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佛教徒曲解了六祖惠能“不见世间过”的真义

楼主:食伤吐秀 时间:2019-02-12 03:42:02 点击:237 回复:1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佛教徒里流行一句话即真正修行人,不说世间过。是从六祖《坛经》里的“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演变而来的,往往被一些信佛人用来封杀其他信佛人说世间过的言论。这是错解六祖惠能本意,但是六祖惠能本人也是说世间过的,例如六祖惠能见法达禅师来求法却心存傲慢,顶礼时头不至地,便当面批评他我慢深重,难明正法。根据《印光大师文抄》里的记载,印光大师也是说过世间过的。太虚大师的老师寄禅和尚,因为没有营救被官府逮捕的圆瑛法师,所以太虚大师批评了寄禅和尚的过错,在别人看来,这个僧人未免不尊师长,过于狂妄了。他不以为意。太虚大师解释说,但存是非,不论人情。一些信佛人口口声声说的真正修行人,不说世间过,而且要求其他说世间过的信佛人不要说世间过,实际上就像丹麦作家安徒生的寓言故事《皇帝的新衣》一样表现出来人性的虚伪。因为和自己的利益不相关,所以才会这样说,如果发生了针对自己的严重世间过,很多原来要求其他信佛人不要说世间过的信佛人,此时就违背了自己原来不说世间过的思想。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极少有信佛人能真正做到不说世间过。一些要求其他信佛人不说世间过的信佛人,首先要证明自己是真正的不说世间过,然后才有资格要求别人不说世间过。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要求别人做到就是不公平的缺德行为,别人心里会不服气的。一些要求其他信佛人不说世间过的信佛人,很容易在无意中做出来这种对其他信佛人有心理伤害的缺德行为。不信佛的人都懂得这个道理,例如历史上诸葛亮挥泪斩马谡,就是为了维护军队的纪律,以实现公平,否则不能服众。可是一些口口声声说真正修行人,不说世间过的信佛人,多是要求其他说世间过的信佛人不说世间过,但是当严重的世间过针对自己时,自己也会说世间过。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样的双重标准是一种缺德行为。世间过有很多种类,例如有人轮奸某信佛人的母亲和闺女就是世间过,按照道理来讲,一些口口声声要求其他信佛人不说世间过的信佛人,应该首先做到自己的母亲和闺女被人轮奸时不说这个世间过,也不要报警,因为如果报警就是说了世间过,也就不是真正修行人了。如果成为了这样的真正修行人还是人吗?这是不是愚昧?一些要求其他信佛人不说世间过的信佛人如果遇到自己的母亲和闺女被人轮奸时就无法做到不说这个世间过了,可见其人性的虚伪。不说世间过的弊病,容易因为缺少这种监督制约机制而变相纵容增长别人的过错。按照一些信佛人所谓真正修行人,不说世间过的概念,坏人坏事被保护起来了,说世间过的受害者反而受到了指责,奇哉,怪哉,这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当然也不能有见义勇为和坏人坏事做斗争的行为,因为见义勇为也和说世间过有关系,如果真的这样做国家社会就缺少正能量了。说明按照严格意义上来讲,不说世间过根本就行不通。《瑜伽师地论》《法华经安乐行义》,《大涅盘经》,《佛藏经》里都有和说世间过直接或间接的相关经文内容。《瑜伽师地论》中说:“又闻世尊宣示称叹简静而住,便作是言:‘宁无咎责,不测量他。’于应毁者而不呵毁,于应赞者亦不称赞,而不有所呵毁称赞,如是亦名像似正法。《法华经安乐行义》里说:“若有菩萨行世俗忍,不治恶人,令其长恶,败坏正法,此菩萨即是恶魔,非菩萨也。《大涅盘经》寿命品第一之三:若有佛子护持正法。见坏法者,即能驱遣、呵责、征治,当知是人,得福无量,是真佛弟子。若佛子见坏佛法者而不呵责、驱赶,此人则是佛法的怨敌。如来将无上正法,付嘱国王大臣、四部众弟子,劝励学人增上戒定智慧。《佛藏经》里说:随顺邪师者!千佛出世不通忏悔,恒沙诸佛出世,不得解脱。何以故?破十方如来正法,误导无边众生陷入万劫不复苦海故 。很多佛教徒曲解了六祖惠能的“不见世间过”,断章取义,乍读“不见世间过”,并未深究此中含义,便误以为真修行人是不知不辨世间的是非,善恶和正邪。他们存此心态,所以一见有人批判邪师,打击附佛外道,摈除佛教内部的屡教不改的犯戒腐败分子,批评一些佛教徒不如法的现象,便断定批评者是“见世间过”,不是个“真修行人”。很多反对别人说不如法世间过的信佛人以为这样是自己道德高尚的表现,实际上这些人曲解了祖师的真义,充当了邪师和附佛外道,以及佛教界内部屡教不改的犯戒腐败分子的保护伞,避护所,损害了佛教的根本利益,破坏了佛教的纯洁性,败坏了佛法。请看以下雪山智者的博客里关于不要曲解六祖惠能“不见世间过”的开示内容。

