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殇(十四):建宁王之死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10-21 20:06:39 点击:2292 回复:2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唐至德二年(757年),春节刚过,新生的燕国以一场人间悲剧完成了权力的非正常交接(见前帖)。与此同时,李唐王朝的内部也不平静。唐肃宗李亨的儿子、建宁王李倓被杀了。
  说到建宁王之死,就不得不提到两个人:张良娣和李辅国。
  良娣并不是人名,而是对太子小老婆的称呼。张良娣的祖母窦氏,是李隆基母亲昭成太后的妹妹。当年昭成太后被武则天所杀,连尸体都找不到,李隆基九岁就失去了母亲,因此一直由姨母,也就是张良娣的祖母照料。后来,李隆基当了皇帝,对姨母非常尊敬,将她的五个儿子都封为大官。
  唐肃宗李亨当太子时,太子妃的哥哥韦坚被李林甫陷害而死。李亨为了自保,主动与太子妃离了婚。这对张良娣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虽然她没有因此升为太子妃,但与太子在一起的机会多了许多。
  张良娣聪明,嘴巴又甜,知道怎样迎合李亨,讨李亨欢心。安史之乱爆发,她与李亨一起随唐玄宗逃出了长安。李亨与父亲分道扬镳,北上灵武,张良娣也是极力赞成的。一路上千辛万苦、危险重重,张良娣当时已经身怀六甲,挺个大肚子还跟上了大部队,其中的痛苦也许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由于沿途盗贼遍地,突发事件随时可能发生,每晚就寝,她都躺在外侧,而让李亨睡在里面。李亨知道她的意思,说:“御敌不是妇人的事,你自己小心点就行了。”
  张良娣回答:“现在形势这么乱,殿下卫兵又少,苍猝之时,妾身可以替殿下挡一挡,让殿下有时间从后门撤退。”
  到灵武后,张良娣生了个儿子,第三天她就下床给战士们缝衣服。李亨心中不忍,劝她静养。张良娣说:“现在岂是臣妾静养之时?”
  张良娣的表现大大感动了唐肃宗。由于张良娣后来的行为损害了她的形象,有人认为她这是在作秀,是在捞取政治资本。但我更愿意相信,她这么做、这么说确是出于真心。危难见真情,姑且不论她与建宁王李倓、广平王李俶的矛盾,她对唐肃宗的感情是真的。困难之时,她以身作则帮助唐肃宗,也是帮她自己。
  
  张良娣与建宁王的矛盾源于李泌。
  唐玄宗在成都得知李亨登基称帝,自己荣升为太上皇后,命宰相韦见素、房琯等人携带宝册、玉玺去灵武宣布传位给儿子唐肃宗。同时李隆基赏赐给张良娣一个七宝马鞍。李泌当时在场,他对唐肃宗说:“如今天下大乱,四海分崩,陛下应当以俭约示人。良娣不应当乘坐这么贵重的宝鞍。请将鞍上的珠玉撤下来,交给国库,将来赏赐给立功的将士们。”话音刚落,屏风后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家乡里乡亲的,不至于这样吧?!”
  说话的正是张良娣。她是京兆新丰人,与李泌算得上半个老乡。她对这个七宝鞍非常看重,倒不是因为它的价值,而是这代表在太上皇李隆基的心里,她张良娣,与唐肃宗其她的女人不一样。
  唐肃宗隔着屏风对里面的张良娣说:“先生也是为社稷着想。”说完,下令将七宝鞍的珠玉撤了。
  当时,建宁王李倓正在外面的走廊上,里面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小伙子听着听着,竟然哭了起来。
  唐肃宗听到哭声,很诧异,把李倓叫进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李倓说:“我担心叛乱一时无法平定。如今听到陛下从谏如流,我想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看到陛下把太上皇迎回长安,因此喜极而泣。”
  李倓太感性了,太缺乏政治斗争的经验。本来,李泌的话已经让张良娣恼羞成怒,现在又迸出一个李倓,话里话外都在影射她的不识大体,她的自私。
  张良娣恨上了李泌,也恨上了李倓。
  
  七宝鞍事件后没多久,唐肃宗对李泌说:“良娣的祖母,是昭成太后的妹妹,太上皇念念不忘。我想让她正位中宫以慰藉太上皇,先生以为如何?”
