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入党前后————一个老战士的回忆(一)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0-09 17:18:44 点击:1923 回复:3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辽沈战役中,我表现不错,火线上入党了。
  解放沈阳后,党支部派我,去和平区太原街,给赖若愚区长当文书,收发文件,接听电话,晚间向区长报告,有什么人来找他,又有谁求他办事等等。
  十来天后,党小组长,分队副汪青山来看我,说部队要进关了,你把这里工作交代一下,赖区长会支持的。我说:“最近吐痰有血丝,”日本佐藤大夫看后说:“你的肺瘤大大的有”。
  他给我一瓶白药片说:“不吃死啦死啦的”。
  汪青山一笑说:“那是鬼子吓唬你呐。”
  当夜,我向赖区长报告一声,第二天,回队跟着团司政后机关一起入关了。
  我的团宣传队三十多人,不像连队一个跟一个走,而是三个一伙,五个一帮,你讲故事,他说笑话,各走各的。队伍拉的二三里地。
  一进关,看见一个卖花生的老乡,我们谁也没有钱,老乡也知道解放军是秋毫不犯的。
  可是,走在路边上的小祝,不知怎么和老乡嘀咕,用他从辽沈战役中拣到的一双国军的牛皮鞋,换了三斤花生。我们从后面赶上来,老乡己走的没影了,三斤花生好大一堆呐,小祝这兜装,那个兜塞,还是装不完,小祝大声吆喝:“快来吃呀,装呐,来晚就没有了。”
  大家就一阵风似的,你上去抓一把,他上去捧回一捧,边走边吃起来。
  晚上到宿营地,我的入党介绍人汪青山,把我叫出去,小声地说:“小祝换花生来着,你看了吧?”我说:“我看到了”。“你怎么不制止呢?”我说:“我走到时,老乡已经没影了。”
  “你吃了吧?”
  “我吃了一把。”
  “这是违反党纪的,在党小组会上,要做深刻检讨,认真地自我批评的”。我说:“那咱们宣传队长也吃了。他也要检讨吗队长?”他说:“他现在还不是党员,他检讨什么?你是党员,必须执行党的纪律。”他挥一下手又说:“毛 说,共产党有‘三大法宝’:理论联系实际,密切联系群众,批评自我批评。我军在战场缴获的军用品,自己用可以,赠送战友和穷苦百姓也行,就是不能做商品出卖。那样我们和国军不是一样了吗?”
  我说:“过去我没受过这些教育,听到你的开导,我一定按照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个合格的党员。”
  后来,我在党小组会上,做了严历的自我批评,下定决心永不违犯党纪。
  那会,党员不管官多大,在党小组会上,敞开心扉,都要把自己工作和生活说明白,没有特殊党员。

  天津战役时,因我是党员,被调团指挥所,给朱月华团长当“通联参谋”。多次从团指挥所跑过封锁线,穿过敌军密集的火光闪闪的化学迫击炮爆炸的火力网,从来没有畏惧感。
  天津战役后,我被留在金钢桥附近。任务是带着三十多个俘虏国军汽车司机,把敌军各团师的仓库军用品集中到两个大仓库中。仓库的物品太多了,小山似的,一堆堆地摆放着,数也数不清。
  我和新俘虏的汽车司机,每天一样,吃饼干,喝自来水,一日三餐,顿顿不变。却一丝不苟地执行命令,坚持完成任务。
  司机都住在那仓库里,我白天找一个普通居民的门房里,那有张床,有卫生间,没暖气,晚上,我叫五六个司机给我扛来十床白棉军被。
  我有两只勃朗宁手枪,4个弹匣,50发子弹,能抵抗一班敌人的攻击,随时警惕俘虏司机的小动作。
  一次, 在夜间回来路上,有人拍巴掌,我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回到我的住房里,我问:“喂,那拍巴掌是干什么的?”他们都笑了,说:“那是好事,你去看看”。我说:“要是国军,我叫部队去把他们抓起来。”一个老司机说:“那是卖唱的”。我想:“卖唱,黑天卖什么唱啊?”我明白那是些卖淫女。
  我严肃地说:“你们回去,咱们谁也不能与那些人鬼混,军人嫖娼,军法重处!”我高声的说:“立正!”众俘虏都在面朝我而立。
  我又说:“记住了吗?”
