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唐朝227群魔乱舞三十五

楼主:ty_上弦叶 时间:2019-09-19 06:29:45 点击:492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由情生,又或多以情灭,太平公主府,已年过半百的公主依偎在情人崔湜怀里,看着英俊的情人,太平公主欢快的笑着,或真,或假,或许她也分不清楚。这世间或许本就残酷无比,成功的活下去必须掩盖自己的真实,自薛绍死后,走在天家之路的太平公主用厚厚面具窒息了那个真实的自己,本来天真无邪相信爱情的她变得无情,事故和淫荡。这个没有真实灵魂的死去的她一直做得很好,但是临近成功终点的她的灵魂却被武悠嗣唤醒,她又开始相信人间的爱,负载着灵魂的女人的肉体以及那一颗被红尘污垢了的女儿心被人间的爱洗去了上面的尘埃 ,再一次如湖水一般清澈,真实复苏的太平公主却背叛了这世间的真实,在天家这个世间最肮脏龌龊的地方她恢复稍许些天真无邪。便立刻被这黑暗吞噬,灵魂和肉体永远消失在这天地间。在天家之路生存和死亡或许从来不是一个问题,无情得生,多情获死,是这世间最肮脏所在的生存和死亡的真实存在。
  “公主,李隆基真是幼稚,尽然让我家阿弟前来说服我,出卖公主为他效力。”
  崔湜轻抚公主的柔荑笑言道,这些日子李隆基按崔日用之计极力拉拢崔湜,崔湜虽文才斐然,却操行有亏,尤其是政治节操,其实实质上就是弃弱投强,而如今李隆基真的如孤家寡人一般,崔湜又怎会背叛太平公主呢。
  “崔湜,你对本宫的忠诚本宫自然知道,李隆基一向精明,本宫想不明白,他为何愚蠢到要将你拉入他的阵营?”
  太平公主疑惑道。
  “这有何不解,宋璟,姚祟,张说,刘幽求皆被流放外地,满朝上下皆出自公主府,而我和公主最是亲密,只有策反我才会对公主造成致命的伤害。而我却是忠于公主的。”
  崔湜趾高气扬的说道。
  “哈哈,你的忠诚本宫自然是知道,只是皇兄做事真是优柔寡断,不知为何要推迟李隆基巡边的时间,本宫恐怕夜长梦多,迟则生变呀。”
  太平公主看了一眼崔湜皱眉言道。
  “公主,明日我便入宫,借上朝之机窥探皇帝的虚实,若他有行动公主当立即招集禁军,先行动手,诛杀皇帝,幽禁上皇,自行称帝。”
  崔湜搂紧了怀中的女人言道,并低下头,在女人的鬓发间轻轻一吻,淡淡的女人香扑鼻而来。望着窗外的夜色,太平公主不再言语,心中却陷入了无限的沉思,大唐的未来和自己的路将会怎样,她相信祖宗和母亲留下来的基业会在自己手上继续强大昌盛起来,可是在自己以后呢?整个大唐宗室又有哪个能称得上是男儿呢?或许除了武德殿里同自己势成水火的李隆基。难道真的要废了他吗?这李家满堂的男儿只有他能够配得上与自己为敌,她相信他的雄才可以为大唐开创一个盛世 ,可是这以后呢,难道李家代代都有英主出现,可若不尽早废除他,他的存在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人生之难或许在于怎么走都是错。在宗法的男权制度下,这个社会必将走向未路,女人当政如此,男人当政亦会如此,无论多么的辉煌鼎盛一切最终都将走向毁灭和死亡,只这头上的天,脚下的地永恒。人从出生始便知死亡是最终的结局,每个事业开创始,便知毁灭是最后的终点。可是我们还要拼搏挣扎,直到最后的那一天。而此时的李隆基却在谋划明晨的一场屠杀,四品谋臣王琚言道
  “陛下,臣已探知崔琚夜宿公主府,公主府那边没有异常动静,明日上朝之际陛下可召见隶属公主府的两位禁军将领,立刻将其诛杀 ,随后杀死窦怀贞,萧至忠,崔湜等人。”
  “不错,这一步走完,公主羽翼尽除,第二步便是前往太级殿,逼迫上皇。”
  一旁的崔日用继续言道。
  "上皇乃朕至亲,此举恐有违孝道。”
  李隆基迟疑道
  “陛下,今您已为君王,臣等奉旨行事乃名正言顺,公主欲控以上皇掌控天下才是真正的对上皇不利,铲除公主党羽由陛下来负责上的安危方是陛下对上皇最大的孝顺。”
  王琚言道
  “善,两位卿家所言深合朕意,自太宗陛下崩逝,宗室黯弱,女祸误国,今公主与朕虽乃至亲,但其威逼父皇,无礼与朕,贪赃枉法,祸乱朝纲,是国家的祸害,若不铲除,大唐的江山社稷恐再遭覆灭之祸,朕将继承太宗之志,扭转乾坤重振大唐朝纲。”
  李隆基一身戎装眉飞色舞的豪言道。
  “我二人愿追随陛下建立不世功业,重振大唐。”
  在二人的豪气回应之下,夜已初现黎明的曙光。历史再次上演血腥的屠杀,先天二年七月三日凌晨,李隆基带领三百禁军走出武德殿,以君王之令诏告天下。太平公主欲在七月四日起事,推翻国家,祸害上皇,今下令诛杀。随即召见左羽林大将军常元楷,代理右羽林将军李慈,二人刚进殿内,便见刀光一闪两颗人头落地,接下来李隆基领兵来到朝堂,正遇萧至宗,窦怀贞和前来探听虚实的崔湜,太平公主党羽尽在朝堂,李隆基也不言语,大手一挥,禁军蜂拥而上,朝堂之上公主一党尽数人头落地。
  “陛下公主党羽尽除,太皇已经闻讯逃往承天门,公主不知所踪,今当追杀公主保护上皇。”
  崔日用言道
  “公主且不管她,你等即刻随朕前往承天门保护上皇。”
  李隆基挥动手中的长剑高声言一道。此刻无情的他颇有雄才大略,公主所仰仗者唯禁军,五大宰相以及上皇,今禁军已在自己掌控之中,五大宰相其中四人也已尽数命归黄泉,此刻只需保护上皇,一切便尽在掌控之中,至于姑母太平此时的生死已无关大局了,一个没有军队和宰相的女人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半百妇人罢了。而大唐的舞台上将再次上演一次悲惨且精彩绝伦的父子对决。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老百夫长76 时间:2019-09-20 07:09:04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