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武则天(三十二):聊聊武则天男宠的那些事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07-07 21:15:38 点击:5145 回复:8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莲花似六郎
  食色,性也。这一点,男人和女人都一样。
  武则天作为一代女皇,有几个男妃子并不奇怪。她的妃子中,最著名的是两兄弟:张昌宗和张易之。
  最先看中张昌宗的不是武则天,而是她的女儿太平公主。太平公主是个孝女,有了好东西不忘母亲,于是把张昌宗转献给了母亲。张昌宗又向武则天推荐了同父异母哥哥张易之。兄弟俩尽心侍侯女皇,成双结对出入皇宫,傅朱粉、衣锦绣。
  与大老粗薛怀义相比,张氏兄弟身材修长、皮肤白皙,通晓音律,有一番别样的风情,武则天很喜欢。更可贵的是,张易之还有一手绝活——炼丹,据说人服之能够延年益寿。女皇春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正需要张氏兄弟青春气息的贯注,和张易之这位道教中人的兼工合炼,阴阳采补。
  在张氏兄弟的悉心伺侯下,女皇健康有了好转,她枯皱的肌肤似乎又重新舒展开来,脸上又重新洋溢出光彩。圣历三年(公元700年),武则天下令改元为“久视”,去掉金轮神圣皇帝的称号,不再去幻想那遥不可及的 “皇帝佛”,转而专心致志享受余生。
  女皇决定增加妃子的数量,专门设立了一个控鹤府,以张易之为控鹤监,里面的官员叫内供奉。内供奉,顾名思义,就是在禁内为皇帝提供服务。具体哪种服务,那由皇帝决定。武则天钦点的内供奉有张昌宗、吉顼、田归道、李迥秀、薛稷等人。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长相英俊,其中不少人还是饱学之士,比如李迥秀、薛稷。
  控鹤府其实就是女皇的后宫。久视元年(700年)六月,武则天把控鹤府改为奉宸府,任命张易之为奉宸令,广选美少年为内供奉。
  利欲熏心的男人们发现了一条飞黄腾达的捷径,削尖了脑袋往奉宸府内钻。比如一个叫柳模的人推荐其子,说儿子皮肤洁白,须眉美观;一个叫侯祥的官员自荐阳具壮伟,胜过薛怀义。这些人都要求做内供奉。
  言官(右补阙)朱敬则实在看不下去了,上书劝谏武则天,说:“陛下内宠已经有张易之、张昌宗,应当够了吧?像侯祥那样,明目张胆自我炫耀,轻薄丑陋,不知羞耻,有辱斯文。志不可满,乐不可极,人要有节制而不可过度。”
  晚年的武则天比较宽宏大量,她没有怪罪朱敬则,反而笑着慰劳他,说:“非卿直言,朕不知此。”赏赐朱敬则彩缎一百匹。
  武则天的笑声中有一丝尴尬。为了掩人耳目,她想出了一个办法,命张氏兄弟牵头,召集一帮文人学士,在奉宸府内编一部大型诗集,取名《三教珠英》。张氏兄弟召集的文人学士有李峤、张说、宋之问、富嘉谟、徐彦伯等数十人,这些人在初唐的文学史上都可谓大名鼎鼎。
  有酒、有男人,还有诗,奉宸府成了女皇流连忘返的天堂。她常常带着武氏子弟,和张易之、张昌宗以及一帮文人学士在内殿饮酒吟诗,戏笑嘲谑。
  
  张昌宗很快官至散骑常侍,张易之官拜卫尉少卿。这两个官职,一个正三品下,一个从四品上,都是典型的高官。爱屋及乌,武则天追封张氏兄弟的父亲为襄州刺史,张昌宗母亲韦氏和张易之母亲臧氏均被封为太夫人。
  二张得宠,一帮小人自然趋之若鹜,争着替他们牵马坠蹬。这些人中有贵为亲王的武承嗣、武三思、武懿宗等人,也有官拜宰相的杨再思、宗楚客等人。唐时仆人称呼年轻的主人为郎,张易之在家中排行第五,张昌宗第六,这些人就管二张叫五郎、六郎。
  拍马屁的人中,有两个人水平比较高,马屁拍得与众不同,让人耳目一新。这两个人一个是武三思,一个是杨再思。
  在一次奉宸府的宴会上,武三思突然向武则天奏报,说六郎仍王子晋转世。
  王子晋是东周灵王太子,本名姬晋,因被奉为王姓始祖,故后世称其为王子晋或王子乔。王子晋风度翩翩、聪慧爱民,擅长音律,喜欢吹笙,可惜英年早世。在他死后,民间逐渐将他传说成一位神仙级人物。有人说王子晋经常吹着笙,如凤凰鸣唱,游历于伊、洛之间;也有人说曾看见王子晋骑着白鹤出现在缑氏山之颠,可望而不可及。
  武则天对王子晋非常敬仰。圣历二年(699年)二月,她游历嵩山,经过缑氏镇,正值她为王子晋重修的道观竣工,故亲自御书《升仙太子碑》,讲述王子晋升仙的故事。
  《升仙太子碑》全文二千余字,笔法婉约流畅,意态纵横,被誉为“中国最美的100幅传世书法”之一。可见武则天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武三思的这句马屁既讨好了张昌宗,又讨好了武则天。武则天立即命张昌宗穿上羽毛织就的霓裳,乘坐木制的仙鹤,一边吹笙,一边做飞翔的动作,在庭院游转。那一刻,张昌宗婉如天人。一帮御用文人纷纷赋诗赞美,其中以凤阁舍人崔融的诗写得最好:
  昔遇浮丘伯,今同丁令威。
  中郎才貌是,藏史姓名非。
  (注:浮丘伯是战国时儒者,风度翩翩;丁令威是西汉时人,据说羽化成仙。)
  与武三思的马屁相比,杨再思的马屁拍得更简约,没有这么深的历史内涵,但他故弄玄虚,故也收到奇效。
  张昌宗长得帅,唇红齿白,当时拍马屁的人都说六郎面似莲花。杨再思一听就急了,说:“怎么能说六郎似莲花呢?”
  “不像莲花,那你说像什么呢?”
  “应当说莲花似六郎。”
  众人闻言,对杨再思的谄媚功夫大为叹服。宰相就是不一样,马屁都拍得诗意盎然,别出心裁。
  