  众人齐声回答:“记住啦!”
  “向后转!齐声走!”
  三天早饭后,有个司机向我报告说:他妈病危,要回去看看。我问他:“你怎么知道的?”他说他小女儿昨夜来告诉他的。我想人都有爹妈。我很同情他,可怜他,我说:“你快去快回,我们工作还有很多,才完成一半。”他说:“那我得骑个自行车。”
  我看到那一大堆瓦蓝崭新的进口自行车,真叫人喜欢极了,我脑子想想摇摇头说:“那些自行车是解放军,千军万马,流血牺牲,缴获的战利品,我无权处理它去留和使用,那得上级批准才行,你个人去留,我这临时管人的同意了,骑车子我不敢赞同。”
  他听我的话,知道我不会叫他骑车子,他忙说:算了,算了,给我个军礼,转身走了,再也没回来。
  回到部队,我向领导汇报这事,他点点头说:“这事,你处理的得体,很正当,也是真情实意。叫他骑去,天津那么大,上哪找他呀。”
  结果那俘虏果然一去未归。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0-20 18:40:57
  送彭总电报去前沿 ——一个老战士的回忆(二)

  1950年11月底,中国人民志愿军113师,从德川战斗后,连续三天三夜急行军,从德川西南沿大同江向价川以南的三所里激进。
  当时师的“前线指挥部”,只有师政委于敬山和副师长刘海清带着我们七八个参谋、干事及警卫人员。28日傍黑,师“前指”刚过价川,在山边一个十几户人家的小屯住下。我当时的职务是民运干事,隶属于师政治部。吃过晚饭,我们几个参谋、干事分别挤在两三家朝鲜老乡土炕上,刚要休息,副师长把作战参谋隋光正和我叫去。在灯光下一张军用地图前,他说:“你们俩去‘前卫’找338团长朱月华、政委邢泽,叫他们在三所里、龙源里一定要顶住南逃北援之敌。这里有彭总一份电报派你们送去,情况很急呀。”
  说着,他把电报稿,递给了隋光正同志,又说:“部队强行军走了140多里山路,又与小股敌人连续作战,组织要整顿,体力要恢复,这是实际情况,但现在是关键时刻,贻误战机敌人跑掉可不得了!”他瞥了我们一眼严肃地又说:“要部队加强纪律,把骨干配齐配好,把工事修好。把大同江桥炸了,切断敌人退路,这是大事哟。你们还有什么困难?”我们齐声回答:
  “没有!”
  “好!马上出发!……”
  “是。”隋参谋和我,从刘副师长那出来,带上皮包就出发了。当要出屯时,我从老乡木栅墙上抽出根手腕粗一米多长的柞木棒子。
  “你拿它干啥!”
  “我还没有个冒烟的家伙,要遇上敌人……”我小声地说。
  “哎呀!”他惊讶地看着我说:“这可不行,咱们又不是去打狗。”
  我笑笑说:“你别那么大声。一只手枪十几发子弹,能顶什么用。靠近敌人,还不如一根棍子得心应手。你看,副师长,心急火燎的,咱们再磨磨蹭蹭的好吗?”
  他当作战参谋的,当然知道“兵贵神速”的道理,只好摇摇头,一笑说:“也好,我在前头。遇到敌人,你沉着一点。”我说:“你放心吧!”
  我俩翻过山岗,淌过两条河沟,便警觉地向东山根儿走去。
  终于到达目的地,找到337团。团政委徐炜是我的老上级,见面便和我唠起来:“怎么师‘前指’把你这民运干事派来了?”
  “情况紧急。”我说:“师首长要求加强纪律、整顿组织,作好工事,把美李伪军牢牢顶住。派人把大同江桥炸了。”
  “这个你放心。我们老四团,从来也没有装过孬种……!”
  我们从337团出来又翻过一道山岗,找到338团长朱月华同志,他看完彭总电报,斩钉截铁地说:
  “你们回去告诉师长,给彭总回电,有我们在,美军和李承晚,作梦也别想从这儿回汉城!”
