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码》之十三(转载)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0-06 18:48:42 点击:560 回复:3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生箴言:欲海无岸 奉献有乐
  四说大禹治水
  从《尚书•禹貢》和《史记•夏本纪》所记载的“尧崩,帝舜问四岳曰•••”均可看出大禹治水是在尧帝死后不久、舜帝刚完成其“合国改革”打造出“和合万国”的“唐虞中央帝国—即初始的中国”之初,而非舜死后其“让避舜子商均”到河南创立“有夏王国”之后。再加上“十三年”的工程期限,是绝不可能治理完“九州”水利的。就连禹貢和夏本纪也说其时中国的甸服半径尚未超出500里,甚至500里还是说的直径。可知大禹的重点治水工程也是绝不会超出500里甸服圈儿的。尽管其时尚处原始共产主义时代,大禹也不可能把舜帝泡在水里先去顾别人。明确了这点就会让人明白:除了其首先治理的核心重点工程—冀州水患以外,其余都不过是对大禹的神化、溢美之辞,最起码也是其创建有夏王国以后的事了。
  关于“冀州”的范围。《尔雅•释地》说:“两河间曰冀州,河南曰豫州,河西曰雍州”于是冀州就囊括了山东、河南一部及河北、山西全部。可尔雅九州与禹貢九州又不大一致,对此《汉书•地理志》解释为“周既克殷,鉴于二代而损益之。定官分职。改禹徐梁二州合之于青雍,分冀州之地为幽并”。可这仍然与《尚书•尧典》说的舜“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难于吻合。便又有了《晋书•地理志》的“虞舜登庸,厥功弥劭。表提类而分区宇,判河山而考疆域。冀北创并部之名,燕齐起幽营之号。则《书》所谓‘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者也。”还进一步诠释为“舜以冀州南北阔大分卫以西为并州、燕以北为幽州。周人因焉。”不管设立并州的是舜帝还是成周,起码尚书和史记成书时并州早已是客观存在的。司马迁是不可能把卫以西的河南、山西、陕西全当成冀州地盘儿的。而其《夏本纪》只不过是对《禹貢》的传抄和对《山海经》写作技法的传承。
  再看大禹在冀州的治水工程:一是“壶口”。史痴在自己的《三说》一文中提到过大禹治水的“既載壶口”应是指的“截住了虖池之口”。近看《晋书•地理志》的常山郡条目下还注有:“汉置。统县八、户二万四千。(辖)真定、石邑、井陉、上曲阳(恒山在县西北,北坡有飞狐口)、蒲吾、南行唐、灵寿、九门侯相”。大家都知道在古文献中一些同音字、形似字都是可以拿来通假的。一个地名经数千年的口传笔抄,难免出现不同写法。比如史记的《秦本纪》说“齐侯伯于鄄”;而《齐太公世家》却说的是“会诸侯于甄,齐始霸焉”。显然《史记》上的“鄄、甄”二字都是指的当时的齐国西都—今天的无极甄村。还有《赵世家》记载的-305年赵攻中山“取丹丘、华阳、鴟之塞”的“鴟之塞”本指“氐水之塞”。“氐”字以“氐宿”指天根星而知其概念就是“根本”之意。加水旁后的“汦”字有了“帝、之、吃”三个发音。伏羲台后边的“氐水”在《墨子》中被记做“后之邸”;当今的此地人又把“鴟之塞”沿做了“赤支村”。难道独独这“壶口、狐口、虖口”之间就毫无关联吗?汉代设置的常山郡连新乐都未统辖进去,能囊括今曲阳吗?而把元氏排除在外又何以称之“常山郡”呢?显然《晋书》中的“上曲阳”并非指的今曲阳而是指的今元氏。虽然二者均在山曲之阳,可曲阳是在氐水沙河的“南曲”之阳而元氏却在槐水沙河的“北曲”之阳,故称后者做“上曲阳”较前者更实至名归。其“上”字绝不是白加的可有可无赘词,而是为有别于“曲阳”才名元氏做“上曲阳”、晋州做“下曲阳”的。三个曲阳的中心恰是今正定县曲阳桥村,这些关联地名都不是毫无来由的。元氏西北恒山—常山—封龙山北坡的“飞狐口”恰是今“龙凤湖”的湖口。还有今天的口头、燕川、黄壁庄等水库泄洪口都是当初的“壶口”备份。诚然,这些“壶口们”远不及当今的黄河壶口瀑布驰名。可往往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这里并不驰名的小壶口才是大禹当初所堵截的“壶口”。尤其是口头下泄的皇水—皋水—颍水—泒水—今郜河当初是直冲唐虞帝都的。大禹弃此不顾,偏要去堵截“明知不可为、且又根本无须为”的黄河壶口不成了傻蛋一个吗?