  唐肃宗突然提出立张良娣为皇后,还把太上皇搬出来作为借口,背后的原因多半是张良娣努力的结果。
  李泌回答:“陛下在灵武,因为群臣希望建立功勋,才登上大位,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利。至于家事,应等待太上皇的命令,不过是晚一年半载而已。”
  唐肃宗在灵武擅自称帝,历来遭到许多学者的非议。当然在唐朝,没有人敢骂他,至少不敢公开骂。但唐朝之后就不一样了。宋朝的欧阳修就认为唐肃宗如果以太子的身份治兵讨贼,那是最好不过的,他即使“不即尊位,亦可以破贼”。另一位史学家范祖禹说得更过分,说他擅自称帝,“此乃太子叛父,何以讨禄山!”
  唐肃宗行事其实非常小心,比如我们前面说到唐玄宗让韦见素等人把玉玺交给他,他就没有大大方方地拿过来使用,而是像供祖宗一样供起来。即使如此夹着尾巴做皇帝,依然被骂,如果再擅自给老婆、孩子加封,那估计他会被骂得更加惨。
  所以说,李泌阻止唐肃宗封后,是为他好,为他名声考虑。但在张良娣看来,李泌这是在公然和她作对。
  
  张良娣没有如愿当上皇后,对李泌的不满又增添了几分。此时又有一个重要人物讨厌起李泌来。
  这个人名叫李辅国,是一个宦官。唐朝是我国历史上宦官专权最严重的朝代,而宦官专权就是从李辅国开始的。
  李辅国,原名李静忠,相貌丑陋、家境贫寒,读过一点书,从小就被阉割送到宫中,在高力士手下当差。高力士让他在马厩里养马,这项工作他一做就做了差不多四十年。由于任劳任怨,马养得肥,他被推荐给皇太子李亨,成了李亨的贴身侍从。
  陈玄礼在马嵬诛杀杨国忠,就是通过李辅国与李亨联络的。李亨与父亲分道扬镳,李辅国也是坚定的支持者之一,就是他与建宁王李倓不失时机地拉住了李亨的马头,让他留下来。
  唐肃宗即位后,擢升李辅国为太子家令、元帅府行军司马,委他以重任,各方奏章、军符、玉玺均由他掌管。
  李辅国信佛,长期吃素,手里还经常拿着一串念珠,外表恭谨敦厚。其实,这个人心机很深,他见张良娣深得唐肃宗宠爱,便主动与她勾结在一起。
  李辅国与李泌没有直接的冲突。他不喜欢李泌,大概是因为李泌受皇帝器重,对他的权力构成威胁,影响了他的利益。唐朝中后期的宦官,对那些有功将士,和受到皇帝重用的大臣,总是猜忌和排斥。这差不多成了他们的一种心理定势,只要得势的大臣,如果不是他们推荐的,总会想方设法打压下去。
  
  张良娣与李辅国走到了一起,两个人都恨李泌。血气方刚的建宁王李倓屡次在唐肃宗面前说这两个人作威作福,相互勾结,还说他们可能会对皇嗣(指广平王李俶)不利。
  李辅国与李俶并没有矛盾。后来李俶能够登上皇帝宝座,还多亏了李辅国的大力扶持。而张良娣就不一样了,她确实视李俶为眼中钉,因为她想让她的儿子李佋当太子。李俶身为唐肃宗的长子,自然是她计划路上的最大障碍。
  建宁王那些无根无据的话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说多了,反而让唐肃宗对他产生了反感。李倓又对李泌提出,说想为李泌除害。
  “除害?什么害?”李泌惊讶不已。
  李倓说,那就是张良娣。李泌一听赶紧叫他住嘴:“这不是一个儿子和臣子该说的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至少不要先动手。”
  李倓的言行让张良娣和李辅国极为痛恨,他们把目标的重心由李泌转向了李倓。
  有一天,唐肃宗突然对李泌讲:“广平王当元帅一年多了(其实不到一年),现在我想命建宁专管讨伐叛军的事,又恐怕分力分散,不如先立广平王为太子,怎么样?”