  从338团回到师“前指”,太阳已爬到东山脊。
  这时,前沿阻击战打响了。由于我军英勇作战,美军500多架飞机、几百辆坦克,掩护着象热锅上蚂蚁似的美李陆战部队在公路上团团转,未能前进一步。
  隋参谋高兴地说:“我们与前卫联系上,大同江桥炸断了。麦克阿瑟他想跑?他哭吧。” 、
  第二夭晚上。隋参谋兴高采烈地找到我,说:
  “彭总来电报嘉奖我们了。”
  “真的?!”
  “那还能假。电报在刘三号手里,喊咱38军万岁呢l”
  这时,敌机来空袭,我们几个参谋、干事没管那些,照样高兴的跳啊、唱啊!

  • 胡賽恩: 举报  2020-02-07 11:55:46  评论

    38军337团团歌(老四团团歌) 我们从来就勇敢,就勇敢,就勇敢,光荣的老四团,挺进在抗日的最前线,由方平第一仗,威震吕梁山,由山西打到山东,由长城打到海边,在那松江两岸,一仗胜一仗,人民欢呼,我们是英雄的老四团,老四团。
我要评论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0-20 18:43:29
  以上回忆文章均来自一个老战士的回忆。老战士现在九十多了,委托我代表他发帖。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1-13 18:35:24
  三号指的是副师长,刘三号即当时在师前线指挥部的最高指挥官刘海清。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2-21 18:16:34
  难忘的汪青山同志 ————一个老战士的回忆(三)
  一、 一见如故
  1947年7月底,我从合江省军区警卫团三连,合编到东北一纵队二师四团。我是连队文书,被分配到四团宣传队。(1945年“8、15”日本投降,国民党中央政府,把东三省改为:吉林、牡丹江、合江、辽东、辽北等九省。)
  当时,四团住在吉林省东丰县大兴镇。来接我的,比我稍胖,个子比我高半头的人,说:“欢迎你,我叫汪青山,是苏北人”。我报上我的名字说:“我是东北黑龙江人,谢谢你”。

  他把我领到宣传队,又向我介绍了一些人,把我安排个地方,放下挎包和随手带的东西。午饭后,汪青山约我出去走走。一是向我介绍一下团宣传队的现状与要干的工作。二是要了解我个人的出身、经历。
  这对一个新去的人非常必要,领导好针对我的情况分配我的角色。那天是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我们从团部驻地走出来,走到镇南一条河的沙滩上。
  中午,河边上有很多战士和镇上的女人,在说说笑笑,一片喧哗好不热闹。我俩边走边谈。正聊得酣畅时,突然,飞来两架野马式小飞机,在上空盘旋了一下,一架一头扎下来,丢下两颗炸弹。另一架俯冲下来吐吐吐打一梭机关枪。汪青山一把把我按倒在地,被炸的沙土哗啦一声盖了我俩一身。敌机飞走了,我们站起来,他抿嘴一笑说:
  “怎么样?这是在欢迎你来了”。我说:
  “哎呦我的天哪,可他妈太悬了”。汪青山说:“干革命嘛,不经点风险还行”。我想起从三连离开时,指导员赵蓬洲知道我有入党要求时说:“去吧,到风雨里锻炼、考验一下”。
  我摘下满是沙土的帽子用手拍了拍说:“好啊,这是给我上了第一堂课”。汪青山哈哈大笑后说:“这就对了-----”。
  这年冬天,我们部队执行的“外线作战”,就是从吉林北部到沈阳、长春、四平以南的敌占区作战了。向南挺进,我们都是夜间行军、白天休息。每天我们宣传队提前出发,要在部队行军要走的路上设鼓动棚,敲锣打鼓、说快板、扭秧歌。把部队的好人好事编成活报剧,在部队行进中演唱,鼓励士气、快速前进。到宿营地后,我们又把小水桶装进石灰水,在老乡家的外墙写上“人民军队爱人民”和“打倒卖国求荣的蒋介石”标语。我不会写标语就干些粗活,把人家用完的小桶和刷子用水涮洗干净。又给写标语的人打洗脸水,让他们洗涮完了能够很快吃上热乎乎的菜饭。汪青山不但表扬写标语的人,也表扬了我这打杂干零活的人。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2-22 17:27:17
