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看看中国70年代照片里的自行车,再看看二战时候欧洲自行车,会

楼主:穷村山居图 时间:2019-01-07 16:52:33 点击:979 回复:5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发现,基本完全一样,而且有的2战欧洲自行车,还比当时中国自行车漂亮,
  这个事实是难以反驳的,
  为什么70年代,中国自行车还是30年代自行车外形,我估计,是工厂完全没有打算走向世界,
  因为国内需求也无法满足,
  消费者完全是求工厂,不是工厂求消费者买,所以不管什么外形,质量的自行车,都能卖掉的,
  而当时世界上自行车早就进步很多,
  中国当时完全不清楚,很像井底之蛙,因为无知所以无畏,等外国自行车来的时候,
  才恍然大悟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王者大魔法师 时间:2019-01-07 16:59:08
  那时候刚刚起步没那么飘亮很正常的。后来不是超越了吗?
作者:北方东门庆 时间:2019-01-07 17:02:15
  @王者大魔法师 2019-01-07 16:59:08
  那时候刚刚起步没那么飘亮很正常的。后来不是超越了吗?
  -----------------------------
  后来就超越了,为什么呢,原因呢
作者:moyuer8888 时间:2019-01-07 17:03:39
  那个时候买自行车还要票。
我要评论
作者:zukye 时间:2019-01-07 17:29:59
  那时有个自行车也是挺不容易的。
作者:寥廓海 时间:2019-01-07 17:40:04
  父亲当年托人在上海买了一辆上海牌永久自行车,颇费周折的运到青岛。
  那时的人们感觉比现在的奔驰、宝马还有范??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天上掉馅饼88 时间:2019-01-07 18:46:10
  三大厂家不思进取,十几二十年产品没有本质变化,质量还越来越差,简陋的车闸随时需要调整又很难调得合适,封闭的链条盒极易变形被链条蹭得哗哗响,脚踏板或是轴承滚珠碎了或是螺母掉了不定啥时候就散架,真是奇怪了,就算是吃大锅饭,这些国营大厂也不该不求上进到这地步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氏林 时间:2019-01-07 19:23:54
  凤凰自行车,比现在的奔驰宝马都有面儿。
作者:Sharp575 时间:2019-01-07 20:42:51
  我家两台五羊牌自行车,一台被那时的我丢掉,当时感觉很伤心
作者:金刚不坏没人爱 时间:2019-01-07 23:24:07
  哦??
作者:真相历史20200 时间:2019-01-08 08:24:46
  白痴就会扯淡,因为钢铁不够,所以自行车在七十年代有不同于欧洲的特殊需求,也就是负重作用,同时为了最大可能的量产,中国自行车的样式简单实用,同时钢架构还很结实,而欧洲几乎没有负重的要求。

  另外,由于欧洲基础的良好,所以钢铁比中国多很多,自然可以生产更多的轿车。

  这才是原因。
剩余 2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真相历史20200 时间:2019-01-08 08:34:31
  在中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当年,大家都住在单位附近,实际上是半小时生活圈,所以自行车也基本够用了,当然,这是比较低的生活需求。
作者:真相历史20200 时间:2019-01-08 09:49:30
  楼上有白痴问,毛时代自行车出口么?虽然自己不够用,出口还是要的,只是出口都在第三世界,为什么,因为第12世界是不需要这种类型的自行车的。

  为第12世界生产,是不值当的。

  只有生产在有用的国家,这才是有用,这是当年的运营模式。

  与此类似的还有非洲的所谓无偿援助,或者坦赞铁路一类的大工程,都在今天结出了硕果!!

  当然了,某些位是死活不会承认的。今天中国在非洲取得的几乎所有的工程都和当年的铺垫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否则是很难竞争过西方世界的。

  还有阿尔巴尼亚,除了国家安全作用之外,中国是为了获取阿尔巴尼亚的铬,本来还可以获得阿尔巴尼亚的石油的,只是由于77年开始减少了最后中断了的对外援助,所以没有能够获得阿尔巴尼亚在90年代才发现的大油田份额。

