侬的时光,又是献曲,又是喝鞋杯。当然王婆因淋雨让西门庆赔衣,他是再也不会赔了。自此西门庆便不愿留宿了,金莲再三挽留,他只是留几两散碎银子给她。西门庆能从潘金莲身上得到的,他都得到了,实在没有什么让他再上心的地方。从去年十月间被叉竿打,到这端午节,不到七个月,他和金莲这段恋情,从偷情到杀人到情沾意密,从西门庆在王婆家门前踅过东又转过西,到金莲倚门相送,完成了一段恋情中男女关系的全部转变。《金瓶梅》确确是一部文人作品,明明是娓娓到来,内里却常常是意象式的,总结式的。《红楼梦》在这基础上,将神形合一的写法更细致到了个人,甚至是个人的一段情绪,不知曹雪芹午夜梦回有没有见过笑笑生,喝一壶美酒,谈一回人生。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