  1948年春,四战四平时,我被临时抽调到团后勤处筹粮队去。50多岁的筹粮队长王三狗以前是山西抗日决死队的营长,病号指导员尹二元一支接一支地抽烟,脸色和黄钱纸一样。我们这支老弱病残的筹粮队数我最年轻也最精力旺盛,我时时处处跑在前头。部队总攻四平街前,王三狗派我去四平城东赵家堡子,找村长冯老蔫,叫他马上送粮食来,我骑马跑八里地,一下催来五大车苞米茬子、小米、黄豆、高粱米、红小豆---四千多斤粮食。解放了四平市后我回宣传队,指导员尹二元,给我写了一篇溢美之词甚夥的鉴定书。
  1948年9月底,我们挺进北宁线,我们宣传队照样在队伍前设鼓动棚,闹的一路上热火朝天。一到辽宁省义县王家店,一天早上刚到宿营地,分队长汪青山把我叫出去,给我一张入党志愿书,他和朱英科两人介绍我参加共产党了。
  沈阳市解放,我团驻在和平区最热闹繁华的大街上。当时,区长赖若愚向部队要借个干部帮忙,团宣传队叫我去了。给赖区长和他那穿着大棉袍的老夫人当文书,专门收发文件、接听电话。
  半个多月后,汪青山去看我,问问我的情况。又说部队要进关了,你也准备好吧,我告诉他,我有点咳嗽、吐痰还带血丝。我让日本大夫伊藤雄一郎看了,他说:“你的肺病的干活”。他给我一大瓶药,叫我天天吃,还说:“不吃,死啦死啦的”,汪青山说:“那是鬼子吓唬你”。那天晚上赖区长回来,我向他报告一声,第二天随部队入关了。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2-22 17:28:45
  二、 建国前后
  我们部队开始入关了都是白天走路,我们宣传队三十来人,不像战斗部队要求的那么严格,就三个一伙四个一拨,有说有笑哩哩啦啦的拖了二三里长,人们也不觉得累。到宿营地洗洗脚吃完了就休息了。我们从古北口入关的路上,遇见几个卖花生的老乡,那时大家都没钱。我们宣传队的小祝用他在辽西战役中捡到的一双国民党军褐色牛皮鞋,换了三斤花生,三斤花生好大一堆呐,他把自己的衣兜装的满满的,又分给大家一些一边走一边吃。我从后边赶上来时,也给我两把吃。一到宿营地汪青山把我叫了出去,他鼻子脸都变了色,狠狠地把我批了一顿。他说:“这是违犯党纪和军纪的,我军缴获敌人的用品和枪支,是可以个人用的,但不能买卖,或与群众换东西、卖掉。小祝不是党员,你应知道这个、想到这个----”,我向他说明我到的时候,他已换成了、老乡也走了。他根本不听我的解释问我,“你吃了吧?”我说:
  “我吃了,我不懂这个---”,他没听我说的话,硬叫我在党小组会上做检讨,他是党小组长,我只好在一次党小组会上作了自我批评,并接受了教训。从那我有不明白的事都向他和党组织请教一下,免得自己错了还不知为什么错。从那以后我的工作一帆风顺,从团军邮员一直到连队文化干事。
  平津战役后,我们部队从河北永清县出发南下。南下途中我们迫击炮连没有副指导员,连长和指导员对我很信任,把连队行军收容的工作交给了我去干。一过长江天气酷热,都在三十五到四十度之间,行军大多数都走老乡的水稻田的田埂上,歪歪扭扭的走一不小心就掉到老乡的稻田里,踩坏了老乡的稻田还弄湿了鞋和裤子。每天我在连队后边带着掉队的病号蹒跚在艰难的行军途中。晚上,部队到了宿营地吃完饭休息了。我们才能回到连队,我到伙房给病号弄到菜饭吃上。我才能回到连部吃上饭,躺下就睡了过去。
  我们走到湖南的南部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我们唱起义勇军进行曲——国歌,上级还给每人一块银大洋、以示纪念。那会,敌人士气不振,一接触就溃不成军了。几乎没有大仗打。敌人跑,我们一个劲的追。
  1949年春节,我们连到广西宜山县驻防,全国基本都解放了,心里那个高兴,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在宜山县我们和军部住在一起,县京剧团还给我们演一出《让成都》的京剧。