  二张的谄媚者中,有一个人谄媚的方式不一样,他是在用身体讨好张氏兄弟。这个人就是凤阁侍郎李迥秀。
  李迥秀出身官宦世家,才华横溢,年纪轻轻就高中进士,深受武则天宠待。武则天交给李迥秀一项光荣的任务:给张易之的老妈臧太夫人当情夫。
  这可能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奉旨通奸。
  母亲有了情夫,张易之赶紧为老娘营造爱巢。爱巢奢华程度,旷古以来,闻所未闻:象牙床、犀角簟、貂尾褥,龙须席,七宝帐用金银、珠玉、宝贝装饰。据说太平公主曾造访臧太夫人的爱巢,看了后感叹道:“看她行坐处,我等虚生浪死。”
  虽然锦衣玉食,金洞华窟,但张易之的老娘生得实在寒碜。身材粗胖,皮肤黝黑,还有口臭,即使相隔数尺,仍然臭不可闻。
  李迥秀被臧太夫人折腾得死去活来,但有武则天恩赐的那道紧箍儿,加上张氏兄弟权势薰天,他有苦说不出,没人的时候,只能自我安慰:“好歹我也当了一回你小子的爹。”
  李迥秀咬牙忍着,可他的妻子却忍不住。自己英俊的丈夫竟然去与一位丑陋的老太婆通奸,想想都觉得窝囊。她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只好经常拿家中的奴婢出气。
  后院起火,李迥秀两头不是人。他担心事情闹出来引起张氏兄弟的猜疑和不满,因此以大局为重,忍痛把妻子休了。当然表面上的理由是妻子不孝,当着母亲的面骂奴婢,母亲听了不高兴。
  李迥秀的忍辱负重终于获得了回报。长安元年(701年),他官拜夏官尚书(即兵部尚书),同凤阁弯台平章事,进入政治局常委(宰相团)。(未完,明日更新)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16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07-07 21:21:06
  武则天的字这么漂亮。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07-07 21:21:28
  没想到。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07-07 21:22:53
  武则天很会享受啊。
我要评论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07-07 21:23:48
  不错,不错。
作者:春唐 时间:2019-07-07 21:24:48
  女皇帝有几个男宠很正常。
作者:春唐 时间:2019-07-07 21:26:10
  顶一个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07-07 21:27:08
  奉旨通奸,真乱。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07-07 21:27:38
  脏唐。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07-07 21:29:41
  像这样的事,即使现在也是不可思议的。
作者:百炼成钢2019 时间:2019-07-07 21:30:52
  武则天时期,贪官应该很多。
作者:百炼成钢2019 时间:2019-07-07 21:32:09
  张氏兄弟必定是贪官。
作者:百炼成钢2019 时间:2019-07-07 21:32:40
  继续
作者:开心就好201901 时间:2019-07-07 22:11:33
  不错,顶。
作者:beifangxia 时间:2019-07-07 22:23:33
  热闹
作者:雷声响雪花飘 时间:2019-07-07 22:24:36
  皇帝可以有三宫六院 七十二妃。女皇为什么不能有几个男妃?这是严重的男尊女卑的顽固思想。

  被称为一代女皇,绝对不是随便杜撰的,肯定有她的功绩所在。
我要评论
作者:一醉成名 时间:2019-07-07 22:26:14
  句号
作者:枫-帅 时间:2019-07-07 22:35:16
  升仙太子碑是武则天手书?太漂亮了,仙风道骨 造诣非凡
作者:jianpu2015 时间:2019-07-07 23:11:53
  女皇任性如特朗普
作者:大爷智能 时间:2019-07-07 23:30:03
  满足不了
作者:流浪还有梦 时间:2019-07-08 07:50:08
  会玩
作者:SugarH123 时间:2019-07-08 08:19:40
  不错
作者:张无忌哥哥捞 时间:2019-07-08 12:14:56
  不错,顶。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07-08 16:51:31
  好。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07-08 20:53:47
  面首也干政
  自大周立国以来,王朝内部就分成了拥李和拥武两派。两派的勾心斗角差不多成了大周政治的主旋律。圣历元年(698年),以武承嗣死亡和庐陵王李显被立为皇太子为标志,拥李派在这场斗争中取得了完全胜利。此后,即使武则天内心也清楚,李唐复辟已经不可避免。
  一边是夫家,一边是娘家,武则天担心李氏与武氏在她死后无法相容。为此,她绞尽脑汁,想出了两个办法。
  这两个办法,一个是立誓,一个是联姻。
  圣历二年(699年)四月,武则天命太子李显、相王李旦、太平公主和她的堂侄武攸暨等诸武子弟写下誓言,承诺今后和平相处,然后在明堂祭告天地,把誓文刻在铁卷上,藏于史馆。
  这样的誓言到底有多大用处,估计武则天心里也没底。倒是她的第二个办法起了不小的作用。
  先前,在驸马薛绍死后,武则天杀死堂侄武攸暨的妻子,把女儿太平公主改嫁于他。此后,武则天又安排将太子李显的几个女儿嫁给了武家的孙子辈:
  新都郡主嫁给武延晖;
  永泰郡主嫁给武承嗣之子武延基;
  李显最疼爱的小女儿安乐郡主嫁给武三思之子武崇训。
  说来好笑,此时的李显已经受命改姓武,他的女儿按理也姓武,但武则天却让她们嫁给自己的侄孙。这明显违反了唐时“同姓不通婚”的禁令,说明女皇内心深处从来没有把儿子当成真正的武家人。
  不管怎样,经过女皇的努力,武、李两家的矛盾表面上缓和下来了。可此时,随着二张得宠,一股新的势力强势崛起,未来的政局又开始扑朔迷离。
  
