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对越作战中两次失利的战斗看我军的战俘问题

楼主:老兵精神 时间:2019-12-07 16:20:12 点击:3700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关于战俘问题
  战俘问题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也是一个严肃的话题,更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尤其是对越作战中我军战俘的问题。因为,对越作战距我们的年代比较近,讨论这个话题不免会揭开曾经的战俘的伤疤,容易使他们受到伤害。同时也由于对越作战中所出现的战俘问题暴露出了我军在建国后军队建设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 。所以,一般大家都会尽量的避开这个话题。但是,战俘问题是想回避也回避不了的。只要有战争,就会有战俘,战俘中也会有投降的人员,被俘虏的人中也会出现丧失气节甚至叛变的人员。而这其中所反映的许多问题都是需要认真的研究和加以解决的。
  
  [中越双方交换战俘现场]
  战俘问题是个大的概念,既有理论方面的问题,又有具体的实际问题。如:是怎么成为俘虏的、被俘后的表现怎样、对有投降等行为的应该怎样处理等等,这其中又可以分出许多具体问题。本文为方便表述,将其统称为战俘问题,具体问题再作具体分析。
  我军在对越作战的自卫还击战和老山轮战这两个阶段中,都各有一次较有影响的失利的战斗。而这两次战斗的失利,都出现了这两个阶段作战中最多的战俘,都有投降的现象,并且都有官兵受到法律的惩处。其中有的投降事件成为了我军战史上的污点,产生了很坏的影响。这两次失利的战斗,一次是50军150师448团在1979年3月班英地区作战失利,被俘219人,占自卫还击战阶段全部被俘人数239人的91%;另一次是67军199师595团在1985年5.6月间在老山211高地攻防战斗失利,被俘4人,占了五年半中在整个老山战场上被俘人数的五分之四。也就是说,十年对越作战中的绝大多数的战俘都是这两次失利的战斗中出现的。
  
  [中越双方交换战俘现场]
  由于这两个战例中所出现的战俘问题都具有典型性,并且包括了战俘问题的几乎全部要素,因而,认真研究这两个战例的失利原因和与之相关的战俘的问题,对于加强军队建设都是非常有意义的。在本文中,作者试图通过从对这两个战例中的有关作战概况的文章、相关当事人回忆、申诉等信息资料进行梳理,分析他们成为俘虏的经过、原因及应承担的责任,并结合中外军队的相关法规,谈一些个人的见解。考虑到曾经的战俘的感受等因素,对文中提到的相关个人只使用姓,不使用名。
  二、 我军两次失利的战斗及出现众多俘虏的相关情况
  [1]50军150师448团班英地区回撤战斗失利和人员被俘情况
  1979年3月5日,中国政府宣布开始撤军。当日,刚从四川赶到广西前线的150师奉命出境掩护部队后撤。448团在3月8日进至高平的班英地区后,对当面的越军展开了攻击,并攻占了多个高地。10日晚,150师接命令,要求14日回撤国内。此时,我对越作战的各部队均已陆续开始回撤。
  
  [班英,当年448团在这里首战告捷。]
  但在回撤路线上,50军驻150师工作组与师指出现分歧,致使448团在原地等待了一天。越军则抓住了战机,开始围困448团。在此情况下,军工作组仍不同意师指由原路撤回的意见,为想再争取些战果,不顾战场实际,坚持命令448团沿小路回撤。这就是造成448团失利的最主要的原因。
  3月12日上午,一梯队2营在沿小路回撤中遭遇了越军伏击,敌将我一、二梯队截断。为营救2营,当晚,团指命令副参谋长傅某某率1、8连穿插敌后,配合主力消灭敌人,支援2营,交替掩护回撤。但1、8连在穿插途中又遭遇越军阻击,并被分隔在了三处。
  13日,越军向2营攻击,2营被打散,后组织分散突围。在突围中,部分官兵牺牲、部分官兵先后回到国内、部分官兵被俘。其中,随2营行动的,在团前指中的副政委龙某某及2营营长雷某某、5连连长谭某某等人也被俘。[作者查不到他们是怎么做了俘虏的?也不知道这个部队是怎么指挥的?因为当时攻击2营的越军并不是很多。]
  
