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茶道谁先行(转载)

楼主:ty_无为748 时间:2019-10-30 18:10:44 点击:6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万里茶道从距离讲,从福建崇安(现武夷山市)起,途经江西、湖南、湖北、河南、山西、河北、内蒙古、从伊林(现二连浩特)进入现蒙古国境内、沿阿尔泰军台,穿越沙漠戈壁,经库伦(现乌兰巴托)到达中俄边境的通商口岸恰克图。全程约4760公里,其中水路1480公里,陆路3280公里。又在俄罗斯境内继续延伸,从恰克图经伊尔库茨克、新西伯利亚、秋明、莫斯科、彼得堡等十几个城市,又传入中亚和欧洲其他国家,从起点到最终点至少有13000公里之多,是真真正正的“万里茶路”。
  万里茶道普通认为开始于十八世纪末,盛行二百多年。不可否认,从十八世纪末开始,从福建崇安下梅村为起点到俄罗斯为终点的这一万多公里的万里茶道迎来了它最繁华的时代,以茶会友,也连接了中俄万里情。
  那么俄罗斯是什么时候开始流行起中国茶的呢?1638年,沙皇使者奉沙皇之命向蒙古可汗赠送紫貂皮后,蒙古可汗回赠的礼品中有茶叶。沙皇立刻就喜欢上了这种来自中国的饮品。随后喝茶的习惯在俄罗斯的上流社会中作为奢侈品开始被需求。
  1679年,清朝康熙皇帝在位时,中俄《尼布楚条约》中有俄国用皮毛换中国茶叶的协定。随后来自以莫斯科为主的俄罗斯商人开始从中国进口茶叶。那时候俄罗斯驼队要走上5000多公里路程,花费大约一年半时间才能把茶从中国运过去,因为成本高昂,喝茶是只是流行在俄罗斯上流社会的一种高档饮料。
  一直到19世纪中叶,西伯利亚铁路的建成,茶叶从中国运进去只用两个月时间,茶叶的价格才大幅的下降,喝茶的习惯开始走进了俄罗斯平民百姓家。
  俄罗斯人最开始饮用中国茶是在中国明朝的崇祯十一(1638)年,蒙古人将中国茶作为礼品赠送给俄罗斯沙皇,说明中国茶此时已经在蒙古被广泛的接受了,我们不妨追本溯源的探索一下,蒙古又是什么时候开始饮茶,中原茶又是怎么被推广到蒙古普通百姓中的?
  从史料记载中看,明朝从开国的头200余年中,与蒙古各部的贸易里,或是蒙古向明朝索要的物品,以及明朝给予蒙古的“赏赐”物品中,都没有发现茶,所以蒙古人当时对茶没有特别需求,
  明蒙隆庆五(1571)年议和,蒙古首领俺答被封贡后,占据在甘肃,青海的俺答四子丙兔被明朝封为指挥同知。俺答向朝庭申请:“丙兔止因甘肃不许开市,宁夏又道远艰难,虽有禁令,不能尽制。”时任宣大总督的方逢时及时支持了俺答,“亦言开市为便。帝以责陕西督抚,督抚不敢违。”万历二年冬,丙兔在甘肃扁都口(甘肃民乐县)开了边贸互市,但是这个互市并没有专指茶市。
  到了万历五年,俺答借迎接西藏活佛到蒙古传教,准备在会晤西藏佛教格鲁派领袖索南嘉措(三世**)时,把茶作为礼品赠送,向朝庭申请在中原和蒙古的边贸市场开茶市,《明神宗实录》万历五年九月己未条载,“乃假迎活佛名,拥众西行。疏请授丙兔都督,赐金印,且开茶市。部议不许,但稍给以茶。”,“俺答投书甘肃军门,乞开茶市”,要求以马易茶,《明史•食货志四》中提到,“俺答款塞,请开茶市。”针对俺答的要求,巡按御史李时成认为,俺答“既称迎佛(索南嘉措),僧寺必须用茶,难以终拒”,但是不可开市,“惟量给百数十篦,以示朝廷赏赉之恩”。