  长安元年(701年)八月,一个叫苏安恒的平民投匦上书,要求女皇退位,把皇位还给皇太子。
  如果换作以前,苏安恒就算有十个脑袋,估计也不够砍的。可晚年的武则天竟然没有生气,还召见了苏安恒,对他勉谕了几句,再打发他回家。
  苏安恒受到鼓励,几个月后第二封奏疏又上来了,内容还是一样,请武则天退位。但言辞更激烈,说武则天鹊巢鸠占,日夜积忧,不知钟鸣漏尽,死后有何颜面去见唐家祖宗?
  武则天依然没有怪罪苏安恒,但也没有将皇位传给太子,甚至在生病的时候,狄仁杰提议由太子监国,她也没有同意。
  不是她不愿,而是她不敢。她担心权力交出去容易,收回来难。
  武则天不相信任何人,总是把权力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里。但随着年龄的增加,她的健康状况大不如前,加上还要与小情人们偷欢,政事慢慢懈怠了。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她手中的权力就像沙子一样,握得越紧,流得也越快。
  流出来的权力到了张氏兄弟的手里。
  对张氏兄弟,武则天还是比较放心的。一来,兄弟俩比较会侍侯人,特别是女人;二来,武则天给他们的官职品级虽然高,权力却不大。比如散骑常侍,正三品下,主要职责却是谏谕得失,说白了就是皇帝的一个顾问。
  晚年的武则天常常待在内宫不出门,文武百官,包括她的两个儿子,有时一连几天都见不到她一面。这个时候,张氏兄弟的作用就显现出来了。
  大臣们有事要奏,由他们转呈女皇;
  女皇有什么指令,由他们转达给大臣。
  这可是口含天宪的人物。
  不仅如此。张氏兄弟还是女皇了解外朝的窗口。晚年的女后多病多灾,已经很难像年轻时那样明察秋毫,二张就是她的眼睛、耳朵。
  古往今来,弄臣就是这么弄出来的。
  张氏兄弟是典型的弄臣,他们的势力越来越大,依附他们的人越来越多,包括宰相苏味道、杨再思,韦承庆和韦嗣立兄弟……
  
  张氏兄弟的势力到底有多大呢?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前面提到的凤阁舍人崔融,在做完那道马屁诗后,一不小心得罪了张昌宗,被打发到遥远的婺州(今浙江金华)做长史。没多久,张昌宗怒气消了,又把他召回来,很快又做回凤阁舍人。
  第二个例子是二张的弟弟张昌仪,官拜洛阳令,比天官(吏部)侍郎的级别还矮一级。天官侍郎掌管官员的选拔,每年有资格当官的候选人都集中到京城,由吏部考核。
  有一次,张昌仪上朝时,一位姓薛的候选人拦住他的马,塞给他五十两金子,希望他帮忙弄个官当当。张昌仪接受金子后,在朝堂上把写有薛某人简历的条子递给天官侍郎张锡。谁知张锡是个马大哈,几天后把纸条弄丢了,赶紧问张昌仪那个姓薛的侯选人叫什么名字。张昌仪一听就火了,把张锡骂了一顿,说我怎么记得住他的名字啊,别问了,凡是姓薛的都录取吧!
  就这样,那一年候选人中,有六十多个姓薛的,全部被吏部录用。
  张氏兄弟的专权跋扈引起了大臣们的不满。大足元年(701年)九月的一天,三个年轻人聚在一起谈论这个话题,他们是太子李显的嫡长子李重润、女儿永泰郡主,以及永泰郡主的丈夫武延基。他们越谈越气愤,声音越来越大,话也越来越难听。
  隔墙有耳。三个年轻人的谈话被李重润的弟弟李重福听到了。李重福的老婆是张易之的外甥女,所以这些话自然而然传到了张易之和张昌宗的耳朵里。
  兄弟俩一同向女皇哭诉,添油加醋状告三个年轻人。
  武则天很生气,后果真的很严重。
  三个年轻人被逼自杀(一种说法是被杖杀)。死时永泰郡主已经身怀六甲,即将临盆。
  
