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知青年代亲历见闻

楼主:苍枭 时间:2019-01-09 13:08:26 点击:27924 回复:187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1 下页  到页 
  (一)
  本人是50后,出生在远方的省会大城市,之前从来没有去过农村,关于农村的认识,仅存在于课本上。1968年初春,因故初一就辍学的我,被“动员”随着一班比我大三四岁的人一起,到了洞庭湖地区的沅江县(因为我的外婆家在湖南沅江)某大队插队。那是初春的一个半夜12点整,“领队(街道派的)”领着我们几个人属于“社会青年(辍学在家青年的代名词)”的“知青”,从长沙坐“岳阳班”的客轮(我们去的地方当年还没有汽车),经湘江入洞庭湖。第二天约近中午到了一个叫“黄茅洲”的地方下船上岸,举目望处,吓了一跳;码头就是在一条很高的防汛大堤旁,堤旁矗立着三间大大的茅草房。怎么回事?这是穿越回到原始社会了吗?在我当时的认知中,这不是旧社会才应该有的景象吗?这就是码头的“候船室”吗?心中十分的疑惑;我们随着下船的人群,鱼贯来到了“大茅棚”里。我们的领队与一个穿“军干装”的三十来岁汉子、说是公社派出的干部接上了头。他就领着我们一行人穿过茅草房,翻过大堤。眼前的情景逐渐辨析了我的疑惑;原来大堤内还有一大片毛草房。茅草房之间,也夹杂着几间瓦房,但墙壁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泥砖土墙。有各式人等穿梭其间,但看上去倒也像是个集市。来人领我们走到一家没有招牌的小饮食馆,原来是轮船码头设在这里的一个服务点。他帮我们每人要了一份饭(一个铝制食盒约摸四两饭,一铁勺菜就铺在饭面上);有两种菜供选择,一种是红薯粉,黑黑的那种,但是味道好极了。至今还令我经常回味!另一种是炒鸭蛋(洞庭湖地区,水鸭多),总之只能要一种,不能两种菜都要,每份两毛五分钱。但来人说是为我们“接风”的,不用自己掏钱。我们是两男四女六个人,就每三人要一种,这样就两种菜都有了。没有酒、那时候更没有饮料。但吃的津津有味,有真有点“大快朵颐”之感!饭后,领队就让我们在附近自由活动,太阳下山前回到这里集合。那时没几个人有手表,我们这帮人里就更没有了,只能看太阳约时间。我是初见茅草房,一切都觉得新奇。就到处闲逛,这些茅草棚中,居然还有一个南货店(当地人叫法。什么都买;吃的、用的、穿的、农耕的、烧火的、建筑的、草药等等,五花八门),我们就买了点葵花籽(当地盛产),坐那闲磕。店里生意清淡,但营业员却有好几个。听说我们是省城知青(当时,我们应该是第一批的下放知青),觉得很好奇,便跑过来与我们闲聊。我们当然巴不得,就追着她们问这问那,向他们了解当地的人文趣事、风俗习惯等等。
  闲聊中大概了解到;原来,沅江县之所以叫“沅江”,是因为湘江从沅江县城南端流入洞庭湖,而沅江从县城的北段流入洞庭湖而得名。县城以东就是洞庭湖及大片的芦苇荡。夏天满水期,站在岸边向东眺望,水天一色。像大海一样的一望无际,点缀着远处的点点白帆,一幅绝美的山水画跃然眼前。“黄茅洲”是位于南北洞庭湖中部的冲积平原上;听说从汉代开始,朝廷就开始在此围垦。之后,历朝历代都筑堤防水(加固、加高),或是逐渐扩大(因为冲击面积不断扩大)。防汛堤内的围垦区,湖南话叫做“垸子”。垸子内还有几个较小的“垸子”,说是以前各朝代围垦的产物,但已经是多余的堤坝了。因为黄茅洲的这条防汛堤是明代建造的,是最迟围垦的堤坝。有了这条堤防汛,里面的堤坝就失去作用了,变成了农民们的“宅基地”了。这一片有沅江县的大部、汉寿县的大部、南县的全部、华容县的全部、和好几个国营农场、军垦农场。他们说,这个大垸子就叫做“华容垸子”。黄茅洲是个船闸,因为有一条百余里长、蜿蜒从南向北偏东的人工运河,就是通过黄茅洲船闸,直通洞庭湖。这里面的所有农产品、包括粮食,绝大部分都要通过这条运河运出去。所以,这里成了沅江县比较大的一个客货两用码头,也成了一个“商埠集镇”。这里面的人们,全部是历朝历代迁徙来的移民,整个“垸子”里,没有家族式的聚居区。人员大部份祖籍是湘西、湘南、湘东等山区的人,也有部分是湖北、四川、河南、江西、贵州等省迁入的。甚至还有少部分人根本不像中国人,都是蓝眼鹰钩鼻,肤色很白的,极像以色列人种。但他们和汉族人一样,没有宗教信仰。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血缘、来历,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除了相貌与我们汉族差异很大,其他一切风俗习惯都与汉人一样。连语言都是说的长沙土话(略有别于长沙市区人的语言),不知道是不是有犹太人血统。当地语言也是五花八门,莫衷一是;有的语言我们根本听不懂。但也有较大部分人的语言,是说沅益两江(益阳市、沅江县,相隔有40多公里,但两地城里人的语言一样)的土话(略不同于城人说的语言)。聊着聊着,不觉太阳只剩一竿高了。我们只好余兴未尽的起身告辞,回到了小餐馆。
  (以下为黄茅洲今日的卫星图)