  当然这比中东肯定不足,但是好歹是友好国家石油啊。

  当年的对外援助不是白花的。

  人看不懂的是,几十年来,我们却一直在援助一个早就踏入发达国家行列的小国,这个小国就是——马耳他。

  我在马耳他遇到个当地人,他对我说:“我最见不得别人说中国的坏话了,可以说,我这条命就是中国给的,如果当年中国不派医疗援助,我妈就怀不上我。”




  别误会,这是说中国的医疗队,帮助马耳他那些不孕不育的小夫妻成功圆了父母梦。




  中国的医疗队是怎样与马耳他结缘的,这要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说起。

  很多人不知道,那时在我们的经济还非常糟糕的情况下,中国就开始对一个欧洲小国进行了丰厚的援助。

  这些援助具体可以分为四个方面:

  1、无息的巨额贷款

  2、基建工程队援助

  3、医疗队援助

  4、送礼物

  1975年,中国为了帮助这个国家搞一个基建工程,特批了1亿元人民币的无息贷款。派去帮助建设的300位技术人员还牺牲了两位,一位是因为工程事故,一位是因为积劳成疾。




  中国牺牲的工程师在马耳他的墓地


  之后,中国几十年如一日地对这个国家进行了援助,尽管这个国家的医疗系统在全世界排在第五位,但我们依然派出了十几批,多达1000多人的医疗援助队伍,为这个只有40多万人口的国家送去廉价的医疗。




  除了送去廉价医疗,我们还帮马耳他修园林:




  在马耳他的桑塔露西亚,你坐83路汽车到站下车,就可以看到这座名叫“静园”的国园林,这园子的一砖一瓦可是从中国海运过来的。



  又是无息贷款,又是派工程队,又是派医疗队,还送了一座园子,中国如此无私援助的马耳他,却拥有着让中国人哭晕在厕所的公民福利。

  首先它的人均GDP2016年达到了37550美元,折合人民币25万多。

  作为一个马耳他公民,可以享受以下福利:

  1、由政府资助的从小学至大学16年免费教育

  在马耳他从三个月的小宝宝到20几岁大学毕业,都是免费的。

  托儿所可接受最小年龄为3个月,也就是3个月以上的小宝宝就可以送到托儿所去,这里值得一提的是,三个月到三岁的阶段如果妈妈在马耳他有一份工作,那么政府就直接把这个阶段孩子的托儿所费给报销了,当成职场妈妈的福利。

  2、全部免费公立医疗

  马耳他的医疗系统非常先进,在世卫组织的排名中位列全球第五。

  马耳他公民的平均寿命期望值位居世界前列。整个马耳他分为8个片区,每个片区都设有24小时运行的医疗中心(Health Centre),居民只要凭证件就可以就诊。

  只需每年缴纳300欧左右的医疗保险,即可在各大公立医院免费享受全部免费医疗服务。

  所谓免费是全部免费无论你有任何疾病,小到感冒大到致命的疾病,便宜到开几颗感冒药,贵到装个心脏支架,全部都是免费的。跟这里的人均GDP3万多美元比起来,一年300欧的保险实在是微不足道。

  3、连年位居世界宜居和养老国家前三位

  另外还有:养老金、儿童津贴、家庭津贴及紧急救助、抚养金、孕妇补贴、失业救济金、长者护理补贴等等。

  正因为有这样的高福利,马耳他连年位居于世界适宜居住和养老的国家前三位。而且GDP的增长并没有以破坏环境为代价,这里的环境保护做得非常好,没有辜负上帝赐给这里的优美风光。




  因此马耳他一直被视作英国皇室及上层贵族名流的御用度假胜地,英女皇伊丽莎白二世和丈夫菲利普亲王的婚姻是从这里开始的,在60年金婚的日子他们还回到了这个美丽的岛国。






  安吉丽娜·朱莉和布拉德·皮特在完成法国的婚礼仪式后,两人便携6位子女来到马耳他度蜜月,婚后还曾多次来马耳他度假。




  美丽的马耳他还是全球导演心目中最佳的取景地之一,不论是现代背景,还是古代文明,从街头电影到战争巨片和水下场景,马耳他可以为任何形式的电影作品提供完美而独特的背景。


  一个如此高福利、环境如此优美的国家,我想一定和我们几十年来的援助分不开吧?要不是当年我们“勒紧裤腰带”出钱出人帮他们建设港口,哪里有今天马耳他人的舒服日子呢?