  这是武则天晚年的一桩公案。这三个人,一个是武则天的嫡皇孙,将来皇位的继承人;一个是武则天的亲侄孙,武家的嫡系继承人;一个是她的亲孙女。都一朝死于非命。但是谁下令杀死了他们:李显还是武则天?这个问题,学者们争论不休。
  本人倾向于是武则天下令处死他们的。因为李显再大胆,也不敢下令杀了武延基。
  这个案件成为政局的一个转折点。在此之前,张氏兄弟因拥戴庐陵王李显有功,还幻想着在武则天去世后能够继续他们的荣华富贵。现在,他们明白,与李氏的矛盾已经无法调和。接下来的一件事,让张氏兄弟的心里更紧张。
  长安二年(702年)八月,太子李显、相王李旦和太平公主联名上表,请求封张易之、张昌宗为王。
  这个世界上能够将愤怒和仇恨埋藏在心底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无力与对手抗争,只好委曲求全;一种是引而不发,饲机给对手致命一击。
  李显、李旦、太平公主明显属于后一种人。李显的一双儿女因张氏兄弟而死,杀子之仇不共戴天。他现在的仇恨埋藏得有多深,到时二张的下场就有多惨!
  张昌宗和张易之很清楚这一点。太子对他们越好,他们心里就越恐惧。
  异姓封王,实在过于扎眼。女皇还没有老糊涂,拒绝了太子等人的请求。可没过多久,太子等人又再次上表。女皇一看儿女们如此盛情,不好再拒绝,于是退而求其次,封张易之为恒国公,张昌宗为邺国公。(未完,明日更新)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07-08 20:55:13
  沙发。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07-08 20:56:40
  武则天只是想找几个男人玩玩,没有给他们权力的打算。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07-08 20:58:34
  不过,女皇的枕边人,没权也变成有权。就像现在领导的身边人一样。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07-08 20:59:46
  武则天心胸宽广,否则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人追随。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07-08 21:00:07
  不错,继续。
作者:春唐 时间:2019-07-08 21:01:45
  皇帝不好当啊,特别是女皇。
作者:春唐 时间:2019-07-08 21:02:26
  继续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07-08 21:03:54
  三尸四命,武则天狠。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07-08 21:05:16
  无毒不丈夫。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07-08 21:06:22
  武则天有男人的胸怀。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07-08 21:06:47
  字也够大气。
作者:AA埃菲尔精装顶墙 时间:2019-07-08 21:45:57
作者:beifangxia 时间:2019-07-08 22:19:26
  武则天杀人不眨眼
作者:一个闺女一个儿 时间:2019-07-08 22:21:51
  爱江山更爱美人无论男女都一样
作者:SugarH123 时间:2019-07-09 08:19:41
  不错,支持一下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07-09 11:30:13
作者:开心就好201901 时间:2019-07-09 12:29:52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07-09 21:07:50
  魏元忠事件
  武则天改唐为周,以十一月为每年的正月。久视元年(700年),武则天宣布,重新将一月定为每年的正月,并大赦天下。
  久视二年(701年)十月,武则天率领文武百官回到长安,并将当年改元为“长安”。
  这两件事,具有标志性的象征意义。被改掉的李唐正朔又重新改回来了。长安是李唐王朝的首都,是大唐帝国的象征。自从永淳元年(682年)离开长安后,武则天整整二十年都未踏上这片土地。现在她终于回来了,带着皇太子李显、相王李旦以及文武百官。
  女皇的归来,昭示着帝国的政治中心又从洛阳回归长安,也向天下人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李唐复国已经为期不远。
  张氏兄弟知道,他们无法阻止李唐复辟的步伐,就像他们无法阻止女皇逐渐衰老、一步步走向死亡一样。
  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在女皇死亡前,把水搅混,攫取权力。权力在手,天下我有!谁当皇帝那只是个形式。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剪除那些拥护李唐、反对他们的大臣。当然如果能够趁机把太子李显拉下马,那就再好不过了。
  反对张氏兄弟的大臣还真不少,其中最突出的莫过于魏元忠。
  魏元忠这个人,我们以前多次提到过,他是宋州宋城(今河南商丘市睢阳区)人。扬州兵变,魏元忠为李孝逸的监军,立下了军功,并因此升为洛阳令。可从此以后,他的人生跌宕起伏,到鬼门关走了好几次。
  升为洛阳令后不久,魏元忠被酷吏周兴诬陷,论罪当死。武则天念他平叛有功,改为流放贵州;
  永昌元年(689年),受徐敬真案牵连,魏元忠与张楚金、郭正一等人一同被押赴刑场。临刑前武则天赦免了他们的死罪。魏元忠被流放费州;
  长寿元年(692年),魏元忠与狄仁杰等一起被来俊臣诬告,被流放岭南。
  历经三起三落,魏元忠仍然铁骨铮铮。神功元年(697年),来俊臣死后,很多人替魏元忠喊冤,武则天又把他召回来,任御史中丞(相当于中纪委副书记)。
  武则天曾经问魏元忠:“你多次被人攻击,为什么啊?”
  “我就像一头鹿,罗织之徒想割我的肉做羹汤,我怎能逃得掉呢?”魏元忠回答。
  圣历二年(699年),魏元忠升任凤阁(中书)侍郎,并同平章事,进入帝国政治中枢。再过了一年,名相狄仁杰去世,魏元忠成为大周帝国资历最深、威望最高的宰相。
  
  魏元忠曾任洛州长史,正好是二张弟弟、洛阳令张昌仪的上级。按规定,下级见上级,一般都应在外面走廊听侯指示。可张昌仪不一样,仗着两位哥哥的权势,每次去见洛州长史,都是直接闯进办公室。
  魏元忠到任后,张昌仪像往常一样闯进了他的办公室。魏元忠毫不留情,把他叱退出去,让他到外面等候。
  张昌仪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恨得牙痒痒。
  张易之有一名家奴,仗着主人的权势在洛阳街头闹事行凶。魏元忠把他抓起来,直接杖杀了。
  打狗还得看主人呢。张昌宗和张易之见魏元忠如此不给面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可让他们更窝火的事情还在后头呢。
  雍州长史空缺,武则天想擢升二张的弟弟、歧州刺史张昌期为雍州长史。
  雍州乃京城长安所在地,最高行政长官雍州牧一般由亲王兼领,具体事务则由副手长史负责。因此雍州长史的位置很重要。
  虽然武则天心里有了人选,但程序还得走。她召集宰相开会,问:“你们认为谁最适合雍州长史一职?”
  “我认为最适合的人是薛季昶。”魏元忠回答。
  薛季昶性格刚烈,京师豪强众多,确实是雍州长史的最佳人选。
  “季昶久任京官,我打算给他安排另一个职位。张昌期怎么样?”武则天直接提名了。
  “不错,不错。”对皇帝的提名,其他宰相都不愿反对,异口同声附合。
  “我认为张昌期不合适。”魏元忠说。
  “为什么?”
  “张昌期年纪轻,没有行政经验。往年他在歧州,居民逃亡殆尽。雍州乃京师所在,事务繁剧,昌期没有季昶精明强干。”
  武则天这个人,只要不危及到她的权力,还是很开明,心胸也够宽广,作风比较民主。听了魏元忠的一番话后,她沉默良久,最终还是放弃了张昌期,任命薛季昶为雍州长史。
  过后,魏元忠又面奏女皇,说:“臣自先帝以来,蒙受皇恩,今忝居宰相,不能尽忠死节,使小人在侧,此乃臣之罪也。”
  小人是谁?魏元忠虽然没有明说,但武则天心里清清楚楚。
  这样的话,武则天听了不高兴,张氏兄弟更是咬牙切齿,欲除之而后快。
  
