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天订历王天下,文明起点话扶桑。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1-17 07:38:36 点击:166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楼给审核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1-17 07:39:31
  榑木与华表是古往今来中华文明中心的象征

  扶桑,是中华文明的源头,之所以能诞生中国最早的太阳历,大山扶木纪历,是因为,稻作农业从这里起源,人们迫切需要一部准确的太阳历法来预报农时,但是,远古时代就算有了历法,也没有挂历,甚至没有任何像样的载体可以将太阳历信息表述出来,所以古人最早想出的办法,就是建立一个榑木太阳历广场。

  最早的榑木太阳历广场是谁发明的已经不可考,但是根据姓氏文献透露出来的信息,早在燧人氏时代以前的一些姓氏就已经开始使用榑木太阳历广场,例如方姓与潘姓,所以我认为,八十垱遗址的历史应该早与燧人氏的时代,所以榑木太阳历广场的发明时间,也肯定在燧人氏之前。

  无论如何,作为三皇五帝之首或更早的某些人,只因为他们发明大山榑木纪历,使得八十档遗址成为当时的文化中心,八十垱遗址成为中国最早的王都。

  扶桑,是中国三皇五帝文化起源的地方,8千多年前,人们处于不知年岁时日的浑浑噩噩时代,有贤哲创立榑木纪历,宣告了人类文明时代的来临。

  史书记载,三皇同根,五帝同源,三皇与五帝不是同一个时代,甚至很可能不是同一个民族,但是中国的五帝文化,很显然对三皇文化是有一定的继承性的。最明显的,就是体现在,所有的皇都与帝都,都无一例外地以扶或桑来命名。

  燧人氏之都蒲阴;伏羲氏之都陈(涔或桑),伏羲氏之都濮阳,伏羲氏之都曲阜;神农氏之都陈(涔或桑);黄帝都穷桑(有穷或有熊),黄帝之都曲阜;少昊邑于穷桑;蚩尤本居住在阪泉(潘),后来也要跑到穷桑去建都;颛顼帝都于穷桑,商丘,濮阳;帝喾都于商丘,后来迁往亳;尧都蒲;舜都蒲阪或潘城。

  甚至夏代的少康还曾经迁都帝丘,也就是传说中的濮阳。一直到商代的商汤,还曾经将自己的都城命名为亳。《书.立政》:"三亳阪尹。"孔颖达疏引皇甫谧曰:“三处之地,皆名为亳,蒙为北亳,谷熟为南亳,偃师为西亳。"一说指景亳﹑东亳﹑西亳。一说指景亳﹑东亳﹑西亳。

  三皇五帝建都的地方,为什么必须是在扶桑?因为在三皇五帝的时代,王者必须要有准确的太阳历法颁行天下指导农耕,那时候没有便捷的书写工具,是不可能有挂历这类历法载体的,王者颁行天下的历法,其实就在自己居室前面建立一个太阳历广场,它通常建设在一个高台上,因此又称悬圃,圃字的本意,就是高台上树立了一杆榑木,只是发展到晚期,会在悬圃里种植一些花木蔬果,因此衍生出了花园的意思。

  所以榑字的本意,未必就是桑木,它可以是桑木,也可以是桃木,晚期甚至改用樟木。

  榑与桑并不完全是一回事,但二个字联系紧密,中国最早的王权,都要建立榑木太阳历广场,成为宗教中心,这个中心通常建立在繁华的集镇附近,周边或遥远地方的人经常会到这里来求医问卜,宗教中心的首领通常称大榑,或者大卜或大巫。榑,卜,巫三字在远古时代的读音应该是一样的,后来字音的分化纯粹是因为远古读音BPF不分造成的。

  皇五帝时代以后的每个国家,榑与桑都是成对出现的地名。因为最早的扶桑,蒲丘与涔丘的距离是很近的,八十档遗址为远古蒲丘,位于远古涔海的北岸,而涔海的南岸就有涔丘湾,所以远古的扶桑,实为蒲丘与涔丘的合称。

  在商业活动频繁,经济繁荣的地区,同时会出现宗教中心,这样远古的国家形态便这样开始形成,根据现代最新考古成果,在黄河文明崛起以前,长江中游地区的澧水流域与江汉平原己经进入国家形态两千多年。

  榑木最早是人们用来进行天文观测所立之直木,有人认为,它就是后来演变成的华表。从华表来看,华表原是古代观测太阳的一种四游表,人们立扶桑木为竿,以日影长度测定方位、节气,并以此来测恒星,可观测恒星年的周期,当太阳影子重合为中午,即中华。结合观测方位与风向,此为重仪,就是钟仪。而后表示炎黄后裔。而到夏制定夏历,故称呼华夏。

  后来,古代在建筑施工前,还以此法定位取正。一些大型建筑因施工期较长,立表必须长期留存。为了坚固起见,常改立木为石柱。一旦工程完成,石柱也就成了这些建筑物的附属部分,作为一一种型制而保留下来,每每成为宫殿、坛庙寝陵等重要建筑物的标志。后世华表多经雕饰美化,表柱有圆形。八角形,雕有蟋龙云纹,柱头有云板,校顶置承露盘,华表的实用价值逐渐丧失而成为一项艺术性很强的装饰品。

