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唐那点事(十六):杨国忠,从不名一文到权倾朝野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09-19 19:57:01 点击:2135 回复: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杨国忠,原名杨钊,父亲杨珣,家境贫乏,一辈子只是个从七品的小官。母亲张氏,倒是一位大家闰秀,乃武则天男宠张易之的妹妹。可惜的是,张易之得宠时,杨国忠年纪尚小。等他长大了,舅舅张易之已经在神龙政变中被杀,声名狼藉。
  年轻的杨国忠既不喜欢读书,也不喜欢工作,只有两个爱好:喝酒和樗蒲。樗蒲是唐朝流行的一种赌博游戏,所用的骰子共有五枚,有黑有白,称为"五木",它们可以组成六种不同的排列组合。杨国忠喜欢赌博,因此练就了出众的计算能力,以及对数字的敏感。后来这项技能竟然为他获得唐玄宗重用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年轻的杨国忠绝对想不到的。
  俗话说,十赌九输。赌博不仅靠计算,更需要运气。杨国忠赌博的钱从哪来呢?答案是“借”。钱借多了,又总不还,亲朋好友见了他就像见了瘟神一样,话也越说越难听。三十“而立”之年,杨国忠竟在家乡站不住脚,一咬牙到四川当兵去了。
  入伍后,杨国忠没有去前线打仗,而是留在后方屯田,为军队生产粮食。没想到,浪子杨国忠这项工作做得还不错,因此升迁为新都(今四川新都县)县尉。但剑南节度使对他的为人很不齿,三年任期届满后,杨国忠再也干不下去,一点薪水也早已被他用来买酒喝或赌博,最后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
  幸好,杨国忠结识了当地的一个大富豪,名叫鲜于仲通。靠着鲜于仲通的资助,杨国忠勉强度日。正在那时,他的堂叔杨玄琰去世。杨玄琰即杨玉环的父亲,为蜀州(今四川崇州市)司户。由于杨玄琰没有儿子,杨国忠去蜀州帮忙料理丧事。当时,杨玉环还是个10岁的小姑娘,可她的三个姐姐却出落成了花容月貌的大美人。杨国忠趁机与二姐,即后来的虢国夫人私通。
  二姐千辛万苦积攒下的一点私房钱,被杨国忠拿到成都去赌博,结果一天之内就输了个精光。他无脸回去,脚底抹油,一溜烟跑到关中去了。
  
  杨国忠当过新都尉,按规定离职后可以再参加吏部的铨选。几年后,他又被委派到扶风(今陕西扶风县)当县尉。但在这个岗位上,杨国忠依然穷困潦倒,郁郁不得志。干了一届,他又干不下去,只好再跑回四川投奔鲜于仲通。
  此时的杨国忠已经40多岁,漂泊半生,寄人篱下,前途一片黑暗,看不到半点希望。
  天宝四年(745年)八月,杨玉环被册封为贵妃。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她的叔叔、姐姐、堂兄,男的升官,女的发财,唯有杨国忠,因为与杨贵妃关系疏远,两人甚至不认识,什么好处都没有。
  看到这些,杨国忠难免气馁。不过,很快,命运之神就向他招手了。
  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与宰相李林甫关系不太好,担心被李林甫陷害,想在京城里找一座靠山。他把目标选定为杨贵妃。一来,杨贵妃在四川出生、长大,对四川肯定有感情;二来杨贵妃刚被册封,杨家虽然风头正劲,但根基尚浅,此时攀附杨家,容易获得他们的亲赖。但派谁去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呢?