  长安三年(703年)九月,武则天又一次生病。眼见女皇疾病缠身,张氏兄弟暗暗着急,决定把魏元忠这个最迫切的威胁给除掉。他们对女皇说:“魏元忠和高戬私下议论,说皇上老了,不如辅佐太子。那才是长久之计。”
  这句话是不是很耳熟?当年周兴诬告宰相魏玄同,就说过相同的话。武则天连调查都没有,就逼令魏玄同自杀。
  对武则天来说,凡是威胁到她权力的人,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
  二张深知武则天的性格,一句话就激发了她的怒气。
  但女皇已经不是当年的女皇,已经懂得收敛。她平息了一下怒火,问张氏兄弟:“你们有什么证据?”
  “张说听到了。他可以作证。”
  武则天下令先将魏元忠和高戬抓起来,命他们第二天在朝堂与张氏兄弟当庭对质。
  
  高戬是太平公主的情夫。这个案件不仅关系到魏元忠的身家性命,由于牵涉到太子和太平公主,对他们两人都有不小的影响。
  张说是初唐朝野皆知的大才子。武则天登基后,首开皇帝主持殿试先河,张说是她录取的第一位状元,格外受她喜爱。张说在奉宸府参与《三教珠英》的编篡,与张氏兄弟有一些交情。
  张说时任凤阁舍人。张昌宗找到他,软硬兼施,承诺事成后给他升官。张说被逼得无可奈何,只好硬着头皮答应。
  第二天,魏元忠和张氏兄弟在朝堂上反复辩论,魏元忠坚决否认说过类似“辅佐太子为长久之计”的话。案件陷入僵局。张昌宗提议传证人张说出庭作证。
作者:开心就好201901 时间:2019-07-09 21:09:04
  沙发
作者:开心就好201901 时间:2019-07-09 21:09:25
  狗仗人势
作者:百炼成钢2019 时间:2019-07-09 21:10:59
  男宠还是有点想法的。
作者:百炼成钢2019 时间:2019-07-09 21:12:09
  不错,顶一个。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07-09 21:14:07
  魏元忠?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07-09 21:15:42
  权力就像吸毒,越吸越上瘾。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07-09 21:17:07
  真乱,公主的情夫,公开的?
我要评论
作者:春唐 时间:2019-07-09 21:19:56
  唐朝的驸马真可怜,怪不得公主没人愿意娶。
作者:呵呵王126 时间:2019-07-09 22:13:49
  不错,顶一个。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07-10 08:31:15
  支持一下
作者:SugarH123 时间:2019-07-10 10:18:39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07-10 20:52:20
  张说来了。在进殿之前,另一位凤阁舍人宋璟拦住他,对他说:“名义至重,鬼神难欺,千万不要为了苟且偷生,与奸邪为伍,陷害正人君子。”宋璟还承诺,如果张说获罪,他一定闯进皇宫据理力争,与张说一起死。
  大臣刘知几也对张说说:“不要在青史上留下骂名,让子孙受累。”
  张说忐忑不安地走进大殿。武则天问他,是否听到过魏元忠说要“辅佐太子为长久之计”?
  张说沉吟不语。魏元忠非常恐惧,张说的话事关他的生死,急忙冲张说喊道:“你打算与张昌宗联手陷害我魏元忠吗?”
  张说白了魏元忠一眼,叱道:“魏元忠你身为宰相,怎么说话跟市井小民一样的口吻?!”
  旁边的张昌宗等得不耐烦,催促张说废话少说,赶紧作证。张说抬起头,对女皇说:“陛下看到了吧。在陛下面前,张昌宗还这样逼迫微臣,何况在外面呢!微臣今天当着满朝文武的面,不敢不说实话。微臣真的没有听到魏元忠说过这样的话,是张昌宗逼迫微臣,让微臣诬陷魏元忠。”
  张说的话还未说完,张易之和张昌宗一起大呼:“张说与魏元忠一同谋反!”
  武则天懵了,问:“怎么回事?”
  “张说曾经说魏元忠是伊尹、周公。伊尹放太甲、周公摄王位,这不是造反是什么?”张氏兄弟回答。
  张说冷笑一声,插言道:“张易之兄弟卑鄙小人,只听过伊尹、周公的故事,岂知伊尹、周公的品德!没错,魏元忠刚穿上紫色官服(三品以上高官才能穿紫色官服)时,我以郎官身份向他祝贺。当时魏元忠对客人们说:‘无功受宠,不胜惭惧。’我确实对他说过:‘明公身负伊尹、周公之重任,居三品之官,有何惭愧!’伊尹、周公心怀忠义,古今仰慕。陛下选拔宰相,不让他们学伊尹、周公,那让他们学谁呢?”
  张说越说越来劲:“我岂不知今日迎合张昌宗,可以立即擢升为宰相,附合魏无忠将身死族灭。但我畏惧元忠的冤魂,不敢诬陷好人。”
  张氏兄弟傻了眼。武则天看到两个小情人涨成猪肝色的脸,于心不忍,说:“张说反复小人,把他抓起来一并治罪。”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但武则天有点下不来台。两个小情人被张说戏弄,她脸上无光。她命宰相和河内王武懿宗重审案件,可张说仍然坚持原来的说法。
  最后,武则天把魏元忠贬为高要(今广东肇庆市)尉,高戬和张说流放岭南,算是替两位小情人出了一口气。
  魏元忠离京之日,对武则天说:“臣老了,如今要去岭南,十死一生。陛下他日定有想我的时候。”
  “什么意思?”武则天问。
  魏元忠指了指她旁边的两位小情人,说:“这两个小子,终会闯出大祸。”
  张易之和张昌宗一听,立即走到殿下,向武则天叩头,口称冤枉。武则天淡淡地说了一句:“起来吧。元忠已经走了。”声音里满是凄凉和迷茫。
  
