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咬”字,看《山海经》表音文字如何演变

楼主:亚布2018 时间:2019-09-27 20:59:05 点击:326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细说“咬”字,看《山海经》表音文字如何演变

  《山海经》是一部包含着大量表音文字的古籍。如果单纯使用“六书”理论,用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等方法解读《山海经》中的古老文字,有很多时候会力不从心。但假如使用我归纳的“夏三音”文字理论,以表音、切音、东西音的理论去读《山海经》古老文字,就会轻松很多。
  今天我们专说《山海经》文字“表音”现象。
  例一:
  《中次二经》:“又西南二百里,曰发视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砥砺。即鱼之水出焉,而西流注于伊水。”
  《中次二经》中的“即鱼之水”之中“即鱼”二字,如果依靠“六书”理论中的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来解释,最多能解释为“假借”,但还是语焉不详。如果使用“夏三音”文字表音理论,我们很容易就可以回答“即”就是“鲫”,“即”与“鲫”同音,读jì 。“即鱼之水”就是“鲫鱼之水。”
  例二:
  《西山经》:“有鸟焉,其状如鴞,青羽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鹦[母鸟]。”
  《西山经》中的“鹦[母鸟]”,众人皆知是“鹦鹉”,但却无法用“六书”理论中的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来解释为什么“鹦[母鸟]”就是“鹦鹉”,如果使用“夏三音”文字表音理论来解释,“[母鸟]”mū与“鹉”wǔ,是近似模糊音,“[母鸟]”实际是表“鹉”的音。
  例三:
  《西山经》:又西二百里曰翠山。其上多棕枏,其下多竹箭,其阳多黄金、玉,其阴多旄牛、麢、麝。
  《西山经》中的“旄牛”,按“夏三音”文字表音理论
  直接解释为“牦牛”,同音异字。
  例四:
  例四我要细说一下,《海内经》:“又有黑人,虎首鸟足,两手持蛇方[口舀]之。”
  《海内经》“[口舀]”我们很容易就猜到它是“咬”字的异体字,按“夏三音”文字表音理论同音同字。但“[口舀]”是如何变成“咬”了呢?这个问题相信读者们无解。
  其实这个问题也不难,因为《山海经》自带答案。
  《海外北经》:“北海内,有兽其状如马,名曰[马匋][马余]。有兽焉,其名曰駮,状如白马,锯牙,食虎豹。”
  《海外北经》记载的这段话,被哈拉帕文明遗址出土的一枚印章图1所证实。

  


  图1 夏·浮余匋·爻印·世袭(降)帝鲧

  图1印章文字表音:下·浮余匋·爻玺·四徙帝贝水。印章文字切音破译:夏·浮余匋·爻印·世袭(降)帝鲧。这里的“浮余匋”就是“浮余舀”,“匋”与“舀”同音,“舀”就是捕鱼用的“舀罗子”,见图2哈拉帕印章文字的“舀罗子,”读者看看,图2是不是我们钓鱼使用的“舀罗子”?

  

  图2 哈拉帕印章文字的舀罗子

  《海外北经》里的“[马匋][马余]”是夏西音,切读成夏东音以后就是“駮”,“駮”在图1哈拉帕印章上写作“爻”,爻、交、匋、舀,四个字同音全读yao,在夏朝以前皆可通用。
  因此《山海经》上古老的“[口舀]”字,最后演变成我们今天正在使用的“咬”字,这种文字演变现象在夏朝以前的哈拉帕印章文字时期,就已经出现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pusu0802 时间:2019-09-29 08:56:37
  明明是牛嘛!怎么说是马呢?
楼主亚布2018 时间:2019-09-29 21:06:51
  @pusu0802 2019-09-29 08:56:37
  明明是牛嘛!怎么说是马呢?
  -----------------------------
  不是说牛与马的问题,是说文字演变的问题
我要评论
作者:免费发布2011 时间:2019-10-18 11:14:42
  有可以借鉴的地方。
楼主亚布2018 时间:2019-10-18 18:21:29
  @pusu0802 2019-09-29 08:56:37
  明明是牛嘛!怎么说是马呢?
  -----------------------------
  @亚布2018 2019-09-29 21:06:51
  不是说牛与马的问题,是说文字演变的问题
  -----------------------------
  可以加我微信18984194886,进一步了解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