  
  公社那个干部见我们回来了,就要我们拿好行李物品,领着我们来到了船闸口的运河码头边。码头旁停着一溜近百艘原木色的木帆船,大概都是载重两到三万斤左右的帆船。没有一艘是有机器的机动船。那些船有的在装卸货物,但大部分都是在排队的,等待过船闸(内运河与洞庭湖外河的水面落差约有五六米;船闸进、排水一次要近半小时,每次只能容下约10艘船过)。船的中间一根主桅杆,前面一根低矮很多的副桅。我们上了最后面的一条空船,船的中前部是甲板、货舱。船的中部后有“两间房子”,他们叫做“鹅窠”。尾部的“鹅窠”通常是舵房兼“厨房”,前部宽大点的地方又是“客厅”,又是“睡房”。顶上遮盖的叫做“蓬”。如果装货不多,“蓬”还可以向前抻开约两米多,扩大了“厅房”的面积。我们上船没多久就开船了;说得好听是“开船”,其实是人拉着船走;因为是初春,还是北风多,南风少。我们的船向北开,逆风而行。只能是依靠纤夫;只见一根香烟般粗的长绳,一头系在主桅杆的顶部,拖出约四五十米长到岸上。岸上是三名纤夫,把绳索的另一头鱼贯背在肩膀上,拉着船向北走。船老大一人在掌舵,女主人在当水手(有时需要撑篙,也是兼煮饭、打杂)。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我们几个人都坐在船头一边观景,一边闲聊。都说;如果不是看着他们是拉着船走,突然碰到的话,还以为是抓到的坏人被反绑着手呢(文革中被反绑着的人见得多了)。还真的很像!有诗为证;
  几点航帆向逆流,春风未便北行舟。童儿不解纤夫事,笑指船桅絷“楚囚”。
  我们边说笑,边观察两岸(不是欣赏,那时还不懂欣赏);这条运河宽约不足百米,水很清,但不见底,应该很深,水是静止的。运河两岸有低矮的堤坝,是专门作为“纤道”用的。纤道内以西是一条大堤(就是那种已经不起作用的内堤),大堤上密密的排着房子,是清一色的茅草房,那就是当地农民的房子。运河的西岸是一片稻田。入黑后,船家在“厅房”点起了一盏马灯,叫我们去吃饭了。我们才想起还没吃晚饭的,船家什么时候煮的饭我们毫不知情。菜就是清炒萝卜丝,另有一碟据说是白辣椒炒“腊肉(几乎见不到肉)”,好在油还放的算够。我们围着一张只有约15公分高的船上专用的桌子,盘膝坐在艎板上。环境的突变,心里开始有点怪怪的感觉;离开家后,一直都兴高采烈,这时,不知为何感觉鼻子有点酸酸的。饭后,船家收拾完家什,拉长了顶棚,扩大了“厅房”就变成了“卧室”。让我们铺床睡觉。因为他要把马灯撤走熄掉(露光会影响舵手的视线)。熄灯后的四周一片漆黑,除了睡觉,还真的啥也看不见了。船家在中间拉了一层布帘,女的睡后部,我们男的睡前部。我们铺开自带的杯子,和衣而卧。外面静悄悄的,只有船舵偶尔发出咿呀的响声,水面的微波,轻轻的拍打着船头,发出很有节奏的“啪”、“啪”声。那一夜我是翻来覆去睡不着,且春寒料峭,脚尖始终都没睡暖。心中开始有点预感;以前父母身旁甜蜜的日子,很可能就此再也回不来了。心情开始有点抑郁、沉重,直到东方开始微微泛白,我才有点迷迷糊糊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我被领队叫醒。原来天已近晌午了,就河里舀水胡乱的洗漱了一下,一看太阳,约摸是上午的十点来钟的样子吧。就吃不知道是早饭还是午饭,还是一样的菜式。原来,船家一天是吃两顿的;晌午一般是十一点前一顿,下午约五点前一顿。我们不知道,船家就按他们的习惯做了。约摸太阳偏西的时候,船靠岸了。我们到达了目的地。
  上了岸,那个公社干部去叫大队来人接我们去了。我们就站在岸边“纤道”上,欣赏我们将要生活、“战斗”的这一片土地;从岸边向西约百米处,还是那条内堤,一直延伸到了这里,距离黄茅洲约有五六十里(约30公里左右)地的样子。堤上依然是鳞次栉比的茅草房。稀罕的是;居然有一间很长的房子,房顶上有一半居然是瓦,后来知道原来那里是大队部、小卖部、油榨坊的所在地。那不是瓦的那一长段茅草房子,是大队学校。大堤的两面堤下是宽约20米的荷塘,一直沿着大堤一直伸向远处,不知何处是尽头。虽然塘里的荷叶已经全部枯萎;只有零星的几根小荷,将尖尖的“触角”伸出水面。但是,微风吹来,仍然夹杂着一股说不出的馨香!有诗为证;
  诗曰:十里余香绕晓堤,残荷褪尽嫁时衣。秀才踏浪摇罗盖,笑劝先生莫种篱。
  荷塘边栽着一排柳树,摇曳生姿。像是在欢迎我们这些来自远方的游子。塘边以外一直到运河边,是水稻田。田埂上开始长出了鹅黄色的嫩草叶,有几个人在用牛翻耕水田,还扯着嗓子唱着当地的山歌。这种情景处处透着古色古香,就像一幅美极了的中国田园画。我们虽然不是很懂艺术,此时也看得如醉如痴!(待续)

打赏

678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39次 发图:10张 | 更多 |
作者:更好对付 时间:2019-01-09 13:14:18
  大锅饭
  • LHJ李会娟: 举报  2019-01-14 19:57:56  评论

    我刚上班时工作地所在的村子也有茅草房,看着很可怜,为此我买了不少啦零食首饰学习用品给学生
我要评论
作者:救护车v 时间:2019-01-09 13:19:17
  旧社会才应该有的景象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给对方2019 时间:2019-01-09 13:22:06
  知青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跟我相处 时间:2019-01-09 13:25:39
  第一批的下放知青
我要评论
作者:更多是非常 时间:2019-01-09 13:27:33
  从来没有去过农村,关于农村的认识,仅存在于课本上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1970星汉灿烂 时间:2019-01-09 13:29:26
  好看,有一些事情我还记得,不过那时候比较小。对木帆船印象很深,只是在长江边。
我要评论
作者:更符合财务 时间:2019-01-09 13:31:20
  没有家族式的聚居区
我要评论
作者:我刚色鬼下次 时间:2019-01-09 13:34:27
  根本不像中国人,都是蓝眼鹰钩鼻,肤色很白的
我要评论
作者:施工方的出现 时间:2019-01-09 13:37:39
  鳞次栉比的茅草房
我要评论
作者:孤狼爱上山 时间:2019-01-09 13:37:38
  不是第一批下放知识青年。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告诉对方2019 时间:2019-01-09 13:39:23
  没有宗教信仰
我要评论
作者:边走边唱看天下 时间:2019-01-09 13:40:39
  初一就辍学的,被“动员”
  +++++++++++++++

  这个年纪应该属于童工的标准吧?