  这个案件还有一个小尾巴。
  魏元忠曾任太子左庶子,是东宫官僚的头。这次他含冤被贬,太子仆(东宫官员名称,管理东宫车辆、仪仗等事务)崔贞慎等八人在郊外为他饯行。
  此乃人之常情。可张易之得到这个消息后,以“柴明”的假名写了一封密状,诬告魏元忠和崔贞慎等人在郊外密谋造反。
  武则天命监察御史马怀素审查此案,并当面叮嘱马怀素:“这些都是事实,你随便审一审就可以了。尽快结案上报。”
  马怀素刚开始调查,武则天连派四批宦官向他催问结果,说:“这些人的谋反情形摆在眼前,还用拖这么久吗?”
  马怀素要求告密人柴明出来对质,武则天说:“我也不知柴明在哪里,你根据密状审就是了,用得着问原告吗?”
  马怀素是一位刚正的纪检干部,丝毫不理会武则天的指令。他查清事实后如实奏报:“崔贞慎等人没有谋反。”
  武则天大怒,问:“你想包庇反贼吗?”
  “微臣不敢包庇反贼。”马怀素据理力争:“魏元忠以宰相之尊被贬,崔贞慎等人是他的故友,为他送行乃人之常情。如果硬要诬陷他们谋反,微臣不敢这样定案。西汉时,栾布在彭越被杀后,向悬挂在高竿上的彭越人头奏报出使经过,汉高祖刘邦并未加罪栾布。魏元忠的罪过,远没有彭越严重,陛下却打算诛杀为他送行之人。陛下手握生杀大权,欲加之罪,直接裁定就可以了。如果命微臣审查,微臣不敢不如实奏报。”
  武则天无言以对。
  武则天具有明君的胸襟。她没有怪罪马怀素,也没有换一位大臣去调查。世事变换,酷吏时代已经结束,女皇无需再杀人立威,也不愿为了两位小情人惹得天怒人怨。
  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博奕
  魏元忠事件看似仅仅以魏元忠、张说、高戬三人被处罚而告终,其余人包括太子李显都没有受到影响。实则不然。
  时隔二十年,女皇回到长安。她本来是想留下来的,在这里终老,在这里实现政权的平稳过渡。长安是李唐的老巢,但也是她的根,是她出生、成长、梦想实现的地方。
  魏元忠事件把女皇的心情全破坏了。长安三年(703年)十月,她不顾年老体衰和旅途颠簸,毅然带着太子、相王李旦以及文武百官返回神都洛阳。
  盼望李唐复国的大臣们傻了眼。女皇心里到底想什么,没人清楚。
  回到洛阳后,大周朝廷的分裂变得更加严重。官员们大体分成了两派:一派以张昌宗和张易之兄弟为中心,我们姑且称之为拥张派。这一派的人员除张氏兄弟外,还包括宰相杨再思、李迥秀、韦嗣立、宗楚客、李峤、苏味道…,以及以武三思为首的武家子弟。
  按理说,武三思等人应当恨张氏兄弟才对。当年就是他们的临门一脚,把庐陵王李显踢上了太子之位,后来他们又间接杀死了武承嗣的儿子武延基。他们为什么还要攀附二张呢?这有两个原因。
  第一,武三思等人不愿意看到太子李显继承皇位,而眼下能够阻止这件事的好像只有张氏兄弟。
  第二,讨好了张氏兄弟,就是讨好了武则天。讨好了武则天,武家才有希望,才能获取更多的利益。
  政客就是不一样,他们与我们普通人不同,永远将利益放在第一位,情感总是闷在心里。
  