  为什么明朝不愿意蒙古开茶市?原来西藏相邻的甘肃,青海被俺答征服,而中原茶在西藏经过数百年的推广,已经成了必需品,达到了“宁可三日无食,也不可一日无茶”的程度。
  蒙古申请开茶市,主要是为了和从唐朝以来就离不开中原茶的藏族进行贸易。“番人嗜乳酪,不得茶,则困以病”,所谓番人,即指以藏族为主的西部各少数民族。
  明朝担心蒙古如果能够轻易获得中原茶后,一旦用来制约西藏,北方可能会引起不安宁,“番以茶为命。北狄(蒙古)若得,藉以制番,番必从狄,贻患匪细”(《明史•食货志四》),本来明朝自己就一直以来都与“番人”(藏族)实行茶马互市,官方和商人把中原茶用来换取藏族的马匹,同时也用茶来团结西藏等北方民族。所以,明朝宁可免费赠送一些茶给蒙古人,也绝不会答应他们开茶市。
  为了迎接西藏活佛,俺答叫四子丙兔在西海建了一座对藏蒙文化交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宗教圣地-仰华寺。在万历六年,俺答邀请到了西藏佛活佛索南嘉措(**喇嘛三世)在西海刚刚建成的仰华寺会见, 两人相互洽谈得非常融洽,很快建立起了亲密的关系,俺答汗赠给索南嘉措“圣识一切瓦齐尔达喇**喇嘛”的尊号,索南嘉措则回赠俺答汗“咱克瓦尔第彻辰汗”的尊号,而且这一切称号都得到了明朝的认可。西藏佛教在藏蒙等北方民族中被正式认定为最权威和正统的信仰,从藏族向蒙古族开始传播,**喇嘛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

  以上看来,中原茶至少在万历初是没有在蒙古被广泛使用,仍然是以满足藏族等西北民族的需求。蒙古人向明朝提出需要中原茶,主要是出于政治上的考虑。

  从历史记载中,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俺答皈依西藏佛教后,受西藏喇嘛的影响,也很快的学会了饮茶,从此以后,藏传佛教和中原茶同时在短短数十年间由蒙古上层扩展到几乎所有的普通蒙古同袍中。
  万历八年(1580年),俺答带领许多西藏喇嘛从青海回到自己的领地土默特,他向明朝宣大总督郑洛提出,“西僧甚多,常吃茶”,要求“每年准卖一二千”,同时俺答有女儿出嫁,希望郑洛给予一些“夷地不产”的礼物,其中包括“好茶五百包”。郑洛对这些需求,都想办法尽量给予满足(郑洛《抚夷纪略》),但是并没有看到正式开茶市的记载。
  万历十六年(1588年),三世**死于在蒙古传教过程中,土默特首领扯力克和著名的三娘子护送**骨灰回藏,在青海与明朝发生边境冲突。为避免冲突升级,在三娘子的斡旋下,扯力克率众返回土默特,为此三娘子在万历十九年(1591年)写信给明朝经略尚书郑洛,表示无意破坏双方多年的和平局面,同时以银十两,请郑洛为她代买一些小物件,其中有“茶八篦”(三娘子《与经略尚书郑洛书》)。明朝与番人茶马互市,茶以篦(篓筐)为计量单位,“每千斤为三百三十篦”(《明史•食货志四》),1篦约为3斤,三娘子所要的“茶八篦”,约为24斤,显然是为自己所用。
  刊刻于万历二十二(1594)年) ,宣大总督萧大亨著的《北虏风俗》中,说到蒙古人用茶的方法:“肉之汁即以煮粥,又以烹茶。茶肉味相反,彼亦不忌也。”即以肉汤烹茶。 证明此时的中原茶已经融入到了蒙古普通老百姓家中,做法与后来将茶与奶做成的奶茶不同。