  [疑似当年448团2营遭遇伏击的长条峡谷]
  15日,团指率二梯队历经千难万险后返回国内。
  与此同时,被分隔、包围在三处的1、8连已陷入困境。13日凌晨,8连副连长王立新率先头排冲过一山口,后被围困在山上。中午,王立新处决一名来劝投降的我军俘虏,指挥部队继续与敌拼死作战。到15日,除2名重伤员外被俘外,其余官兵全部牺牲。
  
  [誓死不当俘虏的8连副连长王立新]
  1连及加强分队在穿插中遭遇越军阻击,上山后被敌包围。14日,连长李某某、指导员冯某某在召开支委会研究后,率104人下山投降。
  15日,团指率二梯队历经千难万险后返回国内。
  副参谋长傅某某带8连连长刘某某、指导员李某某及56名官兵被围在山上后,除13日凌晨1排长司某某及19人下山沿原路回到国内外,其余人员部分牺牲、大部分人员于19日在被围困了6天后投降。
  
  [我军被俘人员]
  广州军区前指在得知情况后,也曾采取了多项措施来解救448团被围官兵。但此时我军已基本撤回国内,更主要的是,到3月15日,448团被围困和失散的官兵,实际上已不存在排以上的集体了。3月16日,中国政府宣布,我军部队已于当日撤回国内。
  448团的失利和出现众多俘虏,50军工作组的错误指挥是主要责任,战后50军副军长关某某等人都分别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理。但是俘虏中的相关当事人又应承担什么责任呢?
  有信息反映,战后,副参谋长傅某某、1连连长李某某、指导员冯某某、8连连长刘某某、指导员李某某、1连3排长何某某被以“率部投降罪”等罪名被判处刑期不等的有期徒刑。[都是对投降负有责任的干部。]
  作者根据收集到的信息 ,对相关人员的情况谈一些自己的看法。
  副参谋长傅某某被判刑后一直有申诉,陈述自己是团党委、军党委委员,在战前从营长平调任副参谋长,[按说责任应该轻松些——作者]但从入境战斗打响后,哪里任务最艰巨、最困难,就派他到哪里,最后又让他率1、8连负责穿插敌后掩护大部队撤退的任务。后来被俘,也是在山头上在困受了6、7天,弹尽粮绝、待援无望,且已无法控制部队的情况下出现的,是基于无奈。被俘后也是一直坚持与敌斗争。因而对军事法庭认定其犯有“率部投降罪”不服。有多篇文章都对他报以同情,作者也为他感到遗憾。
  
  [我军被俘人员]
  对1连连长李某某、指导员冯某某。作者认为,他们被围困才一天多,完全有可能组织部队突围,却召开支委会来研究投降,一次就带领一百多人投降,占448团被俘人员的近一半,这真的是我军历史上的耻辱。据原在成都军区看守所看守过他们的战士渔歌在回忆中写到,李某某听到他在和8连连长刘某某议论相关问题时,大声地说:“两三天没吃喝谁还能打仗?不信到战场试试。”渔歌还听被关押的1连3排长何某某说,冯某某在被越军围困后,边哭边说:“李某某[团政委]把我们丢了。”傅某某在申诉中也听他人说1连连长、指导员不想被遣返回国。
  作者认为,如果李某某、冯某某真的是这样说的,难道两三天没吃喝,难道让他们掩护大部队撤退。就是他们要召开支委会商量投降的理由吗?
  
  [我军被俘人员]
  对8连连长刘某某、指导员李某某。作者认为,他们情节较李某某、冯某某要轻。8连比1连毕竟还是多坚持了6天,确已是弹尽粮绝了。
  对于何某某,渔歌在回忆中写到,何某某对他说:“开支部会讨论是否要与越军谈判,其他的排长都不发言,我却积极表态同意,就说了我犯有积极煽动投降罪。”作者认为,这句话正是反映了他的主观故意和在这次商量集体投降中的作用。
  [2]67军199师595团老山211高地攻防战斗失利和被俘情况
  