  从华表,到人类树立崇拜的图腾,校顶的雕饰部落图腾的标志,祭祀膜拜;到相传在我国尧舜时代。人们就在交通要道竖立木柱,作为行路时识别方向的标志。后来,古时在宫殿、宗庙、亭榭、坟墓等建筑前面的传承的一种柱形标志。原为木制的高柱,其顶端起某种表识作用,一般由底座,蟠龙柱,承露盘和其上的蹲兽组成。柱身多雕刻龙凤等图案,上部横插着雕花的石板。用于放在宫殿、陵墓外的道路两旁,也称为神道柱,石望柱,表,标,碣。

  榑木,即扶木。查中国字源网,扶从夫从父或者从又,取音阜,福也。会意为,上天保佑这个伟大的人或事,因为我们的幸福是源于这个事物。

  阜字,本意是土山上的台阶。阜字形直上直下,表达的是高,这个阜字最初只表达山之高也,取音福会意,象母亲一样给了先人最初赖以生存的环境基础。

  汉字的字形中是有历史的,每个字形的变化都有我们先人的历史进程在其中,阜字太早了,历史太漫长,父,伏都在阜之后,伏则在父之后。所有能让人类生活更好的不断进步的字都取音u,都是从阜,父来的,这个是先人幸福生活之因。

  阜可以表达较高的山,但从来没指过很高的山,通常只是指代相对比较高的山丘。

  阜字甲骨文是一个在竖直方向叠加的样子,加上下面的十字,这个字有可能表示人工建筑的东西,不太像自然形成的。可以解释为船码头上的台阶。所以阜应该说船码头的意思,十字代表这里是个四通八达的交通要道。

  古时经常发生水患,船码头通常要建在面临较高山丘的地方。例如我们常德市有个河洑镇,应该是河阜的意思,阜字的象形有高意,河洑镇确实有个河洑山,但那个山应该算不得很高的山,不过洪水来了倒确实是个躲避洪水的好地方。

  解字专家红字女生认为,如今的口,原来读过父音,所有口音,都有可能读过福音,又因为口字的意思,所以推理,口最初读音为父。看看湖南临澧县有个合口镇,感觉到这个口字也应该念阜。主要是这附近有几个重要遗址。

  有人认为阜这个字还跟伏羲有关。伏羲,就是巫觋,就是阜觋, 即船码头的男性大巫,例如羲和,羲钟,其实应该叫觋和,觋仲。就是由男性担任的大巫。

  伏羲氏,又可以念成庖西氏,也可以念成包戏氏。这个伏字似乎曾经有过fu、pao、bao三音,那么伏羲氏的伏跟阜有没有关系呢?史书记载伏羲氏曾经建都曲阜?则伏羲氏的伏字原来取音阜。伏羲氏念庖西氏,包戏氏,这庖与包音又取自哪里?有史书记裁,伏羲氏建都濮阳,这个濮字的区音,似乎也是阜。

  阜就是濮,就是蒲,尧都蒲,舜都蒲坂。古人说话BPF是不分的,蒲已经是各方面进步之后的文字,取音阜父而已。古人发音经常有bpf不分现象,至少也有大量事实依据,至少伏羲氏,庖西氏,包戏氏,同一个字存在这三种发音的现象不是孤例。鄂西地区,也有很多地方,浮起也是读pao起,泡有轻浮的意识。

  以前讨论过,阜字是船码头的意思,远古时代没有船,只有浮木,一些盐贩子靠浮木贩盐,逐渐形成了最早的浮木码头,所以阜字的取音,很可能跟浮木有关。

  就是停泊浮木的码头。但是阜字最初的发音真的只有浮音吗?这值得商榷。至少湘南人念浮字,有庖音,或者说,湘南人表达浮这个意思,用的是庖这个音,pao 。

  还有人提到,父字曾被人注音为巴,或者说,有父变巴音这回事,巴音源自于父,至于父音与巴音谁更早,还需要研究。

  三国时张揖所著《广雅》即载:“爸,父也。”北宋《集韵》去声四十禡又载:“必驾切。吴人呼父曰爸。”同一时期辽人所著《龙龛手鉴•卷四》也写到:“爸,蒲可反,楚人呼父也。”六百年后明代《广东通志》则写到:“广州谓父曰爸,亦曰爹。”可见不论中原正音,还是吴楚粤之方言,均有称“父”为“爸”。

  所以,汉语的“爸”读作“ba”,并不需要由外语或上古印欧语影响。黎锦熙有文章说:“古无轻唇,‘鱼’、‘模’转‘麻’,故‘父’为‘爸’。“爸”实即“父”之本音。”查现代构拟的上古音,就能发现“父”、“爸”的读音都是:baʔ。所以“爸”和“父”本就是一个音派生出的两个字。

  广东人喜欢称北方人为卜佬,这个卜字的准确读音就是bo,其最初的含义也许是僕或濮,似乎是百越民族对百濮民族的一种蔑称。在南方某些人群的概念中,濮这个字甚至带有贬义,以至于后来中国的名词濮人或僕人甚至开始有指代奴仆的意思。

  我个人认为,阜字的最早读音,很可能是bo。阜是船码头,古时没有船,只有浮木,由于这个船码头靠近一个柏山,那里的浮木全是柏木,阜字的取音,很可能是柏

  扶桑的扶,取音榑,山海经有些版本记为博木。榑木,又可念为博木。山海经没有记载柏山,但山海经中山经的第一经为薄山。有没有发现薄与柏读音完全一样?