  到了清代,通过边口互市、城镇集市和旅蒙商,蒙古人可以轻易得到内地生产的砖茶。蒙古人把砖茶熬制的风味独特的奶茶,变成为每日不可或缺的饮品。雍正至嘉庆年间的清代大史学家赵翼,曾经四次扈从乾隆帝到承德地区的木兰围场狩猎,在他所著的《簷曝杂记》中,记叙了他在木兰亲耳听到蒙古人讲牧民的日常饮食:“寻常度日,但恃牛马乳。每清晨,男、妇皆取乳,先熬茶熟,去其滓,倾乳而沸之,人各啜二碗,暮亦如此。”如此奶茶的做法和饮法,已经和现在的用法一致。

  综上所述,可以清楚的知道俄罗斯饮茶是由蒙古在明末传播过去的,而蒙古人对茶的需要则是在明中晚期随着俺答相信藏佛,受到藏族饮食文化的影响而传播。

  然而砖茶起源于何时,是一个值得追本溯源的问题,明朝与番人(西藏)茶马互市,不仅表面上有合法的交易情况。但是,由于西藏等民族需求较多,官茶远远不能满足,走私茶也就与官茶同时出现了。嘉靖十二年(1533年),时任巡按陕西监察御史郭圻向朝庭提议:“茶户每采新茶,躧成方块,潜入番族贸易,致官市沮滞,宜行访治。”(《明世宗实录》嘉靖十二年二月庚子)躧指鞋子,这里用作动词,意为踩。将茶用脚踩成方块,应当就是砖茶,只是没有蒸压而已。从这段话中可以得到的信息有两条,一是指当时已经有了踩压成方块的砖茶,第二是这种砖茶很受欢迎,居然造成官方正式指定交易的官茶滞销。
  “这可能是我国制造砖茶之始”(吕维新《黑砖茶起源考》)。

  而这种当时冲击正常茶马交易市场上的川陕(四川,陕西)官茶,像方块似的砖茶来自于何方呢?
  《明史·食货志》记载:“万历十三(1585)年,中茶易马……湖南茶商率越境私贩”。湖南茶以走私的形式进入茶马贸易市场,原来是来自湖广(明朝湖南,湖北是一省)南部的湖南茶。
  万历二十三年(1595),陕西茶马史李楠上诉朝庭。“中茶马,惟汉中,保宁,而湖南产茶,其值贱,商人率越境私贩,中汉中,保宁者,仅一、二十引番族利私茶之贱,不肯纳马”,请求禁止湖南茶走私。湖广南部的湖南茶随着茶马互市的发展,也加大了产量,不仅打击了川陕官茶,也使茶价变低。
  《神宗实录》中记载了户部对陕西茶马使李楠的回复:“按茶课番中马,其法甚善。奸商利湖南之贱,逾境私贩,番族享私茶之利,无意纳马,而茶法,马政两弊矣。今宜行巡茶御史面商报引,先为晓谕,愿报汉、兴、保、夔者,准中;越境下湖南者通行禁止,至产茶洲县设立官店,官牙,引商到店纳课,茶户依估还商,牙保装前茶运赴紫阳坊告府盘验,则夹带绝矣。”禁止湖南茶的请求获得了朝庭的批准。
  如此过了两年,到了万历二十五(1597)年,因为川陕官茶少而价高,远远满足不了正在随着佛教同步在蒙古迅速传播的茶需求。蒙古御史徐侨上诉朝庭,请求允许湖茶可以合法的在茶马贸易市场上交易,:“汉川茶少而值高,湖茶多而值平,又汉中、保宁不尽产茶,而西、紫通已仅足小引食用。湖茶之行,原与汉中无妨。”
  其中顺带介绍了中原茶在蒙古的用法,其中“湖茶味苦,酥酪相宜”的说明当时茶的用法已经逐步在靠近现代通行的蒙古奶茶了。
  “汉茶味甘,煎熬易薄,湖茶味苦,酥酪相宜,湖茶之行于番,情亦便,然湖茶可行而假者不可不禁:塞假茶之源,在于宝庆,新化互置号单,比对数目,付商收置,委廉能官于诸商起运时盘验;清假茶之流,在于紫阳茶坊,令府县官一员亲验真正方许发(放)。”
