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形文字新解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8-12-15 21:54:47 点击:10024 回复:60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6 下页  到页 
  作为计算机专业的文学爱好者,我对甲骨文金文可以说一窍不通,对古埃及象形文字更是云山雾罩。

  在天涯论坛关于金字塔是谁建造的辩论中,我开始试着解读古埃及圣书体,由于不懂古埃及文明圈的任何一种语言,只能通过象形会意。

  通过象形分析,首先发现埃及学的很多词组解释是错误的,进而逐步发现圣书体中的外星智慧表达,最终发现与甲骨文金文的关联。

  现试以微薄之力,共解东方文明之迷。




  参考文献:

  Paul Dickson,《Dictionary of Middle Egyptian》,2006






打赏

29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56次 发图:209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8-12-15 22:00:40
  《利簋》铭文新解

  摘要:原《利簋》铭文中的“岁”为“克”的误读,“甲子朝岁”应释读为“祃于朝戨”,“有(又)商”实为“战商”,以辛未王驾柬门为胜利,战事从黄昏到黎明,“有(又)事,利”解读为“使(纪)事,利”。

  关键词:武王征商,祃,云纹五柱器,甲骨文,金文,古埃及,利簋

  ......
  第一行应解读为:珷征商时,祃于朝戨。
  ......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805487-1.shtml 128楼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8-12-15 22:20:36

  

  “父”字为:
  一手执一杵,

  “命”字:
  部首A为圣书体的脚趾,代表喜爱,朝向
  刀字旁为圣书体中的镰刀,代表力量

  当理解圣书体中“手”的意义后,就会理解为何“父”字有威严权威,就会理解《利簋》中的“有(又)”为“手”的误读。
作者:三品疯子 时间:2018-12-15 22:51:33
  厉害了,继续
作者:攒一袋星 时间:2018-12-16 17:32:51
  虚岁不虚,虚虚实实,实实虚虚,或许这本就是人生的奥秘。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8-12-17 20:21:31

  

  甲骨文金文"手"之新解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8-12-19 10:16:46

  

  这是最重要的证据之一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8-12-19 10:48:06
  甲骨文百年最大发现:


  鼎字新解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8-12-19 11:55:36
  待整理系列:

  王字新解
  皇字新解
  才字新解
  隹字新解:有些图案仍在解读,大体是对应的
  甲字新解
  祃字新解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805487-1.shtml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8-12-22 22:41:29

  

  贞字新解

  本义消失,形成新的惯用词
  • justn0vv: 举报  2018-12-23 11:04:07  评论

    龟甲贞字下方舞动的两个人,代表节日,合起来可释读为“祭社”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8-12-26 23:46:45
  西汉南越王博物馆


  
  文帝行玺
  “行”字为圣书体“道路”的变体
  手机不好发帖,另见
  “文”字新解
作者:ty_雨轩940 时间:2018-12-27 00:09:25
  好帖继续
作者:鲜虞郭峰 时间:2018-12-27 10:32:50
  学习!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03 18:54:19
  “文”字新解

  嫦娥4号成功登月,人人心情愉快。
  外星智慧也发现到人类这种通感,为了让古埃及人容易理解,特别用人类的心脏和气管组合图案代表“喜悦”。

  殷商时期,龟甲上是无法刻画出“心脏”瓣装外形的,因此外星智慧通过人形“文”字的中空处表示“心脏气管”,这样更象形,更优雅些。有些金文的“文”字,中间还用同心圆。
  显然,当时的古人明白“文”的本义是喜悦和赞美。


  古今圣贤皆求索,唯有达者道其名--justn0vv (c) 2018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03 20:58:42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04 21:36:55
  有些甲骨文金文的“文”字胸口处仍保留有类似心脏的图案。由于缺少上下文,暂时还无法证明,胸口处有圆点的“文”字是否表示“零”。
  如果能找到,就说明中国古代也有“零”这一概念。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04 21:50:52
  从人类的角度出发,恐怕很少会有人觉得血淋淋的心脏代表一种“美”,再加上更瘆人的气管,这种“美好”,绝对是非人类的。

  实际上,外星智慧在创造古埃及象形文字的时候,使用了大量人类,牛,鸟等的各种身体部位来表示不同的含义,这种做法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让人类能够理解。

  任何一个号称掌握黄帝内经中医理念的“专家”,如果不把“心”作为起点,那TA的水平一定是不“美好”。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05 22:52:02
  “贞”的甲骨文象形解读非常不易,我也花费了数周时间,终于在解读“保”字的时候灵感迸发,认出中间的横条是个门闩。

  在22,23两张龟甲中比较容易解读的是“贞”字左边的“己酉”,这种天干地支的用法已经延续千年。

  用古埃及圣书体来解释的话,“己”代表房子,“酉”代表柱子,尤其指卡奈克神庙里的莲花柱头。两个图案合起来指“议事厅”或王在的行政厅。

  其它天干地支的用法也有不同的圣书体含义,以后会一一说明。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06 10:19:25
  "保”字新解

  甲骨文“贞”字中间的横条木/石的门闩,实际上是4000年来最重要的人类科技知识之一,是从石器时代进步到农耕文明的标志,也是具有门庭守护的家园标志。
  于省吾(1983)将图中左下角三个图形释读为“举”字,他也注意到有人释读为异体的保。
  这三个图形的难点就是最上方的“八”分形,也是困惑了甲骨文学界多年的难题。
  在圣书体里,这个“八”分形就是“门闩”的变形,由“门闩”组成的图形的开合形状,意味着保护和安全。
  周兴以后,这三个图形并没有被误读,少保,太保,太子太保,这些称谓依然延续着古老的象形,明示着所有出现在器具上的人形图案,只跟王或少王相关。