  [211高地在那拉口子的位置]
  1985年5月29日24时,595团5连的一个班接替了211高地的防御任务。5月31日凌晨5时40分,[5连这个班上阵地仅29个小时]越军以团规模的兵力向包括211高地在内的老山那拉口子、662.6高地等方向发起进攻,我军多次击退了越军的进攻。但在当日的战斗中,越军攻占了211高地的1、2号哨位,并俘获了我军战士王某某。增援部队在反击1、2号哨位失利后退守到3号哨位。
  
  [老山主战场——那拉口子]
  越军利用攻占211高地1、2号哨位之事在广播电台大造声势,让王某某讲述有关问题。[作者所在部队当时刚换防下阵地,但作者听到他在越南电台上的讲话。]因为总部催问此事,昆明军区前指要求部队夺回1、2号哨位。
  
  [211高地在那拉口子的位置]
  595团即向3号哨位增兵,进行反击准备和行动。6月4日,9连班长李某某、战士姜某某等人在向3号哨位接近途中被敌炮火打散,误入敌阵地前,后李某某与姜某某被俘。
  
  [211高地的位置]
  6月10日,199师组织595团1、3连和9连部分兵力及597团3连发起反击,于11日攻占了211高地表面阵地。但由于协调不周,夺占的哨位最终未能坚守。战斗中9连副班长战士缪甫荣受伤,在211高地上被俘。[缪甫荣在6月5日就曾参加了出击211高地的战斗。被俘后表现坚强不屈。后作为伤残军人退役,由地方安置工作]
  
  [211高地]
  9月8日,潜伏在3号哨位多日的199师侦察连奇袭队,利用雨雾天气掩护,突袭夺回了211高地。
  
  [图为收复211高地的奇袭队队长——199师侦察连副连长原明{战斗中眼睛受伤}]
  211高地战斗失利和俘虏问题,与上级急于要夺回1、2号哨位有一定责任。但对相关的人员还是追究了责任。战后,李某某被判有期徒刑3年。
  
  [211高地]
  作者根据相关信息,分析李某某为什么会被定罪判刑的。
  据参战老兵邹云六回忆,在595团连续出现被俘情况后,67军政治部曾派他去前沿阵地查清情况、责任和研究对策。中越双方交换战俘后,4名战俘中有3名由军直属队看管,此时已任军司令部直工处长的邹云六得以分别接触了他们。与李某某一起被俘的姜某某向他讲述了经过。按姜某某陈述:“越军搜山,把我们堵在洞里,我们当时有一支冲锋枪,我还带了一颗手榴弹。我说,班长,咱们跟他们拼了吧。班长说,别急,越军不虐待俘虏。班长让我把冲锋枪和手榴弹用土埋起来,他掏出一块手绢,举起来向越军摇了摇,越军进到洞里,把我们两的手脚用铁丝捆上。”由于李某某是关押在看守所,邹云六没有与其谈到具体内容。
  作者认为,李某某之所以被判刑,可能主要还是被俘后,他在越南电台中向在老山战区的我军官兵进行劝降。此事在前线部队中影响极坏。
  作者认为,如果说448团班英地区战斗失利和出现众多俘虏问题50军工作组要负主要责任的话,那么595团在211高地攻防战斗失利与上级急于要求夺回阵地是有一定关系的,但连续出现俘虏就反映出多方面的原因了。如:部队刚上阵地就遭遇如此激烈的战斗、个别人意志薄弱、撤退时没带走伤员等,作者也不再展开分析。但需要强调的是,此后的4年多在老山战场的轮战部队中再没有出现俘虏问题。
  
