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殇(三十六):泾原兵变之后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12-10 20:23:57 点击:2973 回复:5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泾原兵变之前,唐德宗在中原南北同时挑起了激烈的削藩战争(见前帖)。泾原兵变,深刻改变了两个战场的战争形势。我们先来看北战场。
  朱泚称帝后,立弟弟朱滔为皇太弟,并给朱滔写了一封信,说:“三秦之地,指日克平;黄河以北,委卿剪除。当与卿会于洛阳。”
  朱滔拿着这封信沾沾自喜,妄自尊大,俨然以霸主自居。朱滔还贿赂回纥人,聚了一个回纥女人做小老婆,双方约定共同南下攻取洛阳,策应朱泚。
  朱滔势力膨胀,让王武俊、田悦、李纳忧虑不安,加上朱滔与王武俊本来有矛盾,叛军联盟内部开始出现裂痕。
  当时官军大部分已经回撤关中救驾,只留下李抱真率领昭义军驻扎在临洺(今河北永年县)。李抱真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派谋士贾林出使恒州(今河北正定县,成德节度使总部),对王武俊说:“自古以来,国家有难,未必不能因此中兴。皇上九叶天子(唐德宗是唐朝第九位皇帝),聪明英武,天下之人谁肯弃他而转投朱泚?朱滔自当盟主以来,骄傲自大,蔑视同列。河朔从来就没有什么冀国,冀乃王大夫您的封地,可朱滔自称冀王,西靠其兄,北引回纥,这是想吞并整个河朔地区啊,到时王大夫您难道要做他的臣子吗?
  “王大夫您英勇善战,非朱滔可比。您本心存忠义,手刃叛臣,宰相处置不当,又被朱滔欺诳,因此阴阳交错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您不如与昭义军联合,共同对付朱滔。朱滔一灭,朱泚自然瓦解。此乃建不世之功、转祸为福之道。如今四面八方的官军围攻朱泚,朱泚蹦踏不了几天。等天下平定,您再想归国,后悔也来不及了。”
  由于军事上的分歧和误会,王武俊与朱滔有几次闹得很不愉快。二人后来虽然经幕僚劝解,相逢一笑,可恩仇未泯。听贾林如此说,王武俊卷起袖子,勃然变色,说:“两百年天子我不臣,怎能向此田舍夫称臣!”
  在贾林的穿针引线下,王武俊与李抱真结为兄弟,但表面上他对朱滔仍然恭恭敬敬,还与田悦一起派使者去朱滔那里祝贺朱泚称帝。
  
  建中四年(783年)底,奉天解围后,唐德宗派使者出使魏博、成德、淄青,赦免了田悦、王武俊、李纳的罪状,以高官厚爵加以笼络。三人都答应归降朝廷,可仍然没有公开断绝与朱滔的关系。
  朱滔派人劝说田悦出兵,一起渡黄河南下,攻取大梁(今河南开封市)。田悦不愿意,可又心念朱滔对自己有恩,抹不开面子拒绝,于是答应了。
  朱滔得报后,大喜,但心里总有一种隐隐约约的不踏实感,因此又派了一名使者去魏州(今河北大名县)向田悦确认。
  朱滔的感觉是对的,田悦在这件事上始终犹豫不决。他不愿朱滔坐大,不愿重启战端,可又不愿,或者说不太敢得罪朱滔。那怎么办呢?