  那是指国民党把广西让给共产党了,国军兵败如山倒,他敢不让吗?宜山县出甘蔗、香蕉,春节时中午还能下河里去洗澡,这对我们北方人来说,真是不可思议的趣事,我们只在那住了一个月,就奉命北上了。正在我们连队出发的那天早上,我们连一个新解放的战士开小差了。指导员孔繁章对我说:“你在这晚走两天,他不会走远的,找到他把他带回来,部队去桂林”。说完他给我三块大洋后,带着部队走了。第一天我到处找没见踪影,第二天,我听老乡说有个生人去村后大庙了。我去大庙找老和尚一问,老和尚说是去了一个人。把那人叫出来一看,正是我连开小差的战士。我和他和颜悦色的亲切的一谈,他笑了。又带他回到已到达桂林市的连队了。连长和指导员都非常高兴。都夸我能办事。
  1950年5月,我们连到河南潢川县驻防,5月下旬,突然接到命令,任命我为113师政治部民运科见习民运干事,这事太出人意料了,一个师有四五十个连队的政工干部,再加四五十个文化干事,就有一二百多个正副职的连级政工干部,为什么偏偏一下点到我的名上,越级从连队一下调到师政治部呢,我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个理由。后来,我到师政治部一报到,看到在师组织科的组织干事汪青山同志,那时还没有专职干部部门,一切人事调配都由组织部安排。我一看汪青山心里就豁然开朗。我上去一把用力抓住他的手摇了三四下说:“谢谢你,谢谢你看中了我”,他淡淡地一笑说:“不用谢,好好干就行了”。
作者:十万大山的云 时间:2019-12-23 02:41:43
  珍贵的回忆啊。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2-23 18:40:48
  情节不够精彩,但确实是真人真事,亲身经历。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2-23 18:41:07
  @十万大山的云 2019-12-23 02:41:43
  珍贵的回忆啊。
  -----------------------------
  情节不够精彩,但确实是真人真事,亲身经历。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2-23 18:45:30
  三、不负期望
  1950年初秋,朝鲜战争形势紧张起来,部队要回东北之前,师里组织司政后几个干部去东北开原、铁岭了解东北民情,我奉民运科长郑万兴之命,随着回访团在老区跑了一个星期,写了篇两千字的《老区民情采访通报》。师政治部主任李欣吾看了后,批发油印六十多份,下放到连队和机关科股以上的部门参阅,从此,我的名声鹊起。四个月后,我从副连级见习干事,晋升正连级民运干事。入朝作战,我从民运科调到秘书科任秘书。
  1951年二次战役后,师政治部派我带八十万块人民币和一台中卡车,回沈阳去买办公用品。最让我头疼的是师宣传队二三十个女宣传队员,每人都要自费做双棉皮鞋,还要每人做个各式各样的金戒指。宣传队长给我写了厚厚一大本备忘录。女宣传队员都是从各地挑选来的销魂夺魄的“小妖精”。多数能拉会唱、又会跳舞,在朝鲜最艰苦最困难时期,师政治部每周六,都为师司政后举行一次舞会。伴舞的人除去少数科级以上的干部家属外,就是这些女宣传队员了。大多数年轻的参谋干事都眼巴巴的看着这些女宣传队员的一举一动。我去沈阳一个月,把办公用品和女宣传队员要做的皮鞋和金戒指,都如愿以偿的完成了。并没人向我提出什么异议和责难。
  可是,有一次舞会上,我发现穿我买的半高跟皮鞋的女宣传队员穿的不多。正在我不解时,一个姓陈的胖乎乎女宣传队员主动请我共跳华尔兹。老实说,我那年二十三岁,跳舞不能说太好,但是节奏感还十分令人满意,我也是宣传员出身。这可以理解,小陈在跳舞中,她故意做了一些异常的碰撞动作,叫我脸红、又有点心悸。她在第二次乐曲响起时,又来要和我起舞,我迟疑片刻,还是和她起舞了。这是多么难得的良机呀,跳了两圈后,我小声对她说:“你的好意我明白,但我们都办不到,这里有一百多双眼睛看着我们呐,我们再做点异常行为。马上下个命令,调我到天涯海角。不死,再见面时已地老天荒了。”她用鼻子哼了一声,长出了一口气,勉强一笑。我马上转了话题问:“唉,我给你们打的戒指和皮鞋,你们觉得怎么样?”她说:“戒指很好,大伙不舍得戴,在战火纷飞的战场上,怎能戴它呀,皮鞋都嫌太小、太硌脚没法穿”。“怎么小哪,我都是按你们写的尺寸做的呀,每双我都检查了两三遍,我跑了四次造鞋厂。”她又说:“刚买回来穿着挺好、挺合适可是穿穿脚痛就----”,这会舞曲又停了,我很快和她分开,回到汪青山、王茂兰身边坐下,王茂兰问我:“你跟小陈嘀咕些啥?”汪青山也冲我说:“你可不能打埋伏,假公济私啊”。