  
  • 苍枭: 举报  2019-01-11 02:29:57  评论

    我那时候才15岁,失学在家几个月了。那时到处乱哄哄的,居委大妈们怕我到处逛惹事,就天天登门。我又孩子气贪玩,也就同意了。还被父母骂了一顿。呵呵!
  • 边走边唱看天下: 举报  2019-01-11 08:30:18  评论

    评论 苍枭:哦!似乎跟当今的定于一尊一样下乡的年纪。居委会大妈真是毁人不倦啊!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好地方干部 时间:2019-01-09 13:43:28
  欢迎我们这些来自远方的游子
我要评论
作者:百里嘉 时间:2019-01-09 14:03:15
  知青,好像好久以前的事了吧?

我要评论
作者:浩轩2016 时间:2019-01-09 14:12:24
  那个时代真的不一样
我要评论
作者:浩轩2016 时间:2019-01-09 14:13:18
  知识青年下乡再教育
我要评论
作者:真相历史20200 时间:2019-01-09 14:14:54
该回复因含有不文明用语,已被删除。遵守社交礼仪,共建和谐天涯。详情请了解:社区礼仪
作者:事实就是事实0927 时间:2019-01-09 14:16:13
  支持原创
我要评论
作者:moyuer8888 时间:2019-01-09 14:29:20
  建议大家把“历史真相”,“大火柴”拉黑,他们在帖子里故意捣乱。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麦田2018TV 时间:2019-01-09 15:06:30
  支付好作品
我要评论
作者:三水山水 时间:2019-01-09 17:32:11
  留名
我要评论
作者:山林樵夫2016 时间:2019-01-09 17:32:20
  可惜缺照片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hbszhw118 时间:2019-01-09 18:25:54
  迴避不开的一段历史,必竟真实的存在过,支持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halberdlin2018 时间:2019-01-09 18:59:33
  好文
作者:臭老九2018 时间:2019-01-09 21:30:23
  拜读好文
我要评论
作者:tianya涯宝2018 时间:2019-01-09 21:48:55
  没有经历过,但迴避不开,希望继续介绍。
我要评论
作者:菲格2013 时间:2019-01-09 22:00:04
  好文!好纪实文! 同龄人读起来很亲切!尽管我没下乡,但我兄、第都下乡了,所以还是对你的描述有触动!请继续!
我要评论
作者:功到自然 时间:2019-01-09 22:22:52
  实话实说
我要评论
作者:佩奇小猪猪2018 时间:2019-01-10 07:15:25
  在时代大势面前,普通人只能随波逐流。
我要评论
作者:gegelibin 时间:2019-01-10 08:23:11
  实话实说
我要评论
作者:远山1远水 时间:2019-01-10 08:30:23
  知青。一个时代的标签。
我要评论
作者:zenggming 时间:2019-01-10 08:31:50
  多多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星际旅行器 时间:2019-01-10 09:08:23
  大城市容纳不了这么多人
我要评论
作者:cwb12 时间:2019-01-10 09:10:19
  这个其实让大家看到一个真实的社会。
我要评论
作者:菲士曼_W 时间:2019-01-10 09:39:03
  没有在农村或工厂参加过劳动的人,将来当国家领导人或高级领导干部都不会让人民放心。因为他不懂得占90%的劳动人民需要什么
我要评论
作者:cwb343800 时间:2019-01-10 09:57:41
  接受改造的多了去。
我要评论
作者:凤舞七重天 时间:2019-01-10 10:06:45
  期待楼主纯粹的叙述
  • 苍枭: 举报  2019-01-11 02:45:41  评论