  二是“治梁及岐”。尽管山东有着驰名中外的“水泊梁山”、山西有着宏大亘古的“晋望梁山”,可一些今古学阀仍将大禹的“治梁及岐”解读在陕西的麟游—岐山一带。皆因秦始皇“焚书坑儒”的影响难消;再加上陕西的岐山太驰名了--我国延续历史最长的周王朝就是由其先民“止于歧下”才发祥的;这里又打造了我国最耀眼的汉唐文明,等等。才使得人们形成了顽冥不化的迷思。其实这只不过是一个十分浅显的“小转弯儿”,竞令世人如此难以转圜。原来这里的“梁、岐”本就非指山名、地名,而是指的物名。“梁”字在《辞海》中被注释做“水中土堰”。依据为《诗•邶风•谷风》中的“勿逝我梁”;“岐”字被注为“同‘歧’。《释名•释道》:‘二达曰歧旁。物两为歧,在边曰旁。’”。只要拐过了这个小弯儿就很容易弄明白:大禹所筑的拦水堰双向延伸,往北逼得泒水注进了伏羲台后面的氐水;南逼得泄入了虖池。这也正好是《墨子》描述的“北防原泒,注后之邸、虖池之窦”。
  三是“大原”。尽管古时大、太不分,可大禹所修的“大原”绝非是指的今“太原”,因太原在秦灭六国之前是名其“晋阳”的。诗曰:“薄伐猃狁,至于大原”;《谷梁传》载:“(鲁昭公)元年六月,晋荀吴率师败狄于大原。(传曰)中国曰大原,狄曰大卤”;《公羊传》亦说“昭公元年晋荀吴率师败狄于大原。此大卤也。曷为谓之大原?地物从中国,邑人名从主人。原者何?上平曰原、下平曰隰”。讨伐鲜虞国的“薄人”是指始建于新乐东部的“薄姑国”—亦称黑姑、土姑、土方国。当时他们的“出舆嘭嘭,城彼朔方”是难于逾越娘子关、十八盘达到太原的。鲁昭公元年是-541年,自-662年晋献公派赵夙灭掉霍、魏、耿三国“封赵于耿”后,时称“晋阳”的太原一直是赵氏家族的地盘。尽管-597年的“下宫之难”赵氏曾被屠族,可-582年“赵氏孤儿”—赵武认祖归宗时已全部继承了赵氏的爵位和地盘,这就是《赵世家》记载的“复与赵武田邑如故”。且-546年晋平公还让赵武做了晋国正卿,其权势虽未及“专晋权”的乃祖赵盾,可日后的“三家分晋”却正是赵武奠基的。而-541年也正是赵氏的另一厉害角色—赵武的孙子赵鞅赵简子初露峥嵘之时,少年才俊的赵鞅虽尚未步入政坛却经常带领家丁到灵寿、平山一带兴围打猎,并借读于该域的“东郭千年藏书府”。还曾因反感其过于“仁慈”的老师而编造《东郭先生和狼》进行嘲讽。已复苏三代的赵氏岂能让狄人犯其晋阳呢?以“灭肥、灭鼓、伐鲜虞”而活动于晋州、藁城、正定一带的荀吴又咋到太原去打败狄人呢?那么大禹治水的“大原”—即薄姑攻伐鲜虞的“大原”—也就是荀吴败狄的“大卤”究竟何在呢?由谷梁和公羊对《春秋》的解读,特别是《公羊传》说的“上平曰原、下平曰隰”可知所谓“原”即是相对于低洼平地的“高台平地”。既然山西的汾河、滹沱河岸边台地可以名之“太原、原平”,河北平山的滹沱河岸边台地就不能名之做“原”吗?并且对应于其近边儿鹿泉的“抱犊寨”,分别名之“大原、小原”更是再贴切不过了。因仅能抱着牛犊上去的抱犊山,顶平600亩,恰是“小原”的不二之貌,且又与平山相隔不足40里,近邻相对正是“大原、小原”的原始出处。