  古今圣贤皆求索,唯有达者道其名:justn0vv (c) 2019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06 21:20:14
  
  • justn0vv: 举报  2019-01-08 15:18:11  评论

    圣书体的“保”就非常简明,第一行从右往左,幼鸟成长为鸟王,最左边为上下结构的定语,上为门锁(闩),下为拄着拐杖的老者,非常形象的表达了“保”是智慧老成的辅佐的人。
我要评论
作者:许象 时间:2019-01-08 16:38:36
  这个技术含量高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09 11:10:25
  当看到Dendera神庙的“癸”桩,就能明白中国鼎定天下的象形含义。

  于昆明,观赏红嘴鸥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09 21:40:42
  如果我们用象形来描述青铜鼎状的定位器,会是什么图案?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09 21:51:59
  由金文图形可见,这种器皿是可以放到几案上的。
  把“其”放在“几”上,这完全解释不通。
  “鼎”能被误读成“其”这么多年,也是因为“其”字具有指代意义。
  甲骨文界还是应该确定“鼎”的真正象形图案,还原3600年来历史的本相。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09 23:03:16
  圣书体中,“x" {Z9} 作为词缀时,表示“翻滚”的象形。
  当我第一眼看到甲骨文认定的“其”字,就认为是一种煮水或汤的器皿。
  圣书体中x和牛组合为犁地的意思,或者指驯养的用于耕地的家畜。
  尤其是下图“threshold"词组的象形,与Dendera神庙的石桩意义一致。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11 18:49:35
  东巴文字:
  坤上乾下 地天泰

  于丽江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11 23:38:51


  纳西语“你好”,普通话发音近似“你不要”。

  于丽江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12 00:37:33
  东巴象形文字
  与甲骨文金文的关联
  由古埃及象形文字的外星智慧演绎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13 22:21:56
  觯的造型,具有特殊的含义。
  父乙的乙,应是黄河下游之象形。
  父丁的丁,应是黄河河套之四方形之地的象形。
  中国的中,可能是父丁之地扩张到黄河两岸的象形。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14 08:31:22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16 21:13:21
  这世界上,很多东西都不是巧合。
  古埃及象形文字里,习惯用一标志(族徽)加上某个族/地方特色来表示某个地点/某个族的人,最常见的就是上下埃及(人),就像中国一提北京(人),上海(人),我们马上就能联想到相应的特色。
  一开始我就认为父乙表示一个地方,“乙”的甲骨文在圣书体里是没有对照的。
  后来又接触到“曾”的甲骨文,对八分形也迷惑不解,直到看出“贞”的甲骨文,看到“保”的甲骨文各种变体,才逐渐形成黄河的象形想法。

  古今圣贤皆求索,唯有达者道其名--justn0vv (c) 2019

  以后有机会我会讲讲贯穿北纬30度的外星传承:明堂。

  于广州白云机场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16 21:46:25
  真是我第一次看到中国的中字。

  两个对开的E,实为圣书体的牛角的简化变体,

  中间为一手执禾,下方为“中”,

  应释读为:中(这个地方)的插秧节

  (或者为上巳节)

  而牛角E,就是3,所以三月三,插秧节。

  证得,
  古今圣贤皆求索,唯有达者道其名--justn0vv (c) 2019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21 14:40:53
  @justn0vv 2019-01-13 22:21:56
  觯的造型,具有特殊的含义。
  父乙的乙,应是黄河下游之象形。
  父丁的丁,应是黄河河套之四方形之地的象形。
  中国的中,可能是父丁之地扩张到黄河两岸的象形。

  -----------------------------


  
  随州在郑州的正南方向



  1978年,在湖北随州市曾都区城西两公里的擂鼓墩东团坡上发现的曾侯乙墓,
  也可以证明我对“乙”这一地点的判断是正确的。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21 15:51:49
  楚国的“楚”字,更是明白无误的表明“乙”是指黄河下游。

  2018年12月以前,我虽然有看过甲骨文,但只是泛泛而过,连“贞”字都没见过。
  2018年8月之前,古埃及圣书体也只是视之图画,从未想过能释读。

  我认为,绝大部分人都被动沿袭了两千年的甲骨文历史释读。
  “象形文字新解”,还原历史真相。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22 08:56:03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23 10:11:16
  刚刚看懂一字,值得庆贺,正在寻找图片资料作图。

  国内的甲骨文金文书籍实在太贵,一本就小几百,一套上千近万,
  买得起,也运不起。
  知识是力量,感谢互联共享的力量。
  我这也是天命共享,非盈利项目,Non-Profit.
  • justn0vv: 举报  2019-01-23 21:43:03  评论

    “叔”字新解。“叔”的本义,恐怕全中国的人都会为之虎躯一震,就怕以后没有“叔叔”这个称呼了。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29 20:34:28

  

  秦汉以后“弔”通假为“叔”,表示青年男子,能射箭打猎。
作者:土豆炖粉条003 时间:2019-01-29 20:38:57
  好古老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1-31 22:13:32

  

  开宗立派之说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04 10:16:24
  大年三十,阖家团圆。

  同时也庆祝看懂另一个“龢”字。

  “龢”,甲骨文用作祭名,金文表示和睦,实际上另有释读。

  天人合一,象形万物,“龢”字新解。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05 14:48:16