  “没有---”我当然不能把小陈的动作直接讲出来,那样小陈会受批评的,我说我问她买的皮鞋怎么不穿哪?她说鞋开始穿时很好,穿穿脚下钉子都冒出来了扎脚,垫上个垫就穿不进去了,有的还能对付着穿,有的已成了负担了,个别人都扔了。经我这么一说,他们才莞尔一笑,又说你这人目标大,你可小心点,我说:我又不是师长、科长,一个小秘书目标大什么,快别瞎说了。乐队又开始演奏了-----。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2-24 17:49:10
  四、 最后的离别
  1952秋白马山(394.8高地)战斗前。
  汪青山是师政治部党支部组织委员,他特别关心大家的防空安全。谁的防空猫耳洞没伪装好,谁的湿衣服晾在外面没收回去,他看到都会喊一声叫人收回去,再叫人把伪装盖好。其实,这是行政科长和管理员的事,他就怕大家出事。前些天我们的行李衣物存在汽车上,叫美军飞机的汽油弹给烧光了,他嘟囔了两三天,行政科长向大家检讨两三次,才算过去。三次战役后,我调保卫科任机保干事。不知为什么,沈园新科长对我说:师首长奖给我二十七万元朝鲜币,我哪能独享其成呐,我分给了科长和每位干事五万元,也给汪青山一把票子。那会有钱也买不到什么,人家都不要,可在我一再坚持下,也就收下了。
  一天中午,沈科长对我说:“你带六十八个朝鲜族战士,去志愿军纠察团报到,他们在元山至平壤公路之间的阳德”。第二天,我去师司令部作战科要了一张军用地图,又问问那些参谋,我们应走的路线。各团送来的人到齐了,我给大家讲讲上级交给的新任务和重要要求,要大家去纠察团另行分配工作。
  为什么采取这么安排哪?因为我军一到什么地方,立刻有美军的侦察机飞到我军上空,用高音喇叭喊话:“三十八军的指战员们,你们又到什么地方驻防了”。接着又讲了一些破坏中朝关系方面的坏话。特别是二次战役彭总在嘉奖令中写了“三十八军万岁!”后,我军的名气更大了,美军这种破坏性宣传越来越多。那时,我军各师里都收容了一些朝族战士,大多朝族战士和我们一样能吃苦耐劳,有的原来在我们国内战争时,就是我们的战友。汉话讲的也很好。可能保卫部门怀疑其中有极个别敌特分子隐在其中,用一种不为人知的手段和办法把我军的机密报告了美军。
  我的任务是把这些人送到纠察团去仔细甄别。
  就在我刚要带队出发前,汪青山从组织科防空洞出来小解,看到我说:“你一个人去呀?”
  “是啊,你也去吧”,“不敢,你小心点”,“你放心,你也小心点,三八线上美军飞机异常疯狂”。“好了---”他一摆手进了防空洞。
  我带着六十八个朝族战士出发了,顺着山路从三八线向北,走了四天,九月二十四日上午,我们刚走上元山至平壤公路之间的阳德铁路大桥附近,在很高的天空来了四架油挑子飞机。我回头喊:“注意防空,靠路边蹲下”。一句话刚说完,一架飞机低头就投下了一串炸弹,我用手一边指挥大家一边喊:“趴下、趴下”,我抱头刚一卧倒,炸弹在我眼前两米远地方爆炸了。石头、土块和弹片一下子崩到我身上、头上。我站起来又喊:“上山、快上山”,又冲下两架飞机,咚咚咚向我们射起了机关炮。这会阳德南山根我军高炮向敌机开火了,咣咣咣地打了十几炮,敌机逃跑了。我把人召集起来一数只剩下四十五个了。我叫人去找修路的老乡借来铁锹,挖几个坑,把牺牲的战友掩埋好,把几个负伤的战友,送到北山根下人民军野战医院包扎一下,重伤员留下住院。我也负了伤,左手被炸开个口子,右耳朵不停的流血。一打听纠察团还在九十里以外的平壤呐。
  我连忙找了几辆回国运军用品的汽车,把这些朝族战士送到平壤志愿军纠察团报到。天亮了,我也住进了纠察团重伤队的医院。大夫一定要我回国医治,我坚决不肯,因为我还带着几十万朝鲜币,和一支手枪哪。我回国更重要的是没有组织介绍信,不能够过党的组织生活。对我来说就是政治上的死亡,和蜕变。那是我永远不能接受的。
  我想回三八线,找汪青山好好诉诉苦。
  “十一”后,等我回到白马山战斗前线,刚一见到我们科杜士杰干事。他第一句话说:“汪青山和王茂兰都在十天前的夜间,被敌机狂轰乱炸下,牺牲了。”
  “他们在哪?”