    我本来就是作为回忆录写的,当然是真情叙述。谢谢!
我要评论
楼主苍枭 时间:2019-01-10 10:14:12
  (二)
  这时,那个公社干部带着一群人回来了,有大人,还有几个孩子跟着。一个个子不高,敦敦实实的、穿着黑色中山装四十来岁中年人,头上盘着一条御寒的长毛巾(完全不同于北方农民头巾的样子),代替帽子。上来和我们的领队握手、寒暄。然后,领队就告诉我们,这位是我们插队的大队长、大队党支部副书记。姓覃,让我们称呼他为“覃书记”。然后,覃书记跟我们一一握手,口称“欢迎”。之后,就回身叫了那些他带来的人,抢着帮我们搬行李。这些人除了两三个很年轻的后生,也都头上缠着当帽子的布。当地人不论男女老少,很多都是这样的装束,极少有人戴帽子。不同的只是偶尔有人用的是那种长长的洗澡毛巾,个别的用的是毛线织成的,大部份都是土制的‘家机布’裁剪的。这十来人大多数人穿的都是家里自织的土布衣料,又称为“大布(商店卖的统一都称叫‘洋布’)”。款式更有特色;有对襟的,有像长袍那样边襟的,都是像唐装那样的布纽扣。黝黑朴实的脸盘上,都挂着善意的微笑。虽然每人都很热情,可没有任何的欢迎仪式(本来我们以为会像出发欢送一样热闹的)。那些孩子们是跟着来看热闹的。一行人向堤上走去,登上大堤的“楼梯”,就是顺着大堤用锄头直接挖出来的。这种“楼梯”当地人叫“码头”。登上堤面,眼前是一块很平整、夯得很硬实、长约六七十米的大坪,这是第七生产队的“晒谷场”,当地人叫做“大禾塘”。我们向北走到第四间茅草房,就是我们的“知青点”了,这个房子是新盖的。
  这下终于看清楚茅草房的结构了,看看是怎样的;地板就是直接就地泥土夯实、夯平整。墙面的下截是五层土砖(一块土砖约为红砖的两块半长,一块半宽,四块厚。重约25斤),第五层砖上一直到房顶,是用芦苇杆为“骨”,缠着稻草缠绕成“棍子”状,再用稻草绳一根排一根的固定成墙面。之后用牛粪+淤泥混合(牛粪可以保障墙面不开裂)均匀,平抹在这些芦苇+稻草棍排成的“墙”面上。当地的木工师傅技术极精;整个屋子的框架,包括房顶上的珩梁,都是杉木榫卯结构,不需要一根铁钉。横梁上用竹篾把晾衣服那种竹子一根根固定成一格格,再用芦苇杆密密麻麻的铺满房顶,以草绳固定。之后,才是一层一层的铺上稻草,每铺一层,就用竹子、竹篾压住拴紧。虽然是茅草房,建筑的及讲究技术。也比我们开初想象的结实、坚固。还真的不能叫“茅草棚”,当地人叫“茅屋子”。只是每年需要加塞一层新稻草,才不会漏雨,就这个有点麻烦。整个结构比我们的想象要复杂得多,还具有非常高的木工技术含量。原来,他们早就接到了公社通知;我们大队被安排四男四女、八位知青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因为大队部就在六队与七队的结合部上,大队部就把知青点安排在了第七生产队。并命令七队作好一切安排。所以,七队在我们到达前,就把房子、床铺、炉灶、煤油灯、锅碗瓢盆等一切生活用具安排好了。
  房子坐东面西,一共是三间人住的,另挨着还建了一间前部是茅房(那种式样实在无法叫“厕所”),后部是猪舍的小房子。当地人称呼猪舍为“猪牢屋”,能养两只猪。而我们的不单单是“猪牢屋”,还带着个“方便”的地方,实在不知该叫什么。大门面西,进门就是“正厅”,约摸有四十平米的样子。进门右侧靠墙还有一个泥砖砌成的鸡笼子,能养个十来只鸡的规模,是准备给我们养鸡用的。这些也是当地农家的“标配”!对着大门的背面(东面)墙有一扇小门,是后门。后门旁边是一个大大的灶台。也就是说,这个是“客厅兼厨房、饭厅”的“正堂”。那个炉灶高约七十公分、长约2.5米,宽约1.2米。灶台靠墙的是一口直径约一米的大生铁锅,当地人称为“老天锅”,是专门煮猪食用的。中间的一口约0.6米直径的铁锅,是专门煮饭用的,感觉要吃那么多?挺吓人的。其实是当地的习惯,煮饭时放很多米水,煮开后把“饭”倒在沥箕里沥干,然后把“杂粮(红薯、芋头、莴笋、萝卜、南瓜、莲藕、青蚕豆、黄豆麸、甚至田里种了作为绿肥的紫云英等等,都叫‘杂粮’)”放在锅底,然后把煮开的“饭”再均匀铺在“杂粮”面上,再一起重煮一次。装饭时,先把杂粮和米饭拌匀,然后才装着吃。一年中,除了春插、双抢、秋收和年、节日,才会吃白饭。其他时间都是以这样的方式吃,来代替每年都缺口的粮食。而沥出来的“米汤”,就用来喂猪。有的哺乳期妇女缺奶的,也是用这种米汤当“牛奶”哺育婴儿。只是会放的水少一点,让“米汤”稠一点。至于是否能养活,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回到原话题,继续“参观”我们的新居;灶的最外面是一口直径约40公分的铁锅,是专门炒菜用的。每一个锅旁边还有两个“瓮坛”;一种长长的(长度比整个炉膛的高度略长一点点)、直径约15——20公分不等的生铁容器,是专门烧水用的。砌炉灶时安上这个,小半个坛面裸露在炉膛。这样,饭熟了,“瓮坛”里的水有时也开了。不用另外烧热水,节省了很多柴火。非常的好用!整个炉灶是用泥砖砌成,灶的外表同样是牛粪+淤泥粉刷。只有灶面,是用了石灰+糯米浆混合,批了约一公分厚的一层。这层不会脱落,还可以用水洗。可能会有朋友说:“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墙面不用石灰+糯米粉啊?”是啊,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后来才知道,糯稻的产量极低,亩产不到两百市斤。一个生产队也就种几亩地,应付过年用的。石灰更是紧俏物资,只有育秧的秧田,才会配给一点,平常根本就没有。这是题外话。我们这个“厅堂”除了一个大灶台,还配有一个木碗柜,碗柜里粗瓷碗、碟、连匙羹都一应俱全。一个大水缸,水缸上有木制的缸盖,一个水瓢,一个潲水缸。一张枣木的“八仙桌”,四条“桥凳(条凳)”。“厅”的正中挂了一幅毛主席画像(没有挂副统帅像),那是给我们准备要“早请示、晚汇报”用的。总之,家庭所需的,一应俱全。难为他们了,真得很周到!
  左右各有一个耳房,比正厅略大一点,约有五十来平米一个。每个房间都有一张书桌,两张靠背椅,相得很周到。每房都有四张木架大床(当地人用的都是大床,没见过有单人床,所以给我们也都做成了1.4米宽的大床)、蚊帐架、踏板(放在床前的,宽约50公分,与床一样长,约高12公分),一应俱全。床帮有约8公分高的“桶式”的,几根木方做桁梁后,就是铺满了芦苇杆做成“床板”,上面再垫上厚厚的稻草。铺盖往上一铺,睡上去有点像“席梦思”的感觉。总之,一个家庭该有的,一应俱全。那些农民大妈们说:“孩子们那么远来支援我们,不能亏待了孩子。”这种无微不至的关怀,着实让我们感动!覃书记看见了后,也感到非常满意(感情之前,大队部没人来看过),当场表扬了队长,不知跟队长交代了几句话后,他就邀着我们领队先离开了。
  哦,对了,还忘了介绍我们的队长;他姓严,不到三十五六岁。他就是我前面说过的;蓝眼鹰钩鼻,肤色很白,有点像以色列人的那一种人。个子不高,和湖南人个头差不多。但很健硕。他的父亲、兄、弟和两个妹妹,都是这个样子,半点也不像汉人。我们来自于大城市,当然见过外国人。怎么他们都长得像外国人?心理啧啧称奇,但初次见面,不好意思问他。他的娘子却是正宗的汉人样子,可他的两个女儿,和他兄长的孩子(他弟弟因有慢性病,找不到老婆,没有孩子),也是这种“洋人”形象。但他的两个妹妹的孩子就变了,相貌和我们汉人没有区别。他们家族的男性遗传基因,实在太厉害了!在当地,农村人只有户籍,是没有户口本的。我们非常想知道;他们的户籍写的是什么民族?他们全家都挺出息的;他的兄长是八队的队长,他的大妹妹是大队妇女主任,小妹妹是妇女队长,还是大队宣传队的“女一号”。全国演样板戏的时候,大队宣传队排了花鼓戏的《红灯记》,他小妹就饰演李铁梅呢,花鼓戏唱得非常棒!队长住的距离我们只隔一家屋子,他去把队长娘子叫了过来,还来了三个妇女,一起帮我们捡拾房间。