  “曾”字新解

  


  会有更详细的图解释

  猪年大吉,万象更新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05 20:29:12

  

  “曾”的八分形方向,我认为还是得看上下文,比较直线的,可能朝东,八字弧度明显的,可能朝西。

  随州文峰塔的曾侯与墓编钟铭文,真正的“历”、“鄂”和“随”字应释读如图。
  至于噩,我怀疑是“历”“鄂”“随”与“乙”合并,仍在寻找证据,
  “四”和“盟”字,也是一种解读方向。

  另:曾侯与的与是误读。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06 13:31:00

  

  更详细的解释
  • justn0vv: 举报  2019-02-06 13:39:41  评论

    为何没有曾“国”的原因可能是历、鄂、随,乙,四地联盟,相距过远。
  • justn0vv: 举报  2019-02-06 13:42:25  评论

    “随”取自古埃及圣书体的“在其后”,也就是“随后”的象形,表示随州紧随在鄂州之后,所以八分形应朝西。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06 13:53:09
  “曾”的八分形弧度较大时,可能是早期,猜测可能是荆州,也就是“历”。
  随后往东发展,八分形弧度越来越小,接近直线。
  尤其是在四地为盟后,“曾”的部首“田”多出四个点,说明了“曾”的发展进程。
  随州曾侯“乙”墓的“乙”到底是黄河的下游还是长江的下游,仍在求证中。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07 10:28:19
  @justn0vv 2019-01-12 00:37:33
  东巴象形文字
  与甲骨文金文的关联
  由古埃及象形文字的外星智慧演绎

  -----------------------------

  ”历“字象形,让我首次发现长江的象形,也让我联想起长江第一湾经过之处,丽江,东巴文。
  “曾”字的“八分形”象形,只能在高空中才能观察到。
  一开始我一直以为“八分形”是黄河的几字形变体,“曾”是“父丁”向东南发展的地方。所以我一直以为“觯”的三尖代表夏商周三地。
  但当看到“噩”时,肯定是四个属地,尤其是“曾”字的田出现四个点,不得不让我重新寻找地望。
  当我认识到“八分形”的两边可能分别是黄河下游和长江下游时,内心是无比震撼。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07 13:10:36

  

  “岸”的象形实在太明显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11 10:16:19

  

  作了些改动。

  与“曾”字新解互证,楚公也葬在“鄂”地,“鄂”一直以来都被误读成“寿”,
  圣书体的“碗”代表“地”,“寿”地,不可解也。
  • justn0vv: 举报  2019-02-11 10:34:31  评论

    “厥”字,就是圣书体的 kA, {D28},灵魂,气,在金文中一样表示:灵魂,永存。
  • justn0vv: 举报  2019-02-11 10:44:16  评论

    【百度】寿州,隋开皇九年(589),废南阳郡置寿州,隶属荆州。我只能(资格不够的)说,可能是“鄂”被通假为“寿”。免打脸。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11 11:46:43

  

  补增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12 11:46:23

  

  随州文峰塔曾侯墓M1编钟铭文新解之一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14 08:45:27
  @justn0vv 2019-01-12 00:37:33
  东巴象形文字

  
  
  -----------------------------

  让人迷惑不解的是为何夏商周文字、东巴文字与古埃及文字既有渊源又各自发展。
  由于书写材质不同,古埃及中古时期的象形文字更完善更精细却最终消亡,
  而商周金文能在圣书体之上因地制宜,求新求变,流传有序。
  只能猜测,人类在某一时期集中继承(培训)了一套既形象又先进(可变化)的书写系统。

  例如东巴文这个“情”字,我第一眼就知,有情之人手中举的不是“针”,而是“时间”,象形为矢志不渝,海枯石烂。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14 18:51:42
  甲骨文金文“季”和“元”

  


  如果谁能将黄河和长江都象形化为字,只能说是外太空视角,否则会被当成迷信的。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17 23:15:04

  

  《史记·楚世家》


  十二年春,楚靈王......令公子比見棄疾,與盟於鄧。


  详见“随州文峰塔M1曾侯墓编钟铭文新解”
  • justn0vv: 举报  2019-02-20 20:53:04  评论

    现已认识到随州文峰塔出现的“灵”字不代表楚灵王,将改正。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20 20:39:42

  

  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四”字,以前都是四个一表示。

  四盟与其它盟约的不同就在于其象形为黄河(乙)与长江(曾)的盟誓。
  四盟的过程和目的都很清晰明了,为随州文峰塔曾侯墓编钟铭文的释读指明了方向。
  • justn0vv: 举报  2019-02-20 21:37:14  评论

    我可以自夸的说,四千年来真正解读“四”的象形意义。这也是为何我敢开贴,做象形文字之新解。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20 21:59:41
  上图中出现的简体“台”字,与繁体的“薹”无关,
  表示下埋之地,象形非常明显,不用赘述。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24 23:02:54

  

  呜呼,中山王鼎的主要内容为赞美先人顺黄河而下,至海止,开拓邦地的业绩。
  可不是什么溺于渊,而是跨渊远征。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27 12:55:47
  大盂鼎铭文新解

  

  怀疑盂的仪式为“登”,暂时只找到一两处引用,证据不足,待定。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27 13:18:39
  大盂鼎和大克鼎的铭文互为印证
  由于某些字太模糊仍待寻找资料解读

  另:
  秦公钟铭文有解释下图的夏为何处


  