  不要曲解六祖惠能的“不见世间过”
  雪山智者的博客

  《六祖坛经》中说:“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若见他人非,自非却是左。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但自却非心,打除烦恼破。”
  这句话的意思是,真正修道之人,全副心思皆用在解脱生死,清净自身烦恼习气上,而无暇理会世间的一些非原则性的人我是非。若自己被人是非,不应对抗,不应以是非之心相向,而应认清自己的心念,当下安住。若能这样,烦恼自然消融,得修行之真实受用。可见,六祖所谓的“不见世间过”并不是不知道不辨别世间的善与恶,对与错,正与邪,更不是无原则的回避和妥协,而是虽见“世间过”却不生烦恼,不为之所动,在大是大非面前要有修行者的承担,随缘化解。
  其实,修道人若真不知世间的过患,又怎能认清它而避免它对修行的障碍?修道人若真不能辨别世间的是非,善恶与正邪,又如何引导有缘人出离世间尘劳,如理行持入解脱道呢?若修道人在大是大非面前没有原则性,退让回避,甚至纵容,那就不是学佛人。佛陀在因地为解救五百商人而杀死海盗的故事就足以阐明学佛之人应如何对待善恶,是非与正邪,佛陀在是非面前的承担给我们做出了最好的榜样。
  现在某些人断章取义,乍读“不见世间过”,并未深究此中含义,便误以为真修行人是不知不辨世间的是非,善恶和正邪。他们存此心态,所以一见有人批判邪师,打击附佛外道,摈除佛教内部的屡教不改的犯戒腐败分子,批评一些佛教徒不如法的现象,便断定批评者是“见世间过”,不是个“真修行人”。这些人曲解了祖师的真义,充当了邪师和附佛外道,以及佛教界内部屡教不改的犯戒腐败分子的保护伞,避护所,损害了佛教的根本利益,破坏了佛教的纯洁性,败坏了佛法。
  首先,在修学佛法的路上,作为一个合格的师长,肩负着指出弟子过失,敦促他改正的责任。即如佛陀见阿那律尊者多昏沉,便呵斥他如螺蛳蚌蛤之类;又如六祖惠能见法达禅师来求法却心存傲慢,顶礼时头不至地,便当面批评他我慢深重,难明正法。作为一个合格的师长,更肩负着打击邪师和附佛外道,摈除佛教内部屡教不改的犯戒腐败分子,维护佛教的利益,保持佛教的纯洁性的重大责任。可见,为人师长者,必须具有明辨弟子过失之法眼,也必须在弟子犯错时及时指正,若不这样做则反而有过失。同时,作为一个合格的弟子也应该清楚,在受到批评时,绝不能以“不见世间过”来反驳师长;作为一个旁观者,见身为师长者呵斥弟子时,也不能草率地判定此师长就是“见他人非”,就是假修道人。更不能见师长批驳邪师,打击附佛外道,摈除佛教内部屡教不改的犯戒腐败分子时,充当其保护伞,避护所,助纣为虐。
  其次,《瑜伽师地论》中说:“又闻世尊宣示称叹简静而住,便作是言:‘宁无咎责,不测量他。’于应毁者而不呵毁,于应赞者亦不称赞,而不有所呵毁称赞,如是亦名像似正法。”意思是说,有一类人见佛陀赞叹简静而住,便误解说:“( 既然这样 ) 就不要管他人的是非了。”在这种心态指引下,连该呵责指正的现象也不去呵责指正,该赞叹宣扬的也不去赞叹宣扬。若是这样,即是行“像似正法”,即是魔子魔孙。
  由此可见,每个真修行人都有维护正法,打击邪师和附佛外道,摈除那些屡教不改的犯戒腐败分子,批评指正不如法现象的责任。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月在波心独自知 时间:2019-02-12 07:15:36
  楼主辛苦了 谢谢分享!
作者:许象 时间:2019-02-12 08:52:33
  一些要求其他信佛人不说世间过的信佛人,首先要证明自己是真正的不说世间过,然后才有资格要求别人不说世间过——
楼主食伤吐秀 时间:2019-02-14 04:31:24
  食伤吐秀
楼主食伤吐秀 时间:2019-02-14 13:12:04
  《瑜伽师地论》里说:“又闻世尊宣示称叹简静而住,便作是言:‘宁无咎责,不测量他。’于应毁者而不呵毁,于应赞者亦不称赞,而不有所呵毁称赞,如是亦名像似正法。