  这样忙忙碌碌了一下午,终于安置下来了;女知青住靠南一侧的耳房,男的住靠北一侧的耳房。房间里有一个面西的窗户,是用木条以榫卯结构做城格栅式的,宽约1.1米,就是一扇。需要开窗时,就整扇窗向上翻起,窗框旁一根活动的木撑撑住。窗格外面是一层专门糊窗户的绵纸,就像电视剧里那种、手指轻轻一戳就一个洞。环境、视野、采光都令人满意。只是有一点十分瘆人;当地没有辟出专门的坟场,人去世后,随各家自己喜欢,房前屋后,甚至塘边田埂,你喜欢埋哪就埋哪。以至到处都是坟茔,至今也没有改变。十分的煞风景!我们男宿舍的窗户一打开,堤坡下面是一块农民私人的菜土。堤脚旁有三五座坟墓,其中一座的棺材并不是挖坑埋葬的,而是直接搁在地上,上面堆上土,把棺材掩没完事。不知是哪个地区移民的葬俗,可能已经没有后人了。棺木的两头都已经裸露了一大截,并且有裂缝。他们说,顺着裂缝就能看见里面的骸骨。堤高只有约三四米,也就是说坟墓离我们的窗口仅有约三米左右的样子我的天哪,把我吓死了!我天生胆小,还最怕看死人!我自然不敢去看,所以经常不肯开窗。同室的小陆年纪是我们中最大的,他是老三届高中毕业生。可能因为我小,他总是像个大哥一样的迁就我。我不肯开窗,他就真的不开窗。现在想想,真的是很难为他!这就是真正的“患难之交”吧!我们安顿好后,队长就说去大队部吃饭,大队为我们洗尘。他们也知道,我们还没有米,也没有菜,也没地吃饭。一行人来到大队部,就是那间唯一的瓦房(只有凹进去那截是瓦)。
  房子是一个很大的凹字形房子。中间凹进去那一块是大队部会议室,会议室向北旁边是小卖部,小卖部过去是财会组,一个会计、一个出纳。再过去是畜牧组,其实只有一个五保户的孤寡老头住那里,是大队部的杀猪匠。哪个队要杀猪、阉猪、牛,就都要通过他,哪怕自己会杀猪也不行。那是属于“私宰”,是要受到处罚的。另一个老头不住这里,也不经常在,养着大队部的两头公猪,专管猪公接种的。曲出来的是茅草房,是大队部的伙房、食堂和小仓库。会议室向南隔壁就是大队部办公室,办公室隔壁就是油坊办公室兼仓库,再隔壁是轧花间(把采摘回的原棉朵中间的棉籽轧出来),再过去就是榨油间,曲出去的那截是碾子坊、炒油坊。榨油前要把菜籽、芝麻或棉籽(当地只有这三种原料制油,既没花生,也没大豆)先炒熟、炒香,再放进碾槽里,把拉碾子的黄牛蒙住眼睛,然后赶着牛不断的走圈。碾碎后用稻草、铁箍包好,上坊。再以人工推着一根约长两米多,直径约20公分的大木杵,木杵的中间吊着一根铁链系在房梁上。一头套上一个大铁套,像个平顶炮弹一样的形状,以人力推动,一下一下的撞击油榨的楔子,这样把油脂挤逼出来。这可是长了见识了,原来平常我们炒菜用的油,就是这样制造出来的!
  我们一行来到食堂,覃书记和我们的领队在门口迎接我们。食堂里开了六台八仙桌(当地没见过有圆桌),来人同桌上有大队的几个干部,覃书记为我们一一介绍;支书(一把手)姓沈,之后别桌的副大队长、治保主任、妇女主任、学校校长、民兵营长、大队会计、出纳等等。来了很多人,有大队各组的员工、隔壁学校的老师。以及一些来看热闹,顺便蹭吃蹭喝的。这些人平素跟大队干部关系交好,闻着味就来了。六桌本来是坐48人,结果来了八九十人,有半只能站着吃。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这次大队部为我们接风还真的下了血本,为我们杀了一头猪。这时,大块的红烧肉,用一个老天蒸砵(湖南餐馆蒸饭的那种形状,最大号的,直径约有50公分大)盛着端上来,每桌一砵,一块肉起码有一两以上。再有一大砵猪肉炖红薯粉,一大砵黄芽白,就这么三个菜。又从小卖部搬来了两坛0.47元/斤的白酒。这时,天已擦黑,有人拿了几盏煤油灯来点着,可四州还是昏昏沉沉的。宣传队长就去把他们平常演戏才用的两盏汽灯拿来了;灯座上有一个小小的打气筒。虽然也是用煤油,可它点的不是灯芯。是一个乒乓球略小的网纱状的小套子,套在出油口上点着,然后开始以手泵气。几分钟后,越来越亮,还真不下于城市的白炽灯。把灯挂好后,覃书记突然发令:“全体起立!”乱哄哄的众人一下就静下来,刷的一下都陆续站了起来。每人都很自然的掏出红宝书(比巴掌大一点的红色胶皮的毛主 ),面向毛主席像,右手高举过顶,一边摇晃手上的红宝书,一边参差不齐的喊:“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敬祝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我们没有带红宝书,只能尴尬的举手晃着。三遍过后,覃书记发令:“晚汇报毕,坐下”。跟着说了些欢迎我们的套话,然后说一起唱支歌,表达欢迎我们的心意就开饭。还是由他发令,他领唱道:“爹亲娘亲,预备——唱!”大家都一愣,没有人开口。突然之间,众人不约而同的哄堂大笑起来。覃书记一见,气不打一处来。厉声喝骂道:“歌唱毛主席的歌,你们居然敢拒唱?还敢发出讥笑,你们的阶级觉悟都被狗吃啦?”众人被他一喝,立即捂住嘴。这时,有一个老师嗫嚅的走近他,附耳跟他说了什么。他突然之间,满脸显出扭捏之态,涨的脖子都通红。原来,这支歌的起始是“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他从第二句领起,却又唱的是第一句的乐谱。众人无法跟着唱了,才会一愣之下,哄堂大笑。这时,沈支书赶快站起来打圆场说:“算了算了,我们远来的客人忙碌了一整天了,早饿了。还是开饭吧!”覃书记呆在一旁,作声不得。众人如逢大赦,如奉纶音;根本没人去理睬那两坛酒,几乎同时一起启动筷子,向红烧肉砵闪电出击,这次可比刚才的喊口号整齐的多了!我们也真的饿了,见到个个都如狼似虎,马不停蹄、箸不离肉。我们也不敢再客气,慌忙向已经少了一大半的红烧肉砵伸去。我和陆大哥终于每人都抢到一块,大快朵颐。当想第二次伸筷子的时候,肉砵里仅剩一点红烧肉汁了。沈支书笑骂道:“本来是为知青们接风的,看你们这班饿死鬼投胎的!”我和陆大哥只能苦笑一笑。还算好,我们也总算是吃到肉了。还有两个女知青一口肉味都没尝到。他们哪见过这样的阵势,一下都被吓呆了。稍一迟疑,砵里的肉就空了。本来就是每人一斤肉的量,一下多了一倍的人,个个都是馋了很长时间肉的壮汉,可不就变成了“僧多肉少”了吗?这还真不是农民们天生粗鲁,的确是太难得的机会了,又见不够分的,谁也顾不上谁了。就这样聒聒噪噪,乱乱哄哄,很快,一顿饭吃完了。各桌的菜砵也早已“洗劫一空”了。一些人开始斗酒了,我们不会喝酒。就向大队领导谢过辞行,打道回府了。领队就留在大队部的客房安歇了。
  一出门口,四下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们出身城市,哪见过这样啊?不敢走夜路,何况还到处都是坟墓。好在旁边就是小卖部,有电筒、电池卖。我们就买了两支手电筒,高一脚、低一步的回到了家里。两个没吃到肉的女知青,一个姓曾、一个姓李,小嘴撅得老高,十分的气愤说:“还说是为我们‘接风洗尘’,结果一开动,谁也没理我们。这些大队干部,无非是借着我们的名义,自己好大吃一顿而已。挂羊头。卖狗肉!”陆大哥赶紧安慰他们说:“他们那样子,也的确像是谗肉很久的样子。这些农民比我们可怜的多,别计较了。以后我们自己开火后,我出钱去买肉,给你们补回来!”
  • 风影ying: 举报  2019-01-12 06:54:59  评论