  [阵地上的官兵在宣誓]
  二、 如何看待在战俘问题上的一些观点
  作者认为,军人上了战场,因为多种因素,都可能要面对四种结局:或是凯旋而归、或是带有伤残、或是成为烈士、或是成为俘虏,并因此而改变了人生。前三种人或家庭今天都能受到社会的尊重和关怀。后一种人也都能被社会所理解和帮助,这部分人大多都低调生活,很难从各种信息中了解到他们的现状。作者认为他们是明智的。他们也上了战场,也做出了一些贡献。虽然他们成了战俘,有的甚至还是投降了敌人,或者被俘后说了错话、做了错事,受到处理,但也已时过境迁。毕竟是在战争这种极端的情形下,作为旁观者可以多给些理解,不要苛求,也不要干扰他们平静的生活。
  但是也有极少数人,特别是那些受到了不同程度处理的人,他们不甘心这样的结局和现状,其本人或通过其他人在网络上写文章,希望把自己有污点的历史洗白。甚至还想去参加一些有影响的活动来改变自己的形象。有些做得过分的人,受到其他参战老兵和舆论的抵制也就是必然的了。
  如果说这些人为了想改变目前尴尬的现状,是出于生存本能的话,那么在一些有影响的文章中,有些超出了一定的尺度或采用一些不准确的理论观点,就值得商榷了。作者分别列举并进行探讨。
  一种是把战俘,特别是那些有瑕疵的战俘原本应有的位置随意抬高。
  有的文章从悲情的角度来谈论战俘问题,甚至抬高到与英雄并列或等同于英雄的程度了。前一段时间有一些文章,其中一篇有影响的文章[作者从这篇文章中收获到很多重要信息]就有这种倾向。
  作者认为,作为战俘,[有坚强表现、值得颂扬的除外。]他们的遭遇及人生值得同情。从人性的角度,不应苛求。从人道的角度,不应被歧视。但绝不应当抬高。这是个价值观的问题,也涉及到军人的职业道德问题。军人这个职业,是有特定或特殊的要求的,是不能简单的用人性的理念来看待的。军人上战场,就是要有献身精神。面对死亡威胁,几乎任何社会群体都有紧急避险权,但军人没有。只要命令下达,明知要牺牲,也得向前冲。[有文章披露595团在6月11日攻击211高地时,团副参谋长就带着团警卫排在后面督战。]如果没有这种精神和意志或对缺少这种精神和意志的人过于宽容,那么对军队的战斗力是有危害的,而且对那些为了胜利,不惧牺牲的人是不公平的。
  
  [图为耿军、耿晓康兄弟俩的军功章。耿军,原448团3营8连代理排长,3月15日与副连长王立新等人在战斗中牺牲。耿晓康原448团2营6连副班长,在3月8日出国第一战就在火线上荣立二等功,3月16日在突围中为掩护战友牺牲。]
  另一种是用不准确的理论观点误导人们的认识。
  有一篇作者认为很权威、很有影响的文章,是广大军迷和读者[包括本文作者]获取相关知识的重要来源和渠道。但是,作者对文章中一段对投降、对战俘的表述不能认同。文章中写到,被迫放下武器向对方投降,这在国际上是通行的原则,不应该受到谴责。
  在没有查阅资料之前,作者也曾深受这个观点的影响。但是,这个“国际上通行的原则”是哪里规定的?作者现在有质疑。另外,该不该受谴责,也不能一概而论。正因为文章有影响,就更应该做到理论观点不仅正确,而且要准确。否则,以讹传讹,这会误导很多人。
  作者认为,敢于拼搏、勇于献身是军人应该具备的本色和素质。崇尚英雄主义应该是军人的理想、信念。虽然不能强求官兵为了不当俘虏,就要自杀、就要与敌同归于尽,就一定要拼到底。但是,军人的职责、荣誉、气节意识和勇于为国捐躯的精神永远是值得推崇的。
  
