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入党前后————一个老战士的回忆(一)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0-09 17:18:44 点击:425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辽沈战役中,我表现不错,火线上入党了。
  解放沈阳后,党支部派我,去和平区太原街,给赖若愚区长当文书,收发文件,接听电话,晚间向区长报告,有什么人来找他,又有谁求他办事等等。
  十来天后,党小组长,分队副汪青山来看我,说部队要进关了,你把这里工作交代一下,赖区长会支持的。我说:“最近吐痰有血丝,”日本佐藤大夫看后说:“你的肺瘤大大的有”。
  他给我一瓶白药片说:“不吃死啦死啦的”。
  汪青山一笑说:“那是鬼子吓唬你呐。”
  当夜,我向赖区长报告一声,第二天,回队跟着团司政后机关一起入关了。
  我的团宣传队三十多人,不像连队一个跟一个走,而是三个一伙,五个一帮,你讲故事,他说笑话,各走各的。队伍拉的二三里地。
  一进关,看见一个卖花生的老乡,我们谁也没有钱,老乡也知道解放军是秋毫不犯的。
  可是,走在路边上的小祝,不知怎么和老乡嘀咕,用他从辽沈战役中拣到的一双国军的牛皮鞋,换了三斤花生。我们从后面赶上来,老乡己走的没影了,三斤花生好大一堆呐,小祝这兜装,那个兜塞,还是装不完,小祝大声吆喝:“快来吃呀,装呐,来晚就没有了。”
  大家就一阵风似的,你上去抓一把,他上去捧回一捧,边走边吃起来。
  晚上到宿营地,我的入党介绍人汪青山,把我叫出去,小声地说:“小祝换花生来着,你看了吧?”我说:“我看到了”。“你怎么不制止呢?”我说:“我走到时,老乡已经没影了。”
  “你吃了吧?”
  “我吃了一把。”
  “这是违反党纪的,在党小组会上,要做深刻检讨,认真地自我批评的”。我说:“那咱们宣传队长也吃了。他也要检讨吗队长?”他说:“他现在还不是党员,他检讨什么?你是党员,必须执行党的纪律。”他挥一下手又说:“毛 说,共产党有‘三大法宝’: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自我批评。我军在战场缴获的军用品,自己用可以,赠送战友和穷苦百姓也行,就是不能做商品出卖。那样我们和国军不是一样了吗?”
  我说:“过去我没受过这些教育,听到你的开导,我一定按照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个合格的党员。”
  后来,我在党小组会上,做了严历的自我批评,下定决心永不违犯党纪。
  那会,党员不管官多大,在党小组会上,敞开心扉,都要把自己工作和生活说明白,没有特殊党员。

  天津战役时,因我是党员,被调团指挥所,给朱月华团长当“通联参谋”。多次从团指挥所跑过封锁线,穿过敌军密集的火光闪闪的化学迫击炮爆炸的火力网,从来没有畏惧感。
  天津战役后,我被留在金钢桥附近。任务是带着三十多个俘虏国军汽车司机,把敌军各团师的仓库军用品集中到两个大仓库中。仓库的物品太多了,小山似的,一堆堆地摆放着,数也数不清。
  我和新俘虏的汽车司机,每天一样,吃饼干,喝自来水,一日三餐,顿顿不变。却一丝不苟地执行命令,坚持完成任务。
  司机都住在那仓库里,我白天找一个普通居民的门房里,那有张床,有卫生间,没暖气,晚上,我叫五六个司机给我扛来十床白棉军被。
  我有两只勃朗宁手枪,4个弹匣,50发子弹,能抵抗一班敌人的攻击,随时警惕俘虏司机的小动作。
  一次, 在夜间回来路上,有人拍巴掌,我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回到我的住房里,我问:“喂,那拍巴掌是干什么的?”他们都笑了,说:“那是好事,你去看看”。我说:“要是国军,我叫部队去把他们抓起来。”一个老司机说:“那是卖唱的”。我想:“卖唱,黑天卖什么唱啊?”我明白那是些卖淫女。
  我严肃地说:“你们回去,咱们谁也不能与那些人鬼混,军人嫖娼,军法重处!”我高声的说:“立正!”众俘虏都在面朝我而立。
  我又说:“记住了吗?”
  众人齐声回答:“记住啦!”
  “向后转!齐声走!”