  诗经有首诗柏舟,说明古人喜欢用柏木造船,船舶的舶字,停泊的泊字,可能都与柏木有关。

  阜,就是船码头的意思,阜字的读音,很可能最初是薄,这里可以停泊很多小船,所以取音泊。阜,应该就是亳字的早期形态,是交通中心,也是经济与宗教中心。

  所以,阜,伏,蒲,濮,庖,包,亳等字的发音,可能都有共同的源头。古人说话bpf不分,阜阳,濮阳,蒲坂,毫。从概念上来讲,可能都是一回事。

  史书记载,伏羲氏曾建都曲阜,也曾建都濮阳。这个阜与濮,很可能说的是同一个地方。燧人氏都蒲阴,伏羲都濮,“炎帝都阪泉”,“盘瓠居盘城或潘城”,“西南有巴国”, “僰道”,“桂林八树在番禺东”、颛顼都濮阳,帝喾都毫,尧都蒲,舜都蒲坂,潘城,商契居蕃,汤都三亳。这些地名,也许不是同一个地方,但从概念上讲,应该是一回事。

  这样,三皇五帝建都的地方,都与那个神奇的阜有关,其读音有,fu,pu,bo等。

  可见,远古帝丘,人类文明的起点,就在阜这个地方,也许就是扶桑,古时还没有统一文字,文化传播的过程中,同一个概念使用了不同的字形,读音也以阜字的三音为主线流变。

  现实中与阜有关的地名在长江流域较多,北方就不常见。但历史上,与阜这个字同意同音或近音派生的字还有很多,例如蕃、薄、亳、僰、巴、濮、潘、盘、番、阪、蒲、坂等。与之对应的历史名词则有:蕃阳、薄山、亳都、僰道、巴人、濮阳、潘城、盘瓠、番邑、番禺、阪泉、蒲坂等。

  这些地点在远古时代似乎说的都是一回事,但又不完全是一回事。其原因就是这些远古人物与远古事件发生的时间跨度太大,有些地点存在了搬迁的问题,但是这个搬迁过程并非完全没有规律可循。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1-17 11:13:40
  湖南澧县涔阳古郡与伏羲炎帝的故乡华阳

  涔阳,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真实存在过的地方。

  湖南澧县梦溪镇宋鲁湖畔,地沃水秀,物产丰盛,古往今来,这里官道驰骋,驿馆在境,宜居聚民,渐成集镇,因位处涔水北岸,故名涔阳。

  据《中国古代地名大词典》载:“涔阳镇:在湖北公安县涔水之阳而名。丁度曰:郢中有涔阳渚,即此。”《湖广方舆纪要》云:“涔水之北曰涔阳,有涔阳镇,入公安县界。”《公安县志》曰:“涔阳者,以在涔水之阳。涔水在澧州安乡北,盖与县接界。”由此可见涔阳古镇在中国历史上确实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并且闻名遐迩。

  屈原《九歌•湘君》诗中有吟咏涔阳古镇的诗句: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薜荔柏兮蕙绸,荪桡兮兰旌;望涔阳兮极浦,横大江兮扬灵。

  初唐诗人卢照邻在{江中望月}一诗中写道:“江水向涔阳,澄澄写月光,沉钩摇兎影,浮桂动丹芳。延照相思夕,千里共沾裳”

  中唐李嘉祐《留别毗陵诸公》云:“久作涔阳令,丹墀忽再还。凄凉辞泽国,离乱到乡山。”明明白白地说他做了很多年的涔阳县令,有县令必有其县,此县就是涔阳县。

  诗人杜牧“登沣州驿楼寄京兆韦尹}“一话涔阳旧使君,郡人回首望青云。”使君是对州郡长官的尊称,郡人是指涔阳郡的人,此时涔阳为郡治,不容置疑,由此可见,涔阳城确实在中国历史上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并且闻名遐迩。

  唐白居易诗云:“风雨忽消散,江山眇回互。浔阳与涔阳,相望空云雾。”白居易把涔阳与浔阳相提并论,当然有他的道理,那就是涔阳与浔阳规格相当,声名相蜚。假若涔阳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湖村野地,他完全可以换成浔阳与岳阳、南阳或澧阳等等。

  更有甚者,唐大历才子李端现存诗中数度把涔阳跟夏口同日而语,“夏口帆初落,涔阳雁正疏。”“三山分夏口,五两映涔阳。”

  夏口可是个大口岸,三国时是兵家必争的军事重镇,唐代的夏口就是今天的城市航母——武汉。由此可见,当时的涔阳在诗人的眼里,是与夏口(即今之武汉)可以相提并论甚至胜于夏口的。

  涔阳,历代文人墨客对她颇为青睐,湖南澧县至今有涔阳古道遗迹,人们在这里漫步涔阳古道,憩栖顺林驿,流连涔阳镇,寄情宋鲁湖,听古镇竹笛,赏湖光水色,灵感袭来,便有佳句万古流芳。

  如刘长卿“秋水连天阔,涔阳何处归?” 王昌龄“车服卒然来,涔阳作游子。” 赵冬曦“覆载虽云广,涔阳直块然。” 孟浩然“行侣时相问,涔阳何处边?” 郎士元“涔阳指天末,北渚空悠悠。” 卢肇“君梦涔阳月,中秋忆棹歌。”

  唐张九龄《初发江陵有怀》:
  极望涔阳浦,江天渺不分。扁舟从此去,鸥鸟自为群。
  他日怀真赏,中年负俗纷。适来果微尚,倏尔会斯文。
  复想金闺籍,何如梦渚云。我行多胜寄,浩思独氛氲。

  “涔阳女儿插满头,渺渺同泛木兰舟,秋风日暮南湖里,争唱菱歌不肯休,”唐。戎昱《采莲曲》

  唐孟浩然《夜渡湘水》:客行贪利涉,夜里渡湘川。露气闻芳杜,歌声识采莲。榜人投岸火,渔子宿潭烟。行侣时相问,涔阳何处边?