  田悦召集几位心腹谋士商量。有一个叫许士则的人说:“朱滔以前在李怀仙手下做牙将,兄弟俩与朱希彩一道杀了李怀仙,立朱希彩为帅。朱希彩对他们兄弟宠信有加,可他们不满足,与判官李子瑗共谋,杀了朱希彩,立朱泚为节度使。朱泚为帅,朱滔又劝他入朝,夺了他的兵权。平生与朱滔一起同谋共事的人,如李子瑗之流,被他忘恩负义杀掉的达二十多人。如果朱滔得志,哥哥朱泚都将无处容身,何况同盟?朱滔人品如此,大王(建中四年底田悦还没有去掉王号)又怎能听信他的鬼话?他率领幽州、回纥兵马十万屯驻效外,如果大王出迎,势必被他所擒。他囚禁大王,兼并魏国,引兵南向渡河,与关中朱泚呼应,天下谁能阻挡?到时大王后悔就晚了。如今之计,大王不如假装答应与他同行,暗中严密戒备。朱滔一到,大王您找一个借口不与他会合,派将领率部分兵马随他南下。如此一来,大王对外不失报德之名,对内则无仓猝之忧。”
  心腹们都觉得许士则的建议不错。
  王武俊听说朱滔使者在魏州,急忙派人去见田悦,对他说:“我以前因为宰相处置失宜,恐大祸临头,不得不反。八郎(指田悦)身陷重围,故与朱滔合兵救援。如今天子蒙难,以德化天下,我等为何不改过自新,归顺朝廷?难道要舍弃九叶天子,却向朱滔称臣!朱泚未称帝时,朱滔与我等同样称王,已经瞧不起我们了。如果让他南下,扫平汴州、洛阳,与朱泚联合,我等将全被他俘虏。八郎千万不要与他一同南下,只需闭城自守即可。我会伺机与昭义军击灭他。到时与八郎扫清河朔,再为节度使,共事天子,岂不更好!”
  田悦终于打定主意与朱滔决裂,派使者欺骗朱滔,说:“我一定会追随大王南下,遵守以前的约定。”
  朱滔放心了,建中四年(783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率军六万余人,加上回纥兵三千人,从河间(今河北河间县)出发,浩浩荡荡一路向南。
  朱滔进入恒州境内,王武俊显得非常殷勤,杀牛宰羊,设宴犒劳。进入魏博境内,田悦的招待更加丰厚,请安问候的使者,一个接一个。
  朱滔很满意,甚至有点飘飘然了。兴元元年(784年)正月初五,朱滔到达永济(今河北馆陶县东北),派使者去见田悦,约他率兵到馆陶(今馆陶县)会合, 一起渡河南下。
  田悦对使者说:“我本想追随五哥(指朱滔)南下,可昨天大军将要出发时,将士们拦住我,不准我出去,说: ‘我军兵败不久,连年战争已经把粮食物资消耗一空。现在将士们还免不了忍饥挨饿,怎能全军远征?大王天天亲自慰问安抚,人心尚难安定。如果离开城池,恐怕早上出去,晚上就有变乱。’对五哥我不敢有二心,可将士们这样坚持,我也无可奈何。我已经下令孟祐领兵五千,跟随五哥,效犬马之劳。”
  朱滔得报后,气得暴跳如雷,说:“田悦这个逆贼,以前身陷重围,命悬一线,我上叛天子,下弃兄长,率兵日夜不停前来救援,幸而保他一命。他要把贝州(今河北清河县)割让给我,我没要;他尊我为天子,我没有接受。如今忘恩负义,骗我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他却编出这样一套说辞,出来见一面都不肯!”