  右上角之字以前释为“源”,因标志与“夏”不同。
  帚”这个标志,说来话长了。


  释文:

  第一个字与第二行第二字实为同一个字,表示地名,与黄河上游的流向相同,为古“夏”字。
  第二行第二字加入了表示地点的“癸”和表示领地的碗形“地”,在古埃及象形文字里,大的碗形代表南半球,小的带柄的碗形表示小一些的地域(见前贴)。
  父丁之地为黄河河套,丁为圣书体中的方块p,表示大型地域,父乙之地为黄河下游,“乙”的象形与古“夏”的象形完美对照。

  第一行可释读为:
  古夏 门 牧场 作

  第二行:
  (赞)美 古夏(之)太阳 地 (日出之地)
  第三行:
  尊 彝 保

  古今圣贤皆求索,唯有达者道其名--justn0vv (c) 2019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27 14:07:18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28 18:30:56
  盂字新解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2-28 19:19:45
  大盂鼎,大克鼎记载的迁徙并不是“盘庚迁殷”,但极可能是周宗室的第一次迁徙。
  “正”字,象形为“由丁出发“,在古埃及圣书体未见类似象形。
  "止"的真正象形意义为“行船”,为圣书体的简化版。
  我由此引发灵感,发现了黄河和长江的地望,并将给出更多证据,真正解读四千年来的中华历史。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01 12:46:43
  遂公盨铭文与史墙盘都出现了“禹”字,证明大盂鼎中“夏”迁徙到今周原遗址,
  建立新的居住地“子夏”。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03 19:04:39
  金文的于作为【于字图】时,象形会意为归天。于在皿上之盂,可释为祭祖灵的一种仪式。从祭祀的角度对《大盂鼎》进行象形解读,三代之夏的历史脉络逐渐清晰。尘封而斑驳的周的先民自黄河河套之(帚)夏和(武)丁迁移的历史,在铭文虽寥寥数字,在我心却是波澜壮阔。
  特以此文纪之!


  释文


  隹 九 月 王 在 宗 周 令 盂(祭祖灵) 王 若(祖皇) 
  曰 祖灵(盂) 归葬(丕) 后继(显) 玟 王 受 天 有 大 
  令 祀(祀人而非神,无示) 珷 王 嗣 玟 作 
  邦 祭社 厥 祖皇归位(匿) 哺育权柄(匍) 有 四(天下) 方(诸侯) 
  赐地(畯?) 正(至丁) 厥 民 
  祀 先王后代(粤?) 即? 事 夏祖?  酒(酉) 先王(无) 昭(敢?) 祭酒(醇?) 
  有 魂魄 扬番 祀 先王(无) 昭告 釃(分酒) 古 天 地皇(黄帝?) 
  监? 少王 ? 少保 先(导?) 王 ? 有 四 方 刻(我) 船皇(利簋-闻?) 殷 述? 
  令 隹 殷 行封(边?) 侯 田地 先王后代 教(殷) 正(至丁) 权柄(百?) 
  分封(辟?) 分后代(率?) 启航?(肆?) 于 酒 古 裂地(丧?) 
  追 祀(祀人而非神) 夏 夏邦 辰? 有 大 服? 
  拜 隹 即 朕? 小子 学(宫) 夏 勿 乩? 
  拜 乃 (高龙)  分封(辟) 天厥? 今? 
  刻(我) 隹 即 井地? 庙(有门) 于 玟 王?


  待续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03 19:06:51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03 19:09:48

  

  魂魄 与 扬番(招魂)

  千年来的首次正确释读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03 19:13:45

  

  分封(辟)分后代(率)

  象形为古埃及圣书体变化而来,为中华独创。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03 22:16:56
  释读:

  【盂(祭祖灵) 】,从上下文可知,迁徙前后都要作此祭祀以告祖先。

  【正】,象形为上丁下止,释为至丁、到丁或由丁出发。一丁点在中文为小,在古埃及圣书体中为大,指比方块 p 更大的地方。止字为坐船的象形,后端一竖代表单桨。“者”字里的撇,象形为双桨。

  【祀(祀人而非神,无示) 珷 王】,金文为土才,或才土,“才”为房梁,说明是有专门的建筑祭祀的。


  【魂魄 扬番】,大意为招魂,为千年来首次隶定,见“逆”字新解。

  【若(祖皇) 地皇(黄帝?)】的区别:
  “黄”与“革”字为同一字头“廿”,象形为车。
  “革”为单人车,“黄”为多人车,宽扁的车斗可能载左右护驾保卫王。
  “黄”字现有的甲骨文金文解释全都不对。

  【分封(辟?) 分后代(率?)】,象形解释来自古埃及圣书体。

  【拜 隹 即 朕? 小子 学(宫) 夏 勿 乩?】,大意为“神赐少王学校,使得知识传递,占卜不错”。

  【追 祀(祀人而非神) 夏 夏邦】,这句最为重要,说明“夏”可能遭到了灾难不得不迁徙。

  为何从“夏”和“丁”迁徙,灾难是什么?我认为可能是【5】的第二个字,象形为水似奔马,可能是洪水。此字在【18】中出现,前有“勿”字,可推定为“洪水”。

  那么“夏”和“丁”又迁徙到何地?
  这是最有意思的一段,在后续铭文中出现两个地名,千年未能正确释读。

  夏的脉络搞明白了,就会明白“汉”的真实含义。



  待续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04 09:07:06

  

