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唐朝263

楼主:ty_上弦叶 时间:2019-11-11 07:04:20 点击:10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一次唐皇站在李林甫一边,他认为天下一切事情当由他所统领国家制定的国家制度说了算,天下庶民若因私情皆无视法律,那么必将危及他那以君权神授和军政法所支撑的皇权,天下为公,而这个公便是为他这个皇帝为尊。他那炀帝独夫民贼的尾巴已悄悄露了出来。在黑暗中杀人的张氏兄弟被乱棍打死,其实在那些刚刚脱离茹毛饮血的年代,靠权谋和厮杀铸就的王朝,那有什么法与公,只有两种谓之于公的利益,代表天下劳苦大众利益的公,和代表以皇帝为首的治者的公,两者相融鱼水相欢,则有盛世,两者相斥,水火不容,则成乱世,中国哲学所包的道家将人性之恶看到了极至,道德经阐诉了天相便即人相,天相本质是无情,适者生存,无论善恶,只言对错成败。中国道家则提倡人的认知与行为与天道合一,何为天道呢?遵从孕气天时而生的人性及人心为人间的天道。而此时的天道便是天下的公已经由开元初时的皇帝的利民之心转向皇帝的利己之心。张九龄这样的儒家提倡教化,以善与仁来教化苍生,去苍生合以天道的兽性,披上衣服为人,不论事关成败的对与错,只讲改造人心善恶的对与错,以人情改变天性,以道德教化人心,在充满无情天道的人世里,施以人性的光辉,儒道之别在逆天和顺天之分,前者重人伦秩序,后者重生存原则,秦皇重天道,以道法治国,天下大乱,汉武遵儒术,讲人心,重道德,才有后面的汉唐一样的大王朝,毕竟我们没有禽兽般厚厚的毛皮无法抵御这无情天道的寒世,生而为人,我们需要灵魂的慰寄,我们需要道德,而我们的哲学是改变人心的社会哲学,不同与西方遵重人性,人权而研究自然法则,改变物质,通过这来改变人们的生存状态,以好的物质条件和生存状态改变人们觅食逐利所产生的恶念。而只有在强大的物质基础的支撑下,才能施行真正务实的法治,不以一人而天下兴,不以一人而天下亡。
  而在落后的农耕文明的开元年间,唐皇开始偏向以无情的法治治国,而他的所谓的法治简单粗暴,以他之念为法,苍生违背他的意愿,不以教化,只以惩治为主,人心在物质和精神两面都得不到满足,天下乱相已在荫芽之中。
  而这时唐皇对张九龄更大的不满在张九龄无视他对开疆扩土帝王武功的渴望,张守珪用良好的政治能力治理好了瓜州,唐皇命其为幽州总管,东突厥进犯,张守珪以奇正两路主动出击,大败契丹骑兵,接下来胡人又上演诈降的经典套路。守珪拿着胡人的诈诈降文书笑对属下王悔言道
  "胡人多狡诈,今当以间计离之,让其自吞败果。"
  "不错,总管大人,今契丹可汗王李屈烈实为傀儡,契丹的真正权力掌握在衙官可突干手里,契丹王李屈烈只是个傀儡,而另一个衙官李过析却是与可突干有很深的予盾。"
  下属军中管记王悔言道。
  "不错,离间之道在与离心,他即投降,你便去纳降,进入敌营可随机行事。"
  张守珪言道
  来到契丹营中,契丹王李屈烈却对王悔避而不见,当夜王悔发现契丹军营逐渐北移,向东突厥方向靠拢,这定是诈降无疑了,两敌合并之时,定会将自己斩杀重新叛乱,哼,胜敌之道在与掌控先手,你有诈降策我有离间计,王悔想道,困局之中唯有智慧和胆略可以破局。王悔夜访契丹军中另一衙官李可析。
  "贵使来营不知何事。"
  李可析斜眼一瞥,语气傲慢的问道,
  "来救你。"
  王悔笑答
  "哈哈,听说你们汉人最是狡诈,惯爱言语欺骗,我们契丹人都是直爽汉子,若是朋友这有酒有肉,要是敌人杀。"
  李可析言道,并用手中的利刃切开身前桌案上的一块半熟的大块牛肉,用刀尖插着,向口中送去,眼神满是傲慢。
  "哈哈,素闻契丹人耿直,果然不虚,快意恩仇,可不知将军与可突干是友还是敌呢?"
  王悔笑问道,并走上前去,无惧一旁抽出利刃的契丹待卫,拿起食物上插着的利刃,也切了一块牛肉放入口中。
  "哼,可突干是敌人,是敌人自然是要杀的。"
  李可利喝了一口烈酒恨恨的说道,可突干实力比他强,他每日生活在惶恐之中,害怕见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将军不是可突干的下属,实力又不如可突干,自然和他是敌人而不是朋友了,而可突干却把我们当做敌人,是我们,你懂吗?"
  王悔言罢从怀中取岀一葫芦,喝了一口,然后将其递给李可利。可利闻到浓浓的酒香,喉舌生津,忙接过仰头猛灌了一口,果然清香可口,远非胡酒可比。
  "将军,我们汉人有句话一山不容二虎。”
  "什么一山不容二虎,不明白,一个山上可以有很多老虎的吗?"
  王悔正欲说下去,却被李可析打断,不禁一愣,心中暗骂自己,胡人粗鄙,没有文化,自己却和他掉什么书袋子,对牛弹琴,当下又言道
  "这只是打个比方,用你们胡人的话来讲,就是一个屋子不能有两个主人,时间长了,就会打了起来,力气大的就会杀了力气小的,然后他的女人食物金银珠宝,军队都被他拿去了。”
  "是呀,我的朋友你说的不错,我喜欢我美丽的妻子,可我的人没他多,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李可析晃悠着沉重的脑袋无奈的说道。
  "我的朋友,现在的情况你最清楚,可突干被我们打败了,就假投降,准备和突厥人连合对付我们,如果这一次可突干赢了,我的朋友,你的处境可更危险了。”
  王悔笑言道,他知道自己快成功了,因为他身后有盛世中的大唐。
  "可不是吗?我的朋友,我该怎么办呢?"
  胡人痛苦的问道
  "哈哈,现在可突干的眼中只有我们,而将军却站在他后面,下面怎么做就不用我说了,我相信很快你就是契丹的王了,你会有更多的女人,军队和牛羊的。"
  王悔看着两眼放光的胡人说道,此时天色已经吐白,启明星已经冉冉升起,对原生态的男人来说,有时侯,女人和食物和自己的命才是唯一的道义,这一直是男人可知不可说的真实。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