  卢照邻《江中望月》:“江水向涔阳,澄澄写月光”;

  晚唐诗人李群玉《秋登涔阳城》:
  万户砧声水国秋,凉风吹起故国愁。行人望远偏伤思,白浪青枫满北楼。
  穿针楼上闭秋烟,织女佳期又隔年。斜汉夜深吹不落,一条银浪挂秋天。

  唐司空图写了一首七绝《涔阳渡》: 楚田人立带残晖,驿迥村幽客路微。两路芦花正肃飒,渚烟深处白牛归。

  涔阳作游子。——唐 王昌龄 《赠宇文中丞 [一作畅当诗]》。

  南有涔阳路。——唐 郎士元 《琴曲歌辞•湘夫人》
  “涔阳女儿插满头,渺渺同泛木兰舟,秋风日暮南湖里,争唱菱歌不肯休,”【唐。戎昱】

  明袁中道 “雨过烟尚凝,涛响江原静”(袁中道诗《涔阳道中》)之美。
  “松离天不远,石隔水无多”(袁中道诗《澧阳道中》);“人家多种树,溪上稻麻密”;“夹路刺花繁,斜阳鸟语沸”(《涔阳道中》

  刘长卿“秋水连天阔,涔阳何处归?”王昌龄“车服卒然来,涔阳作游子。”赵冬曦“覆载虽云广,涔阳直块然。” 郎士元“涔阳指天末,北渚空悠悠。”卢肇“君梦涔阳月,中秋忆棹歌。”

  以上所列,此等华章绝句,无不佐证涔阳古镇恢宏的气势和响彻宇内的美名,那是一个让诗人魂牵梦萦的地方。

  秦汉唐宋元明清两千多年的历史上,涔阳古道总是车水马龙,热闹非凡,战时金戈铁马大兵过境,一路杀气腾腾;平时商贾缓行邮差急奔,一路安祥平和。文人墨客漫步涔阳古道,多栖顺林驿,流连涔阳镇,寄情宋鲁湖,听古镇喧嚣,赏湖光水色,灵感袭来,便有佳句万古流芳。

  纵贯梦溪的涔阳古道历朝皆为官道,源起何时,无从考证,具体年代后人不得而知,但从历代文人骚客的诗词歌赋里可以管中窥豹,至少成于战国,兴于秦汉,盛于唐宋,延绵明清,并无断代。今天的207国道,虽非涔阳古道原址,但二者相距也不过数百米之遥,走向更是完全一致,可见涔阳古道在中国历史上的重要意义,它是一条由中原入云贵的必由之道。

  古道设驿站、亭铺,犹如现在的铁道公路设车站,必不可少,但有大小之分。驿站在古代起着现代邮局和军事基地的作用,当时传递消息和发放官文都用快马,而马的体力有限,要完成数百公里的传递不得不中途换马,所以就在沿途建立许多马站,后来这种马站又演变成接待过往官员、商人的驿站,并负责信息和邮件的传递,同时具备军事城堡功能。宋鲁湖畔西北角的顺林驿就是涔阳古道上的一个大型驿站,南设六亭,行六十里接兰江驿;北设八亭,去八十里至孙黄驿,与位于直隶澧州府的兰江驿同一规格,供银、驿夫、乘骑数额等同。

  涔阳古镇在隋唐为县级治所,晚唐升格为涔阳郡,为一方大都市,这就不难想象涔阳为什么会牵动一个朝代诗人群体的心了。

  历史的风云变幻莫测,涔阳的变迁沧海桑田。唐之后,涔阳或为州郡或为县治,并未没落,到了朱明时代,更加繁荣兴盛,涔阳古道拓宽数尺,顺林驿馆修葺一新,贯穿南北;悠悠涔水,通江达海,水陆交通发达。城内茶肆酒楼,旗晃猎猎,商铺当铺,鳞次节比,一条主街延绵二十余里,车水马龙,四通八达。市民望衡对宇,安居乐业。盖因明朝定都南京,涔阳古镇因其繁华而博得“小南京”的美誉,世人都以“小南京”谓之,流传至今。时宋鲁湖为城中之湖,亦如杭州的西湖,长沙的年嘉湖,南京的玄武湖,是市民休闲游乐的好去处。

  明代的涔阳,政通人和,信仰自由,三教皆兴,儒家行道济时,佛家悟道觉世,道家藏道度人,乐此不疲。小南京涔阳城里寺观庙宇星罗棋布,三元宫、高升庙等数不胜数,最有名的要数宋鲁湖北岸的弥陀寺和东南的紫极宫。紫极宫原本只是涔阳城里的一个普通道观,名声大噪是因为一个名叫张通的道士归隐此观,施用法力,为涔阳百姓悄悄解决了千年水患。