  另一派就是盼望李唐复国的大臣们,他们反对二张干政,我们姑且称之为倒张派。这一派的代表人物有宰相崔玄暐、韦安石、姚元崇、唐休璟、御史中丞桓彦范、宋璟等人。
  两派的斗争首先从司法战线展开,因此御史中丞宋璟站在了斗争的最前线。
  提到宋璟,相信大家都不陌生。他与杜如晦、房玄龄、姚崇并称唐朝四大贤相。
  武则天时期,宋璟还不是宰相,只是御史中丞(相当于中纪委副书记)。宋璟刚正不阿,铁面无私,张氏兄弟对他非常忌惮。有一次,武则天设宴招待朝廷贵臣,张易之和张昌宗的职位都比宋璟高,座次在宋璟之上。张易之为了讨好宋璟,把自己的座位让出来,请他去坐,一边让还一边说:“先生乃当代第一人,怎么能坐在下座呢?”
  宋璟并不领情,冷冷地说:“我才劣位卑,张卿以我为第一,不知为何?”
  旁边的天官侍郎郑杲对宋璟说:“中丞为何叫五郎张卿?”
  “以官位来讲,当然应当称呼他为卿。足下您并非张卿家奴,怎么称呼他为郎?”宋璟回答。
  一名话让满座宾客惊惧失色。
  张氏兄弟对宋璟又恨又怒,多次在武则天面前中伤他。无奈武则天对宋璟感觉很不错,知道他铁骨铮铮、忠心耿耿,因此谗言入不了她的耳。
作者:SugarH123 时间:2019-07-10 20:57:46
  沙发
作者:SugarH123 时间:2019-07-10 20:57:58
  很长啊。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07-10 20:59:40
  看看不错,了解一下真实的历史,免得被电视剧带偏了。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07-10 21:00:06
  支持一下。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07-10 21:01:43
  武则天还是不错的。官员这么羞辱他的面首,他没有大开杀戒。
我要评论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07-10 21:02:48
  换一个昏君,早把魏元忠宰了。
作者:春唐 时间:2019-07-10 21:05:01
  女皇,自然有过人之处。
作者:百炼成钢2019 时间:2019-07-10 21:07:07
  本帖谈的是政治斗争,一开始还认为是风花雪月。
作者:百炼成钢2019 时间:2019-07-10 21:07:24
  不错,支持一下。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07-10 21:08:38
  宋璟,一般的皇帝忍不了。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07-10 21:09:13
  武则天心里知道要什么。
作者:beifangxia 时间:2019-07-10 22:27:13
  已阅
作者:SugarH123 时间:2019-07-11 17:08:21
作者:开心就好201901 时间:2019-07-11 19:11:28
  支持一下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07-11 20:29:00
  拥张派和倒张派的二次博弈开始了。魏元忠案件张氏兄弟主攻,这一次他们是被动的防守。
  倒张派反击张氏兄弟的突破口是 “反腐”。这是政治斗争中最常用,最容易寻找的突破口。对拥张派来说,要搜集他们腐败的证据实在太容易了。
  长安四年正月,拥张派成员、宰相李迥秀因收受贿赂被弹劾,贬为庐州(今安徽合肥)刺史。
  七月,二张的弟弟张同休、张同期、张昌仪因贪污被逮捕下狱。
  一天之后,张易之和张昌宗被查出与贪污案件有染。武则天无奈,只好颁下手令:立案审查。
  几天后,大理寺的判决结果下来了:“张昌宗强买别田地,罚铜二十斤。”
  二十斤铜,相当于三品官员月收入的三分之一。这样的处罚对张氏兄弟来说与九牛身上拔一毛没什么区别。
  武则天立即批复:“同意。”
  倒张派不干了。御史中丞桓彦范上奏,说张氏兄弟赃款共四千余缗,罚铜二十斤太儿戏了,张昌宗依法最起码应被免职。
  四千缗钱,就是四百万文,相当于一位三品官员四十年的收入,按今天的价值计算,大概相当于一千万。
  张昌宗一听桓彦范的话就急了,说:“臣有功于国,犯这点错误不至于免职。”
  话一出,满朝官员都忍不住窃笑。一个靠色相取悦女皇的男宠,能有什么功劳?
  武则天也不知道张昌宗有什么功劳,除了把自己侍候得很舒服外。但这无论如何是说不出口的。她的目光转向宰相们,问:“张昌宗有功劳吗?”
  “张昌宗炼丹,陛下服用后有效。这就是莫大的功劳。”宰相杨再思回答。
  武则天满意地点了点头,赦免了张昌宗的罪过,让其官复原职,并把责任推到他的几个弟弟头上,将张同休、张昌仪等人全部贬官。
  
  事情还没有完。张昌宗脱身了,张易之的罪行还在由宰相韦安石和唐休璟审查。这一次,武则天干脆直接把两位主审官调离京城,让案件不了了之。
  韦安石调任扬州都督府长史,唐休璟调任幽州都督、安东都护。临行前,两位前宰相秘密拜见了太子李显,提醒他说:“二张恃宠不臣,必将为乱,殿下应有所防备。”
  一个月后,倒张派的另一名宰相姚元崇也被调离京城,任灵武道安抚大使,前往西北边防备突厥。
  政治局常委(宰相团)中,倒张派只剩下崔玄暐一人。反贪案竟然让两派的力量对比向拥张派倾斜,这绝对是倒张派没有预料到的。
  所幸的是,姚元崇临行前,武则天让他推荐一名宰相。元崇推荐了张柬之。长安四年(704年)十月,张柬之被擢升为秋官侍郎(刑部侍郎)、同平章事,进入政治局常委。
  这个任命直接改变了历史。此是后话,我们稍后再讲。
  
