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记事169长城之殇

楼主:ty_上弦叶 时间:2019-10-16 07:01:49 点击:107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堡垒,总是从内部攻破。周齐邙山之战过后,两国宫庭血雨腥风的政治争斗决定了两国的生存与死亡。
  利用战争胜利带来的短暂的和平,北齐宫廷上演了一幕幕惊心动魄诡异的政治斗争。
  南陵王高长恭,姿容甚美,体魄健壮,史载心慈身壮,音容俱佳,高湛死后,后主高纬继位,在高湛时期,为了确保自己离世后,儿子的皇位不受威胁,他大肆杀戳皇家子弟,高长恭的两个兄长皆死于其手。三哥高孝琬死在自己小妾手上,这个小妾不受高孝琬待见,她乃高湛所赐,名为赐婚,实为监视,要求高孝琬废掉自己的王妃,把她扶为正室,孝琬不肯,她便对高湛说丈夫画了一幅陛下的画像,终日看着画像流泪。高湛大怒,叫来高孝琬大声呵斥道
  “你死去的阿父长的和我甚为相似,你对着你阿父的画像哭泣,是什么意思?伤心你阿父未做皇帝是吧,你心里一定认为,倘若你阿父做了皇帝,那么未来的皇位一定是你的,是吧,来呀,给我狠狠的打。”
  左右侍卫得了命令也不由得孝琬申辩,便将其按倒在地上,用皮鞭狠狠的抽打。打得孝婉直叫阿叔饶命。
  “什么你竟然敢叫阿叔,汉人是父死子继,你素来和汉人走的亲近,叫我阿叔,是讥讽我皇位来的不正吧,给我打朝死里狠狠的打。”
  高湛大声叫道,头上因愤怒而青筋毕现。
  “我乃神武皇帝的嫡孙,文襄皇帝的嫡子,怎就不能喊你一声阿叔”
  孝婉被打的痛苦不堪,兀自不服的回了一句。早就有将他除掉之心的高湛更是气的暴跳如雷。
  “你是皇帝的嫡子嫡孙,那我就是冒牌货了,给我打,打的她去见他阿父”
  侍卫得了命令,便狠狠的向孝琬的太阳穴抽去,顿时孝婉没了声息,七窍流血而死。
  长恭的大哥和高湛是一起从小长大的发小,两人都喜好喝酒,过命的交情,可是在涉及到皇位的问题上,所有的情和义就如薄纸一样,一次饮酒,二人回忆起昔日的友情,高湛狂劝高孝瑜三十七杯,出宫之时,再送一杯毒酒,送其上路。高湛不杀高长恭,是因为他有卓越的军事才能,可以帮他抵御强敌,另外一点是因为他还未来及下手便死掉了。
  太上皇高湛死了,高纬成了真正的皇帝,有一次高纬和兰陵王谈起邙山大战,高纬问道
  “在大战之中,你长驱直入,倘若入敌阵太深,若战局不利,后悔就来不及了。”
  高长恭不假思索的说道。
  “北齐的战事也是我的家事,不觉得有什么危险的地方?”
  一个太过阳光的人,生活在黑暗的国度,因不合时宜,要了他的性命,世上的一切有黑有白,你都需要相应的品质与其匹配,虚与委蛇而不至于执着于所谓的正邪不两立。日月星辰在黑夜和白昼中相互转化,世界的一切在阴阳之间相互交融,在风云变幻的人世,尔虞我诈的政治角斗场中,太过阳刚正直的人和太过阴暗邪恶的人,都难以平安一生。因为实际上世间的一切并非是非黑既白的单纯,兰陵王深知这点,所以他抹黑自己,假装贪恋财物,他虽是高澄之子,母亲却是下贱的奴婢,因美丽的容颜得到高澄的宠幸,这种出身,让他和下等的士兵打成一片,常将所贪得的财物分与手下将校,因战斗中武艺高强,谋略出众,深受广大官兵的爱戴。一代名将段韶死时,将军事最高指挥权交给了他,并传授他破敌之策,高长恭依计而行,拿下了定阳。他就如同黑夜一颗闪耀的明星,照耀着北国的星空,却执着的不去昙花一现,这种把黑夜变白昼的能力让他成为北齐统治者心目中的一颗刺。对此他也心知肚明,并且忧心忡忡。一个天性正直善良的人,心性如同清澈的湖水,怎懂得那混浊的和江河的淤泥。有个叫尉相的下属知晓他的心思,说道。
  “大王手握兵权,深受士兵的拥护在和西周的战斗中,所向披靡,天下为威名难出其右,已受到朝中奸邪们的忌讳,定阳大捷,大王又假装贪污,将所得财物据为己有,授人以柄,等朝廷真的要杀大王,以此为由,大王岂不百口莫辩。”
  高长恭听到放声大哭,他知道自己就像黑夜里的一盏明灯,就算披上厚厚的黑衣,也难以遮住自身的光芒,随时会被这阴暗的风吹的烟飞灰灭,正直善良的他心无杂念,只想在西周和陈朝的虎视眈眈之下,保家卫国,守住祖父和父亲打下来的家业,仅此而已,真的仅此而已。而此时,在诡异莫测的政治斗争中,战场上威风八面的俊美汉子此时委屈无助的像个孩子。
  “我该怎么办呢?”