  四是有关“岳阳”。今人意识中的岳阳都是指的山西南部,包括《辞海》也将其注释为“太岳(霍)山以南”。可这十分显然的一是与舜“分卫以西为并州”相悖;二是忽略了“太岳”之名启用于何时。查遍《史记》,都是把霍山记做“霍太山”的。表明史记成书之前霍山尚无“太岳”之名,足见司马迁说的“岳阳”并非是指山西南部。唐虞时代的“四岳”本非地名,而是指的高辛喾帝的四个丈人—即娵訾氏、陈锋氏、有邰氏和有戎氏四大家族首领;秦始皇到处封山刻石,亦无一次与“岳”字相关;只是到了汉武帝时才出现了“五岳”之说—见《孝武本纪》的“常山王有罪,迁。天子封其弟于真定,以续先王祀。而以常山为郡,然后五岳皆在天子之郡。”从《孝武本纪》有关-105年“上巡南郡,至江陵而东。登礼潜之天柱山,号曰南岳。”的记载可知所谓“五岳”,就是汉武帝始封的。只不过其初封的“南岳”是区隔皖南、北的天柱山,“北岳”是太行横出的封龙山。由此司马迁说的“既修大原,至于岳阳”只能解读为:治理好平山后,才来到封龙山南麓的元氏一带。这与其后文的“至于衡漳、常卫即从”是紧密呼应的。所以认定大禹治理的“覃怀”在河南武陟,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错误。
  其实大禹首治石家庄地域,不仅《墨子•兼爱》中篇描述的十分清楚,在汉代、唐代、宋代一直到前清都是毫无争议的社会共识。汉景帝为了纪念尧舜禹和后稷在此创立“中国”之功,特意于-148年封七王之乱中死节的赵内史王悍的儿子王康做“新市侯”、赐名“王弃”;又于-145年封自己的儿子做“常山王”赐名“刘舜”;汉孔安国还著《尚书传》说“龙门西河在冀西”;东汉郑玄亦批注“卫(沩)水在灵寿,大陆泽在钜鹿”;唐孔颖达进一步诠释为“在冀州西界,故谓之西河”;到宋代,不仅出生在“成德军”中的范仲淹寄书朋友炫耀自己“生于唐虞故里”,时人还为纪念大禹治水的“覃怀致功”而在真定城内建造了豪华园林“覃园”。只是这个覃园被忽必烈建元大都时“拆迁”了;清初巡阅三关守备的兵部大员傅振商还曾在新乐驿馆(今承安铺)题写了“观风频访陶唐迹,不日羲台非旧年”的壁间诗,并被过往的吏宦、骚客步韵达30余首。足见当时社会公认尧舜禹主要业绩是在此域的。只不过受时政左右,历史历来就是一个任人打扮的小女孩,半点不由己。从秦始皇的祖上就忌讳别人视自家是西夷虎狼之族,总想着把尧舜禹的活动中心往关西拉扯,给自己脸上贴贴金;汉武帝又为了巩固和扩大“大一统”的汉族统治而昌行“今文经学”,着重发挥经文大意而摈弃细节真实,为日后的地名概念留下了模糊空间。不少文献就是在那种舆论导向下的再加工。到了清代中叶,随着国外资本主义的侵入,一些要求变法的学者重拾今文经学传承使得“常州学派”—即公羊学派大盛,后来成为康有为“托古改制”和“戊戌变法”的理论依据。可也恰恰是此种学术观点视追求细节真实的“古文经学”为“清谈”误国,如同“泼脏水连婴儿一同倒掉”一样把孔安国批得一钱不值。也是一群持此观点者假两广总督毕源之名把西河“搬”去了“山西、陕西之界”—把大禹演绎成了无所不能的神仙。再加上“五四运动”彻底荡涤了一切旧传承,才使得今人以讹传讹、争鸣不再。实际上这是与科学发展观相抵触的。要真正落实科学发展观,就必须正本清源、实事求是。把我们的祖先从神坛上请下来,还原其实实在在的民族先驱者、实践探索者、社会开拓者的真实形象,让一个仅供人们顶礼膜拜的虚幻图腾重拾其督责后人的标杆职能、时时鞭策着我们解放思想、改革创新。
  无 题
  新乐蕴藏渊泱泱,企冀贤哲卓昭彰。
  古为今用促发展,愿君争校秦始皇。


  从《诗经•青蝇》的作者
  看戎狄人对中华文化的建树
  一直以来,人们都顽固地把戎狄蛮夷当做对立于中华民族的边外异类、入寇之族而予以贬斥。其实这不过是仅仅站在周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7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0-07 09:17:30