  章仇兼琼首先想到的是鲜于仲通。鲜于仲通读书多,有才智,又是他的心腹。但鲜于仲通拒绝了,并向他推荐了杨国忠。
  章仇兼琼与杨国忠一见面,刚说几名话,就发现这个人不仅一表人才,相貌堂堂,而且能说会道,口若悬河,还是杨家人,绝对是这次任务的最佳人选。他立即委任杨国忠为推官,以贡献“春彩”为名,将他派往长安。
  临行之前,章仇兼琼对杨国忠说:“我有一点东西放在郫县(今四川郫县),你经过时,顺便取走吧。”
  
  杨国忠到达郫县,去取章仇兼琼所说的那点东西,只见满满当当好几大车,全是蜀中特产和奇珍异宝,价值千万。杨国忠大喜过望,昼夜兼行赶赴长安。他首先拜访了杨贵妃的三个姐姐,分送了大量蜀货,对她们说:“这是章仇公送给您们的。”
  正好,杨贵妃的二姐裴氏刚死了丈夫。两人旧情复燃,杨国忠干脆直接住到了她的府上,把剩下的礼物分给她一半。
  章仇兼琼的目的达到了。杨氏姐妹收了礼物后,喜笑颜开,不停在皇帝李隆基面前说他的好话。杨国忠呢?他的收获更大。因为善于樗蒲,他被杨氏姐妹引荐给李隆基。从此,每次宫中樗蒲,他就在旁边负责计算点数和输赢,每次都算得又快又准。李隆基忍不住赞叹:“真是一个好度支郎!”
  度支郎即户部度支郎中,负责国家财赋的统计和收支。杨氏姐妹抓住李隆基的这句话不放,要求他为杨国忠在财政系统里谋一官半职。
  李隆基拗不过,让他在王鉷手底下当了个判官。就这样,杨国忠另辟蹊径,开始了一条跟杨氏其他兄妹不同的仕宦之路。
  
  杨国忠踏上仕途,无疑是因为与杨贵妃的关系。没有杨贵妃,他不可能出入禁宫,不可能得到唐玄宗的赏识。但此后,他步步高升,在唐王朝的政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却基本与杨贵妃无关。
  杨国忠官运亨通,得益于两个人的提携。这两个人,一个是宰相李林甫;另一个是皇帝李隆基。
  杨国忠是杨贵妃的哥哥,在皇帝面前说得上话,又是个赌徒,心狠手辣,敢说敢做。李林甫正是看中了杨国忠这一点,利用他来打击政敌。在李林甫掀起的一系列冤案,包括针对太子的冤案中,杨国忠都发挥了重要作用。比如,在韦坚案中,杨国忠和杨慎矜、王鉷等人一道,极力弹劾韦坚与皇甫惟明。在杨慎矜案中,杨国忠更是主审官之一。杨国忠讨好了李林甫,却也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太子李亨。
  皇帝李隆基提携杨国忠,主要是因为他的聚敛之功。天宝年间,风调雨顺,天下富庶,全国大小仓库里的粮食动以万计。杨国忠奏请皇帝下令,郡县收到粮食后,不再运送至京师,一律变卖,用所得价款购买绸缎,所征收的各种苛捐杂税,也就地购买布匹,然后一同运往京师。
  太常寺左藏库里的布帛多如山积。杨国忠不停对李隆基说国库充实,古今罕见,皇上您大可尽情享受。李隆基率领文武百官到左藏库视察,发现还真如杨国忠所说。此后,李隆基视金钱如粪土,赏赐宠臣,无有限极。
  短短五年,杨国忠从一位小小的“判官”,爬到了御史中丞兼兵部侍郎的高位,并专判度支事,在朝中的地位仅次于李林甫和王鉷。
  但就在那时,杨国忠和李林甫之间出现了裂痕。李林甫发现这小子爬得太快了,如果再这么升下去,过一两年,可能就骑到他头上去了。他觉得该是压制压制杨国忠的时候了。
  
  正好,御史大夫出现空缺。侯选人有两个,即杨国忠和王鉷。李林甫举荐王鉷升任御史大夫。
  按理说,李林甫的举荐没有什么问题。王鉷资历老,又曾是杨国忠的领导,由他出任御史大夫顺理成章。
  但野心勃勃的杨国忠不这么想,他敏锐地察觉到了李林甫压制他的意图。人生就像赌局,好运气不是时时都有的。前半生他蹉跎岁月,漂泊不定,有时连饭都吃不上,现在好不容易时来运转,怎么能够被人压制住?万一运气被压没了呢?