  左起第三行第二字,被误读成“丧”。
  从洪水可以联想到大禹治水,也可以联想到大水肆虐的大地,我暂定此字为“裂地”。
  • justn0vv: 举报  2019-03-04 09:26:00  评论

    随后就可以解读出:【追 祀(祀人而非神) 夏 夏邦】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05 11:30:53
  大克鼎铭文记载的历史是大盂鼎的后继,大克鼎中出现的"丼",从地望看可能是八水环绕的长安。

  可以认为,大盂鼎记载的是由夏、丁,迁移到西安的过程;大克鼎记载的是在西安建城的过程,并纪念(帚)夏为宁夏。

  "宁",象形为"心系之处",此字出现在史墙盘。

  希望陕西杨公寨遗址能发现更多的证据。

  在迁移到“井”,并最终定位“丼”的过程中,
  将会出现道家阴阳符号的前身,
  并出现第一个侯的封地“孝”。
  子为继,孝为先。“孝、考、寿”都为地名,后引申转变为常用语。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05 14:25:16

  再对比遂公盨中的“子夏”,尤其是最后一字“辛夏”,以及铭文中的宁,大禹,太极符的前身(左下角“公”字右边),等等。

  可以认为遂公盨中的“遂”为误读,实际应为“考”侯之地。

  请注意,在“孝,考”两个封侯出现的时候,“寿”还未出现,依此就能判断很多时间顺序。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05 14:30:07
  

  再对比遂公盨中的“子夏”,尤其是最后一字“辛夏”,以及铭文中的宁,大禹,太极符的前身(左下角“公”字右边),等等。

  可以认为遂公盨中的“遂”为误读,实际应为“考”侯之地,并且肯定不是山东,路程太远无法到达,而且“乙”将在随后出现。

  也就是说,帚夏,武丁,武乙,虽同为一时之人,仍可细分彼此。

  请注意,在“孝,考”两个封侯出现的时候,“寿”还未出现,依此就能判断很多时间顺序。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06 12:09:24
  【百度】
  [zhēn xún]
  斟寻 编辑
  [1]古国名,姒姓,大禹之后,曾经是夏代君主太康、桀和有穷后羿的都城。古书或写作“斟鄩”,与斟灌并称“二斟”。 其地点有三说:一是在今山东省潍坊市;二是在今河南巩义市(原巩县)西南;三是在河南偃师市二里头村。
  [2]古姓氏,斟寻国之后以国为氏。有三说:一是禹后,姒姓,《史记·夏本纪》:“禹为姒姓,其后分封,用国为姓,故有夏后氏、有扈氏、有男氏、斟寻氏、彤城氏、褒氏、费氏、杞氏、缯氏、辛氏、冥氏、斟戈氏。”《潜夫论·五德志》所载“姒姓分氏”中亦有斟寻,云“皆禹后也”。二是祝融之后,曹姓。贾逵《左传注》认为二斟是祝融之后的曹姓,《姓氏寻源》卷二十二《下平声·十二侵》引《姓谱》云:“(斟寻氏),夏诸侯,以国为氏。祝融之裔。”三是高阳之后,己姓,见《路史·国名记丙》。当以较早的《史记》记载为是。

  ------------------------------------------------------

  斟(开头)的地名为帚夏的后续,现在可确定在长安(周原)。
  遂公盨最后一字为立“帚”之辛。
  遂公盨,史墙盘,大克鼎,全部都在说帚(夏)迁移之历史,并确认帚夏已失,
  “老”字,为纪念帚夏之前的卜。
  “考”字,为纪念帚夏之灵,
  “孝”字,为帚夏之后。

  “寻”字,即为帚字象形。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08 22:26:17
  《大盂鼎铭文》新解

  金文的于作为【于图像】时,象形会意为归天。于在皿上之盂,可释为祭祖灵的一种仪式。从祭祀的角度对《大盂鼎》进行象形解读,浮沉千年的三代之夏的脉络,斑驳的华夏先民自黄土高原之(帚)夏和(武)丁迁移的身影,全都变得清晰起来。湮没的上古历史,在铭文寥寥数字,在我心却是波澜壮阔。


  仅以此文纪念伟大的华夏祖先五千年前从今天的宁夏乘船起帆,由黄河顺流而下,经大禹疏通的渭河,迁移到西安建鼎立夏的壮举。








  释文





  符号标注:[]内为添加的辅助字,?为字形不清疑似字,[?]为缺失,()内为旧释或释读。





  隹九月王在宗周令盂(祭祖灵)王若(祖皇),曰,盂丕(归葬)显(后继)玟王受天有大,


  令祀(祀人而非神,无示)珷王嗣玟,作。


  邦祭(社)厥匿(祖皇归位),匍(哺育权柄)有四(天下)方(诸侯),


  赐地(畯?)正(至丁)厥民,祀先王后代(粤?)即?事夏祖?,酒(酉)先王(无)昭(敢?)祭酒(醇?),有魂魄番归(魂归),祀先王(无)昭釃(分酒)古天[与]地皇(黄帝?),