  《大涅盘经》寿命品第一之三:若有佛子护持正法。见坏法者,即能驱遣、呵责、征治,当知是人,得福无量,是真佛弟子。若佛子见坏佛法者而不呵责、驱赶,此人则是佛法的怨敌。

  《法华经安乐行义》里说:“若有菩萨行世俗忍,不治恶人,令其长恶,败坏正法,此菩萨即是恶魔,非菩萨也。

  《佛藏经》里说:随顺邪师者!千佛出世不通忏悔,恒沙诸佛出世,不得解脱。何以故?破十方如来正法,误导无边众生陷入万劫不复苦海故 。
作者:许象 时间:2019-04-24 01:30:54
  不断百思想
楼主食伤吐秀 时间:2019-07-30 06:54:39
  《六祖坛经》的不见世间过问题思考
  《六祖坛经》中说:“若真修道人,不见世间过。若见他人非,自非却是左。他非我不非,我非自有过。但自却非心,打除烦恼破。”这句话的意思是,真正修道之人,全副心思皆用在解脱生死,清净自身烦恼习气上,而无暇理会世间的一些非原则性的人我是非。若自己被人是非,不应对抗,不应以是非之心相向,而应认清自己的心念,当下安住。若能这样,烦恼自然消融,得修行之真实受用。可见,六祖所谓的“不见世间过”并不是不知道不辨别世间的善与恶,对与错,正与邪,更不是无原则的回避和妥协,而是虽见“世间过”却不生烦恼,不为之所动,不见世间过,就是别人的过失不放在心上,这叫不见世间过。不是说看见了好像看不见过失,那不叫不见。在大是大非面前要有修行者的承担,随缘化解。
  其实,修道人若真不知世间的过患,又怎能认清它而避免它对修行的障碍?修道人若真不能辨别世间的是非,善恶与正邪,又如何引导有缘人出离世间尘劳,如理行持入解脱道呢?若修道人在大是大非面前没有原则性,退让回避,甚至纵容,那就不是学佛人。现在某些人断章取义,乍读“不见世间过”,并未深究此中含义,便误以为真修行人是不知不辨世间的是非,善恶和正邪。他们存此心态,所以一见有人批判邪师,打击附佛外道,摈除佛教内部的屡教不改的犯戒腐*分子,批评一些佛教徒不如法的现象,便断定批评者是“见世间过”,不是个“真修行人”。这些人曲解了祖师的真义,充当了邪师和附佛外道,以及佛教界内部屡教不改的犯戒腐*分子的保护伞,避护所,损害了佛教的根本利益,破坏了佛教的纯洁性,败坏了佛法。