    维吾尔族元朝时来湖南桃江一带。
  • 逛网时刻: 举报  2019-01-12 15:57:53  评论

    这一段写的真好,过去是要下筷子快的,那种灯我们叫汽油灯,中间的灯好像说是石棉的,没有亲身经历这些东西是想象不出不来的,那段时间背语录现在想来就是一笑话,当时没人敢露出一点轻视,稍有不慎挨斗是小的。谢谢楼主
剩余 1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拟歌先潋 时间:2019-01-10 11:12:48
  对于农村的认识,应该多去看看,体验一番!
我要评论
楼主苍枭 时间:2019-01-10 11:14:57
  下图就是本人插队的第七生产队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崖山思中华 时间:2019-01-10 12:12:37
  不堪回首的年代
我要评论
作者:唠唠叨叨70 时间:2019-01-10 13:42:41
  知青年代离我们已经很久远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毫不在乎a 时间:2019-01-10 14:09:38
  感觉是个潜力股^0^
我要评论
作者:毫不在乎a 时间:2019-01-10 14:09:44
  踩你踩你~lz加油哟~
我要评论
作者:毫不在乎a 时间:2019-01-10 14:09:29
  楼主,盼星星,盼月亮,等你等的好辛苦啊,终于看见更新了
我要评论
作者:安徽巡抚 时间:2019-01-10 14:31:02
  好贴留名!!!!!!!!!!!!!!!!!!!!!!!!!!
我要评论
作者:ty_134346068 时间:2019-01-10 14:51:01
  写得不错,就是一段太长,如果注意分段,就更好阅读了
我要评论
作者:ylyw591211a 时间:2019-01-10 15:56:16
  那个时代真的不一样
我要评论
作者:平淡长江归来2017 时间:2019-01-10 16:12:06
  旧社会才应该有的景象
我要评论
作者:我就是lp 时间:2019-01-10 17:01:29
  知青是时代的产物!!!!
我要评论
作者:老巩论史 时间:2019-01-10 17:30:18
  
作者:苦尽甘来2019 时间:2019-01-10 18:48:47
  当年知青下乡大多都是不情愿的吧
  • 苍枭: 举报  2019-01-11 02:42:03  评论

    当时啥也不懂,只想着好玩,不情愿的往往是大人,而不是知青的本身!
  • 风影ying: 举报  2019-01-12 07:05:23  评论

    68年,人民日报有社论,意思是‘不在城里吃闲饭,靠自己双手’鼓动辍学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背景是,高校停止招生了,一停就是8年,又提供不了充足的就业机会。其实就是社会的一个倒退。农民的教育水平和觉悟怎么承担教育知识青年?那不是荒唐可笑嘛。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乱摆农门阵的二爷 时间:2019-01-10 18:56:09
  好文章
我要评论
作者:要你快乐要你型 时间:2019-01-10 21:11:40
  你们那个时候是不是每天都满腔热情的?
  • 苍枭: 举报  2019-01-11 02:40:14  评论

    一开始,谁都是满腔热情,兴高采烈的!
  • 风影ying: 举报  2019-01-12 07:08:37  评论

    评论 苍枭:68年去的这批属于热血沸腾,自愿。后来就不一定了。必须下,又没工作安排,能怎么样呢?自古华山一条路了。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要你快乐要你型 时间:2019-01-10 21:13:31
  写得不错,就是太长了,看得我累呀。
我要评论
作者:要你快乐要你型 时间:2019-01-10 21:16:47
  做过知青的人,现在最少也有60岁以上了吧。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花匠菜农 时间:2019-01-10 21:25:20
  一个亲戚是知青,留农村了,后悔没有返城
我要评论
楼主苍枭 时间:2019-01-11 02:19:41
  @更好对付 2019-01-09 13:14:18
  大锅饭
  -----------------------------
  谢谢光临!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苍枭 时间:2019-01-11 02:20:03
  @救护车v 2019-01-09 13:19:17
  旧社会才应该有的景象
  -----------------------------
  谢谢光临!
作者:爱跑步的鱼2018 时间:2019-01-11 07:58:48
  过去那么多年了,楼主怎么细节都记得那么清楚?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爱跑步的鱼2018 时间:2019-01-11 07:59:35
  细节到连每天吃的什么饭菜,食堂摆设,几张桌子几张椅子都记得清清楚楚?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无聊大人2 时间:2019-01-11 08:00:17
  知青,中国最勤劳的一代人
作者:立法委员杨立华 时间:2019-01-11 08:11:51
  怀念
作者:cwb12 时间:2019-01-11 08:40:43
  也算是相互交流了一段时间。
作者:臭老九2018 时间:2019-01-11 11:01:49
  知青,创造历史的一代人
作者:咕咚0410 时间:2019-01-11 11:21:13
  学习了
作者:镜花琉璃雪 时间:2019-01-11 13:49:02
  喜欢看回忆录,楼主多更新。
作者:镜花琉璃雪 时间:2019-01-11 13:49:14
  谢谢分享
作者:臭老九2018 时间:2019-01-11 14:03:50
  让大家看到一个真实的时代
楼主苍枭 时间:2019-01-11 14:05:46
  @爱跑步的鱼2018 2019-01-11 07:58:48
  过去那么多年了,楼主怎么细节都记得那么清楚?
  -----------------------------
  呵呵!我的记忆里还凑合,我四岁的很多事,至今还记忆犹新。何况这一段,是人生最难忘的日子?
  • 风影ying: 举报  2019-01-12 07:12:07  评论