  高长恭收住眼泪,看着尉相说道
  “你二哥广宁王高孝衍位高权重,却整天在家画老鹰,画得惟妙惟肖,安德王高延宗更是恶心,大堂广众之下随地大便,并且让属下放在嘴中吃去,你三哥高孝婉死去之时,他曾做了一个模样好似太上皇的草人,并用皮鞭狠狠的抽打,边抽边骂,为何杀我兄长?这件事很快被被他虐待的下人到太上皇那里去了,太上皇只是打了他200皮鞭了事,并未要他性命,因为他虐待下属,不得人心,这种人根本当不上皇帝,大王若要平安的活下去,要么学习高延宗虐待下属,要么就像高孝衍一样交出权利,不问世事。”
  高长恭听罢,默不作声,这两点对他来说非常的困难,他根本就做不到,他天性善良,体恤手下人,时常将心比心,体验他们的痛苦,让他交出兵权更加不可能,守护祖父和父亲创建的家业是他身为高家子弟的义务和责任,他上面和高讳的对话说出了他心中真实想法,却犯了皇帝的忌讳,在高纬看来,北齐是他一个人的北齐,所谓的家事也只是他和他所生儿女的家事,和一切的旁支无关,他若无其事的赐了高长恭一杯毒酒,英俊的一代面具王带着无尽的惆怅和委屈离开了人世,深爱他的王妃捐出了府中送财物,遁入空门,伴随青灯古佛,在日日夜夜对夫君的相思中了却残生。
  夜很深很深,黑暗似乎看不到尽头。北齐最后一个灯塔高长恭死了,而在他死的前一年,落雕将军斛律明月也死于宫廷内斗。而在此之前,一代权奸和士开死的最是滑稽可笑。靠山高湛死了,和士开惶惶不可终日,在高湛活的时候,为讨高湛的欢心,他坚决的站在高湛一边,和汉胡高门世族集团以及皇族势力做着坚持不懈的斗争,达到皇权,皇族,和高门之间的三家平衡,随着他背后的靠山轰然倒地,小皇帝高纬糊涂透顶,那些韬光养晦,潜龙在渊的王爷大臣们如高虞,高润,赵彦深,元文遥等纷纷跳了出来,飞龙在天,上书请求皇帝,将和士开调离京城,去地方任职。和士开假装同意前去地方任职,却用美女和金钱分化倒和集团,导致集团内部发生分歧,内部自相残杀,一个看似坚固的集团,在金钱落地的诱人声响和美女的娇声呻吟中瞬间烟飞灰灭。世界上最强大的武器面前,贪婪成性的人,往往是不堪一击。无论是那些从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钢铁战士还是那些从小读着富贵不淫,贫贱不屈从书山辞海里走出来的饱学之士。因为金钱和美女,是他们成为钢铁战士,和饱学之士的原始动力。古今又有多少英雄汉淌过战争的河,政治的海,却过不了金钱和美女的关,因为那是他们奋斗一生的理想,和士开赢了,他痛定思痛,组建自己的小集团,蛆,蚊蝇蟑螂因污秽总被联系在一起,北齐继续禀承北魏有奶就是娘的传统,士开拜高纬的奶妈陆令萱为干娘,陆令萱甚有眼光和机谋,在这个王朝混的风声水起,这不难理解,因为她的阴秽特质和这个污垢的王朝相匹配,一个充满尸蛊的怪胎在迅速的坠落,走向灭亡,而里面让人恶心虫蚁蛇鼠仍在兀自互相嘶咬蚕食,瞎子祖珽也被和士开做为智裹招到京城来,在高湛时代,两人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一个想继续自己留名清史的理想,一个希望这个老范增助自己一臂之力,有时候狼和狈也有理想,世上的事谁说的清呢?正当士开以为可高枕无忧之时,搞笑的事情发生了,他被人拉到校场砍了脑袋,死的莫明其妙,稀里糊涂的,琅琊王高俨不喜欢和士开,因为他自小便以聪明伶俐闻名,这与糊涂透顶的高纬截然不同。在高湛临死之计,曾想更改皇帝,却遭到拥立高纬的坚决阻拦,高纬方才不了了之,这自然遭到高俨的忌恨,和士开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尽然死在这一对聪明和糊涂的活宝身上,聪明知到糊涂批奏章时从不看内容,喜欢批发,一律写准奏,便将写有杀和士开的奏折混入一堆奏章中,糊涂大笔一挥,士开人头落地。