  三天早饭后,有个司机向我报告说:他妈病危,要回去看看。我问他:“你怎么知道的?”他说他小女儿昨夜来告诉他的。我想人都有爹妈。我很同情他,可怜他,我说:“你快去快回,我们工作还有很多,才完成一半。”他说:“那我得骑个自行车。”
  我看到那一大堆瓦蓝崭新的进口自行车,真叫人喜欢极了,我脑子想想摇摇头说:“那些自行车是解放军,千军万马,流血牺牲,缴获的战利品,我无权处理它去留和使用,那得上级批准才行,你个人去留,我这临时管人的同意了,骑车子我不敢赞同。”
  他听我的话,知道我不会叫他骑车子,他忙说:算了,算了,给我个军礼,转身走了,再也没回来。
  回到部队,我向领导汇报这事,他点点头说:“这事,你处理的得体,很正当,也是真情实意。叫他骑去,天津那么大,上哪找他呀。”
  结果那俘虏果然一去未归。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0-20 18:40:57
  送彭总电报去前沿 ——一个老战士的回忆(二)

  1950年11月底,中国人民志愿军113师,从德川战斗后,连续三天三夜急行军,从德川西南沿大同江向价川以南的三所里激进。
  当时师的“前线指挥部”,只有师政委于敬山和副师长刘海清带着我们七八个参谋、干事及警卫人员。28日傍黑,师“前指”刚过价川,在山边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屯住下。我当时的职务是民运干事,隶属于师政治部。吃过晚饭,我们几个参谋、干事分别挤在两三家朝鲜老乡土炕上,刚要休息,副师长把作战参谋隋光正和我叫去。在灯光下一张军用地图前,他说:“你们俩去‘前卫’找338团长朱月华、政委邢泽,叫他们在三所里、龙源里一定要顶住南逃北援之敌。这里有彭总一份电报派你们送去,情况很急呀。”
  说着,他把电报稿,递给了隋光正同志,又说:“部队强行军走了140多里山路,又与小股敌人连续作战,组织要整顿,体力要恢复,这是实际情况,但现在是关键时刻,贻误战机敌人跑掉可不得了!”他瞥了我们一眼严肃地又说:“要部队加强纪律,把骨干配齐配好,把工事修好。把大同江桥炸了,切断敌人退路,这是大事哟。你们还有什么困难?”我们齐声回答:
  “没有!”
  “好!马上出发!……”
  “是。”隋参谋和我,从刘副师长那出来,带上皮包就出发了。当要出屯时,我从老乡木栅墙上抽出根手腕粗一米多长的柞木棒子。
  “你拿它干啥!”
  “我还没有个冒烟的家伙,要遇上敌人……”我小声地说。
  “哎呀!”他惊讶地看着我说:“这可不行,咱们又不是去打狗。”
  我笑笑说:“你别那么大声。一只手枪十几发子弹,能顶什么用。靠近敌人,还不如一根棍子得心应手。你看,副师长,心急火燎的,咱们再磨磨蹭蹭的好吗?”
  他当作战参谋的,当然知道“兵贵神速”的道理,只好摇摇头,一笑说:“也好,我在前头。遇到敌人,你沉着一点。”我说:“你放心吧!”
  我俩翻过山岗,淌过两条河沟,便警觉地向东山根儿走去。
  终于到达目的地,找到337团。团政委徐炜是我的老上级,见面便和我唠起来:“怎么师‘前指’把你这民运干事派来了?”
  “情况紧急。”我说:“师首长要求加强纪律、整顿组织,作好工事,把美李伪军牢牢顶住。派人把大同江桥炸了。”
  “这个你放心。我们老四团,从来也没有装过孬种……!”
  我们从337团出来又翻过一道山岗,找到338团长朱月华同志,他看完彭总电报,斩钉截铁地说:
  “你们回去告诉师长,给彭总回电,有我们在,美军和李承晚,作梦也别想从这儿回汉城!”
  从338团回到师“前指”,太阳已爬到东山脊。
  这时,前沿阻击战打响了。由于我军英勇作战,美军500多架飞机、几百辆坦克,掩护着象热锅上蚂蚁似的美李陆战部队在公路上团团转,未能前进一步。
  隋参谋高兴地说:“我们与前卫联系上,大同江桥炸断了。麦克阿瑟他想跑?他哭吧。” 、
  第二夭晚上。隋参谋兴高采烈地找到我,说:
  “彭总来电报嘉奖我们了。”
  “真的?!”
  “那还能假。电报在刘三号手里,喊咱38军万岁呢l”
  这时,敌机来空袭,我们几个参谋、干事没管那些,照样高兴的跳啊、唱啊!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0-20 18:43:29
  以上回忆文章均来自一个老战士的回忆。老战士现在九十多了,委托我代表他发帖。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1-13 18:35:24
  三号指的是副师长,刘三号即当时在师前线指挥部的最高指挥官刘海清。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