  涔阳为县,为州,为郡,典籍不载,倒是一件奇事,而且,诗人笔下的千年故郡涔阳城,为何突然消逝淹没在历史尘土之中。一直成为历史上的一个不解之谜。

  涔阳郡在中国版图上的突然消逝,源于历史上的“三藩之乱”清兵入关后,收降了不少明朝将领对付李自成起义的力量和南明政府的反抗,其中要数吴三桂,尚可喜及耿仲明等战功最大。分别封为平西,平南,靖南等藩镇王。

  20年后,南方势力强大,与朝廷分庭抗礼。1673年春,康熙下旨撤藩。吴三桂首先发难,吴率军由云贵入湖南,占领军事要塞涔阳。战火很快燃遍半个中国,史称“三藩之乱”,清军开始了长大八年的平叛之旅。

  长久以来,民间传说康熙皇帝十八年(1679年)派兵征缴吴叛军获胜后甚喜,于是下传口谕要涔阳驻军“就地歇息三天”,不想口谕被误传为“就地血洗三天”,向有屠城惯例的涔阳驻军信以为真地大开杀戒,于是涔澧地面血流漂橹,无辜百姓无处可逃,便在藕荷下藏身,结果清兵“见荷物一刀”,涔阳成为无人之区。后皇上知道这个荒唐血案之后,甚为愤怒,但为掩盖丑闻,保住尊严,就走下策,将错就错地干脆毁城灭迹,继而实行文字狱,篡改史册典籍,以图删绝“涔阳”名字,抹杀涔阳历史。同时采取疏民行动,下令湖南填四川,致使涔阳荒芜若干年。至乾隆时,才移江西之民“填湖南”。

  何以自古以来的涔阳古镇在康熙之后就突然消失?连痕迹都无可探寻?又史志不存?此涔阳古镇(城)之“无”似乎就意味着屠城事实之“有”。况又古籍浩瀚,文字狱总难免留下空隙,所以广索泛求,钩陈探微,总有零星之摄,或可说事。

  何以涔阳易属,又驱远本地之民而移来远方之民填补荒芜?非掩耳障目、绝闻杜听又是什么?曾有人言,涔阳屠民,“见荷物一刀”,为张献忠或吴三桂所为,但细细析来,似为清廷“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惑人谣言。倘若如此,则清之史志,不会不纪以彰显功绩,取缔涔阳“户口”就没有必要了。

  古往今来,涔阳,犹如一颗熠熠生辉的明珠,镶嵌在具有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澧阳平原腹地——悠悠涔水北岸湖南省澧县梦溪镇境内。在这片热土上,随便一镐下去,便可掘出6000年以上的文明。“八十垱”,国际考古界一个振聋发聩的名字,中国最早的稻作文明起源地之一,这个清晰镌刻在中华世纪坛上的古文化遗址就座落在宋鲁湖西岸。早在八、九千年前,当世界各地其他原始人类浑沌未开,还在赤身上树摘果充饥、徒手下河捕鱼解馋的时候,宋鲁湖域内的先民们率先迈进了一个相当文明的社会,他们引水种稻、结网捕鱼、立窑烧陶、伐木造房的痕迹,在八十垱文化堆积层里清晰可见;宋鲁湖西北的“三元宫古文化遗址”是大溪文化和屈家岭文化的杰出代表,它的发现在中华文明史上再添浓墨厚彩;涔阳古道蹄声犹在,顺林驿里信差刚走;涔阳古镇虽说灰飞烟灭,但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深深履痕……

  大量的考古事实证实,大禹之前,涔澧大地,出产了彭头山稻源、城头山城祖、八十垱农耕、三元宫遗址等世界之最,铸奠于6000年以上的文明基础。这些尘封了六七千年甚至近万年的史前文化被今人以新世纪的高科技文明发现后,令全世界惊目咋舌,刮目以待。它不仅说明了涔阳文化的前世今生,将其与澧州大地的血脉关系联结在一起了,而且对于梳理、归纳、溯源、推论、定格、推广中华文明,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涔阳文化在以彭头山稻源、城头山城祖、八十垱农耕、三元宫遗址为标志的澧水文化大框架下,成为中华文明的摇篮,人类文明的前驱。

  《新唐书•列传》卷一百零九之《杨收传》载:“涔阳耕得古钟,高尺余,收(曾家寄涔阳)扣之,曰:'此姑洗角也。’”杨收刮洗干净后发现在钟口两角上刻有铭文,当时一位名叫安的音乐家认为此钟应是周文王、周武王祭祀所用。杨收则认为此钟能够演奏商声,不合周之礼制,当是汉代祭天所用。但由于《隋书•音乐志下》有“青帝歌辞,奏角音”之说,《路史•后纪四•蚩尤传》对此有“三日而后得志”的注句, 宋人罗苹对此注句又解释曰:黄帝驻涔阳攻蚩尤,“攻之三年城不下,得术士五胥,问之。胥曰:'是城中之将白色商声,帝之始攻,得无以秋之东方行乎!今黄帝为人苍色角音,此雄军也,请以战。’”意思是黄帝在敌军中多商声,自己军中多角声时进攻方能取胜。黄帝用其言,果然胜。这一记与注与今人在涔阳发现的新石器时期的三元宫遗址,及其同期的八十垱遗址和涔水南岸不远的鸡叫城遗址、城头山遗址是否有关?但不管有无关系,既然黄帝在这里活动过,那么涔阳之名,似乎又更早了!