  田悦不出兵,朱滔担心后路被切断,不敢南下,可有不甘心打道回府。他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下令攻打魏博下属城镇。
  宗城(今河北威县东)、经城(今河北威县北经镇)、冠氏(今山东冠县)都被幽州军攻克了。朱滔亲自带兵向北,围攻贝州,命大将马寔率领五千步兵、骑兵屯驻冠氏,紧逼魏州(今河北大名县)。
  田悦紧闭城门,坚守不出。
  河北叛军联盟彻底瓦解了。这对唐朝廷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唐德宗不失时机地任命王武俊为恒、冀、深、赵节度使,把深州和赵州还给了他;又提升田悦为检校右仆射(检校的意思相当于“代理”)、封济阳郡王,任命李纳为郓州刺史、平卢节度使。
  
  受唐德宗之命,出使魏博的使者名叫孔巢父,是孔子第三十七代孙。
  孔巢父年轻时与李白、韩准、裴政、张叔明、陶沔隐居徂徕山(位于山东泰安市境内),时称“竹溪六逸”。唐代宗广德年间,孔巢父出仕,任左卫兵曹参军,好友刘长卿还特地写了一首诗为他送别:
  江城相送阻烟波,况复新秋一雁过。
  闻道全师征北虏,更言诸将会南河。
  边心杳杳乡人绝,塞草青青战马多。
  共许陈琳工奏记,知君名宦未蹉跎。
  竹逸六逸中,孔巢父名气远逊于李白(其他四人均寂寂无名),但仕途却比李白顺利得多。这次魏州之行,他的职务是给事中,兼御史大夫(正三品)。
  
  魏州连年战乱,士兵死亡高达百分之六七十,军民早已厌倦了战争。孔巢父能言善辩,言谈极具感染力,他向魏州官兵宣读圣旨,分析祸福利害,在官兵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魏州官兵说:“没想到今天重新成了天子臣民。”
  田悦也非常高兴,对孔巢父说:“如受陛下重用,无敌不摧。”
  “即使如此,不早归国,也只是大盗一个。”
  “能为大盗,就能成功臣!”田悦笑嘻嘻地说。
  田悦有一个堂弟,名叫田绪,乃田承嗣第六个儿子。田悦对堂弟们亲密无间,让田绪主管牙兵(即节度使的亲兵)。田绪凶险狡诈,违法乱纪,田悦曾经把他打了一顿,还囚禁了一段时间。所以,田绪对田悦颇为不满。
  兴元元年(784年)三月一日,田悦设宴招待孔巢父。田绪多喝了几杯酒,发起了牢骚,说:“仆射妄自起兵,几乎使我宗族被灭。他把财宝厚赠天下人,却不给我们兄弟,太过分了。”他的一个侄子劝他少说为妙,双方争执起来。田绪一怒之下,竟然一刀把侄子杀了。
  当时,田悦已经喝醉,回房睡觉去了。杀人之后,田绪清醒了许多,后悔不已,说:“明天仆射肯定会杀了我。”
  想到这,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带领几名同党,在墙上凿一个洞,进入后院,杀了田悦,以及田悦的母亲、妻子、儿女等十余人,然后与同党手执佩刀,站在中门夹道里。
  天色将明,田绪假传田悦的命令,召田悦的几名心腹——行军司马扈崿、判官许士则、都虞侯蒋济议事。节度使府院深邃严密,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里面已经发生了血案。
  许士则、蒋济先到,田绪传话叫他们进去,然后乱刀砍死。
  天渐渐亮了,田绪担心阴谋泄露,于是走出中门,恰好遇到田悦的亲信将领刘忠信在安排卫兵站岗。他突然大叫:“刘忠信与扈崿谋反,昨天夜里已经杀了仆射。”
  卫兵们大惊失色,喧哗声一片。刘忠信来不及分辨,就被剁成了肉酱。
  扈崿过来了,刚到戟门,正好看见节度使府里的这一幕惨剧,赶紧跑回军营,集合将士。
  魏博将士差不多三分之一聚集到了扈崿的麾下。田绪恐惧极了,时间再拖下去,事情真相一旦揭露,他将死无葬身之地。田绪登上牙城城楼,对官兵们大喊:“我,先相公(指田承嗣)之子,你们受先相公厚恩,如果能立我为帅,兵马使赏钱二千,大将一半,士卒每人一百。五天内付清。”
  一百缗钱,比很多公务员一年收入的总和还多。自实行募兵制以来,当兵成了一种职业,为的是挣一份工资,回家养活老婆孩子。田绪开出的条件让官兵们难以拒绝,他们回过头来杀了扈崿,全部归附田绪。
  孔巢父命田绪暂时代理魏博统帅。几天之后,大家才知道田悦原来是被田绪所杀,可为时已晚,田绪的地位已经巩固,大家无可奈何。
  田绪再杀了田悦的亲信二十余人,完全控制了魏博局势。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9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12-10 21:08:41
  沙发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12-10 21:10:35
  唐德宗折腾了这么久,越来越差。
  • 春唐: 举报  2019-12-10 21:13:18  评论

    不折腾一下,怎么知道自己不行?