    四岁的事我也有些印象。
  • 立法委员杨立华: 举报  2019-01-12 09:20:11  评论

    神童,四岁的事都能记住。10岁左右的事我大部分都想不起来了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儿童走卒a 时间:2019-01-11 14:18:12
  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逐无涯,乐此不疲。
作者:儿童走卒a 时间:2019-01-11 14:18:17
  唯有我们觉醒之际,天才会破晓。破晓的,不止是黎明。太阳只不过是一颗晨星。
作者:儿童走卒a 时间:2019-01-11 14:18:22
  没有来自内心的渴望,不可能成功
作者:拟歌先潋 时间:2019-01-11 16:25:14
  知青一个
作者:唐唐琴 时间:2019-01-11 16:36:16
  长见识了
作者:21tc_bianzhou 时间:2019-01-11 16:37:17
  岁月是一个最优秀的神偷,能偷走所有的不愉快,留下对往事的怀念
作者:21tc_bianzhou 时间:2019-01-11 16:37:51
  我母亲这边的长辈,几乎人人都当过知青,小时候回忆起知青生活,那都是不堪回首啊
作者:21tc_bianzhou 时间:2019-01-11 16:38:58
  现在偶尔重聚,回忆起来,那真是苦也成了甜,全是欢声笑语了,毕竟是自己的青春岁月嘛,早不计较那些了
作者:涯叔2008 时间:2019-01-11 18:01:09
  老一辈的都吃了很多苦
作者:涯叔2008 时间:2019-01-11 18:01:39
  现在生活好多了
楼主苍枭 时间:2019-01-11 18:45:34
  (三)
  第二天早上,严队长来跟我们说:“这几天你们先不用出工,到处去走走,熟悉一下环境、队上的一般情况、人员。安排好日常生活,种上自留地(菜地)。明天,我派船给你们把粮食买回来。都安排好后,再出工。这几天,还是去大队部食堂吃饭即可。”队长走后,我们就开始按他说的,到处去走走、看看,还到七队每家都去认了个门,了解了一些七队的发展历史的片段等等;
  原来,我大队有十二个生产队。一个副业队,副业队主要有莲渔组,二百余亩池塘。一个砖窑,一棚水鸭(近两千只,一只水鸭年产蛋可达320只,从不抱窝。是大队主要经济来源,)一个机工组(两台40匹柴油机,打米、抽排水专用的。没有拖拉机)。一个畜牧组;两头公猪,五头母猪,80余头肉猪。其中的猪、鸭是有指标任务的。而生产队自己养的猪,是队里自己吃的,没有上缴任务。在1967年前,队里养猪是不受限制的。后来有通知;生产队一级也不容许养猪了。但因为农忙(春插、双抢、秋收)、逢年过节,队里也必须给队里社员安排点福利;在牛栏屋的背后,还是偷偷养了四只猪。只要不过分张扬,公社也不会知道。大队部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另外,我大队有一间学校,是县教育局有备案的。从小学一年级到完小五年级(五年一贯制),一直到初中二年级毕业(初中比城里少了一年)。每个年级一个班,共七个班。区里派来了两位公办老师,是一对夫妇。男的郭老师(解放前的大学生)教五年级以上的语文、历史及俄语(当时那里还是学俄语,没有英语课)。我看到有个学生的俄语书上,在飞机的小图下面,注了汉语的读音,是“三妈两腿”。我不懂俄语,不知“飞机”读出来是不是像“三妈两腿”?呵呵!女的刘老师(解放前的高中毕业生),教四年级以上的数学。其他教师都是本大队的、有一个男的是县一中读了高二后没毕业的。有两个在县二中初中毕业的,还有两个是原来区里的完小毕业的。可煞奇怪的是;校长居然是兼副大队长。教导主任是一位周姓女老师兼的。她只负责四年级的语文课,是个初中生。我们去的时候,学生们都在背“老三篇”,其他课都停了。什么时候恢复的正常上课,我们也没有再去留意。
  我们生产队的情况;队里当时的“队委”有七人,政治队长(正)、生产队长(副)、青妇队长、贫协主席、会计(兼记工员)、保管员(兼出纳)、民兵排长。资源是;在堤内(内堤以西)的水稻田有188亩,堤外(内堤以东,我们登岸的地方)约有80亩。棉花土(专门种棉花用的,有指标任务)约40亩。荷塘(渔、莲同养)水面约50亩。全队共25户95人(不包括我们)。水牛七条(四白三黑),黄牛一条,偷偷养了四头猪,一群水鸭(当地叫‘湖鸭子’)约200只出头。
  设备有;两条“万斤筏子(就是木帆船,每艘载重1.2万斤,以前专门打湖草和砍柴火用的)” 。一条“鸭筏子(专门放鸭用的,约可载六百斤左右)”,一条“牛草筏子(专门用作出外割牛草的,配有风帆,可载重约两千斤左右。)”,一条“莲子筏子(两头尖的,船底很弧,以便在密集的荷叶中穿行,采摘莲子而不伤荷叶。只能载两个人,像学骑单车一样,要专门学才会驶。否则,上去坐着不动,都会翻船)”,一共有大小五条木船。我们七队是全大队的先进生产队,“家底”是最厚的。呵呵!所以大队才把我们安排在七队。
  那一带的绿化搞得很好,而且是自发的。因为木头是生产资料、房子、家具等等的主要原材料。很值钱!所以,都将木材看得很重;不用人动员,家家户户栽树几乎是见缝插针。主要树种就是“枣树”,又叫“苦莲子树”。结的果子像红枣,但只有一半大。成熟后是黄色的,很像广州的水果“黄皮”。但它不能吃。味极苦涩,碱性极大。却是洗衣服、洗头的最佳“肥皂”。所以,在当时每户一个季度只配给一块半肥皂。当地人却无所谓,因为这种“苦莲子”枣的去污、去油功力并不比肥皂差。这种树,还有一个优势;就是成长快,木纹细密、结实、韧性很强。是做农具、船桨、家俬的极佳材料。
  在1967年前,距离大堤向西约1.5公里的地方,就是我队的边际,称为“尾子脚里”。再向西就是一个很大的湖,叫做“鸬鹚湖”。无人管理,逐渐的荒芜。解放前听说是水很深,渔获很厚。后来因无人管理,逐渐潮起来了,水越来越浅。变成了各队任意放牛、放鸭的牧场了。由于湖很大,很少有人去。人烟稀少,故有很多关于鸬鹚湖“闹鬼”的故事传说;有无常鬼、吊死鬼、血污鬼(难产死的)、柴鱼精、水猴子等等。说的吓死人了,这样一来,到湖里去的人就更加少了。湖里各种水草、杂草丛生,这就形成了候鸟的极佳栖息地。候鸟们可不懂得人类的鬼怪,它们“毫不畏惧”。一到冬天,很多候鸟就陆续落户在此过冬、繁衍。主要候鸟是天鹅、大雁(有白有黑,当地人叫白鹅、灰鹅,没有大雁一词)、野鸭。我们在此放牛时,还时不时能捡到野鸭蛋呢。
  洞庭湖的野鸭还真值得单独介绍;我们现在意识里的野鸭就是绿头野鸭。可当地就不是;野鸭分好几种。喜欢单独行动的叫“黄鸭(也叫‘单鸭’)”,一只就有四斤来重。第二种是“对鸭”,一群鸭中,总是两只两只的结伴成窝。第三种是“三鸭子”,习性和对鸭一样,不过是三只成窝。第四种是“五鸭子”、第五种是“八鸭子”,这些都是成一窝的数量。每一窝不管几只,当地人都称为“一对”。更神奇的是;每“一对”鸭子的重量几乎都差不多,都是四斤多点。数量最多的就是“八鸭子”,其次是“对鸭”。但最好吃的是“八鸭子”,肉质最鲜嫩。当时的区水产站,是收购这些野味的(奇怪的是,活的死的一样价),价格都是四块钱“一对”。只有八鸭子,是六块钱“一对”。我大队在六十年代前,还有专门的“野鸭组”,是隶属于副业队的。我队一位姓廖的老头,是个五保户;无妻无儿女。年近60多了,住在队里的“牛栏屋”里,是专门照看牛栏的“保安”。走路一跛一拐的。原来他就是“野鸭组”的一员。被自己的抬铳打残的,天幸捡了一条命。事情是这样的;
  当年这个组是三个人;一个是专门管煮饭和整理打来的猎物,两个人是猎手。装备是一条专用的小船,载重约近三千斤。船帮两边有专门的“枪架”,可以调高调低枪口,小角度的左右移动枪口。一组通常是带五支抬枪(铳),枪长一丈二尺(三米多),口径约三四公分,前段厚度约为0.5MM,后座直径约12公分。生铁铸成,全重一百二十斤。有效射程一百二十步(约80米),散弹半径约一米。用的是自制火药(硫磺、硝石、木炭),硫磺硝石要有公社证明才能买到。打的铁砂弹,扁圆形,直径约0.3mm。白天去到一些草坪、芦苇荡各处察看野鸭栖息之处(野鸭通常白天都飞出去了,除非下雪才会不飞走)。如果确认是新窝,就把枪抬到距离野鸭栖息处约五六十步的草丛中埋伏,要占据下风头,人要穿着蓑衣,伏在地上一动不动。野鸭十分警觉,如果感觉到有人,或是闻到火药的味道,会惊起立即飞走。第一支枪是平射的,第二支抬高一点枪口,第三支再抬高一点,直到第五支都是这样。等野鸭归巢后,用火镰从第一支枪按顺序点火。这样,第一支枪响后,没打到的刚好飞起来,第二支枪响,如此类推。一群野鸭,会被打掉一半以上。说起来还觉得十分的绝户,残忍。难怪他们说,打野鸭的人都是无后的。那位廖大爷,就是在打野鸭的时候,他明明听见了五声枪响,就站起来走向前去捡野鸭。助手感觉不对,叫喊他别去,风大他没听见。刚一弯腰,第五枪响了。砰的一声,铁砂大部打在他的屁股和大腿上。好在是弯腰了,而且寒冬腊月,穿着厚厚的两条棉裤像防弹衣,虽然不致命。却也痛得他死去活来,整个屁股打成了“麻子”。取了几十颗铁砂出来,还伤到了筋骨,从此变成了瘸子。他的助手就是我们生产队长的老爸,从此再也不肯去打猎了,他还真的怕报应在儿女身上。公社把鸬鹚湖改成了渔场后,就再也没有候鸟飞到这里气息了!
剩余 1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火火火381 时间:2019-01-11 18:56:07
  支持一下
作者:乱摆农门阵的二爷 时间:2019-01-11 19:12:53
  顶
作者:事实就是事实0927 时间:2019-01-11 19:27:47
  支持
作者:张子怡2018 时间:2019-01-11 20:30:30
  实话实说
作者:zhych2165 时间:2019-01-11 22:27:24
  真实,好看,历史重现,值得追忆的年代啊
作者:越教越傻 时间:2019-01-12 00:07:06
  @边走边唱看天下 2019-01-09 13:40:39
  初一就辍学的,被“动员”
  +++++++++++++++
  这个年纪应该属于童工的标准吧?
  