  马耳他非常特殊,它是全球唯一一个既是欧盟成员国、又是英联邦国家、又是申根国、还是欧元国的地方。

  马耳他护照能够免签全球168个国家和地区,包括美、加、澳等国家。

  对于不在马耳他定居的国民,其在海外资产的收益无须缴税,无遗产税、净财富税、资产税、赠与税。


  上海的援外历史始于1950年向朝鲜提供医药器械。据前上海市对外经济联络局档案:截止到1993年援助圭亚那建造砖厂,共为亚非拉和东欧37国援建成套项目198个;其中,亚洲13国114项、非洲16国31项、拉丁美洲4国8项、东欧4国45项。援助最多的是越南,共75个;最著名的工程是平壤地铁,约100米的垂直深度创世界之最。


  上海援助马耳他两个成套项目之一的150吨塔式大吊车由上海港口机械厂制造,用于我国援建的30万吨干船坞。1979年3月16日,47岁的上港机造厂装配钳工徐会仲,在机械检查中,不幸被落下的大型起重机螺母击中身亡。4月23日,马耳他总统追授他“共和国服务”勋章,并在5月专程来沪颁发给家属。该勋章原授为马耳他贡献杰出的健在英雄,授予逝者是第一次。

  有关档案记载了上海港口机械厂为马耳他制造30万吨干船坞上的150吨塔式大吊车过程,并反映了马耳他共和国授予在工程中牺牲的徐会仲烈士“共和国服务勋章”的情况。


  4月12日和14日,刘美昆参赞率我处同志分别前往马耳他自由港和大港进行专题调研。
  在马自由港,我处听取了“马耳他自由港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博格女士的详细情况介绍。随后参观了该公司经营的两个深水码头。自由港始建于1988年,是欧洲排名第12位、地中海地区排名第3位的转运和物流中心。

  2010年该港集装箱吞吐量为237万个标准箱。全球多家航运公司选择马自由港作为转运港,共有17条定期航线的货船在该港停靠,每周有一班开往中国的货轮,停靠我大连、天津、上海、厦门、香港、盐田六个港口。但目前没有我国的航运企业将该港设为定期中转港。

  在考察大港内位于COSPICA的意大利Palumbo(Malta)公司时,其经理Palumbo先生向我们做了详细介绍。该公司于去年从马政府获得大港内六个船坞的承包经营权,其中包括我国70年代末援建的6号船坞,期限为30年。


  在上世纪70年代,两国就开始了在基础设施领域的合作。1975年到1980年,800多名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参与建设了坐落在马耳他首都瓦莱塔大港的30万吨级6号干船坞,该船坞被誉为“红色中国坞”。1981年8月到1986年7月,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参与建设了马耳他萨什洛克港口长约1000米、宽约26米的防波堤工程。



  1964年9月自越南回国后,他任交通部基建司主任工程师,逐渐走上交通部领导岗位。1964~1973年,刘济舟主管援外工程,负责了水运工程方面所有援外工程的谈判、设计方案的确定和工程管理,多次赴国外修改设计,解决关键技术问题,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当属马耳他30万吨级干船坞的建设。30万吨级干船坞是70年代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大型船坞,没有先进的港湾建设技术是不能够涉猎的。船坞及其配套设施的设计和施工,在我国更是首次。特别是干船坞建在裂隙溶洞发育的泥质石灰岩基土,更增大了设计、施工的难度。欧洲报界大都从一开始即对我国能否建成这个项目持怀疑态度。

  刘济舟领衔的港湾建设专家们集中精力对马耳他的地质地貌、水文、风浪等条件进行了考察,历时89天。面对船坞复杂的地质情况和工程量大、工期短的困难,刘济舟信心十足。他认定,“我们有能力承担这个项目”。刘济舟的信心,来自于他对国内港湾设计施工水平的了解。经过二十多年的筑港实践,中国的水运工程设计施工技术已经接近或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尽管只有建设2.5万吨级船坞的经验,但建设30万吨级船坞,在技术上是没有问题的。他在多次勘察和方案必选后,提出了较为合理的设计方案,1975年1月开工。其间,刘济舟多次赴马耳他船坞工地检查工作,现场研究围埝稳定性、石方开挖、基岩堵漏灌浆、大体积混凝土防裂等技术措施,审定施工组织设计。1980年10月,交通部、外经部联合工作组检查验收,认为各项技术指标符合要求,工程质量良好。从设计到施工历时八载,马耳他30万吨级干船坞工程展现出“世界一流”的风采,马耳他人民亲切地将其称为“红色中国船坞”。援建马耳他大型干船坞,引起了西方媒体的关注,更引起了同行的注目,同时把中国港湾工程技术带进了世界先进行列。