  • tangtianya1: 举报  2019-12-10 23:21:24  评论

    评论 青青史话:也有一个好处,神策军归太监指挥,稳定唐朝100年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12-10 21:11:40
  当初如果早点封王武俊为成德节度使,哪有这么多事。
作者:春唐 时间:2019-12-10 21:13:59
  这个帖子可以并到前一个嘛。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12-10 21:15:58
  藩镇其实不想与朝廷对抗,前提是保住目前利益。
我要评论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12-10 21:16:50
  继续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12-10 21:17:13
  乱世。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12-10 21:18:21
  唐朝也就前期不错。中晚唐比宋还弱。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12-10 21:18:44
  顶一个。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12-10 21:19:15
  继续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12-10 21:19:46
作者:pine_stream 时间:2019-12-10 22:12:09
  魏博节度使的田家,真是滥杀
作者:黄龙12011 时间:2019-12-10 22:14:53
  顶
作者:开心就好201901 时间:2019-12-11 08:24:44
  赞一个
作者:涯叔33 时间:2019-12-11 08:36:59
  记号
作者:火骏马2017 时间:2019-12-11 13:07:42
  田绪够狠够狡诈!
作者:奇正2019 时间:2019-12-11 16:23:58
  魏博是天下藩镇的杰出代表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12-11 18:58:43
  李抱真和王武俊领兵救援贝州,听说魏州兵变,不敢前进,停下来观望局势的发展。朱滔得知田悦被杀的消息后,大喜,说:“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老天开眼,假田绪之手除了他。”
  现在,田绪的态度至关重要,将影响整个河北的战争形势。
  朱滔命马寔率兵一万两千攻打魏州,又派使者入城规劝田绪,承诺由他接任魏博节度使。这种软硬兼施的办法很快就取得了效果。田绪刚接管魏州,挡不住马寔的进攻,只好派人向朱滔请降。
  朱滔大喜过望,催促田绪尽快签订盟约。趁幽州军暂缓进攻的当口,田绪调兵遣将,完善了魏州城的军事布署。此时,李抱真和王武俊派人来了,承诺救援魏州,当初与田悦的约定仍然有效。
  面对各方伸过来的橄榄枝,田绪举旗不定,召集幕僚们商议。最后大家觉得还是归顺朝廷最妥当。于是田绪派使者携奏章去见唐德宗,自己坚守魏州,严密戒备。
  田绪很快就收到了唐德宗颁发的旌节,任命他为魏博节度使。
  朱滔很受伤。他先是被朝廷骗,接着被田悦骗,现在又被田绪骗。“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朱滔想不通。
  想不通,那就不想了,用刀说话!朱滔加紧攻打贝州,命马寔进攻魏州。
  魏博危急。王武俊和李抱真信守承诺,亲自率兵救援贝州。王武俊驻扎在南宫(今河北省南宫市)东南,与李抱真军相距十里。两军敌对太久,仍然相互猜疑。如果不消除双方的疑虑,这仗就没法打了。
  为了加强两军信任,李抱真决定亲自前去会见王武俊。幕僚们纷纷阻止,劝他不要冒险。李抱真命行军司马卢玄卿率军严阵以待,说:“我此行,系天下安危。如果我回不来,率领大军听侯朝廷命令,由你;激励将士为我复仇,也由你。”吩咐完毕,李抱真带领几名骑兵,即刻出发。
  李抱真来访,王武俊不敢掉以轻心,命军队加强戒备。李抱真见到王武俊,述说国家灾难、天子流离,说着说着哭了起来,王武俊也跟着伤心起来。
  两个大男人哭了一番之后,结拜为兄弟,发誓剿灭叛军。王武俊说:“十兄(指李抱真)名扬四海,先前蒙你开解,得以弃逆从顺,享王公之荣。如今你又没有因我是胡人(王武俊是契丹人)而瞧不起我,还跟我结为兄弟。十兄之恩,我何以为报!朱滔所仰仗的,不过是回纥军,我们根本用不着害怕。决战当天,十兄就在旁边观看,我保证为十兄击败他们!”