  这个世界上的世间过,不只有随地吐痰,扔垃圾,妄语等不痛不痒的小事,还有打砸抢烧杀,强奸,轮奸等大事。本人信佛多年的时间里,接触到一些反对说世间过的信佛人,这些信佛人反对其他信佛人说世间过,有些反对说世间过的信佛人还说这是印光大师的思想,借用印光大师的权威性来压服说世间过的信佛人,有三国时期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味道。这是对印光大师思想的误解。印光大师也是说世间过的。例如:印光大师破斥男女双修:「乃极恶不法!无伦理!无廉耻!下流胚!引人作博士之邪见魔话!」,请见《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二-书-63页-复冯不疚居士书。民国四大高僧之一的太虚大师也说世间过的,例如:太虚大师批评过自己老师寄禅和尚的过错,原因是寄禅和尚没有营救被官府逮捕的圆瑛法师,在一般人看来,太虚大师不尊师长,过于狂妄了。太虚大师不以为意。太虚大师解释说,但存是非,不论人情。六祖惠能本人也是说世间过的,例如六祖惠能见法达禅师来求法却心存傲慢,顶礼时头不至地,便当面批评他我慢深重,难明正法。佛陀在因地为解救五百商人而杀死海盗的故事就足以阐明学佛之人应如何对待善恶,是非与正邪,佛陀在是非面前的承担给我们做出了最好的榜样。佛教经典也是谈到可以说世间过,例如《大涅盘经》寿命品第一之三:若有佛子护持正法。见坏法者,即能驱遣、呵责、征治,当知是人,得福无量,是真佛弟子。若佛子见坏佛法者而不呵责、驱赶,此人则是佛法的怨敌。《法华经安乐行义》里说:“若有菩萨行世俗忍,不治恶人,令其长恶,败坏正法,此菩萨即是恶魔,非菩萨也。《瑜伽师地论》里说:“又闻世尊宣示称叹简静而住,便作是言:‘宁无咎责,不测量他。’于应毁者而不呵毁,于应赞者亦不称赞,而不有所呵毁称赞,如是亦名像似正法。

  如果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要求别人做到就是不公平的缺德行为,佛教里就有一些这样的缺德信佛人。这些反对其他信佛人说世间过的信佛人站着说话不腰疼,这些反对说世间过的信佛人就像丹麦作家安徒生的寓言故事《皇帝的新衣》一样表现出来人性的虚伪。因为和自己的利益不相关,所以才会这样说,如果反对说世间过的某些信佛人成为世间过的受害者,自己就会变的难以承受而说世间过了,某些原来反对其他信佛人说世间过的信佛人,此时就违背了自己原来不说世间过的思想。根据某些信佛人曲解世间过广义性定义推理:反对说世间过信佛人的母亲被流氓轮奸属于世间过,被轮奸之人是反对说世间过信佛人的母亲,反对说世间过的信佛人发现自己母亲被流氓轮奸时,必然善护口业,不说这个世间过,任由流氓轮奸自己的母亲。由此判断,反对说世间过的信佛人不是真修道人,甚至已经不属于人,因为反对说世间过的信佛人已经丧失了人性。

  从被某些信佛人曲解的世间过广义性定义来看,如果不说世间过会产生严重的社会危害,例如信佛人如果发现外国间谍的活动,不说这个世间过,不向国家安全机关举报,会危害国家安全,与佛教爱国精神违背。例如信佛人在工厂做产品质量检验工作,不说这个世间过,会造成产品质量不合格,必然会下岗失业,严重了可能会被判刑。例如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中一位女乘客,因道路维修改道,错过了下车站点,便强行要求司机在无公交车站的地方停车。争吵过程中,女乘客持手机几次殴打司机,而司机被惹怒,也不顾忌自己还在驾驶位,伸手还击,导致车辆失控,冲上路沿、撞断江上大桥护栏坠入江中。造成公交车上的全部15人死亡。如果有信佛的乘客遇到这个事情,说一说这个世间过,阻止女乘客的危险行为,就可以拯救一车人的生命。在这个事情上,不说世间过就是缺德行为,甚至要负法律责任,从被某些信佛人曲解的世间过广义性定义来看,反对说世间过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的错误行为,不是善行而是恶行。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