  学术版意欲加精的帖子被煮酒审核毙掉了。真是搞不懂的《天涯规则》!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0-08 10:58:42
  为什么人们宁信神话不信史实?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0-08 20:11:45
  没有两相对应的“小原、大原”,难道“太原”是横空出世的?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0-11 19:37:39
  大禹治水的“岳阳”和舜帝做小买卖的“常阳”均指今封龙山南的“元氏一带”。称晋南为“岳阳”是无谱可靠的!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0-13 11:29:20
  视“梁、岐”单单做山,是片面的僵化思维!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0-14 11:25:16
  相信大禹堵截黄河壶口的人是比相信“蛇吞象”还智障的残粉!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0-14 18:40:56
  神化先祖与虚无先祖都是不科学的!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0-15 10:28:39
  究竟幽州、并州是谁设立的?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0-20 09:23:17
  @鲜虞郭峰 2019-10-14 11:25:16
  相信大禹堵截黄河壶口的人是比相信“蛇吞象”还智障的残粉!
  -----------------------------
  大禹堵截黄河,用脚后跟想想也是明知不可为、且又无需为之事!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0-28 18:51:21
  @鲜虞郭峰 2019-10-11 19:37:39
  大禹治水的“岳阳”和舜帝做小买卖的“常阳”均指今封龙山南的“元氏一带”。称晋南为“岳阳”是无谱可靠的!
  -----------------------------
  《史记*孝武本纪》载:常山王有罪,迁。然后五岳皆在天子之郡。表明当时刘彻所封的“北岳恒山”即常山、横山、封龙山。那么,司马迁笔下的“岳阳”不正是今元氏一带吗?硬要把“岳阳”解读到运城地区不是睁眼瞎话吗?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1-02 18:06:48
  史记《赵世家》说(就在秦将蒙骜战死在平山三汲的-240年):“傅抵将,据平邑;庆舍将东阳河外师,守河梁”。显然,这是当时盘踞在正定北部安丰村的赵悼襄王,害怕连续攻克龙(今行唐龙州镇)、孤(今新乐车固)、庆都(今新乐曲都),“还兵攻汲”的蒙骜大军一鼓作气拿下安丰,才不得不派出傅抵防御今石家庄机场一带,派庆舍死守今京广铁路、107国道上的磁河大桥。这里的“河梁”能解读成“黄河、梁山”吗?咋大禹治水的“治梁及岐”就非得解读做“梁山、岐山”呢?