  两人交谈完毕,李抱真退入王武俊营帐,睡了一个好觉,把王武俊感动得一塌糊涂,拍着胸脯,仰天起誓,说:“我这一百多斤就许给十兄了,愿为十兄而死!”
  
  猜疑消除了,昭义、成德军联合前进,在距贝州三十里的地方安营扎寨。朱滔听说两军就要到了,急忙召回马寔,马寔昼夜不停赶到贝州。
  有人劝朱滔采取稳扎稳打的策略,派回纥军切断官军的粮道,等官军饥饿疲惫之时再进攻。马寔也说:“将士们冒着酷暑急行军,已经疲惫不堪,应当休息几天。”
  是趁官军立足未稳,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呢?还是稳扎稳打?在朱滔犹豫不决时,回纥人前来请战。他们的头领(达干)说:“我们回纥军与邻国交战,常以五百骑兵击败敌军数千骑兵,如秋风扫落叶一般。我们接受大王金银绸缎、美酒牛羊无数,一直想着报效大王,现在正是时候。明天请大王驻马高岗,看我们回纥军为大王剪除王武俊的骑兵,让他匹马不剩!”
  朱滔的两位部下在一旁帮腔,说大王您英武盖世,率燕、蓟大军,将要扫平河南,肃清关中,如今看见这么一小撮敌人都不敢攻击,势必让远近人心失望,怎么成就霸业啊?
  朱滔被说得头脑发热,于是决定出战。
  兴元元年(784年)五月六日清晨,王武俊在战场旁边的桑树林中预先埋伏好五百骑兵,让李抱真领兵列阵在后,自己亲率骑兵居前,迎战回纥军。
  战斗一打响,回纥兵奋马扬鞭,杀声震天,直冲过来。王武俊的骑兵一提缰绳,闪到两旁,回纥军一下子冲到了阵后,连人影都没有碰着。正当他们准备回马时,王武俊的骑兵已经杀过来了,预先埋伏在桑树林里的五百骑兵也从旁边杀出,把回纥军断为两截。
  回纥军阵脚大乱,急忙退兵,王武俊和李抱真在后面紧 追不舍。朱滔骑兵见回纥军败了,也掉头逃跑。这一跑不要紧,把步兵给冲乱了。步兵、骑兵一起向东狂奔。朱滔想制止,无奈兵败如山倒,根本止不住,只好逃回大本营,闭门坚守。
  
  这一战,朱滔以三万兵马出战,死了一万多人,又跑了一万多人,最后逃回大本营的才几千人。
  日色渐晚,起雾了,王武俊和李抱真不敢贸然进攻,就在朱滔大营的东北和西北分别扎营。当天晚上,朱滔放火烧了营寨,趁夜逃走。
  朱滔回到幽州,上表请罪,贞元元年(785年)因病去世。唐德宗任命他姑姑的儿子刘怦为幽州、卢龙节度使。
  一场大战过后,河北又回复了平静,唐朝廷对河朔藩镇的政策回到了以前的姑息、怀柔。河朔藩镇中,除了原来的魏博、成德、淄青和卢龙外,增添了两个小成员:义武节度使和横海军。
  义武节度使又名易定节度使,管辖易州和定州,首任统帅就是我们以前提到过的张孝忠(见前帖)。
  横海军驻地为沧州(今河北沧州市东南)。沧州原属义武节度使管辖,朱滔、王武俊反叛时,劝沧州刺史程华投降,程华没有答应。当时义武节度使张孝忠在定州(今河北定州市),从沧州到定州,需要经过瀛州(今河北河间市)。由于瀛州被朱滔占据,道路阻断。程华上疏请求沧州自成一军,唐德宗于是任命程华为沧州刺史、横海军副大使,赐名日华。贞元二年(786年),横海军升格为横海节度使。
作者:开心就好201901 时间:2019-12-11 20:14:33
  沙发。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12-11 20:16:14