  -----------------------------
  前两年,看到莫言向人大提议,说把小学学制应照样改回到五年去,初中学制也照样改回到两年去。

  到现在,我也拿不准,莫言这是故意使坏,还是这货确实是文化水平太低了点儿,导致他根本就弄不明白小学加初中如果总共是七年,这将意味着什么。

  文革中期以后,大陆中国的基础教育学制按老人家“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的指示,小学都成了五年,初中两年,高中两年。

  以入学年龄七岁计,当年初中毕业生的年龄都在十四岁左右。

  当年城市应该说小学和初中教育是基本普及了的,但高中肯定不是。

  上不了高中的,绝大部分都只有一途可走:上山下乡。

  不满十五岁,无疑是童工。

  关于这个年纪上的“知青”,我也过一个贴,《14岁》,http://bbs.tianya.cn/post-no01-519262-1.shtml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打死我都不喝1 时间:2019-01-12 00:19:02
  记号
作者:我不是云彩 时间:2019-01-12 04:33:54
  挺真实的,回忆的文章总是让人伤感
我要评论
作者:我不是云彩 时间:2019-01-12 04:46:09
  楼主记性真好啊,这么多细节都记得这么清楚,看来确实是终身难忘的经历
作者:slh随意的风 时间:2019-01-12 06:58:43
  支持楼主
作者:slh随意的风 时间:2019-01-12 06:58:51
  周末愉快啊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1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