  涔阳,就是涔水之阳的意思,它就是远古涔丘,也是山海经所载之青丘,涔水,就是远古青水。它发源于湖南石门太青山,根据山海经的记载,青水的源头还位于昆仑山的西南隅。

  我认为湖南澧县城头山遗址,就是伏羲氏的出生地成纪,湖南澧县鸡叫城遗址,就是女阳。涔水,就是青水。涔字与青字的粤语读音几乎一样。夏朝都城曰斟鄩,它本来应该是一个单音节词,就是陈的意思。伏羲氏建都的地方就是陈,神农氏建都的地方也是陈。至少在夏代之前,很多帝王喜欢将自已的国都命名为陈。

  城头山遗址是华胥氏的,城头山古文化遗址在高出四周平原2—4米的矮岗上,发掘表明,南门遗址距今7000年前就有人类在这个岗地上居住和从事生产等活动。大约5000年前,人们即筑恒为城,作为防御,现存墙体宽25—37米,城高2—4米。城址保存较好,平面呈圆形,由护城河、夯土城墙和东、西、南、北四门组成,占地76000多平方米(不包括护城河)。

  城头山西南城墙,发现有四次大规模筑城的过程,形成相应的四期城墙,从下到上累次加高,每期城墙都有内外坡的堆积层。其中第一期城墙年代最久,距今6000年左右,直接筑造在原生土面上,未见明显的夯筑痕迹。

  南门为古城早期的陆地通道,发掘有大溪文化早期的壕沟,壕沟外坡发现有用竖立木桩,芦席,横木条和子篾扎紧成篱笆状的相当坚实的护坡设施,保存十分完整。壕沟中还发现了一件制作非常精致且保存完整的木浆、艄及壕沟上架设的木桥(已垮塌)。

  这附近有邹家山遗址,位于九里山乡,这里不正是伏羲氏的的故乡仇池吗?九里山,就是最早的九黎山,这里后来还有黎山老母,就是女娲氏的。

  骊山,黎山,其实就是雷山,这附近的水泽还叫雷泽。城头山遗址就是远古华胥氏之国,再也错不了了。没有直接证据,但有证据链。文献记载,遗址的年代与文化厚度,完美对应。

  说明伏羲氏的爸爸,只不过是一个从山里来的巨人。除了基因,他没有为伏羲氏留下他们本族的文化与传统。但是华族的父系基因,却神奇地由O2被替换成了O3。

  要知道,黄帝曾经梦游华胥氏之国,说明华胥氏在远古曾经有过很大影响力,伏羲氏离开华阳是因为这个地区遭到了水灾,所以去了蒲水流域谋生。沿着蒲水向东,到达蒲阴。就是桂花树遗址,

  澧阳一直是女娲的地盘,甚至中国的这个女字,就是因澧水而得名的。文献记载,女娲建都汝阳,就是汝水之阳,其位置严重怀疑在湖南澧县鸡叫城处,不正是澧水之阳吗?

  九里山乡,邹山与黎山的合称,邹,就是九。

  邹家山遗址 GPS坐标:北纬29°40′07.1″,东径111°35′07.0″,海拔高55m。位于临澧县九里乡邱桥村六组,为平原台地,中心高,四周逐渐低缓,呈长方形,南北长465米,东西宽256米,面积约32023平方米,500米排水渠从东向西穿遗址中间而过,把整个遗址划分为南北两大块。九合公路擦遗址东边边缘而过。保护范围:北临筒子厂,西、南与陈湖接壤,距陈湖村部500米,以邹家山最高处为中心,四向各至1000米为建设控制地带。文物堆积层厚约2米,1984年文物普查发现。系前大溪、大溪、屈家岭、龙山、东周文化遗址。采集有夹砂夹碳红陶,泥质黑陶,泥质红陶,夹砂灰陶残片,其纹饰有绳纹、方格纹。器形有皂市下层文化的双耳釜、圈足盘;大溪文化的折沿釜;屈家岭文化的双腹豆、盆、鼎;龙山文化的鬶、鼎。同时还采集有东周时期陶鬲、陶罐残片。1996年1月4日,湖南省人民政府湘政发[1996]1号文件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

  胡家屋场遗址 GPS坐标:北纬29°40′35.3″,东径111°36′08.7″,海拔高55m。位于临澧县九里乡万岗村六组。遗址区原为岗地,因土地整改等原因逐渐变成田地。遗址呈长方形,东西长约367米,南北宽256米。面积约75054平方米,1984年文物普查发现,新石器时期。遗址保护范围:东至村部公路,南至晏开民住宅,西临晏红岩家,北至台地边缘。万岗公路从遗址中心穿过,西通九合公路。保护范围向外延伸1000米为建设控制地带。1986年湖南省考古研究所发掘120平方米,文化堆积层厚0.8米,分为三层。出土文物有磨制石斧、石锛和皂市下层文化的夹炭红陶残片。纹饰有绳纹,器形有双耳釜、镂空圈足盘等,同时还采集有龙山时期的泥质灰陶杯残片。2000年6月27日,常德市人民政府常政发[2000]14号文件公布为常德市文物保护单位。