  长安四年的冬天格外的冷。
  武则天又生病了。这一次她病得时间比较长,宰相们一连几个月都没有见到女皇一面。女皇身边的大臣只剩下张易之和张昌宗。
  在女皇病情好转的间隙,宰相崔玄暐上奏,说:“太子和相王都仁爱友孝,足以侍奉汤药。皇宫禁地,还是不要让异姓轻易进入。”
  崔玄暐的意思很明显,希望在女皇病重期间,陪在她身边的是李显和李旦,而不是张易之和张昌宗。
  武则天回复:“感谢你的厚意”,然后没有了下文。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在我国古代,皇帝病重期间是一个极其敏感的时间。历史的走向常常在一期间发生改变,比如秦二世胡亥就是利用秦始皇病逝之机夺取了皇位。
  所以,皇帝临终之际,谁陪在他身边,谁就掌握了政局发展的主动权。
  女皇会不会一病不起?没有人知道。张氏兄弟在做什么,怎么做?同样没有人知道。
  大家唯一知道的是,张氏兄弟不会坐以待毙,因为他们经常召集一帮党羽秘密商量。
  倒张派不愿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暗中找人到街上贴传单,传单上写着:“张易之兄弟谋反”。
  有人把这件事奏报给武则天。女皇装聋作哑,理都不理。
  这不能怪女皇。这种捕风捉影的事,连原告都没有,让人怎么查?
  见这一招不奏效。倒张派终于下了一记狠诏。他们让一个叫杨元嗣的人告密,说张昌宗曾经召术士李弘泰看相,李弘泰说张昌宗有天子相,劝他在定州造佛寺,如此将得到天下人的拥戴。
  这一次有原告,有事情的经过,关键是张昌宗还真在家乡定州建了一座寺庙。
  武则天不好置之不理,命宰相韦承庆、司刑卿(大理寺卿,相当于最高法院院长)崔神庆和御史中丞宋璟共同审理此案。
  韦承庆属于拥张派,崔神庆唯武则天之命是从。两人有心为张昌宗开脱,审理一番后上奏,说:“张昌宗供称,他已经将李弘泰的话奏报陛下。这算自首,依法可以免罪。李弘泰妖言惑众,按律当斩。”
  但宋璟咬住不放,说:“张昌宗受陛下莫大恩宠,要是没有异心,还召术士看相干什么?据李弘泰交待,他为张昌宗占得纯“乾”卦,这可是天子之卦。张昌宗如果认为李弘泰妖妄,为什么当时不将他抓起来送交官府?纵然他已经将事情禀报陛下,终是苞藏祸心,依法当斩。请将他逮捕下狱,按律定罪。”
  武则天坐在龙椅上,久久没有回应。
  宋璟不依不饶,又说:“如果不将张昌宗收押,恐动摇民心。”
  “你暂时停止调查,我看看案卷再说吧。”武则天终于冒出了一句话。
  
  武则天准备故技重演,像对待韦安石和唐休璟一样,把宋璟调出京城。她先是命宋璟到扬州去处理一些陈年旧案,没有想到宋璟拒不奉诏,说:“州县的小案,自应由监察狱史处理,臣乃御史中丞,不该管这样的小事。”
  嫌案子小,行,那就给你一件大案。当时正好发生了一件大案——幽州都督贪污案。武则天把这件案子交给宋璟,命他前往幽州调查。但宋璟仍不奉诏:“御史中丞非军国大事,不当出使。”
  宋璟的话并非全无道理。幽州都督官虽然大,毕竟只是地方上的一件贪污案,还用不着中纪委副书记亲自出马查办。
  武则天又想了一个办法,命宋璟陪同宰相李峤出使陇、蜀(今甘肃南部、四川省)。这一次,宋璟拒绝得更加理直气壮:“陇、蜀两地没发生什么事,不知陛下为何派臣外出?”
  总而言之,宋璟就是一句话:打死我也不离开京城,我一定要将张昌宗案件一查到底。
  读史读到此处,我佩服的不仅是宋璟的耿直,更佩服武则天心胸之宽广。一代女皇,自有过人之处!
  
  宰相崔玄暐、司刑少卿(大理少卿)桓彦范等大臣屡屡上书,要求查办张昌宗。武则天无可奈何,只好召集司法部门官员,讨论张昌宗案子。
  宋璟再一次请求把张昌宗逮捕入狱。
  “张昌宗已经向朕坦白过。”武则天老调重弹,但明显底气不足。
  “张昌宗向陛下自首,是屈于形势,情非得已。谋反是大逆不道的死罪,即使自首也不能免刑。如果不处死张昌宗,还要国法干什么?”宋璟回答。
  武则天找不到为小情人开脱的借口,只好对宋璟好言相劝,试图化解僵局。可宋璟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声色俱厉:“张昌宗受陛下特别恩宠,我知道祸从口出。但基于正义,虽死无恨!”
  武则天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宰相杨再思出来打圆场,宣称有圣旨,命宋璟出去。宋璟白了杨再思一眼,说:“圣主在上,不烦宰相乱传圣旨。”站在那里不肯走。
  武则天只好批准宋璟的请求,命张昌宗到御史台接受调查。宋璟喜出望外,把张昌宗押到御史台,刚进院子就迫不及待地开审了。
  宋璟急,武则天更急。她已经离不开两位小情人,更不愿看到小情人遭罪。宋璟还未审完,武则天就派来一位太监,宣布特赦张昌宗。
  张昌宗走后,宋璟仰天长叹,说:“没有先击碎那小子的头,打得他脑浆迸裂。错失良机,可恨,可恨!”
  倒张派看清了一个事实:只要有武则天在,张氏兄弟就会屹立不倒。试图用法律手段扳倒二张,只能是一种幻想。
  既然法律解决不了,那就只有用非常手段了。
作者:开心就好201901 时间:2019-07-11 20:30:59
  沙发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07-11 20:33:47
  能够容忍宋璟的皇帝,应该不会太差。
  • 青青史话: 举报  2019-07-11 20:37:40  评论

    人很难用好坏判断。人是复杂的动物,某件事做得不错,另外的事可能人神共愤。
我要评论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07-11 20:34:22
  晚年的武则天,心胸宽广。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07-11 20:34:48
  不错,顶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07-11 20:38:06
  宋璟,名相。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07-11 21:13:56
  顶一个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07-11 21:17:22
  张昌宗走后,宋璟仰天长叹,说:“没有先击碎那小子的头,打得他脑浆迸裂。错失良机,可恨,可恨!” 说说而已,如果宋璟真杀了张,武则天一定会杀了他。
作者:百炼成钢2019 时间:2019-07-11 21:18:49
  不错,支持一下。
作者:SugarH123 时间:2019-07-11 22:13:28
  不错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07-11 22:13:51
  支持
作者:beifangxia 时间:2019-07-12 07:26:22
  晚年的武则天还说得过去,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07-12 08:33:06
作者:jianpu2015 时间:2019-07-12 14:09:28
  其实,无论二张如何折腾,翻不了 天
作者:一醉成名 时间:2019-07-15 22:17:36
  楼主,加油继续。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