  李泌回答:“我早就说过,军国大事,情况紧急,陛下必须马上处理。至于家事,该等太上皇的命令。不然,后世对陛下灵武即位的用意会怎么看、怎么想呢?这必然是有人想挑拨我和广平王的关系。请陛下允许我告诉广平王,广平王必定不敢做这个太子。”
  出宫后,李泌把唐肃宗的话告诉广平王李叔。李俶说:“先生深知我心,这是在成全我啊。”说完后,他入宫向唐肃宗辞让,说:“陛下还不能向太上皇早晚问安,我又怎敢做这个太子?还是等太上皇回宫后再说吧。”
  立太子的事就这样搁置下来。唐肃宗把这件事提出来,自然不是心血来潮。如李泌猜想的那样,这是有人在使离间计,离间的不仅仅是他和广平王的关系,也有建宁王和广平王的关系。
  
  这是一条一石三鸟之计,使计的人相信大家心里都有数。
  李泌轻松地化解了张良娣的计谋。可事情并没有结束,她联合李辅国在唐肃宗面前进谗言,陷害建宁王李倓,说李倓因没有当上元帅,心生不满,想谋害广平王。他们还煞有介事说李倓曾趁夜悄悄摸到广平王门口,要刺杀他。
  张、李二人的话触到了唐肃宗那根敏感的神经。夺嫡、争位是他最忌讳的事,他本人经历过太子之争的惊涛骇浪,所以绝不允许类似的斗争在儿子中间再度上演,特别是在这样一个艰难时刻。
  唐肃宗一怒之下,下令将建宁王赐死。
  那个被认为是唐肃宗儿子中最有才能的李倓就这么死了。他的死,突兀,令人惋惜,让人感到了皇权的捉摸不定与冷酷无情。
  建宁王死后,广平王李俶和李泌都害怕了。李俶提议除掉李辅国和张良娣,但李泌不同意,说:“你没有看到建宁惹出来的祸吗(王不见建宁之祸乎)?”
  李俶回答说:“我是替先生您担忧。”
  “我与主上有约,等收复京师就回山隐居,这样或许可以逃过一劫。”
  “先生一走,我就更加危险了。”李俶担心的实际上是他自己。
  “你只管尽人子的孝道就行了。张良娣是个女人,你顺着她的意思,多多奉承她,她又能怎样呢?”