  这两大遗址都在九里山乡,我认为,胡家屋场遗址为犬丘,邹家山遗址为九丘

  桂花树是大遗址,桂花树是蒲阴,是燧人氏

  远古的雷泽在九里山乡,说明澧水的主泓在靠北点的位置。所以,最初,澧阳的遗址,万年前的,都应该在澧水南岸。

  • 柳明兰: 举报  2019-11-17 12:48:43  评论

    城头山古文化遗址位于湖南省澧县车溪乡城头山村,地处澧阳平原西北部,东南距澧州古城(澧县县城)10公里,东经112°,北纬29°附近。总占地面积约15.2万平方米,已发掘面积近9000平方米。
我要评论
楼主柳明兰 时间:2019-11-17 15:19:21
  湖南澧县盐井镇北面的松澧界河,当为远古的蒲水


  红色画线部分,用谷歌地图放大了看,能看清楚河道,应该一直有水流,它流经澧县盐井镇的北面,松滋台山村的南面,居然是澧县与松滋的一条界河。


  扶桑的扶,取音榑,榑木是啥?山海经有些版本记为博木。榑木,又可念为博木。山海经没有记载柏山,但山海经中山经的第一经为薄山。有没有发现薄与柏读音完全一样?

  诗经有首诗柏舟,说明古人喜欢用柏木造船,船舶的舶字,停泊的泊字,可能都与柏木有关。

  阜,就是船码头的意思,阜字的读音,很可能最初是薄,这里可以停泊很多小船,所以取音泊。阜,应该就是亳字的早期形态,是交通中心。也是经济与宗教中心。

  史书记载,伏羲氏曾建都曲阜,也曾建都濮阳。这个阜与濮,很可能说的是同一个地方。颛顼帝建都濮阳,与帝喾迁都于亳,从概念上来说,也可能是一回事。

  古人说话bpf不分,阜阳,濮阳,蒲坂,毫。从概念上来讲,可能都是一回事。

  燧人氏都蒲阴,伏羲都濮,颛顼都濮阳,帝喾都毫,尧都蒲,舜都蒲坂,盘城,潘城,商契居蕃,汤都三亳。这些地名,也许不是同一个地方,但从概念上讲,应该是一回事。

  三皇五帝建都的地方,都与那个神奇的阜有关,其读音有,fu,pu,bo等。

  可见,远古帝丘,人类文明的起点,就在阜这个地方,也许就是扶桑,古时还没有统一文字,
  文化传播的过程中,同一个概念使用了不同的字形,读音也以阜字的三音为主线流变。

  历史上,与阜这个字同意同音或近音派生的字还有很多,例如蕃、薄、亳、僰、巴、濮、潘、盘、番、阪、蒲、坂等。与之对应的历史名词则有:蕃阳、薄山、亳都、僰道、巴人、濮阳、潘城、盘瓠、番邑、番禺、阪泉、蒲坂等。

  濮阳者,薄阳也,薄山之阳也。文献记载:“帝喾都亳邑”,“颛顼都濮阳”,“炎帝都阪泉”,“盘瓠居盘城或潘城”,“帝舜居潘或都蒲坂”,“西南有巴国”, “契居蕃”,“僰道”,“桂林八树在番禺东”等等。

  这些地点在远古时代似乎说的都是一回事,但又不完全是一回事。其原因就是这些远古人物与远古事件发生的时间跨度太大,有些地点存在了搬迁的问题,但是这个搬迁过程并非完全没有规律可循。

  研读山海经,你会发现《中山经》里面有两条薄山山系,两条都是真的。只不过一条是燧人弇兹伏羲时代的薄山,一条是炎黄时代的薄山。看吧,中国地理名词的乾坤大挪移,其实从炎黄时代就已经开始了。

  薄山者,巴山也。我的体系中,燧人弇兹伏羲时代的薄山在湖南澧县北部盐井镇所在的山区,炎黄时代的薄山已经被搬到湖北荆州的八岭山与纪山地区去了。八岭山的八音,也许就是取自巴。

  所以伏羲氏时代的薄邑(即番邑或番禺)在湖南澧县与湖北松滋交界的地区,洈水流域。炎黄时代的濮阳或亳邑则应该在湖北沙洋城河城遗址,这些都是真正的远古帝丘。

  现在的薄山或巴山去了哪里?已经被人搬到秦岭以南的大巴山去了。山海经《海内经》记载:西南有巴国,大嗥生咸鸟,咸鸟生乘厘,乘厘生后照,后照始为巴人。

  就是说,巴国在某个文明中心的西南方向。在燧人弇兹伏羲时代的末期,伏羲氏文明向东转移至湖北公安青河城遗址处,这里的人认为巴山在西南面的湖南澧县以北地区。但在黄帝时代以后的颛顼帝喾时代,由于文明中心转移到湖北天门地区的石家河古城遗址处,从天门人的眼光看来,巴国就在西南面的荆州地区。至东周时代,文明中心已经转移到河南洛阳地区,则大巴山也就顺理成章地来到了秦岭南面。

  燧人弇兹伏羲时代的薄山,在湖南澧县的北面,薄字从阜从濮从和,就是远古蒲山,扶山,或华山。

  薄山的南面,就是澧阳平原,也许就是远古华阳,这里有大量的中国最早的新石器时代聚落遗址,除了八十垱遗址外,更有中国最早的城市城头山古城,有炎帝神农时代时代最大都市鸡叫城遗址,所以说,这里就是中华城市文明肇始的地区,一点也不过分。

  远古时代,澧水是不存在的,澧阳平原是云梦大泽的西部的一部分,因此是澧泽,或者就是雷泽。粤语读音中,澧与雷的读音是一样的。

  澧阳平原梦溪镇八十垱遗址处的涔丘弯,也许就是有巢氏之都商丘,它位于涔水入雷泽处,所以最初是涔州,后来成为涔丘,即商丘。再后来,发展成周秦汉唐宋明时期的著名都市的涔阳古郡。