  朱滔野心太大,如果老实点,李适也不会找他算账。
我要评论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12-11 20:17:35
  在河北,唐朝廷好歹有了两个听话点的藩镇。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12-11 20:17:48
  继续
作者:百炼成钢2019 时间:2019-12-11 21:41:38
作者:百炼成钢2019 时间:2019-12-11 21:42:04
  王武俊能打。
作者:唐山大兄2019 时间:2019-12-11 22:14:29
作者:黄龙12011 时间:2019-12-11 22:17:55
  河北各藩镇和战国时期一样,任何一方想做大,其他联合起来打你。
作者:beifangxia 时间:2019-12-12 00:59:13
  已阅
作者:SugarH123 时间:2019-12-12 08:42:21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12-12 10:41:07
楼主流水星晨 时间:2019-12-12 18:46:15
  李希烈兵败
  说完了北战场,我们现在来说南战场。
  唐将哥舒曜被李希烈围困在襄城(今河南襄城县)。泾原兵变爆发,唐德宗自身难保,再也顾不上襄城了。建中四年(783年)十月,襄城粮尽援绝,哥舒曜遂放弃襄城,突围逃奔洛阳。
  占领襄城后,李希烈没有去攻打洛阳,而是转而向北进攻汴州(今河南开封市)。
  汴州是永平节度使的总部。李希烈生性残忍,驱赶民工运土搬木,填塞壕沟、修筑长堤,还嫌进度太慢,下令把民工们一起填进去,美其名曰“湿薪”。
  永平节度使李勉坚守了几个月,最后实在守不住,率领一万余人投奔宋州(今河南商丘市)。
  汴州不保,滑州(今河南滑县)完全暴露于叛军的铁蹄之下。滑州刺史李澄自忖无力坚守,干脆选择投降。唐朝廷的运输大运脉又被切断。
  紧接着,李希烈攻克了襄邑(今河南睢县),乘胜进攻宁陵(今河南宁陵县)。
  宁陵是宋州(今河南商丘市)门户。如果宁陵丢失,不仅宋州危险,唐王朝的整个东南财赋之地都有不保之虞。
  淮南节度使(总部扬州)陈少游开始与李希烈暗通消息,派使者晋见李希烈,说:“我已下令濠、寿、舒、庐各州解除戒备,刀枪入库,听侯大帅您的指示。”
  
  兴元元年(784年)正月,唐德宗发布罪己诏,赦免李希烈,许诺相待如初,不再追究他的罪过。
  李希烈没有理睬,当月在汴州登基称帝,国号大楚,改年号为“武成”。
  称帝之后,李希烈集中五万兵力围攻宁陵这个弹丸之地,并引水灌城。宁陵守将为宣武节度使(总部宋州)刘洽的部将高彦昭与濮州(今山东鄄城县)刺史刘昌,守军仅三千人。他们苦守了四十五天,兵不释甲,马不卸鞍,终于确保了城池不失。四十五天之后,他们等来了援军——镇海节度使(总部润州,今江苏镇江)韩滉派来的数千弓弩手。弓弩手们游泳渡过汴水,在夜色的掩护下进入宁陵城。第二天,弓弩手登上城墙,居高临下射箭,几支箭射到了李希烈营帐之中。李希烈大吃一惊,见攻取宁陵无望,遂解围而去。