  监?少王,洪灾?(法?),少保先(导?)王[?]有四方,刻(我)船皇(闻?)殷述。


  令隹殷行封(边?)侯田地[于]先王后代,教(殷)正(至丁)权柄(百?),


  分封(辟?)分后代(率?),启航?(肆?)于酒古?裂地(丧?)。


  追祀(祀人而非神,无示)夏[为]夏邦,辰?有大服?,


  拜隹即朕?小子学(宫)[使]夏勿乩?(占卜失传),


  拜乃(高龙)分封(辟)天厥[至]今?。 


  刻(我)隹即井地?,庙(有门)于玟王?正(至丁)德若玟,


  王令天地(二)三界(三)徙?(正无尾)[至]今?。


  拜隹令夏盂(祭祖灵)绍?(开邑?)荣?(众先灵),


  敬?(苟)神属之域,德帆船(经)执夏族徽,[顺]朝流,移鼎,分叉,分社祀[与]祖庙,


  奔?走[至]下属分地(畏?)[为]天[于]下属分地,王曰分流,


  令夏盂(祭祖灵)井地,乃(高龙)嗣祖南公。


  王?曰盂(祭祖灵)祭品[作]开邑(绍),祭先王(夹?)墓(死?),


  赏?(降赏)栽(戎?)夏族徽,立辛中,建寨(卜辛)合权(公辛)建鼎(夙?)移鼎,


  开邑(绍)。刻天厥番归四方先王后代。


  刻鼎,移权柄(遗?),眉(省?)引(先)王受民?受疆土,锡夏鬯一袋(卣?)二十衣市鹿?车马?。


  锡厥?祖南公旅?用,合寨? 。


  锡夏建邦(邑无口,初始状态),赏?(降赏)四伯,立鬲贝?驭?至于?庶?,


  立京?有五十有九夫,锡驾?(尸?),赏?(降赏)王?臣执有三伯,百?(人)鬲千有五十夫,


  执?庙?万?[?]厥土。


  王曰盂(祭祖灵)若,敬?乃(高龙)正,勿洪灾?(法?),朕?令盂(祭祖灵)用殷?王?休用,


  作,祖南公宝祭隹王二十又三祀。
  • justn0vv: 举报  2019-03-08 22:29:43  评论

    PDF版的排版能好看些
  • justn0vv: 举报  2019-03-08 23:09:40  评论

    旧释【畏天畏王】,从象形看【畏】字为田与卜的分手指,会意为“属地,下属分地”,【天畏】释为:天王于属地,即迁王权至属地。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10 11:05:33
  《大盂鼎》铭文新解修订版

  

  《大克鼎》铭文新解释读迁移的过程。
  《小盂鼎》铭文新解说明(帚)夏被认为厥亡。

  《大盂鼎》载:“正”为丁地(父丁),赏“夏”四伯,赏“丁”三伯。

  说明周宗室之丁为“曾”的前身,这也是为何“曾”诸侯不为国的原因。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10 11:30:28
  父乙原为“商”。
  《大盂鼎》的分叉分流,如果是在灭商以后,那“乙部”是分流到“洛阳”还是“楚”或“中山”?

  想象一下,夏和丁受灾迁移都如此砥砺艰难,更何况率师远征之武王伐商。

  为何同一时代的古人,居然分为三部,夏,丁,乙。
  尤其是“曾”和“中山”,其铭文居然返祖,更华丽,更贴近圣书体。

  这些看似是不解之谜,实际解释可能非常简单。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12 13:57:16
  “公”字新解

  


  “南公”显然是误读,“南”实际为建贞或建寨。

  “公”字是外太空视角对华夏文明的总称。

  由宁夏银川附近迁移到周原平原后,出现“八”的象形,
  “凡”的象形代表周原平原并建“周”,
  然后出现一直被误读的“兮”的象形,
  最后迁移到“曾”。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12 14:06:43

  

  《大盂鼎》迁移后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13 08:04:36

  
  

  迁移创造出的道家阴阳符。

  真正的“道”字也将出现。
  “道”的象形解释,与“渊”与“寿”同解,试与道龢之象形新解。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15 09:38:04
  今天315,讲讲甲骨文金文释读中的一些重大误读:

  一:
  最大的误读就是"癸",图案中类似“田”的象形都是指一个地方,
  误读出“鬼方“这一根本不存在的异族。

  二:
  母,女:其实都是“夏”的象形,被通假延用至今。
  姜:羊角的象形为初始,所以姜为初代的夏人。

  《五帝本纪》:”自黃帝至舜、禹,皆同姓而異其國號,以章明德。故黃帝為有熊,帝顓頊為高陽,帝嚳為高辛,帝堯為陶唐,帝舜為有虞。帝禹為夏后而別氏,姓姒氏。契為商,姓子氏。棄為周,姓姬氏“。

  其中:
  虞,我现在不敢解释这个字。
  姒,象形为天赐夏姓。
  姬,象形为乘舟而至的姜人。
  子,《遂公盨》《史墙盘》等等中提到的 "子夏"。
  孝,为前夏后代之子,象形为“子侯”,称为子氏。

  • justn0vv: 举报  2019-03-15 13:17:26  评论

    “?”,以,姒的右偏旁,象形为天赐。见《大盂鼎》新解“畯”字。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15 13:07:09
  四、
  刻,伐,我:
  早期铭文中就没有“我”这个人类意识,“刻”鼎,刻甲骨,刻兽皮都为告知于天。
  想象一下,天又如何告之于人?一样是通过刻画图案的形式“示”人,如“臣”,“监”等与眼睛有关。
  伐,为天的命令,可能(照)示在辛或中(门)上,后出现“言”字和“谏”。
  利,象形为刻兽皮。一些鼎等器具铭文有刻龟甲的象形。
  君,象形上“父”下“地”,“父”为执权,“君”可释为“执权地之下”,引申为“告天下”。