  澧阳平原的城头山古城遗址,还有鸡叫城遗址,可以合称成纪,有可能就是远古华胥氏之国,伏羲氏的出生地成纪。晋皇甫谧《帝王世纪》:“太昊帝庖牺氏,风姓也,燧人之世有巨人迹出于雷泽,华胥以足履之,有娠,生伏羲于成纪。 唐司马贞《补史记.三皇本纪》:“太暤包牺氏,风姓,代燧人氏继天而王。母曰华胥,履大人迹于雷泽,而生庖牺于成纪。蛇身人首,有圣德。”

  澧阳平原是中国最早的农耕区,从华垱遗址和八十垱遗址开始,他们就开始挖掘城壕修建城市,这里诞生了中国最早的城市文明,这里的贵族率先过上了城市生活,在这帮文明的城里人看来,其北面山区的民族就是一群乡巴佬,因此称巴人或蕃人,居住在他们的隔壁作为阻挡来自石门山区游猎民族入侵的藩屏。

  但是好景不长,周期性的洪水总是一次又一次袭击澧阳平原,城市和田园被洪水吞没,伏羲女娲成为灾民,他们随母亲向北方高地转移,穿过并不高峻的薄山丘陵,来到松滋地区,在洈水流域定居了下来,开启了他们传播文明火种的传奇故事。

  其实,他们并不是最早的传道先驱,在他们的前面,有着更早的先行者。那就是燧人氏和弇兹氏。据文献记载,燧人氏出生于远古商丘,很可能就是在八十垱遗址的涔丘湾地区,他们早于伏羲女娲一千多年离开澧阳平原,来到洈水流域,甚至有可能因为同样的原因,周期性洪水。当然,更大的可能,也许是因为从薄山的盐井镇地区向周边贩盐。

  燧人氏在洈水流域的桂花树遗址处定居下来,他们怀念自己的故乡八十垱遗址与涔丘弯,也将这里命名为扶桑,但这里并非最初的扶桑,由于它位于薄山之阴,后人将这里称为蒲阴,这里就是燧人氏的第一座都城。远古时代,扶桑即归墟,桂花树遗址的桂树,也许就是归墟的意思。

  当时松滋地区居住着三大部落,燧人氏,弇兹氏,合雄氏,弇兹氏很可能是来自湖南石门县燕子山的游猎民族,即燕子氏,他们沿着洈水进入松滋地区,弇兹氏在松滋台山建都,由于不喜农耕,所以经常在盐井镇地区以贩盐为生,很可能是薄山地区最早的盐贩,因此将盐这种东西用他们的族称燕来命名。

  合雄氏就是熊氏或鸿氏,这个族群很可能来自长江中上游枝江宜都地区,因此又称帝鸿氏,就是帝江氏的意思。合雄氏在松滋南海镇的何家岗遗址处建都,称鸿陵,或混仑,即昆仑。

  燧人氏娶弇兹氏之女玄女为妻,结成联盟,又很快吞并合雄氏部落,统一松滋地区三大族群,合称燧人弇兹合雄氏,并迁都昆仑。他怀念自己的故乡八十垱遗址,将这里命名为归城,即隹城,或遂城。隹字读追,从燧,从豬,又称雎阳,这是燧人氏的第二座都城。

  遂城人从澧阳农耕区学会了养猪,并以贩盐为生,因此生活过得更好。山海经海内经记载:流沙之东,黑水之西,有朝云之国,司豬之国,也许说的就是这里。


  箭头所在地方就是与白洋河对称的那条干河,现在叫碾盘河,河谷都成稻田了,有点小水,但是暴雨时有大水。去年一些村民就被这条河给淹了,房子里面1米深的水。有一户家里养了500只土鸡,刚要产生利润时,大水一冲全没了。

  据当地人介绍,这条河现在还有河道,河谷还不小,平时水小,汛期才水大。关键是,碾盘河产玉,白洋河、碾盘河都产玉。

  碾盘河的源头是北河水库,在北河水库修筑前,这里还是一条不小的河,就是到现在都还常年有水,只是卫星地图已经看不出来了。考古上已经证实,这里有大遗址。

  山海经记载,黑水出幽都,我认为,碾盘河就是昆仑黑水,巧合的是,当地人也说,这里旁边有叫“黑水”的地名,也称“黑荡口”。那么碾盘河入松滋河处的青峰山,就是山海经所记黑水之山了。

  一千多年后,伏羲氏一家因为澧阳平原,也就是成纪地区的水患再次来到松滋地区,先在杨林市镇的盘古山村定居,然后东迁至桂花树遗址处,当时的蒲阴居住,此即文献记载伏羲氏曾居濮的由来。

  伏羲氏的后代沿着洈水向东方迁徙,在湖北公安鸡鸣城遗址处定居建国,并把这城命名为扶桑,是为伏羲氏第一都陈仓,后来伏羲氏与遂城人女皇氏联姻,终成遂城主人,是为伏羲氏第二都,也称扶桑,或濮阳。由于这里并非最初的扶桑,后人称这里为遂阜,即曲阜。曲字从隹,从巨,就是遂的意思。由于遂城即昆仑,此即伏羲氏曾在昆仑建都的由来,伏羲氏时代的昆仑又名阆中。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