  李希烈退回汴州,又派大将翟崇晖进攻陈州(今河南省淮阳县)。宣武节度使刘洽派兵三万救援陈州,在城西击败叛军,生擒翟崇晖,杀敌三万五千人,乘胜进攻汴州。李希烈大惧,逃到老巢蔡州(今河南省汝南县),龟缩着再也不敢出来。
  贞元二年(786年)四月,淮西大将陈仙奇指使医生陈山甫毒杀了李希烈,派兵杀了李希烈的老婆孩子及兄弟,向唐朝廷请降。三个月后,李希烈心腹将领吴少诚又杀了陈仙奇。此时,唐德宗早已没了即位之初的雄心大志,对藩镇一味采取姑息政策。他任命吴少诚为淮西留后,不久又命他为节度使。从此,淮西节度使效法河朔藩镇,割剧一方,直到三十年后,唐德宗的孙子唐宪宗才将淮西彻底平定。
  
  平定李怀光。
  平定朱泚之乱后,唐德宗最忧心的其实不是中原的南、北战场,而是退守河中的李怀光。中原已经烂了,大不了再出几个跋扈的藩镇而已,而且离关中有点远,中间隔着潼关天险,对长安构不成威胁。李怀光就不一样了,他占据的地盘横跨黄河,临近长安,乃心腹之疾。
  早在兴元元年(784年)三月,李怀光退守河中之后,唐德宗就下令罢免了他副元帅、太尉、中书令、朔方节度使等职务,但又授予他太子太保的虚职,目的是希望李怀光能够回心转意,为他重归朝廷留一条后路。
  形势渐渐明朗,李怀光慢慢后悔了。朱泚兵败身死之后,他派儿子李璀向唐德宗谢罪,请求只身入朝。唐德宗立即命孔巢父和宦官啖守盈携带任命李怀光为太子太保的诏书前往河中宣抚,承诺朔方将士们全部官复原职。
  孔巢父到达河中(今山西永济市),李怀光素服待罪,孔巢父没有劝阻,任凭他穿着平民衣服跪在地上。
  李怀光是靺鞨人,左右亲兵也多是胡人,见此情形,都忍不住叹息,说:“太尉的官保不住了。”
  孔巢父一介书生,没有意识到危险,见李怀光屈服,反而有点得意,高声问:“军中有谁可以接替太尉统领军队?”
  亲兵们勃然大怒,喧闹不止。孔巢父宣诏未毕,众人一拥而上把他和宦官啖守盈都杀了。
  李怀光袖手旁观,没有制止亲兵们的鲁莽。
  
  杀了使者,李怀光已经没有退路,只能与朝廷对抗到底了。唐德宗也下定决心要将他铲除。兴元元年(784年)八月,唐德宗命浑瑊率军从西向东,河东节度使马燧从北往南,讨伐李怀光。李怀光命将领徐庭光率精兵六千驻防长春宫。
  长春宫在河中府西边,今陕西大荔县境内,为隋炀帝所建,也是唐朝诸帝行宫之一。长春宫城墙坚固高大,易守难攻,徐庭光不仅牢牢地挡住了浑瑊的部队,还屡屡击败官军,让浑瑊一筹莫展。
  马燧的进攻倒显得非常顺利,他说降了李怀光的晋州(今山西临汾市)、隰州(今山西隰县)、慈州(今山西吉县)守将,攻克了绛州(今山西新绛县),分兵夺取了闻喜、万泉、虞乡、永乐、猗氏等地。贞元元年(785年)三月,马燧又在陶城(今山西永济市西北)大破李怀光军,杀敌一万余人,分兵与浑瑊相会,进逼河中。
  
  战争持续了快一年时间,越往后,战事越艰难。李怀光的地盘虽然变小了,但官军想要一举将他歼灭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几年,关中发生了罕见的旱灾和蝗灾,粮食价格上升到了一斗一千文的天价,可仍然难以买到。国库空虚,许多官员上疏请求赦免李怀光,以便百姓休养生息。
  李晟得知情况后,上疏唐德宗,提出了不能赦免李怀光的五条理由:
  一、河中离长安才三百里,同州(今陕西大荔县)首当其冲。如果赦免李怀光,多屯兵防守显得朝廷不诚信,少屯兵,万一有变,如何制止?