  五、
  殷,教:“殷”的象形为在中(腹)部刻字,“教”为显示中腹部所刻。
  叔:象形为侧头向上,引申为告天,见“叔”字新解。

  《大盂鼎》出现的“井地”,实为现在的“周原平原”,横和纵象征当时疏通的河流。

  凡,象形为上“方块”,下“点”,由“公”字新解可知,“方块”代表黄土高原,点代表新建之移居地“明”,所以“凡”代表整个周原平原,平凡,凡人,都由此衍化。

  殷商,应为“丼”商。“丼”,象形解释见“殷”字,可能丼与殷读音相同,后通假。
  • justn0vv: 举报  2019-03-15 13:25:36  评论

    弔,通假“叔”,象形为在中腹部刻字并向天而上,释为“告天”,见“叔”字新解。 夨,象形为王侧头向上,引申为“王之告天”,见“叔”字新解。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18 19:27:17
  @justn0vv 2019-03-04 09:07:06
  
  左起第三行第二字,被误读成“丧”。
  从洪水可以联想到大禹治水,也可以联想到大水肆虐的大地,我暂定此字为“裂地”。
  -----------------------------

  《竹书纪年·黃帝軒轅氏》黃帝軒轅... : 一百年,地裂。帝陟。

  此字又出现在《小盂鼎》等铭文中,有4地和5地,可正式隶定为“地裂”。

  由此引证出一个疑似黄帝的象形。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18 20:47:37
  《小盂鼎》铭文新解

  

  小盂鼎》铭文接连《大盂鼎》铭文内容,其中最重要的为“禘珷王成王”。
  “三左三右”印证《大盂鼎》铭文新解的正确,解释了“共和”执政的源头。

  地裂,见上贴释文。

  帚夏四伯和正丁三伯降等级为叔,这是从未被发现的确凿证据。

  一直误读的“孚/俘”应被释读为“授/受”,象形解释与“受”和《大盂鼎》的“赏”同源。
  不管是解释为“授/受”还是“孚/俘”,一次给予1万匹马,在那时也是不可想象的事,这还不包括“车”。

  周原三“叔”一到迁移地就受命制陶,吃穿用都不愁,这才让今天的我们能看到那么多的周原遗址青铜器。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18 21:05:23
  “凡”,见“公”字新解,见“金文常见误读”。

  凡字代指夏和丁在周原平原建立的新国,周的前身。
  《周礼》出现最多的就是“凡”,在《天官冢宰》中有“凡建國,佐後立市,...”一句。

  “凡”字的变体还出现在《毛公鼎》中,“毛”为误读,实为“邦”,其铭文也在说迁移到周原平原建国之事。
  可惜百年未得正解。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19 21:16:21
  @justn0vv 2019-03-18 20:47:37
  《小盂鼎》铭文新解
  小盂鼎》铭文接连《大盂鼎》铭文内容,其中最重要的为“禘珷王成王”。
  “三左三右”印证《大盂鼎》铭文新解的正确,解释了“共和”执政的源头。
  地裂,见上贴释文。
  帚夏四伯和正丁三伯降等级为叔,这是从未被发现的确凿证据。
  一直误读的“孚/俘”应被释读为“授/受”,象形解释与“受”和《大盂鼎》的“赏”同源。
  不......
  -----------------------------

  拓片1之9至10字以前被释读成“昧爽”,
  既望,辰巳,甲申,昧爽,
  从全句看,总有一个是误读的。原版拓片实在太模糊,我也很无奈。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20 12:04:27
  拓片2第1字,格物致知的格字,象形意义为开垦田地,“口”代表田,释为“开地”。
  “格周庙”,“周”字还未完全成型,也意味着“凡”正在建设挖掘中。

  拓片4倒数第2字,
  【或】,口”上下各“一”,下“爪”右戈,释为“域”。
  “口”上下各“一”,说明是延着挖掘的地基边建了两堵墙,
  后来进化到四面各“一”,四面建墙,这时候可称为“城”或“國”了。

  现代人类都见过拳击赛,有美眉举着字牌写着round 123告知观众回合。
  或--》国的金文演化史,显示出“人”具有学习创造能力,
  在那个与天交流靠“刻字牌“的时代,不得不说是人类展现的奇迹。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22 15:07:13
  《小盂鼎》铭文新解
  


  “宾”字新解

  宾,繁体“賓”,由《大盂鼎》“即朕小子学(宫)夏勿乩(占卜亡)”一句可知 “乩” “勿”同为一个词根:亡(镜像)。

  圣书体:俘虏的象形

  宾,象形为在室内纪念亡天(一),释为“前夏(邦)”。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22 18:48:47

  

  从“宾”字的象形解释看,夏商周三代最重要的就是王朝之生与死的祀礼,王者相关葬礼程序的繁琐在《周礼》中有详细记载。最终,野蛮的殉葬制度随着文明发展被取消了。

  祀礼的象形显然与“周”字的口无关,反而与“虞”有重大关系。

  “虞”字的象形部首引出一个重要的命名规则,可惜自秦汉起之中国历代都不识。
  这也是我认定“鬼方,猃狁(獫狁)”两个所谓异族为误读的原因。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26 13:06:34
  “亻朕匜”铭文中国第一件法律文书,为误读。

  