  1961年为阿尔巴尼亚筹建干电池厂是最早的援阿项目之一。上海还承担阿尔巴尼亚技术要求特别高的镍钴提纯厂的援建工作,在有关档案中可以看到,当时上海与国内有关冶金科研单位一起,进行了一系列探索性、半工业性、工业性试验。还在上海冶炼厂建立一座日处理阿尔巴尼亚镍铁矿石100吨的试验工场,在测得数十万个数据的基础上,完成了技术攻关。



  • 立法委员杨立华: 举报  2019-01-09 12:53:53  评论

    不投资哪会有回报,傻右派们常常叨叨什么无偿援助,实际效果今天的回报远远大于出售的利益,
我要评论
作者:真相历史20200 时间:2019-01-08 09:52:27
  实际上70年代,马耳他和阿尔巴尼亚都比中国生活好很多,但是,作为国家的战略布局需要,阿尔巴尼亚和马耳他都需要中国的援助,为了在那里弄出一个有利于中国的战略支点。

  马耳他的港口对于中国在欧洲的航行非常有利,而且这个资金也算是中国挤出来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在今天,在当年,这个港口对于中国都是非常有用的,增加了中国的贸易量和运行安全。
作者:真相历史20200 时间:2019-01-08 09:58:27
  卓嘉鹰:中国与马耳他共和国于1972年1月 31日建交,今年是两国建交44周年,我们之间的友谊深厚悠长。在20世纪70年代,与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并不多,而马耳他与中国拥有长久的亲密合作伙伴关系,中国也在马耳他开展了多项基础设施建设项目。

  例如,20世纪70年代,中国工程师赴马耳他首都瓦莱塔(Valetta)大港建设第六号船坞。这一建设项目象征着两国的友谊,港口也因此被命名为“红色中国坞”(Red China Dock)。该船坞对于马耳他的修船、造船业起到了重要作用,也对马耳他的经济起到助推作用。

  马中两国在能源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中也有密切合作。此前,中国上海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响应中国“走出去”战略,对马耳他进行3.2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7.2亿元)的能源投资,并持有马耳他能源公司33%的股份。此次合作项目关系到马耳他的国计民生,马耳他政府对此高度重视——顺利推进马中能源合作,对于两国的经济合作具有战略意义。上海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此举也响应了中国现行的“一带一路”倡议以及供给侧经济改革,将国内电力产能向海外出口。马耳他作为欧盟成员国,将借助中国的资本投入,在欧洲国家蒙特内哥罗投资建设风力发电场。这一项目预计可供应蒙特内哥罗约3%的国家用电,既推动了清洁能源事业发展,也带动了能源产业结构升级,进一步减少了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排放,保护了生态环境,该项目可为欧洲乃至全世界作出表率。事实证明,中国展现出了国际领导者的责任和担当。中国出口的不仅是商品,还有自身的社会影响力。展望未来,马中能源合作前景广阔。

  在马耳他,几乎每个人都了解中国;而在中国,马耳他并不为众人所了解。作为马耳他驻华大使,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中国朋友能够了解马耳他。马耳他是一个小国,只有约43万人口,并且与中国距离遥远,中国投资者不了解其投资优势、旅游资源情有可原。让更多的中国朋友认识马耳他,了解马耳他优美的自然风光、丰富的投资机会,这也是我作为大使的职责所在。