  二、赦免李怀光之后,已经收复的晋、隰、慈、绛等州势必要归还给李怀光,安排好的官员又得重新迁移,州县惶恐,如何安抚?
  三、苦战一年,官军兵力未衰,赦免李怀光反逆之罪,将使吐蕃、回纥,还有淮西等藩镇认为官军无能,起窥觎之心。
  四、赦免李怀光,朔方将士都应论功行赏。国库空虚,赏不满意,将刺激他们再次反叛。
  五、河中解围,各镇罢兵,如果不加赏赐,必有怨言。
  李晟还指出,河中粮草将尽,官军只要坚持下去,叛军内部一定会起变乱。
  贞元元年(785年)七月初一,身在前线的马燧匆匆赶回长安,也请求唐德宗不要赦免李怀光。他说:“李怀光穷凶极恶,赦免他将无以号令天下。请陛下再拨给我一个月的粮草,我保证一个月内替陛下讨平李怀光。”
  一个月?
  唐德宗咬了咬牙,勒紧裤腰带,同意了马燧的请求。
  马燧回到前线,对将领们说:“攻不下长春宫,就击败不了李怀光。长春宫守备严密,强攻旷日持久,最好还是劝降。”
  马燧径直来到长春宫城下,呼叫守将徐庭光。徐庭光素来敬重马燧,率领将士在城上,对着马燧跪拜。马燧知道他们内心已经屈服,放缓了语气,说:“我从朝廷来,你们应当面朝西,接受命令。”
  徐庭光等人又转身向西,叩了几个头。
  “从安禄山叛乱至今,你们为国立功三十余年,为什么要与朝廷为敌,自取灭族之祸?今日听我一言,不但可以免祸,还可获取荣华富贵。”
  徐庭光等人没有回答。马燧解开胸前衣襟,说:“你们不相信我的话,为什么不射我!”
  守城将士跪在地上,伏地痛哭。马燧了解他们的难处,安慰他们说:“这都是李怀光惹出来的祸,你们没有罪。你们只需坚守城池,不要出来就可以了。”
  徐庭光等人答应了。马燧离开长春宫,与浑瑊等人联军逼近河中。
  留在长春宫城下的镇国军节度使骆元光学着马燧的样子去招降徐庭光。骆元光是安息人(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年轻时被宦官骆奉先收养,因此改姓骆。徐庭光素来看不起骆元光,派士兵在城墙上大声诟骂,还让人扮成胡人小丑羞辱他。末了,徐庭光说:“我只向汉将投降。”
  骆元光派人通知马燧,马燧急忙返回长春宫,徐庭光这才开城投降。
  长春宫失守,河中叛军彻底丧失斗志。马燧领兵抵达河西,河中将士军心震动,连军中的口号都改成了“太平”。李怀光见大势已去,上吊自杀。他的儿子李璀手刃两个弟弟之后,也自杀身亡。
  从向唐德宗立下军令状,到平定河中,马燧用了二十七天,比计划提前了三天。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12-12 20:12:58
  沙发。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12-12 20:14:35
  李希烈打仗其实不行,战略也有问题,不攻洛阳而南下。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12-12 20:15:01
  马燧打仗有一套。
作者:青青史话 时间:2019-12-12 20:15:07
  顶一个。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12-12 20:16:36
  李希烈这样的人也称帝。蠢
我要评论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12-12 20:17:42
  一个小小的宁陵都攻不下,还想一统天下?
作者:荒唐二号 时间:2019-12-12 20:17:48
  继续。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12-12 21:18:32
  孔子的后人,怪不得迂腐。
我要评论
作者:云顶澜山 时间:2019-12-12 21:18:36
作者:四只觅松 时间:2019-12-12 21:39:48
作者:刚刚好ok123 时间:2019-12-13 08:34:29
作者:开心就好201901 时间:2019-12-13 14:35:36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