  杨国忠决定向李林甫亮剑,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天宝八年(749年),李林甫的心腹——京兆尹萧炅因贪污受贿,被杨国忠弹劾,贬出了朝廷。杨国忠一击得中,再接再厉,第二年以同样的理由弹劾李林甫的另一位心腹——御史中丞宋浑,将他流放岭南。李林甫眼睁睁看着两位心腹被剪除而不能施救,第一次有了一种无力感。
  接着,杨国忠将目标对准了御史大夫王鉷。(未完,明日更新)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8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SugarH123 时间:2019-09-19 20:18:08
  沙发
作者:SugarH123 时间:2019-09-19 20:18:35
  落破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09-19 20:19:22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09-19 20:20:43
  不过.,想升天也要有点能耐,至少得长相好。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09-19 20:49:39
  什么都得靠关系啊。关系社会。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09-19 20:51:14
  乐山大佛好像是章仇兼琼建的。
我要评论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09-19 20:51:26
  不错,顶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09-19 20:56:25
  杨贵妃虽然没有明着帮杨国忠,但正是因为她,杨国忠才官运亨通。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09-19 20:57:01
  没有杨贵妃,杨国忠不可能斗得过李林甫。
作者:挺难挺难 时间:2019-09-19 21:41:29
  在生死轮回的苦海中,倘若有丝毫贪恋迷染,便会堕落。如果不是大修行人,不能独来独往,没有不迷失本性的。帝君宿生中听闻佛法,本来打算往生西方净土的,只因为一念贪恋山水之心,就被洞庭山粘住了。纵然心中绝对没有作山神水神的想法,不知不觉的就堕落成为血食之神了。至于心中怜悯张氏祈祷,本来是一片善念,没有想到竟然作了她的孩子。心念倾注在了妇女身上,便投胎到她的腹中,等看到自己身在浴盆中时,想要离开这个身体已经是不可能了。帝君遇到这种情形尚且不免堕落,更何况是业障深重的凡夫俗子呢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09-20 08:07:21
作者:JCYahoo 时间:2019-09-20 09:56:58
  问没有了
作者:JCYahoo 时间:2019-09-20 09:57:18
  怎么没有了,请继续更新
作者:beifangxia 时间:2019-09-20 13:58:02
  嗯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09-20 21:06:22
  王鉷案
  王鉷的权势并不比李林甫差多少。自杨慎矜死后,朝廷的聚敛之臣只剩下王鉷和杨国忠,两人都兼任了大量的使职。唐玄宗给王鉷加的使职有二十多个,像和市使、和籴使、宫苑使、营田使、户口色役使,陇右群牧使,等等。为了王鉷工作方便,唐玄宗特地下令在他的住所旁边建了一座使院,让他集中办公。王鉷的案头,文件堆积如山,跑腿小吏要他签一个字,有时竟然得等上好几天。
  职务多,权力大,说王鉷权势熏天毫不过分。《资治通鉴》说即使宰相李林甫也常退让他三分。
  《资治通鉴》的这个说法到底有多少符合历史事实,估计要打一个大问号。因为王鉷虽然嚣张,唯独对李林甫毕恭毕敬。李林甫那双阴鸷的眼睛,常常让他心里发毛。李林甫的话,对王鉷来说就是圣旨,甚至比圣旨还重要。由于这个原因,李林甫才允许王鉷有今天的地位。
  王鉷有一个同父异母弟弟,名叫王銲(hàn),凶狠阴险,仗着哥哥的权势,从来不知道法律是什么。有一次,他问一位术士:“你看我有王者之相否?”
  术士惊得嘴巴半天没合拢。大哥,这种话是随便说的吗?你不要命,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术士一句话都没说,回家打了个包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件事很快被王鉷知道了。他意识到弟弟闯了大祸,立即派人搜捕这名术士,终于在离长安不远的冯翊郡抓到了,然后找了个借口,将这名术士杖杀。
  王鉷这样做其实并不高明,术士被杀反而引发了人们的好奇。终于纸包不住火,很多人知道术士死得冤,只是慑于他的淫威,没人敢说,除了一个叫韦会的人。
  韦会不是要和王鉷叫板,借他十个胆他也不敢那样做。他只是在自己家里把这件事当成谈资,关起门来私下议论。然而,他的话被旁边的婢女听得一清二楚,婢女又和一位相好的佣人说了。这个佣人对韦会早就怀恨在心,于是向王鉷告密。
  第二天,王鉷就让长安尉贾季邻把韦会抓到监狱里活活勒死,然后对韦家人说,韦会在监狱里躲猫猫,不小心头钻进一根绳子里,把自己吊死了。
  韦会并非普通百姓,他的母亲是唐中宗李显的女儿安定公主,同母异父哥哥王繇又娶了唐玄宗的女儿永穆公主,属于典型的皇亲国戚。两位公主,竟然没有保住韦会的一条小命,王鉷之嚣张,势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王鉷对王銲非常友爱,反过来却不一样。王銲这个人,能力没有,野心却不小,一心想飞黄腾达。他嫉妒哥哥位高权重,常常出言不逊。像这次闯了这么大的祸,王鉷本想说弟弟两句,可话刚出口,王銲两眼一瞪,王鉷又把话咽回去了。没办法,谁叫他是自己弟弟呢?