  卓嘉鹰:马耳他最大的优势是港口。中国工程师曾帮助马耳他建设船坞,比如我之前提到的“红色中国坞”,它位于马耳他的南部,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船坞。马耳他的港口属于深水港,迄今为止,世界上没有一条巨轮不能在马耳他港口卸货。即使是世界上最大的巨轮也可以在马耳他抛锚。举例来说,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地的大量谷物、麦子运送至马耳他,在马耳他的港口进行拆包,重新包装成小的集装箱,装载在小型货船上,运送至埃及、突尼西亚、利比亚、摩洛哥、阿尔及利亚以及一些非洲国家。因当地港口过浅,体量巨大的货船无法直接在当地浅水港口卸货,而马耳他的深水港口以及地理位置优势使得其成为中转站。马耳他港口设施完备,具有极强的卸载能力,来自德国、日本的货轮,也可以将其车辆运抵马耳他,再分装到小船销往北非、东欧、南欧乃至全世界。



  70年代期间,中国为马耳他提供1亿元的资金搭建一个30万吨的船坞。在那个时期,马耳他正处于发展关键时期,急需要外资注入来建设船坞这类工程,但是由于本国资产有限,在短时间内无法筹集到如此巨额资金,向西方一些国家借贷又很困难。在此之际,中国伸出慷慨之手,为马耳他解决资金困难的问题,并且毛泽东主席提出是无息借贷。


  当时中国不但对马耳他进行资金援助,同时迁派本国的技术人员参与工程创建工作。


  马耳他的巨型船坞可以承载30万吨级的超大型油船,就算是航母进行维修,此船坞都可以装的下。由于中国和马耳他友好的合作关系,使得中国舰队的航迹延伸至北约区域,完全可以成为中国重要的军事基地,进可退,守可防。如果以后西方国家挑衅中国发生军事战争,中国完全可以利用这个重要的军事基地来进行回击对方,不给敌军留有一丝喘气的机会。因为那时天时地利人和,中国都已经占据。



  当年这项巨大的船坞工程,仅次于中国对坦赞铁路的援外,这对中国和马耳他的合作产生深远的影响。

  中国护航编队就曾经到访过马耳他,并给与一定的帮助。中国舰队因为这个船坞不断延伸,军事基地逐步增多。
作者:真相历史20200 时间:2019-01-08 10:04:09
  虽然自行车在中国使用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少,但是这不代表自行车就退出我们中国的市场,他只是在于求一个更大的发展空间,我们中国的自行车在进入非洲后,非洲当地的人们都说中国的东西真是好,当我们中国制造的东西在其他的国家受到那么多人的喜爱,这让我们中国人真的很自豪。


  非洲人对于自行车的使用可能跟我们中国人不太一样,在非洲自行车大部分是用来放货物用的,所以非洲人对自行车质量上的要求很高,而且我们中国的自行车恰好满足了这一需求,而且起时间长的话,腿不会感到不舒服,机方便又轻快,所以在非洲会那么受欢迎。


  凤凰自行车是全球知名的自行车品牌,自1959年1月1日“凤凰”商标注册起,全球已有近2亿消费者选择了凤凰自行车产品。

  那些在非洲肆虐的中国货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315221-1.shtml

作者:真相历史20200 时间:2019-01-08 10:08:33
  【凤凰牌自行车】



  东非人的首选目标,如果谁能买上一辆风凰牌自行车,像流星似地在马路上驶过,别人看着都很羡慕。皮实,耐用,而且聪明的非洲人让这一产品用途广泛。装上照明灯后视镜,中国自行车在非洲跑出租--简称包达。

  【三环牌锁】



  本拉登被打死的现场,门上就是挂着三环牌锁。在所有的非洲酒吧当中,基本所有酒吧被更多的三环赋予了诗情画意的感觉。

  【雄鸡牌锄头】



  雄鸡牌锄头也是大受欢迎中国的名牌货是东非人的首选目标。雄鸡牌锄头恐怕鲜为中国人所知,但在东非几乎是家喻户晓,老少皆知,因为它钢口好,既锋利又坚固耐用,多年来供不应求。

  【白鸽凉鞋】



  白鸽凉鞋出口2亿双鞋、价值7000万美元。目前非洲市场占有率高达60%。但是剩下25%被中国小贩占据。15%被欧美日韩和本地小贩瓜分。

  【中兴,华为手机】



  华为手机在非洲的广告语为:核心技术,世界名牌,欧美销量前三,世界销量前三!更有机会赢取广州7日游!