  • 鲜虞郭峰: 举报  2019-11-03 09:43:09  评论

    把物名单独解读为山名与“推碾不赶鸡”式的瞎驴何异?
  • 鲜虞郭峰: 举报  2019-11-03 18:37:41  评论

    拉磨驴子的捂眼是人给戴上去的,不知那些视“二”做“一”者是被谁蒙上了眼睛。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1-20 09:01:39
  大禹治水遍九州说明显是在神化历史、制造迷信,与虚无历史同功。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1-20 20:01:19
  @鲜虞郭峰 2019-11-20 09:01:39
  大禹治水遍九州说明显是在神化历史、制造迷信,与虚无历史同功。
  -----------------------------
  复强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必须从破除迷信开始。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1-21 09:19:38
  先把史实误导成无法存在的神话,进而否定这段历史。这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者的“套路”吗?
  • 鲜虞郭峰: 举报  2019-11-22 10:21:19  评论

    只可惜一些“善良的人”总被这套路所愚弄,并甘心当其“铁粉”。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1-25 10:43:51
  给大禹披上一件“皇帝的新衣”目的何在?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2-07 19:05:39
  迄今把大禹治水解读在陕西、河南者有一个自圆其说的完整证据链吗?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2-21 09:19:29
  《苏秦列传》说:“禹无百人之聚”。一个不足百人的河工队伍十三年治理完九州水患?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 鲜虞郭峰: 举报  2019-12-23 19:33:31  评论

    大禹的河工队伍还没78年、79年我任河北省新乐县正莫公社团委书记兼“海河民工连指导员”时带的人多!
  • 鲜虞郭峰: 举报  2020-01-02 11:09:36  评论

    以我亲历治河的体验,深知在生产力极度落后的4000年前,一个百人河工队伍十三年治理完九州水患是个绝对无可能的睁眼瞎话!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19-12-31 18:54:58
  @鲜虞郭峰 2019-11-25 10:43:51
  给大禹披上一件“皇帝的新衣”目的何在?
  -----------------------------
  难道就为了给顾继刚们把他考证成一条“虫子”做铺垫吗?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20-01-02 20:00:39
  @鲜虞郭峰 2019-11-02 18:06:48
  史记《赵世家》说(就在秦将蒙骜战死在平山三汲的-240年):“傅抵将,据平邑;庆舍将东阳河外师,守河梁”。显然,这是当时盘踞在正定北部安丰村的赵悼襄王,害怕连续攻克龙(今行唐龙州镇)、孤(今新乐车固)、庆都(今新乐曲都),“还兵攻汲”的蒙骜大军一鼓作气拿下安丰,才不得不派出傅抵防御今石家庄机场一带,派庆舍死守今京广铁路、107国道上的磁河大桥。这里的“河梁”能解读成“黄河、梁山”吗?咋大禹治水的“......
  -----------------------------
  都是“盲目崇大”惹得祸!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20-02-25 21:34:59
  @鲜虞郭峰 2019-12-21 09:19:29
  《苏秦列传》说:“禹无百人之聚”。一个不足百人的河工队伍十三年治理完九州水患?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
  在科技如此发达的当今竟还有人迷信痴人梦语不是更可悲吗?
  • 鲜虞郭峰: 举报  2020-03-06 09:22:25  评论

    那些硬说“大禹首治武陟”的大地名办主任及被其“感动”的大报编辑们咋都成了易中天口中的“被中国教育搞坏了脑子”的人呢?
  • 鲜虞郭峰: 举报  2020-03-10 20:01:24  评论

    迷信殖民思维者距离萨德主义的自虐狂还有多远?
我要评论
楼主鲜虞郭峰 时间:2020-03-11 08:32:21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