  户部在综合蒙古御史和陕西茶马史两边的意见后,为了平衡双方的利益,做出了令双方满意的批复:“折衷二议,以汉茶为主,湖茶佐之,各商引先给汉川,完日方给湖南,如汉引不足,听于湖南引内处补”。
  湖茶从此以后,正式得到了朝廷的认可,进入茶马交易,引得晋商纷纷南下经营,因为产量多,价格不高而逐渐成为主流。
  那么湖茶,湖南茶又指的是什么地方的茶呢?通常的看法认为是湖南茶指的是湖南安化,但是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在明朝湖南,湖北都是同属湖广,是同管辖地。那么湖南茶就是指湖广南部的茶了,在御史对朝庭的上诉中,可以看到对湖茶和湖南茶指的都是同样的地方和同样的事情。
  赤壁市羊楼洞的地理位置,就是在湖广的湖南和湖北两省划分开来以后,也与湖南临湘相依连接,这个万里茶道创造质量第一,销路第一的羊楼洞茶在明朝属于湖广的南部茶吗?隆庆议和的促成和执行人,一直致力发展中原和北方民族友好,对茶马互市始终支持的宣大总督方逢时,作为羊楼洞附近出生的人,会推广羊楼洞茶吗?当时的羊楼洞又产茶吗?不过,也似乎没有发现当时的羊楼洞除了茶,还做过什么,反正在隆庆和议允许合法茶马贸易市场之后,到明代天启的短短数十年间,羊楼洞由村发展成了镇,难道不是因为茶吗?
  到了明代天启年,天灾人祸,农民起义和满清的进攻,造成茶马贸易市场管理更加混乱和无序,湖茶因为价格不高和更加适合蒙古等民族口味而大量进入茶马贸易市场,陕西和四川茶的官茶系统被彻底摧毁,湖茶取代官茶,成了茶马贸易市场的真正主角。
  1637年,明崇祯十年,金(清)征服朝鲜,要求朝鲜上缴的贡品中有茶,说明这个时期的茶已经在北方民族是很需求的物品。福建崇安下梅村立的石碑“晋商万里茶道起点”,可以理解为晋商从下梅村到俄罗斯的这条路上的起点,俄罗斯和欧州为终点,是指这条万里茶道线路在南方最边缘的点,是指距离,而不是时间,和最先走上万里茶道并没有一定关系。
  然而,在明朝中期以前就一直由晋商经营,起先靠走私,后来因为北方市场的扩充,才被允许合法的进入北方贸易市场的湖茶,从路线看,应该就在这条万里茶道上,称为最先不为过。
  从情理讲,应该是从近优先,迫不得已才选择边远地方,因为古代交通太不发达了,道路越远而开支越大。并且自从明朝嘉靖三十六(1557)年福建建宁府正式取消贡茶生产,不管是崇安还是建安,也不管是武夷御茶园还是北苑,整个福建茶都结束了它曾经的辉煌,一片箫条,其实福建茶走上万里茶道的记载最早也只是清早期,而湖茶却是在明中期隆庆和议后,开展北方茶马贸易市场的时候就开始蓬勃发展起来了。
  从晋商发展史来看,晋商也确实是从明代中晚期就南下到中原湖广(湖南,湖北当时是同一个省)开创了他们最开始的茶叶致富之路。
  所以真正走上北方茶马贸易市场的,除了最先供应的西藏的川陕官茶,但是这条路仅仅延伸到西藏,没有继续向前传播。只有最后因为战争,价格,或者口味更适合蒙古等北方民族,来自湖广的方块似砖茶,在受到了蒙古等地的欢迎后,继续行程万里,开疆辟土,直至俄罗斯,甚至欧州的湖茶才可能是最先。
  那么,崇祯十一(1638)年,蒙古赠送给俄罗斯沙皇的那批茶,是不是可以说是中俄万里茶道行程最先抵达的茶先锋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