事后聪明的手下的企图趁热打铁,拥立聪明为帝,但世上的事并非聪明就能战胜糊涂,天意所赋于人的运气很重要,落雕将军斛律明月这时回来了,他在邙山大仗秀了一把射雕绝技,在大仗中,段婆的中军和兰陵王的左军所向披糜,唯有明月的右军被周军冲散,周将王雄挥舞着长予在后面追赶,此时明月身边仅剩一奴,箭壶内仅有一箭,在马头近马尾之际,王雄伸出手,探出得意洋洋的脑袋,想要生擒明月,却让明月反手一箭,正中头颅,世上又多了一个糊涂鬼,人生就是这样,有时候鸿运当头之际往往因瞬间闪出的一个错误念头而万劫不复。在宫外的桥上,瑯玡王的一千铁骑和皇帝高纬的四百禁军隔桥对峙,千均一发之际,明月赶来了,当听闻士开已死,明月开心的拍手大笑道
  “龙子所为自与众不同”
  他欣赏高俨,却站在高纬一边,高纬是他女婿,高俨和汉人走的近,此次耸恿他作乱的皆是汉人,作为鲜卑武人的代表,和汉人一直面和心不和,所以他坚决战在自己女婿一边,和高纬率着四百禁军铁骑出宫门,和高俨一千人马隔桥相峙,气吞万里如虎的大将军一声吪咤扬鞭指喝
  “小儿辈弄兵,不自量力,可识得斛律明月否,若要保命,还不自行散去。”
  与生俱来的虎将之威震撼了对岸的虾兵蟹将,高纬又喊道
  “阿弟,真欲反阿兄否,还不下马与朕回宫,复见家家。”
  北齐重拾鲜卑旧制,叫生母家家,乳母姐姐。高俨虽精明,无奈年仅十四,血气智力还不足以应付这等生死一线的政治博娈,随着高纬的一声喊,先前周围意气丰发的虎狼之师顿显猪狗本色,自行散去,剩下的一部兀自瑟瑟发抖的拥蔟在主子身边,等待命运的裁决,看着这种情形,心有不忍的大将军斛律明月纵马单骑过桥,抓住高俨的手笑道
  “天子的弟弟杀一个奸邪,有何可怕”
  言罢便强行拉着高俨过河,兄弟二人抱头痛苦,忽然高纬止住哭声,推开胞弟,用刀环猛敲高俨的脑袋,瞬间头破血流,明月连忙阻止道
  “瑯琊王年少无知,望主上饶恕与他,长大就好了”
  一场闹剧般的政变看似喜剧般的收场,高俨的命保住了,冯子琮去了阎罗殿,但回到宫中,立刻风云际变,高俨被杀,无论胡太后如何求情,都无计与事,只因瞎子祖珽一句话
  “哼,如此年纪就敢犯上作乱,倘若大了,岂不要翻江蹈海,周公尚且诛杀不义的弟弟管叔,陛下又有何顾忌的”
  祖珽又出现了,他眼瞎了,眼前一片黑暗,心中却渴望光明,想成为制造光明之人,他点了一把火,点着了北齐这个急急下坠的怪胎,尽管里面的毒虫蛇蚁仍在兹兹不倦的互相嘶咬,凄沥之声渗人心腑,让人心生凉气,一股腐臭之气恶人鼻息,但那火光毕竟带来了一丝亮光,让人看到了天亮的曙光,对暗黑特质的北齐高氏一族来讲,或许是一种毁灭似的失败,但对北齐百姓来讲,却是一种要见光明的解脱,治病救人往往是剜去腐肉,使健康的新肉得以生长,而祖珽的治世之法,却是在一众腐肉之中,剜去好肉,让他彻低烂掉,死去,随后由自己重新播种,孕育发芽,诞生一个充满活力,由汉家思想主导的新兴大齐,而那块充满活力的肉,让旧胎不死的肉便是斛律明月,明月不死,新齐不生,瞎子行动了,自不量力,却又充满勇气的唐诘诃德行动了,烟花虽美,却转瞬既失,瞎子误了北齐,自己反被这无尽的黑暗吞噬,却推动了历史的车轮,加速了隋唐王朝的到来。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老百夫长76 时间:2019-10-16 08:37:28
作者:奇正2019 时间:2019-10-16 12:53:44
  老高家也是人才辈出,最后还是自己把自己玩完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