  方士一案总算过去了,王鉷刚松一口气,可没想到王銲又给他捅了娄子,一个天大的娄子。
  事情是这样的:
  王銲有一个朋友,名叫邢縡(zài),也是那种成天想出名、想升官发财的家伙。两人在一起谈论最多的就是如何一夜成名,如何快速致富,如何快速升官。按理说,想出名、想升官发财都不是什么缺点,有梦想总是好的。问题是这两个人都属于那种白日做梦型,也就是希望天上掉馅饼,却不肯早起的妄想型人物。
  终于他们想到了一个一夜成名的路子——谋反。
  开元二十六年(738年),唐玄宗设置了左右龙武军,将原来的万骑将士划归龙武军管辖。这样,原来的皇家禁军由左右羽林军两支扩展为左右羽林军、左右龙武军四支,其中尤以左右龙武军最为关键,因为皇宫内廷最重要的一道门——玄武门即由万骑把守。唐玄宗发动唐隆政变,诛杀韦皇后就是借助了万骑的力量。
  邢縡与龙武军士的交往颇多。他计划率领龙武万骑谋杀龙武将军,然后放火焚烧城门,诛杀李林甫、陈希烈、杨国忠等人。
  这个计划漏动百出。要谋反,应当率领龙武万骑直接杀入皇宫内廷,控制皇帝。可邢縡和王銲竟要舍近求远去烧城门、杀宰相,让人莫名其妙。
  也许正因为计划荒谬,李隆基才没有当回事。当有人告密,说邢縡和王銲要谋反时,李隆基甚至觉得是不是王鉷的政敌在诬陷他。他随手将告密信给了王鉷,命他去抓捕邢縡。
  王鉷没有立即执行命令。他担心弟弟王銲在邢縡的住所,到时真搜出什么东西可就说不清了。他先派人去邢縡家走一趟,把王銲叫回来。
  王鉷磨磨蹭蹭,拖到日暮时分才命长安尉贾季邻率领捕快去逮捕邢縡。尽管晚了好几个小时,事情却没有耽误,邢縡这一帮蠢才还傻呵呵地在他家里计划着呢。被哥哥派人叫出来的王銲在路上遇见了贾季邻,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妙。他对贾季邻说:“我与邢縡以前关系不错,如今他谋反,恐怕会胡乱咬出我来,你不要听他一面之辞。”
  邢縡居住在金城坊。贾季邻刚到坊门,邢縡听见人声嘈杂,醒悟过来,慌忙率领几十个士兵拿着弓箭、大刀往外冲。此时,王鉷和杨国忠领兵赶到。邢縡知道大难临头了,情急之下脑袋忽然开了窃,一边格斗一边大喊:“不要伤了大夫(王鉷官拜御史大夫)的人。”
  王鉷一听,气的差点从马上摔下来。妈的,你这不是要害死我吗?