  【熊猫电视机】



  在非洲电视机属于奢侈品。以苏丹为例,苏丹人没有钱,即是买了这些奢侈品,也付不起额外的电费。一个手机号码要130美金,等於普通人一年收入。从中国大陆出口过去的二手熊猫电视机霸占低端市场。

  【蝴蝶牌缝纫机】



  如今蝴蝶牌缝纫机是非洲上层人士家公主或贵妇身份的象征。尤其众多非洲男人也积极踊跃学习,拥有蝴蝶缝纫机,会开缝纫机就有机会白富美娶回家。

  【美加净护肤品】



  随著新型市场的开发,美加净把目光瞄准非洲市场,提出“美加净,白又白”滋润护肤,使皮肤像牙齿一样光纤亮丽等等一系列夸张但吸引黑妹子的广告语。

  【长城牌电风扇】



  埃及是长城牌电风扇非洲最大市场,尼日利亚、南非是非洲的第二、三大市场,出口额均超1亿美元。

  【长城皮卡】



  中东和非洲都拿长城皮卡作为战争时期的运输助理和战斗主力,改装出了很多“经典车型”。有装机枪的,有铁板做装甲车的,有装火箭炮的,有装无人机的,真可谓居家旅行,运输火拼,攻城略地之必备神器。
作者:佩奇小猪猪2018 时间:2019-01-09 19:01:32
  一个时代的标志。
作者:高依弟 时间:2019-01-09 20:56:08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朱熹)
  ——《刀神传说》
作者:gongzidai 时间:2019-01-13 02:24:43
  在我小的时候,{单指1960——1970}人们由于贫困,生了病以一般不愿意去医院,而是习惯于土法处理,甚至硬挺过去

  1970年我得了重感冒,挺了两天以后,爸妈看我发着高烧,实在挨不过去了,爸爸这才带我去了儿童医院看病。人很多,在楼道里排队,爸爸就出去给买了个苹果,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我虽然烧的难受,仍然把美味的苹果吃了。孰料还没等到该我看病,我却不争气地呕吐了,医院的人过来把我爸吵了一顿,责令必须收拾干净,老爸向人打听了以后,出去找着了扫把拖把,一通忙乎,先把这事儿打发过去

  回家时老爸再发慈悲,又给买了个烧饼,我头上蒙了件衣服遮风,但仍被放学的童鞋们认出,那么多人齐声羞臊:羞不羞,羞不羞,想吃烧饼就装病

  我恨不得钻进地缝,心里无比委屈

  小时候我患中耳炎,也花过五分钱。中耳炎该咋处理的呢?打听了个偏方,先在旧瓦房上取了些瓦缝里长出来的“瓦松”,也就是一种高有三到七八公分的、外形像小松树的小草,用蒜臼舂成粉末,再买五分钱的冰片,合在一起,倒在吃饭用的小铝勺里,在火上烤化了,灌进耳朵,多天后,耳朵里逐渐簌簌拉拉掉出来些颗粒碎屑,自此治愈,近五十年了,并未复发

  其它几个偏方:{这些病案有的没发生在我身上}

  一、治疗钩虫:那时候不大讲究卫生,几乎所有的孩子都需要打肚里的虫子,蛔虫最多,钩虫和蛲虫也很不少,办法是让孩子吃油炸粉条

  二、小孩老是吃煤土{很黏的干黏土},用油炸那煤土给孩子吃

  三、小孩疝气,把秤砣烧红,扔进装着些清水的盆里,拉小孩子蹲盆子上熏屁股
  大约在1975年,或者1974年,传达了两个中央文件,一个是有个李庆霖以党员名义给毛泽东写了封信,而毛泽东也回了信,还从稿费中附带给这位李庆霖汇寄了三百块钱。

  在传达这个文件时,人人都大感意外,从中了解到如下事实:

  一、毛泽东居然有稿费,以前谁知道这个,还以为他是个神,不食人间烟火呢
  二、毛泽东有稿费,那么其他人有没有呢?
  三、原来党员还可以给毛泽东写信,以前没听说过,谁敢呀,再说他能收到吗
  四、这个李庆霖投机成功,他那儿子下乡困窘,可数千万知青谁不困窘?