  这种安慰的话估计连李泌自己都不信。但除了安慰外,他又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怂恿李俶与张良娣、李辅国兵戎相见吧?那样一来,叛乱还未平定,内部先乱作一团,李唐王朝真的就凶多吉少了。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5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jianpu2015 时间:2019-10-21 20:45:15
  沙发
作者:鹅梨山下 时间:2019-10-21 20:48:16
  希望能写写叛军将领的事情
作者:春唐 时间:2019-10-21 20:52:26
作者:春唐 时间:2019-10-21 20:53:55
  国难当头,窝里斗。
作者:春唐 时间:2019-10-21 20:55:15
  李亨狗狠,虎毒不食子。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10-21 20:59:14
  李倓没心机,难成大事。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10-21 20:59:17
  说他是李亨最有才的儿子,言过其实。李俶就比他强。
我要评论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10-21 21:01:44
  李倓自己找死。为什么要主动招惹张良娣呢?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10-21 21:01:54
  继续。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10-21 21:02:25
  不错,顶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10-21 21:03:47
  这么轻率就杀了儿子。昏庸。
作者:奇正2019 时间:2019-10-21 21:50:44
  这是宫廷斗争
作者:氣宇轩昂2012 时间:2019-10-21 21:55:26
  无情最是帝王家。
我要评论
作者:高老师2019 时间:2019-10-21 21:58:04
  你配置的图片好美,赞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10-21 22:10:11
  顶一个。
作者:四只觅松 时间:2019-10-22 07:38:09
作者:开心就好201901 时间:2019-10-22 11:39:21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10-22 12:36:11
  @鹅梨山下 2019-10-21 20:48:16
  希望能写写叛军将领的事情
  -----------------------------
  我基本按照时间顺序一个帖子接一个写唐朝故事。安史之乱叛军将领的故事,除安禄山、史思明、高不危(高尚)、孙孝哲以及后来割据一方的田承嗣等少数人外,史料记载的不多。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10-22 12:41:09
  @鹅梨山下 2019-10-21 20:48:16
  希望能写写叛军将领的事情
  既然您提出了要求,我这里简单介绍一下史思明吧。这是安史之乱中除安禄山外最重要的一个人物。
  史思明,突厥人,原名史窣干,比安禄山早一天出生。安禄山生于公元703年正月初一,而史思明则出生在702年除夕,两人从小就是死党。
  与安禄山一样,史思明也懂六种语言,第一份工作也是互市牙郎,同样骁勇狡诈。两人最大的不同大概是相貌。安禄山长得白白胖胖,看起来憨厚老实,而史思明身材干瘦,肩膀像鹰一样耸着,鼻子歪斜,毛发稀少,还是个驼背。在天宝年间所有唐朝将领中,长得最难看的估计就是封常清和史思明了。也许史思明知道自己长相欠佳,所以脾气比较大,常常怒目圆睁。
  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安禄山已经是张守珪手下的平卢讨击使,官拜左骁卫将军,史思明还一贫如洗,因欠官府债款,无力清偿,被逼得走投无路,不得不逃往奚国。在半路,他被奚人的巡逻兵抓住。巡逻兵本想杀了他,史思明灵机一动,说:“我是大唐使者,你们杀了我,会闯下大祸,不如带我去见你们大王。如果我能活下来,对你们也是功劳一件。”
  巡逻兵一听,觉得有点道理,于是把他带到了奚王住所。史思明昂首挺立,不肯下拜,对奚王说:“天子使臣不拜小国君主,这是礼。”奚王非常不高兴,但一看他这副派头,怀疑他真的是大唐派来的使者,只好按礼节把他安置在宾馆里。
  回国时,奚王派一百个人随史思明入朝。此时,史思明又对奚王说:“大王您派的人虽然多,但以他们的才干,都没有资格去见天子。听说大王最优秀的将领名叫琐高,大王为什么不让他随我入朝?”
  奚王命琐高率部下三百人随史思明入朝。快到平卢时,史思明派人先去见军使裴休子,说:“奚国使臣琐高率部前来,他们嘴上说是去朝见天子,实际是想偷袭平卢,你们最好先做准备。”裴休子把琐高等人接进城,杀了他的全部随从,把琐高擒送幽州。
  就这样,史思明连哄带骗,立下了第一份军功。幽州节度使张守珪奏请他为果毅都尉,让他与安禄山一同在军中效力。
  天宝初期,史思明升任将军。有一次,他入朝奏事,得到唐玄宗的亲自接见。两人一番攀谈之后,唐玄宗觉得史思明是位奇才,就问他多大了。
  “四十。”史思明回答。
  接下来,唐玄宗做了一个让史思明受宠若惊的举动。他起身走到史思明旁边,摸着他的背说:“卿贵在后,勉之。”
  让唐玄宗没有想到的是,史思明后来确实“贵”过,还贵为九五之尊。
我要评论
作者:SugarH123 时间:2019-10-23 11:26:19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