  [图为殷涛烈士。殷涛:1975年的老兵,1979年主动要求参战。从济南军区调到448团任电台班长。3月15日在突围中被越军包围,为避免被俘,用手榴弹自尽。]
  四、战俘等相关问题要由法律法规来规范
  通过现有的资料,作者发现一个现象:有的战俘是很聪明的人,过去也曾经有过不错的表现。如:何某某在其自叙文中讲到,参战前,他是师、团的训练尖子,两次立过三等功,当兵两年三个月就被提为干部,按有关领导的说法,当时在成都军区是无先例的。而李某某班里的战士对他的评价是“我们班长是党员,有文化,平时很爱学习,对我们要求很严,听到有人说班长被俘虏了,当叛徒了,我不信。”
  作者认为,这说明,平时和战时是不一样的。上了战场,每个人都会思考即将面临的生死问题,光靠教育是不能解决每个人的人生观的问题的。人的本性是趋利避害、贪生怕死的。如果放任人的自然属性,忽视人的社会属性。那么这个军队人数再多、武器再好,也是没有战斗力的。中国近代的反侵略战争中,在这方面是有教训的。因此,这就必须要用法律来规范、来强制。使公民认识到服兵役是每个人的义务、成为了军人就是要履行职责,否则就要受到法律制裁。这才是国际通用的原则。
  还有的文章说,西方国家法规对投降的问题比较人性化,还规定了在何种情况下军人可以投降。但是,谁也拿不出或找不到任何官方的原文文件佐证。有文章就指出:唯一类似的官方规定只有《美国军人行为准则》,而且这一《准则》就是为了规范俘虏的行为的。
  在这里我们不妨将《准则》的主要内容提供给读者,看看是怎样规定的,并从中得到有益的启示。
  《准则》共有六条,第一、六条是普通的宣誓,中间四条讲了如何避免被俘虏以及万一被俘了该怎么办?下面把这四条内容分列如下:
  第二条、我绝不主动投降,如果我是指挥官,我绝不在我手下仍能抵抗的情况下,让他们投降;
  第三条、如果被俘,我将以可行的方式抵抗,我会尽一切努力逃跑或帮助他人逃跑。我不接受敌人的假释和优待;
  第四条、如果被俘,我将忠于被俘战友,我不会参加如何伤害战友的行动,如果我是高级军官,我会担负指挥责任,如果不是,我会服从上级合法命令,并支持合法命令:
  第五条、如果被俘受审,我只能提供姓名、军衔、社会保险号、出生日期。我会尽力回避其它问题。我不会做任何背叛自己国家和其盟友,或有损于事业的口头或书面声明。
  从《准则》的条文中可以看到,没有规定在何种情况下士兵可以投降,反之,对被俘后的言行作了严格的限制性规定。实际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会允许士兵投降。
  再来看看我军,我军过去对于军人在战场上的行为准则规定的非常笼统,具体的职责规定也相对滞后。1979年2月自卫反击战时并没有相关的规定。同年颁布的《刑法》也没有违反军人职责罪的规定。直到中越双方交换战俘后,1979年9月21日,总政治部才下发了《关于对越自卫还击作战被俘归来人员的处理办法》。
  作者将其主要内容进行一下归纳,以作为对上述战例中被俘人员作出处理情况的对照。
  《办法》中对不同情况的归来人员进行了区分,即“一般被俘”与“投降被遣送”两种。对其中不同的情况又规定了不同的处理方法。
  “一般被俘”归来人员中,对“作战中表现较好,因身负重伤、极度饥渴、赤手空拳、弹尽粮绝等客观原因,失去反抗能力而被俘的。被俘期间立场坚定、积极组织参加对敌斗争,保持了革命军人气节的”不做处理。
  对“战斗中与部队失去联系,在寻找部队时遇敌处置不当、反抗不力而被俘,或者被俘期间有泄漏秘密、说错话等问题”,“对于被迫或随从投降的战士,作一般被俘人员对待”根据情况不做处理或处理减轻。
  对“负主要责任的领导干部遇敌右倾保命,没有组织反抗而束手被俘”的,作一般处理
  “投降被遣送”归来人员中,对“作战中贪生怕死,率部投降的,”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积极参与组织、策划或者煽动投降的”开除军籍、党籍、团籍,情节特别恶劣的,追究刑事责任。
  “对于被迫或随从投降的干部”根据被俘期间表现好坏,给予不同处理。
  448团战俘基本是按上述《办法》处理的。
  直到1997年我国的新刑法颁布,才有了关于军人违反职责罪的内容。
  “军人违反职责罪”包括修正案共有39条,其中涉及战时的有18条,并设立了投降罪。投降罪,“是指军人在战场上因贪生怕死,畏惧战斗,而自动放下武器,投降敌人的行为。触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投降后为敌人效劳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军人违反职责罪》]
  “投降罪”对构成犯罪的主、客观要件都作了具体明确的规定。但是投降罪是1997年刑法才制定的,为什么对在这之前发生的,在对越作战中有投降等行为的官兵要以投降罪等相关的罪名进行处罚呢?
  作者认为,1979年以前,我国连《刑法》都没有,有犯罪行为的也是要判刑的。如果按1997年制定的《军人违反职责罪》的相关条款来对照,那么在此前进行的对越作战中,违反其它款项军人职责的行为而构成犯罪的军人是大有人在的。但是,最后只对投降情节严重的军人进行了处罚。一方面是已经考虑到了法律的溯及力问题;另一方面是因为投降敌人的行为,不仅违背了军人职责的最基本要求,破坏了参战秩序,而且更严重的是违背了自己所担负的国防义务,将最终对国防安全造成危害。因此,这样来处罚才是体现了国际上通行的,在适用法律上“军人从重”、“战时从重”“干部从重”的原则。
  