  当“朕”出现在铭文中,形制又不是鼎,说明“千”为误读,实应释为“叔”,
  这和“小盂鼎”铭文呼应。
  “小盂鼎”铭文中有解“二在百(丙)上”为“贰”,所以“亻朕匜”铭文中也应释为“贰”,而且”五在百上“也不能释为”五百“(金),而是顺序第5的职位--百工,可释为“五等百工”。
  “亻朕匜”铭文全文仍然为正丁迁移到周原平原后重新建立(帚夏)邦邑的告天之说,而且是所谓“三叔”里的“一叔”,降级为“亻朕”所作。
我要评论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26 14:42:59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26 19:40:25

  “亻朕匜”铭文作为中国第一件刑罚文书,应为误读。 “亻朕匜”铭文为正丁迁移到周原平原后重新建立(帚夏)新邦的告天之说,而且是所谓《大、小盂鼎》中“三伯”降级为“叔”之“亻朕”所作。

  当“朕”出现在铭文中,形制又不是鼎,说明“千”为误读。图中红方框处实应释为“叔”,红色圆圈处为三个祭品,这和《大、小盂鼎》铭文新解中的正丁之三叔互相印证。

  “亻朕匜”铭文不仅创新出亻字旁“朕”,也创新出“叔”字旁邑,可释为“叔等级之邑”,见红方框处。

  绿方框处为“帚夏”之族徽象形,图中左绿框处为埋葬“帚”族徽,“葬”的象形释义见“逆”字新解。

  亡(镜像)之象形释为“前邦(朝)”,这里指“帚夏”,释义见《小盂鼎》铭文新解中的 “宾”字新解。

  《小盂鼎》铭文新解中有释“二在百(丙)上”为“贰”,所以“亻朕匜”铭文中也释为“贰”,而且“五在百上”也不能释为“五百”(金),而是顺序第5的职位--百工,可释为“五等百工”,与铭文中的“五夫”相对应。

  由 “亻朕”字,引出金文偏旁部首的一个命名规则,见“金文命名规则新解”。

  部分释读:

  (左拓片“厥”字后)
  厥 以 告 事 领先执权 事 开鼎(启) 于 会合之处(周原平原) 牧 牛 赏地 新辛 成 后继之寨 金 人朕 用 作 旅 盉。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28 17:04:13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29 09:15:55
  《史记·夏本纪》载:“帝舜薦禹於天,為嗣。十七年而帝舜崩。三年喪畢,禹辭辟舜之子商均於陽城。天下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於是遂即天子位,南面朝天下,國號曰夏后,姓姒氏。”

  清明祭祖,隶定象形。

  “孝”字,象形文字新解为大禹所建“夏后”国。
  “考”字,象形文字新解为帝尧。
  “寿”字,象形文字新解为帝舜。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29 22:05:51
  一天的展示时间,如果谁能看懂《“渊”字新解》,那么,谁就会对夏商周断代方法提出质疑。

  我本人非常尊重王国维先生,其文《生霸死霸考》让我第一次知道中文里有如此霸气的境界。

  可惜,“霸”字象形的确实含义,当代仍未有正确解读。

  再比如“万”字,《“渊”字新解》也能加以解释。

  我认为,历史断代工程,仍应该以物理器物为主,不能仅仅通过天文估算,否则会闹出天大的笑话。

  周原遗址出土的青铜器铭文清晰展示了三代脉络,对照《史记》记载,中国上下五千年为确凿无误的信史。

  举个误读的例子:
  《中山王鼎》铭文里的“呜呼”二字,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硬套《大戴礼记》的“宁可溺于渊”,完全误读原文。

  往重里说,这是对历史的不负责。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30 08:16:57
  《史记·夏本纪》载:“帝舜薦禹於天,為嗣。十七年而帝舜崩”。

  同样是这段记载,对照《此鼎》铭文,华夏神话传说人物,大禹,被埋没几千年的象形图案,将重现光彩。

  “《此鼎》铭文新解”将揭示,此字的“此”就是大禹的象形图案。


  如果真是大禹,那么《此鼎》被断代为西周中期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31 21:20:13


  从象形理解,生霸的“生”与“生育”是没有任何关联的,不知古人为何如此隶定。

  由象形对照可知,月相定点或者四分的可靠性都不高。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3-31 21:51:25

  初吉,从象形分析看,极有可能是“埃及”一贴里说过的每月第6天。

  既望,金文“望”的象形与“匄”有关,而“匄”象形类似在地上挖浅坑,象形弯月,极有可能是“埃及”一贴里的每月第15天。

  初吉和既望仍只是猜测。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4-01 21:09:19
  《此鼎》《此簋》的列制为3鼎8簋,按现在的分类看规格不高,因此未得重视。

  从史记的五帝本纪,对照周原出土青铜器铭文新解,可推测,
  正(丁)三伯为:禹,益,皋陶;
  帚夏四伯为:四岳。

  由于当时舜帝仍在,其子亦有封,帚夏、正丁迁移到周原后,禹从“伯”降为“叔/侯”,铸鼎的规格确实不高。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4-01 21:12:08
  实际上,《此鼎》《此簋》最值得关注的就是其上首次出现“眉寿”一词。
  在“曾”字新解中,我一度以为“眉”象形为铸钟,而《此鼎》铭文上的“眉寿”将有全新的解读。

  这是继“渊”字新解后的又一(外太空)历史证据,证明古埃及与华夏的不解之缘。
楼主justn0vv 时间:2019-04-03 19:44:34

  
  《王制》曰:王者之制禄爵凡五等,谓公、侯、伯、子、男,此周制也。公、侯田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殷爵为公、侯、伯,《春秋传》曰“合从子,贵中也”。

  千字形的“子”与“小子”容易造成误读。
  所以释成“叔”(邑)。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