  果然,杨国忠底下的人听到邢縡的话,怀疑王鉷与乱党勾结,攻势缓了下来。邢縡且战且走,终于杀出一条血路,逃了出来。可他的命实在不好,此时,高力士又领着四百名飞龙禁军赶来。邢縡当场被杀,剩下的党羽全被活捉。
  回宫后,杨国忠向李隆基汇报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最后说:“王鉷肯定参与了这次阴谋。”
  李隆基认为王鉷深受他的信任和器重,绝对不可能谋反,如果说他的弟弟参与谋反倒有可能。宰相李林甫也为王鉷解释辩护。最后,李隆基决定不仅不追究王鉷的责任,还准备赦免他的弟弟王銲。
  
  对李隆基的这个决定,王鉷不知道。而李隆基呢?知道这样处理王銲于法无据,还会招致很多人的不满。于是他希望王鉷做的漂亮点,主动上表请求治王銲的罪,到时再由自己下令赦免。这样,做臣子的大义灭亲,做皇帝的皇恩浩荡,双方都有面子。
  李隆基让杨国忠委婉地把这个意思转达给王鉷。
  杨国忠转达的确实很委婉,委婉到了王鉷只知道皇帝要他主动请求治王銲的罪。对于皇帝准备赦免王銲的想法,他还是不知道。
  王鉷心狠手辣,但对这个弟弟却是真的好。听了杨国忠的话,他沉默良久,流着泪说:“我这个弟弟深爱先父宠爱,要我出卖他来保全自己,我做不到。”
  李隆基勃然大怒,真是给脸不要脸。另一名宰相陈希烈极力主张王鉷兄弟大逆不道,按律当诛。
  
  论职务,陈希烈与李林甫平起平坐,排名甚至还在李林甫之前。天宝五年(746年),李适之罢相后,李林甫推荐他为左相。
  李林甫为什么选择陈希烈呢?陈希烈有两个特点。第一,博学多才,尤其擅长老庄之学,总是以神仙、符瑞之类的事情讨好皇帝,深得李隆基喜爱。第二、陈希烈性格谦和柔佞(注意是柔佞,不是柔顺),容易控制。这也是李林甫推荐他的主要原因。
  果然,陈希烈入相后,一切政务都交由李林甫做主,两人合作非常融洽。李林甫甚至把办公地点从政事堂搬到了自己家里,军国政务在家里作出决定后,命下面的官员抱着文件让陈希烈签个名而已。
  在与陈希烈共事期间,李林甫的权势达到了巅峰。只要皇帝哪一天不上朝,文武百官都是争先恐后往他的家里跑,只剩陈希烈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政事堂。
  或许是厌倦了这种位高权轻的日子,又或许是意识到李林甫开始走下坡路,晚年的陈希烈不再唯李林甫马首是瞻,开始与李林甫为敌。王鉷是李林甫的亲信,他当然不想放过机会。
  王鉷不清楚皇帝李隆基的态度已经发生了这么大的转变,准备写一篇奏章为自己辩解。等奏章写好后,却已经递不进宫了。王鉷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忙向李林甫求救。李林甫叹了一声,说:“事情晚了。”
  很快,宫中传出诏令,命陈希烈和杨国忠共同审理王鉷一案。长安尉贾季邻为了自保,把王鉷一家人的陈芝麻烂谷子事全都供了出来,包括我们前面讲的方士、韦会案。
  王鉷被赐自尽,王銲被杖杀于朝堂,王鉷的几个儿子被流放岭南,很快又被杀。官府抄了王鉷的家,家产清点了几天都没有清完。
  
  王鉷倒了,杨国忠却并不想就此罢手,他的目标是李林甫。
  利用王鉷案,杨国忠大做文章,让王鉷的一些党羽指控李林甫与王鉷暗中勾结,而且还与突厥叛将阿布思(这个人我们稍后再说)有瓜葛。陈希烈和哥舒翰又出面作证,说这些都是事实。
  李林甫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皇帝李隆基渐渐疏远他。生平第一次,李林甫感到了恐惧。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09-20 22:13:16
  沙发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09-20 22:13:29
  真狠
作者:春唐 时间:2019-09-20 22:14:40
  背靠大树好乘凉
作者:春唐 时间:2019-09-20 22:14:47
  顶一个
作者:百炼成钢2019 时间:2019-09-20 22:15:35
  勾心斗角
作者:百炼成钢2019 时间:2019-09-20 22:15:43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09-20 22:16:48
  李林甫是不是真有心就王阿?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09-20 22:17:03
  继续
作者:风小趣 时间:2019-09-20 22:24:10
  杨国忠也是个人才。
作者:开心就好201901 时间:2019-09-21 12:54:57
作者:beifangxia 时间:2019-09-26 15:16:38
  嗯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