  [《军人违反职责罪立案标准的规定》]
  作者认为,1997年《刑法》中增设《军人违反职责罪》是我军法制建设的重大进步。一方面通过传统的教育、思想政治工作,让军人知道什么能为,什么不能为,从而使官兵自觉选择法律允许、提倡的方式;另一方面要用纪律、法律约束,使广大官兵体会到法律的威慑力量,知道触犯法律底线将受到法律的严惩。这样才能确保官兵不愿、不敢违反军人职责。增强官兵能打仗,打胜仗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巩固和提高部队战斗力。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2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zy0531zy0531 时间:2019-12-08 20:52:49
  分析的非常专业
我要评论
作者:伊洛瓦底之泪 时间:2020-01-20 07:58:47
  问个问题,如果小部队面对强敌,迅速把弹药耗尽,然后宣称弹尽粮绝就投降了,怎么鉴别
作者:di71jun 时间:2020-01-20 09:08:07
  关键
  -1,被俘后表现
  0,是否完成的了断后任务,并受到猛烈攻击
  1,本人是否已经受伤,甚至失去行进能力(非自伤)而被捉住
  2,是否连续作战,并达到用尽了弹药 食品 饮水,并受到猛烈攻击
  3,减员重伤员比例,重伤员是否得到了照顾(或者为重伤员全力争取了照顾)
  4,部队被打散而被捉

  其中前3条权重最大

  已经被战术损失掉的和重伤的只要被俘后,没有顺从敌人,都不宜视为履历上有污点,例如陈赓等.


  确保官兵不愿、不敢违反军人职责,其实很容易,连坐制即可。治标不治本

  确保官兵不愿违反军人职责,告诉官兵完成任务就是胜利,即使被俘后不用破罐破摔顺从敌人,因为你已经是胜利者,你的功劳已经在账本上了,等你回来领取。
楼主老兵精神 时间:2020-01-20 09:25:57
  个人认为,只要为了国家,民族利益,
  尽职尽责,不出卖战友,不背叛祖国。就是被俘也没什么。至于什么情况下被俘,会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正确判断的。
作者:alfsoldat 时间:2020-01-20 12:14:06
  只要不是在建制完整,部队仍有战斗力的情况下主动投降,都是可以理解的。
  只有那些从敌后突围回来的人才有资格审判被俘者。
  不知道谁给这些被俘者判刑的?他们配不配?
作者:dragon-1 时间:2020-05-13 10:47:57
  较大规模的战争,出现战俘就在所难免。极端如二战日军,跟武器差他们一代以上的中国军队作战,仍有数千人被俘。
作者:dragon-1 时间:2020-05-13 21:51:18
  越军的被俘人数1979年为1636人,我军被俘238人(原为239人,关押期间1人死亡)。
  1980-1990年,越军被俘人数为61人,我军被俘5人。
作者:david_new_code 时间:2020-05-13 22:31:20
  @伊洛瓦底之泪 2020-01-20 07:58:47
  问个问题,如果小部队面对强敌,迅速把弹药耗尽,然后宣称弹尽粮绝就投降了,怎么鉴别
  -----------------------------
  整个二战,意大利军队就是这么做的。

  墨索尼里控制了国会,但是没有控制军队。军队不想打仗。所以总是找借口投降。

  在二战中,意大利军队最大的目标是找机会投降。
  要不违反意大利法律。意大利人法律意识强
作者:吾准少爷ak 时间:2020-05-14 09:02:03
  随着社会经济的好转,现在的军队相信作战能力成倍增长,但是也会越来越多的少爷兵,出现投降的现象也会越多。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