  “在三八线兴田里,一个老乡家门口的踏板上,牺牲的。”
  “啊”!咕咚一声我坐在地下,泪水汩汩地流得满脸满面。我再也站不起来了。后来,杜士杰把我拉起来坐在他那秫楷床上,讲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
  一眨眼,几十年的岁月,萧然而去。每当我想起他们,久久不能忘怀,久久不能镇静自己,久久思念他们对我的一言一行的谆谆教悔。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19-12-27 17:37:00
  白马山战斗伤亡不少,有一些人是战斗前被美军飞机炸死的。唉————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20-02-02 18:57:31
  来看看,顶一下!
作者:nyjspj 时间:2020-02-02 23:19:08
  38军的,我认识很多。应该是73年,38军军长还派了辆小吉普到我们家接他的老同事一聚,有点荣光呢。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20-02-05 18:31:17
  @nyjspj 2020-02-02 23:19:08
  38军的,我认识很多。应该是73年,38军军长还派了辆小吉普到我们家接他的老同事一聚,有点荣光呢。
  -----------------------------
  军长的老同事应该也是老革命了。
  • nyjspj: 举报  2020-02-07 02:33:29  评论

    是的,是我母亲五叔,回京路过保定到他侄女家看看。他比较运气,77事变前不久参加工作,所以算老红军。49年前在东北不到30就地师级干部了。
  • nyjspj: 举报  2020-02-07 02:33:43  评论

    是的,是我母亲五叔,回京路过保定到他侄女家看看。他比较运气,77事变前不久参加工作,所以算老红军。49年前在东北不到30就地师级干部了。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nyjspj 时间:2020-02-09 13:07:19
  按照现在的说法他属于“空降”的官,一开始直接就是东北的一个县委书记,人家安排可能是有目标的,县委书记只是过渡。
  完了他第一个职位安排是一个正师级职位,虽然仅仅是个正师级,但非常非常重要,我就不说了,说了你就知道是谁了。
  但是他认为自己缺乏这样的工作经验,不肯接受这个安排,不然他就闹大了。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20-02-09 18:53:23
  @nyjspj 2020-02-09 13:07:19
  按照现在的说法他属于“空降”的官,一开始直接就是东北的一个县委书记,人家安排可能是有目标的,县委书记只是过渡。
  完了他第一个职位安排是一个正师级职位,虽然仅仅是个正师级,但非常非常重要,我就不说了,说了你就知道是谁了。
  但是他认为自己缺乏这样的工作经验,不肯接受这个安排,不然他就闹大了。
  -----------------------------
  宦海沉浮,上上下下,那个年代很常见的。五七干校就是管那个的。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20-02-10 18:53:54
  是老人家的回忆,都是亲身经历的,不粉饰,无谎言。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20-02-25 18:44:19
  回来看看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20-03-03 18:39:59
  顶
作者:牛伊万 时间:2020-03-17 00:22:09
  @青灯黄卷待远人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楼主青灯黄卷待远人 时间:2020-03-18 17:53:43
  @牛伊万 2020-03-17 00:22:09
  @青灯黄卷待远人 :本土豪赏1个 码字光荣 (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 我也要打赏 】
  -----------------------------
  感谢好朋友的鼓励鞭策!!!
作者:楼已 时间:2020-05-01 00:09:28
  祝文友节日快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