  另一个文件是说中央时刻关心人民生活,这次下了狠心,决意拨出一百万吨锰钢,专用于生产自行车

  ( ⊙o⊙ )哇塞,激动人心啊,这么多年,谁不想买辆自行车呀,可自行车却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梦境,这下好了,一百万吨,那得造多少自行车呀,恐怕再也不用托人,也不用黑市,更不用抓阄了吧!!!

  人们激动不仅在于有希望买到车子了,光听这个“锰钢”俩字,就得激动半晌,谁听过这个名词啊,钢就是钢铁就是铁,以前只知道有个不锈钢,这回不同,显然是加了锰炼出来的钢,这钢用不着说一定是既不会锈蚀,也不会变形,又结实又轻便,当然是高级无比的钢了,这一定是填补了我国空白的最新发明。

  感谢毛主席,感谢党中央,不久人人都会一辆或凤凰或永久或飞鸽,至不济也弄辆红旗
作者:gongzidai 时间:2019-01-13 02:28:20
  1980年前后,许多人开始了皮鞋生涯,只不过大多是猪皮的,便宜,才八块、十块或十二块钱
  毛泽东时期人们生活水平普遍很低,自行车普及率十分缓慢,但是国人却被教育的普遍自认我们是个自行车大国

  说自行车很少,也许有人不服,然而事实的确如此,这有个意外的证明:那个时候,人们不耐奥热,夏天普遍睡在当街,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偶尔过来辆自行车,叮铃铃车铃想起,会招来一片骂声,烧什么烧不就辆破单车吗

  1978年我回家探亲,提前给家里写了信通知,我妈指派哥去接我,我哥从车站的邮政出口进站,把自行车锁好,这才去站台接我。不一会儿回到了家,哥小心翼翼陪着笑脸向妈报告,自行车铃铛盖子被人拧去了。老妈抬手就一耳光: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小心,就会搅家不贤。次日我一个童鞋听说我回来了,来家看我,闲聊说起这事,童鞋毫不在意说这算个什么事儿,明儿我拿来个不就得了。果然他真拿来了个铃铛盖子,我家猜测他是拧别人的


  那几年,好多自行车的铃铛都加了个保险装置,盖子单手是拧不掉的,现在时过境迁,连自行车丢了也不当个事儿
作者:gongzidai 时间:2019-01-13 02:29:00
  回头再说单车,1971年小学三年级时,美国总统尼克松来访,一时轰动,我们学校教育主任给我们上课时得意起来,大肆开吹:

  我国自行车太多了,尼克松看见这么多车,他眼红了,向周总理提出要买,尼克松小心翼翼试探,问周总理卖给一万辆咋样,周总理大手一挥,给十万辆

  教育主任接着再吹,日本人知道我们大庆油田油太多了,也跑来哀求要买,十万吨咋样,周总理又是大手一挥,给一百万

  那时我们可多高兴多得意呀,美国佬日本人都来求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敬爱的周总理,这是多么激动人心和多么感人人心的丰功伟绩呀!
作者:gongzidai 时间:2019-01-13 02:30:45
  我小时候很难见到汽车,甭说汽车了,连自行车也很少见到,那时都有些什么车子呢?首先是粪车,环管处有一辆拉粪的大马车,隔几天一次,收集拉运学校里的粪便,可这马车并没有马,捎马的位置是一头不太强壮的骡子,辕马的位置是一头看去稍壮硕的骡子。这种骡子,通常不为人们喜欢,它们没有生育能力,干到死拉倒

  接下来就是农民的架子车了,农民常常需要进城捡拾垃圾没车可怎么捡?但是农民实在太穷,有车子的人家不多,只好使用箩头来挑,一挑煤土可以卖两毛钱,大挑要价五毛。当时尚未普及煤球,烧的多是散煤,一斤散煤八厘钱,这散煤太酥,一捅就塌,因此需要掺些煤土,也就是黄河泥沙上边的那层,黏性十足,居民和公家都离不了煤土

  毛泽东时期从苏联进口了若干大型厂矿企业,可这些企业与民生没什么关系,都只为街坊军生产武器服务,至于汽车,甭说个人了就是公家也买不到,所以那时好多地方都自行生产汽车,我所在这个城市,一度拥有很多汽车厂家,记得的就有汽车发动机厂、汽车坐垫厂、汽车弹簧厂、汽车修造厂、汽车修配厂、汽车组装厂、汽车配件厂等等,曾经生产过些小汽车和小货车,但产量不大,原因是单位即便有了指标有了钱买了汽车可又哪里给供应汽油呢?

  只有小型货车发挥了用途,搬运公司用它替代人力车辆,但这烧柴油的小货车一开起来就噪音巨大狼烟滚滚,所载石子抛洒一地,十分讨厌。然而搬运公司生意兴隆,所有单位的运输活路都由搬运公司垄断,不发财也难,1976年曾经全市财政困难发不下工资,居然由搬运公司出资垫付了那个月全市的薪水

  机动车辆十分匮乏,原始运输车辆便大行其道,在人力车上加装船帆似的床单,借助风力,成了那时的一景,现在的人们看到过吗

  搬运公司的老职工们已经年届退休,可毕竟尚未完全达到,载重半吨的人力车又实在拉不动它,于是老工人们动了脑筋,养头驴作为助力。1970年前后那段时间,驴车满城乱跑,反倒是农村比不了城里,农民又不准许养驴。

  可是养驴麻烦也大,先得盖间驴棚,准备些草料,每天还得溜溜驴,找个空场正三圈倒三圈完了还得打几个滚儿,不然驴会罢工,果然麻烦吧
作者:gongzidai 时间:2019-01-13 02:35:26
  说起国人拥有家电,这话题跟文革毫不相干,一如赵本山的笑谈:家用电器,手电筒嘛

  文革晚期开始流行有“三转一响”说法,所谓三转一响指什么呢?经过那个时期的人当然知道:手表、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

  1973年时候,看到有人挎着个半导体收音机,这收音机带个皮套,一块砖头大小,说是什么牌子的?隐约记得说是熊猫牌,其人不无得意地说是一百四十块呢!其人还夸耀说是新中国第一代产品,真真羡慕死了。同是这年,我家院子里南屋的刘伯母买了台红灯牌交流电台式收音机,我好奇拧了一下,后来刘伯母说是我给拧坏了,吓得我好多天不敢见她,这祸闯这么大,谁赔得起,好在刘伯母说了两次也就不再提起这件事来,我才松了一口大气,然而自那以后,我永远像欠了刘伯母一笔巨额债务一般,在她面前总觉心虚,抬不起头来

  我家倒是拥有三转一响其中的一样,也就是我前文谈到过的,再早一两年曾经开展一个“反对走后门运动”,因而地产品商店进了二十台蝴蝶牌缝纫机,不再暗箱操作而是公开发售,我家得到消息,我去排了三天三夜的队,终于没经人人托人脸托脸的人际关系,居然买到了,这台缝纫机立功大了,老妈再也不必一针一线搭灯熬夜缝缝补补做全家衣服了

  1976年在银川时,一个西安童鞋说他把手表卖了,我问咋回事,他说他在拉萨托人买到的那块天津产的东风牌手表因为现下需要用钱,到寄卖店给卖了,寄卖店给他原价,120块钱,很快就出手了。看来银川人也买不到手表,二手货,原价,也毫不迟疑给买走了。我觉得银川可能更加缺货,当时手表第一是上海产的全钢上海牌,也是120块,比天津的好,银川人或许根本就没可能买到,只好买块二手东风

  当时我买不起一百多块的手表,便寄望于第三种选择,斯时传闻还有一种中山牌手表,只要30块钱,戴着不也照样走针,十一个人排两行--人五人六的么!然而,这个中山表却似鬼魅一般,只闻楼梯响,不闻人下来,这都近四十年了,也没见过中山表什么样子


  自行车嘛,到了1980年时候,所谓的三大名牌凤凰、永久、飞鸽,仍属紧俏高档商品,连排名第四的红旗牌也仍是可望而不可即,但这时候开始有了些杂牌,只要有钱,稍稍托托关系也不难买到,于是这年我家先后买了两部单车,都是大桥牌的

  有了车子,那还不骑出去亮相亮相,然而悲剧了,一下撞到树上,大梁撞弯了,成了真的“大桥牌”

  那个时候,紧俏商品得先紧着特权阶层,待特权们拥有的差不多了,会把指标分给基层,但是僧多粥少,咋办呢?抓阄{我们这里称之为“捏蛋儿”}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